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火烧护国寺 美人计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前面萧煌走远了,苏绾身后的聂梨和云萝两个人看不下去了,赶紧的伸手拉过自家的主子。

  “主子,萧世子走了,你别骂了,若是惹毛了萧世子,只怕他能一怒杀了你。”

  “你以为我怕他吗?他若是敢再招惹我,分分钟收拾他。”

  苏绾最后一句话,倒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之前那家伙骗她,装病的事情就算了,因为必竟之前他救了她,而且刚才自己也骂他出了气,这事到此为止了,若是下次再骗她,看她怎么整死她。

  苏绾虽然心里原谅了萧煌,但是为了演戏,尤在嘀嘀咕咕的发着牢骚,一路往后山走去。

  后山的山坡上,漫山遍野的花草,一眼望去说不出的好看,可是四周的空气却静谧得可怕,云萝下意识的觉得害怕,赶紧的开口:“小姐,我们回去吧。”

  空气中似乎有杀气似的,云萝和聂梨两个人先前并没有听到萧煌和苏绾的嘀咕,所以还以为两个人真的吵起来了,并不知道两个人就是唱了一出戏。

  云萝看萧世子走了,她们只有三个人,虽然暗处还有两个厉害的人云歌和晏歌,可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不安和害怕呢。

  聂梨也感觉到了暗处不同寻常的杀气,所以飞快的上前小声的嘀咕:“小姐,四周太安静了,奴婢觉得不大对劲,不如我们回去吧。”

  苏绾却摇头,虽然她不会武功,但同样的已经感受到周围传来的杀气,不过并不担心,摇头一个劲的往前走去,一路慢悠悠的走着,越过了花田,到了一处绿树成荫的山坡,前面不远处便是一座湖,苏绾指了指前面不远的碧湖说道:“先前气死了,我们还是到前面去散散心吧。”

  苏绾话落,并没有人理会她,因为聂梨已经脸色微变的叫起来:“小姐,这个地方有杀气。”

  “我们快走吧。”

  云萝一听聂梨说有杀气,早拉着苏绾,让她离开了:“小姐,我们快走。”

  苏绾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好的地方,抬头望了望,脸色大变,然后急速的往后撤:“不好,真的有人,快走。”

  三个小姑娘转身便跑,身后埋伏在暗林之中的那些杀手,本来还不敢贸然出手,因为这里必竟是护国寺,护国寺内高手如云,一着不慎,很容易被人抓住,可是眼看着四周没人,这三个小姑娘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些隐在林中的人,控制不住了,为首的人冷沉的下命令:“杀。”

  数道身影飘然而起,直往苏绾和聂梨等人的身边飘来,而聂梨飞快的闪身护住了苏绾。

  这时候,苏绾身后暗处的晏歌和云歌两个人闪身而出,一左一右的护在苏绾的身边,那些黑衣人大惊,不过待看到只不过是两个人,心里便又放下心来,一众人闪身直奔苏绾的身边而来,为首的人指使着身后的人:“这个抓活口,其他人格杀勿论。”

  主家的意思是要毁这女人的名节,还要夺得她手里的东西,至于别人杀了就是。

  这些黑衣人迅速的围了过来,不过他们还没有包围过来,身后的半空忽地响起数道衣袂飘飞的声音,数道从天而降的身影飘然而至,眨眼便落到了苏绾的面前,为首的人一身白色的锦绣华袍,仿若神抵一般耀眼至极,他幽然而立时,周身强大的嗜血之气源源地散开,令得那些黑衣人忌惮,同时这些黑衣人中,为首的黑衣人却是认识此人的。

  靖王府的世子萧煌,此人十分厉害,他们若和他纠缠只有吃亏,所以包围过来的黑衣人,眨眼的功夫便往后退,只见萧煌等人并不动,不过他俊美仿若雪莲的美丽面容之上满是幽幽冷魅的气息,一双瞳眸好似万年冰山似的冷戾,性感的唇轻轻的吐出:“想走,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话落,身后忽地响起呼呼声,这些黑衣人飞快的掉头望去,竟然看到护国寺的后山方圆数里,全都被火海给包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人在他们的身后放起了无数的火,而且这些火来势还很凶猛,一路直奔他们而来,眨眼的功夫便窜起浓烟,以及那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

  萧煌幽幽一笑,伸手拉着苏绾,命令身后的数道身影:“走。”

  他们转身掉头便走,不过却不是往客院的北门而去,而是往火海而去,苏绾愣了一下,忍不住开口:“你疯了,你不往北院而去,往火海里冲什么。”

  萧煌魅惑的一笑,宠溺的说道:“璨璨,本世子会保护你的。”

  他说完眨眼的功夫便甩掉了身后的黑衣人,转了一个山坡,而那山坡一角,正有两名手下等着他们,看到他们过来,立刻飞快的说道:“爷。”

  一人俐落的伸手按了一处机关,很快便开启了一条密道,萧煌伸手把苏绾给推进密道,霸道的命令:“璨璨,你从密道出去。”

  苏绾听他的话,不由得微挑眉望着他:“你不走?”

