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龙王令 萧煌毒发 投票啦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满殿之人,没有一人说话,个个望着那在大殿中不停旋转着的赵瑶瑶,如若说先前赵瑶瑶的舞是一种美丽,可此刻她完全是机械式的旋转,好似一个提线木偶似的,到最后她的头发都被她转散了,衣衫凌乱,脸上豆大的汗往下滚,她咬牙忍住,可终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眼泪越流越多,而且她觉得她的腿要废掉了。

  若是这样,以后她只怕再也跳不出这一支花上舞了。

  不对,就算能跳她也不跳了。

  大殿内,有人看到这样凄惨的赵瑶瑶,有些同情她了。

  虽然之前还有人骂她是狐媚子,但是看到她这样惨,有人起了同情心。

  这一刻满殿的人都认识到了萧煌的残恨,心狠手辣,就算是女子招惹到了他,他照样不会放过。

  不对,现在是加上招惹上苏绾也不行了,因为之前赵瑶瑶招惹的不是萧煌,而是苏绾,而现在她便得到这样的对待,不就是因为得罪了苏绾吗?

  所以以后她们还是不要得罪苏绾的好。

  个个心里下了决定,连宫里的冯翔公主都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不要招惹这女人。

  满殿的人只有靖王府的云梦小郡主咬着牙,委屈无比的望着自个的兄长,怎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她算什么,算什么

  。

  可是云梦郡主虽然不甘心,却也不敢再随便的招惹苏绾。

  大殿上首,皇帝微微的眯眼望向萧煌,唇角一抹幽冷的笑,不过最后却只什么都没有说。

  而大殿正中的赵瑶瑶再次的跌倒在大殿上,她的腿全麻了,不要说旋转了,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她当殿痛哭起来。

  上首的荣妃娘娘看不下去了,必竟这是自己的小寿宴,所以她望向萧煌,笑着说道:“萧世子,这丫头也受到教训了,不知道萧世子是否能饶了她这一次。”

  荣妃娘娘一开口,所有人都望向萧煌,不知道萧煌会不会放过赵瑶瑶。

  萧煌长眉轻挑,冷魅而笑,一笑惊心动魄的姿态,他懒洋洋的望了一眼赵瑶瑶,然后望向荣妃说道:“既然荣妃娘娘开了口,那就算了。”

  大殿内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荣妃娘娘立刻命赵瑶瑶身边的两个小丫鬟,赶紧的扶着她主子坐到座位上。

  大殿上首的荣妃娘娘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若是再继续下去,还指不定生出什么事呢,她实在禁受不起啊,这一出一出的太惊心了。

  荣妃娘娘打了一个哈欠,一脸劳累的开口:“皇上,臣妾累了,今日就先散了吧。”

  皇帝也觉得闹心,逐同意了:“好,你累了就先散了吧。”

  皇帝话落,便起身扶了荣妃娘娘的身子,扫视了一眼大殿内的众人说道:“荣妃娘娘累了,今日宴席便到此结束吧。”

  殿内众人起身恭送皇帝和荣妃娘娘离开。

  承乾帝扶着荣妃领着宫中的后妃等人一路离开,不过经过萧煌的身边时,承乾帝的眸色便暗了几分,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径走了过去。

  大殿上皇帝和荣妃娘娘离开了,众人陆续的离开,不过不少人看到赵瑶瑶坐在位置上爬不起来的样子,又是好笑又是可怜她。

  这女人使那一手分明是想勾引萧世子的,要知道这男人就是她们都不敢勾引的,可是赵瑶瑶竟然敢这么做,可见这女人也太蠢了,这就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下场,萧煌身为靖王府的世子,怎么可能是她宵想得了,她这样的身份当个小妾都够不上。

  一众人从赵瑶瑶的面前走过,个个脸上露着同情又看笑话的神情,赵瑶瑶腿疼心疼,整个人狼狈不已,她含着眼泪挣扎着起身,心里下了决定,回家去,立刻回阜城赵府去,她再也不要呆在这京城了。

  以前她还想着进京帮助自个的父兄争争,可是现在看来,这京城里的人一个都不好相与,赵瑶瑶想到这,眼泪又汪在了眼里,她掉头望过去,便看到那冷魅尊贵,一身无双风华的男子徐徐从上首走了过来,赵瑶瑶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一个风华无双的人,怎么就生了一副狠毒的心肠呢。

