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打情骂俏 演戏成瘾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玉沁阁门前,苏绾眸光幽暗,唇角勾出笑意,徐步优雅的一路往萧煌的主屋走去,待到她走到主屋后,便见到萧煌脸色微白的靠在软榻之上,不但脸色苍白,连神容都有些虚弱,似乎真的感染了风寒。

  但是苏绾听了端王君黎的话后,心中已经起疑了,要知道萧煌虽然中毒,但也不至于入个湖便感染了风寒啊,之前她之所以相信,是因为自己有些自责的原因,因为萧煌明明救了她,而她竟然还奚落他,心中不由得自责,这一自责便忽略了别的细节,现在听了君黎的话后,她仔细想想,眼下是六月底的日子,这天气还很热,就算他中了毒,可也不至于落个湖便染了风寒啊。

  苏绾心里想着,脸上满满的明媚笑意,她走到萧煌的面前站定,凝眉望着他。

  萧煌长眉轻抬,不动声色的望着她,虽然她笑得可爱又迷人,不过他还是从她的神容中看出她在怀疑他,而她之所以怀疑他,一定和端王君黎有关,她先前明明是相信他了,结果送了端王一回,回来便这样的神情,不过幸好他早有准备,萧煌想着眉眼拢上烟华般迷幻的神彩,说不出的华美,长眉一挑,便是无双的风华。

  “璨璨,怎么了?”苏绾双臂环胸,一脸认真的说道:“萧煌,你的脸色好白啊,神容也十分的虚弱,你的风寒不会越来越重了吧,来,来,我帮你看看,看来帮你看病的那大夫是庸医啊,怎么没把人看好,反而越来越重了。”

  苏绾说完也不等萧煌说话,上手便抓住了萧煌的手腕,本来她以为这家伙要挣扎的,因为先前她说要帮他查一下的时候,他分明说有大夫看过了,可是这一回,她抓上了萧煌的手腕,却看到他动都没有动。

  苏绾虽然诧异,却也认真的替萧煌去诊脉,而萧煌长眉轻挑,漆黑的瞳眸拢上了一抹醉人的神彩,暗磁的声音透着丝丝的感动。

  “璨璨,你真是对我太好了,你知道吗?很多年没有人这样关心过我了。”

  虽然他是故意说的,但是话底却带着一抹让人心疼的孤寂,苏绾还是听出来了,想想也了然,前世的自己不就是这样吗?因为自身能力太强,所以很多时候,别人只对你提要求,而忘了你也有需要关心的时候。

  萧煌如此强大,靖王府内的人恐怕个个当他是神一般的恭敬着,而忘了他其实也是需要关心的。

  苏绾虽然心中有些心疼这这家伙,不过眼下她可没有忘了这家伙骗他的事情,所以她打算揭穿他。

  只是当她替他诊脉时,却发现他的脉像真的是感染了风寒,苏绾不禁挑起了眉,满脸的诧异,这是怎么回事,他真的感染了风寒吗?

  苏绾有些难以置信,又上手仔细的替他检查了一遍,发现他真的感染了风寒。

  而萧煌冷魅绝美的面容之上虚弱的勾出了一抹笑:“璨璨,怎么了?我的风寒很重了吗?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看。”

  苏绾抬头望着萧煌,总觉得这家伙的笑有些虚假的成份,她一边笑一边俏皮的说道:“是啊,萧煌,你的风寒似乎有些重了,不如我替你施几针,这样的话你的风寒就会好得快了。”

  她说着飞快的取出了玉雪银芒,眸光灼灼的盯着萧煌,嘿嘿轻笑,露出了一嘴的白牙,此刻她的模样,就像那准备斩杀小红帽的狼外婆一样。

  可是歪靠在床上的萧煌,却只觉得这样张扬奔放的小人儿,让他的心慢慢的沉沦,甘愿沉醉在她的一举一动中。

  不过他还是看出了这小人儿背后的真实目的,所以同样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直到她手中的玉雪银芒往他的身上扎来,可是就在她手中的银芒要扎上他身上穴道的时候,飞快的收了回去,然后她的小手迅速的往他的身上摸去。

