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萧煌护犊 自作自受 继续投票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看看咱家煌煌是不是很护犊,投票票鼓励下他

  ------题外话------

  其声血腥冷酷,没有一丁点的感情,赵瑶瑶想到自己没腿的样子,哪里还敢坐在大殿上,最后挣扎着起身,再次的旋转起来,她一边旋转一边流眼泪,这些京城中的人太欺负人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她,她好歹也是阜城知府的女儿啊。

  可是这支舞是高难度的舞,她这样旋转着,慢慢的呼吸急促了,头晕眼花,身子软软的往地上栽去,最后扑通一声跌倒在大殿上,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头发有些散,衣服有些乱,满脸的冷汗往下流,眼里也溢满了泪水,这一次她完全不是装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哭了,她抬头望向一边,看到那个美若莲花的男子,没有一点的同情心,竟然优雅的开口:“还不继续往下跳,这是不打算要这双腿了。”

  赵瑶瑶跳的这支舞,是以旋转为主的舞蹈,一般人能连转十八圈就不错了,而她已经练到旋转二十八圈了,可是现在这个人竟然让她不要停下来,一直转下去,这一刻赵瑶瑶只觉得天旋地转,却并不敢停下来,她拼命的旋转,旋转,若是停下来,她的双腿就要被打断。

  萧煌冷酷无情的话一响起,大殿内瞬间一窒,众人个个同情的望向了赵瑶瑶,赵瑶瑶头脑一窒,差点没有晕过去,她跳的这支花上舞,看过的人没有说不好看的,个个都被吸引,本来她还以为萧煌也会被吸引,可是没想到这人竟然让她一直跳下去,不要停下来,若是停下来,就打断她的双腿。

  眼看着赵瑶瑶一支舞就要停了下来,忽地大殿一侧响起一道冷厉嗜杀的声音:“不要停下来,一直跳下去,你不是显能吗,若是胆敢停下来,就打断你的双腿。”

  众人之前看到她穿的绣蝴蝶的长裙,还有些不以为意,现在才知道这女人是做好了跳舞的准备的,而且大家望去,发现赵瑶瑶的舞蹈确实很美,似乎经过名家指导的,她跳的花上舞,到最后根本看不见人影,只见花间十几朵蝴蝶在翩然的起舞,众人看到最后都被吸引住了,个个盯着大殿里的身影,直到她身姿慢慢的旋转着要停了下来,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她一言落,大殿内,音乐声响起来,赵瑶瑶开始跳舞。

  赵瑶瑶强忍住心里的难堪,徐徐的从座位上走出来,对着上首的皇帝和荣妃福了一下身子,然后说道:“今日我给皇上和荣妃娘娘带来的是一支舞蹈,花上舞。”

  大殿内,众人没有吭声,眼看着赵瑶瑶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荣妃娘娘看不下去了,只得开口:“既然赵小姐有心,那就表演一个吧,我们正好欣赏一下赵小姐的才艺。”

  若是往常肯定是有人配合她的,主要先前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再加上大家被苏绾给吓住了,所以现在没人敢招惹她,所以赵瑶瑶开口后没人理会她。

  本来赵瑶瑶打的如意算盘挺好的,可是架不住没人配合她啊。

  大殿内,依旧没有人说话,赵瑶瑶心里有些难堪,她其实早知道苏绾什么都不会,她提出让苏绾表演,就是点出这女人什么都不会,而她再乘机提出替她表演,这不就可以证明她比她能力好吗?这样的话,萧世子难道还喜欢她吗?

  赵瑶瑶自责的道歉过后说道:“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替清灵县主表演一个吧。”

  不过她也不点破,倒要看看这女人演什么把戏。

  苏绾冷笑望着她,不知道才怪呢,那样子分明是故意的。

  “啊,”赵瑶瑶一脸的惶然,似乎为自己的行为自责,赶紧的向苏绾道歉:“清灵县主,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

  恰在这时,苏绾开了口:“赵小姐,抱歉,我什么都不会。”

  赵瑶瑶先开始是装的,可是后来有些装不下去了,甚至于有些不安了,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哄她啊,她这样可怜,怎么就没有人怜香惜玉一下呢,这些男人怎么这么冷心肠啊。

  可惜大殿上没有一个人理会她的,个个望着她,男人的眼里满是冷意,女人的眼里则一脸她就是白痴的样子。

  她说完惶惶的睁着大眼望着四周,眼泪蒙在眼里,一副欲哭欲泣的样子,往常她这样子,身边的男人个个跑过来哄着她,顺着她的,所以今日她也就不自觉的使出这一招了。

  赵瑶瑶尤不自知的样子,惊慌失措的起身,似乎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急急的起身说道:“我,我说错话了吗?”

