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襄王疯了 投怀送抱 投票奖励币币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荣华宫偏殿,被布置得十分的华丽,金玉台,琉璃皿,琼浆玉液,美人环绕,此时的偏殿内,早到的人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议论着。

  因着是荣妃娘娘的小寿宴,所以今日宴请的宾客都是西楚京都的小姐们,并没有请各家的夫人,本来荣妃娘娘不打算请男宾的,但是自个生日,自个的哥哥肯定是要来的,自己哥哥乃是男人,她总不好让哥哥一个男人待在荣华宫吧,所以便又请了几个男宾,当然都是皇室中的皇子,惠王萧擎,襄王萧磊,宁王萧烨,还有一个六皇子萧彬,另外还请了靖王府的世子和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算来请的男宾客并不多,不过个个却是份量十足,所以今天来的女宾客们,个个都精心打扮了的。

  一眼望去,满殿都是美人。

  苏绾和苏明月到的时候,殿内很多人都到了,不过苏绾并没有急着进殿,而是和殿外的公公先打了招呼,让公公去请示荣妃娘娘一声。

  “今儿我带了我二妹妹进宫了,公公也知道,我们候府的夫人刚死,我二妹妹太伤心了,我做姐姐的怕她闷出病来,恰逢今儿个荣妃娘娘请宴,我便带她来散散心,但因为她在孝中,所以请公公去请示荣妃娘娘一下,看荣妃娘娘忌不忌讳,若是娘娘忌讳的话,那么我们就在外面给娘娘磕个头。”

  苏绾说得一派大气,荣华宫殿门前的公公不由得一阵感概,这清灵县主真是心地慈善啊,听说从前候夫人和这位二小姐待她并不好,可是呢,现在她竟然如此贴心的为二小姐,这清灵县主当真是女子的楷模,典范。

  太监总管的眼神儿,苏明月自然看到了,心里一阵阵发寒,这女人真的太可怕了,脸上笑得像花儿一样,偏偏长得可爱迷人,也许她说的话没人会怀疑,可是内里呢,实在是个阴险鄙卑的家伙,若不是让她来勾引襄王,她会这么好心的带她来散心吗?

  苏明月心有怨念,脸上却不显出来,因为她怕这女人收拾她。

  荣华宫的太监很快去请示了荣妃娘娘,荣妃娘娘并没有什么忌讳的,她们北晋国可没有这些忌讳,她特别的让太监把两位客人请进殿。

  苏绾和苏明月两个人便跟着公公的身后一路进了偏殿。

  早到的小姐正在殿内说得热闹,男宾客只有襄王和庆王到了,但是因着襄王先前害死了贺珍,所以庆王现在和襄王的交情大不如前,必竟那云山伯府乃是庆王的外家,贺珍乃是庆王的表妹,就这么被襄王害死了,庆王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儿,所以对于襄王已不像从前热络,再加上眼下丞相府出了事情,庆王的心里越发的没了热情。

  但因这兄弟俩个是早到的,别的人全是女宾,这兄弟两个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六皇子庆王早有了正妃,所以四周的小姐对于他并没有多大的热情,至于对襄王,一众小姐也没什么热情,因为丞相府已倒,襄王可就没多大价值,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贺珍之死闹了出去后,不少人认为襄王杀了贺珍,所以谁敢嫁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啊,一时间,襄王庆王兄弟俩便被人冷落在大殿一角。

  襄王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他襄王府还没有正妃,这在场的各家小姐,有好些人是不错的,可是这些人竟然一个不瞧他,好像没看到他似的,襄王心中不免不是滋味。

  恰巧这时候,苏绾和苏明月两个人从殿外走进来。

  姐妹两个一进来,便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因为两个人都是美人,苏绾长得甜美可人,一双大眼睛黑如点漆,带着迷蒙的雾气,好似明珠一般的动人,一笑脸颊上还勾出若有似无的酒窝,看了便让人喜欢,而她身侧的苏明月,少了往日的高傲冷清,因为母亲去世,瘦了好几斤,再加上一身的素衣,此时的她完全变成了一个柔弱动人的女子,一双眼睛没了以往的傲气,却多了一抹弱怯,让人看了心中陡升一股保护欲。

