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候府丧事 萧煌设局 投票有奖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藏书阁里,气氛从未有过的温暖,萧煌看看天色已晚,大家的肚子也都饿了,逐开口说道:“不如先出去吃些东西,回头再来查怎么样?”

  苏绾却坚定的摇头,掉头望着藏书阁,然后沉声问身后的那些手下:“你们是愿意吃东西,还是愿意继续找下去。”

  虞歌晏歌等人自然愿意尽快帮助自家的爷找到关于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的消息,所以一起响亮的叫起来:“我们愿意先找资料。”

  “好样的,那我们继续干。”

  苏绾掉头望向不远处的萧煌,眸光略显得意的轻笑,眉眼越发的精亮如夜晚的星辰。

  萧煌望着她得意嚣张的样子,说不出的喜爱,真愿意一辈子就这样宠着她,让她无法无天,让她为所欲为,所以他要活着。

  想到这个,萧煌不再说话,又自转身去找资料,不过这一次比先一次要积极得多,因为他心中多了信念,那就是活着,然后宠她一辈子。

  他的动作,苏绾自然也看到了,见他积极起来,心里满是欣慰,眸光拢满了深思,淡淡的想着,萧煌,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当初我对你做的事情,你如此轻易便原谅了我,我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只是有时候习惯了用张牙舞爪的外表掩盖我内心真实的想法罢了。

  苏绾想着转身又开始认真的找起资料来。

  藏宝阁内,众人又忙碌了起来,不过这份忙碌没有维持多久时间,藏宝阁外面有长老领着两个小和尚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见过苏施主。”

  苏绾双手合什回了一下礼,然后客气的问道:“大师有什么事吗?”

  那长老回道:“藏宝阁外面有安国候连夜赶过来的下人,说府上的夫人病危,眼看着便要不行了,说夫人临死前想见施主一面。”

  长老话一落,苏绾便知道说的是谁,除了江寒烟那个女人还有谁,这女人临死前想见她,不用想她也知道她想见她是为了什么事?一定是求她放过苏明月什么的,苏绾唇角勾出冷冷的讥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她母女二人一心一意的对付她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日后要遭到报应,至于苏明月,她之所以没有立刻出手对付她,只不过是因为暗处隐着一个宣王萧哲,苏明月倒底是宣王萧哲的女儿,若是自己现在出手对付她,肯定要把宣王萧哲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不过等江寒烟死了,一切可就没有定数了。

  苏绾冷笑两声,然后抬眸望向面前的长老,客气有礼的说道:“你去和来人说,就说我没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让她回去吧。”

  “这一一。”

  守护藏宝阁的长老似乎没想到苏绾竟然这样说,一时迟疑,不过待抬头望向苏绾的时候,便看到这小姑娘眉眼满是冷霜,瞳眸寒芒嗖嗖,明明是一个小姑娘,站在灯光之下,却尤如煞神似的,那长老吓得不敢再说,领着两个小和尚走出了藏宝阁。

  待到这些人一走,苏绾又自开始搜查起资料来,根本不理会江寒烟要死的事情,死就死呗,干她什么事。

  苏绾正想着,忽地藏宝阁的深处,有人惊呼出声:“清灵县主,快来看,这里,这里有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的资料。”

  这是虞歌的声音,他话落,苏绾直接的扔掉了手里的书,直奔虞歌的身边,伸手便抢了他手中的书,这本书是一本毒典,里面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毒,而其中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竟然名列榜首,这两种毒属于阴毒之毒,无声无味,让人防不胜防,百分百让人中招。

  这一点苏绾倒相信,连萧煌这样心计叵测的人都中招了,可见此毒的厉害之处,而且这两种毒还有更阴险的,若是同时下两种毒,不但会融化人的血肉,还会让人经历蚀心之苦,血肉融化之时先从人的心脏开始,然后一点一点的往外围分散,让人在意志清醒的时候,亲眼看到自己融化了血肉。

  苏绾的眼睛都红了,手指下意识的紧握起来,愤怒的冷喝:“这些该死的东西,竟然如此阴毒。”

  苏绾身后围着的人一个都没有吭声,但个个眼睛红了,相较于他们的愤怒,反倒是萧煌要冷静得多,唇角勾着似笑非笑,不过这笑却不达眼底,眼里遍布着浓重的血腥煞气,呵呵冷笑浮起。

  看来他要加快步伐了喔,以往他以为自己没什么事,所以并不着急,慢慢的实施着计划,例如救了惠王萧擎,其实上一世惠王萧擎已死,在坠马之时已经死掉了,而他提前识破了这件事,所以救了他,之所以救他,便是因为留着他去对付皇室中的其他人,他要让他们自相残杀,只是他没想到惠王萧擎颇多顾虑,行事小心翼翼的,所以计划一直不太顺利,后来他又告诉宣王淑妃之死的秘密,宣王果然如他所料把此事禀报给了太后,本来他以为太后会一怒和自已的小儿子联手,没想到太后也有所顾虑,迟迟不出手,最重要的其中还多了变数,上一世他并不知道宣王萧哲竟然有两个孩子,若是早知道的话,一切要快得多。

