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恋兄情节 苏绾入湖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淑景轩一角,所有人都鸟兽散的跑了,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互相对恃着,萧煌脸拢冷魅气息,眼神阴沉至极的瞪着面前的苏绾,苏绾俏丽明媚的小脸此时也布满了寒霜,她现在心情十分的不好,本来发生萧擎的事情,她的心情就不好了,现在这家伙还来找碴,她不知道自已究竟是招谁惹谁了,只想安静的生活,这样也有错吗?

  一个个动不动就给她摆脸色,一个不好就记恨上她了,大有一言便和她开撕的意思。

  苏绾越想心情越不畅,走到萧煌的面前时,直接的伸手,用力的一推面前拦住去路的人:“离我远点。”

  她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身后的萧煌差点气得吐血,她莫名其妙的跑到别人家里替人家招待女宾客,这倒也罢了,必竟之前君黎也帮过她,她帮衬一下倒也没有什么,可是为什么她对君黎比对他好,他和她的交情是旁人比得了吗?

  萧煌越想越气,转身便走,同样的看也不看身后的苏绾,两个人就好像闹了别扭的孩子似的,一个不理一个。

  这样的萧煌没人敢过来凑热闹,所有人都离得他远远的,最后只有叶廷叶小候爷忍不住走过来,一脸同情的说道:“萧煌,你那一套用在小绾绾身上是真的不行的,她可是用哄的,你哄得她高高兴兴的,保准每天和你笑眯眯的,你看人家端王殿下?”

  叶廷说到端王的时候,只觉这家伙身上的寒气更浓了,同时瞳眸布满了杀气,阴气重重的望着他。

  叶廷赶紧的捂嘴巴,然后摇头:“我不说了,不说了。”

  萧煌冷哼一声,转身便往僻静的地方走去,同时冷哼出声:“没心没肺的女人罢了,不理也罢。”

  他说完自顾走了,身后的叶小候爷无语的翻白眼,只因为人家对端王殿下关心一下,便气成这样,还说不理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忍住。

  叶小候爷一边哼着一边跟上萧煌的脚步,不过他倒真的不敢再说什么,他不想再挨一脚了啊,这年头说真话的人都是要挨打的。

  汀兰轩。

  因之前发生了惠王萧擎和端王的事情,院子里不少人在议论这件事,虽然没有指指点点的,但说的话题大都是围绕在苏绾身上的,其中有好些个女人想到之前苏绾拒惠王殿下婚的事情,心中忍不住嫉妒。

  没想到惠王殿下真的想娶苏绾,而且苏绾还拒绝了惠王殿下。

  她们想进惠王府,惠王殿下却连看都不看一下,当真是让人伤心啊。

  苏绾则没理会别人,而是坐到了一侧的位置上生闷气。

  本来心情不错,但是被萧擎和萧煌一搞,心情差到了极点。

  聂梨赶紧的给苏绾倒了一杯茶递上:“小姐,你别气了,相信惠王和靖王世子很快就会好了,不会和小姐多生气的。”

  “谁管他们。”

  苏绾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没好气的说道。

  不远处有脚步声响起来,苏绾抬头望过去便看到靖王府的云梦郡主萧蓁领着几个贵女走了过来,今儿个宫中的公主没有来,所以在场的女宾中,云梦郡主的身份算是最尊贵了。

  苏绾看到她过来,忙起身招呼:“云梦郡主怎么过来了?”

  今日她可是负责招待女宾的人,若不是这样,她才懒得理会什么云梦郡主,不过既然答应了端王,就要做好份内的事情。

  不过云梦郡主萧蓁并没有说话,而是微眯眼望着苏绾,脸色明显的不善。

  “清灵县主,没想到你眼界挺高的,连惠王殿下都看不上?那你看上谁了?”

  萧蓁想到之前这女人和自个的哥哥说话,竟然那么的狂妄,心里十分的恼火,她哥哥可是人中龙凤,什么时候轮到这女人嚣张了,而且她可以肯定,这女人不嫁襄王,不嫁惠王,一定是看上自个的哥哥了,哥哥那样出色的人,又有几个女人不喜欢的,而她之前所使的手段,她是知道的。

  大家同样是女人,这欲擒故纵的把戏,她一眼便看穿了。

  不就是为了吸引她哥哥的注意力吗?