  不过这两个人出现后,殿内有不少人议论,当然说得最多的是苏明月,因为苏明月母亲刚死,她还在热孝中,就这么进宫来了,似乎不大好。

  个个小声的嘀咕起来,不过苏绾看人望过来,便笑着伸手拉了苏明月说道:“我二妹妹本不想进宫,是我太担心她在家里闷出病来,所以强拉了她来的,先前我已经请示过荣妃娘娘了,若是娘娘有忌讳,我和妹妹便给她磕个头,我们就回去,不过荣妃娘娘说了不忌讳,我们就进来了。”

  苏绾一说,众人便没有说什么,何敏领着两个小姐走过来招呼她,拉她过去。

  至于苏明月自有文信候府的两个小姐招呼她,两表姐妹心里有些怀疑苏绾的话,因为苏明月和苏绾一向不对盘,她会有这么好心吗。

  苏绾也懒得理会江家的两姐妹,她相信苏明月没有傻到把自己让她做的事情告诉江家那两姐妹。

  一切如苏绾想的一样,襄王萧磊看到了苏明月,十分的心疼,虽然襄王这个人十分的风流,但他喜欢苏明月的心思是一直存在着的,他心中一直想娶的襄王妃人选也是苏明月,可最近发生一连串的事情,使得他无暇顾及苏明月,也忘了苏明月。

  可是今日一看到苏明月,尤其是那我见犹怜的样子,襄王说不出的心疼,眼看着苏明月越来越落寞,襄王忍不住走过去和苏明月说话,先前正和苏明月说话的江家两小姐,看襄王殿下过来和自个的表姐说话,自然不好再待着,便自悄悄的离开了。

  襄王萧磊望着苏明月,说不出的心疼。

  “明月,你没事吧?”

  苏明月抬头望着襄王,听着他的关心,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这还是母亲死后,第一个人关心她,她真的很想扑到襄王的怀里哭一场,可是苏明月没有忘了,襄王是她的堂兄,可现在他喜欢她,若是她扑到他的怀里哭一场,他会如何想。

  所以苏明月忍住了,不过望着襄王,她便想起了苏绾安排给她的事情,勾引襄王殿下,让他来一个失德的举动。

  苏明月望着襄王,想到襄王最近身上发生的事情,丞相被抓进了大牢,襄王若是再失德,只怕皇上会震怒,他从此后完全的失了殿心,苏明月实在是不忍心。

  襄王看苏明月一直望着他,十分的奇怪:“明月,怎么了?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襄王伸出手试探了一下苏明月,忽地发现苏明月的脸颊确实有些热,襄王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伸手拉着苏明月往往偏殿的侧门走去:“你脸颊有些烧烫,我带你去找御医诊治一下。”

  苏明月挣扎,不过哪里挣得过襄王的手,两个人悄悄的从侧门出去。

  待到他们一走,聂梨便悄悄的禀报给了苏绾,苏绾只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襄王和苏明月刚出去,荣华宫的偏殿门外,便有太监的叫唤声响起来:“荣妃娘娘到,端王殿下到。”

  个个动作迅速的站好,掉头往殿外望去,荣妃娘娘和端王君黎领着一众人走了进来,荣妃的身边还跟着宫里的两三位后妃,这些人一向与她走得近,另外还有两个公主,以及靖王府的云梦郡主,萧蓁一进殿便抬头四下找苏绾,待看到苏绾,她眸光凶狠的瞪了苏绾一眼,就因为这个女人,自己的哥哥现在几乎不理她,不但如此,母妃还开始替她相看亲事了,要把她尽快嫁出去。

  萧蓁想到这个就不开心,一侧的八公主冯翔公主奇怪的问她:“怎么了?”

  萧蓁摇头:“没什么。”

  荣妃和端王等人一进大殿,便自有人围了过去招呼他们。

  荣妃眼下是皇帝身边的宠妃,很多时候,只要她一句话,便能决定自家家族的命运,所以这些小姐临进宫,家里的人都叮咛了,好好的奉承着些荣妃娘娘,不要得罪荣妃娘娘。

  所以这些小姐看到荣妃娘娘来了,赶紧的凑过去围在了荣妃娘娘的身边,说着各种吹捧之言,极尽谄媚之态。

  苏绾和何敏两个人站着没动,何敏忍不住在苏绾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你看这些人,有意思吗?难不成荣妃娘娘真的会因为她们说两句谄媚的话便帮她们家,真是好笑。”