  萧煌点了点头,冷魅若冷玉的面容之上拢上了一抹血腥之气:“这一次定然送丞相府一份大礼。”

  苏绾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似乎是自己的事情,却劳烦他去解决,看来有时候,没点势力人力,要想做事十分的困难啊。

  “那你小心点。”

  苏绾知道萧煌自然如此说,就是有十分的把握,也不多追问他接下来如何做,只叮咛了萧煌一句后便往身后的密道里走去。

  身后的萧煌听了她的叮咛,眉间一抹诧异,随之心情说不出的好,小没良心的璨璨竟然知道关心他了,这是好现像啊,这说明自己在她的心里终于有些不一样了,再激再厉,一定会打动璨璨的心的,萧煌华美卓绝的面容上满是愉悦,不过一掉头望向身侧的手下时,便又是阴测测的神容了:“云歌,晏歌保护好小姐。”

  “是,属下知道了。”

  两个人闪身便走,云萝和聂梨也赶紧的跟上,几个人一路从地道出去。

  这一次丞相府指使人杀璨璨,他把事情搞大,虽然可以惩罚丞相府,但火烧护国寺的事情捅到了老皇帝的面前,丞相府落不了好,璨璨也落不了好,所以不如把她择出去。反倒是这事牵扯上他,他定会跟皇帝,跟丞相府要一个说法的。

  萧煌瞳眸布满了暗潮,唇角是戾气血腥的笑意,然后转身望向身后的虞歌:“走。”

  一行人转身便走,前面那些被大火围攻的黑衣人,个个鬼哭狼嚎的叫了起来,因为外围不但有火攻,内里还有数名手下和这些黑衣人厮杀,黑衣杀手很快便有人死了,下剩的黑衣人,也杀红了眼睛,既然退无可退,那么便拼死一战吧,靖王府的萧世子又怎么样,杀了倒是赚了。

  那些黑衣杀手不再反抗,拼死厮杀,萧煌则和他们边杀边退,并没有一下子便把这些人杀掉。

  后山火光冲天,早惊动了护国寺的人,不但是护国寺的慧远方丈和寺内的各殿长老,就连前面讲坛的灵隐法师都被惊动了,连广场上的无数信徒都惊动了,不过诵法并没有停止,依旧往下讲。不过慧远方丈则领着寺内的数名长老,一路前往后山而来,同时广场上一些举足轻重的人物也跟了方丈大师的身后赶了过来。

  今日惠王萧擎,宁王萧烨还有端王以及安平候府的小候爷以及朝中的一些贵公子全都赶了过来,此时看后山着火,这些人跟着慧远大师的身后直奔后山而来,慧远方丈一边走一边心急如焚的下令身边的小和尚:“立刻敲护国寺的警钟,召集所有的寺僧前来后山救火,务必要快。”

  “是,方丈大师。”

  小和尚去了,很快护国寺响起了警钟声,警钟一响,寺内僧侣倾巢而出,眨眼的功夫,便有数道灰色的身影飘向后山,而那些小和尚的手里还提着两只木桶,一眼望去,乌黑黑的好像乌云一般,而且这些和尚一出手,便让人看出一件事,护国寺内藏龙卧虎,寺内有很多高手。

  待到慧远方丈等人赶到后山的时候,那些和尚已经开始灭火了,虽然人很多,但却有条不紊,一丝不苟。

  方丈大师等人赶过来时,靖王府的世子萧煌,已经领着人边杀边退的一路打到了后山的边缘,很快,有人发现了萧煌的身影,大惊失色的叫起来:“有人在追杀靖王世子,快。”

  这人一叫,人群之后便有数道身影飘然而起,直奔萧煌的身边去追杀那些黑衣人,这飘然而起的人正是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叶廷等人,几个人飘过去后,眨眼的功夫和那些黑衣人过上了招,很快便抓住了几名黑衣人,其余的人全数被杀了。

  萧煌面容冷寒,瞳眸满是戾气,冷冷的下命令:“把这几个人抓起来,带下去给我审,让他们交出幕后的指使者。”

  虞歌应了一声后,一挥手带人下去审犯人。

  这时候方丈等人已经走了过来,慧远方丈抱拳沉稳的开口:“阿弥陀佛,萧世子,你怎么会和人厮杀在一起的。”

  萧煌脸上布满了森冷的寒气,瞳眸阴骜至极,性感的唇紧紧的抿着,须臾,他缓声开口:“今日本世子身子不大舒畅,便领人在后山散步,这些贼子竟然领人来杀本世子,眼看不敌,竟然让人放火烧山,企图烧死本世子。”

  萧煌话落,慧远大师身后数人脸色变了,个个担心牵扯到自已的身上,要知道萧煌眼下手握重兵,若是真牵扯什么人,他绝不会善罢干休的,就算闹到皇上那儿,皇上也要给他一个说法的。

  慧远方丈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抬头望向后山,只见后山各处已有一大半的火被灭掉了,因为后山有一处湖,取水很方便,再加上僧侣很多,其中很多僧侣武功还好,动作迅速,所以很快制止住了漫天的大火,可即便浇灭了一大半的火,整个山也都毁了,一片狼籍,满目灰黑,而且此时还有一些未灭的火焰,窜起阵阵的烟雾,满山惨不忍睹的景像。

  慧远方丈心疼不已。这护国寺的后山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没想到竟然一遭被贼人毁于一旦了,方丈大师也火了,望向萧煌说道:“萧世子,若是查出是何人所为,老纳定要禀报皇上,让皇上重重的惩治。”

  “理该如此。”

  萧煌说完举步走到慧远方丈的身边,慧远方丈身边惠王萧擎脸色说不出的幽暗,先前他是看了苏绾和萧煌在一起的,这一会儿却没有见到她,萧煌不由得担心她出什么事,所以眼看着萧煌走了过来,萧擎压低了声音问萧煌:“清灵县主呢?”

