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萧煌解毒 皇帝指婚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老皇帝为了龙王令,也是蛮拼的,若不是这个,他肯定嫌弃苏绾身份不够高,配不上他的儿子。

  ------题外话------

  苏绾则眉色拢满冷霜,瞳眸遍布着寒气,一双深邃好看的瞳眸幽幽的望向了惠王萧擎,这人不会同意吧。

  苏鹏望着一侧小小的娇媚可人的女儿,虽然很可爱,让人想保护,可实在看不出她有什么本钱当祸水的。

  皇帝话一落,苏鹏苏绾父女二人齐齐的一怔,全都呆住了,而待到醒过神来,苏鹏没有感觉到高兴,而是担心,因为他若记得不错,那靖王府的萧世子对苏绾也是有意的,现在再加上惠王,那岂不是两个男人争着娶一个女人了?

  皇帝心情好了一些,望着萧擎说道:“擎儿,朕听说你想娶安国候府的清灵县主为妃,朕把她指给你为惠王正妃怎么样?”

  “起来吧。”

  承乾帝望了一眼萧擎,然后又望了望苏绾,倒也觉得两个人挺相配的,虽然苏绾身份有些不大配,可是如若加上她手里的一大笔嫁妆,外加龙王令的话,倒也说得过去,那龙王令落到惠王手里,对他倒也是一大助力。

  “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安。”

  惠王萧擎并没有因为苏绾的冷漠而不快,他显得很高兴,上前一步向皇帝行礼。

  不过苏绾却知道回不去了,这个人她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他表面上是个温润的君子,但是骨子里有其阴狠,性子也十分的执傲,之前她和他明明说了不会嫁他,可他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所以苏绾不打算和他多接触,以免让他再心生别的想法。

  萧擎不同于之前的阴冷深沉,整个人显得春风得意,似乎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周身上下一派温润的光华,这样的他似乎又回到了和苏绾初相识的时候。

  不过苏绾和安国候刚见完礼后,殿外又有人来了,竟然是惠王萧擎。

  当他听到太监禀报说安国候父女进宫后,他便起来召见了苏绾和安国候。

  父女二人一路进宫,皇帝下了早朝后并没有去上书房处理政务,而是在勤政殿内休息。

  安国候苏鹏当场苦了脸,这哪是女儿,根本就是祖宗。

  本来皇上要见的只有苏绾一个人,但是安国候不放心,生怕苏鹏把皇上再给惹恼了,所以他左央求右央求,央求苏绾带他一起进宫,最后苏绾同意了,不过却言明,他进宫后不准说一句话,若是胆敢说话,看她怎么收拾他。

  苏绾想睡觉的心思没了,收拾了一番后和安国候苏鹏两个人一起进宫去了。

  “我知道了。”

  苏绾叹口气,果然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何况还是一国的当政者。

  房里苏绾停顿了一下,想说不见的,不过想想不太好,眼下皇上正看她不爽呢,若是她说不见,皇帝完全可以按她一个抗旨不遵的罪名,然后把她给抓进刑部的大牢去收拾。

  安国候苏鹏苦着脸叫道:“今儿个早朝过后,我出宫的时候,碰到皇上派出宫来的太监,那太监是来接你进宫的,皇上要见你。”

  总之这一早上她心情说不出的不爽。

  里面苏绾冷喝:“什么事啊?”

  门外安国候想起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了,赶紧的叫起来:“绾绾,爹有正事要说呢,你等等爹。”

  最后苏绾伸了一个懒腰转身往屋内走去,理也不理外面的安国候,她还是回去补个觉吧。

  苏绾冷笑着望向他,直看得苏鹏头皮发麻。

  身后的安国候望了望那被拉走的两个人,又望了望苏绾,小心的说道:“这样是不是不大好,她们好歹是你祖母的人啊。”

  两个人挣扎着大叫,可惜季管家却不理会她们,早把人一路拽出听竹轩去了。

  “表伯父,救救我。”

  蓝玉蓝珠一听要被撵出去,两个人嚎叫起来:“候爷啊,我是你未来的夫人啊,你不能让大小姐撵我走啊。”

  季管家应了一声,一挥手便让人把两个女人抬出去。

  她说完望向季管家吩咐道:“把这两女人扔出府门外,对了,派人去通知老夫人,以后蓝家那边的人最后不要进府,就算进也只能待在老夫人的地方,要是再叫我见到她们跑到这边来晃悠,我就打死她们。”

  苏绾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一大早过来闹腾,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他飞快的抬头望向苏绾:“这是怎么回事?”