  以往他是徐徐图之,但现在时间不等人,他不打算再等了。

  萧煌乌瞳晕开血气,一抹妖治邪魅的笑意挂在了唇边。

  前面苏绾已经飞快的翻看着手中的毒典,她查到毒典之上,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上有介绍伴他们生长的东西,每一样大毒之物身边一般都会有伴随生长的相克之物,要不然这毒物可危害四周的花草树木,所以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旁边的东西便是解药。

  苏绾的眼睛亮了起来,飞快的开口:“太好了,幽冥草和开阳花。”

  苏绾飞快的望向身遭的人说道:“这两种药草虽然极少见,但是我却知道它们的习性,只要找到和这两种花草相同习性的东西,便可制出解药来。”

  苏绾话一落,藏书阁里,众人沉默,随之有人欢呼出声,个个高兴的说道:“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清灵县主就是我们爷的救星啊。”

  “是啊,是啊。”

  萧煌的几个手下都很高兴,苏绾则笑着摆手说道:“等我制出解药你们再感激我哈。”

  萧煌大踏步的走过来,眸光深邃潋滟的望着苏绾,然后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摸摸苏绾的头:“璨璨,幸苦你了,我们去吃东西。”

  他一说,苏绾才知道自己确实是饿了,赶紧的点头:“好,我们去吃东西,吃完了东西后我列一些和这两种毒物相近的药材,然后你们立刻去把这些东西找来,我开始配制解药,越快越好哈。”

  “好。”

  虞歌等人沉声应。

  萧煌伸出大手拉着苏绾的小手,一路带她出藏书阁,路上他不忘关心的问苏绾:“璨璨,你的手心里怎么这么多汗?”

  苏绾挣扎一下想挣开,却被他霸道的牵住,不让她松开。

  苏绾无奈的说道:“先前太紧张了,我生怕查不到关于迦叶修罗和黄泉碧落的消息,所以才会紧张的。”

  “你啊,怎么比我还紧张啊。”

  萧煌宠溺的说道,苏绾叹口气说道:“我自然比你还紧张,我还欠着你的呢,这不还掉我心里不安啊。”

  萧煌愉悦的轻笑,其实他知道璨璨心里是关心他的,所以才会紧张,并不仅仅是因为欠债的原因。

  一众人一路出了藏书阁,萧煌带着苏绾一路回住的客院去吃东西,没想到他们刚进住的地方,便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个是云梦郡主萧蓁,另外一个是靖王妃身边的陈嬷嬷,陈嬷嬷因为是王妃的陪嫁奶娘,从小看着萧煌和萧蓁兄妹二人长大,所以在萧煌面前一向颇得脸,所以此番萧蓁前来护国寺,王妃便派了嬷嬷跟着她一块来。

  先前萧蓁在西院吃了瘪回去,陈嬷嬷吓了一大跳,郡主竟然哑了,不能说话了,若是就这样回去,王妃还不得惩罚她啊,所以她才会带萧蓁过来的,想求求苏绾,看能不能给个解药什么的。

  所以萧蓁和陈嬷嬷一直留意着这边的动静,一听到人禀报说世子爷和清灵县主过来了,陈嬷嬷便和郡主过来了。

  临来前,陈嬷嬷叮咛了萧蓁,见着清灵县主和软些,如若这个女人是世子爷喜欢的人,未来很可能就是她的嫂子,她和自个的嫂子闹个没完,有什么意思啊,萧蓁一听陈嬷嬷的话,当时便冷脸了,那女人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凭什么当靖王府的世子妃,未来的王妃啊,她不配,她不同意。

  萧蓁的神情陈嬷嬷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眼下萧蓁哑了啊,先说些和软的话,得了解药再说吧。

  萧蓁也同意了,可是待到萧煌和苏绾回来后,她看到萧煌竟然拉着苏绾的手,心里一下子不舒服了,脸色也难看了,也忘了答应陈嬷嬷的事情,一下子冲过来向萧煌告状,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又是指着自己的嗓子,又是指向苏绾,意思是苏绾毒哑了她,让哥哥替她做主。

  萧煌看到萧蓁,脸色一下子冷了,因为之前的事情,已经有人禀报给了他,他知道正因为萧蓁的胡闹,使得璨璨和君黎那个家伙去后山烤了鱼,所以萧煌心中说不出的恼,现在萧蓁竟然还有脸来告状。

  萧煌直接冷沉着脸说道:“哑了?”

  萧蓁拼命的点头,萧煌却幽冷的扔下三个字:“自找的。”

  他说完看也不看萧蓁却是吩咐虞歌:“去,立刻准备吃的东西过来,我和县主都饿了。”

  “是,世子爷。”

  虞歌转身便走,理也不理萧蓁,现在他觉得这小郡主特别的讨厌,世子爷都中了这样的毒,稍不留神很可能就会死,还是那种连骨肉都不剩的死法,想到这个,虞歌的心十分的沉重,可是现在小郡主竟然还百般找碴子,帮不了世子爷,至少要省心些吧,她以为她们的好日子是怎么来的。

  虞歌看也不看萧蓁转身便走,萧蓁听了自个哥哥的话,眼泪流得更凶了。

  萧煌已经拉着苏绾往西院的花厅走去,苏绾挣了一下挣开了手,回望向萧蓁冷冷的说道:“明天早上就没事了,不过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萧蓁,若是你再胆敢找碴子,我不管你是不是萧煌的妹妹,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她欠的是萧煌的人情,不是萧蓁的人情。