  萧煌直接的递他一个白眼,理都没有理他,这神情差点没有把惠王殿下气死了。

  慧远大师眼看着后山的火已经扑灭了,便转身望向萧煌和惠王殿下等人:“既然火已扑一一一。”

  慧远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忽地前方一座木屋里冲出来一道身影,因为浓烟薰得里面的人实在受不了了,他不得不冲了出来,一边冲出来一边咳嗽,这忽然冒出来的人把所有人吓了一跳,个个以为这躲起来的人乃是贼人,有人大叫:“有贼人。”

  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当先闪身直往那人的身边飘去,随之长剑便往那贼人的身上招呼了过去,那人眼看着有剑刺了过来,赶紧的往后退去,惊骇的大叫起来:“是我,是我,不要杀我。”

  他竟吓得扑倒一声跌倒到地上去,叶小候爷的长剑指着地上的人,然后仔细一看,竟然是丞相府的二老爷赵信。

  丞相府内,赵丞相老奸巨滑,可惜却有一个不成器的同胞弟弟赵信,小时候就是个偷鸡摸狗的腿子,后来赵荀当上了丞相,就让这个弟弟管理府上的一些庶务,帮忙打理着一些产业,不过赵信对这方面倒还行,像模像样的搞了起来,一直以来在丞相府内倒也相安无事。

  没想到今日赵信竟然出现在后山,这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望着赵信,然后指着赵信说道;“你怎么在后山出现的,难道今日刺杀靖王世子的人是你指使的。”

  赵信有些懵,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大声叫起来:“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指使这些人杀人,我没有。”

  “那你在后山做什么?”

  叶小候爷脸色难看的盯着赵信,然后便看到赵信的眼神儿有些慌乱,不时的往前面的小木屋望去,那小木屋乃是用来看守后山的,晚上会有值夜的小和尚在小木屋中休息,而赵信先前正是从小木屋里冲出来的,难道还有人在小木屋里。

  叶廷飞快的望向了赵信,然后指使身后的手下:“去,查一下小木屋。”

  有两名手下飞快的往小木屋走去,赵信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脸色一片惨白,叶廷更觉得可疑,只一会儿功夫,他的两名手下竟然提了两个小和尚过来,扔在了众人的面前,这下所有人齐齐的变了脸色,尤其是方丈慧远大师,脸色难看至极的望着那两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此时已经完全的没有一点的反应,分明是死了的,再看这小和尚身上衣衫不整,下身的亵裤都没了,一看便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事。

  慧远大师双手合什的大叫起来:“罪过,罪过啊,施主竟然胆敢在护国寺实施暴行,实在是罪孽深重啊。”

  方丈大师一言落,他身后的执掌刑堂的长老已经睁着一双铜铃似的眼睛喝叫起来:“来人,把这孽贼拿下,立刻送往刑堂行刑。”

  这是要斩了赵信替两个死去的小和尚报仇的意思,赵信一听脸色大白的叫起来:“不要,不关我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这两个小和尚一直是他的老相好,他每回来护国寺都和他们在这后山的小木屋鬼混,也没有出什么事,可是没想到今日他还没有多做什么,这两个人竟然就这么死了。

  这不干他的事情啊,怎么这么容易就死了。

  不过没人理会赵信,早有两名和尚脸色黑沉的冲了过来,上手一拽赵信,拉着他便走。

  身后的慧远方丈等人说不出的心痛,望了望那两名已死的小和尚,不但年纪小,而且眉清目秀的生得极好,也许正因为生得好,所以才葬送了他们的命,慧远大师下令:“来人,立刻把这里处理一下。”

  身后有长老应声而来,负责处理被烧毁的后山,以及满地死去的人,而萧煌等人则一路离开后山,直奔前面的客院而去。

  前面的赵信脸色惨白的叫着:“不关我的事情,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可惜没人理会他,胆敢在护国寺玩出人命来,岂能轻饶,谁也不为他求情,同时其中有人同情丞相赵荀,赵信的事情闹到皇上面前,只怕丞相大人吃不了兜着走。

  一行人刚走到客院的北门,靖王府的手下迎面走了过来,为首的虞歌脸色难看的说道:“回爷的话,那些人乃是天下第一门派,杀手门的杀手,有人买他们过来杀爷的。”

  虞歌话一落,四周所有人变脸,杀手门,这是江湖最大的一个杀手门派,专做杀人的事情,可是没想到眼下竟然有人买他们杀人,这事越发的大了。

  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眸光幽幽的望着萧煌,这人是打算收拾谁了吗?谁招惹了他。

  萧擎却提了一颗心,因为他知道这人和他刚闹了矛盾,不会借机收拾他吧。

  萧煌不理会任何人,而是望向虞歌:“谁买的?”

  “为首的人熬不过去交待了,买他们杀人的人乃是丞相府的人。”

  “丞相府?”

