第089章两男相斗 你吃药了吗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永寿宫后花园的某棵大树上,苏绾发出惊叹之后,忽地小脸扰上了愁苦,一脸悲天悯人的神容,叹气说道:“可怜的怡灵县主,怎么会遇到这种丧天良的事情呢,竟然对自个的父亲做出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来,你让她以后可怎么活,这可怜的姑娘实在是太惨了,真的是太惨了。”

  萧煌挑开了浓眉,脸上拢上一抹怪异的神色,瞳眸幽幽的盯着苏绾,她这是在同情苏明月吗,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有同情心了,她不是该拍手称快吗?

  “璨璨,你有这么好心吗?”

  苏绾抬头,不满的望着萧煌:“怎么没有,我是那么没有同情心的人吗,我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吗?我是那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吗?”

  萧煌立马便想点头,然后告诉她,是的,你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为免某人翻脸,所以努力的忍住自己欲点头的意念,可是忍得好幸苦,璨璨,咱一定要玩苦情路线吗?

  萧煌幽幽的望着苏绾,眸光深沉的盯着她,不过只一会儿的功夫,某女人便破功了,愁苦的小脸阳光灿烂,笑意潋滟,说不出的高兴,连声音都响脆脆的。

  “真是大快人心,恶人自有恶人磨,刚才看到那两母女对撕,真是百般爽啊,对了,还有太后,太后也对江寒烟动了杀机,你看我一根小手指都没动,人家撕得劈咧哗啦的。”

  苏绾眉飞色舞的说完,还遗憾的望着黑夜:“可是好歹给人家一个用武之地啥。”

  苏绾眨巴眨巴着眼睛,那双眼睛比黑夜天空上的星辰还要明亮耀眼,萧煌望着她,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这样的璨璨才是那个他熟悉的璨璨,他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好心,果然还是黑心黑肺啊。

  “璨璨,你确定今晚的一切不是你搞出来的?”

  萧煌一脸好心的提醒某个小姑娘,是谁故意掉了一瓶药,让苏明月捡到的,若没有这瓶药,苏明月又怎么做得出来这件事。

  苏绾抬头萌萌的望着萧煌:“你说什么呢,人家听不懂?”

  那酥到骨子里的声音,让萧煌整个人都石化了,周身酥酥的半点反应不得,而身侧的女人忽地一脸同情的说道:“萧煌,你把人想得这么坏,真的好吗?你这心里得多阴暗,这样阴暗的心理就是一种病啊,要不我帮你治治,你要知道,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知道吗?不要把身边每个人都想得那么坏,其实我是个很善良很有爱心的姑娘有种别惹我。”

  苏绾说完眨着眼睛望着萧煌,萧煌嘴角直抽,幽幽的望着苏绾:“璨璨,这样不谦虚真的好吗?自恋其实也是一种病啊。”

  萧煌说完苏绾嘴角晕出一朵大大的笑花:“是的,我知道自恋是病,可是我愿意,我乐意,关你什么事呢。”

  她说完掉首望向不远处的八宝亭,想到之前的发生的事情,脸上笑意更浓了,眸光晶亮。

  “真想去看看苏明月那张清高自命不凡的嘴脸,现在会是如何的精彩?不过那女人可是中了药呢,这会子功夫去哪里了?”

  苏绾四下张望,完全忘了自己此刻站在树上,所以这东张西望的结果就是脚下一滑往树下栽去,而她没有武功,直接死死的往地上砸去。

  这可真算是乐极生悲,好在她往下栽的时候,没忘了大叫:“萧煌。”

  萧煌身形一动,飘然而下,伸手拉着苏绾的手,两个人缓缓的落地。

  待到稳稳的站到地上了,苏绾才松了一口气,人果然不能太得意啊,很快遭报应。

  她正自我嘀咕,一侧的萧煌眸光潋滟的望着她,认真的说道:“璨璨,这叫不叫乐极生悲?”