  萧煌赶紧的闪避,躲避她的动作,他知道她是想查看他身上的穴道,是不是扎了银针,因为只要扎银针,就会扰乱人体内的气息,不过他知道她真相了,只是他却不会让她发现,因为让她发现,她一定会发飙的,他们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要闹僵了,他可是知道她是最讨厌别人骗她的啊。

  所以萧煌一边躲一边挪谕的说道:“璨璨,你这样是不好的,青天白日的动手动脚的,不大好,要不然等晚上吧。”

  苏绾一脸的黑线条,看他闪避,更确定心中所想的,伸手往他的身上摸去,不过因为萧煌的身材太过于高大修长,所以她站在软榻边伸手摸他身上穴道的时候,根本够不着,为了查清楚他是不是真的感染了风寒,苏绾也是拼了,直接的从地上爬上了软榻,上手便按着萧煌去查他身上几处重要的穴位。

  可惜萧煌的身子往外另外一边歪,让她够不着,他一边歪一边说道:“璨璨,若是你实在想做点啥,去把门关上吧,要不然会让人家看到的。”

  苏绾听了他的话,脸色更黑了,真想一巴掌拍死他,不过看到他躲闪,她越发的肯定他是做了什么,他身上的穴道里一定是扎了银针的,所以她要把银针找出来,然后好好的撕撕他的脸,如此一想,苏绾几乎不管不顾了,直接的站在软榻上动手,最后因为搜查萧煌的右半身,两个人拉扯间,她直接的一屁股坐在了萧煌的身上。

  萧大世子因为这动作,直接的愣住了,他清晰的感受到小人儿的小屁屁便坐在他精壮的腰上,而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一脸恼火的上手便按住他的一只手臂,让他动弹不得,她则动作迅速的飞快检查他身上的穴道。

  而萧煌却周身火热,眼神下意识的燃热起来,这是自己喜欢在意的小人儿,她就坐在自己的身上,毫不知觉的搜他的身,他怎能做到无动于衷,萧煌只觉得周身紧绷,心中一刹那有无数电流从他的心房扫过,让他如坐九霄云车似的,而他的眼睛越来越炽热,呼出来的气息都是热的,而搜她身的苏绾也觉得过于安静了,因为这人怎么不动了,而且这时候她已经搜完身了,并没有找到萧煌身上所扎的银针,所以说他是真的风寒了吗?

  苏绾飞快的望向萧煌,便看到这家伙脸颊拢上了淡粉的红,和往日的冷魅嗜杀一点都不一样,而且他眼神炽热得可怕,苏绾吓了一跳后,下意识的伸手去探萧煌的脑门,一边探一边说:“啊,你发烧了吗?脸好红,连耳垂也红了。”

  萧煌一脸的黑线,这小家伙的神经得多大条啊,他暗磁的嗓音带着一抹难以抒发的僵硬:“璨璨,我没有发烧,只是你这样似乎不大好。”

  他一说,苏绾总算后知后觉悟的发现自己此刻正双腿大开,大刺刺的坐在人家的腰上,而萧煌半歪在床上,长发微散,俊美的面容上拢着红丝,眼神说不出的氤氛,再加上那衣襟因为两个人的纠缠而微微的散开,此刻的他就是一个万年妖精啊,而她似乎就成了那个强抢妖精的女霸王。

  如此一想,苏绾的俏脸红了,有了第一次,怎么还来第二次了。

  这时候她顾不得去想萧煌风寒不风寒的事情了,赶紧的起身欲下来,可是因为太紧张,脚带了萧煌的衣摆,缠在了一起,最后又重重的跌坐了回去,可这一次不是萧煌的腰,而是萧煌的下身,这一下,萧煌的脸颊不仅仅是脸红了,而是疼得扭曲了,满脸的痛楚,闷哼出声:“璨璨会死人的。”