  她正想着,萧煌已走了过来,正好离得她两步开外的地方站定了,然后他挑开眉望向赵瑶瑶,那黑如点漆的瞳眸之中,满是浓浓的戾气,慑人的望向赵瑶瑶,赵瑶瑶透心的凉,赶紧的低头,然后她便听到那仿若魔耳催音的话在耳边响起。

  “赵小姐竟然还有这闲心在这里跳舞,难道不知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丞相府出事,你赵家岂能无恙?”

  萧煌说完,唇角一抹讥讽的冷笑,一路优雅的往外走去。

  身后的赵瑶瑶脸色已是惨白,身子摇晃了几下,掉头望向身侧的两个丫鬟:“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两个小丫鬟都快哭了,小声的说道:“奴婢听着,好像是说我们赵家也要倒霉

  。”

  赵瑶瑶身子一晃,直接往地上栽去,身侧的小丫鬟赶紧的伸手扶住她:“小姐,小姐。”

  此时,大殿内的人陆续的离开了,不少人都听到了萧煌对赵瑶瑶的话,一脸的同情之色。

  赵瑶瑶反应过来,一路往大殿外奔去,此时的她早忘了自己的腿痛,疯狂的直奔殿外而去。

  荣华宫的门外,不少人一路往外走去,而三三两两的人中,最耀眼的便要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了,雍拥尊贵,仿若天地间的主宰一般,即便身遭跟着的都是皇子龙孙,可是却丝毫不逊色于他们,反而比他们都更加的耀眼。

  赵瑶瑶一眼便看到了那个人,疯了似的奔过去,随之扑通一声对着那高高在上的人磕头。

  “萧世子,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救你放过我们家的人吧,求你了。”

  萧煌停住身子望向身后的女子,瞳眸一闪而过的戾寒之气,随之嘴角轻抿,须臾,凉薄如水的声音才响起。

  “求本世子做什么,这案子可是刑部和三寺会审的。”

  他说完看也不看赵瑶瑶转身便自离开了。

  赵瑶瑶身子软软的往地上倒,身后追来的小丫鬟赶紧的扶住她:“小姐,现在我们怎么办?”

  赵瑶瑶周身无力,望着小丫鬟说道:“桃子,去,扶我去临元宫,我要去告诉德妃娘娘。”

  临元宫内,德妃早就接到了太监的禀报,她身为执掌后宫的宫妃,又如何没有点耳目呢,所以先前荣华宫大殿内发生的事情,她已经全数知道了。

  德妃此时完全的频临疯狂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时候德妃和皇帝一样,完全不相信襄王是被下药的,只认为儿子是被苏明月那个贱人勾引的。

  德妃的心里说不出的愤怒,把大殿内的东西全都砸了,殿下太监和宫女谁也不敢说话,一声不吭。

  德妃正发疯,殿外赵瑶瑶脸色惨白的被人扶了进来。

  赵瑶瑶一看到德妃便大哭起来:“娘娘,你要救救我父亲他们啊。”

  德妃此时血红着一双眼睛,听到赵瑶瑶的话,只觉得无比的疯刺,如果她能救,早救自个哥哥了,何至于指望她。

  德妃想到之前赵玉珑被打板子的事情,听说赵瑶瑶一声不吭,连求情都没有帮她求情,德妃不由得大怒,直接的抄起手边的一只茶盖,对着赵瑶瑶砸了过来,赵瑶瑶脸色更白了,抖簌个不停,也不敢躲德妃砸过来的茶盖,最后直接的被一茶盖子给砸昏了过去。

  两个丫鬟连喊都不敢喊,抖簌着身子垂首而立。

  德妃愤怒的大叫:“来人,把她们撵出去,撵出宫中去。”

  太监赶紧的冲过来,直接的拽起昏迷不醒的赵瑶瑶,一路把她提出了临元宫,然后叫人把她们撵出宫去。

  临元宫内,德妃根本不理会赵瑶瑶主仆三人的死活,她不停在大殿内来回的踱步,想到赵府的一干人尽数被下入了刑部的大牢,她的脸色便难看至极,最后想到她们赵家以及她儿子所受的这些对待,起因都在苏绾那个贱人身上,不,她不甘心自家的人在那里受罪,那个女人却什么事都没有。