  苏绾一本正经的摇头,然后仰头望天,忧伤的说道:“这叫得意忘形。”

  最后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难得一次如此融洽,萧煌心情十分的好,伸手拉上苏绾的手说道:“夜深了,我送你回去。”

  “好。”

  两道身影很快消失在永寿宫的后花园。

  而此时的苏明月正遭受有史以来最大的打击,她想到之前太后娘娘的话,就觉得整个人快要疯了。

  宣王萧哲是你的父亲,你勾引自个的父亲,对自个的父亲下药,还想强了他,你真是丧尽天良。

  丧尽天良,哈哈,没错,她是丧尽天良。

  可是她不知道那是她的亲生父亲,没人告诉过她,宣王萧哲竟然是她的父亲。

  她不是苏鹏的女儿吗,怎么又成了宣王萧哲的女儿了。

  苏明月想到这个,控制不住的抬头望着夜空,怒吼出声:“啊。啊。”

  此时她所住的地方乃是宫中,她这样一吼,暗处有不少人被惊动了,出来查看。

  正在这时,暗夜之下一道身影飘然而出,眨眼落到了苏明月的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说了一声:“走。”

  苏明月飞快的望去,便看到这出现的人竟是母亲身边的暗卫杜云,杜云揽着她的腰,闪身便走,一路直奔皇宫最僻静的地方,等到四周什么人都没有了,杜云才放开了苏明月的身子。

  “好了,小姐,这下你可以尽情的吼叫了。”

  可是苏明月此时却不叫了,因为她身上的媚药并没有解开,先前之所以清醒是因为被太后用水浇醒了,现在被杜云一抱,她体内那股难受劲又出来了,眼看着杜云要走,她伸手一把抱住了杜云的腰竹马去哪儿。

  “不要走,杜云。”

  杜云的眸光亮了一下,随之低头望着苏明月:“小姐,这样不好。”

  他说着便要推开苏明月,虽然他推苏明月,可是脑海里却清晰的浮现出上次苏明月曲线玲珑的娇躯,光是想到便一阵口干舌燥。

  杜云赶紧的压抑下自己脑海中的念头。

  不过苏明月却不理会他,她仰头掂脚,飞快的吻上了杜云的唇,迫不及待的去亲他,狠狠的亲他。

  杜云脑子嗡的一声响,身体内的*如凶兽一般的被点燃了,何况眼面前的女人,还是他最近以来一直想着,并在梦中多次碾压的女人。

  杜云的眼睛红了,沙哑着嗓音提醒苏明月:“小姐,你会后悔的。”

  苏明月此时已经完全的神智不清了,她心中只有欲念,她飞快的伸手去扒杜云的衣服,杜云一动不动的任凭她动手,不过等到苏明月帮他脱到一半的时候,杜云已经反客为主了,他俯身抱住了怀中的人,狠狠的亲下去,然后大手一伸便抱着她往前面的假山处走去,两个人很快隐于黑暗之中,而黑暗中,传来了低呓声,喘息声,尖叫声,各种声音汇合到一起。

  直到时间慢慢的过去,直到苏明月身上的药性退去,她瘫软的被杜云抱着靠在假山上,一动也动不了。

  杜云忍不住红着眼睛开口:“小姐,对不起。”

  苏明月却摇头,伸手捂住了杜云的嘴:“没什么,一切都不重要了,对,一切都不重要了。”

  她说完示意杜云放开她的身子,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始穿衣服,经过先前激烈的激战,现在的她反而冷静了下来,只是现在的她完全不同于以往的那个清高骄傲的苏明月,她的眉眼之间多了一抹放浪的笑意。

  待到穿好衣服,她慢吞吞的往外走,只不过走了几步,便身子一软往地上瘫去。

  杜云赶紧的伸手抱住了她,虽然他只是一个暗卫,苏明月是他的主子,可是他是小姐的第一个男人,小姐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杜云的心里充满了怜惜,小心的抱着苏明月,闪身便走,一路回了永寿宫的东偏殿。

  第二天一早,苏绾起来后便和太后告了安出宫回府。

  太后因为昨儿晚上的打击,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岁,整个人很憔悴,偏苏绾还假装一脸关心的问太后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脸色似乎有些不大好看,太后哪里会说昨儿晚上的事情,摇了摇头,表示可能是昨夜没睡好的缘故,所以才会神色疲倦。

  苏绾自然知道太后为什么会这样,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笑,脸上还要极力的忍住,差点没憋出内伤来,好在太后并没有留她,让她赶快出宫去。