  不过萧蓁上下打量苏绾,人长得嘛,倒是挺娇俏动人的,不过听说心地不咋的好,而且身份也不够高贵,实在配不上自家的哥哥,要想做她的嫂子,可不是谁都可以的。

  苏绾一听云梦郡主萧蓁的话,脸色便不好了,她这心情还没有平复呢,这女人便过来找碴,是嫌她气得不够厉害吗?

  “我不明白云梦郡主的意思。”

  苏绾直接冷下脸说道。

  萧蓁呵呵一笑,望向身侧的几个女人,几个人同时笑起来,一副我们都明白你喜欢的是谁的样子。

  萧蓁回头望着苏绾说道:“我劝你收了心里的那份痴心枉想,连丞相府的赵玉珑我哥哥都看不上,他是不会看上你的。”

  “云梦郡主,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怎么看怎么觉得你哥哥好吗?还有你这叫恋兄情节知道吗?这是一种病。”

  萧蓁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虽然她不太明白苏绾所说的恋兄情节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不是好话,萧蓁怒瞪着苏绾:“苏绾,不要给脸不要脸,你打的什么主意,在场的很多人都知道,大家心照不宣罢了,惠王那样的人你都看不上,你说你看上谁,不用我说,别人也知道,我本来只是好心劝你,收了你的那份心思,你竟然这样和我说话。”

  萧蓁的声音很响亮,汀兰轩内很多人都听到了,其中不少人点头,认为苏绾很可能喜欢的人是靖王世子萧煌,因为萧煌的风华是这京城的头一份,要不然苏绾没道理连惠王殿下的婚都拒了啊,这只能说明她喜欢的是更出色的人。

  众人想来想去,靖王世子最有可能了,当然宁王萧烨也不差。

  不过现在云梦郡主如此一说,众人觉得她的话大有可能,一定是云梦郡主发现了什么端睨,所以才会这么生气。

  众人想想便了然,苏绾虽然是皇上赐封的清灵县主,可只不过是安国候府的小小庶女,竟然痴心枉想的想嫁给靖王世子,这心思动的太多了。

  众人正想着,苏绾脸色已经黑了,她身形一动,便打算下手毒哑了这女人,自认为是郡主就可以随意污蔑别人吗?她连宫中太后也算计,何时怕一个郡主了。

  不过苏绾没来得及动,身侧忽地多了一道身影,竟然是那一直隐在暗处的晏歌。

  晏歌一出现,恭敬的垂首望向云梦郡主:“郡主,这是世子爷和清灵县主的事情,郡主还是不要插手了,以免世子不高兴。”

  萧蓁看到晏歌,倒是诧异了一下,随之奇怪的问晏歌:“你在这里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护着这个女人。”

  晏歌一脸的黑线条,她哪是护着清灵县主,她是护着她好吧,清灵县主绝对不是善茬,郡主惹她,分明是自找苦吃,她出来是为了护她,不过更确切的说,是她不希望她们两个人闹起来,一个是世子爷在意的女人,一个是世子爷的妹妹,日后总是要相处的,这样闹起来,以后怎么相处。

  晏歌一边想一边说道:“回郡主的话,属下是奉了世子爷的命令过来看看的。”

  晏歌自然不会傻到和这位云梦郡主说自己是世子爷派出来保护清灵县主的,如若这样说,郡主肯定会闹起来。

  靖王府的这个郡主是最粘世子的人,在她的眼里,这世上大抵没人比得上自个的哥哥,所以对于想接近自己哥哥的女人,她一般是没什好脸色的,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找苏绾的碴子。

  可惜苏绾不吃这一套,若是往常,她说不定懒得理会这女人,可是今儿个她心情不好,看谁谁不顺眼,何况这云梦郡主还上来找碴。

  苏绾睨着云梦郡主冷冷讥讽道;“郡主,你这病得治,要不我帮你治治,包治不要钱,谁叫我和你哥有那么一点狗血情份在呢。”

  云梦郡主一听苏绾的话,这不是骂她有病吗,脸色瞬间难看,而且更让她受不了的是这女人竟然说和她哥有情份,什么情份,这女人分明是惦记上她哥了,不行,她绝对要揭穿这女人的鬼把戏。

  云梦郡主如此一想,脸上布满讥讽的冷笑,尖锐的开口:“苏绾,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哥哥和你有什么情份,你少给自己长脸了,他之前之所以帮你,就是因为可怜你罢了,还情份,难不成帮过你,你就自我感觉良好了,还拒了惠王殿下的婚,我实在瞧不出惠王殿下喜欢你什么。”