  苏绾忍不住笑起来,望向何敏说道:“我们不做是我们的事情,但我们不能阻止别人做,人各有志啊。”

  何敏想想也笑了:“倒也是。”

  她说完注意力不在荣妃娘娘的身上,注意力转移到了苏绾的身上:“你怎么样,你们候府的夫人死了,最近没累着你吧。”

  苏绾摇头:“我不累,夫人的丧事自有人打理,不用我操心。”

  她说完何敏想到什么似的,抬头张望了一圈最后并没有看到苏明月,她推了推苏绾说道:“你啊,就不该带苏明月进宫,若是今日宴席上出什么事,荣妃娘娘不说话,皇上肯定会说话的。”

  何敏说完,苏绾还没有来得及回话,身后却有一道淡然的声音接了何敏的腔:“何小姐想多了,我们北晋国不忌讳这些,既然今日是荣妃娘娘的小寿宴,荣妃娘娘断不会叫皇上责罚任何人的,何小姐想多了。”

  何敏和苏绾二人掉头,便看到一身藏青锦衣的端王君黎,君黎周身拢着淡淡的疏离,眉宇间满是淡漠,似乎对谁都没什么热情似的,但是看到苏绾的时候,他微微苍白的脸上便多了一抹暖意,嘴角也不自觉的勾了起来,何敏看到这样的端王,哪里还不明白的,凑到苏绾的耳边小声的问道;“端王不会是喜欢你吧。”

  她话一落,便感受到一抹凌寒的气息扑面而来,生生的吓住了何敏,何敏飞快的望去,便看到端王慑人的冷眸望着她,何敏不敢看,赶紧的和苏绾招呼了一声,便自找其她人说话了。

  这个端王,看着无害,可是一个眼神便吓死了,看来也不是简单的角色。

  何敏走了,这里只剩下君黎和苏绾两个人,苏绾没好气的抬头瞪了端王一眼:“你没事吓她做什么?”

  她可是看到端王眼里的煞气的,何敏被吓着了,所以才离开的。

  端王君黎轻笑着说道:“说明她胆小如鼠,那你怎么没被吓住的。”

  “关键你没吓我啊,要不你瞪一个看看,说不定我也被你吓住了。”

  苏绾冷哼道,端王君黎像听到笑话一样直接的笑了出来,一笑整个人说不出的温融,他这样的神容,落到了不远处的荣妃娘娘眼里,荣妃娘娘怔了一下,哥哥竟然还有这样开心的时候,看来她今日邀请苏绾进宫是对的,哥哥一向冷冰冰的,除了对她这个妹妹不错外,对谁都冷冰冰的,可是现在他竟然对苏绾如此与众不同,看来她要帮帮自个的哥哥。

  荣妃心里打定了主意,又自和身边的人说话。

  这里端王君黎挑眉望着苏绾挪谕道:“绾绾,本王就算把眼睛瞪掉了,估计你也吓不着,本王可不想没了眼睛。”

  君黎说完,苏绾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被他逗笑了,什么跟什么呀。

  两个人正笑着,殿门前忽地走进来两三道身影,为首的女子穿一身紫色的长裙,长裙下半身绣有十几只蝴蝶,随着她行走间,那蝴蝶好像围绕在她脚边一般,说不出的美丽,大殿内众人全都下意识的往这女子望去,随之便被这女人吸引了,长得真不错,明媚娇俏,可爱动人。,尤其是一双眼睛是丹凤眼,随便的往人一望,便说不出的可爱迷人,让人下意识的盯着她看。

  不过这女人众人却是不认识的,个个望着她,然后大殿内有人觉得这女人有些微的熟悉,她的神容,以及长像似乎给人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当然也不是百分百的,不过神容有些相似,众人想着,全都下意识的往大侧望去。

  苏绾自然也看到了这从殿外走进来的女子,不过她的注意力并不大,而且也没有别人想那么多,看到这女子走进来后,她掉头问身侧的端王君黎:“这女人谁啊?好像没看过。”

  虽说她穿越过来时间不算太长,但是这西楚京都该认识的人她可是全认识了,怎么就没有这个女人的印像呢,她长得不错,若是出现,肯定会让人记住的。

  端王君黎望着不远处的女人,却觉得不喜,因为他发现这女人长得和绾绾有那么一点像,不过眼睛不像倒是真的,她的一双眼睛有些媚态,总之他不喜欢这个女人,虽然不喜欢,却是知道这女人的,先前妹妹曾和他说过这个女人,好像是阜城赵家的女儿赵瑶瑶。

  君黎想着,望向身侧的苏绾说道:“她是阜城知府的女儿赵瑶瑶。”

  苏绾点了一下头,阜城知府的女儿,那她过来做什么?