  不过别人的脸色便不好看了,大殿内,几个男人可都是护着她的,个个瞪着赵瑶瑶。

  赵瑶瑶一说完,大殿内多少道视线射向了她,然后望向了苏绾,苏绾倒是神色如常,笑意如常。

  皇帝一看,脸色便沉了,正想发火,大殿一侧的赵瑶瑶又开口了,她娇俏的笑着说道:“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荣幸看到清灵县主的表演?”

  大殿内众人一时面面相觑,本来之前表演的心思挺高的,可惜被这么一折腾,谁都没有兴趣了,个个提心吊胆的不敢吭声,生怕惹出什么事来。

  荣妃摆手示意吕珊坐下来,她又望了一圈说道:“接下来还有谁愿意给本宫表演一下的。”

  吕珊立刻起身,笑着道谢:“谢荣妃娘娘。”

  一句话再次让众人的脸变了,谁也不敢说话了,倒是荣妃娘娘不满的瞪了皇帝一眼,然后望向下首说道:“先前吕小姐的琴弹得特别的好,待会儿本宫有赏。”

  大殿上,皇帝扫视了一圈后,下命令:“好了,接下来继续宴席吧,如若再有人胆敢惹出事来,朕定斩不饶。”

  今日她代表的是德妃娘娘,所以位置较靠前,她坐到位置上,小心的抬首去望上首的一侧的萧煌,这一抬头,只觉得心跳得不能呼吸了,因为萧世子正在看她,那黑黝深沉的瞳眸好似黑夜一般的笼罩着她,可惜赵瑶瑶并不了解萧煌的心性,若是了解,她就不会心跳了,因为这人真正是护赎子的人。

  最后谁也不理赵瑶瑶,赵瑶瑶只得委屈的往回走,走到了座位上。

  赵瑶瑶咬着唇一脸委屈的望着苏绾,然后望向四周,可惜现在殿内很多人见识到苏绾的阴险之处,所以不敢招惹这女人,但不代表不敢招惹赵瑶瑶啊,看到这女人望,不少人拿眼瞪她,那狐媚样装给谁看呢,狐狸精。

  赵瑶瑶一僵,苏绾已经不打算理会她了,转身便自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

  苏绾一边想一边笑望着赵瑶瑶,眸光中说不出的戏谑:“赵小姐,你确定你不知道吗?”

  苏绾抬眉望向这女人,总算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女人的眉眼和自己有些像了,不过这女人的眼睛和她的不像,她的是丹凤眼,有一股天生的狐媚气,而她的眼笑起来的时候有些像桃花眸,给人一种很可爱的样子。

  大殿下首,赵瑶瑶没有走到自已的座位上,而是往苏绾的座位上走去,她和苏绾的座位离得不远,两步路就到了,赵瑶瑶站到苏绾面前的时候,极尽温婉的向苏绾道歉:“清灵县主,我来是向你道歉的,对不起,先前我不知道玉珑所做的事情。”

  皇帝看荣妃不高兴,立刻眸光温和的拉了荣妃坐到身边,哄着荣妃,荣妃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众人纷纷往座位上走去,御医也小心的退了出去,此时每个人都觉得一身的冷汗,脸色难看,完全没有了先前进宫的兴高采烈,荣妃娘娘的一张小脸上,满是忧怨,本来好好的一个小寿宴,偏发生这么多事情。

  “好了,都起来坐下吧。”

  皇帝望向荣妃,发现荣妃妩媚的面容上有些苍白,皇帝心疼了,总算挥了挥手示意赵瑶瑶起身。

  今日襄王被撵出宫,禁闭在襄王府内,赵玉珑又挨了打,赵家一门还被尽数的关进了刑部的大牢,若是再惩罚这赵瑶瑶,外面的人指不定如何议论她呢,所以荣妃娘娘希望这事到此为止了。