  萧蓁眼睛怒瞪,却听到苏绾之后自个哥哥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来:“陈嬷嬷,回去告诉母妃,立刻给萧蓁相亲,尽快把她嫁出去。”

  “是,老奴知道了。”

  陈嬷嬷小心的回话,她分明看到了世子爷眼里的煞气,看来世子爷真的很喜欢这位清灵县主,所以她真有可能是未来靖王府的世子妃,这事她还是尽快回去告诉自个的主子。

  萧蓁听了萧煌的话,则拼命的摇头,我不嫁,我不嫁。

  她根本没看到想嫁的人,所以她不嫁。

  谁知道她头一摇,萧煌冷硬的声音再次的响起:“若是你再惹事,就给我嫁得远远的吧。”

  这话的意思是如若萧蓁再胆敢惹事,便把她嫁出京城,远离京城。

  萧蓁直接的傻眼了,远离京城,能嫁什么样的好人家啊。

  陈嬷嬷赶紧的伸手拉着萧蓁离开,不让她再惹事,待到出了住的地方,陈嬷嬷提示萧蓁:“看来世子爷是真的喜欢清灵县主,以后你万不可和她作对,她会是你嫂子,你和自个的嫂子作对,将来连娘家都没法回,何况世子爷那么疼她,就算她不让你回来,世子爷也不会说什么,所以你万不可再招惹她了。”

  萧蓁呜呜哭,伤心死了,为什么,凭什么,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哥哥为什么这样对她。

  即便萧蓁伤心死,也没有人理会,萧煌和苏绾两个人在藏书阁待了那么长时间,肚子早饿了,一等到吃的东西上来,苏绾理也不理别的事,直接的开动,萧煌看她吃得狼吞虎咽的不由得担心,赶紧的阻止她小心点。

  “你小心些,别噎着了。”

  结果萧煌根本没有吃,只管照顾苏绾了,一会儿给她挟菜,一会儿给她倒水,一会儿给她拍背,叮咛她慢点,他这样的动作,看得一厅堂的人目瞪口呆,个个觉得稀奇,原来自家的爷还这么的有爱心,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甚至于聂梨和云萝要上前侍候苏绾的时候,他还老大不高兴,抬眉望过来,那眼神阴森得吓人,聂梨和云萝赶紧的退回来。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觉得新鲜,反倒是苏绾没什么自觉,因为她眼下只想尽快填饱肚子,然后回房间去查和幽冥草开阳花习性相近的药草,然后尽快的找到这些东西给萧煌配制出解药来。

  苏绾吃饱了,一抬头便看到萧煌一口也没有动,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不吃,不饿吗?”

  苏绾话落,厅堂内所有人的脸上都布了黑线条,这清灵县主神经也太大条了,不过萧煌却一点不以为意,他是知道苏绾眼下的注意力全在别的事上的,眼看着苏绾吃饱了,他取了帕子过来递到苏绾的面前,让她擦嘴。

  “你吃饱了?”

  “嗯,你慢慢吃啊,我回房间去了。”

  她说完也不看萧煌,抬脚便自出花厅,回自个的房间去了。

  身后的聂梨和云萝看自家的主子没心没肺的样子,生怕世子爷发火,不敢看萧煌的样子,赶紧的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却不知道身后的萧煌眸光说不出的潋滟,神容温润的自顾吃起了东西。

  苏绾一回到房间,便把聂梨和云萝给撵出了住的地方,自己开始忙碌。

  安国候府玉澜院。

  一片死寂,整个院子里都没什么人,自从夫人病了后,整个玉澜院都散了,江寒烟的身边只剩下一个贴身嬷嬷应妈妈,其她人各想各的门路,各奔前程去了。

  江寒烟因为毒发,此时基本没什么力气了,若不是撑一口气,她早就去了,现在她有两个心愿,一个是女儿来看看她,可是女儿一直没来,不管应妈妈如何去和她说,她也不来,另外一个心愿是临死前向苏绾忏悔,只求苏绾原谅她,可是先前她已经得到消息,苏绾根本不回来,她是不打算原谅,不打算放过明月吗?她一定猜到她临死前想见她是为什么?

  江寒烟眼泪滚落下来,一切都是冤孽啊,其实最初她待苏绾母女极好,只是因为和萧哲幽会的时候被苏绾看到了,其实那时候她那么小,能知道什么,可是她担心啊,生怕她不经意间说出去,那她可就大祸临头了,所以她才会想出那样疯狂的念头,后来多少次动手脚都没有用,事实上她让人多少次在苏绾的饭菜里下毒动手脚,可是她竟然一直安然无恙,这一点江寒烟百思不得其解。

  一切都是自己做下的孽啊,到最后她终于得到了应得的报应,一切都是因为所谓的爱,多可笑啊。

  若是当初她不要深爱萧哲,太后一定会给她指一门好婚事的,她不会过成今天这样的。

  “呵呵。”

  江寒烟只觉得嘴里满是苦味儿,心里痛苦不已,她悔她恨她痛她生不如死,都是她自找的,可是女儿,她的女儿到她快死了都不来看她一眼,她不知道这一切该怪谁。

  应妈妈看到自个的主子这样痛苦,不忍心的走过来劝道:“夫人,你想开些吧,你这样病更不得好了。”