  苏绾和君黎两个人望向不远处的赵瑶瑶,赵瑶瑶领着两个丫鬟一路往荣妃娘娘所在的地方走去,待到走到荣妃面前时,她停了下来,恭敬的向荣妃娘娘行礼。

  “臣女见过荣妃娘娘。”

  荣妃自然是认识她的,点了一下头,示意她起来:“赵小姐,你怎么过来了?”

  “是这样的,我姑姑身子不大舒服,刚召了御医过去请脉,今日乃是荣妃娘娘寿宴,我姑姑便让我代替姑姑来向荣妃娘娘祝贺一下。”

  赵瑶瑶连声音都透着一股子甜萌,酥酥的,听到的人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女人看到这样的她自然是嫉妒的,随之其中有人眯眼望向了赵瑶瑶,然后又望向了苏绾。

  这女人和清灵县主倒是一个格调的人,本来有一个清灵县主就够讨人厌的,这西楚京都多少出色的男人被她吸引了,现在又出来一个赵瑶瑶,当真是讨厌这女人。

  不过虽然这些小姐讨厌,荣妃娘娘却神色如常的笑着说道:“有劳德妃娘娘了。”

  赵瑶瑶笑眯眯的伸手从身侧的丫鬟手里取了一个雕刻精细的玉檀盒,递到了荣妃娘娘的面前:“这是德妃娘娘让臣女带过来的贺礼,希望荣妃娘娘喜欢。”

  德妃送给荣妃的礼,可是一份重礼,这女人是皇帝的宠妃,而赵家眼下没落,若是这女人再乘热打铁的多说什么,那就是火上浇油了,所以德妃一点也不敢怠慢荣妃,所送的礼品也是极其华贵的,一枚玉制的九转连环扣,这九转连环扣十分的难得,是用一副完整的黄田玉石雕刻出来的,九个连环扣紧紧的扣在一起,一眼望去,说不出名贵。

  荣妃看了倒是挺喜欢的,伸手摸了摸望向赵瑶瑶的笑道:“德妃娘娘有心了,回头你替我向德妃娘娘道声谢。”

  “是,荣妃娘娘。”

  荣妃娘娘示意人给赵瑶瑶安排座位,让她在她身边不远的地方。

  虽然在场的女人不喜欢赵瑶瑶,因为这女人一看就是天生的狐媚子,比苏绾那个女人不逞多让,所以她们下意识的便讨厌她。

  不过赵瑶瑶并不在意,只陪着荣妃娘娘说话,只是说话间,她的眼神若有似无的扫视了整个大殿,随即便看到不远处和端王君黎站立在一起的一个娇俏可人,明媚动人的女子,赵瑶瑶望过来的时候,正好苏绾也望向她,两个人眸光交会时,赵瑶瑶飞快的递给苏绾一抹友善的笑,那笑还有些刻意的讨好。

  苏绾微微的蹙眉,想不透这女人笑得这样做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女人打的什么心思?

  苏绾正想着,忽听大殿外面有太监的高呼声响起来:“皇上驾到。”

  皇帝竟然过来了,偏殿内,荣妃娘娘赶紧的领着一众贵女过来给皇帝行礼。

  “臣妾见过皇上。”

  “臣女见过皇上。”

  六皇子庆王和端王君黎也赶紧的随着众人之后给皇帝行礼。

  一身明黄龙袍的承乾帝从大殿外走进来,身后还跟着数人,这些人却是惠王萧擎,宁王萧烨,还有萧煌和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这些人早先便进了宫的,不过却并没有直接来荣华宫,而是先去上书房那边去给皇上请安了,他们猜测出,今儿个荣妃娘娘的小寿宴,皇帝是一定会过来,所以便先去请安,然后和皇帝陛下一起过来。