  这一趟宫中之行,苏绾可谓大获全胜,而安国候夫人江寒烟和女儿苏明月还有太后娘娘三人俱伤得很厉害。

  苏绾每每想到这个,眉开眼笑外加神情气爽,一路欢欢喜喜的领着两个小丫鬟坐宫里的马车回安国候府。

  不过她们刚从宫中的马车下来,还没有来得及进府,便听到身后有马蹄声响起来。

  几个人掉头望过去,便看到安国候府的大门外停下了一辆马车,马车刚停下,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内里伸出来,轻掀车帘朝外望,苏绾一眼便看到端坐在马车之中的人是北晋国的端王君黎,君黎眸色清淡,唇角勾出轻浅的笑意,看到苏绾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徐徐的从马车上下来。

  苏绾诧异了一下,端王殿下怎么过来了,还确好知道她从宫中回来了。

  端王君黎已经走了过来,抱拳望向苏绾说道:“清灵县主从宫中回来了重生之女配变女主。”

  苏绾点头应声:“是啊,太后娘娘身体并无大恙,所以我便从宫中出来了,不知道端王殿下怎么恰好过来的。”

  “我本来进宫去找你的,后来听说你出宫了,所以又一路追了过来。”

  君黎说了事情的经过,苏绾越发的稀奇了,端王殿下这么着急找她有什么事?

  “端王殿下是有事吗?”

  她觉得这位端王殿下,若没有事,应该不会这么着急的找她,不知道他有什么事。

  苏绾一点也不排斥端王君黎,相反她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似乎端王这人很值得人信赖,她下意识的就把他当成朋友了,虽然这样的感觉她很陌生,但是她一点不排斥。

  苏绾一边想一边从门前的台阶走下来,和端王站在一起。

  两个人看上去倒是分外的登对。

  端王君黎勾了一下嘴角,有些苦恼的微微挑眉说道:“实在是有事想请清灵县主帮忙,所以才会进宫去找清灵县主,但愿清灵县主帮我一回。”

  “说吧,能帮的我自然会帮。”

  苏绾笑眯眯的说道,眸光晶亮,神容俏丽,君黎望着她,一瞬间,脑海似乎有什么流淌出来,只觉得这小姑娘此刻的模样是如此的暖人。

  “是这样的,皇上赐了我一座府邸,就在你们安国候府的隔壁,今日我在府中宴请宾客,可是你知道我初来窄到,对于西楚的人不是太熟悉,而且我身边一直没有女眷,所以对于来客中的女宾,恐有些招待不周。可是在这西楚京中,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女子,只认识清灵县主一个,所以我想请清灵县主代我招待一下宾客中的女宾,不知道清灵县主是否愿意?”

  端王君黎说完后,苏绾倒是愣住了,她没想到皇上赐给君黎的府邸竟然就在安国候府隔壁,她知道这条街上总共有两座府邸,一半是安国候府的,另外一座府邸听说是早先朝中一员官员的,后来那官员犯事了,这座宅子便空闲了下来,没想到现在皇上竟然把这座府邸赐给了端王殿下。

  苏绾更没想到的是端王请她帮的忙竟然是这样的事情,让她帮他招待女宾。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大了恐会影响她的声誉,说小了也没什么。

  君黎一看苏绾没说话,满脸的若有所思,以为苏绾不愿意,心中失望,不过他一点也不怪苏绾,反倒觉得自己是强人所难了,人家是一个姑娘家的,竟然帮他做这样的事情,确实是不太好了,是他考虑不周了。

  君黎想着,笑着开口:“是我给清灵县主设难题了,清灵县主莫要多想了,我只是一时着急,所以犯了糊涂。”

  君黎说完转身便打算离去,身后苏绾忽地挑眉轻笑,眉眼飞扬,仿似初春的骄阳,暖人心肺。

  “端王殿下能来请我是高看我,若是殿下不嫌弃我,我帮殿下招待一下也无不可,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这个人脾气不大好,京城里很多人不大喜欢我,若是因为我,那些人恼了端王殿下,可怪不得我。”

  苏绾率先打招呼。

  君黎忽尔笑起来,那本来微微苍白的面容,忽地便多了一抹生机,仿似快要枯萎的花朵,忽地被甘露浇灌了一般,眉色莹亮。

  那一向清冷疏离的容颜之上,唇角微弯,抱拳对着苏绾道谢。

  “谢谢清灵县主了,日后若是有需要君某的地方,君某定当全力以赴超级大文豪。”

