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两种巨毒 调戏苏绾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临元宫大殿内,德妃和丞相率先笑了起来,襄王随之也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不过心中却十分的不是滋味儿,这样的美人儿,竟然就那么便宜了萧煌那个家伙,真是让人可气可恼。

  大殿下首的赵瑶瑶面上甜美的笑容不变,她自然也明白了德妃娘娘什么意思,只是眼下她还不知道要用她拉拢何人,心中暗自猜测着,不过面上却一点也不显出来,依旧是满脸得体的笑容,她今日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进入西楚京都的上流社会,只有她进入上流社会了,她才能帮衬自个的父兄,才能让自己的父亲入京为官,而不是永远停留在阜城知府的位置上。

  赵瑶瑶身侧的赵玉珑眉蹙起来,盯着大殿上首的姑姑,还有自己的爹爹,总觉得他们的笑容有些让人不安,让她心慌慌的。

  德妃已经招手让赵瑶瑶走上前去,最后伸手拉住赵瑶瑶说道:“瑶瑶啊,快坐到姑姑身边来。”

  德妃说完,赵瑶瑶立刻温顺的应声:“谢姑姑。”

  德妃越看越觉得这丫头比玉珑那丫头精明明事理,说不定这丫头真能帮助她成事。

  不过大殿下首的赵玉珑看着这一幕却觉得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那上面的姑姑是她的姑姑,赵瑶瑶只不过是本家的姑娘罢了,自家的姑姑竟然对她这么好,赵玉珑知道姑姑为什么这样,不就是对她失望了吗?赵玉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不过这时候没人理会她,德妃抬头望向丞相:“你赶快去准备,皇上一定会很快召你进宫的,你一定要把事情办妥了,暂时先保住命要紧。”

  德妃说完,丞相的脸色不好看了,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一下头转身便走,也不理会身侧的女儿赵玉珑。

  德妃收回视线,不经意间看到自个的儿子竟然目光炽热的望着赵瑶瑶,德妃蹙了一下眉,心里暗念,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德妃瞪了自个的儿子一眼:“你回襄王府去,你父皇禁了你的足,若是你出来让他发现,可是会有麻烦的。”

  “是,母妃。”

  襄王没说什么,转身往外走去,德妃身侧的赵瑶瑶目光深邃的望了一眼襄王,她自然看出襄王殿下眼里炽热的光芒,知道这位王爷喜欢她,不过赵瑶瑶很聪明,并不会自作主张的动心计去勾引襄王什么的,她只要听命德妃娘娘安排就是了。

  殿内又响起德妃温和的说话声。

  宫中上书房,此时笼罩着狂风暴雨般的嗜冷,上书房内,众人寒颤若惊,个个大气也不敢出,小心的分坐在两边,而下首地上跪着的却是丞相赵荀,除了赵荀外还有赵家的二老爷赵信,以及几名黑衣人,此时这些黑衣人和赵信都说了丞相府买凶杀人的事情。

  皇帝说不出的狂怒,他狂怒并不是丞相府买凶杀萧煌的事情,而是这混帐东西竟然和江湖中的杀手接触,身为朝官,还是百官表率的丞相,竟然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事传出去,他西楚皇朝的颜面何在?还有这些杀手竟然火烧了护国寺后山,虽然只是一个后山,也很可能为国家招来恶运,要知道护国寺可是西楚的根本,这多少年来一直庇佑着西楚国,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人胆敢火烧后山。

  丞乾帝越想越生气,大发雷霆震怒:“赵荀,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指使杀手刺杀朝中的重臣,还让人放火烧了护国寺的后山,你个混帐东西。”

  丞相赵荀飞快的磕头:“皇上明查,臣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请皇上查明这件事啊。”

  承乾帝指着下面的人,瞪着赵荀:“现在人证就在这儿,你还说没做过,这是你二弟没错吧,难道他也睁眼说瞎话不成。”

  赵荀看也不看身侧的人,只望着承乾帝说道:“皇上,和杀手门接洽的人乃是臣身边的邓少庭,而我二弟交待的也是我身边的邓少庭去做的这件事,虽说邓少庭是臣的手下,但是臣确实没有指使他做这样的事情,皇上若不信,可立刻把邓少庭带进来,事情一发生后,臣便绑了他过来。”

  皇帝眯眼望着赵荀,对于他的话半信半疑,说实在的赵荀指使人去杀萧煌,他实在有些不相信,因为赵荀和萧煌并没有达到水火不融,他怎么好好的想起去杀萧煌了。

  “来人,把邓少庭带进来。”

  上书房外,很快有人把邓少庭带了进来,邓少庭乃是丞相赵荀手下的第一得力手下,往常十分的威风,不过今日却有些狼狈,被人捆绑着从外面押了进来,一进来扑倒一声跪倒在地上,丞相赵荀狠狠的怒骂:“说,是谁指使你买杀手杀人的。”