  苏绾一看他如此痛苦的样子,当下心里内疚,赶紧的四下动着问萧煌:“哪里疼,哪里疼,我给你揉揉吧。”

  这下萧煌痛苦加剧了,俊美的面容上又痛又愉悦的神情,而苏绾终于感受到一处硬硬的东西,这下她终于知道萧煌为什么如此痛苦了,不由得脸色红了,赶紧的挣扎欲下来,而萧煌生怕她再跌倒,所以伸出手扶住她。

  两个人正纠缠着,门外,虞歌大踏步的走了进来,一眼便望到房间软榻上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而此时两个人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而且两个人脸颊都拢上了红丝,分明是情到深处,脸颊红啊。

  虞歌一怔之下飞快的急退,然后着急的在门外道歉:“爷,属下该死,属下不该打扰爷和清灵县主的好事。”

  虞歌说着自责起来,自己怎么在这时候打扰爷和清灵县主呢,坏了他们的好事,若不然,主子都和清灵县主干上了,若是他们两个人成全好事,这靖王府很快便要办喜事了。

  虞歌越想越自责,可屋里听到的苏绾,脸更红了,随之朝着门外怒喝:“你闭嘴,再胡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巴。”

  虞歌立刻闭上了嘴巴,苏绾恼羞成怒的瞪着软榻上的萧煌,指着他说道:“说,你是不是假装风寒的,你一个大男人再不济也不可能掉个湖便感染了风寒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萧煌慢慢的平复了心绪,懒懒的从软榻上坐起来,此刻的他,长发凌乱,随意的披散在肩上,衣襟微开,露出精美的锁骨,再加上他那狭飞的眉下,一双摄魂夺魄勾人心魂的眼睛,散发着氤氲的神彩,让人怎么看怎么就有蹂躏他的冲动。

  苏绾都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起来了,心里怒骂妖孽。

  可是一双眼睛瞄啊瞄的净往人家的脸上瞄去,然后是那优美的脖劲,再往下看,只可惜无限风光被衣衫挡了,苏绾不禁有些遗憾,不过她这神容可没有逃过萧煌的眼睛,他心中不禁愉悦起来,看来自己的一切还能让这小人儿满意,这感觉不错。

  不过萧煌没有急燥而进,而是慵懒的挑眉:“什么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苏绾收敛心神,严肃的说道:“就是你老实交待了你所做的事情,我就给你一个宽大处理,若是让我发现你胆敢骗我,别怪我和你翻脸。”

  萧煌挑开长眉,想了想,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好,我选择坦白从宽,是的,我没有感染风寒,只是有些受了凉,没有大碍。”

  苏绾一听,脸色立马变了,怒瞪着他:“你太过份了,竟然敢骗我,哼。”

  不过苏绾还有些奇怪,先前她搜他的身,明明什么都没有找到啊:“你怎么做到的。”

  苏绾问,萧煌随意的从背后取了一枚银针,原来他把银针扎在背后的某处穴道上,这是最让人防不胜防的地方,而萧煌之所以懂这个,也是因为他的大夫告诉他的,有时候可用来算计人。

  苏绾睁大眼看着,没想到她竟然失算了,不过这家伙太阴险了,想着一句话不说转身便走,不打算理这个混蛋,先前因为他感染了风寒,她自责死了,没想到他竟然假装风寒来骗他,可恶的东西。

  不过她还没有走出去,身后的萧煌幽幽的开口:“璨璨,不是说了坦白从宽了吗,这也没宽啊,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啊,主要是因为我们两个人之前关系有些僵,我就想缓和一些。”

  苏绾回头望着他,看他一副我比窦娥还冤的样子,忍不住好笑,不过不打算理会他,抬脚往外走出,谁知道那本来歪靠在床上的男人,忽地俊美的脸色一变,身形一动,便下了软榻,然后几大步的走到了苏绾的身后,伸手拉住了她。

  苏绾冷瞪着他:“做什么?”