  不想身侧的荣妃娘娘苦着一张脸说道:“皇上,今日乃是臣妾的小寿辰,皇上还是饶过赵小姐吧,她是代表德妃娘娘给臣妾送礼的。”

  皇帝看到赵瑶瑶,想到她也是姓赵的,心情说不出的厌烦,正想命人把这家伙撵出去。

  殿内赵玉珑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直接嗷的一声怪叫着昏死了过去,不过殿下的太监可不含糊,立刻上前一步架起赵玉珑,便把赵玉珑拖出了殿外,大殿内,赵瑶瑶飞快的往地上一跪,伤心的说道:“臣女有罪,请皇上责罚。”

  不是爱作妖吗?把你们全都关进刑部的大牢里,看你们还怎么作。

  皇帝实在是怒极了,本来还没有那么急的收拾丞相府的人,这一回赵玉珑所做的事情是彻底的把皇帝给惹毛了,所以他大喝着让人把赵玉珑拉下去打板子,随之还让人把赵府的人全都关进大牢里,另外还让刑部加快审案。

  赵瑶瑶说不下去了,皇帝已怒火万丈的大吼起来:“来人,把赵玉珑给朕拉下去重大三十大板,另立刻下旨,赵家满门全部下入大牢,用最快的速度审查丞相府的案子。”

  赵瑶瑶说完后,飞快的往大殿上一跪望向皇帝说道:“禀皇上,是臣女该死,臣女不该带她过来,害了陈贵人的孩子,之前她和臣女说想过来参加荣妃娘娘的寿宴,说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看到这样的场面了,所以臣女便带她过来了,没想到她?”

  而大殿一侧的赵瑶瑶,已经一脸惊恐之色的望着赵玉珑:“你疯了,你怎么能随便动手脚呢,我就说你最近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原来是存了这该死的心思。”

  苏绾话一落,皇帝直气得心中血气翻涌。

  大殿内,皇帝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苏绾还在他的心里捅刀子:“赵玉珑,我知道你为什么弄掉陈贵人的孩子,你不就是憎恨皇上把你爹关进刑部大牢吗,你因为心里的恨意,所以不惜弄死陈贵人的孩子。”

  三名御医赶紧的走过来闻了闻,果然闻到了赵玉珑的手上有麝香的味道,何御医飞快的跪下:“回皇上的话,赵小姐身上确实有麝香之味,她这只手便抓过麝香。”

  “现在你们闻闻,她手上是否有麝香之味。”

  苏绾说完也不管那惊呆了的赵玉珑,她伸手从袖中取出一枚药瓶,然后当众在赵玉珑的手上涂了药,然后招手示意何御医等人过来。

  苏绾笑眯眯的说道:“这不是凭嘴说的事情,而是我向皇上证明,你这只手是碰过麝香的,你碰没碰过麝香,一试便知。”

  不过赵玉珑无论如何是不会承认的,她望着苏绾摇头:“苏绾,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别想赖到我的头上,我没有,我没有。”

  大殿上,众人望着赵玉珑,个个交头接耳的说起来,赵玉珑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从前风光无限的丞相府大小姐,今日连市井斗民都不如,被人当众指指点点的,不但如此,她还被人逮住算计陈贵人的事情。

  她之所以用这个法子,乃是先前她在宫中无意得到的消息,知道陈贵人怀孕了,眼下宫里谁也不知道,所以赵玉珑便动了心思,她今日过来一来是为了求萧煌救救赵家,另外一个事就是想算计苏绾,一直以来她都吃瘪,所以自己的姑姑都嫌她没用,赵玉珑想到这个,便想胜苏绾一回,所以才会如此行事,没想到到最后到底还是被苏绾识破了。

  可是她没有单独和萧煌说过话,却看到萧煌对苏绾那满满的宠溺神容,赵玉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她追逐了多少年,爱了多少年的男人,凭什么,凭什么便宜了别的女人,所以她才会斗胆的在大殿上栽脏陷害苏绾。