  哗的一声;四周议论声一片,没想到这赵家老二刚在护国寺内生了事,这丞相府又派人去买凶杀靖王世子,不过这丞相府和萧煌什么时候闹得这么僵的,按理丞相府不敢招惹他才是啊。

  不过相较于萧煌收拾丞相府的事情,萧擎和萧烨两个人说不出的高兴,因为丞相府乃是襄王萧磊的外家,早收拾早好。

  至于北晋国的端王,则自然愿意看热闹,西楚闹得越厉害越好,他来这里不就是这样的目的吗?

  萧煌周身拢着冰霜,瞳眸说不出的嗜冷,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来:“好一个丞相府,竟然胆敢买凶杀人。”

  “把人关押起来。”

  虞歌领命下去把人关押起来,而萧煌又望向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说道:“去,你负责看押这些人,万不能让人动了这些人。”

  叶廷答应一声,立刻去看押那些杀手,这里众人望着萧煌,只见他周身拢着雷霆震怒,摆明了怒火万丈,这回丞相府可算是要倒霉了,不管怎么样,和萧煌抗上是不明智的事情啊。

  众人的注意力在萧煌的身边,谁也没有注意到两个和尚手里的赵信赵二爷,赵二爷面如死灰,抖簌个不停,他本来就是贪生怕死之辈,一想到要被抓去杀掉,赵二爷就吓得半死。

  偏在这时候,他的身后有人小声的嘀咕:“这赵二爷可真可怜,这一次只怕死无葬身之地了。”

  另外一道声音轻声的说道:“也不一定,只要不落到一帮和尚的手里,不管落到谁的手里就不会有事,总之落在别人的手里就有一线生机,若是落到和尚手里是定死无疑的。”

  两个人说完后静默了一下不再说赵信的事情,而是说了另外的事情。

  “你说丞相府指使人杀人的事情,赵二爷知道吗?若是他知道,说不定还真能有一线生机。”

  “恐怕他不知道,若是他知道的话,这可就是他的生机了,若是他指证的话,作为人证,恐怕是不用死了。”

  “嘘,别乱说,以防他听到。”

  后面的人没了声音,丞相府的赵老二先前可是竖了耳朵听的,此时一听到身后人的话,飞快的想着,先前黑衣人说是丞相府的人指使的,这事是真的吗?赵老二认真的想了想,发现真有可能,因为最近哥哥的得力亲信邓少庭一直神出鬼没的,鬼鬼祟祟的,以往他也没有看到他这么神秘,最近一直很少看到他的身影,他说不定真的去办这件事了,联系杀手门的人去杀萧煌。

  赵老二心中有些为难,若是自己咬住自已哥哥是杀萧煌的人,那么哥哥肯定饶不了他,可他倒底是自己的哥哥,难道还能杀了他不成,可是他若不咬出哥哥,那么这帮秃驴一定会杀了他的,赵老二正想得入神,身后的护国寺的刑堂长老已经冷喝出声:“立刻把这该死的混帐拉进刑部去执刑,胆敢在我护国寺内杀人,真是无法无天了。”

  赵老二听到这个,吓得哆嗦起来,然后朝着萧煌大叫起来;“我知道那些杀手是什么人指使的?”

  赵老二话落,身侧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飞快的望着他。

  萧煌则周身遍布着冰霜,脸色阴沉的一路往前走来,一直走到赵老二的面前,赵老二看到煞神一般的萧煌,早吓得不敢看,抖得更厉害了。

  “你说你知道是谁指使那些人杀人的?”

  “陆少庭指使的,他指使这些人杀你的。”

  “陆少庭,这不是你哥哥身边的护卫吗?看来果然是丞相大人指使人买凶杀人啊。”

  萧煌冷笑一声,然后掉头望向身后的护国寺方丈和刑堂的长老,沉声开口:“此人乃是人证,所以本世子要带他回京进宫面圣,大师恐怕难以将他就地正法。”

  刑堂的长老脸色难看至极,阴沉的望着赵老二,赵老二不抬头便能感受到那刑堂长老眼里的杀气,害怕得不敢抬头,他不抬头都能感受到那刑堂长老的眼神嗖嗖的像飞刀一样的直往他身上扎,赵老二都快吓出尿来了。

  不过护国寺的方丈大师倒是开口了:“既然这赵家二老爷乃是刺杀世子爷一案中的人证,那就让世子把二老爷带走吧。”

  方丈大师说完,护国寺的长老即便不同意也没有办法,最后所有人瞪向赵老二,赵老二身子一软差点没有栽倒/

  萧煌一挥手,身后两名手下闪身上前,架住了赵老二,一路直奔先前关押黑衣人的地方。

  这里萧煌抱拳望向护国寺的方丈:“方丈大师,本世子立刻把这些人一路带回皇宫,由皇上定夺这件事,本世子会把护国寺内发生的事情禀报给皇上的。”

  “好,萧世子请小心行事。”

  这些人在萧煌的手里,只怕那背后指使的人能狗急跳墙,可惜萧煌却一点也不担心,这些人自然落到他的手里,他又怎么会让这些人逃了呢,他还指着这些人去对付丞相赵荀呢,这一次他倒要看看赵荀如何应对,这个一惯老奸巨滑的家伙,又如何来对付眼面前的局面。