  邓少庭苦着一张脸望着龙案之后的皇帝,最后不敢直视皇帝的脸,小声的回话:“回皇上的话,臣买杀手门的事情,不是我家大人所指使的,乃是太常寺寺卿许大人所请,许大人的儿子因为出言辱骂世子,后被世子的手下打了一顿,可是他儿子回去后不治而亡,许大人便恨死了萧世子,只因他和我家大人有些交情,常来丞相府走动,一来二去便与小人熟识,后来他问小人是否认识什么江湖帮派,小人便说可以找到杀手门的杀手,他便给了小人五万两的银票,请小人替他办事,他说事成之后另有重谢,小人就是贪财,心里想着拿四万两去买通杀手门的人,这样一转手便净赚了一万两的银票。”

  邓少庭说完后扑通扑通磕头:“皇上饶命啊,小的该死,小的不该贪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上书房里,众臣一听邓少庭的话,个个恍然,原来真相竟是这样的,他们就说嘛,丞相赵荀没事去招惹萧煌干什么,原来是太常寺寺卿许大人干出来的,许大人和萧煌的事情,他们还是知道一些的。

  皇帝大怒,立刻命令上书房外面的侍卫:“把太常寺寺卿许广义带来。”

  侍卫闪身便奔了出去。

  上书房内,萧煌似笑非笑的望着丞相赵荀,果然不亏是丞相大人啊,明明是死机,偏还能临危不乱的想出这样的招数,不过即便他找了个替死鬼,今日要想全身而退也不可能,至多他只能留下一条狗命,待到他罢了他的丞相之职,再想弄死他,那是分分钟的事情,萧煌满目血腥之气。

  赵荀自然感受到萧煌的眼神,只觉得头皮发麻,说不出的心惊胆颤,只能强自镇定,他和萧煌根本没有什么过节,现在他忽地出手对付他,分明是因为苏绾的原因,因为他算计收拾苏绾,所以他才会出手对付他的,如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让赵瑶瑶勾引萧煌真的有用吗?

  赵荀不由得疑惑起来,一时不敢多想什么。

  上书房内死一般的沉寂,个个不敢吭声,静默的等候太常寺寺卿许大人。

  不过很快便有了消息,那些前往太常寺去拿人的侍卫并没有走出去多远,便接到太常寺寺卿许大人的家属禀报入宫的消息,许大人竟然自尽于自家的府中了,临死前留了一封信给皇帝,所以他的家人便把这封信送进了宫,正好碰上了侍卫,便把信送到了侍卫的手上。

  侍卫带着信入宫呈现给了皇上。

  太常寺寺卿许大人的遗书中清楚的交待了自己请邓少庭买凶杀人的事情,以及他杀人的原因。

  上书房里,皇帝脸色稍霁,不过依旧满是怒火。

  别人不敢出声,萧煌却冷冷的出声说道;“皇上,即便这事是太常寺寺卿请人买凶,可他请的人乃是丞相大人身边的人,这事传出去,朝臣以及百姓会怎么说,会不会说丞相这是故意找了一个替罪羊来替他顶罪呢,必竟和江湖杀手有勾结,又火烧护国寺不是小事。”

  萧煌的话落,皇帝立刻沉稳的点头了,然后望向下首的赵荀,森冷的开口:“赵荀,虽说这事是许广义做出来的,但却是你的手下做出来的,所以你责无旁货,从即日起你暂停丞相一切职务,闭门反省,不准出丞相府一步。”

  赵荀松了一口气,这是最好的结果了,他早已有心理准备了,只要自己不死,就有反弹的机会。

  “臣领旨谢恩。”

  上书房里众臣小心的望着萧煌,这人一出手便让丞相被停职,可见其手段的厉害之处,所以他们还是不要招惹他了。

  皇帝又望向下首的人,沉声命令:“来人,把赵信,邓少庭,还有这几个杀手,押入刑部的大牢重审定罪,绝不轻饶。”

  刑部尚书阮大人赶紧的出列领旨:“臣领旨。”

  皇帝挥手让众人退出去,最后只留下了萧煌,下指令给萧煌,妥善处理护国寺的后事,萧煌领了旨后出了上书房,打算立刻赶回护国寺,因为他可没忘了护国寺内有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家的小媳妇呢。

  不过他刚出上书房,便看到上书房前面不远的地方,一些朝中的老臣,正慢悠悠的走着,分明是在等他,看到他出来了,立刻围了过来,好一通的吹捧,萧煌脸色黑黑的,这些家伙还不是怕他找他们的麻烦,所以才会如此殷勤的陪着笑脸,不过他们不招惹他,他才懒得收拾他。