  皇帝看了一眼大殿内的人,并没有多注意别人,一双眼睛只望到荣妃娘娘了,他上前一步扶起荣妃娘娘,然后才示意众人起身,皇帝不再理会别人,而是径直搂着荣妃娘娘一路往里走去,身后的众人纷纷的起身。

  大殿上的一群人中,有一人呆呆的望着那跟着皇帝从殿外走进来的几个皇子龙孙,尤其是其中一人,一身的白色滚银边华袍,白玉簪束发,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那一张鬼斧神功雕琢而成的绝色容貌,当真是华美卓绝,而更让无法忽视的是他的不怒而威,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冷魅气息,一举手一投足便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优雅,徐步行走着,看似带着漫不经心,可是每一步都带着无双的风姿。

  这样一个一举一动都带着不凡的男子,使得人群中的赵瑶瑶完全的看呆了眼睛。

  先前她没有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便听到赵玉珑说过萧煌长得有多么的出色,当时她还有些不以为然,再俊又怎么样,她又不是没看过俊人,那襄王就是个长相俊朗的男子,而惠王殿下长得也十分的出色,更不要说宁王萧烨了,宁王萧烨不但俊美,还带着一股不染尘埃的仙气,让人看了便忍不住想再看。

  可是等到赵瑶瑶看了萧煌后,便知道这个男人有一种吸引女人的本钱,他那冷魅的气息,就像一种毒似的,让女人想扑上去。

  想看看若是得了这样的男人喜欢,他会是如何的疼宠一个人。

  大殿内,赵瑶瑶脸红心跳的望着萧煌,可惜萧煌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任何人的身上,他的注意力完全在苏绾的身上,看到苏绾和端王君黎站在一起,他的眼里腾腾的冒火,这个坏蛋,不是说进宫是为了拿到玉佩吗,怎么还和这家伙搅合在一起,他替她去拿玉佩,她竟然在这里和别的男人谈笑,真是气死他了。

  萧煌想着大踏步的走到苏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苏绾,那阴沉沉乌黑黑的瞳眸中满是冷意,周身上下没有一点的温度,苏绾以前不懂这人,现在已经完全明白这家伙的心态了,这样就表示他生气了,很生气,而且还是生她的气。

  苏绾很努力的想着,自己又哪里得罪他了,不过当着这满殿的人,她还真不想让别人过多的注意到他们,所以递了一个讨好的笑给萧煌。

  萧煌看她笑得跟小狗似的,这是她难得一次的对他露出这种讨好似的笑,萧煌心里一下子便舒服得多了,同时下意识的想伸出手摸摸小可爱的头,不过手还没有伸出去,便想起这里乃是荣华宫的大殿,若是他这样做,他们立马成为焦点,当然他是无所谓了,可是璨璨呢,说不定会恼羞成怒,所以萧煌收回手,哼了一声转身便自跟着皇帝身后往里走去。

  萧煌和苏绾的小小互动,其实就是很短的空间,所以除了一直注意着他们的惠王,宁王和端王,别人压根没注意到。

  但注意到他们之间动作的人,个个脸色一沉,心里冷哼的瞪着萧煌,然后谁也没有说话,跟着人一路往里走去。

  此时天色已经快中午了,皇帝看该来的人都来了,所以便下旨命令下去,立刻开宴。

  不过荣妃四下一望,发现少了一人,襄王呢。

  “皇上,襄王殿下还没有来呢。”

  先前襄王来的时候,荣妃娘娘还没有到,所以她以为襄王没有来。

  六皇子庆王赶紧的说道:“回父皇和荣妃娘娘的话,他来了,不过后来又出去了。”

  庆王话一落,承乾帝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这个儿子太不省心了,既然来给荣妃做寿,怎么开宴了人倒是跑没了。

  “不等他了。”

  皇帝冷沉着脸喝道,荣妃娘娘还想说再等等他,谁知道这时候,大殿外面有荣华宫的太监总管奔进来,气吁喘喘的说道:“禀皇上,奴才接到禀报,说荣华宫西侧的小花园有人喊救命,奴才不敢耽搁,赶紧进来禀报皇上。”

  皇帝脸色一变,难看了,好好的庆个生,竟然发生这种事,正想让太监去处理这事,不过荣妃娘娘却开了口:“皇上,我们去看看吧,千万别在我的荣华宫里死人,到时候臣妾不敢睡。”