  萧煌领着人押着赵老二离开,身后的一众人眯眼望着离去的萧煌。

  别人都叹息,丞相府怕是要倒霉了,没事买凶杀什么人,先不说杀的是萧煌,堂堂朝官竟然和江湖杀手勾结到一起,这一点皇上就绝不容许。

  第二点他没事买凶杀什么萧煌啊。

  眼下这京中谁敢得罪他啊,就算皇帝只怕也只能暗中动手脚。

  不少人叹气。

  不过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以及端王君黎,却不同于别人心中所想。

  三个人对于这一次刺杀萧煌的事情十分的起疑,想来想去,最后三个人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是丞相府要杀的是清灵县主苏绾,而萧煌使了计,最后竟然变成这些人刺杀他了。

  如此一想,三个人的脸色同时的变了,因为如果真是这样,萧煌和苏绾的关系也太好了,竟然不惜祸水东引来护着苏绾,那苏绾岂有不感动的,那么他们岂不是让萧煌抢了先。

  三个人心中同时不是滋味。

  惠王萧擎更是气得一口血气窝在心里,怎么也抒解不出去,黑沉着脸一路往客院前面走去。

  方丈大师带着一众人紧跟着萧擎的身后往前面广场走。后面发生了这些,并没有影响到前面的诵经**,灵隐法师依旧在前面的广场上开坛**,那些听法的人虽然知道后山着火了,不过并没有理会,这听法讲究的就是心诚则灵,她们怎么可能受影响。

  萧煌命令叶廷叶小候爷带领一帮人押解着赵老二和几名杀手一路离开护国寺回京,进皇宫禀报皇上这件事。

  萧煌则去了自己住的客院,和苏绾打声招呼,并多留了几名手下下来保护苏绾的安全。

  “璨璨,我去皇宫把此事向皇上禀报一下,很快就回来,你先在西院休息休息,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找灵隐法师。”

  苏绾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其实她对于此事的来拢去脉已经一目了然,先前她从密道出来后,一路回了自己住的地方,然后派了晏歌去后面看情况,晏歌很快回来禀报了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倒是没想到萧煌竟然能动了丞相府的赵老二,赵二爷现在一口咬死了丞相府的人指使人刺杀萧世子,这可是绝好的人证,比那些黑衣刺客要管用得多,当然这是萧煌使的手段,要不然赵二爷只怕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不管怎么样,这事丞相府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不但和江湖帮派交接,还谋害朝中的重臣,还火烧了护国寺的后山,要知道护国寺可是西楚的国寺,有庇佑江山社稷之寓,现在护国寺的后山竟然被烧成这样,可想而知皇上会是何等的震怒。

  苏绾笑了起来,眉眼俏丽软萌,望着萧煌摆手:“你去吧,我会找机会去见灵隐大师的,你帮我收拾丞相府的人,我自然也要帮你查清楚你体内究竟中了什么毒,别担心哈。”

  萧煌眸光深邃的望着苏绾,看她软萌可爱的神容,心里软软的,压根就不想走,他可是记得这护国寺里可有几个虚视眈眈的狼盯着她呢,他怎么放心呢,可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回京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尽快回京,办完了事情再火速的赶过来。

  萧煌一边想一边叮咛苏绾:“你没事就多休息,眼下灵隐法师在前面**,不可能有空的,等晚上我就回来了,我们一起去,至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你就不要见了。”

  苏绾微蹙眉,不知道他嘴里别有用心的人是谁。

  萧煌挑高长眉,霸道的说:“就是那些想娶你的人,你不是不想见吗,那就不要见。那些人若是过来找麻烦。只管让人拦着就是了,我把虞歌留下帮你拦着你不想见的人。”

  苏绾立刻推托:“不用了,你把虞歌带上吧,我身边不是有晏歌和云歌两个人吗,他们可以帮我挡人的。”

  她没记错的话,虞歌乃是他手下的第一得力助手,他若是留下,他做事只怕不方便。不过萧煌却不理会她,转身便自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在屋里休息休息,我先回京了。”

  “好。”

  苏绾目送着他离开,虞歌倒底被萧煌留了下来,而且萧煌还给他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准进这西院,让清灵县主安静的休息,不准任何人来打扰。”

  虞歌心知肚明,自家的爷哪里是不想人家打扰清灵县主,还不是担心那些人别有用心,所以留他下来,就是帮他盯着。

  虞歌心里明白,脸上却恭敬的应声,以免爷发火。

  “是。”

  萧煌终于满意的领着一帮手下离开,带着数名手下一路离开护国寺,回京城去了。

  萧煌离开后,苏绾因着前面灵隐法师的佛法还没有讲完,她就算想去求见灵隐法师也见不了,而她也不想去前面听他**,所以便决定先休息一会儿,回头再说。

  不过她刚躺下没多久,便听到院门外响起尖锐的叫声:“让开。”

  苏绾一听到这声音,便知道来人不是别人,而是萧煌的妹妹萧蓁,这个女人先前吃了瘪,一直憋屈着,但是自个的兄长在,她不敢过来招惹她,这会儿萧煌前脚刚走,后脚她便憋不住了。

  不过苏绾不打算理会她,闭目养神的躺在床上假装没听到。

  院门外,虞歌拦着云梦郡主萧蓁,客气的说道:“郡主,你还是回去吧,若是你和清灵县主闹起来,世子爷回来一定会生气的。”