  蓝珠一叫,苏鹏总算认出了眼面前的人有一个是蓝珠,吓了一跳,这可是老夫人的侄孙女,怎么好好被打成这样了。

  反倒是她身侧的蓝珠叫起来:“表伯父,是我啊,我是蓝珠啊,呜呜,救救我。”

  蓝玉被狠狠的踢了一脚后,不敢再叫了。

  “你是哪里来的疯子啊,竟然说是本候的夫人,本候夫人是你这样的猪头脸吗?”

  安国候吓一跳,他未来的夫人,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未来的夫人,还是个猪头脸,一看便让他讨厌,抬起一脚便对着蓝玉踢了出去。

  蓝玉一听安国候府的话,早哭叫起来:“候爷救我,我是你未来的夫人啊。”

  他一脸惊吓的指着两个女人问道:“这是什么鬼啊?”

  待到他走过来一看,生生吓了一跳,此时蓝玉和蓝珠两个人不但被打得满身伤,两个的脸还成了猪头脸,肿得根本看不清她们原来的样貌,所以安国候苏鹏也没有认出其中有一人是蓝珠。

  正是安国候苏鹏,苏鹏一进来便扬眉问道:“一大早鬼哭狼嚎的成什么体统。”

  听竹轩的府门外,有两三人急冲冲的走了进来。

  正在这时。

  一会儿的功夫,蓝玉和蓝珠两个人被打得狼狈不堪,一个手被打断了,一个腿被打断了,全被打瘫了,歪靠在地上,季管家眼看着这两人进气多出气少了,总算住手了。

  这不是上赶着让人打吗?

  院子里哭嚎一片,要说这两女人也够倒霉的,今儿个过来,竟然一个婢女都没带,以为在这安国候府里能有什么事啊,便没让婢女跟着,两个人在府里转悠,本来转悠也没什么事,偏偏她们还转到听竹轩来了。

  “我的手啊。”

  “啊,好痛啊。”

  “我是老夫人的侄孙女,你们快放开我。”

  “我是老夫人的侄女儿。”

  两个女人终于知道后怕了,哭叫起来。

  所以一会儿的功夫,蓝玉和蓝珠两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外加浑身伤。

  今日季管家带来的人都是他的心腹,季管家什么心思,他们自然是知道的,不敢有一丁点的马虎。

  先前大小姐可是怀疑他的忠心了,他自然要表忠心,真正是让人下了狠手的打。

  可惜没人理会她,季管家一听她说话,生怕苏绾恼火,早下命令:“给我掌嘴。”

  这一打她倒是醒过神来了,忍不住大叫道:“我是你们未来的候夫人,你们胆敢打我,信不信等我进了安国候府的大门,好好的收拾你们。”

  蓝玉吓傻了,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耀武扬威,被安国候府的下人,逮住便打,直打得她嗷嗷叫。

  季管家带来的手下早如狼似虎的扑向了蓝玉和蓝珠两个人。

  苏绾慢条斯理的说完,季管家立刻像条忠心不二的忠犬似的,从地上一跃而起,一挥手命令身后的手下:“给我把这两人拉住狠狠的打,竟然胆敢跑到大小姐的听竹轩里来闹事。”

  “我安国候府什么时候连阿猫阿狗都进得来了,给我狠狠的打这两个不知所谓的东西,对了,打残了扔出安国候府,以后不准她们进候府一步,不管是东府还是西府都不准进,若是老太太敢让她们进,就去告诉她,回头连西府一家子都撵出去。”

  苏绾瞄他一眼,看他吓得不轻,倒也没有为难他,打个哈欠说道。

  季忠哭丧着一张脸,生怕苏绾惦记上他。

  若真叫大小姐以为他是有心的,那他可就成为下一个要倒霉的人了。

  她这话等于剜季管家的心,他扑通往地上一跪,一只手便举了起来,对着天发起誓来:“小的发誓,绝没有此心,如若有这样的心,就让小的被五雷轰顶。”

  苏绾唇角扯了扯望向季忠;“我还以为你是故意的呢?”