  苏绾笑了起来,和君黎说话,如沐春风,让人心情不自觉的变好起来。

  “王爷太夸张了,不就是帮王爷招待一下女宾客吗,王爷都不怕我得罪人了,我又在乎什么呢。”

  至于声誉什么的,苏绾一向不当回事,反正这辈子她不打算嫁人,所以让声誉见鬼去吧。

  她一边想一边望着君黎说道:“端王殿下容我回去换一套衣服,回头我便过去帮你招待女宾。”

  “如此有劳清灵县主了,”君黎客气的抱拳道谢,苏绾笑意清浅的转身领着两个婢女往安国候府走去,身后的君黎眸光涌动着暖意,冷漠疏离的面容难得的多了温润的色泽,清灵县主果然和他想的一般,不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

  君黎转身往马车前走去,一路回端王府。

  苏绾领着聂梨和云萝二人一路回听竹轩,路上云萝嘟起嘴巴不高兴的说道:“小姐,你真的要替那端王殿下招待女宾吗?”

  “有何不可?”

  苏绾挑眉,端王此人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朋友有难自当帮忙,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有些无法拒绝端王殿下。

  先前其实她是不打算替端王殿下招待女宾的,可是看到端王殿下那失望又孤寂的眼神,她的心忽地便不舒服了,好像自己伤害了朋友一样,还是伤害那种好朋友,所以她才会又开口同意帮端王招待女宾客了。

  苏绾话落,云萝眉毛紧紧的蹙了起来:“小姐啊,你是好意,谁知道端王殿下安的什么心,而且你帮他招待女宾客,别人怎么想,会不会说小姐喜欢端王殿下。”

  “若是端王身体好好的,倒还罢了,偏偏他是一个病秧子一一一。”

  云萝的话还没有说完,苏绾的脸色陡的变了:“闭嘴。”

  云萝叶了一跳,身侧的聂梨瞪了她一眼:“小姐的事情,小姐自己会拿主意的,你不要多虑了。”

  云萝没想到小姐会忽然的吼她,吓了一跳后,委屈的掉下了眼泪,眼泪像金豆子似的直往下掉。

  苏绾看她这样,倒底是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人,逐耐下性子说道:“端王身体不好,也不是自愿的,本来就够痛苦的了,你还背后说他,你不觉得自己过份吗?这样背后非议别人是不道德的。”

  云萝并没有因此而止住哭声,反而眼泪流得更凶了,她飞快的望向苏绾说道:“小姐,我是为了你好,你想,你帮助端王殿下招待宾客,若是让惠王殿下知道,会怎么想?”

  苏绾挑眉,脸色瞬间幽暗,阴沉的盯着云萝:“我给端王招待客人,关惠王殿下什么事?”

  “惠王殿下喜欢小姐,一心想娶小姐做惠王妃,可是现在小姐却和端王殿下搅在一起,还给端王殿下招待女宾客,若是惠王殿下知道,他一定会难过的。”

  云萝说到最后越发的伤心了。

  苏绾听到最后倒听笑了,她眸光幽暗的望着云萝,然后掉转头就走,再也不理云萝。

  云萝身侧的聂梨也懒得理会这女人,抬脚跟着苏绾走了,云萝见前面两个人不理会她,还在后面跺脚:“小姐,人家是一心为你好的,你想惠王殿下多好的一个人,不知道比端王殿下好多少倍,小姐你这样做惠王殿下一定会难过失望的。”

  前面的苏绾脸色阴沉,一言不吭的一路回听竹轩,身侧的聂梨对于云萝,真正是怒其不争了,她抬头望着苏绾劝道:“小姐,你别气了,她就是糊涂了,相信她会清醒过来的妃本轻狂之傻王盛宠。”