  “好?”呵呵,她是被太后下药的,怎么好,太后为了自个的小儿子,根本不把别人的人命当回事,所以她注定是要死的,而且她也不想活了,心如死灰啊。

  既然苏绾不来见她,就不见吧,不见也罢,是她对不起她,她不来见她也是应该的。

  江寒烟眼里干干的,一滴眼泪都没有了,这几天她把一生的眼泪都哭完了,现在的她差不多也该死了。

  江寒烟心里想着,忽地感受到心口一阵钻心似的痛,她只觉得头脑昏昏劂劂,她感受到她的死亡时间要来了。

  正在这时候,门外有一道身影走了进来,竟是秋姨娘,秋姨娘是五小姐苏瑶的娘亲,一直以来对候夫人都很恭敬,此时她来,应妈妈也没有拦她,只是点了一下头,秋姨娘望了一眼应妈妈温顺的说道:“我想陪夫人说说话。”

  应妈妈望了房里的夫人一眼,最后还想再去二小姐那里试试,她已经看出来夫人真的不行了,二小姐应该来看看夫人,应妈妈不知道为什么二小姐会这么恨夫人,应妈妈并不知道她们母女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十分的不谅解苏明月。

  应妈妈和秋姨娘招呼了一声后走了出去,自去找二小姐。

  房间里只剩下秋姨娘,先前温顺的秋姨娘,忽地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江寒烟,阴测测的尖叫起来:“说,我瑶儿是不是你杀的,是不是你杀的?”

  她拽住江寒烟便是一阵摇晃,江寒烟怎么吃受得住,眼睛更黑了,呼吸都急促了,不过耳衅还能听到秋姨娘的问话,她想到了五小姐苏瑶,是的,苏瑶当日是她杀死的,她之所以杀死苏瑶,乃是因为苏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她当时正安排手下的暗卫杜云算计苏绾,没想到却被苏瑶看到了这事,她怎么能留着苏瑶,所以便让杜云杀了苏瑶。

  江寒烟想起当初的一切,不由迷糊的低喃:“对不起,秋姨娘。”

  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男人,她变成了魔鬼,可是到头来,那个男人不要她了,不爱她了,呵呵,如若有来世,只求不要再爱上任何男人。

  江寒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不过她的痛苦并没有结束,一直站在床前的秋姨娘,听到了她的道歉,知道当初自个的女儿真的是这个女人害死的,秋姨娘疯了似的从床上取来一个枕头,然后对着她的头便捂了下去。

  江寒烟本来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可是被秋姨娘用枕头一捂,一口气又缓了过来,不停的挣扎,可倒底只剩下一口气了,没挣多长时间便不动了,秋姨娘扔掉了靠枕,望了过去,看到江寒烟睁着一双大眼睛,死不瞑目的望着她,秋姨娘吓得脸色惨白,飞快的伸手替江寒烟合上眼睛,然后她尖叫一声冲了出去,大叫起来:“不好了,夫人死了,夫人死了。”

  这时候正好应妈妈拉了苏明月赶了过来,苏明月听到秋姨娘的叫声,哇的一声大哭着往屋子里奔,应妈妈也白了脸的紧跟其后奔了进去,最后屋子里响起了伤心的哭嚎声,很快,整个安国候府的人都知道夫人没了,满府哀切,不管是真伤心假伤心,人死为大,个个都伤心的哭了两声。

  护国寺。

  苏绾的房里灯一直亮了很久,一直到早半夜,她才整理出一份药草资料出来,然后连夜唤出了虞歌,把手中的资料交到了虞歌的手里,让他加派人手去找这些药草,找到药草尽快的送到她的面前,她要尽快替他们主子研制解药。

  虞歌知道这些药草绝对不是寻常的药草,因为自家主子身上的毒是十分罕见的奇毒,这解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平常呢,所以虞歌接了东西过去,连夜派发出去,让人尽快找到这些药草。

  这里苏绾总算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心情略舒展一些,眼看着天快要亮了,她决定睡一会儿,要不然第二天早上起来没精神,想着便洗盥一番去休息,至于聂梨和云萝两个人先前早被她撵去休息了。

  苏绾上床后,睡得很快,待到她睡着了,屋子外面的窗户忽地打开了,有人飘然而进,眨眼的功夫便进来了,不过为防这刚睡的人儿惊醒,萧煌抬手轻洒了一些安息香,苏绾睡得更香了,而且一点儿没有感觉。

  从前萧煌一出现,她便有感觉,因为萧煌冷冽的气息远远的便可让人感受得到,但是现在两个人关系好了,苏绾成日都笼罩在萧煌的气息中,已经习惯了萧煌的气息,所以当萧煌靠近的时候,她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这也是萧煌顺利进房的原因。

  昏黄幽暗的灯光之下,萧煌美绝华丽的面容之上,比子夜寒星还要黑的眸子,染了一层暖暖的迷蒙的轻辉,他嘴角勾出温柔的笑意,宠溺的望着床上的人儿,伸手抓过她的手,温声低语:“璨璨,若是这一次我有幸不死,这一生我都疼你爱你的,此生只爱你一人,再没有别人。”

  他说着垂首轻轻的亲吻手里粉姨细长的玉手,随之又低喃:“如若我真的化为血肉,尸骨无存,我依旧希望你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不要为我难过或者伤心,更不要流一滴眼泪。”

  他说完掉头望向床上睡着的人儿,她睡着的样子就像一幅画,比她睁眼时的样子要温顺一百倍,微微的倦缩着身子,长发披散在枕上,容颜如花,那么可爱粉嫩。

  看着这样的她,他的心有些痛,真不想死啊。

  从前他不怕死,因为侥幸活一生,已是赚到了,可是现在有了她,他不想死,他怕他死了后,没有人如自己这般的爱她疼她,他怕有人会欺负她,因为她这样嚣张又霸道,又黑心黑肺的,那些人若是看不到她的好,一直欺负她怎么办?