  荣妃开口,皇上立刻同意了,伸手拉着荣妃从西侧门往外走去,身后后妃,以及公主赶紧的跟上,皇子们也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最后面是各个闺阁小姐,浩浩荡荡的一众人一路往西边的小花园走去,荣华宫的景致特别的好,西侧除了有小花园,还有无数碎石堆叠而成的各式造型,远远望去便像石头园林似的,十分的美丽。

  不过此时那假山之后隐约传来叫声:“救命啊,呜呜,救命。”

  皇帝大怒,飞快的命令身侧的太监:“领几个人去看看谁这么大胆,竟然胆敢在荣华宫内行凶,不管是谁,把人拉出来。”

  皇帝命令一下,几名太监飞身直奔假山之后,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几人便退了出来,而随着太监之后还有一人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待到冲出来后,整个人虚软的往地上一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顾着喘粗气了。

  众人飞快的望去,便看到那冲出来跌坐到地上的女子,竟然是一身白衣的苏明月,苏明月此时整个人十分的狼狈,头发有些松散,脸上嘴角还有血,半边脸全青了,不知道是撞在假山上的,还是怎么的,总之说不出的凄惨。

  人群之后,苏绾看着苏明月的凄惨,不紧不慢的走出来,不过待到出来,她脸色可就不好看了,小脸满是怒意,飞快的拉着苏明月叫起来:“二妹妹,你怎么了?哪一个伤的你,谁,哪一个丧尽天良的家伙干出来的事情?”

  苏明月抬头无力的望着这女人一眼,头疼极了,最鄙卑阴险的家伙不就是眼面前一个吗?明面上叫她去勾引襄王,事实上她背地里还动了手脚吧,在她身上动了什么手脚,所以襄王才会和她待了一会儿后,有些控制不住的样子,不过她自个倒是没事,看来她在她身上弄的药是对男人有用的。

  苏明月知道这女人今日算是大发善心了,没有连她一起媚了,要不然她们两个人只怕早成其好事了。

  苏明月此刻心中真正是又恨又怒,却又一个字说不出来,只拿一双眼睛瞄着苏绾,她可不可以一巴掌把这女人扇到天边去,离得自己远远的。

  不过苏绾不理她,怒火万丈的指着假山后面大骂:“哪个丧尽天良,丧心病狂,无恶不作。不干人事的家伙干出来的,快滚出来。”

  她说完也不等里面的人出来,便又苦着一张脸朝着皇帝叫起来:“皇上,你要替我二妹妹做主啊,她太可怜了,母亲刚死,还差点被人整死,求皇上替臣女做主啊。”

  承乾帝低头一看,真是安国候府的怡灵县主苏明月,皇帝立刻想到苏明月母亲刚死的事情,脸色立马不好看,十分的不喜,这母亲刚死,不在府中守孝,跑进宫干什么,皇帝正想训斥,他身边的荣妃娘娘伸手拉了拉皇帝的龙袍,小声的和他说了情况,是她邀请清灵县主进宫来的,清灵县主因为担心二妹妹,所以带她进宫了,不过人家先前没有直接的进来,先请示她了,说给她请个安就走,是她说不忌讳让她们留下的。

  皇帝一听,虽然心中依旧不高兴,不过好歹没有发火,正想派人送苏明月回安国候府去。

  不想前面不远的假山后面,有太监领着人走了出来,这人一出来,皇帝的脸立刻被气绿了,因为走出来的人竟然是襄王萧磊。

  襄王一出来,四周不少人嘀咕起来,议论纷纷。

  襄王殿下的脸色此时说不出的阴沉难看,一双望向苏明月的眸子也说不出的阴冷,他总觉今儿个这一出是苏明月算计他的,要不然他好好的怎么把持不住了呢。

  襄王心里想着,飞快的往地上一跪:“父皇,是这个女人算计的儿臣,她一定对儿臣动了什么手脚,儿臣才会控制不住自己。”

  襄王话一落,皇帝直接的被气笑了,襄王现在完全是那个经常喊狼来了的小孩,没人相信他的话。

  因为之前他已经接二连三的发生这种事了,先是在安国候府和刑部尚书的女儿阮雨做出那样的事情,然后是在端王府和贺珍,现在又强迫人家清灵县主,他竟然还说人家对他动手脚,不是可笑吗?