  萧煌和几位大人招呼过后,便领着人出宫去了,一路往护国寺赶去。

  护国寺后山,苏绾正喝着果酒吃着烤鱼,这烤鱼乃是端王君黎从后山的湖中打捞上来的,然后在岸边架了火柴烧烤出来的,他在这条鱼上加了不少的佐料,而且这佐料还是特地从北晋国带来的,北晋国的饮食祟尚咸辣,外加有很多特制的香料,所以烤出来的鱼味道特别的香浓,苏绾倒吃得有滋有味的,至于果酒,她只吃了一点点的,因为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具身子对于酒精的敏感度怎么样,所以不敢多喝,必竟自己和端王君黎只是稍微好一些的朋友,她可不想自己醉了,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苏绾一边吃一边欣赏后山的景色,本来挺好的景色,现在却因为一把火而遍地狼籍,苏绾边吃边在心里祷告,老天,千万不要责怪萧煌,他是为了帮我,才会放了一把火烧了这护国寺的后山,若是有什么惩罚,都冲着我来吧,不干他任何事情。

  苏绾对面的端王君黎看苏绾没有说话,忙笑着温和的开口:“怎么样?味道还好吧。”

  苏绾醒神,笑着点头:“不错,确实挺好吃的,不过我很奇怪,你一个皇子怎么会做这些东西呢。”

  她可是亲眼看到自己手中的鱼就是这位端王殿下亲自烤出来的,所以说这男人实在不像一个皇子。

  君黎轻笑起来:“北晋国不同于西楚国,很多人都祟尚于自食其力,即便是身为皇子,很多事情也要自食其力的,所以烤鱼没什么,我还会很多东西呢,下次让你见识一下。”

  苏绾轻笑,继续吃自己的烤鱼,她望着对面的君黎,忽地开口说道:“君黎,为什么我总是有一种认识你的感觉。”

  君黎笑起来,其实他也有这样的感觉,他这样个性的人,一般是不喜欢理会别人的,可是面对苏绾的时候,竟然很容易便接受了她,甚至于认为接受她是自然的事情,所以他也有些诧异。

  “说不定我们前世认识。”

  君黎笑着说道,苏绾认真的想着,前世她没有见过君黎的,难道君黎也是现代人,她先前溺水,他替她采取了急救法,古人可是很少知道的,可是她认真看,君黎又不像从现代穿越而来的,难道说他穿过来后忘掉了前世的记忆,苏绾百思不得其解。

  君黎歪着头望着她,笑着开口:“你那样看我什么意思?”

  苏绾摇头:“没什么,我在想我们前世是不是真的认识。”

  “前世认不认识,你能想得到吗?”

  君黎只当苏绾在说笑话,根本不当真,苏绾笑而不答,两个人不再说话,只顾吃东西,忽地暗处有人禀报:“有人过来了。”

  君黎和苏绾一怔之后立刻站起来望了过去,同时两个人打算把地上的东西收拾起来,必竟在护国寺内吃肉是不大好的,若是传到方丈的耳朵里,真能把他们撵出护国寺。

  不过他们两个人还没有动手收拾,那边的人已经飘然而来,一边飘过来一边说道:“远远的便闻到了烤鱼的味道,你们的胆子可真够大的,竟然胆敢在护国寺内杀生,若是被方丈大师知道,定然把你们撵出护国寺。”

  说话间,这人已经飘然而来,眨眼的功夫便落到君黎和苏绾的面前,两个人看清来人是宁王萧烨,心里放下了心。

  不过君黎看到宁王萧烨,心里十分的不喜,这人过来做什么,真正是讨厌至极,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可惜萧烨却并不看他,而是望向苏绾,苏绾脸色如常,并没有半点的惊慌,取了帕子擦手又擦嘴巴,她抬头看萧烨望她,淡淡的问道:“你是有事找我?”

  “我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宁王萧烨对于这话有些受伤,不过眼看着苏绾眉蹙了起来,宁王殿下赶紧的开口:“好了,不逗你了,是灵隐大师要见你,所以我出来找你的。”

  苏绾倒是愣住了,灵隐法师要见她,他不是在前面的广场上*吗?而且他怎么知道她的,苏绾一肚子的疑问。

  “灵隐法师不是在前面的广场上*吗?而且他怎么会叫你来找我,他认识你吗?”