  赵玉珑自从上次进宫,便一直待在宫中没有回去,丞相府被皇上下了令封了,不准任何人进出,赵瑶瑶便躲在宫里,今日荣妃娘娘小寿宴,她知道萧煌会进宫,所以一心一意的想见见萧煌,想求求萧煌放过赵家吧,救救她们赵家。

  苏绾在大殿上绕了一圈,最后一路走到了赵瑶瑶身边,伸手便抓住了赵瑶瑶身边一个穿绿衣长裙的女子,女子一直低垂着头,不看任何人,所以没想到苏绾竟然直接的抓住了她的手,她啊的一叫,急速的抬起头来,众人才看到这女子哪里是什么宫女啊,她竟然是丞相府的大小姐赵玉珑。

  苏绾看她们脸色煞白,身子抖个不停,总算放过了她们,转身便自往一边走去,事实上她知道是何人在她身上撒的麝香,不过这人一洒到她身上,她便发现了,所以便用其她的药驱散了身上的味道,不过她洒的药和麝香有些像,所以御医才会以为她身上有麝香之味。

  江茵说完,妹妹江岚也点头附和:“我身上什么都没有。”

  苏绾在江茵和江岚的身边慢慢的转悠着,两个人的脸全白了,身子都打起颤来,眼看着苏绾转来转去,转来转去的,江茵受不了这份压力,忍不住颤着声音叫起来:“我们身上没有,没有麝香,你别想赖到我们的头上。”

  苏绾看这些人脸吓得煞白煞白的,倒也没怎么为难她们,不过待到她走到文信候府的江茵和江岚时,她可就不会那么轻易饶过这两个女人了,她记得这两个女人总是看她不顺眼的,既如此又如何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其中有些贵女,不禁心中祈祷,千万不要是她们啊,千万不要是,如若这一次躲过去了,她们再也不惹苏绾了,再也不招惹她了。

  苏绾优雅的走出来,一路往那些贵女们身边走去,她一个个的从贵女的面前走过,看到那些贵女们个个脸色都白了,有些曾经为难过苏绾,或者讥讽过苏绾的贵女,苏绾便假装在她们身边转来转去的,这使得那些贵女腿肚儿打颤,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而此时个个后悔先前幸灾乐祸了,这个女人摆明了就是个心存报复的人啊。

  “是,皇上。”

  “好,准了,若是你能查出谁身上有麝香,朕就免你无罪。”

  皇帝也不想这事继续僵硬下去,便同意让苏绾去查这件事。

  这下满殿的女人都担心了起来。

  她一言落,大殿内,先前还看热闹的人,个个脸色变了,胆颤心惊的望着这女人,这女人不会乘机栽脏陷害她们吧,必竟她们和她的关系一直不好。

  苏绾徐徐的走出来,不卑不亢的说道:“回皇上的话,臣女身上没有麝香,只不过是因为一些薰香的味道和麝香有些像罢了,不过臣女可以帮助皇上查到这大殿内身上有麝香的人。”

  众人无语,望了望皇帝,又望向何御医,最后望向了苏绾。

  何御医又认真的闻了一下,然后望向身侧的两个御医,两个御医相互望了一眼,谁也不敢开口,何御医只得站出来说道:“回皇上的话,臣不能百分百的肯定这事,不过味道有些像。”

  皇帝望了一眼萧煌,眸光微动,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望向何御医沉声说道:“何御医,你确定清灵县主身上的味道是麝香之味吗?”

  何御医忍不住抬头擦汗,然后不敢再说话了。

  萧煌幽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虽然轻慢,可是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威压,使得何御医的脸都白了,何御医想到了丞相府的事情,听说好像是得罪了这位萧世子,所以才会死得那么快的,连丞相一眨眼都死了,何况是他。

  “何御医你确定这麝香是清灵县主身上的吗?你可要搞清楚了,这皇上面前可不得妄言,若是你下错了结论,可知道自己会受到什么重罚吗?”