  蓝珠说得口沫飞溅的时候,听竹轩外面季管家终于得到消息领着人奔了进来,一进来便惶恐的说道:“大小姐,奴才该死,让人惊了大小姐。”

  那蓝玉看蓝珠一副害怕的样子,豪气干云的伸出手拉着蓝珠:“珠儿,你别怕,有姑姑在呢,以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你,等姑姑当上安国候府的候夫人,姑姑一定替你做主,挑个好人家嫁了。”

  蓝珠一边想一边小声的说道:“我没说,我没有。”

  院子里的人个个望着蓝珠,蓝珠的脸色白了,尤其是对上苏绾那一道阴测测的视线,她真是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把这个没脑子的姑姑给带进听竹轩来,事情还没有办成呢,姑姑就这样,指不定不得成。

  蓝玉眨眼便把蓝珠给卖了。

  苏绾话一落,云萝没有来得及说话,那蓝玉却是恼了,脸色难看的指着苏绾说道:“苏绾,原来人家说你没有教养,无法无天,肆无忌惮,作威作福,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你竟然真是这样的人,不是我说你,你只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小的庶女,有什么理由如此飞扬跋扈啊?”

  她是真的没有听清楚,先前在房里便听到外面嘀咕个没完,她就来火了,没想到这一出来,又看到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跑到她面前说了一堆教训的话,她以为她是谁啊?

  谁知道苏绾开口了,一脸不高兴的指着蓝玉问云萝:“这咕噜咕噜个没完的是什么鬼啊?”

  蓝珠往蓝玉身边冲去,想把自个的这个姑姑拉走。

  虽然蓝珠觉得很爽,不过还是害怕,自个儿带蓝玉过来的,若是苏绾恼火,肯定连带她一起倒霉啊。

  蓝玉不知道,蓝珠却是知道的,眼下安国候府里,谁也不敢招惹苏绾,自己这个姑姑竟然还敢教训她。

  蓝玉听到四周没有动静,不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骇人举动的事情,连带的还有些洋洋得意,姿态高傲的扫视着四周的人,一副自己很快就是安国候府候夫人的高势态。

  蓝玉说完,四周一片安静,个个一脸看鬼似的看着她。

  蓝玉一看到苏绾,早抬脚走了过去,双手叉腰,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就是安国候府的庶女苏绾是吗?不是我说你,你这规矩要好好的学起来,身为候府的庶女,不知道早早的起来到老太太面前立规矩,竟然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还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这成什么体统啊,虽然我还没有进安国候府的门,不过好歹先教导教导你规矩。”

  蓝玉刚说完,便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来,她掉头望过去,便看到一个随意套着长裙,披散着长发,趿着鞋子走出来的小姑娘,睡眼迷蒙,懒洋洋的一路从屋子里走出来,似乎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似的。

  “等我嫁给候爷,便是候府的当家主母,这个院子我很喜欢,以后归我了。”

  这蓝玉并不了解安国候府内的情况,此时到苏绾的院子里一转悠,只觉得这院子特别的雅致清爽,听说竟然让一个庶女住了,蓝玉撇了撇嘴巴,一脸的不屑,随之大声的说道。

  蓝珠一惯看苏绾不顺眼,所以便把蓝玉给带到了苏绾住的院子来。

  这不,这女人一大早便迫不及待的过安国候府这边来观看。

  她在老太太面前一番甜言蜜语之后,老太太有了让她嫁安国候苏鹏的意向。

  本来她守着寡,后来耐不住寂寞便跑回了娘家,最近听说安国候府的候夫人死了,这蓝玉便动起了心思,进了安国候府来看望老太太。

  这个唤蓝玉的女子乃是老太太的娘家侄女,不过这女人虽然年轻,却是个死了男人的。

  被蓝珠唤成蓝玉的女子,生得十分的丰满圆润,身量不高,穿得也不是特别的好,一双不大的眼睛四处转悠着,越看越欢喜。

  蓝珠说完望向身侧的蓝玉,小声的说道:“姑姑,你看这个地方怎么样?”

  蓝珠骄傲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我蓝玉姑姑,蓝玉姑姑很快就成为我们安国候府的当家主母了,你说话小心些。”

  云萝的话刚落,苏绾便听到一道冷笑声响起,然后一人尖锐的开口:“蓝珠,告诉她,我是谁?”