  云梦郡主萧蓁为人并不十分的刁蛮,往常在贵女圈中声誉也是极好的,因为王妃对她的教导是十分严格的,但是她有一个逆鳞,就是萧煌,不能听人说自己的哥哥不好,而且她总认为自己的哥哥应该娶一个天下间最好的女人为妻,可是她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有这样的女人,所以每逢遇到有女人喜欢自己的哥哥便百倍挑衅。

  今日苏绾拒了惠王萧擎的婚,本来她是不在意的,但是她看到苏绾竟然用那种嘲讽的口气和自己的哥哥说话,萧蓁便怒了,当然她心中认定苏绾是使的欲擒故纵的手段,所以越发的生气了。

  此时整张小脸黑沉沉的,阴森森的盯着苏绾。

  大有要和苏绾撕打一场的意思。

  苏绾的脸色自然也不好看,不过她的面前拦着晏歌她没办法动手,不过嘴巴却是寸步不让的。

  “云梦郡主,你是不是希望你哥哥一辈子不娶亲才好,你是不是看到有女人对你哥哥好,你就生气火大,各种抓狂,恨不得打别人一顿方才解恨,你是不是看到有女人对你哥哥好,就各种挑衅,各种看不惯,各种的找碴,如果这样,呵呵,那我恭喜你,你真的患了恋兄情节的病了,赶紧去治吧,不要到处发疯病了。”

  苏绾说完,萧蓁的脸色黑得可怕,阴沉得可怕,同时一片白,因为苏绾之前说的话直击她的心脏,她说的各种情况,她都有,难道她是真的患了那个什么恋兄情节的毛病了,一想到这个,萧蓁越发的抓狂了,尤其是听到苏绾说她发疯病,她就抓狂。

  她啊的尖叫起来,然后朝苏绾扑过来,大有要和苏绾撕打一番的意思,不过晏歌挡住了萧蓁的动作。

  “郡主,你冷静一下,不要冲动,世子爷知道会生气发火的。”

  “你让开,我要撕了这女人的嘴巴,太毒了,让她胡言乱语,让她张口雌黄。”

  四周不少女人看热闹,个个没有拉架的意思,不过以往和苏绾交好的几个人倒是有人说话了。

  袁佳看不过去的开口:“郡主,你不要太冲动了,有什么话慢慢说吧。”

  萧蓁一听袁佳的话,直接的冷喝:“袁佳关你什么事,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惠王才不愿意娶你为正妃的,你竟然还帮着她,你真是个窝囊废。”

  萧蓁话落,袁佳的脸色白了,身子僵住了。

  不少人望着袁佳,想起袁佳眼下是惠王侧妃,而惠王明显想娶清灵县主,这么说来,在惠王殿下的心里,威远候府的袁佳竟不如安国候府的清灵县主了。

  四周不少人眼里有怜悯之色,袁佳越发的难堪起来,一动也动不了。

  萧蓁看着这个,总算解了些气,她掉转身去拉晏歌:“滚开,给我离远点,今日我一定要教训教训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胡言乱语了。”

  萧蓁正闹得厉害,人群之外,忽地一道声音响起来:“住手。”

  汀兰轩的门外,急急的赶过来一众人,为首的正是靖王世子萧煌,萧煌的身侧还跟着安平候府的叶廷叶小候爷等人,除了叶小候爷,身为今日东道主的端王君黎也赶了过来。

  君黎出现后,根本不理会萧蓁,他走到苏绾的面前,关心的望着她:“清灵县主,你没事吧。”

  苏绾摇头,没事,就是气得慌。

  萧煌看着眼面前的画面,心里越发的火大,不过他此时没办法朝着君黎和苏绾发火,便把苗头对准了自个的妹妹。

  “萧蓁,你好大胆子,到人家家里做客,竟然还惹事。”

  萧蓁一看到自个的哥哥出现,立马便成了乖乖女一个,不但温顺,还委屈的直掉眼泪,和先前的凶神恶煞完全不一样,她睁着泪眼望着萧煌哭诉:“哥哥,我没有惹事。是她欺负我,你替我教训她她。”

  萧煌冷望着她,瞳眸冷寒之气溢出来,森冷异常:“萧蓁,我倒没有发现,你竟然还敢对我说谎。”

  先前这边发生的事情,云歌已经告诉他了,是萧蓁故意找碴子的,本来璨璨待她极好,后来因为她找碴子,两个人才闹僵的,萧煌想到这个,心中说不出的火大,脸色阴沉沉的更加难看。