  苏绾没有理会,若不是云萝一直近身侍候着她,又陪了前身很多年,她真想让她立马滚蛋。

  不过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尤其是她的忍耐力更低。

  苏绾领着聂梨回听竹轩换了一套衣服,然后给云萝下了命令,从现在开始,她只在听竹轩内侍候,不准再随便出安国候府一步。

  云萝傻眼了,她这是做了什么错事了,小姐竟然一下子冷冻了她,她的眼泪再次的流了下来,最后生生的在院子里哭了半天。

  至于苏绾压根没理会她,带着聂梨前往端王府,帮助端王殿下招待女宾。

  端王君黎虽然是北晋国留在西楚国的质子,但是因其妹眼下入宫为妃,还是皇帝最宠爱的宠妃,荣妃,所以这京城内外的达官显贵,可不敢随便的得罪他,所以今儿个他宴请宾客,几乎所有人都来了。

  不过端王殿下极有分寸,一个朝中的大臣都没有请,请的也就是京城的一些王孙贵族,世家公子,闺阁小姐,主要是认识一下这西楚京都内的人,以后他是要在西楚生活的人,总不好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识吧,若是冲撞了哪个贵人总是不大好。

  端王府,是皇帝亲赐的府邸,府内一应俱全,端王殿下也没有动任何的手脚,只请了几个人进府打扫一下便行了。

  府门前,王府的管家早早便恭候在门前,迎接客人,男宾让人往淑景轩送,女宾往汀兰轩。

  两个院子中间只隔了一座大花园,相距得并不远,男宾在东边的院子,女宾在西边的院子。

  端王君黎在男宾那边招待宾客,苏绾则在女宾那边招待宾客。

  不过苏绾替端王殿下负责招待女宾的事情,很快便传遍了整个端王府,连男宾那边的人都个个听说了这件事。

  这下不但是女宾这边有女人私下嘀咕,猜测着苏绾和这位端王殿下的关系,不会是两个人看对眼了吧。

  一想到苏绾有可能和端王殿下看对眼了,在场的很多闺秀不但不嫉妒,反而个个很高兴,因为在场的大部分佳人都没有意思嫁给端王殿下,若是苏绾和端王君黎看对眼,倒省事了,那她们不就是又有机会了吗?

  惠王可是对这位清灵县主另眼相看的,还有宁王殿下,各家的闺秀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愉快。

  今儿个所有人看苏绾的眼神都特别的友好,谁也没有发作刁难苏绾,当然现在大家也都知道这位主是个难缠的人物,也不敢随便招惹她。

  总之女宾那边,相处和谐,一团和气。

  可是男宾这边却不太理想了,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听说了这件事,脸色当场便黑了,同时黑脸的还有靖王府的世子萧煌。

  萧煌周身拢着冷霜,脸色满是阴霾,瞳眸暗潮涌动,说不出的可怕。

  他身侧的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看他这样,心情百般爽,早和他说了,让他动手,让他动手,偏在那里假斯文,好吧,这下小绾绾跑到人家家里去了,呵呵,活该。

  叶小候爷心里爽还不痛快,还要嘴里爽。

  “呵呵,你这脸黑的可真够难看的,怎么看着有点像炉夫脸呢。”

  叶小候爷说完自认为自己很幽默,又补了一句:“不对,爷说错了,你根本不喜欢人家,所以怎么会是炉夫脸,难道是昨儿个晚上没睡好,所以才会这样重生修真食为天。”

  身侧的萧煌连说都没跟他说,直接的抬起一只脚把叶小候爷踢飞了出去,叶小候爷飞出去后,连功夫都不敢用,因为若是没让这家伙踢满意了,估计还要给他来一脚,所以叶小候爷只能承受着,叭的一声死死的砸在不远的庭院里,然后他痛苦的抬头望着萧煌,欲哭欲泣的嘟嚷,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现在说真话都会有这样的下场吗?

  萧煌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他抬脚便自往外走去,不过刚走了几步便被前面的一团人给拦住了去路。

  因为惠王萧擎已经脸色难看走到了君黎的面前,怒指着君黎冷沉的问道:“君黎,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让清灵县主替你招待女宾客?”

  端王君黎挑眉,淡漠疏离的开口:“我府里没有女宾,在这京城也没有认识的女人,所以便请了清灵县主替我招待一下女宾,难道这样也不行。”

  萧擎脸色冷沉,阴骜无比的开口:“你可知道,这事关她的声誉,你这样做就没有考虑过她的声誉吗?”