  苏绾正想说话,大殿一侧却有人比她更快一步的开了口。

  三个御医看着她这样的眼神,竟然有些害怕,不安的不敢看苏绾。

  不过苏绾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而是眉眼含笑,娇俏可人的望着大殿内的众人,然后她掉头望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个御医。

  大殿内,众人个个望着苏绾,有幸灾乐祸的,有高兴的,当然也有担心的。

  “我们离得她远一些,这麝香可是害人的玩艺儿,听说吸多了,可导致不孕的。”

  “难道她想害荣妃娘娘。”

  “没想到这女人胆子这么大,进宫了身上还带着麝香,她想干嘛啊。”

  有些人就差手舞足蹈起来了。

  大殿内,个个望向苏绾,先前还害怕的贵女,此时有不少人心中露出了高兴。

  不管她是有心的还是无心的,一个女人把麝香放在身上,摆明了不安好心,何况今日乃是荣妃娘娘的寿诞,她进宫赴宴,竟然身上还有这种东西。

  皇帝望着下首的苏绾,大怒:“苏绾,你身上怎么会有麝香的?”

  何御医站出来回道:“是的,皇上,清灵县主身上便有麝香之味。”

  “怎么回事,难道是清灵县主身上有麝香?”

  皇帝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难道是这个苏绾身上有麝香,皇帝看着苏绾,满脸的不喜,又是这个女人,怎么哪里都有这女人的事啊。

  下面,三个御医很快检查完了,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而且三个人全都盯住了一个人,齐齐的望着她,这个人正是苏绾。

  当然最闹心的便是荣妃娘娘娘了,早知道她都不想要这个庆生了,竟然整出这么多事来。

  大殿内,个个人心惶惶的,个个害怕不已,没想到进宫赴个宴,便能整出这么多事来,真是有够闹心的。

  很快又来了两个御医,三个御医在大殿内搜查谁的身上,或者哪个地方有麝香。

  何御医领旨去查,皇帝还不死心的叫了太监去御医院再唤两名御医来。

  因为今日荣华宫的偏殿内摆了不少的时兴花草,香味特别的缭人,所以谁也不会注意到麝香的味道,但这麝香之味,稍微懂医的人就会闻出来的,正因为如此,皇帝才会叫何御医去查这个。

  皇帝老了,老了老了反而越来越重视子孙了,若是从前?想到从前,他便想到自个母后的话,虎母不食子,呵呵,皇帝阴沉的笑了起来,然后朝着身侧不远的御医喝令:“给我去查,看这殿内哪来的麝香。”

  不过虽然陈贵人被送走了,皇帝却没有放过查这件事,必竟那陈贵人肚子里怀的可是他的孩子,他倒要看看这殿内,谁这么大胆,竟然胆敢动他的孩子。

  陈贵人很快便送走了。

  宫中历来如此,得宠失宠,不过是朝夕之间,既然入宫,便要做好准备。

  陈贵人脸色黑了,她知道因为瞒着皇上的缘故,以后她只怕就要失宠了,陈贵人眼泪哗哗往下流,可是谁也没有理会她。

  陈贵人一叫,皇帝便心烦,怒瞪她一眼,沉声命令人:“来人把这女人给送回她宫殿去。”

  陈贵人想着朝着皇帝叫:“皇上,你要替臣妾查出来啊,既然不是荣妃娘娘宫中的东西,肯定是有人要害我啊,害我事小,可是她这样做,分明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这毒害皇子龙孙可是大罪啊。”

  后面陈贵人差点没有气死过去,不过她也觉得荣妃娘娘所说的话有点道理,她断然不可能在大殿内用麝香的,因为麝香伤害身体,她也是后妃,肯定也想怀上皇帝的孩子,怎么可能用麝香这种东西。

  皇帝一看,倒心疼荣妃娘娘了,伸手便把荣妃娘娘拉了起来:“好了,朕相信你不是那等歹毒之人。”

  荣妃娘娘说完,一张娇艳的脸蛋已经苦了下来,乌黑的眼眸里已汪满了泪水,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荣妃娘娘脸色不好看了,飞快的起身望向皇上说道:“皇上,臣妾的荣华宫内并没有麝香,这种东西伤身,臣妾自己还想怀孕呢,怎么可能用这东西,皇上你可要明查啊?”