  德妃的唇角,忽尔勾出一抹血腥的笑意来。

  苏绾,苏小贱人,我儿子,我赵家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

  她转身走进了内殿,很快从寝宫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刻花锦盒,然后她手捧锦盒,一路往外走去,大殿一侧的一个嬷嬷,两名宫女赶紧的跟上她,一众人一路往皇帝的上书房而来。

  上书房门外,太监正守着,看到德妃娘娘过来,赶紧的进上书房禀报了皇帝,皇帝不想见德妃,赵家以及襄王现在叫皇帝失望透顶,他光想起来便觉得厌烦了,所以怎么会见她们呢。

  “不见。”

  小太监走出来,正好看到德妃走到他的面前,小太监赶紧的恭敬回道:“娘娘,皇上正在忙,没空见任何人。”

  德妃冷扫了小太监一眼后,沉声说道:“本宫是来向皇上献大礼的,你去和皇上说,皇上自然会让本宫进去的。”

  小太监瞄了一眼德妃手里的锦盒,最后转身便进上书房去禀报去了。

  很快皇上命令人把德妃带了进去。

  德妃一进去便把手中的锦盒给呈了上去:“禀皇上,这是当初清灵县主娘亲给本宫的信物,本宫特来把此物敬献给皇上。”

  承乾帝眯眼望着德妃,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要献给朕的就是这个,当初你不是说还给人家了吗?”

  “回皇上的话,臣妾没有还给她,臣妾还给她的是一个假的信物。”

  承乾帝眼睛眯了一下,叹口气说道:“德妃,不是朕说你,你这小家子气的毛病要改改,即便这嫁妆不少,也没必要扣下来。”

  德妃眼神一暗,唇角一抹冷笑,再抬首时冷静的说道:“皇上以为臣妾真的只是为了苏绾手里的嫁妆吗?”

  承乾帝听这话还有内幕,不再说话,望着德妃。

  德妃紧跟着说道:“皇上可知道这嫁妆之中,还有一样十分重要的东西,可危害到江山社稷。”

  德妃话一落,皇帝脸色沉了,瞳眸一片凌厉,事关江山社稷的事情,他的脸色可就不那么好看了。

  “什么东西?”

  “龙王令。”

  德妃说完不等皇帝开口,又接着说道:“皇上可记得江湖上有一枚可调动江湖群雄的龙王令,这龙王令便在苏绾的嫁妆之中。”

  皇帝的脸色变了,瞬间笼罩上狂风暴雨,身为西楚国的皇帝,他自然知道江湖有一枚可调动群雄的龙王令,听说此龙王令在十八年前曾出现过一次,有一个叫玉无双的人曾用此龙王令调动了江湖群雄,阻止了江湖中两大门派的厮杀,因为这龙王令的出现,江湖上的危机被化解了,后来这个叫玉无双的公子消失了,连带的那枚龙王令也消失不见了。

  没想到现在德妃竟然说那龙王令竟然出现在苏绾的嫁妆手中。

  皇帝怎么可能相信这样的事实,脸色阴沉的瞪着德妃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为了算计苏绾,便来对朕说这种话。”

  “回皇上的话,臣妾没有,这是苏绾娘亲当年对本宫说过的话,她说这龙王令可助我儿登上太子之位。”

  德妃说完,皇帝的脸色说不出的阴森难看,德妃并不惧他的眼神,缓缓的开口说道:“皇上,若不是这龙王令,臣妾断然不会死死的捏住这枚信物的,但是现在臣妾已经别无所求了,臣妾自愿把这枚信物交给皇上,让皇上从苏绾的手里拿回龙王令,这东西若是落到了苏绾的手里,最后很可能便会落到靖王府的萧煌手里

  。”

  德妃说完不再说话,眼里一片狠毒,萧煌,苏绾,你们两个让我赵家,让我儿不得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承乾帝伸手接过德妃手里的锦盒,慢慢的打开,盒中放着的正是一枚玉佩。

  德妃看皇帝周身拢着阴沉,瞳眸满是冷霜,心知自己此举做对了,所以她上前一步沉声说道:“皇上这是半枚玉佩,还有半枚玉佩在苏绾的手里,若是两枚玉佩相合,便会显示出苏绾的嫁妆在什么地方,而那枚龙王令便在嫁妆之中。”

  皇帝抬眸望向德妃,那一眼说不出的凌厉嗜血。

  “朕希望你说的是真话,否则?”