  萧煌从没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心中有一种企盼,那就是他想活着,然后保护她。

  房间里一片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

  不过时间并不长,天便亮了,萧煌赶紧起身离开了,因为若是璨璨醒过来,只怕又要恼他了,萧煌想到她怒目相向的样子,便忍不住笑起来,伸出修长的手刮了一下苏绾的小鼻子,并来了一句:“张牙舞爪的小刺猬。”

  他一刮,睡梦中的苏绾便下意识的抬手啪的一下拍上了萧煌的手,萧煌笑意更浓了,低喃道:“果然是小刺猬啊。”

  他说完飘然的离开了房间。

  不过他离开不久,苏绾屋子外面,便有人急急的奔了进来,竟然是云萝和聂梨,两个人脸色全变了,飞快的跑到苏绾的面前叫起来:“小姐,不好了。”

  苏绾本来睡得正香,被云萝的大嗓门给惊醒了,她睁开眼没好气的望着云萝说道:“你鬼叫鬼叫的做什么?我天要亮才睡,能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

  云萝不理会她,心急的说道:“老夫人派人来接我们回京,夫人她,她一一一。”

  “她怎么了?”

  “没了,”云萝飞快的说完后有些伤心,必竟是死了一个人,还是候府的夫人,可是很快她便又高兴的笑了起来,望着苏绾欢喜的说道:“小姐,夫人没了,这真是太好了,这下以后没人找我们的麻烦了,我们以后在安国候府的日子好过了。”

  苏绾挑了一下眉,并没有多说什么,江寒烟死是早晚的事情,太后娘娘给她下了毒,她能好起来吗?不过这一回她死了,她身为候府的庶女,自然该回去,否则外面的人指不定如何说她呢,何况她来护国寺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回去便回去吧。

  苏绾望向云萝和聂梨两个人飞快的说道:“聂梨侍候我起来,云萝你去和外面的人说,让他们先行回京,我随后便会回京。”

  “是,小姐。”

  两个人分头行动,动作迅速,苏绾虽然睡的时间不长,不过却因为江寒烟之死,心情有些兴奋,所以也不觉得精神有什么不好,很快穿好衣服,收拾整齐的出了屋子,她刚走出屋子,便看到外面一众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一身美冠华服的萧煌,他周身拢着独有的冷霜,徐徐从外面的走进来,仿若神抵一般,贵气逼人。

  苏绾看到他过来,忙和他打招呼:“我先回京了,老夫人派人接我回京了。”

  昨儿晚上,安国候派人来接她们回府,苏绾没有回去,老夫人和大夫人等人倒是回去了,所以现在安国候府内的一应事务都是老夫人在主持,老夫人一早便派了家下人过来接苏绾回京。

  萧煌听了苏绾的话,忙说道:“我也和你一起回京吧,当初来就是为了查出我身上的毒,现在已经查清楚了,我也没有必要待着了。”

  苏绾挑眉望着他:“那走吧。”

  当先一步往外走去,萧煌转身和她一起往外走去,两个人一路出客院,苏绾上了安国候府的马车,萧煌则上了靖王府的马车,两辆马车一先一后的出了客院,赶往安国候府。

  下山的时候,马车正行驶,苏绾歪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马车外面忽地飘进来一道身影,苏绾睁开眼睛一看,便看到萧煌竟然从马车外面飘了进来,苏绾立马不满的睨着这家伙:“你这好好的马车不坐,非挤到我的马车里,难道我安国候府的马车比你靖王府的马车要好,要不咱们换一换,我去坐你的马车怎么样?”

  萧煌的马车可要舒服得多,不说内里装潢豪华,就是外面的车辕上都用鹿皮包裹着的,行走间如坐在平地一般,说不出的舒服,再看她安国候府的马车,里里外外的说不出的寒碜,可这家伙竟然跑来和她挤这简陋的马车,苏绾不满的睨着萧煌。

  萧煌挑高长眉,冷魅的面容上晕开如莲般的笑意,魅惑的说道:“若是你愿意,我们一起去坐我的马车。”

  苏绾脸一黑,直接的瞪他:“我坐你的马车算怎么回事,人家怎么说?”