  这是聂梨说的话,聂梨说完,云萝又冷哼起来:“快出去,小姐醒过来你们可就落不得好了。”

  “你们快出去吧,我们家小姐正睡觉呢,她睡得不好,起来会发火的。”

  其中还夹杂着聂梨和云萝两个人的话,两个人正在劝那高声说话的人。

  她这里睡得正香呢,屋子外面竟然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不时的传进她的耳朵里。

  可是她想痛快,没人愿意让她痛快啊。

  苏绾一觉睡到天大亮,还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像,因为大半夜才睡,再加上她累坏了,所以不想起来,干脆睡个痛快。

  现在他的毒解掉了,以后他就陪着老皇帝好好的玩玩吧。

  萧煌看着心疼不已,歪坐在她的身边静静的陪着她,天近亮的时候,他悄悄的离开了。

  苏绾实在是太累了,先进进宫,后来回来马不停蹄的替萧煌制药,然后因为萧煌中毒,她又太紧张了,最后还放了不少的血,现在的她说不出的累,睡在**上一动不动的。

  萧煌把苏绾送进了听竹轩的房间,然后小心的放她下来,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去,而他自个儿则留在房间里陪着苏绾。

  府门外不远的手下一看到他出现,便赶紧的跟了上来,一众人一路前往安国候府,然后悄无声息的进了苏绾的听竹轩。

  他说完小心的抱起苏绾,就像抱起稀世珍宝一般的飘然出了靖王府的大门,一路直往安国候府而去。

  萧煌伸出修长如玉的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脸颊,温柔又专注,轻声的低喃:“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再也不会让你如此辛苦了。”

  不过即便睡着了,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似乎瘦了,再加上些微的白,说不出的令人心疼了。

  萧煌说完后,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苏绾的话,他不由得奇怪这小丫头今儿个怎么这么好说话了,逐放开了一些,低头一看,才发现怀中的小丫头竟然睡着了,而且睡得特别的香。

  身后的房间里,萧煌紧抱住苏绾,好久没有松开,然后他沙哑暗磁的声音霸道执着的响起来:“璨璨,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会放手了,再也不会了,所以你别想逃,此生你只能待在我的身边,我会疼你保护你,让你永远这么开开心心的,没心没肺的活着,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小丫鬟哪里敢多说什么,赶紧地过来扶着云梦郡主,把她送回去了。

  “是的,虞公子。”

  云梦郡主尖叫起来,小脸雪白,火大的怒瞪着虞歌,可惜虞歌不理会她,一抬手直接的打昏了云梦小郡主,然后朝着不远处害怕的两个婢女唤道:“过来,把你们家小郡主扶回去休息,小郡主这样劳累不好。”

  “睡下了,哥哥中毒了,睡什么睡。”

  虞歌飞快的开口:“郡主,世子爷睡下了,你还是回去吧。”

  从现在开始,萧煌是他的头号主子,那么苏绾便是他的二号主子,其她人靠边站。

  她说着便想冲进萧煌住的房间,虞歌直接不客气的伸手拉住了。

  而守在院子里的云梦小郡主看到他们全都出来了,不满的叫起来:“你们全出来,我哥哥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

  几个人一走出去,便欢天喜地的对着黑夜拜了又拜。

  屋子里的人尽数退了下去,所有人脸上擒着笑意,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虞歌还小心的替萧煌关上房门。

  这一放松,她才发现自己先前太紧绷了,所以此刻一放松,直接的身子发软,往地上栽去,而萧煌长臂一伸伸手抱住了她,紧紧的抱她入怀。

  可是苏绾却懒得理会他,她飞快的伸手拉过萧煌的手,替他号了一下脉后,然后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萧煌,你的毒终于解了,我终于说到做到了,真是太好了。”

  那冷厉深沉的眼神,令人害怕。

  不过当他看到苏绾微白的小脸,以及她包扎起来的手臂时,萧煌的心一沉,心疼的情绪遍布了他整个人,他大踏步的从软榻上下来。走到苏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苏绾。

  虽然经过先前一番折磨,但丝毫无损他的风姿,他依然尊贵霸气。

  他之前惨白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一些生机,连带的面容也拢上了浅浅的光辉,待到虞歌和云歌运了内力把他体内的余毒尽数的催发出来以后,萧煌体内的毒慢慢尽数解掉了,他整个人恢复了过来。