  萧蓁听了眼里都喷火了,那是她的哥哥,她苏绾算个什么东西,竟然霸占着她哥哥的地方,还理所当然的,萧蓁越想越火,眼神阴森至极,指着虞歌的鼻子便骂了起来。

  “虞歌,你少拿我哥哥来唬我,她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住在我哥哥的地方,别忘了你是我们靖王府的的侍卫,我是靖王府的小郡主,你不护着我,竟然护着别的女人,是什么意思,你说这个地方是我们靖王府的地方,她凭什么就这么霸占着。”

  萧蓁话落,身后跟着的两个京中贵女赶紧的附和着她的话,这京城内外的贵女很多人巴结着萧蓁,就连丞相府的赵玉珑看到萧蓁那也是巴结着的,不过以往萧蓁这个人还是很有仪范的,很少惹事,待贵女们也比较和气。

  可虞歌没想到现在她竟然和清灵县主对上了,那可是她哥哥看中的女人,她未来的嫂子,她就这样和自个的嫂子对着干,真的好吗?

  虞歌都要愁死了,不过他依旧直忤忤的挡在门前,不让萧蓁进来,因为爷可是下了命令的,不准任何人进来,这任何人自然也包括小郡主。

  “郡主,你回去吧,这是世子爷下的命令,还有属下奉劝郡主一句,还是不要和清灵县主做对的好,因为世子爷会生气的。”

  虞歌话落,萧蓁有些不安了,不过心里的火气却怎么也压不下去,虽然她知道,她家哥哥很可能看中了苏绾,可是萧蓁觉得苏绾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可能配得上她哥哥,给她一个妾做做就差不多了,一个妾能有什么好脸色对她啊。

  何况她来了,那女人竟然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她这样她更火大,萧蓁脸色绿莹莹的怒瞪着虞歌:“你让不让,信不信我回去告诉我父王和母妃,然后把你撵出靖王府。”

  虞歌脸色不好看了,以往没看出这郡主如此不明事理,现在却发现她有些胡搅蛮缠了,他都和她说这么多了,她还不依不饶的。

  “郡主想多了,属下是听命于世子爷的,即便是王爷王妃也撵不了属下,若是郡主想找王爷王妃告状,还是早点回去吧。”

  他巴不得她回去呢。

  萧蓁脸都气绿了,她身后的两个贵女纷纷指责虞歌:“你是怎么当属下的,竟然帮助外人欺负自家的小郡主。”

  “你若是我们家的奴才,定然把你打出去。”

  虞歌脸色冷冷,瞳眸折射出腾腾的杀气来,直射向萧蓁身后的两个贵女,要知道虞歌一向跟着萧煌,虽然没有学出十分的冷气来,但二三分还是有的,他眼神冰冷的瞪过去,那两个贵女生生的吓住了,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萧蓁眼见着虞歌不让开,心里那个火大得不得了,而且觉得自己在小姐妹面前,特别的没脸,不但脸气绿了,连眼泪都气出来了,她头一低便往虞歌的身上撞去:“好,你连主子都欺负是吧,那就欺吧,我倒要看你怎么拦我,是打死我还是弄死我。”

  虞歌一看萧蓁的身子撞了过来,哪里真的敢去拦,而且也不敢用身子去挡,眼面前的这位必竟是王府的小郡主。

  虞歌身子一让让了开来,萧蓁逮到机会闪身便冲了进去,她身后的两个贵女也跟着她的身后冲了进去,而她们三个人的身后跟着好几个婢女,一众人冲进了西院后,顺着中间的青石路径,直往前面的主屋冲去,一边冲一边大声的叫起来:“苏绾,你给本郡主出来,你个不知羞的东西,竟然有脸霸占着我哥哥的地方,你好歹一一一。”

  萧蓁的话嘎然而止,因为主屋门前的廊柱上,此时正歪靠着一个明媚娇俏的女子,女子乌丝如云,眉眼如花,那肌肤吹弹可破,嫩滑得就像上等的丝绸一般,尤其是她一双乌黑的眼睛,又黑又亮,还蒙着浅浅的莹润的光辉,此刻她乌黑明亮的瞳眸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萧蓁,脸颊之上还染着浅浅的笑意,因为这笑意,整个人说不出的软萌可爱,若是男子看到,只怕心软得一蹋糊涂,可惜萧蓁和她身后的两个贵女看到,只嫉妒得牙痒痒的。

  这小贱人长得倒是好看,最关键的是她的美透着一股子水灵娇嫩,笑起来的时候软软萌萌的,让人恨不得伸手揉揉她的脸颊,萧蓁终于明白自个的哥哥为什么会喜欢她了,实在是这女人太妖治了,要她说就该划花这女人的脸,让她去迷惑她的哥哥,只不过是安国候府庶女的身份,竟然还胆敢宵想她家的哥哥,做梦吧。

  萧蓁想着指着苏绾叫起来:“你给我滚出去,这里是我们靖王府的地方,你赶快滚。”

  苏绾轻挑长眉,脸上笑意潋去,一抹不耐烦布上她的脸颊,她没好气的开口:“云梦郡主,你搞清楚,这里是萧煌的地方,不是你靖王府的地方,这是有差别的知道吗?”