  君黎脸色沉思了一下,说实在的,在北晋文风相对开放,因为很多女子都走出家门劳作,对于男女大防之类的事情,没有那么讲究,所以端王君黎也就没有深想,现如今一看这些人的动静,似乎他想得太简单了。

  君黎不禁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请清灵县主了,不但麻烦她,还连累了她。

  不过君黎虽然对苏绾心中有愧疚,却不代表对眼面前的这位惠王殿下有任何的愧疚,他抬眸冷冷的望了惠王萧擎,提醒他:“这是清灵县主的事情,好像不关惠王殿下的事吧。”

  萧擎的眼里拢上了狂风暴雨一般浓烈的阴霾:“怎么不关本王的事情,她的事情就是本王的事情,我不准任何人损坏她的声誉,你也不行?”

  萧擎一向温润如玉,很少有这样狠厉的样子,他这也是气疯了。

  之所以如此生气,完全是因为苏绾替君黎招待女宾的原因,因为萧擎是把苏绾当着自己未来王妃看的,他还准备和苏绾好好的培养培养感情,然后进宫请父皇下旨呢。

  若是今儿个苏绾替君黎招待女宾客的事情传出去,父皇听到了,那么日后他再请父皇指婚,这事无论如何是不会成的。

  父皇眼里,自己的儿媳妇是不能有一点暇疵的,必须是完美的大家闺秀,才能配得上他,因为他是父皇眼里的太子,身为太子妃,怎么能有不好的名声呢。

  这一点他是深深知道的,所以之前在永寿宫里,才会设计让侍卫救了袁佳,因为他知道,只要袁佳被侍卫救了,父皇就不会同意让她为惠王妃。

  现在苏绾竟然替君黎招待女宾客,要知道招待女宾,可相当于王府的女主人了。

  当然这事说大也不算大,只要没人理会也没什么,只不过单纯的招待一下宾客。

  可若是真正的讲究起来,这事可就有暇疵了。

  萧擎一想到这个,心情如焚,指责完了君黎,便自抬脚往后面走,想去拉苏绾离开,不要替君黎招待什么女宾宫了,他自去找别人吧。

  不过君黎又岂会让他如意,这事是他做得欠考虑了,但是萧擎这样冲进后院算怎么回事?这是他和清灵县主的事情,他会和她说的。

  但绝不是让萧擎就这么冲到后院去拉人。

  “惠王殿下请自重,莫要失了身份。”

  君黎伸出手拦住了萧擎,本来虚弱的人,此刻越发的虚弱了,脸色比原来还要白,明显是被气萧擎给气白了穿去女尊做相士。

  不过他的神容倒是坚定,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萧擎气得火冒三丈,抬手一拳便朝着君黎挥了过去,他这也是气疯了,他是生怕自己的父皇拿这件事来阻止他娶绾绾,他不想娶别的女人,只想娶绾绾一个。

  君黎竟然胆敢毁坏绾绾的声誉,他岂能饶得了他。

  一向温润如玉的惠王殿下竟然发飙了,四周不少人惊呼,然后有人赶紧的去拉惠王殿下,要知道这端王可是北晋国的质子,若是打死了他,惠王殿下的太子之位别想要了,而且很可能还要受到惩罚,还有端王殿下宫中还有一个宠妃妹妹,所以惠王殿下更不能打端王了。

  “殿下不要啊。”

  身遭和惠王关系比较近的人赶紧的拉住惠王,那边又有人拉着端王君黎,看端王殿下脸色一点血色没有,他们真担心端王殿下这么一气昏死过去。

  一时间,男宾这边闹成一团。

  而这边的情况,早有人禀报到女宾那边去了,而这报信的人还是萧煌指使的。

  苏绾很快接到了消息,脸色说不出的难看,赶紧的领着人过来,同时跟着她过来的还有不少的小姐。

  众人一听惠王殿下竟然和端王殿下打起来了,怎么能耐得住,赶紧的过来看热闹。

  男宾女宾的地方本来就隔得不远,所以苏绾来得极快。

  待到她一出现,四周有人叫起来:“清灵县主过来了。”

  苏绾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她不明白怎么好好的便打了起来,还说是因为她,关她什么事啊。

  苏绾一出现,萧擎便不理会君黎了,飞快的冲过来,一把拉住苏绾的手,严肃的说道:“绾绾,你跟我走,不要替这个男人招待什么女宾客了。”