  襄王的话一落,苏明月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襄王,这个男人先前一直跟她表达说喜欢她,爱她,可是在遇到事情的时候,直接毫不犹豫的把事情推到她的头上,这样的男人还真是可怕。

  苏明月之前已经收回了勾引襄王的念头的,可是因为她身上有药,所以襄王才会失控,而这却不是她做的。

  这个男人说喜欢她,哪怕说她害他,至少有些犹豫吧,可是他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直截了当的说是她。

  苏明月的心再次的被打击了一下,她现在几乎心如死灰,对于男人已经完全的不报希望了,因为她遇到的男人都是这样的人,她喜欢萧哲,萧哲是她的父亲,母亲为他牺牲那么多,可是到头来,他却毫不犹豫的牺牲了母亲。自个叫了十多年的爹爹,因为母亲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临死也没有理会自个的母亲,现在这个一直说爱她的男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口咬定是她算计了他。

  这些男人啊,怎么可以这样自私呢。

  苏明月伤心的哭起来,一哭更是梨花带雨的样子,四周的人个个指责襄王,明明欲对人家怡灵县主不轨,竟然还说人家害他。

  真是不要脸。

  “襄王殿下怎么这样啊?”

  “是啊,你看怡灵县主身上的伤。”

  “这女人真可怜。”

  人从来都是同情弱者的,这一会儿,个个同情起苏明月来,指责襄王的不是。

  皇帝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阴沉得可怕,一双瞳眸里满是狂风暴雨,对于这个儿子,他是从前是对他怀有希望的,到慢慢的失望,到现在的失望透顶。

  “萧磊,你竟然胆敢在宫中对怡灵县主做出这种事?”

  “父皇明查啊,儿臣没有,是她对儿臣动的手脚,真的是她动的手脚啊。”

  襄王大叫着,他知道,现在父皇对他已是失望透顶了,本来因着丞相府发生的事情,父皇就对他和母妃失望了,若是今日的事情再坐实了,只怕他从此后就是弃子一个啊,稍微再发生点什么事,他和母妃就永无翻身的机会了。

  所以这时候襄王想的是如何自救,而且此刻他一心认定是苏明月对他做了什么。

  身为襄王,他府中有不少女人,动情与否,他还是知道的,他先前那样急不可待的猴急姿态,分明不正常,一定是这个女人勾引他的,她勾引他,竟然还喊救命,这女人想害他,可恶,可恨。

  襄王血红着眼睛瞪着苏明月,苏明月被他吓了一跳,往旁边躲去。

  皇帝根本不打算理会他,脸色难看的下命令:“来人,把襄王一一一。”

  皇帝命令没有下完,襄王扑通扑通的磕头,同时吼叫起来:“父皇,儿臣冤枉啊,父皇明查,儿臣是被人陷害的啊。”

  襄王扑通扑通的磕头,大有皇上若不给他一个机会,他就磕死的意思。

  皇帝看了脸色越发的难看,不过身侧的荣妃倒是拉了他一下衣袖,别真在她的宫里发生什么事,虽说襄王背后的丞相府台了,可保不准还有什么后招,她可不想这人惦记上她,给他一个死心的机会也行。

  荣妃一拉皇帝的衣袖,皇帝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冷沉着脸下命令;“来人,宣御医替襄王检查一下。”

  皇帝命令一下,立刻有人奔去请御医,其他人则一脸不屑的望着襄王,个个小声的嘀咕着,皇帝只觉得皇家的脸面被这个儿子给丢干净了,说不出的生气火大,直直的怒瞪着萧磊,萧磊一声不敢吭,现场的气氛说不出的冷,今日本来是荣妃娘娘的小寿宴,皇帝是一心想让荣妃娘娘高兴些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成这样了,皇帝能不火大吗。

  待到御医一来,立刻命令御医,赶紧的给襄王检查一下,看看怎么回事?是否被人下药了。

  御医领旨上前替襄王检查,检查过后,直接的起身回道:“回皇上的话,襄王殿下没有被人下药,他是正常的。”

  御医话落,四周议论声嗡的一下起来了,个个满脸的嘲讽之色,皇帝看着自个的儿子,满脸的憎恨,嫌不够丢脸是吗?竟然说自己是被人家下药的,这下脸丢的更大了吧。

  襄王的脸色比皇帝的脸还难看,朝着皇帝吼叫起来:“父皇,这御医一定是被收买了的。”