  苏绾冷哼着说道。

  萧蓁脸色不善的瞪着苏绾:“你说什么,我哥哥的地方,就是靖王府的地方。”

  苏绾直接给她一个鄙视的嘴脸:“要是这里是你靖王府的地方,我掉头就走,不过是你哥哥的地方嘛,你可做不了主。”

  萧蓁一听脸色黑了,她没想到她张口撵了,这女人竟然赖着不走,这是多不要脸啊,她指着苏绾说道:“你太不要脸了,竟然赖在人家的地方不走,何况还和一个男人共处一个院子,这安国候府的教养真不咋样。”

  苏绾此时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懒得和萧蓁纠缠,她抬手一扬,空气中便有一抹幽香,那香气缭绕在萧蓁的面前,可惜萧蓁却不自知,依旧朝着苏绾怒喝:“你走不走,若是你不走,我就去把别人全都叫来,让人家看看一一一一。”

  后面她一个字说不出来,嗓子瞬间哑了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萧蓁脸色白了,她伸手摸自己的脖子,然后拼命的想说话,可惜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萧蓁身后的两个贵女看了,忍不住挑眉望着苏绾叫起来:“你对云梦郡主做了什么,她为什么说不出话来。”

  先前这女人手一扬,她可是看到的,这女人一定对云梦郡主做了什么。

  萧蓁一听这话,疯了似的往苏绾的面前冲去,不过另外一道身影冲了出来,闪身拦住了萧蓁,脸色冷冷的开口:“郡主请留步,否则别怪属下不客气。”

  萧蓁一听晏歌的话,知道这女人也是她们靖王府的侍卫,可是现在一个两个不护着她,竟然护着一个外人,萧蓁大哭,可是即便哭她也说不出来话,只能呜呜的流泪。

  苏绾正想转身回屋子里,便听到门前有人叫她:“绾绾,发生什么事了?”

  苏绾掉头望去便看到那站在门外的竟然是端王君黎,端王君黎先前从外面走过来已听到这里的吵闹声,所以才会问苏绾。本来他是想进来的,无奈虞歌拦着他不让他进来,所以他才会大声的开口。

  苏绾看到君黎,再看看面前的萧蓁,立马不耐烦再呆在屋子里了,她从石阶之上下来,一路往外走,经过萧蓁的身边时,冰冷的开口:“若不是因为你有个好哥哥,你以为你还有命站在这儿。”

  其声冷骜阴森,萧蓁被那冰冷的气息给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苏绾理也不理她,一路往外走去,一直走到君黎的面前:“你不是在前面听灵隐法师**吗?怎么回来了。”

  君黎说道:“先前后山出事了,我就没有往前面的广场上去,回我的院子休息了一会儿,本来想问问你中午的时候吃什么的,不想却听到这里吵闹了起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君黎温和的问道,苏绾摇了摇头,不想说萧蓁的事情:“没事。”

  君黎见苏绾不愿意说,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一脸淡笑的问苏绾:“你中午吃什么?”

  “这寺庙里能吃什么,斋饭呗。”

  苏绾挑眉说道,君黎神秘的笑了起来,凑到苏绾的面前,小声的说道:“我带了我北晋的果酒,你要不要尝尝,待会儿我去后山的碧湖里抓两条鱼,我做我们北晋的烤鱼给你尝尝,保证好吃。”

  君黎一说,苏绾立刻感起了兴趣:“好啊,走。”

  省得在院子里看那女人哭嚎,不如出去散散步。

  苏绾往外走去,虞歌赶紧的伸手拦她:“清灵县主。”

  苏绾抬眉望了虞歌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可不是你们家郡主,你确定拦得住我,我怕你自个昏过去,到时候你们家爷回来能扒了你的皮。”

  虞歌立刻吓得收回手,苏绾浅笑盈盈的领着两个丫鬟并晏歌,一路和君黎往外走去,虞歌望了望身后的小郡主,脸色说不出的难看,爷防这位爷防得贼似的,好吧,现在竟然因为小郡主而直接的把肉放进贼嘴里了,估计爷回来,不但是郡主,连他也要被罚,虞歌一张脸苦苦的。

  皇宫,临元宫大殿内一片肃杀,上首坐着德妃,下首站着丞相赵荀,还有襄王等人,此时个个脸色不好看,尤其是丞相赵荀,脸色黑得像锅底一般,胸口不断的起伏,可见他是真的气坏了。

  他也不顾上首的德妃了,只顾怒骂不已:“这个该死的东西,竟然咬死了是我丞相府的人指使了人去杀的萧煌。”

  上首的德妃脸色十分的难看:“不是说让人刺杀苏绾,抓住苏绾吗,怎么会变成刺杀靖王世子了,你没事去惹他做什么?”

  别说他们,连皇上眼下都没有去招惹那个人,他们没事去招惹他做什么。

  德妃怒气冲天的朝着下首的丞相发火。

  丞相冤屈不已,飞快的开口说道:“我明明让少庭和那杀手门接洽说了杀安国候府的庶女苏绾的,谁知道最后怎么变成刺杀靖王世子了,肯定是那家伙搞的鬼。”

  丞相愤恨不已的说道:“一直听说那靖王世子待苏绾不一般,看来是真的。”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

  德妃心里着急不已,脸色说不出的阴沉难看,要知道丞相赵荀可是她和襄王的依仗,若是丞相出了什么事,她们就是失了一大臂膀,襄王的太子之位更难得到了。

  德妃越想越窝心,想到自己一直以来计划得好好的事情,连连的出意外,所有的意外都出在苏绾这个小贱人的身上,都是这个贱人。

  德妃手指一握,愤怒的狠捶身侧的案几:“这个贱人三番两次的坏事,若是落到本宫的手里,我绝饶不了她。”