  萧煌却没有说话,只伸手替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然后又拉她往软榻上去,一边走一边霸道的说道:“你的头发散了,我帮你整理一下。”

  苏绾被他霸道的强拉到软榻边,真正是气也不好,不气也不好,只好冷着一张脸,一句话也不说。

  萧煌却不理会她,直接的伸手替她整理头发,因为先前的一闹,苏绾的头发有些乱了,就这样走出去,总归不大好,所以萧煌打算替她整理一下,不过整理来整理去,最后竟然把苏绾的一头秀发全都弄乱了,然后萧大世子拿着一枝玉簪王瞪口呆的看着。

  苏绾抬头望着他,呵呵的笑。

  “萧煌。你这是打算替我重新梳头吗?”

  萧煌长眉微挑,手拿白玉簪,魅惑慵懒的轻笑,一笑,屋子瞬间明亮几分,只觉得眼前之人,华美卓艳,不管是什么动作,都行云流水一般的唯美,再配上他暗磁如酒的声音,真是天生勾魂的人物。

  他慵懒的动手替苏绾梳头,修长的手指带着一股沁凉从苏绾的头发上滑过,指尖所到之间有一种酥麻感,令得苏绾心酥酥的,下意识的想后退,可惜这家伙伸出一只手揽着她的肩,不让她后退。

  可是他梳来梳去,根本没有替她梳好头发,反而像是把玩她的秀发一般,越梳越乱,反而是他身上清幽的香味布满了苏绾整个鼻端,让她整个人好似在清雅的花香之中一般,而这种香却又混合了男性身上独特的体香,真正是如*蚀骨的美酒。

  苏绾想到这个,脸颊下意识的一热,随之急速的抽身,一把从他的手上夺过白玉簪:“不会梳不要假装会梳。”

  她退后后,自坐到一边去,朝门外唤人:“聂梨。”

  聂梨闪身从门外走了进来,望了一眼屋内的气氛,然后看也不敢看那个不经意便散发着强大冷气的男人,自顾小心的走到苏绾的身边站定,而萧煌深邃宠溺的瞳眸慢慢的从苏绾的身上转移开来,当他不望苏绾的时候,便又恢复了往常那个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萧煌,连眼神都充满了阴森冷嗜,周身致强大的寒意。

  “虞歌,进来吧。”

  虞歌小心的从门外闪身进来,偷偷的瞄自个的主子,发现主子脸色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依旧是那个他所熟悉的主子。

  “爷,属下刚才得到消息,有不少人潜进了护国寺的后山,看来这些人要有什么动作啊。”

  萧煌冰冷的瞳眸瞬间布满了阴森森的气息,唇角是一抹血腥的笑意,声音也透着冷冷的杀气:“来的好,本世子这一次定叫他们有来无回,你去后山布置,定要抓住这些人,从他们的嘴里查出幕后的指使者。”

  萧煌说完,虞歌应了一声后,闪身便退了出去,开始布置。

  房间里,萧煌转头望向苏绾的时候,见她已经神色如常,而且头上的秀发也被聂梨给梳了起来,依旧像之前那般的娇丽甜美,可爱迷人,萧煌望着她不由得想起之前自己指尖在她发间滑过时,带来的心悸,眸色不由得浮起了宠溺的光芒,随之他想起先前虞歌禀报的事情,望向苏绾说道。

  “璨璨,我们是不是去后山溜哒一圈,要不然那些人没办法下手啊,人家好不容易精心布了一场局,我们是不是该给人家一个机会。”

  萧煌说完后呵呵冷笑,那强大霸气的威压布满整个房间,聂梨看了心惊,一眼也不敢看那明明长得绝色,却仿若地狱鬼使的男人,这样的人,若是有人落到他的手里,只怕生不如死。

  苏绾倒是不以为意,萧煌身上的气场,从某一方面来说,和她有些相似,所以她有什么好怕的,只抬眉望着萧煌说道:“你是说,这些人是来对付我的。”