  之前她住他的院子指不定别人怎么说了,现在若是再坐他的马车,那说闲话的人只怕更多了,所以她还是安份的坐自已的马车吧。

  “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坐这辆马车有些挤。”

  幸好两个丫头坐在外面,若是坐在里面,根本没法挤。

  萧煌眉眼潋滟,华贵不凡的轻笑。

  “挤一挤感情好,咱们在护国寺内处得不错,我觉得像梦一样,为了不让这份感情生份了,所以我有必要三无不时的在你身边晃晃。”

  萧煌说得理所当然,苏绾一脸的黑线条,这晃得也太快了吧,这刚分手便又晃到她的马车上来了。

  她黑着脸准备把这厚脸皮的人撵下去,便听到身侧的萧煌慵懒的声音一收,转而严肃冷静下来。

  “璨璨,我是逗你的,我来找你是因为有正事要做。”

  苏绾掉头看他的样子,确实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所以说他是真有事来找他的:“好,你说。”

  “之前我搞了一出丞相府买凶杀人的事件,还整出了火烧护国寺的事情,可结果赵荀那个老奸巨滑的东西,竟然找了一个替罪羊,便是太常寺寺卿许大人,他自己则躲了过去,那家伙眼下只被暂停了丞相的职务。”

  苏绾对于这件事不大清楚,此时听萧煌说,才知道丞相赵荀并没有被抓进大牢,忍不住挑起眉说道:“没想到这人倒是挺厉害的。”

  苏绾一说,萧煌冷笑了:“厉害又怎么样,这一次我绝不会让他躲过去的,定要乘热打铁的治他于死地,绝不让他有翻身的机会。”

  萧煌说完后,掉头望着苏绾,眼神中满是氤氲的神彩,招手示意苏绾近前,有事要和她说。

  苏绾下意识的靠过去,萧煌便俯身在她的耳边小声的嘀咕起来,很快两个人的脸上浮起了笑意,苏绾则连连的点头,待到萧煌说完,她竖起了大拇指夸赞萧煌:“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厉害。”

  萧煌浓黑的长眉轻挑起来,魅惑的睨着苏绾:“能得璨璨的夸赞,本世子死也瞑目了。”

  不过苏绾听到他的话,却十分的不喜,冷瞪着他:“以后不要动不动说死字,你这纯粹是看不上我,不相信我能替你解掉体内的毒,你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苏绾说完后,萧煌眸光越发的深邃幽暗,声音低沉的说道:“好,以后我不说,我相信璨璨一定能替我解掉身上的毒。”

  两个人说着话,马车已经驶到了护国寺的山脚下,苏绾眼看着天色已大亮,赶紧的催促萧煌下马车,坐到自个的马车上去,不要让人家看到他就在她的马车上,到时候闲言碎语无数。

  萧煌倒也没有拒绝,飘然从马车内出去,很快苏绾的马车上安静了下来,马车一路离开护国寺回安国候府。

  官道上并不是只有她们这一行人,还有不少人陆续的回京,因为安国候府候夫人去世,各大世家的人自然要前往安国候府吊唁,所以很多人陆续的赶回京城去,至于听灵隐法师诵法的事情,只能推掉了。

  很多人心情不畅,不过也没有办法,一路回京而去。

  安国候府的马车行驶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忽地听到后面马蹄声阵阵,无数尘土飞扬,前面有两骑迅速的飞奔而来,而后面的人大叫着开口:“站住,快站住。”

  可惜前面的人充耳不闻,后面的人火了,为首的两人飞身一跃而起,抬脚朝着前面马上的人蹬蹬的踢了两脚,两脚之下那马上之人便被踢飞了出来,两道身影碰碰的飞到苏绾的马车面前,马车急速的停驶了下来,马车外面被人踢飞了过来的两个人,挣扎着朝着苏绾哀求起来:“姑娘救我们,救我们。”

  苏绾望着那两人蹙起了眉,然后看到后面有人骑马而来,高据马上的数人一副狂妄的样子,指着地上的两个人说道:“来人,把他们带回去。”

  那两人满脸的恐慌不安,眼见着有人要把他们带下去,飞扑到苏绾的马车前面扒拉着马车吼叫起来:“姑娘,救我们一命。”

  苏绾望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邯临城的人,姑娘,他们是坏人,求你救救我们。”

  苏绾望了望这两人,最后点了点头:“好。”

  她话刚落,那两个人连连的磕头感谢,不过这两人背后马上的人已经跃了下来去抓地上的两个人,不过他们手一伸,苏绾身后的暗处有人如雷霆闪电一般的飘了出来,眨眼的功夫便打飞出去了两个人,晏歌抱剑站在马车前,冷眸瞪视着那高据马上的数人。

  那马上之人先是狂妄无比的望着苏绾,随后便有些不安,但仍故作镇定的抱拳:“姑娘,这是我们的私事,希望姑娘把人交给我们,我们不会为难姑娘的。”

  “为难我?”

  苏绾冷笑了起来,随之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不想为难我,我还想为难你们呢。”

  她一言落,沉声下命令:“给我把这些家伙拿下,杀了。”

  一言落晏歌闪身冲了出去,暗处的云歌也闪身出来,眨眼便有两人受伤,这些人一看不敢应战,赶紧的往后退,可惜晏歌和云歌却不让他们走,很快便有数人倒下,而下剩的几个人不敢再恋战,乘乱赶紧的逃走。

  待到这些人走了,苏绾望向马车前面不停磕头的两个人:“好了,没事了,你们两个先跟我回京吧,那些人不敢再伤你们。”

  她说着让这两人骑马跟着她回安国候府。

  这里的事情很快禀报到了丞相赵荀的面前。

  赵荀的脸色难看得可怕,把身边的东西全都打翻了,尤不解恨的起身上前便踢了那前来禀报的人,这个人乃是他派出去的手下,整整追杀了两年,还没有把那两个人杀掉,这些该死的东西,有什么用处啊。

  本来出了刺杀萧煌,火烧护国寺的事情,就够大条的了,现在连这件事都被捅了出来,他还能活得了吗?