  他没有再说,而是望向德妃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

  “是,皇上。”

  德妃恭顺的退了出去,她知道皇上是断然不会让这龙王令落在苏绾的手里,落在萧煌的手里的。

  可是眼下苏绾的手里并没有那枚玉佩,所以即便她和皇上说没有那半枚玉佩,只怕皇上也不会相信,到时候?呵呵,德妃冷笑着走出了上书房,一路回自个的临元宫而去。

  上书房中,皇帝看到德妃走了,径直晃着手里的玉佩,仔细的看着,想着德妃所说的话,究竟有多少可信度。

  最后觉得此事十有*可能进真的。

  因为襄王萧磊一直不想娶苏绾,最后却同意娶了,这说明什么,说明苏绾手里的筹码是很大的。

  这样大的筹码,应该不仅仅是一笔嫁妆,所以这龙王令之事是真的。

  虽然他想不明白,苏绾娘亲手里怎么会有这样一枚龙王令的。

  但这事应该是真的。

  今日荣华宫大殿之上,萧煌对苏绾相护的样子,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萧煌眼下手握重兵,他又岂能再让那龙王令落到她的手里。

  承乾帝心里想着陡的进门外喝道:“来人,立刻去宣安国候苏鹏进宫。”

  “是,皇上。”太监领旨前去宣安国候苏鹏进宫。

  身后的上书房里,皇帝紧握着玉佩,眼神说不出的阴骜肃冷:“萧煌,看来朕容你太久了。”

  先前在荣华宫的大殿上,那般的狂妄无状,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惩罚赵瑶瑶,虽说那不算什么大事,但他绝不容许任何人践蹋皇权。

  皇权永远是他的,甚至于他的儿子的。

  皇帝大手一握,陡的压在龙案之上,满脸的狰狞之色,随之便唤出暗处的手下,秘密的安排任务下去。

  宫中发生的一切,萧煌和苏绾一点也不知道,此刻两个人正坐在安国候府的马车里,一路说着前往安国候府。

  马车里,苏绾正手握萧煌递给她的玉佩,左右的晃动着,脸色说不出的高兴,真是太好了,另外一枚玉佩终于拿到了。

  “萧大世子,你太厉害了,给你点个赞。”

  苏绾竖起大拇指夸奖萧煌,萧煌听了不高兴了,长眉轻挑,瞳眸微暗,不满的冷哼道:“璨璨,我好歹给你拿到了玉佩,说话是不是该和软些。”

  苏绾想了一下,不太明白:“我很和软了啊,不是给你点了赞吗?难道你要更激烈的

  。”

  苏绾一说完,立刻夸张的伸出手拍着萧煌的肩:“萧煌,你太厉害了,你太牛逼了,你简直是这个。”

  “是要这样吗?”

  苏绾夸张的表演过后,笑望着萧煌。

  萧煌一脸的黑线条,这叫什么和软啊,完全是土匪式的说话。

  萧大世子提醒某个女人:“我认为你之前在宫中对我的称呼还是比较和软的,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可以那样叫。”

  苏绾挑了一下眉想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了。

  忽尔笑了起来,望着萧煌眨巴眨巴着眼睛:“煌煌,你是要这样风格的和软吗?”

  萧煌被她俏皮的眼神给电了一下,整个人说不出的愉悦,眉眼都染上了温融,伸出手拍拍苏绾的肩,满意的说道:“璨璨,继续努力,本世子看好你,以后私下你可以这样叫,本世子准了。”

  苏绾一脸的黑线条,然后望着萧煌精致温润的眉眼,这一瞬间,完全没有过去的种种冷酷,仿若暖玉。

  苏绾看了忍不住叹口气,咱家煌煌这是傲娇了吗?