  她一直瞒着自己怀孕的事情,就是怕荣妃娘娘忌妒,所以才瞒着的,没想到她竟然还故意这样做。

  何御医的话一落,陈贵人的眼里便浮起恨意,飞快的瞪向荣妃。

  何御医仔细的诊脉过后,飞快的走到皇帝面前跪下来禀报道:“回皇上的话,陈贵人乃是吸入太多麝香的缘故,所以才会导致小产。”

  御医很快便来了,今日当值的乃是何御医,这刚跑回去,便又被人叫了过来,赶紧的进殿替陈贵人诊脉。

  殿内本来热闹的气氛再次的被打破了,僵冷了下来。

  今日这一出一出的真是闹心,皇帝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皇帝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可好歹陈贵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他自个儿的,他便喝令人去请御医:“快去请御医。”

  宴席被迫中断了,皇帝望着陈贵人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吗?定是这陈贵人怀孕瞒住了,没有上报到内务府,所以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致使她自己流产了。

  皇帝飞快的掉头,便望到身后最近受宠的陈贵人,脸色惨白如纸,豆大的汗珠顺着脸上往下滚落,而且她的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肚子,尖叫连连的。

  这女人说完脸色更白了,伸出手尖叫着开口:“皇上,救救臣妾的孩子,救救他。”

  因为大殿上首,荣妃娘娘身后有一位宫中后妃,脸色煞白的捂住肚子叫了起来:“皇上,臣妾,臣妾的肚子疼?”

  不过武婵的舞并没有跳多少,便被迫停止了。

  而且武婵的舞蹈也十分的华丽耀眼,她一跳起来,众人便点了头,称赞她的舞跳得好。

  武婵表演的乃是一段舞蹈,她今日所穿的乃是云袖罗裙,最适合跳舞,看来她是早有准备的。

  第二位上场表演的乃是永昌候府武婵,永昌候府内出了一个太傅,这是皇帝的老师,再加上永昌候府还出了一个武贤妃,武贤妃又给皇上生下了一儿一女,这是宫里的头一份,所以西楚除了吕府,便要数到武府了,所以武婵第二个表演,众人也认为理所当然的。

  吕珊转身往座位上走去。

  吕珊心中苦涩的一笑,叹一口气在心里说道,差不多该死心了,这么多年的等待都没有等来他的一眼,所以何必再纠结呢。

  吕珊的一曲琴弹完后,殿内众人很给力的鼓起掌来,吕珊起身道谢,下意识的又望了萧煌一眼,可惜这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眸光淡然如水,神容冷若冰霜,这样的神容代表着他,完全的漠视她。

  她知道萧煌喜欢的人应该是安国候府的苏绾,可是她的一腔心思还是尽数付于了他。

  她闭上眼睛,自然没有看到吕珊那含羞的瞳眸下意识的飘向了大殿一侧的萧煌,不过看到萧煌没有望她,吕珊心中不由得失望。

  不过这些人大都一样,看着有些令人腻味,言行规矩,举止端庄,一眼望去几乎都差不多,苏绾看得有些腻,最后干脆闭眼光听音乐。

  吕珊便开始弹琴,殿内,悠扬的琴声很快响了起来,时而明快如清泉,时而急越如瀑布,时而清脆如玉珠落盘,总之吕珊的琴弹得特别的好,连苏绾这个不懂音乐的人都听得津津有味的,果然不亏是各大世家打造出来的才女美女,每一个不但长相不俗,连琴棋书画都是样样精通的。

  吕珊话落,荣妃娘娘满脸笑意的点头,率先开口:“好,如此有劳吕小姐了。”

  吕珊第一个表演,众人也没有说什么,个个点头望着吕珊,吕珊笑着望向上首的皇帝和荣妃娘娘:“珊儿,给荣妃娘娘弹奏一曲云中漫步,祝娘娘越来越年轻,越来越貌美。”

  因着皇帝的神色和举动,荣华宫偏殿内,大家的气氛缓和过来,众人开始说话,一众小姐小声的商量着比试什么才艺,最后率先出来的乃是吕国公府的吕婵,吕国公府素来得圣宠,乃是西楚京都有名望的世家大族,而且他们家还出了一个皇后,虽然皇后早逝,但有惠王殿下,殿下深得圣宠,吕国公府在皇上面前自然也是得脸的。