  苏绾的话落,对面的君黎也满面疑云的盯着萧烨,一脸的怀疑。

  萧烨望着苏绾,看她满脸疑惑,忍不住苦笑,看来自己在绾绾的心中,连端王君黎的地位都不如,她可以和君黎毫无介心的吃东西,可是却会怀疑他的用心。

  想到这个,萧烨心里很难受,一种他不知道的难受,就好像心脏被人狠狠的揪了一把似的,可是他却无能为力,还要强装镇定的笑。

  “喔,我忘了告诉你,灵隐法师乃是我小师叔,之前我在紫灵山静养的时候,曾拜过师傅,我师傅便是灵隐法师的师兄。”

  萧烨说完,苏绾和君黎二人说不出的惊讶,没想到宁王萧烨竟然和灵隐法师还有这层关系,君黎忍不住开口:“正好我有事请教灵隐法师,那我们去吧。”

  萧烨一听君黎的话,满脸不高兴的提醒君黎:“灵隐法师要见的只有绾绾一个人,不是你。”

  “那又怎么样,本王有事请教灵隐法师。”

  眼看着两个人便要吵起来了,苏绾直接的白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抬脚便往前面走去,很快不远处守着的聂梨和云萝两个人跟了上去,随后虞歌也闪身跟了上去。

  萧烨和君黎一看苏绾走了,赶紧的跟了上去。

  不过苏绾并没有立刻跟萧烨去见灵隐法师,而是先回自己住的地方去换了一套衣服,然后才和萧烨一起去见灵隐法师,因为之前她和君黎在后山烤鱼,身上有一股味道,若是到了灵隐法师跟前,肯定要被他发现的,所以还是回去换一套衣服吧。

  待回到住的地方换衣服,苏绾看到靖王府的小郡主萧蓁已经不在了,很显然的她回去了。

  苏绾没有多加理会,之前她之所以只是毒哑了萧蓁的嗓子,乃是因为她是萧煌的妹妹,若是换一个人,就不会这样幸运了,苏绾眼神有些冷,随之抬头望向萧烨:“灵隐法师在哪里,你带我去吧。”

  “好,请跟我来。”

  一众人一路出客院,往前面的大殿走去。

  灵隐大师在休息的玉华殿内等苏绾,苏馆领着聂梨和云萝两个人抬脚便欲进去,却被门前的两个小僧给拦住了,两个人恭敬的抱拳说道:“灵隐法师说了,只见苏施主一人,其他人一个不见。”

  苏绾没说话,她身后的云萝却不放心的叫起来:“那怎么行,若是有人算计我们家小姐怎么办?”

  苏绾望了一眼玉华殿的大门,倒不担心灵隐大师使什么鬼名堂,逐望向聂梨和云萝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人留在外面等等,我先进去看看灵隐法师找我做什么。”

  两个丫鬟只好留在外面,苏绾一人走进了玉华殿,她身后的宁王萧烨抬脚便想跟她进去,不想同样被两个小僧给拦下了:“宁王殿下,法师说了只见苏施主一人,不见其他任何人。”

  宁王不高兴了,瞪着两个小僧,在心里把自个的小师叔给怒骂了一顿,他是旁人吗。不过也没有办法,他可是知道这位小师叔的个性的,个性十分的古怪,他要是强闯进去,他一定二话不说的把他给扔出来,那样的话,他的脸可就丢大了。

  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只得干立在门外,两个人大眼翻小眼之后,萧烨忽的挑眉开口:“既然横竖要等,不如我们杀一局如何?”

  “好。”

  端王殿下同意了,两个人转身便自去找地方下棋去了。

  玉华殿内,香火缭绕,殿内十分的空旷,只除了大殿正中供奉的佛像,以及一方案台和一座巨大的鼎炉,两边还有一些垂挂的黄色的垂幄,再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苏绾一路往里走去,很快便看到那黄色的帷幄之后,一个灰白的身影正端端正正的跪坐在蒲团之上,那人身着灰白的衣衫,一头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在身后铺阵而开,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雕塑,一动都不动,即便苏绾走进来,他依旧动都没有动一下。

  而苏绾说不出的惊讶,她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身披袈裟的和尚,可是结果却看到一个身着灰白素衣,满头白发的人,这人是谁?

  苏绾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眼看着要走到那人的身后,便听到那一直端端正正跪着的人忽地开口:“你来了?”

  苏绾下意识的应道:“是的,你不会是灵隐法师吧。”

  “是的,是我。”

  苏绾越发的惊奇了,这人既然称灵隐法师,怎么着也该是个和尚啊,他怎么竟然留了一头长发啊,连僧侣的衣服都没有穿。

  苏绾心里想着,嘴里并没有说什么,可是前面的人就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的缓缓开口:“身外之物罢了,施主何必拒泥于俗物之中,我不穿裟衣,不剪去头发,难道我的心就不是佛心吗,有些人即便穿了僧衣,剃了头发,可却没有一颗向佛的心,你会认为他是一名合格的出家人吗?”