  赵荀越想脸色越难看,喘气都粗了:“混蛋,混蛋,萧煌个混蛋。”

  赵荀怒骂萧煌,面前的手下小心的询问:“大人,那两人进了安国候府,我们是否要进安国候府杀掉那两个人。”

  这手下问完,门外一道声音响起来:“父亲还是小心为好,若是安国候府内有陷井等着父亲呢,我看这事需谨慎。”

  说话的乃是丞相府的大公子赵郁,赵郁的神色同样不好看,本来身为丞相的公子,是金尊玉贵的人儿,可是一眨眼间,父亲便被停职了,若是现在再发生什么事,父亲只怕躲不过去,那他们丞相府的人,还能落得了好吗,所以这事不能冒险。

  可是丞相赵荀并没有应声,而是蹙眉望着赵郁说道:“你知道那两个人是谁吗?一个是邯城的师爷,一个是邯城的主薄,他们手里有一本建临江大桥和水坝的帐册,户部当初拨了一百万两的银子过去,事实上真正用掉的只有三十多万两,他们的帐册上,可是写得清清楚楚的,后来大水冲挎了临江大桥和水坝,害得下游数千亩良田和房屋被淹,我把这事推到了邯城知府和当地官员的头上,才保全住了自己,可是现在那师爷和主薄手里的帐册,帐册上一笔一笔的材料从哪儿调拨过来的,所花多少钱,这些东西只要落到皇上的手里,一查便可查出,在临江大桥和水坝上动手脚的根本不是邯城知府,而是我,知道吗?”

  说到最后丞相赵荀整个人都有些抓狂,明明当初把邯城相应的人都杀掉了,谁知道偏就有人做了手脚带走了这师爷和主薄,后来他察觉出来后,派了大量的人马去杀这两个人,可还是没有杀掉他们。

  赵郁听了父亲的话,心口也闷闷的,对于父亲杀人的事情,内情他并不清楚,没想到竟然牵扯这么大,赵郁不由得抱怨自个的父亲。

  “父亲也是的,为什么要动临江大桥和水坝的款项,明知道这事若是被发现,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赵荀冷瞪自个的儿子,怒吼着叫道:“你以为我愿意啊,我赵家乃是朝中新贵,在这遍地世家大族之中,要想不落于人,你知道要多大的花费吗,还有阜城那些人,哪一样不要钱,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

  赵郁不吭声了,身在朝中身不由已,这一点他是知道的,其实他们丞相府内里都没有多大的进项,可是和那些世家大族走动,动则上千两,确实要花费不少。

  赵郁静默,心里很烦燥,最后压抑下自己的心情,问父亲:“现在怎么办?”

  “那两个人必须杀掉,毁掉帐册,只要毁掉那东西,就没人抓到我的把柄了。”

  “可是一一”赵郁还想再说,不过最后沉声说道:“我去吧,今日安国候府候夫人去世,府上正是一团乱的时候,我见机行事,一定会想办法杀掉那两个人的。”

  赵荀望向赵郁,最后点头,这个儿子虽然不是十分的精明,但也不至于蠢笨,反倒是他身边的手下,若没有人指挥,很可能会出问题。

  “好,你要小心行事。”

  是夜,诺大的安国候府,一片白色的缟素,轻薄的雾气之中,飘飘悠悠,竟然让人不寒而粟,有些胆小的下人都不敢出来行走了,只守在前面的灵堂处招呼客人。

  至于苏绾只是白天守了一会儿灵,晚上的时候累了,便回听竹轩休息了。

  她和江寒烟那个女人还没有那么好,所以有必要那么劳心劳力吗,这事应该是她女儿做才对。

  苏绾窝在听竹轩的房间里,把先前从灵隐大师手里拿到的玉佩拿出来观看,随之想到德妃让人送过来的玉佩,忙唤了聂梨把那收着的玉佩取出来在手里把玩,然后把自己的玉佩和德妃送来的玉佩合起来,却怎么也合不起来,苏绾忍不住冷笑了,果然是一枚假的玉佩,不过原来她不着急拿到德妃手中的玉佩,因为自己手中没有玉佩,但现在她手中有了玉佩,她自然希望能拿到德妃的玉佩,然后看看自己的一笔嫁妆究竟藏在什么地方?如若真有一笔嫁妆的话,她正好取了来,好好的建自己的势力,因为唯有自己强大了,别人才奈何不了她。

  苏绾正盘算着,屋外忽地响起了混乱的叫声:“有刺客啊,有刺客。”

  苏绾虽然没有出去,却从窗户看到外面火光冲天,还有吵杂的脚步声,纷乱的叫喊声,看来丞相府的人真的来杀人灭口了,可惜等着他们的是刑部的大牢。

  今晚整个安国候府都被萧煌给布置得水泄不通,一只鸟都别想飞出去,所以更不要提从安国候府把两个活人杀掉了。

  苏绾正想着,外面聂梨急急的走了进来,飞快的禀报:“小姐,果然有人乘乱来杀人灭口,现在有人已被抓住了,还有人在追杀,小姐小心些。”