  苏绾说完深想了一下,脸色也不好看了,瞳眸之中满是暗潮:“这些人不会是丞相府派出来的人吧。”

  她正准备回去布署,对付丞相府和德妃襄王等人,但看来人家更想先出手对付她。

  苏绾想着冷笑,看来丞相府的人是把她恨透了,所以才会如此大手笔的派出人来对付她。

  既如此,就走一趟吧,不过想到自己手边没什么可用的人,苏绾倒底心里有些不甘心,虽然萧煌帮她,但是她实在不想欠萧煌这份人情。

  所以心里十分的不畅快,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苏绾一边想一边往外走去,房里的萧煌自然看到她脸上的神色了,眸光微眯的望着她。

  “璨璨,你怎么了?”

  苏绾挑眉望着他:“我不想欠你太多人情,我喜欢什么事自已解决。”

  萧煌长眉一挑,一抹了然于心中,这小家伙是因为他帮她收拾坏人的缘故吗,不过听到她拿他当外人,心里还是十分不快的,漆黑的瞳眸满是深沉,嗓音也满是低沉。

  “璨璨,本世子不是外人,你和我还分得如此清楚吗?要知道你救的可不是本世子一条命,而是整个靖王府的命啊,别说帮你做这点事,就是再多的事情,也是应该的。”

  萧煌冷魅霸气的声音响起来,身侧的苏绾听他如此说,心情总算舒畅了一些,随之跟着他的身后一路往外走去,路上萧煌与她简单的说说自己的安排,不过他并没有说几句,身后便响起了脚步声,萧煌和苏绾回头望去,便看到身后有一众人走了过来,为首的竟然是惠王萧擎,萧擎一向温润如玉的面容上,此时拢满了凌厉,瞳眸也满满的不悦,他望了望苏绾又望了望萧煌,在猜测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苏绾朝着惠王萧擎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转身便自离开。

  身后的萧擎看她这样,不由得心里酸楚,虽然之前他发狠心,说狠话,一怒离开,可是事后,他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思念她,想念她明媚动人的小脸,那明媚灿烂的笑意,还有那刁钻的个性,每一样都直直的落在他的心里,让他放不开。

  所以今儿个他来护国寺,真正的目的是找个机会,与她好好的说说话,缓和缓和僵硬的关系,反正绾绾没有喜欢上谁,而且又没有被指婚,他有的是机会。

  可是谁知道他一番打听后,竟然听到萧煌给安国候府安置了一座院子,不但如此,绾绾竟然还住在了萧煌的地方,虽然一个东院一个西院,可是那也让他接受不了。

  他不明白,绾绾这样的人,怎么会和萧煌这样阴沉冷酷无情的人在一起,要知道这家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连自个的父皇都不敢轻意对他怎么样,她和他搅在一起,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会为自己惹来麻烦,她可是知道啊。

  因为这个,他急急的赶了过来,可是没想到绾绾竟然看也不看他,掉头就走,这让萧擎的心越发的痛了,他紧走两步唤道:“绾绾,难道我们一定要这样吗?”

  萧擎十分的心痛,苏绾掉头望过来,心里十分的无奈,望着他说道:“萧擎我说得很明白了,我不想嫁人,不会嫁人。”

  “我一一一。”

  萧擎刚吐出一个字,萧煌便脸色满是冷霜,瞳眸阴暗的走到苏绾的身边,伸手拉着她的手,霸道的拉着她便走。

  身后的萧擎一看萧煌的动作,眸光落到那一双紧牵在一起的手上,不由得火大起来,同时眼里嗖嗖的放着飞箭,他紧走几步上前,一把拉住苏绾的另外一只手,眸光阴森的瞪着萧煌:“萧世子,我和绾绾有话要说,请你放手。”

  萧煌绝美的五官上布满笑意,可是那笑却森寒至极,眸光更是如万年寒冰一般的能冰封人的心灵,饶是惠王萧擎都有一种心惊胆颤之感,不过他倒底是皇室皇子,见惯了大场面,在最初的一瞬间不舒服之后,沉下心来,冷冷的和萧煌对视。

  萧煌嗜沉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惠王殿下难道忘了璨璨说过的话,她不会嫁给你为妃的,所以请你放手。”

  “这是我和她的事情,应该我们自己谈,反倒是你,这样大刺刺的拉着她算怎么回事?”