  皇帝命令一下,大殿下首的众女提高了一些兴趣,皇帝也不再板着脸,取了筷子过来挟菜给荣妃娘娘吃。

  皇帝一听,逐想起今日乃是荣妃娘娘的小寿宴,自己答应为她庆祝的,结果竟然冷着脸,难怪大家紧张,皇帝便收敛了一些怒火,望向大殿下首的众女说道:“今日乃是荣妃娘娘的小寿宴,她初进西楚,颇为想家,所以朕才会让她办这个小寿宴,其目的是让大家进宫陪陪荣妃娘娘,现在各家小姐,每人上前表演一样才艺,为娘娘助兴即可。”

  荣妃娘娘不满的娇哼:“皇上,今日是人家的寿宴,你这样冷着脸,大家都紧张了。”

  荣华宫的偏殿内,众人按座位坐好,因为襄王和苏明月的事情,皇帝的心情十分的不好,脸色黑沉的坐在上面,大殿下首两边坐着的人谁也不敢说话,一声不吭,殿内气氛十分的低迷。

  此时的萧煌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魅幽暗,那拢满冰霜的瞳眸随意的一扫,四周所有痴看着他的女人,随即心慌慌,赶紧的加快脚步往自个的座位上坐去。

  说完理也不理身遭的萧煌,大踏步的进殿找座位去了。

  他飞快的抬头瞪着萧煌:“算你狠。”

  他说完那森冷嗜杀的瞳眸慢慢的下移,眼神真的就像一把刀似的,叶小候爷只觉得下身冷嗖嗖的好像快不在自个的身上了。

  叶小候爷心里正想着,便感受到身边的男人眼神如利刃似的直往他心窝子里捅,随之呵呵冷笑道:“你可以试试,我不介意让你叶家绝种。”

  叶小候爷越想越觉得此法可行,呵呵,小绾绾长得不错,可爱极了,不管谁娶了,都会喜欢她的。

  他一言完望向前面的苏绾:“哼,你若是敢拾撺我祖母给我强娶,我就把小绾绾给你撬了,我就说我要娶小绾绾。”

  叶小候爷脸绿了,不满的嘟嚷:“萧煌,不带这样无情的,你自个儿可以娶喜欢的姑娘,为什么我不行。”

  叶小候爷举起手,伸出两个拇指逗呀逗的望着萧煌,萧煌眉眼一拢冰霜之色,阴测测的望着叶廷:“叶廷,有这闲功夫不如乘早给皇姑奶奶找个媳妇儿,本世子看今儿个这荣华宫里的贵女倒也挺全的,你赶紧的相看一个,然后给皇姑奶奶娶回家去,要是你再不娶,我就让皇姑奶奶给你强娶一个。”

  萧煌身后的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几步走了过来,凑到萧煌的身边说道:“萧世子,看你一脸发情的样子,不会是动了春心了吧,说说,你和清灵县主是不是已经?”

  只不过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和苏绾有关,四周的女子,不少人心里再次的冷哼,狐媚子。

  没想到满脸温润之色的萧世子,竟然如此的惊艳,让人移不开眼线。

  不过想到她最后一句俏皮可爱的话,萧煌忍不住笑起来,眉眼愉悦,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暖人的光辉,周遭很多女人看他,眼里闪过惊艳之色。

  身后的萧煌嘴角狠抽了好几下,究竟是谁把人吃干抹净了的,不是他吧。

  她说完哈哈一笑,不再看萧煌,脚步轻快的追上前面的何敏,不理会萧煌了。

  这一回轮到苏绾一脸黑线条了,抬眸冷睨向萧煌,认真严肃的说道:“煌煌,吃人豆腐的行为是不好的,这是毛病,你要改。”

  “璨璨,咱能不那么世俗吗?能不能想得可爱一点呢,例如献一个香吻,给一个拥抱什么的。”

  萧煌嘴角抽了抽,无语的望着身侧的小丫头,他有那么贪财吗?还有她从哪一方面看出他想要她一半的嫁妆了。

  想都不要想。

  苏绾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了,凑到萧煌身边,咬牙切齿的说道:“萧大世子,你不会想要我一半嫁妆吧。”

  萧煌脸黑了一下,身为靖王府的世子,他缺这个吗?直接的摇头,表示不满意。

  他一说,苏绾飞快的挑眉想了一下:“从我嫁妆里取一件最贵的东西送你怎么样?”