  苏绾却一点不担心,因为萧煌早派人在听竹轩四周布下了高手,根本没人进得来,所以就算有人来安国候府杀人,也杀不进听竹轩,她心里念头刚落,便听到外面响起了尖叫声:“不好了,杀人了,四小姐被贼人杀了,四小姐被杀了。”

  苏绾一愣,四小姐苏绣,苏绣自从之前被打板子之后,一直窝在自己的地方,不敢随便出来,没想到今晚竟然被人杀了,今晚安国候府被萧煌的手下给围得水泄不通,丞相府的人要想杀人是不可能的,只除了一件事,萧煌是故意让他们得手的,或者他还做了什么。

  苏绾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她被人下药,就是四小姐苏绣和她那个表兄做出来的,先前她表兄被杀了,现在又轮到苏绣了。

  萧煌果然是睚眦必报。

  苏绾轻笑,外面响起急急的脚步声,安国候府的大总管季忠领着人飞快的奔进来禀报道:“大小姐,所有贼人都被抓起来了,现在靖王府的世子和候爷正在前面的庭院里审那些犯人,候爷让奴才来通知二小姐一声。”

  苏绾想了想,反正一时睡不着,不如去看看热闹,想着收起了手里的玉佩,伸了一个懒腰起身往外走去:“既如此去看看热闹吧,不瞧白不瞧。”

  季管家听了一脸的黑线,面对苏绾的时候,恭恭敬敬,说实在的经历了这么多事,季忠是看得最明白的一个,这安国候府最厉害的就是这位大小姐,所以季忠现在对苏绾说不出的恭敬,比对老太太还恭敬。

  一行人往安国候府前面的庭院走去的时候,季忠不忘乘机表忠心,眼下夫人去世了,他应该重新站队,他选择站在大小姐身后。

  “大小姐以后若有什么事,尽管叫奴才去做,奴才一定替大小姐办得妥妥贴贴的。”

  苏绾瞄了季忠一眼,这家伙可真是个老油条,不过倒也是识时务的人,苏绾轻笑:“如此便有劳季管家了。”

  季忠一听,差点没激动的哭了,大小姐这是打算收他为已用了。

  “奴才不劳累,只要大小姐吩咐,奴才定然事无巨细的替大小姐办好。”

  “等着看吧。”

  苏绾轻描淡写的说道,季忠知道这是看他表现的意思,立刻精神抖擞的领着苏绾往前面的庭院走去。

  等到一行人进去,里面审讯已经审出了结果,今晚来刺杀的人熬不过刑罚,直接的交待出是丞相府大公子赵郁指使他们做的,赵郁此时如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的。

  苏绾走进来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想到他当日竟然在她面前使什么英雄救美的把戏,不由得好笑,而她也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哟,这不是赵大公子吗?什么时候你不英雄救美,改干杀人放火的的勾当了?这可真是委屈你了。”

  赵郁没想到自己都这样了,这女人还不忘奚落他,直接一口血气涌上来,昏昏欲劂,不过苏绾却已经懒得理会他了,她掉头望向一侧的地上,那里并排摆着几具尸体,其中一具正是四小姐苏绣,苏绣的身边夏姨娘哭昏了过去。

  安国候苏鹏不知道苏绣是萧煌故意漏出来的漏洞,让人把她杀死的,他还在生气的怒骂:“你们赵家真是丧心病狂,竟然连老弱妇幼都不放过,你给本候等着,今日本候绝不会善罢干休的。”

  苏绾唇角轻笑,眼神亮亮的望向安国候身边的萧煌,萧煌周身拢着戾冷的寒气,只一双瞳眸在暗夜之下,比星辰还要亮,两个人相互对视,然后同时一笑,暖流四溢。

  萧煌幽冷的声音无情的响起来:“来人,把赵大公子以及这些黑衣刺客一并进宫里去。”

  “是,”虞歌应声,一挥手,萧煌的数名手下闪身上前,把赵郁和丞相府的一干杀手,以及邯城的一个师爷和一个主薄都带上。

  事实上这邯城的师爷和主薄早被萧煌给救了下来,就连丞相赵荀的那些手下都被抓了,只不过他一直没动那些人,扣了他们,就等着有一朝一日扳倒丞相,原来他没那么急,还想着留丞相和那些家伙斗斗,但现在丞相府竟然敢招惹璨璨,那他们就是找死,再加上他中毒了,时间很可能不多,所以他只得加快手脚。

  萧煌的话一落,身边的安国候苏鹏飞快的叫起来:“本候和你一起进宫。”

  ------题外话------

  笑笑建了一个群,群号>

  这是一个验证群,后面还有一个正版群,要进正版群要切图订阅过的妹纸才可以进,进验证群找管理员切图,跟管理员要正版群的群号就可以进了,笑笑等你们喔,咱们可以互相调戏。

  另外正版群里各种福利啊,红包什么的,还有一些不能上传的,你们懂的东西也有喔,么么。

  求票啊,今日投票的全都有奖励个,么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97章候府丧事 萧煌设局 投票有奖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