  他堪堪说完,掉头望来,苏绾不由得呆住了,这个人长得太年轻了,至多三十多岁,不,看容貌只有三十岁左右,却生得一副极好的容貌,眉眼隽雅似高山青竹一般,眉宇间的神容淡若清风,身着一袭灰白的素衣,满头白发垂泻而来,这样的一个人,看上去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遗仙,没想到他竟然是闻名天下的灵隐法师。

  “你实在不像一个和尚。”

  “呵呵,没人说我是和尚,我自己也从不认为自己是和尚,我只是有一颗向佛的心罢了。”

  灵隐法师徐徐的起身,双手合什,静立于佛像前,仿若真正度人出苦海的菩萨。

  苏绾观看了他一会儿,忍不住开口问道:“不知道灵隐法师让人唤我过来有什么事?”

  灵隐法师听了苏绾的话,再抬眉时,眉色竟然分外的慈善,甚至于那瞳眸之中一闪而过的慈爱,他笑笑说:“受故人之托,办一件事罢了。”

  他说完从袖中取出一物来,竟是一枚玉佩,一枚漂亮的玉佩,苏绾望着那在阳光中晃荡的玉佩,觉得有些眼熟悉,然后脑海中瞬间醒过神来:“这是信物,据说是我嫁妆的信物。”

  她也是从襄王口里知道这么一件事的,她本来没当回事,因为她身上并没有另外一枚信物,但是现在信物却出现了,更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是这信物竟然在灵隐法师的身上,这是什么意思啊?苏绾并没有着急去接那信物,而是深沉的望着灵隐法师。

  “我的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里的。”

  “这是故人托付给我的,让我在施主十六岁的时候,把此物交给施主,我只是完成自己的承诺而已。”

  苏绾微眯眼睛,眼里一抹暗芒:“你口中的故人,不会是我娘吧?”

  这一回灵隐法师没有说话,但是眉眼却扰上了若有所思,苏绾还看到他神容中似乎有些缅怀,她略一深想便猜测出个大概来,这个灵隐法师似乎对她娘不一般,所以她娘才会把自己的东西交给他来保管,这也是相信他的原因。

  苏绾伸手接过灵隐法师手中的玉佩,然后尊重的向灵隐法师道了谢:“苏绾在此谢过法师了。”

  “施主客气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施主不必放在心上。”

  灵隐法师又恢复了先前的淡然,眼看着苏绾已经接过了玉佩,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他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事情,逐双手合什徐徐的转身,便要坐到先前的位置上去参殚诵经,苏绾看他的动作,忽地想到一件顶重要的事情,萧煌身上中毒的事情,那两种毒究竟是什么毒,眼下只能寄望于这位灵隐法师了。

  苏绾如此一想,不由得急急的开口:“大师,等一下。”

  灵隐法师停住动作回身望过来,苏绾飞快的说道:“在下听闻大师精通医术,在下有事请教大师,希望大师能帮助在下一解困惑。”

  苏绾说完飞快的收起手中的玉佩,然后从袖中取出一张纸来,纸上写着的正是萧煌血液之中分释出来的毒性。

  苏绾把纸递到灵隐大师的手中,恳求的开口:“请大师务必帮我看一看,因为这事牵扯到一人的性命,我虽对医术有研究,对毒术也涉猎颇多,可是却无法查清楚这毒究竟是什么毒,从未见过这样的毒?”

  灵隐法师深望了苏绾一眼后,伸手接过了苏绾手中的纸,然后便自转身往蒲团上坐去,而苏绾便在他面前不远的另外一张蒲团上坐下来,静等灵隐大师的答复,希望灵隐大师能识得此毒。

  现在她只能指望灵隐大师能识得此毒了,只要查清楚这种毒,她就可以想办法替萧煌来研制解药。

  苏绾正想着,灵隐大师已经把手中纸上的内容全都看完了,他微微的抬眸,满脸的诧异之色:“这是一一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玉华殿大门外,轰的一声巨响,随之碰碰两道声音响起,殿内的两个人飞快的抬头望去,便看到殿外有高大挺拔的身影霸道的走了进来,这人周身拢着戾气,一双深邃的瞳眸满是怒火,面容之上布满了冷霜,从大殿外走了进来,一路直奔苏绾而来,苏绾一看,不由得一脸的黑线条,因为这来的人竟然是萧煌,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赶了回来,还一回来便轰了人家玉华殿的大门,苏绾直觉得恼火,瞪着萧煌不满的冷哼:“你轰了人家的门做什么?还打伤了人家的两个人。”

  萧煌浓黑的眉一挑,嗜冷的沉声开口:“谁让门外两个小和尚胆敢拦路的。”

  若不是拦他,他岂会轰他的大门。

  萧煌说完便冷然的望向灵隐大师,阴骜无比的开口:“灵隐法师,你要见璨璨做什么?”