  这一刻的苏绾全然的忘了一件事,煌煌不是你家的啊。

  不过苏大小姐眼下心情好,注意力很快不在这个上面,而是转到手中的玉佩上,她动作俐落的取出自己身上的另外一枚玉佩,然后和萧煌从宫中带出来的玉佩合二为一。

  两块玉佩相叠,重合在一起,最后竟然成了一块完好无暇的玉佩,之前以为这玉佩是缕空的玉佩,待到合起来,才发现根本不是缕空的,而是一块完全的雕花玉佩,正面有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拜月山庄。

  苏绾看愣了,这是什么鬼东西,她拿起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没有发现纸条之类的东西,先前她还以为这玉佩上面有什么暗格什么的,藏有字条的,然后她可以知道嫁妆在哪里,可是现在却没有,只是一块拜月山庄的玉佩。

  “拜月山庄,这是什么地方?”

  苏绾正嘀咕,萧煌却挑高长眉说道:“好东西,难道你的东西放在拜月山庄里。”

  苏绾掉头望向萧煌,萧煌挑眉深思,须臾,方才开口说道:“拜月山庄乃是天下第一庄,从来没有人看过幕后的主人,听说掌管山庄的一个女子人称白沁姑姑,她手下有四大婢女,都很厉害,这拜月山庄名下可有很多产业的,先前我们曾经见过的玲珑阁就是拜月山庄的产业,她名下究竟有多少产业尚不知道,不过很有钱倒是真的。”

  萧煌一说,苏绾便高兴了起来:“难道我娘和这位白沁姑姑是朋友,所以她把我的嫁妆交给白沁姑姑保管了,一定是这样。”

  她说完后停了一下说道:“那这拜月山庄眼下在什么地方啊?”

  萧煌挑眉开口:“这样吧,我来帮你办这件事,我让人拿着这枚玉佩去找玲珑阁的人,然后让她们通知那白沁姑姑,问问看其中是怎么回事?你看怎么样?”

  苏绾立刻同意了,伸手便把玉佩交到了萧煌的手里:“好,快去,帮我查查。”

  萧煌看着手里的玉佩,有些哭笑不得的抬头望她:“璨璨,你就这样相信我吗?把东西直接给我了,要是我存了别的什么心思,你这东西还有吗?”

  苏绾不在乎的说道:“之前我没有这东西不是一样过,不过主要是我相信你

  。”

  她一说,萧煌便心喜了,看来他在璨璨身上的主意没有白动啊,她终于愿意相信他了。

  不想下一刻苏绾自顾说道:“你身为靖王府的世子,难道还能瞧得上我这点小东西,若是你真这么干了,我鄙视死你。”

  萧煌的心咚的一下落到地上了,瞳眸幽幽的盯着某女人。

  璨璨这样真的好吗,一会儿上天堂,一会儿下地狱的真心玩不起啊。

  苏绾却不理会他了,伸手从袖中取出一瓶药来,递到萧煌的面前说道:“这是我制出来的解药,你服下去看看,效果怎么样?”

  萧煌顾不得去忧伤了,伸手取了苏绾手中的小药瓶,想都没有想便打开了瓶盖,然后仰头喝了下去。

  马车里一片安静,苏绾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萧煌,随之让他运功,萧煌依言而行,一会儿的功夫,便运起内力,不过他一运力,脸色便不太好看,苏绾飞快的伸手替他号脉,脸色忽地一沉,因为她发现萧煌体内的毒虽然减少了一些,事实上根本没有多大效果,也就是说她制的解药没有用。

  苏绾的心一沉,格外的沉重,怎么会这样,按照道理应该有用啊,怎么会没用呢。

  萧煌看她的脸色,知道解药没用,不过看苏绾脸色不太好看,萧煌心里不舍,伸手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十分的凉,萧煌安抚她:“璨璨,没事的,你不要自责,这种毒本身就难解,再加上是两种毒在体内,自然更难。”

  苏绾的眼里浮起一抹倔傲,沉声说道:“用还是有点用的,但是因为这两种毒出自于青霄国的雾障林中出来的毒,这毒更厉害,我用的药材制出来的解药很轻,不能从根本上解掉你体内的两种毒。”