  萧煌先前只觉得心口千万银针刺般的疼痛,但是现在那疼痛急速的减轻,不但如此,他体内的内力竟然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而先还强势霸道几乎要吞噬掉萧煌的毒,此刻似乎碰到了什么狂野猛兽一般的急速的后退了下去。

  两个人闪身直扑萧煌的面前,一先一后两个人,分坐在他的面前,两个人迅速的抬手,一个朝萧煌的前心拍去,一个朝后心拍去,两道掌力迅速的侵入到萧煌的体内,催发他体内的毒性。

  虞歌和云歌二人一听不由得激动了,两个人眼里的眼泪都快下来了,飞快的开口:“是的,清灵县主。”

  苏绾大喜,飞快的望向虞歌和云歌二人:“你们两个人快运力替你们家爷催毒,我的血和之前我制的解药开始起作用了,不出意外,这毒怕是能解毒了。”

  房里的大夫应道,不过苏绾却没有理会萧煌,一点也不在意自己手臂上此刻正不断流着的血,反而是飞快的伸手替萧煌开始号脉,然后她发现萧煌体内的毒竟然真的被控制住了,不但如此,还似乎慢慢的有消退的迹像,没想到她的血竟然真的有用,再加上她之前制的解药,所以一鼓作气的话真能解了毒。

  “是,世子爷。”

  她说完后,手臂的血依旧往萧煌的嘴里淌,不过萧煌看她慢慢变白的小脸,身子陡的一动,挣扎着翻坐了起来,然后大手一伸用力的紧握住了苏绾的手臂,然后命令房间里的一名大夫:“快,替她包扎一下伤口。”

  萧煌的脸色一白,周身拢满了寒霜,瞳眸嗜冷的盯着苏绾,大有要掐苏绾脖子的感觉,可惜苏绾却不理会他,只狠狠的说道;“你若是胆敢浪费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即便她阻止了虞歌和晏歌等人,但因为手臂之上流的血太多了,所以萧煌还是察觉到了,他飞快的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苏绾的手臂上划了很深的伤口,而她的血迅速的往下滴落,直接的滴进了他的嘴里。

  房间里,虞歌和晏歌等人脸色白了,忍不住轻颤着张嘴想开口,却遭到苏绾狠狠的一瞪。

  她感觉不出意外,就是她的血有用,所以她才会这样大力的划一刀。

  可是待到萧煌闭上眼睛后,苏绾毫不犹豫的伸手又在手臂上狠狠的划了一刀,这一刀比较重,所以她手臂上的血,很快的流了出来,好像水似的直往萧煌的嘴里淌去。

  但是苏绾之前当着萧煌的面划破的只是一个小血口子,所以萧煌虽然生气,却接受了。

  苏绾的血一滴滴的滴到了萧煌的嘴里。

  他真的不想死,想保护璨璨,不想叫任何人欺负她,不想叫任何人伤了她的心。

  苏绾说完,萧煌的脸色一白,眼睛陡的闭了起来,不过倒是依言张开了嘴。

  苏绾则狠狠的说道;“让你张嘴你没听到吗?若是你再不张嘴,我的血就浪费了。先前你不是说不想死吗?想保护我吗,若是我的血真的有用的话,那么就是我救了你的,你就好好保护我吧。”

  萧煌脸色死白的瞪着下面跪着的几个人,然后抬头望向苏绾的时候,唇紧紧的抿着,愣是不动。

  萧煌没动,**前的虞歌和晏歌等人心痛的开口:“爷,你试试看吧,说不定天无绝人之路,清灵县主的血真有用,爷你赶紧的服看看。”

  苏绾却不理会他,把手臂放在他的脸颊上方,示意他赶紧的张嘴:“可不可能先试试看。”

  而萧煌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璨璨,这怎么可能?”

  她的话一落,房间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虞歌晏歌云歌等人是一脸的惊喜。

  苏绾却不理会他,而是望着他沉声命令道:“你张开嘴,我的血似乎对你体内的毒有压制作用,或者有解毒作用也说不定。”

  屋子里所有人脸色变了,萧煌则直接的脸色难看了,无力的瞪着苏绾:“璨璨,你疯了。”

  很快从身上取了匕首交到苏绾的手里,苏绾立刻用匕首划向破自己的手臂,鲜血很快流了出来。

  虞歌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也没有问。

  此时此刻苏绾顾不得想自个的血为什么具有这样的功能,她兴奋的望着虞歌叫道:“快,取一枚匕首来。”

  所以说她的血是可以用来做药引的吗?