  灵隐法师并没有回话,而是微微的眯眼望着萧煌,眸光中一闪而过的暗芒,随之再抬头时,脸色却布满了淡淡的薄霜:“这位就是名满京都的靖王府世子萧世子吧,果然够霸道强势,一出手便把我的大门给轰掉了,还打伤了两个人,既然萧世子能力如此强大,看来也不需要我来多管闲事了,苏施主带他走吧。”

  苏绾一听,心里暗惊,同时有一抹高兴,因为灵隐大师的话分明是他识得此毒的,而且一照面便看出萧煌身上中了毒。

  苏绾伸手便去拉萧煌的手,然后沉声开口:“坐下,不准再多说话。”

  她说着望向灵隐法师说道:“大师,能否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帮我一次,日后若是大师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苏绾定然义不容辞。”

  听到苏绾提到她的母亲,灵隐大师隽雅的面容上拢上了一抹无奈,最后缓缓的开口:“其实萧世子所中的毒,我是知道的,只是他身上的毒太厉害,即便我也是解不掉的,而且他身上的这种毒极难解。”

  苏绾一听灵隐法师的话,心里便先高兴了起来,飞快的开口:“大师尽管告诉我便是,只要知晓他身上所中的是何种毒,我自会想办法替他解掉身上的毒,只是他体内的两种毒,我实在是没有见过,连记载上都查不到。”

  灵隐法师静默,须臾,才缓缓开口道:“此毒不是我们此地寻常的毒,而是来自于青霄国雾瘴之林中的毒,这种毒比寻常的毒要厉害得多,哪怕我们眼里最寻常的毒,只要在这雾瘴之林中长大的,毒性便要强上十倍,因为那毒瘴就是天下大毒之物。”

  苏绾和萧煌的脸色全都变了,两个人相望一眼之后,心中满是疑惑。

  苏绾忍不住开口问灵隐法师。

  “这天下不是只有东海国,南鲁国,西楚国和北晋国吗?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青霄国了。”

  苏绾说完,灵隐法师长眉轻挑的摇头:“天下之大,哪里只有这么四个国家,只不过是我们这一片的陆地上只有这四个国家罢了,而这青霄国算来离得我们这片土地并不远,他便在东海和南鲁国交界的地方,往南去近千里之地,因为那个地方乃是大片的丛林,林中有大量的雾瘴,所以没人认为里面有人生存,其实在那雾瘴之后,还有一个不大的国家,青霄国,这青霄国的人虽然不多,但听说里面的人个个都很厉害,擅长制毒解毒,因为他们本身长年累月便处于这样的环境,所以制毒解毒的手段十分的厉害,寻常人根本不是对手。”

  灵隐法师说完后,停了一下望着苏绾说道:“萧世子身上所中的毒便是来自于青霄国内的毒,一名迦叶修罗,乃是至阴之毒,另外一名乃是黄泉碧落,至阳之毒,这两种毒毒性倒是其次,它们最厉害的地方在于无声无味,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中毒,而且若是不毒发的话,寻常人就算查探经脉,也不会发现中毒的事情。”

  灵隐法师说完,苏绾的眉微微的蹙起来,望向对面的灵隐法师:“大师识得这两种毒,可知解毒之法?”

  灵隐法师摇头:“我不会解此毒,这两种毒,一叶一花,相辅而成,若是两种毒同时融为一体之时,便是毒发之时,而且等此毒融到一起后,可瞬间融化人的血肉,使人只剩下一堆血水。”

  灵隐大师抬头望向萧煌时,眼神中满是怜悯,似乎这家伙必死无疑。

  玉华殿内,苏绾的脸色变了,她是听到最后一句话脸变了,不但毒死了人,竟然还把人的血肉融化了,只剩下一堆血水,这承乾帝太丧心病狂了。

  这一刻苏绾的心有些难以平静,心潮起伏,她手指紧紧的握起来:“我一定会制出解药来的,我一定要救他一命。”

  她话落,一侧的萧煌眸光深邃,唇角控制不住的勾出温柔的笑意来,这世上大抵也只有这么一个人来关心他了。

  即便知道自己最后很可能只有死路一条,但是他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本以为重生之后的自己要孤寂终老的,可是到头来竟然遇到一个喜欢的人,这已经让他知足了,以前他一心一意的想让这小人儿喜欢上他,可是现在他不想了,他只要喜欢她就行,她不喜欢他也好,这样等他真的死了的话,她依旧是神彩飞扬的她。

  萧煌轻笑起来,一侧的苏绾心情正不好,一看到萧煌笑了起来,不由得气恼的瞪他一眼:“有什么可笑的,难道是笑我没有那个能力吗?我和你说萧煌,若是我制不出救你的解药来,我终生不再使用医术,终生不碰任何有关于医毒的东西。”

  她说完脸色黑黑的起身,实在是此刻这样的自己让她不习惯,竟然因为听到这家伙最后要化为一滩血水而愤怒。是的,她十分的愤怒。

  所以她一定会替他制出解药的。

  苏绾想着,不再看萧煌,而是望向灵隐法师:“灵隐大师,我能进护国寺的藏书阁吗?”