  不过刚才她查了一下,他体内的毒,似乎要融合到一起去了。

  苏绾想到这个,心情格外的沉重,不过为了怕萧煌发现,还得仰起小脸,坚定的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制出解药来的,不会让你有事的。”

  苏绾现在意识到自己之前忘了一件事,萧煌所中的毒乃是出自于青霄国的雾障林中,所以他体内所中的毒比寻常的毒霸气,所以一般解药根本解不了,也就是说她若想彻底的解决掉萧煌体内的毒,必须要有青霄国境内的药材做药引,加重她所做解药的药性,这样方可解毒。

  可是现在她到哪里去找青霄国的药引啊,苏绾都欲哭无泪了,偏偏她还不能让萧煌发现,所以从容的望着萧煌说道:“可能是我的药性制得太轻了,不过你放心,我回去后立刻重新制一份解药,这一次加重药量,定然可以解掉你体内的毒。”

  苏绾说完,萧煌眸光温润的伸手摸摸苏绾的头,事实上他知道苏绾在骗他。

  他已经从她之前的神色中知道,这解药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制出来的,所以璨璨才会这样的自责,她还以为自己不知道呢,既然如此,他就假装不知道吧。

  萧煌心里想着,脸上勾出魅惑的笑意说道:“好,那我等你,我相信你一定会制出解毒药来的,一定会的。”

  两个人说着话的时候,安国候府便要到了,苏绾赶紧的让萧煌下马车回去,萧煌依言欲下车,不过临走的时候,他回首笑望着苏绾说道:“璨璨,能再叫叫我的名字吗?”

  “萧煌。”

  苏绾此刻听到他温柔宠溺的话,心忽地有些疼,一些不属于她的情感充斥着她的心房,让她十分的不习惯,可是又这样的真实存在着,所以萧煌一开口,她便依他了,可是萧煌却不走,依旧执着的望着她,苏绾总算知道他等什么了,难得一次的依他,俏皮的说道:“煌煌,你放心,我会救你的

  。”

  “好,我等你。”

  萧煌闪身出了安国候府的马车,待到他离开,马车之中的苏绾沉默了,第一次的感觉到身边空荡荡的了,那个可以陪她闹,陪她笑,陪她欺负人,甚至于护着她的人,就要不在了。

  不,她一定可以替他医好的。

  苏绾沉着的想着,安国候府很快到了,马车直接的驶进了安国候府。

  苏绾因为心急萧煌的毒,所以一进府,什么事都没有管,直接的进听竹轩开始重制解药,这一次她考虑到药性的问题,所以加重了药量。

  苏绾正在听竹轩里紧张的忙碌着。

  听竹轩外面,安国候苏鹏领着人急急的走进了听竹轩来。

  一进来便要见苏绾,聂梨赶紧的禀报进房间,苏绾本来想说不见的,不过聂梨又补了一句:“我看候爷的脸色全白了,似乎是有大事。”

  苏绾挑了一下眉,好吧,既然有急事,那她出去看看是什么急事/

  苏鹏一看到苏绾,便伸手拉着苏绾,一路往花厅走去。

  苏绾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十分的不高兴,伸手甩掉了苏鹏的手,认直的问道:“你做什么,有话就说,不要鬼鬼祟祟的。”

  苏鹏完全不理会她,拉她进了花厅后,还让所有人在外面等着,自个儿关上了门,然后才走进来望着苏绾,那眼神要多严肃便有多严肃。

  苏绾一脸的莫名其妙,而且十分的厌烦,今天她心情不太好,所以最好不要招惹她,以免她发飙。

  解药没有成功,她还要制解药呢,没心情看他搞怪。

  苏绾瞪他一眼后转身便欲离开,身后苏鹏飞快的开口:“今日,皇上召我进宫了?”

  苏绾回头望着他,像看白痴一样:“皇上召你进宫关我什么事?”

  苏鹏心急的叫起来:“皇上说的事情是真的假的啊?他说你手里有一枚玉佩,乃是你娘留下的嫁妆,你娘什么时候留下嫁妆了?”

  苏绾心咯噔一沉,微一凝眉,脸色便冷了,转身走到苏鹏的面前站定:“皇上除了说这个还说什么了?”