  萧擎越想越过火,尤其是他看到苏绾竟然没有拒绝萧煌的出手,也没有反对萧煌拉着她的事情,当然,惠王萧擎不知道,苏绾连人家人都上了,拉个手在她眼里是真的没啥的。

  可惜惠王不知道,此刻看萧煌拉着苏绾的手,苏绾竟然没有反对。

  萧擎一向温润如玉的面容上,此时已布满了浓浓的寒意,阴沉无比的盯站萧煌,如果眼光是利刃的话,萧煌的手早被射穿成洞了。

  不过萧擎的话,并没有阻止了萧煌,反倒是惹恼了他。

  因为萧煌看到萧擎因为大力拉着璨璨,璨璨的眉都蹙了起来,这分明是被萧擎的力道给拉疼了,一看到璨璨被拉疼了,萧煌心里瞬间火大,手指一抬便是一道强大的劲气,凌厉无比的直朝萧擎的手击去,萧擎没想到这人竟然一言不和就翻脸,防不及防之下,他只得快速的放开手,否则他的一只手就要废了。

  萧擎放手之后,萧煌早拉着苏绾的身子,把她护在了后面,冷沉肃杀的开口:“惠王殿下,我不希望你强人所难,强人所难不是君之所为,璨璨已经与你说得很明白了,你还是放手吧。”

  “萧煌,你太狂妄了,你是想废掉本王的手吗?”

  “有何不可?”

  萧煌狂傲无比的开口,周身的冰冷嗜杀,一看就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若是萧擎先前没有放手,他是肯定要废了萧擎的一只手的。

  萧擎这下真的大怒了,虽然他一直不招惹萧煌,可不代表他怕了他,要知道他才是皇室的皇子,萧煌只不过是靖王府的世子,竟然对他这样,这分明是不把他,不把皇家放大眼里,他定要禀报父皇这件事,这种人是留不得的。

  萧擎想着,浓眉轻扬,沉声开口:“萧煌,你太狂妄了,你竟然胆敢对本王这样。”

  “对你这样又怎么样?”

  他从来不忌惮皇家的人,因为即便忌惮又怎么样,也不能保靖王府的人,何况他现在手握西楚的重兵,根本不用忌惮他们,若是忌惮,也是他们忌惮他。

  萧煌霸气冷傲的神容,生生的气炸了萧擎,他本来以为自己开口,萧煌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有丝毫的忌惮,这让他火大不已。

  “你一一。”

  萧煌却已不理会他,转身便自拉着苏绾的手离开。

  身后萧擎脸色突变,飞快的上前一步便欲拉苏绾的手,只见萧煌陡的转身,摄人的寒芒折射过来,嗜血的声音响起:“你可以试试看,若是我废了你的这只手,看你还如何竞争太子之位。”

  一言止住了萧擎的动作,不过他在变脸之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火气,不去位苏绾的手,直接抬手凝出劲气往萧煌的身上袭击而去。

  可惜萧煌拉着苏绾往后一退,根本不接招,他退后之后,陡的朝着身后的暗处冷喝:“叶廷,滚出来。”

  叶廷无语的望天,他本来就是来看看热闹,二男争女的戏码多好看啊,不过他已经知道,多半是萧擎吃瘪,因为萧煌这家伙不但心狠手辣,而且残狠无情,再加上他武功十分厉害,常人绝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萧擎和他对上,摆明了吃亏。