  灵隐法师望着她,苦笑着开口:“你的要求似乎有些多了。”

  苏绾双手合什,义正严词的说道:“大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师身为天下第一高僧,更该积善行德才是,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人死去吗?我进藏书阁并不是为了贪玩,而是为了查关于青霄国的事情,以及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的介绍,我相信虽然别的地方查不到,但护国寺的藏书阁里,定然能查到,西楚国的护国寺有几百年的历史,寺内很多藏书,定然有记载青霄国的事情,一定也会有关于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的介绍。”

  灵隐法师挑眉想了一下,须臾,缓缓开口说道:“那藏书阁藏书有数万卷,即便让你们进去查,只怕也查不到那小小的青霄国,以及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的介绍。”

  “那个就不是大师的事情了,而是我们的事情了,大师只要帮助我们进入藏书阁便行。”

  苏绾沉声说道,因为心急萧煌体内的两种毒,她恨不得立刻进藏书阁。先前她替萧煌查看的时候,那两种毒还没有融合,但是萧煌一直使用功夫,运用内力很可能会加速毒性的融合,如若那两样毒融合到一起。

  苏绾不敢想了,手指悄然的握起来,然后望向灵隐法师,强势的说道:“如若大师不愿意帮我们,我们就强闯藏书阁。”

  灵隐大师一听,眸光微暗的望着苏绾,最后倒是同意了。

  “好,我就为你破一次例吧。”

  说到最后完全是拿苏绾没办法的语气,而且语气中还有一股无可奈何,这倒叫萧煌奇怪了,要知道虽然他和这灵隐大师不熟悉,却也听人说过他的个性捉摸不定,虽然佛法高深,能力很大,可是很多时候却我行我素,例如他明明是个和尚,偏留了一头长发,例如他从来不戒酒戒肉,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可是这样的他,竟然一副拿苏绾没办法的样子,萧煌不由得奇怪,眼神幽暗。

  灵隐法师唤了大殿一侧的两个和尚过来,吩咐其中一人:“你去和方丈说一声,这两位施主要去藏书阁一趟,你去方丈那里拿手谕。”

  因为没有方丈的手谕,藏书阁是进不去的。

  那小和尚是方丈大师派来侍候灵隐法师的,此时听灵隐法师吩咐,便转身去拿手谕。

  而这里灵隐法师又吩咐另外一个人:“你带他们前往藏书阁。”

  “是,大师。”

  小和尚应声,不过转身看到萧煌时,面容有些不安,赶紧的在前面带路。

  苏绾恭敬的谢过灵隐法师:“谢大师了,今日我苏绾欠了大师一个人情,他日若有用到我苏绾的地方,苏绾定然还大师这次的人情。”

  苏绾说完望向萧煌,两个人转身自跟着小和尚往外走去,身后的灵隐法师望着那离去的两个人,眸光深暗,好似万丈深渊一般,定定的望着两个人的身影,最后重重的叹一口气说道,阿弥陀佛,一切随缘吧。

  苏绾和萧煌两个人刚出了玉华殿,迎面便看到两个人急急的走了过来,正是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两个人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因为两个人去下棋不分胜负,不但如此,先前还有人去禀报他们,萧煌从京城赶了过来,直接一掌轰飞了玉华殿的大门,还打伤了两个小和尚,然后直接的进了玉华殿,而且灵隐大师还没有把他撵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萧烨和君黎说不出的郁闷,早知道他们也这样闯进去了,听听那灵隐大师要见绾绾做什么。

  不过眼看着两个人出来,萧烨和君黎两个人迎上来,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开口:“绾绾,没事吧,灵隐法师要见你是有什么事吗?”

  苏绾没来得及说话,一侧的萧煌已经大踏步的走出来,挡在了苏绾的面前,沉声开口:“这好像不干你们两个人的事吧。”

  萧烨和君黎两个人脸色难看的望着萧煌:“你做什么,我们有和你说话吗?”