  如若单是嫁妆,皇帝不可能把苏鹏特别的叫过去,除非这其中还有什么事?

  苏鹏望着苏绾飞快的说道:“皇上说你的嫁妆中有一枚可调动江湖群雄的龙王令,皇上说只要你把龙王令交出来,他可以马上下旨赐封你为郡主,从此后尊享郡主的一切尊荣。”

  苏绾愣住了,望向苏鹏古怪的笑起来:“你脑子没坏吧,我哪里来的嫁妆,好吧,就算我有嫁妆,我娘一个弱质女子哪里来的可调动江湖群雄的龙王令,这事一定是德妃娘娘搞出来的,她不就是因为赵家被毁,所以把心思动到我的头上了吗?这个该死的女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苏绾恨恨的说着,一侧的苏鹏看得胆颤心惊的,这一刻他才知道这个女儿胆子有多大,连德妃娘娘她都敢收拾,何况是他啊。

  苏绾发过狠后,掉头望向苏鹏,阴沉的说道:“你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吧?”

  苏鹏看她阴沉危险的眼神,赶紧的摇头:“我自然不相信。”

  他无论如何想不出苏绾娘亲手里有龙王令的事情,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哪里来的龙王令,可现在不是他相不相信,是皇上看上去相信了啊

  。

  苏鹏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他望着苏绾说道:“可是我看皇上似乎相信了。”

  “他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我手里是真的没这种东西的,所以你去和他说,我手里根本没有,是德妃玩的把戏罢了,她就是因为我不愿意嫁给襄王,所以怀恨在心了,报复我呢,你就这样和皇上说。”

  苏鹏苦着脸说道:“我和皇上说了啊,可是他不相信,非要让我回来和你说,你要那个龙王令也没有用,不如交给他,他赐封你为郡主,一辈子金尊玉贵的岂不是更好。”

  苏鹏说完,苏绾想骂人了,这狗皇帝,怎么别人说一句他就相信啊,蠢蛋。

  不过也不能说他是蠢蛋,只能说但凡威胁到他江山地位的东西,他都不会轻易放过,如此说来的话,他岂不是盯上她了。

  苏绾如此一想,心里说不出的火大,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看,她抬首看苏鹏一脸心惊胆颤的样子,不由得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你现在也可以乘机宣布和我断决父女关系,这样的话,你就不用担惊受怕的了。”

  苏绾说完后,转身往外走,身后的苏鹏竟然一脸认真的思索苏绾这话的可能性,苏绾不用回头也知道这家伙此刻在想什么,所以冷冷的说道:“不过若是我和你断决父女关系了,我就决不会放过安国候府。”

  她说完便自走出去了,身后的苏鹏脸都气白了,指着她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完全是不给他活路啊,还说什么断决父女关素啊,若是她真的回过头来报复安国候府的话,凭萧煌世子的能力,那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那他一样是死啊。

  苏鹏坐在身后的花厅里哭丧着一张脸,我当个候爷容易吗,太幸苦了,以前还有人帮我,现在连个帮的人也没有了。

  可惜没人理会他。

  苏绾早一路进自己住的房间去了,眼下替萧煌研制解药才是重要的,其他的都是其要的,皇帝的事情等过后解决。

  下午半天苏绾没有出听竹轩一步,晚上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替萧煌制好了第二付解药,只是天色已晚,她累了一天没有睡,早早吃过晚饭便睡下了,只是苏绾没想到睡到半夜的时候,有人闯进了听竹轩她的房间外面。

  来人一靠近她便感觉到了,之前萧煌一过来她便有感觉,但现在这家伙就是站在她身边她都没感觉,因为他来的时候再没有从前的冷气寒气了,所以她便没什么感觉。

  今晚过来的人不是萧煌,但是却带着一股凌厉的戾气和杀气。

  苏绾一惊惊醒了,而她没有听到外面有人拦的声音,估计来的人是靖王府的人,而且这些人往常不敢对她有什么不好的情绪,现在却有煞气和戾气袭来,苏绾的脸色一暗,心中暗叫不好,飞快的问外面的人:“是不是你们家世子爷出什么事了?”