  襄王沉声提醒自个的母亲:“眼下不是收拾苏绾的时候,而是如何应对父皇的怒火,不说刺杀萧煌的事情,单是和江湖帮派交接以及火速了护国寺的后山,父皇只怕便要震怒不已了。”

  襄王脸色凝重的来回的踱步,最后望向丞相赵荀说道:“不如把这事推到邓少庭的身上,就说是邓少庭暗中去找的杀手。”

  “皇上肯定不会相信,少庭一直替我办事,说他去找杀手杀萧煌,怎么可能。”

  赵荀摇头,一侧的襄王忽地开口:“你可以找个替罪羊,若是那个人和萧煌有仇呢,就说邓少庭是那个人的人,这样一来不是顺理成章吗?”

  襄王说完,丞相摇头:“皇上恐怕不相信。”

  “不管父皇相不相信,有了这些,至少他不会立刻要了你的命,最多暂时的让你停止手里的职务,这比丢掉一条命要强得多。”

  襄王说完,德妃也点了头,认同这个理。

  “对,就这么去安排吧。”

  赵荀想了想只能这样了,脸色黑得像锅底一般,没想到三番两次的吃亏,而他们想收拾的那个小贱人竟然一点事都没有,想到这个,德妃,丞相,襄王心里便满是恨意,却又拿那个女人没办法。

  大殿内,气氛说不出的肃杀,德妃忽地想到一件事问赵荀:“你之前说带瑶瑶入宫了,她人呢。”

  赵瑶瑶,阜城知府的女儿,阜城知府和丞相赵荀同宗,丞相赵荀自从当上丞相后,便出力出钱的帮助阜城赵家的人,修建学堂,整顿家族,让族中的弟子上学,有能力的则拉拢出去做生意,这赵家现在俨然就是阜城的一大家。

  阜城知府更是赵家的人,而这赵瑶瑶便是赵知府的女儿。听说她不但生得如花的容貌,而且心计十分的厉害,是阜城有名的才女,德妃知道这件事后,让丞相派人把赵瑶瑶给接进了京。

  这么一个才貌双全的女人,她留着自有用处。

  赵荀听了德妃的话,才想起赵瑶瑶正在殿外候着,赶紧的开口:“她正在殿外候着呢,玉珑陪着她一起进宫的。”

  “玉珑的身子好没好?”

  德妃关心的问道,对于这个侄女,德妃有些失望,虽然长得挺漂亮的,可心计却不行,竟然连苏绾都对付不了。

  其实最初她追着萧煌跑,她是有所期待的,就望着她能追上萧煌,如此一来的话,萧煌便被拉拢到她们这边了,那么对于自个儿子上位便有了很大的胜算,结果这么多年,她也没有把萧煌的心给拉拢过来。

  德妃对此表示很失望,更让她失望的是她和苏绾那个贱人对上,三番两次的被她算计,而她一直处于吃瘪的状态之下。

  “还不太好,今日是陪着瑶瑶进宫的,因为瑶瑶初次进宫。”

  事实上丞相并没有让赵玉珑进宫,让她在丞相府休息来着,可是赵玉珑心里担心这赵瑶瑶威胁到她的地位,所以忍着屁股上的痛意,坚持要进宫。

  德妃唤了殿外的太监,示意他把殿外面的两个姑娘宣进来。

  很快,殿外几道身影走了进来,为首的两个女子分外的引人注目,一个是长相秀美动人的赵玉珑,赵玉珑是大家看惯了的,虽然她长得漂亮,但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倒是另外一个女子,更加的吸引人的眼线,身材不高,纤瘦有度,行走间说不出的袅娜风流,一袭淡粉的宫锦裙,说不出的贵气,而那粉色映衬得她肤白如雪,眼若星辰,尤其是一双美丽的丹凤眼,轻雾蒙蒙,一双眼睛便足以勾魂,再看她浅笑时的神态,带着些许的娇憨软萌,似乎能瞬间软化人的心房一般。

  殿内的人个个看得有些呆,而大殿一侧的襄王则直接的看得心神荡漾起来,这个赵瑶瑶竟然比安国候府的苏明月还要让人喜欢,襄王只觉得视线都舍不得移开了,而赵瑶瑶已经向上首的德妃行礼:“瑶瑶见过德妃娘娘。”

  德妃望着赵瑶瑶,总觉得她眉眼之间的娇憨甜美和某个女人有些像,德妃忽尔一笑,望向丞相赵荀:“看来瑶瑶是我们的福星,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借着她来拉扰某人,这次的事件说不定会有转机?”

  德妃说完丞相微愣,随之顺着德妃的视线望向赵瑶瑶,顿时间便明白了妹妹的心意,妹妹这是打算让瑶瑶出马,勾引靖王府的萧煌吗?若是成功?丞相赵荀也笑了起来,他自认自己的这个侄女比苏绾漂亮得多,靖王世子不就是喜欢这一款娇俏甜美的女人吗,自已的这个侄女也是啊,而且自个的侄女甜美中还带着一丝妩媚,更容易让男人行动,他就不相信萧煌不喜欢。

  ------题外话------

  姑娘们,打滚求票啊,让笑笑挂在票榜的榜尾吧,今日投票的全都有奖励啊,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95章火烧护国寺 美人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