  萧蓁终于发现哥哥的脸色不好看,而且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哥哥似乎很生气,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萧蓁一下子想到了苏绾先前所说的和她哥哥有一些狗血的情份,难道这是真的,什么时候发生的,萧蓁心里慌慌的,她不想要别人把她的哥哥抢走。

  “哥哥,你凶我,你以前从来不凶我的。”

  萧蓁忘了那是因为她从来不敢在哥哥面前惹事,所以萧煌对这个妹妹十分的好,可是今儿个她惹他了,他就不会给她好脸色。

  萧蓁的话一落,萧煌冷喝:“住口,你身为靖王府的小郡主,礼仪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

  萧蓁被噎住了,泪眼巴巴的望着萧煌,萧煌已懒得再看她,沉声命令身后的晏歌:“把小郡主立刻送回靖王府,没有本世子的命令,以后不准随便出来。”

  “是,世子爷。”

  萧蓁傻眼了,没想到哥哥不但不惩罚苏绾,竟然还不问缘由便让人把她关进府里,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萧蓁只觉得倍受打击,伤心的哭着跺脚跑走了,一边跑一边叫:“哥哥,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身后的晏歌看她跑走,赶紧的追上前面的小郡主,一路护送她回府。

  汀兰轩内,众人望着眼面前的一切,然后望向了苏绾,神色便有些奇妙,不会这位清灵县主和靖王世子真有关系吧,靖王世子连一向疼护的妹妹都呵责了,而对于清灵县主,则一个字也没有说。

  不少人赶紧的散开,不敢再留在这里看热闹,因为靖王世子的热闹可不是好看的,谁若是让他不舒服了,他一定会连本带利的报回来的。

  四周很多人散开,最后只剩下几个人。

  端王君黎此刻正关心的站在苏绾的身边,眼看着萧煌把其妹萧蓁给撵走了,君黎松了一口气后望向苏绾:“清灵县主,你要不要去休息,待会儿开宴了。”

  苏绾摇头了摇头:“没事,我不累,不过倒是把你的宴席搞砸了。”

  君黎摇头:“没事,又不是你的错。”

  言下之意,分明是云梦郡主萧蓁有问题,根本不关苏绾的事。

  苏绾听了君黎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女孩子自然喜欢别人依着自己,这让她一早上受的蚀气,好受多了。

  不过他们两个人的和谐,却让不远处的人看得刺眼不已,萧煌实在看不下去了,大踏步的走过来,站在了苏绾的面前,一双深邃的瞳眸幽暗的望着端王君黎和苏绾。

  一句话也没有说,不过脸上神色却不太好,眸色更是冷沉沉的。

  萧煌身后的叶小候爷叶廷,赶紧的上前一步拖住了端王君黎,然后拉着他说道:“走,端王殿下,我有事要与你说。”

  君黎张嘴想说话,不过被叶小候爷几乎是抱走了。

  最后这空间里,只剩下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苏绾抬眸望向萧煌,发现他俊美的五官上一片冷霜,瞳眸更是溢满了寒气,似乎十分火大似的。

  苏绾认真的想了一下,大概是为了她妹妹的事与她生气呢,逐勾唇冷笑:“萧世子这是打算和我秋后算帐是吗?来,你打算怎么算。”

  萧煌愣了一下,知道苏绾误会了,她定然以为他生气是因为他妹妹萧蓁,却不知道他是因为她和君黎太好的原因。

  说实在的,萧煌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苏绾对别人都不好,对端王君黎却与别人不一样,他敢肯定的说,今日若是别人请她来帮忙招待女宾客,她只怕理也不理,但是端王君黎张嘴了,她便同意了。

  这摆明了不一样啊。

  这让他心里说不出的火大,自己和她什么关系,不说当初她强上的他的事情,就是最近以来两个人的交情,也比一个君黎好多少,可是最后她和君黎却好像关系更好,倒和他一言不和就翻脸。

  萧煌想到这个,心情郁闷,脸色越发的冷寒而僵硬。

  他*的开口:“对不起,我替萧蓁向你道声歉。”

  苏绾愣了一下,倒没想到萧煌会道歉,不过她倒是面色坦然的接受了。

  “我接受了,不过我得对你说两句,你妹妹你真得回去与她好好的沟通沟通,压根不说人话,和她说理似乎都说不通。”