  先前她扶萧煌的时候大拇指裂了开来,后来喂他喝水的时候,裂开的伤口有血溢出来,流进了茶杯里。

  所以一定是另外的东西,苏绾又前思后想的想了一下,最后眼睛陡的停上了自己的大拇指,下午的时候,她心急替萧煌制解药,所以受了伤,因为伤口不是太严重,所以她并没有包扎。

  苏绾前思后想一圈后,望向桌上的水,难道是水控制住了萧煌体内的毒,这绝对不可能,如若是这样萧煌体内的毒按照道理早就好了啊,怎么会融合到一起去呢。

  是什么暂时的压制住了萧煌体内融合的两种毒呢?

  这是怎么回事?苏绾飞快的一拉萧煌的手,替他号起脉来,很快便发现萧煌的毒暂时的控制住了,也就是说有东西控制住了他体内的融合,不过也没有解掉,如若继续下去,只怕又要融合起来了。

  苏绾一听,飞快的望他,竟然感觉他神色真的好多了,虽然依旧难看,但和先前相比,似乎确实好了很多。

  萧煌看她神色,知道她以为他安慰她,忙深呼吸,然后说道:“璨璨,我没有骗你,喝了水我感觉好多了。”

  苏绾一听以为他在安慰她,心里越发的难受了,此刻他心中的痛她是知道的,定然痛苦不已,可他还不忘安慰她,这让她更自责,明明说好救他一命的,没想到到头来却什么都做不了。

  房间里死一般的沉寂,那本来正紧闭着眼睛忍受痛苦,等待死亡的萧煌,忽地竟然睁开了眼睛,轻轻的说道:“璨璨,我觉得不那么痛了。”

  以往她总认为只要她想救,就定然可以救,现在才知道,有时候即便她想救也救不了。

  苏绾伸手紧握着他的手,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看到他这样。房里所有人的心都无比的沉重伤心难过,可是谁也没有办法。

  他说完闭上眼睛歪靠在苏绾的怀中,一动也没有动,似乎睡着了似的,可是众人细看,却看到他脑门上满是冷汗,而他也下意识的握紧了手,牙齿更是轻轻的紧咬着,这说明他承受着剧烈的痛楚。

  不过萧煌因为疼痛已经不想再喝了,他迷迷糊糊的闭眼说道:“不用了,璨璨。”

  苏绾看他整个人意识迷迷糊糊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心里十分的难受,看到他喝完了她手中的水,便又命令虞歌再去倒一杯来。

  萧煌此时意识有些迷糊,心痛得难以忍受,好像有千万根小针在扎似的,不过他确实因为流汗太多,所以感觉整个人很缺水,所以苏绾一开口,他便下意识的张嘴喝了下去。

  “来,喝点水,萧煌,你流汗太多了,嗓子全都哑了。”

  苏绾一边扶着萧煌,一边把茶杯端到萧煌的嘴边,然而因为太心急,竟然还歪了,她又赶紧的端好茶杯,扶正了萧煌的身子,连后喂他喝一些水。

  虞歌赶紧的起身冲到房间的雕花圆桌上倒了一杯水过来,飞快的递到苏绾的手里。

  虞歌看主子脸色不但惨白,而且连唇都一片白,声音都沙哑了,这是缺水过多的原因。

  苏绾看他因为出汗太多,不但嘴唇失了血,连带的声音也沙哑了,忍不住心急的朝着房里的虞歌叫起来:“倒杯水来?”