  只是叶廷没想到他好好的看个戏,都看不成,听到萧煌冷喝,他只得苦着脸闪出来。

  萧煌直接的下命令:“你给我拦着他,若是让他跟着我们,你就别想吃饭睡觉了。”

  他一说,叶廷叶小候爷便望着苏绾叫救命:“姐,救命啊。”

  苏绾白他一眼说道:“不是还有另外一条路吗,你把人拦下就没事了。”

  她说完便自跟着萧煌的身后一路离开,因为他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叶小候爷的脸目瞪口呆,这两人咋这么像,都这样的黑心黑肺的,有点人性好不好。

  不过眼看着惠王萧擎要越过他去追上萧煌,赶紧的一伸手拦住惠王,叶小候爷满脸谄媚笑着开口:“哥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何况还是一枝带刺又黑心黑肺的花,是不是?咱不要了,凭咱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啊。”

  叶小候爷的话没有逗笑萧擎,却逗笑了苏绾,苏绾本来心情不好的,听了叶小候爷的话,愣是轻松了很多,跟着萧煌一路离开。

  不过叶小候爷面前的萧擎脸色却难看了,修长的手怒指着叶小候爷,森冷的喝道:“让开,叶廷,你也跟那样的逆臣贼子在一起吗?”

  “逆臣贼子,谁啊?”

  叶小候爷一脸的不解,望着萧擎,满脸诚恳的请他指示。

  萧擎算是看出来了,这叶廷和萧煌就是一条道上的,所以他眼看着萧煌和苏绾已经走开,立刻怒喝出声:“让开。”

  叶小候爷一脸为难的说道:“惠王殿下,你不能为难兄弟啊,我要是真让你过去了,我会被他扒皮的。”

  萧擎呵呵冷笑,一道强大的劲气直往叶廷的身上落去,毫不客气的攻击向叶廷。

  不过别看叶廷一直笑嘻嘻的,但是一出手,萧擎的脸色竟然变了,因为叶廷的武功竟然十分的厉害,和他一过招,丝毫不比他差,萧擎的脸色难看极了,再望前面,萧煌拉着苏绾都快不见了,萧擎不想和叶廷厮缠,他今日是一定要和绾绾好好谈谈的,还有他要劝绾绾,不要和萧煌在一起搅合,那个人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心理不正常,最重要的一点,他这样叛逆,最终他父皇定然是要除掉他的,那么他就是死路一条。

  萧擎心里想着,陡的朝身后喝道:“来人,给本王把叶小候爷抓起来。”

  叶廷一点也不示弱,他除了怕那变态的家伙,别人也不怕啊。

  “来人,把惠王拦下,要不然你家主子我就死定了。”

  叶廷的身后也闪身飘出了几个手下,双双眨眼的功夫过上了招,萧擎本来是想让手下拦住叶廷的,没想到叶廷竟然也带了人来,哪他根本不可能成功,而他身为惠王,若是在护国寺就这么打起来,那么这事闹大了,叶廷无所谓,他却要受父皇责难了,如此一想,萧擎沉声冷喝:“住手。”

  几名手下退了开来,萧擎瞳眸阴森的瞪向叶廷,阴沉的说道:“叶廷,今日这笔帐,本王记下了。”

  “好说。”

  叶廷淡定而笑,不过待到萧擎走了,叶廷脸色可就不好看了,阴冷的瞪着那离开的萧擎,唇角满是讥讽的冷笑,一言不吭的转身。

  前面,萧煌和苏绾已经一路离开了客院,往后山走去,后山十分的安静,因为今日是灵隐法师*的日子,所有人都往前面去听灵隐法师讲坛了,所以后山显得特别的安静,苏绾眼看着没人了,萧煌还霸道的紧拉着她的手,气恼的甩掉了萧煌的手,然后一路往前面走去,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萧煌在身侧不紧不慢的劝道:“你也别烦了,不理会他就是了,不要烦恼。”

  苏绾双臂环胸,凉嗖嗖的望着萧煌说道:“你以为你有多好吗。先前你骗我的事情,还没有和你算帐呢。”

  萧煌挑开长眉,飞快的说道:“先前你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若是还不行,那把我先前救的情份再添补上,你看怎么样?”