  外面立着的正是虞歌,虞歌飞快的禀报:“县主,不好了,我们家爷受了伤,属下感觉不大好。”

  苏绾脸色立刻沉了,飞快的动手穿衣服,这时候外间的聂梨和云萝走了进来,两个人一进来便替苏绾穿衣服,先前虞歌禀报的话,她们已经听到了,待到苏绾穿好了衣服,赶紧的唤了虞歌进来,而云萝给苏绾梳头发,很快收拾整齐了。

  此时的虞歌没有了往日的模样,显得十分的狼狈,身上衣衫都有些血迹,头发凌乱,分明是先前经过打斗的模样。

  苏绾心惊的叫起来:“你们这是怎么了?”

  虞歌沙哑着嗓子说道:“晚上皇上召爷进宫商谈事情,然后我们出宫回府后遭到了一大批刺客的伏击,本来就算刺客再多,也不会有事的,可是爷身上有毒,施展不开全力,所以被敌人打伤了,我们看到爷受了伤,顿时间慌了,所以虽然最后侥幸杀出了重围,可是爷他的脸色好难看,属下怀疑他毒发了,而且看上去两种毒融合到一起了,因为他说心口疼,脸色好难看

  。”

  苏绾的心一下子疼了起来,尤其是想到萧煌最后会化为血水的事情,她只觉得心中不好受,别说她和萧煌关系不一般,就算是寻常人,只怕想到那样的一个风华绝艳的人,忽地化为血水,也会不好受吧。

  “走,带我去靖王府。”

  “好,我们走。”

  虞歌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转身便自往外飘去,窗外晏歌闪身飘了进来,伸手拉着苏绾便走。

  聂梨跟着苏绾一路离开,云萝则留在房间里。

  暗处负责保护苏绾的云歌也紧随其后的保护苏绾,眼下爷出事,他至少不能让清灵县主再出事了,一众人直奔靖王府而去。

  待到进了萧煌住的地方,房间里正好传来萧煌幽冷的话:“你们都下去吧,让我安静下。”

  房里,靖王爷,靖王妃以及小郡主都很伤心,云梦小郡主在哭/

  萧煌听了有些心烦,便让他们出去。

  王妃看儿子很难受的样子,他们留着也帮不了儿子什么,越想越难受,最后拉着王爷退了出去。

  房里萧煌冷睨着萧蓁:“好了,别哭了,不会有事的,你下去吧。”

  萧煌身边有自己的大夫,此刻大夫正替他包扎外伤,可是只能处理外伤,却解不了体内的毒,但萧煌明显的毒发了,而且还是两种毒融合的样子,他的脸色别提多苍白了,胸口如万根针刺似的疼痛,但因为在亲人面前,他不想让他们伤心,所以强忍着。

  但云梦郡主没有这个知觉,尤在哭哭泣泣的,最后还是大夫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对着云梦郡主说道:“小郡主,你出去吧,我要替世子爷包扎伤口了。”

  云梦郡主望了一眼后,只能起身哭着出去了,待到她出去,不大一会儿,苏绾和虞歌等人赶了过来。

  看到虞歌把苏绾给请了过来,萧煌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他已经知道他这毒解不掉了,所以之前他命令了任何人不准惊动苏绾,他不想让苏绾看到他的样子,他就想让自己最美好的样子保留在她的心里。

  不想让她看到他化为一腔血水。

  所以看到苏绾出现,萧煌脸色黑沉的瞪了虞歌一眼,冷冷的说道:“若是爷不死,你就等着受罚吧。”

  虞歌硬着脖子粗嘎着嗓子说道:“若是爷不死,属下甘愿受罚,不管怎么惩罚都行。”

  苏绾飞快的走过来,望着萧煌,然后伸手粗鲁的拽过他的手,给他号起脉来,这一号她的脸色难看了,毒确实发了,而且两种毒融合到一起了,此刻他的心口一定疼痛异常,而他却好像一点事没有似的,事实上他的脸已经出卖了他,脸上惨白如纸,一点血色没有,脑门上丝丝冷汗冒了出来。

  苏绾说不出的心疼,飞快的取出解药让萧煌服下去。

  ------题外话------

  各位妞们猜猜苏绾这会制的解药有用不,继续求票,每天晃一遍,身体棒棒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01章龙王令 萧煌毒发 投票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