  苏绾蹙眉,十分的不理解,为什么她替君黎招待一下女宾客,便能惹出这么些事,还害得他们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苏绾望向不远处的君黎,发现君黎的脸色十分的白,看到这样的他,苏绾一下子便有些担心了,她没理会萧擎,只关心的问君黎:“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苏绾话一落,萧擎的心一抽,说不出的难过,同时心里不舒服的还有宁王萧烨,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绾绾关心端王君黎的时候,他的心里便涌起一股燃烧的热火,恨不得冲过去,狠狠的收拾君黎。

  除了萧擎和萧烨外,萧煌的脸色也说不出的阴沉,瞳眸阴测测的,周身寒气四溢。

  四周离得他近的人全都小心的避开,慢慢的离得他远一些,先前这煞神一脚踢飞了安平候府的小候爷,这事他们可是看到的,连叶小候爷都被一脚踢飞了,何况是他们,若是离得这位爷近一些,保不准被他直接一脚踢死。

  苏绾却没理会别人,只关心的望着君黎,她是真的看君黎脸色不太好看,所以才会关心的。

  君黎看她这样关心的眉眼,忽地便觉就是受些气也是无碍的,他笑着摇头:“没有大碍,不会有事的。”

  他停了一下说道:“先前是我考虑不周到,只想着女宾客没人招待,所以去请你帮忙,倒不想竟然给你带来这样的麻烦,你先跟惠王殿下去吧,至于女宾,我再找看看有没有人帮忙招待一下。”

  君黎面对苏绾的时候,温雅的轻笑,完全不似面对别人时的疏离,这样的神情,刺疼了几个人的眼睛,要说这家伙没半点心思,他们是绝不会相信的梦回清明上河图。

  惠王萧擎走到苏绾的身边,沉声开口:“绾绾,走吧,你乃是安国候府的清灵县主,帮他招待女宾客算怎么回事?”

  苏绾的视线从君黎的身上收回来,回身望向身侧的惠王萧擎,脸色慢慢的有些不悦,瞳眸一片冷芒,连声音都充满了冷意。

  “萧擎,他并没有强迫我做什么,他只是请我帮忙,是我自愿做的,你和他闹什么,还有这是我的事情,似乎和你无关吧。”

  她以为她和萧擎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她不会嫁他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没有死心,所以苏绾希望这一次自己能让他明白,她不会嫁他,从来没有想过嫁给他。

  萧擎听了苏绾的话,满脸的难以置信,绾绾,她怎么能这样对他呢。他一心一意想娶她,想对她好,难道这错了吗?他为什么不肯嫁她,现在竟然为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而对他发火,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绾绾对这个家伙比对他好。

  他们的关系不是比这个家伙要好得多吗?

  “绾绾,你明知道我,明知道我一一。”

  萧擎说不下去了,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很难堪,在场的人只怕个个都知道他想娶她,而她就这么狠狠的打他的脸子,他是未来的太子殿下啊,就这么当众被她给打了脸子。

  有些话他再也说不出口,萧擎脸色僵硬的望着苏绾。

  苏绾倒不是成心想叫萧擎难堪,而是想下一记重药,让萧擎明白,她真的不会嫁他,不可能嫁他。

  他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她会嫁他,还说让她好好的考虑考虑,事实上他还是认定她会嫁给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萧擎此时盯着苏绾,四周所有人都望着这一幕,个个都看出了一件事,惠王殿下被拒了,清灵县主根本不想嫁给惠王。

  这时候,人群里一人徐徐的走出来,优雅的开口:“三哥,你就别自作多情了,清灵县主她不喜欢你。”

  襄王萧磊的话一落,萧擎抬眸阴狠的瞪着他,萧磊往后退了一步,他还从来没看过这么凶狠的三哥,真怕他一拳挥出去,毁掉他的脸。

  “你这样凶残的望着我做什么,又不是我不让她喜欢你的。”

  萧擎掉头望向苏绾:“绾绾,你一定要这样打我的脸吗?”