  萧煌听了苏绾的话,一脸的黑线条,不过想想,自己的妹妹确实太过份了,逐点头:“我会回去说她的,你放心吧。”

  苏绾点头,然后不再多话,她现在分分钟不想和这家伙再多接触,因为她实在搞不清楚这家伙什么时候心情好,什么时候心情不好,若是他心情好了,眉眼愉悦,若是他心情不好了,就好像她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所以苏绾是真不打算再和他多接触了,和他在一起她有压力啊。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苏绾想着起身便自打算离开,看也不看萧煌。

  萧大世子本来略微温和的脸,一下子黑沉了,她就这么不愿意与他多呆吗,一说完话赶紧的走人,似乎和他多呆一下,便心情不好似的。

  他有这么可怕吗?

  萧煌的心严重的被伤了,周身寒意涌动,眼看着苏绾要离开了,他下意识的走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苏绾抬头望过来,一脸的不解,然后说道:“事情不是说明白了吗,您还有什么事?”

  这一回可不仅仅是淡漠疏离了,连尊称都用上了,这是完全的决定和他保持距离了。

  萧煌的心一下子好像被谁剜了似的疼,这一次不仅仅是冷了,连脸色都有些白了。

  苏绾看他没说话,逐理也不理他,径直越了过去,头也不回的走了,一次也没有回头。

  那样的绝决,萧煌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周身布满了寒意。

  这时候叶廷叶小候爷赶了过来,眼看这家伙脸色越来越不好,叶小候爷赶紧的上前一步问道:“怎么了?你有没有服下软,和她道个歉,然后哄哄她。”

  萧煌转身便走,理也不理叶小候爷,叶小候爷在后面叫道:“萧煌,你不要总是这样我行我素,你再这样,真会后悔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可惜前面的人不理会他,叶小候爷只得把后半句咽了回去,他想说的是,清灵县主对你是不一样的,你妹妹萧蓁那样污辱她,她都放过了,这说明你与别人多少是不一样的,只要加油,一定可以抱得佳人归。

  只可惜前面的混帐不理会他,叶廷叶小候爷抬头望天,愁苦的轻喃,爷这么操心容易吗,还没人领情,爷自个的事还没解决呢。

  他说着转身笑眯眯的望向身后的各家闺秀,究竟谁才是他叶廷的一半啊,他好想知道啊。

  端王府,因着一连两出的事情,本来热闹的宴席,显得有些意兴阑珊,不管是男宾的院子,还是女宾的院子都显得有些清冷,大家凑在一起大部分都在小声的议论,没人再像之前那样兴高采烈的讨论什么。

  最后端王君黎下令,开宴。

  男宾那边除了那离开的惠王萧擎和靖王世子萧煌,别人都陆续的入席了。

  女宾这边苏绾也招呼着各家的小姐入席,不过最后安排来安排去,却发现少了一个人。

  云山伯府的贺珍,这女人今儿个倒是很安份,一直没有出来惹事,也没有多说什么话,所以大家压根没有注意到她,可是现在却发现她不见了,苏绾问了一圈,最后大家谁也没有发现贺珍不见了。

  苏绾不由得担心,贺珍不会在端王府出什么事吧,今日君黎特地请她过来帮忙招呼女宾,若是贺珍发生了什么事,那她倒是过意不去了,苏绾赶紧的唤了人过来,安排人去找贺珍的下落,可是她安排的人还没有出去,外面便有小丫鬟气吁喘喘的冲进来,叫道:“不好了,那边好像出什么事了,男宾那边不少人过去了。”

  苏绾心咯噔一沉,出什么事了。

  她还没有说话,宴席上有人飞快的起身,急急的说道:“发生什么事了,我们过去看看。”

  说话的女子一说完,身侧一片附和声,女人天生有看热闹的心思,所以一听有事发生,早兴趣大起了,也不等苏绾招呼,便自往外走去,还吩咐那来报信的小丫鬟带路。

  苏绾望了一圈,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起身去看热闹了,她不去都不行,只得无奈的跟上。

  落在后面的几位小姐,有何敏等人,何敏走到苏绾的身边安抚苏绾。

  “绾绾,今天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不是你的错。”

  苏绾抬头望向何敏,何敏冲着她明朗的笑起来。

  苏绾心里舒服了一些,发生了这么多事,谁也没有想过和她说一声,不是她的错,个个都遣责她,要么就是怀疑她别有用心,现在何敏这一句不是她的错,让苏绾心里放松了不少,笑着点头。

  “谢谢你,何敏。”

  她一般还很少这样诚心诚意的谢谁。

  何敏伸手拉着她的手,两个人笑眯眯的往外走:“你和我说什么谢啊,我们是朋友。”

  苏绾点了点头,现在她也把何敏当朋友了,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往外走去,不过苏绾想起袁佳来,事实上她也把袁佳当成朋友的,只是因为惠王萧擎这么一闹。她和袁佳之间?