  御医吓得扑通一声往地上跪去:“皇上,老臣不敢啊。”

  皇帝已经看不下去了,直接的冷着脸下命令:“来人,把襄王撵出宫去,禁闭在襄王府内,以后没有朕的旨意,不准出襄王府一步。”

  这是把襄王幽禁了,襄王的脸色白得可怕,还想再说什么,皇帝手下的侍卫闪身过来,眨眼的功夫便冲过来扣押着襄王,一路带着他离开皇宫。

  “王爷,别叫我们为难,走吧。”

  襄王被侍卫扣押着一路离开,经过了苏绾的身边,只见苏绾明媚的笑望着他,那双又大又亮的的大眼睛还乘机朝着他眨了眨,眼神中满是讥讽的笑意。襄王看着这样的苏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是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设局算计了他,他怎么忘了苏绾会医,她悄无声息的给他下药,然后让御医查不到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他根本就是被这个女人算计了的。

  襄王朝着身后的皇帝大叫:“父皇,是苏绾,是这个女人算计的我。”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相信襄王话的,个个摇头叹气,只当这人神经错乱了。

  苏绾一脸委屈的说道:“襄王不会刺激得脑子不正常了吧。”

  声音中满是惋惜,那声音还不大不小刚好叫襄王听到。

  襄王直气得血往脑袋上钻,整个人疯了似的大叫:“父皇,是她是她害我的,父皇。”

  皇帝的脸要多黑就有多黑,挥手命令人赶紧把他带走,然后又命令人把苏明月给送回安国候府去,等到这些人走了,皇帝黑着脸转身往身后的偏殿走去,同时伸手拉着荣妃娘娘。

  其他人跟在他们的身后一路进偏殿,谁也不再理会襄王,他就那么被侍卫一路拖出了荣华宫,然后一路撵出了宫,一路上多少人看笑话,指指点点的,这更刺激了襄王,他大喊大叫的,更让别人有一种感觉,襄王殿下疯了。

  荣华宫的偏殿西边,一众人鱼贯而入的往偏殿内走去,萧煌慢慢的落到了后面一些,打算和苏绾一起进偏殿,顺带说说话,警告警告这小没良心的,不要理那心怀不轨的端王殿下,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和苏绾说话,便见到旁边有人推了前面的女人一把,这女子被推得直直的往前面撞了过去,眼看着要撞上前面的人,偏偏旁边的人又推了这女子一把,这女子便直直的对着旁边的萧煌倒了过来。

  这被人推的女子乃是阜城知府的女儿赵瑶瑶,赵瑶瑶本来完全可以站稳的,可是她一眼瞄到旁边行走着的竟然是靖王府的世子萧煌,不由得心如小鹿乱跳,她心思一动,身子便直直的对着萧煌倒了过来,在她的心目中,萧世子自然会伸手扶住她的,必竟她没有耍什么心计,是有人推了她一把的。

  可是她完全的高估了萧煌此人的善心了,所以当她直直的倒过来的时候,萧世子优雅的加快了步伐,然后赵瑶瑶便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扑倒一声往地上狠狠的摔了过去,先前她是完全以为萧世子会扶住她的,所以一点也没有收力,所以现在的她整个人死死的往地上栽去,扑通一声响,直摔得赵瑶瑶眼冒金星的,偏偏身遭的人还不放过她,一个个全都嘲讽的笑了起来,然后有人开口不客气的说道。

  “好好的一个人连路都不会走了,当真是可笑。”

  “哪里是不会走路,主要是太紧张了,没看过美男,咋这一看美男,连路都走不了。”

  “我看是想投怀送抱吧。”

  有人经过赵瑶瑶身边的时候,直接的抬脚便从赵瑶瑶身上跨过去,有些人还乘机踢她两脚,而赵瑶瑶挣扎着半抬了身子,泪眼模糊的望着前面走远了的身影,看都不看她一眼,而是径直和身边娇俏迷人的女子说着话,那一低眼的温柔,是世间最美的景色,可惜他疼惜的那个女子却不是她。

  ------题外话------

  姑娘们,继续投票啊,奖励币币了,五张以上大奖…。吼吼,来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99章襄王疯了 投怀送抱 投票奖励币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