  萧擎的心苦涩不已,难过异常。

  苏绾望着他,看到他眼里的痛苦,一瞬间,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她必须让萧擎彻底的死心,这是一个机会,如若不让他死心,只怕他后面还会想着,以为她会嫁他。

  她之所以选在这样的场合,就是快刀斩乱麻,若是私下和他说,根本没有用。

  “对不起。”

  苏绾温声开口,心底其实有些无语,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对不起谁了,只不过不想嫁人而已,为什么搞得她好像欠谁似的。

  尤其是萧擎,她救了他的腿,结果还搞得她好像欠了他一百万似的。

  苏绾想想便觉得无语,而萧擎却双眼通红的转身往外走去,走了几步他回头望向苏绾:“苏绾,好自为之。”

  苏绾脸色有些暗,萧擎这话不会是不成妻便成仇吧,如果是这样,她是有多倒霉啊。

  不过这时候已经顾不得理会这些了,苏绾走到君黎的面前,望着他笑着开口:“好了,没事了,我去帮你招待女宾客了修仙忙农场。”

  君黎心里暖暖的,笑望向苏绾,看着她,感觉她就像天上的小仙子一样,解救他于苦难之中。

  为什么她对他这样好,难道是他前世修了德,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福气吗?

  君黎笑得分外的愉悦,不过他还是不想影响到苏绾的声誉,逐开口:“清灵县主,我先前不知道西楚对于男女大防这么看重,所以有些唐突了,现在我知道了,我向你道声歉,这些女宾我再找人招待吧。”

  苏绾爽俐的摆手:“不用了,还是我来吧,你初来窄到的,只认识我一个,我帮你是助人为乐,那些爱乱嚼舌根子的,让他们嚼好了。一点同情心没有的人,妄为人。”

  苏绾说完,四周不少人脸黑了,个个面面相觑,这清灵县主一张嘴把一大部分的人都给骂了。

  不过君黎却笑了起来,先前苍白的脸,此时好看得多。

  “既然你不怕受连累,那就劳累你了,若是一一一。”

  君黎忽地阳光灿烂,眉色动人:“若是你受了这件事的牵累,日后不好嫁人了,就嫁给我。”

  君黎话落,苏绾呆了一呆,不过却知道君黎是开玩笑,忍不住笑弯了眉:“说不定日后我真有可能嫁不到人,若是等我老了,还孤身一人,我就赖着你。”

  “好,一言为定了。”

  君黎一脸戏谑,不过瞳眸之中却闪过一抹欣喜。

  君黎的身侧不远,两个男人的脸色黑得就像锅底,此时已没有一点别的颜色了。

  宁王萧烨再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冷沉的开口:“那也要端王殿下能有一辈子,你这样不知道能坚持多少年?”

  萧烨话落,君黎笑了:“我倒是忘了这茬,不过为了清灵县主的一辈子,我得努力的养好身体。”

  他说完哈哈大笑,从来没有过的快乐,他朝着苏绾挥手:“好了,麻烦你带女宾去汀兰轩招待着。”

  “好,”苏绾不再多说什么,转身便自招呼大家离开,前往汀兰轩而去,待到所有女宾都走了,她才慢吞吞的领着聂梨跟在别人身后往外面走,不想走了几步,便看到前面有人挡住了去路,苏绾飞快的抬头望去,便看到拦住她去路的人竟是萧煌,萧煌周身嗜冷的气息,精致的面容之上好似拢了浓厚的冷霜,瞳眸一片暗潮,好似万丈深渊似的,这样的他,令得苏绾想起当初初相见时的他,就是这样的冷,这样的煞气重重。

  苏绾不禁挑起了眉,谁又得罪这家伙了。

  “萧煌。”

  萧煌长眉轻挑,脸色冷冷,戾戾的开口:“你是谁?本世子好像不认识你,难道是端王殿下从北晋带来的人。”

  苏绾差点吐血,昨夜还好好的,这一夜过去就不认识了,你装不认识,以为姐稀憾吗?

  苏绾直接的瞪他一眼后,认真无比的开口:“萧世子,你今天出来是不是又忘记吃药了,你娘喊你回家吃药呢。”

  她说完转身便走,把萧煌给扔在了原地,四周所有人听了苏绾的话,都愣了,然后笑了起来,不过待看到萧世子嗜血的眼睛,呼的一声,所有人都作鸟兽散。

  ------题外话------

  姑娘们天冷了,多穿点注意保暖,千万不要感冒了,么么,最后顺便要个票,有票快投,要发奖励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89章两男相斗 你吃药了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