  袁佳落在最后面,神情有些落寞,什么都没有说,先前云梦郡主萧蓁的话,使得袁佳十分的难堪,所以她现在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只欲欲寡欢的走在最后面,不想说话。

  汀兰院内的人一路浩浩荡荡的出了汀兰院,跟着小丫鬟往端王府的后面走去,路上又碰到几个男宾,其他人早赶到后面去了。

  有人问那些男宾:“发生什么事了?”

  男宾中有公子答道:“好像是云山伯府的贺珍和人私会被襄王殿下的人逮到了?”

  “啊。”

  有女人尖叫起来,然后一脸难以置信的开口:“怎么可能?贺珍怎么会和人私会。”

  个个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一路往后院走去,人还没有到,便听到后院的某一座院落中响起伤心的哭叫声:“王爷,你相信我,我没有,没有和他私会,王爷?”

  “住口,贺珍,没想到你竟然胆敢背着本王和人偷偷的私会,现在都有证据了,你还不承认,你要不要脸啊。”

  襄王萧磊愤怒的声音响起来,贺珍哭声越发响亮了。

  随着贺珍哭声落地,另外一道吃疼的声音响起来:“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

  这时候女宾客们已经走到了端王府发生事情的院落,院落的院子中间,襄王正满面怒容的大发雷霆震怒,而在他的面前,此时跪着两个人,一个是男子,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十分的惨,苏绾认不识这人,一脸的疑惑,何敏立刻凑到她的耳朵小声的嘀咕:“这是刑部侍郎家的公子毕春风,没想到这家伙如此风流,竟然连圣旨赐的襄王妃都敢碰。”

  苏绾轻声低语:“我看未必。”

  襄王一直不想娶贺珍。今儿个事情究竟是贺珍真的与人私会,还是襄王耍的心计尤未可知。

  何敏本是聪慧之人,一听苏绾的话,自然心里明白,眼里满是冷讽的笑意,这一个个的可真会耍心计,幸好自己当初没有择这样的男人为婿,何敏身为御吏的女儿,心思明洁,最看不惯这些耍心计算计人的阴谋勾当。

  要她说有什么手段堂堂正正的使出来好了,耍什么阴谋耍计啊,都是鄙卑小人使出来的手段罢了。

  苏绾没说话,眸光从毕春风的身上移到了贺珍的身上,贺珍此时说不出的狼狈,而且十分的难堪,最难堪的还是她的脖子上竟然清晰的印下了一个吻痕,这可是贺珍和人私会的铁证啊。

  贺珍此时哭得眼睛都肿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襄王爷逮了个正着,这事若是惊动圣上,只怕她只有死路一条了。

  因为她是命定的襄王妃,现在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皇上能饶过她吗?

  只怕她这一次必死无疑了,贺珍大哭。

  事实上今儿这事她有点冤,可也不算太冤。

  刑部侍郎家的毕春风,生得玉面含春的俊朗模样,看了就让人喜爱。而且他对她十分的殷勤,不是送她诗词就是送她信物,贺珍深知自己是襄王妃,而且她以此自傲,根本没有嫁给毕春风的意思,可是她还想在婚前来一段春花水月,谁叫襄王殿下一直以来看也不看她呢,百般嫌弃她,身为女人的贺珍自然羡慕人家郎情妾意,现在有这么一个毕春风,她便动心了,打算和毕春风就这么走动走动,满足满足少女的心。

  一直以来她和毕春风都是极有分寸的,从来没有半点过份的举动,可是今天毕春风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大发一般,忽地抱住她,便亲上了,最后还在她脖子上留下了个证据。

  这下好了,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事了。

  贺珍大哭:“王爷,我什么都没有做,王爷饶过我吧。”

  萧磊一脸恶心的望着她:“什么都没做,你脖子上都有吻痕了,难道还要本王看到你爬上他的床不可。”

  “王爷饶命。”

  毕春风也求饶:“王爷饶命啊。”