  萧煌一听,二话不说,掉头伸手拉着苏绾便走,看也不看萧烨和君黎两个人。

  两个人的脸色别提多阴沉了,赶紧的跟上前去,萧煌则停住脚步,阴骜嗜血的说道:“若是再跟着本世子,信不信本世子杀了你们。”

  他的眼睛布满了血腥的戾气,阴森森的望着宁王萧烨,看到萧烨,便想到自己身上所中的毒就是萧烨的父皇所下的。

  萧煌阴森森的冷笑,瞳眸一片寒芒,若是,若是他死不了,皇家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萧煌手指紧握起来,拉着苏绾转身又走。

  身后的萧烨和君黎气得差点吐血,这个该死的混蛋,凭什么这样霸道,绾绾又不是他的什么人,他凭什么这样独断专行,两个人望着苏绾叫起来:“绾绾。”

  这一次苏绾倒是没有怪萧煌,因为她知道萧煌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但是他的心里一定很难受,必竟那两种毒很霸道很厉害,若是最后融合到一起,竟然连尸身都不剩,直接的化成血水,这时候她不会刺激他的,而且她也着急,只想尽快查到关于青霄国的事情,以及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的介绍。

  苏绾想着朝着身后的两个人摆手:“你们回去吧,我们还有事要做。”

  身后的两个人错愕,随之目送着那一高一矮两个人离开,两个人都觉得心里特别的难受,尤其是萧烨,只觉得心脏的地方特别的疼,有一种让他快要窒息了的感觉,他不知道这份痛楚因何而来,却知道他真实的存在着。

  不过前面的苏绾却不知道这一切,她跟着萧煌的身后一路离开玉华殿,前往护国寺的藏书阁。

  待到他们赶到护国寺的藏书阁外时,先前灵隐法师派去的小和尚已经拿到了手谕,那小和尚把手谕交给了守护藏书阁的长老,长老便放了萧煌和苏绾等人进去。

  萧煌和苏绾还带了几个人进去,因为这诺大的藏书阁要想找这么些东西,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多带几个人容易一些。

  苏绾一进藏书阁便命令身后的人:“待会儿你们要找的书一种是国土风情类型的书籍,查其中有关于青霄国的事情。另外一本是有关于毒的记载,毒花毒草,凡是有毒的东西都查,查两种药,一种迦叶修罗,另外一种叫黄泉碧落。”

  苏绾说完后,身后的人同时的开口:“是,清灵县主。”

  虞歌晏歌云歌等人知道清灵县主这样是为了帮助自家的主子解毒,而聂梨则是什么都不问的,只管找,至于云萝则没有进来,因为她连字都认不全,所以进来也没有用,所以便在藏书阁外面守着。

  藏书阁里,众人一下子分散开来,飞快的动手翻找书籍,而萧煌跟着苏绾的身后,一路往旁边走去,苏绾看他跟着自个儿,忍不住挑眉:“你跟着我做什么,快去查资料。”

  萧煌歪靠在书架边,乌黑的长发顺着肩往下滑落,映衬得他的面容越发的精致立体,他一向冷魅的脸上此时拢上了淡淡的轻辉,好似一块上等的暖玉一般,他的眸光深邃而潋滟,带着暖人的色泽,声音暗磁如酒的响起:“璨璨,看你这样关心我,我真的很高兴,即便是死了,我也是高兴的。”

  他说完转身愉悦的往一边走去,身后的苏绾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然后朝着他叫起来:“快朝地上呸两口,对了,我说过,我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的。”

  藏书阁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沉浸到忙碌中。

  时间慢慢的流逝,藏书阁外面,天色已晚,各处掌上了灯,藏书阁里也掌上了灯,萧煌和苏绾等人并没有停下来,之前的连番寻找,他们已经查到了关于青霄国的一些事情,虽然还没有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的介绍,但是这已经让他们兴奋了,所以一定会找到的。

  萧煌眼看着时间不早了,抬头望向不远处的苏绾,晕黄的灯光下,小姑娘眉眼拢着一层轻辉,本就乌黑明亮的大眼睛,越发的如梦似幻,此刻小嘴微微的嘟起,让人有一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萧煌望着她,心里说不出的柔软,最后眸光痴痴的望着不远处的小人儿,心里默默的想着,如果时光停在这一刻,永远不走多好啊。

  萧煌一直望着苏绾,苏绾自然感受到了,一会儿的功夫,抬头望过来,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不去查书,看我做什么?”

  萧煌愉悦的开口:“我就是觉得这世上怎么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呢,是谁家的啊?怎么可以长得这么漂亮可爱呢。”

  萧煌话一落,四周有笑声响起来,虞歌和晏歌等人实在忍不住了,因为自家的爷一直是高冷冷酷类型的人,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过,直接的调戏人家小姑娘啊。

  苏绾听到笑声,直接的有些恼羞成怒了,双手叉腰的怒瞪着萧煌:“萧煌,你的皮在痒了是不是?”

  ------题外话------

  煌煌:姑娘们,投票纸啊,你们投票纸,我就可以天天调戏俺家小媳妇了

  苏绾:萧煌,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当然姑娘们若是愿意投票纸的话,我天天让你调戏一遍

  作者:姑娘们,为了煌煌能天天和绾绾这样快快乐乐的,投票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96章两种巨毒 调戏苏绾》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