  只是他舍不得看她伤心。

  这一刻他相信在璨璨的心里,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璨璨,别哭,以后生活得好好的,忘了我。”

  她的眼泪滴落到萧煌的脸上,萧煌迷糊的睁开眼睛望她,他看到她好看的眼眸里,大颗的泪水滑落下来,一向没心没肺,黑心黑肺的小丫头竟然为他落泪了,萧煌只觉得心疼无比,他舍不得她啊。

  她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这大概是她一生之中少见的眼泪,而之前眼泪早在母亲去世后,流干了,她以为这一生她再也不会为谁流泪了,没想到到最后,她竟然还会为别人流泪。

  想到这个,她的心沉重得喘不过气来,伸手便把萧煌抱进怀里,然后紧紧的抱着他说道:“萧煌,你不要死。”

  苏绾知道两种毒发,是从心脏开始融化的,此刻只怕毒已经开始了。

  房里死一般的沉寂,萧煌歪靠在软榻上,眼神已经有些迷蒙,而且他感觉到心脏的部分似乎开始融化一般,他再控制不住的蜷缩起身子,发出沉闷的痛楚声。

  而且若是爷真的出事,他们定然会保护清灵县主的。

  他看到爷已经这么痛苦了,实在不想再让他痛苦了,所以只得应了。

  虞歌飞快的应声:“属下听到了。”

  萧煌却不理会他们,沉声吼叫起来:“你们听到没有?”

  几名手下扑通一声跪下来,沉声叫道:“爷,你不要这样。”

  不要啊。

  虞歌一脸的为难,爷这是在交待遗言了。

  萧煌沙哑的声音微微的响起,沉声下命令:“虞歌,从此以后你们五个人带着手下的一干人,听信于清灵县主,定要护她一世周全。”

  爷不会真的要死吧。

  房间里,萧煌的几名手下全都黯然了,个个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听到他这句话,苏绾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她也不想他死,可是现在却没有办法可施。

  萧煌的心一下子高兴起来,眉眼拢上了丝丝的愉悦:“璨璨,我真不想死,我想陪你。”

  他以为她是因为他要死了,所以说谎骗他的,可是望着她的眼睛时,发现她是认真的。

  可是现在苏绾竟然承认了对他是不一样的。

  听到苏绾说出这句话,萧煌难得的愣住了,因为他以为苏绾不会说的,或者该说她的心里是没有他的。

  苏绾望着萧煌,难得一次的和缓说道:“是的,你对我来说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如若说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对萧煌是有些不一样的,那她就是傻缺了。

  苏绾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心里特别的疼,这种情绪对别人是从来没有过的。

  虽然他希望璨璨忘了他,快快乐乐的活着,可是想到要死了,他终究有那么不甘心,舍不得她,却又没有办法,还想知道自己在她心里是不是不一样的。

  萧煌说完后,胸中钻心似的疼痛,心脏陡的抽搐成一团,他身子控制不住的跟着倦缩起来,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唇上的血色都没有了,他挣扎着抬眸望向苏绾:“璨璨,我对你来说是不是不一样的,是不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她话一落,萧煌唇角笑意浓烈,只是十分的虚弱,他紧握着苏绾的手,手心里全是冷汗,用力的说道:“璨璨,你没必要这样,我相信你的医术是很厉害的,只是这毒没有办法,我相信若是你拿到青霄国境内的药材,一定可以轻而易举的救了我的。”

  苏绾脸色沉沉的说道:“萧煌,若是你真的出事了,此生我将再也不行医救人。”

  这医术还要来做什么。

  想到自己一直以来最自信的便是自己的医术,可是到头来呢,竟然连一个自己想救的人都救不了。

  可就是这样,他还拼命的忍受着,苏绾看着这样的他,心越发的难受了,一声也没有吭。

  他的脸色如纸一般的白,白得透明,汗水越来越多的流下来,而身上也开始流汗,一件锦衫很快便被汗水打湿了。

  萧煌扯唇轻笑,伸手拉着一侧的苏绾:“璨璨,你不要担心,我没有事的。”

  所以他是没有救的了。

  解药似乎没有用,因为两种毒融合到一起后,太霸道了,璨璨制的解药,根本起不了效果,或者说这来自于外面的药材,制出来的解药,是没办法彻底解那来自于青霄国两种毒的,因为外面的药材药性无论如何没办法和青霄国的药效相比。

  萧煌服了解药后,体内那翻江滔海的绞痛并没有减轻,尤其是心脏,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碾压似的,说不出的痛,他的脸色越来越白,痛楚遍布着周身,他想维持着最好的风华,可是却只觉得心口那么痛那么难受。

  房间里,所有人盯着萧煌,个个提了一颗心,不知道苏绾这一次的解药有没有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02章萧煌解毒 皇帝指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