  苏绾无语的翻白眼,没好气的警告他一顿:“若是再有下一次,别怪我和你翻脸,我最讨厌人家骗我。”

  “好,以后绝不会再骗你。”

  萧煌保证,两个人一路往后山走去,路上萧煌小声的和苏绾说道:“后山有不少厉害的手下,我们待会儿演一出戏,把这些人引诱过来,争取一网打尽,另外再抓几名手下,查探一下,让他们交出背后的指使人,就不相信这一次,抓不住赵荀的把柄。”

  萧煌冷嗖嗖的说道,苏绾冷静的点头,然后小声的问道:“怎么演戏。”

  萧煌微低头,微微的轻语,高大的身影笼罩着苏绾小巧玲珑的身影,两个人重叠在一起,不论是外形还是神容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萧煌高大冷酷霸气,而苏绾娇小明媚又刁钻。

  不过萧煌只低语了几句,苏绾已经领回了过来,直接的立马开撕,别的不会,开撕她最爱了,而且她已经看这家伙不爽了,谁叫他先前骗她了。

  苏绾想着,俏丽的小脸上,笼罩着乌云,冷嗖嗖的怒瞪着萧煌。

  “萧煌,你竟然胆敢装病骗我,你个恶心巴拉的家伙,以后不要说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萧煌直接一脸黑线的望着某开骂的小女人,她这是秋后算帐吧,因为他之前装病的事情,不过上戏是不是太快了。

  不过要他对璨璨冷脸,他还真有些做不下来。

  萧煌心里想着,不过仍旧冷喝出声:“苏绾,你竟然胆敢骂本世子,信不信本世子收拾你。”

  “收拾我,信不信我毒死你,”苏绾双手叉腰瞪着对面的人冷喝道,她一言完又指着萧煌大声的骂道:“虽然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敢收拾我,我就大叫,让人家看看你西楚京都堂堂的世子爷是如何欺负一个弱小的小女子的。”

  “呜呜,你想收拾我,来吧,来吧,你打死我吧。”

  苏绾玩上瘾了似的大骂,完了还一边哭一边往萧煌的身边冲去,完全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啊。

  萧煌完全的看呆了眼睛,璨璨,你这太敬业了,演啥像啥啊,你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小泼妇啊,来,来,往爷的怀里撞。

  萧煌大有要张开怀抱让苏绾撞进来的意思,身后的虞歌看不下去了,完全不忍直视啊,爷是多么霸气,又冷酷无情的人,可偏就有了这么一个软肋,被吃得死死的,还一副享受的样子,他们都不忍看啊。

  虞歌赶紧的咳嗽了两声,提醒自家的爷,这不是演戏吗,你手张那么大干什么。

  萧煌总算后知后觉的醒过神,他这是演戏呢,可是竟然差点穿帮,不自在的咳嗽一声之后,板着脸冷沉的喝道:“无理取闹,古语曰唯女人与小子难养也,不理也罢,走。”

  说完一甩袖,转身便走了,理也不理苏绾,苏绾还没有玩够呢,一脸不快,好歹再让人家过过瘾啥,最后双手叉腰的站在后面,对着萧煌骂道:“快点走吧,若是以后你再敢来骗我,我就告诉西楚京都所有人,堂堂萧大世子就是个无赖骗子,专会坑蒙拐骗。”

  走在最前面的萧煌,脚下一顿,差点栽倒地上去,他什么时候坑蒙拐骗了,这家伙完全是借机收拾他,绝对的。

  ------题外话------

  姑娘们一直要二更,今日有票五十,笑笑就给你们二更,来吧,票砸过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94章打情骂俏 演戏成瘾》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