  襄王殿下看着地上跪着求饶的两个人,一脸嫌弃的开口:“你们要求饶还是跟我父皇去求饶吧。”

  他说完转身便走,直接的扔下了身后的贺珍和毕春风,贺珍和毕春风两个人尖叫连连:“王爷,王爷。”

  可惜襄王萧磊理也不理身后的人,大踏步的领着手下离开了,根本不理会贺珍和毕春风。

  院子里,所有人都对着毕春风和贺珍指指点点的,毕春风是男子还好一点,可是贺珍是女人,还是云山伯府的嫡女,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对待,她承受不住的掉头便往院子中间的一棵大树撞去,竟然企图寻死。

  端王君黎身形一动,拦住了贺珍,然后他抬头望向苏绾说道:“清灵县主,麻烦你把贺小姐带下去换套衣服,另外再劝劝她好吗?”

  苏绾点了一下头,自招呼了端王府的两个丫鬟,过去扶了贺珍,一路离开,回今天为宾客准备的休息院落去换衣服。

  一路上贺珍只知道哭,苏绾一点也同情不起来,这个女人真是笨,那毕春风分明是受襄王殿下指使给她下套的,她怎么就这么容易钻套里去了,要她说,自作自受。

  贺珍一路哭着,直哭得肝肠寸断,不过苏绾从头到尾也没有多说一句,她今日就是来帮忙招待一下客人,她可不负责管贺珍和萧磊的事情。

  几个人进了汀兰轩隔壁的院落,苏绾自带了贺珍进房间,然后吩咐贺珍的丫鬟赶快去取衣服。

  一般大家闺秀出门赴宴,都会带一两套备换的衣服,这样可防宴席上弄脏了衣裙,必竟宴席上人多,很容易便弄洒了酒菜,脏了衣服,带一两套衣裙,有备无患。

  房里,贺珍依旧在哭,一想到自己很可能要没命了,贺珍的眼泪便如雨似的往下落,一边哭一边望着苏绾说道:“清灵县主,我能和你单独说下话吗?”

  苏绾望了贺珍一眼,最后挥了挥手示意聂梨在外面候着。

  聂梨望了一眼贺珍,估计贺珍也使不出什么鬼名堂来,所以慢慢的走出去,停在门外候着。

  贺珍抬起红肿的眼睛望着苏绾,不甘心的说道:“你怎么不劝我?你这人心可真狠啊。”

  苏绾轻笑起来:“是啊,很多人说过,说我黑心黑肺,心狠手狠,不过我当这是称赞了。”

  贺珍差点没气死,不过想到什么似的忽地古怪的一笑:“清灵县主,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你挺聪明的,真的,我不敢招惹你,因为你真的好聪明,不过今日来看,大抵也就这样了,不是吗?”

  她话落,唇边古怪的笑意更浓了。

  苏绾立马便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女人死到临头了,竟然还笑得出来,这说明有什么古怪。

  她起身,打算离开,可惜身子竟然一阵发软,然后往椅子上一瘫,动都动不了。

  而这时候,窗外一道幽灵似的身影闪身飘了进来,眨眼的功夫便停在了苏绾的身边,苏绾抬头望去,便看到来人竟然是襄王萧磊。

  襄王萧磊一扫之前的雷霆震怒,此时的他说不出的风流倜傥,眉眼言笑晏晏,他望着苏绾的眼神,说不出的温柔,不过却带着一抹兴奋的邪恶。

  不但如此,他还抬起手轻触苏绾鬓边的秀发,吐气如兰的说道:“苏绾,你说待到我们做成了好事,本王给你一个小妾的身份怎么样?”

  他说完忽地起身摇头,装模作样的在屋子里踱步:“不对,本王说错了,你连本王的王妃身份都不稀憾,怎么会当本王的小妾呢,那本王该怎么处理你呢,不如本王把你充入教司坊怎么样?”