  苏绾说完后萧煌立马愉悦的笑着说道:“璨璨,我替你拿到了玉佩,你怎么谢我?”

  一句拿到了,瞬间让苏绾惊喜起来,就差跳起来了,不过倒还记得这是宫宴,所以压抑下自己的兴奋,不过没忘了萌萌的向萧煌道谢:“煌煌,谢谢你了。”

  萧煌满脸的的柔软,脸颊上笑意越发的温柔,小声的说道:“拿到了。”

  声音又软又酥,就好像充斥着一股电流似的,萧煌整个人都被电到了,说实在的,这一刻不管这小丫头要什么,他都愿意给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一定会上去摘给她的。

  苏绾立刻扑闪扑闪的眨着大眼睛,伸手拽着萧煌的衣襟:“煌煌,人家的玉佩你拿到了吗?”

  苏绾扑闪着大眼睛望着萧煌,萧煌明知道她是故意逗他的,可是看到她那明媚可人的大眼睛娇俏的望着他,心跳还是加快了一分,微微点头表示认同。

  “你的意思是我卖乖撒娇就有人疼了。”

  苏绾说完哈哈一笑,萧煌满脸的黑线条,不满的瞪着苏绾:“璨璨,这样是不可爱的你知道吗?小姑娘要稍微的卖卖乖,撒撒娇,才会有人疼。”

  苏绾直接的被他逗笑了:“别了,要是换成我,谁敢推我,我直接回过头去踹她两脚,而不是选择投怀送抱。”

  他说完停顿了一下,掉头望向苏绾的时候,忽地眉眼拢满笑意:“要不,璨璨你也来个投怀送抱,我一定把你稳稳的接住。”

  萧煌的心被刺了一下,不过却也知道这丫头一惯没心没肺惯了,很快便又坦然,不过想到后面的赵瑶瑶,他的眉色便布上了冷霜,厌恶的说道:“怜香惜玉也是看人的。”

  不过苏绾直接不给面子的噗哧一声笑了,斜睨他一眼说道:“犯得着吗?”

  说这话的时候,萧煌的心里有一抹期盼的。

  “璨璨,这是吃醋了吗?”

  萧煌长眉微挑,瞳眸拢满了幽光,望着身侧的苏绾,仔细的看她,想看看她这是吃醋吃还是吃醋。

  苏绾忍不住勾唇笑着打趣萧世子:“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人家投怀送抱的,你就这么把人家摔在地上?”

  苏绾自然不知道别人心中所想,她此刻的注意力还在身侧的萧煌身上,先前赵瑶瑶使的那一套,她也看到了,所以心里有些了然,赵瑶瑶似乎看上她身边的这位萧大世子了。

  当然没人敢说出来,只敢在心里哼哼。

  狐媚子。

  前面已经进殿的萧煌和苏绾两个人依旧在小声的说话,一向冷魅疏离不理会任何人的萧世子,此刻竟然眉眼温融的和身侧的小姑娘说话,虽然两个人的样子看上去赏心悦目,可是身后看到的女人个个咬牙,暗骂一声。

  赵瑶瑶赶紧的往前面走去,跟上别人的身影,不过这一次她不敢再生什么心思,安静的跟在众人之后。

  眼看着前面的人都走进了偏殿,她也不敢耽搁,先前襄王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皇上已经雷霆震怒了,若是她再磨磨叽叽的,皇上一定会发火的。

  赵瑶瑶深呼吸,又重燃了信心,就着身边两个丫鬟的手慢慢的爬起来,两个丫鬟赶紧的动手替她整理衣服,不过赵瑶瑶这一跤摔得倒是挺重的,手臂处都摔破了皮,身子一动说不出的疼,不过她只能含泪咬牙忍住。

  既然美貌不是优势,她要想出彩,便要靠别的了。

  这在场的女人每一个都长得不错,所以她的美貌根本不是优势。

  人群之后的赵瑶瑶,眼泪直往下掉,她虽然只是阜城知府的女儿,可是在地方上,也是小公主一般的人物,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对待啊,一直以来赵瑶瑶都以为自己长得这么好的人就该受到千万人的追捧,可是现在进入了京城上流社会,才知道在京城这样的地方,她的美貌真的不算什么。<!--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00章萧煌护犊 自作自受 继续投票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