  教司坊乃是官妓,里面大部分都是罪臣妻女,儿子,男的一般是乐工,女子便是官妓。

  没想到萧磊竟然动了这念头,苏绾的脸色难看异常,周身涌动着冷意,眼神嗜血异常。

  现在她周身动弹不得,连说话都没有十分的力气,要不然她早就喊外面的聂梨了。

  她这是被人下药了,而且下药的人不是别人,是云山伯府的贺珍,她是做梦也没想到贺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她下毒,最主要的是贺珍所下的毒,绝对是一种很厉害的毒药,无色无味,根本让人察觉不了。

  这种毒,苏绾眼里闪过一抹冷芒,和萧煌所中的毒应该是一种由头,十分的厉害霸道。

  这种毒究竟从何而来。

  苏绾心里想着,但是眼下她该关心的是她自已。

  她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被这渣男给碰的,难道今儿个竟然是她的必死之日。

  苏绾想着,虚弱的开口:“萧磊,但愿你不会后悔。”

  萧磊怔了一下,随之笑了起来:“这种时候你还嘴硬,本王倒是很佩服你。”

  他说完手一伸便抱起了苏绾,然后闪身出了房间,小心的贴着墙角的阴影一路悄悄的离开,他知道苏绾的身边有厉害的高手保护着他,不过因为他早把这院子里的情况摸熟了,所以轻松可以离开,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谁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使出连环计,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贺珍身上,谁会想到,他会让贺珍下一种无声无味的药呢。

  萧磊一边想一边小心的离开了院子,直奔端王府最偏僻的院落而去,很快四周一片安静,身遭再也没有人能发现他们了,哈哈哈。

  萧磊把苏绾放在床上,俊朗的面容上难掩愉悦之色;“苏绾,你不是嫌我吗?现在就是这个你嫌的人,要上了你,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苏绾眼里一片嗜血的冷霜,因为中了毒,她周身无力,连带的连说话都没什么力气,她此刻中毒的症状,和软筋散有些像,可却又比软筋散厉害得多,因为就算软筋散,她也会轻易发现,但这种毒,竟然丝毫让人发现不了。

  所以这毒比她以往所用的毒厉害。

  苏绾满目血腥的望着萧磊,一字一顿的说道。

  若是有幸不死,我必让你挫骨扬灰,终身后悔今日之举。

  萧磊自然看懂了她的意思,不由得大笑:“苏绾,本王等着,等你在本王怀里化成水后,你就不会这样想了,或许以后你日思夜想的想念着本王呢,不过可惜了,以后你只能在教司坊那种地方待着了。”

  他说着伸出手去解苏绾的衣襟,不过电光火石间,苏绾的手抬起,手中银芒闪过,戒指之上的暗器狠狠的扎向了萧磊的身上,萧磊吃疼的大叫一声,身子急速的后退,满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不是中毒了吗?

  苏绾从床上挣扎着下来,手中银芒飞快的扎进了身上的几大穴位,这些穴位驱动了她周身的力量,使得她的肌体在某个瞬间被激活,不过时间很短,只是眼下她所受的痛苦,不是别人可以想像的,因为所扎的几大穴位,乃是人身上至关重要的穴位,一着不慎,必死无疑,而且她为了控制神智,此刻整个人好似万蚁钻心一般,同时她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嘴里鲜血淋淋,唯有这样,她才能保持清醒的意志。

  苏绾挣扎着冲了出去,激活身体也只有短暂的时间,很快她依旧动都动不了。

  身后的房间里,萧磊虽然被苏绾扎中了,可惜苏绾力道并不大,所以他并没有受多重的伤,只是他因为受惊了一下,所以迟疑了一下,苏绾已经出了房间,身后的萧磊赶紧的追了出去。

  前面奔跑的苏绾迅速的动脑筋,往哪里躲,现在他们所呆的地方,一定离得汀兰轩极院,她要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然后等人来找她。

  苏绾一边想一边专往假山碎石的后院跑去,这样可以拖延时间,不过她的身体却是拖不了,眼看着身子越来越虚弱,苏绾只觉得心凉,不过很快她看到后面有一座不大的湖,湖上栽满了荷花。

  苏绾想也不想,迅速的奔到碧湖边,然后望了一眼碧湖,听着身后襄王萧磊的冷笑声传来:“苏绾,你等着,本王若是找到你,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苏绾闭眼,然后慢慢的下水,尽量的放轻动作,只到一点声音也没有,她的身子缓缓的下沉,如一朵漫开的绝色花朵,慢慢的沉到谷底,她的唇边勾出清浅的笑意,也许这一次,她再也上不来了,因为毒发了,她再也没有力气爬上来了,这样也好,她终于不用再面对那些阴谋算计,其实她也很累,真想好好睡一觉,永远不要醒。

  ------题外话------

  亲爱的们,这个月的奖励亲们可以来领取了,每个人留言,说明自己投了几张票票,笑笑会查一下,确认后就会发放奖励币币了,吼吼,有票继续投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90章恋兄情节 苏绾入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