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一箭三雕 霸道强吻 投票奖励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可是寝宫里面分外的安静,一个人影也没有,那溜进寝宫的人不由得脸色一白,飞快的想到自己先前得到的消息,绾绾中了媚药,十分的难受,可是现在寝宫里面却没有人,如若她中了媚药,出去了?

  若是遇到了别的男人怎么办?

  那绾绾的清白,不就?

  萧擎不敢想了,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他闪身便从苏绾的寝宫飘了出去,然后一路顺着后园往前面走去。

  永寿宫的后花园地方不算大,但也不小,萧擎运了内力,仔细的听声音,忽地便听到前面不远处似乎有细细的呻吟声。

  一定是绾绾。

  萧擎身形一动,直奔前面而去。

  很快便到了永寿宫后园的一座八宝亭,亭子四周围着轻纱,飞扬的轻纱之中,似乎有一个人正在不停的轻扭着身子,那姿势说不出的撩人。

  萧擎想到那是苏绾,心里忍不住一热,真想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好好的亲热一番。

  他知道自己此举有些鄙卑阴险无耻,可是他想娶她,别无他法,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父皇不想苏绾手里的龙王令落到萧煌的手里,所以他希望自己能顺利的娶到苏绾,若是他娶不了苏绾,那么就是失了帝心。

  那他这么些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吗?

  萧擎前思后想一番过后,忽地便下定了决心,望着亭中的人,愧疚的道歉。

  绾绾,对不起,以后我会加倍的疼你爱你的,我会加倍的对你好的,哪怕你不能生养,我也不会把别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领到你的面前的。

  萧擎说完后,闪身进了八宝亭,亭子里一片昏暗,不过因为远远的有灯光照射过来,所以亭中隐约可见,只是有些模糊罢了。

  萧擎因为激动,所以并没有过多的注意亭中的情况,他闪身直扑那在亭中不停扭动身子的女人,一把便抱住了这个女人,温声的说道:“绾绾,对不起,你别怪我,我也是没办法。”

  不过他一言落,忽地便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他十分的熟悉苏绾,小巧玲珑,可爱软萌,像个萌包子似的,可是他怀抱的女子却丰满有致,这女人根本就不是苏绾,萧擎的脸几乎是一瞬间便变了,他急速的往后撤,可是亭中的女子分明是*上头了,哪里容许他退出去。

  尤其是她的鼻端充斥的男子体香,不但好闻,而且还是那么清新的体香,一闻便知道这体香之味乃是那种未经人事的男人才会有的干净气味。

  女子闻到这样的气闻,只觉得整个人很兴奋,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那急欲撤出来的萧擎,然后她整个人就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抱住了萧擎,一张脸在萧擎的怀里不停的噌着,嘴里低喃道:“要我。”

  萧擎听着这人迷糊的话,只觉得心中又惊又骇,自己分明是中了别人的圈套了。

  不出意外这给他们下圈套的人,还是苏绾,想到苏绾竟然对他动这样的手脚,萧擎只觉得心痛欲裂,而且他可以肯定一件事,这亭中一定被下了什么药,要不然这女人不会如此*大动,而他幸好之前服用了父皇给他的解药,要不然此刻只怕也要中媚药,然后和这个女人成其好事了,而他可以肯定一件事,接下来还有好事等着他,所以他不能再待了。

  萧擎急欲往外撤去,可是身上八爪鱼似的女人紧紧的抓着他,让他脱身不得,这女人此时完全疯了似的紧抓着他,根本不让他离开,而他急欲离开,一时脱不得身,最后只得抬手一掌狠狠的朝紧抱着自己的女人劈去。

  那女人被他一掌打飞了出去,直撞到身后的石桌之上,萧擎再也不敢停留,急速的往外撤,不想他刚撤出八宝亭,便听到亭外有说话声响起来:“那亭子里怎么会有人?”

  八公主冯翔公主的声音响起来,苏绾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却假装不知道,附和道:“真的有人?不会是贼人吧。”

  听到苏绾的话,萧擎分分钟的恨不得掐她的脖子,明明你设计的,竟然还假装不知道,苏绾,你就这么恨我吗?

  不过萧擎顾不得多想,他只想离开,所以闪身便欲离开,谁知道苏绾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来:“晏歌,抓下贼人。”

  暗处的晏歌身形一动,直扑向萧擎。

  晏歌身手十分的厉害,一跃过来,拦住萧擎的去路,萧擎一时根本走不脱。

  而他的手下此时全被他留在前殿了,因为他以为苏绾在寝宫里,所以他把手下留在前面,这样一来,若是有人过来,手下便会提醒他,让他全身而退,可是现在苏绾并不在寝宫里,反而是在永寿宫的后花园里,那么他的手下尽数留在前面。

  后面发生点什么事,他们根本通知不了他。

  萧擎想着这样的步步为营的谋算,透心的凉,而这还是他喜欢的小丫头对他实施的。

  萧擎只觉得周身无力,一时间手脚更施展不开了。

  而苏绾望向身侧的八公主冯翔公主和五公主嘉柔公主说道:“贼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他不会过来伤害我们吧。”

  两个公主不知道那和晏歌打起来的人乃是惠王,当真以为是贼人,而且一看那人身手不错,两个公主吓得花容失色,生怕这贼人见色起意,要是看中她们怎么办,她们不想被人劫色啊。

  两个公主脑补过后,陡的朝着四周大叫起:“来人啊,不好了,有刺客杀人了,有刺客闯进永寿宫来了。”

  “快来人抓人啊。”

  两个公主一叫,她们身后的宫女太监自然也叫了起来,最后叫声一团。

  永寿宫外面的侍卫,早闪身直奔后园而来,萧擎眼看着那些侍卫过来了,早着急了,身手陡的凌厉起来,誓欲杀出一条血路来。

  晏歌明显的不敌,萧擎一看,抽身便退,可惜他想错了,除了晏歌之外,还有一个云歌。

  晏歌被他打退了,云歌闪身冒了出来,而这个家伙乃是萧煌身边最顶尖的厉害高手,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萧擎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云歌。

  正在这时,侍卫已经陆续的赶到了,团团的包围住了萧擎。

  萧擎只觉得周身血液都是冷的,整个人说不出的愤怒,可是一时竟然无计可施,偏偏这时候,云歌似乎才发现似的叫起来:“住手,是惠王殿下。”

  那些本来冲过来要拿人的侍卫,一听云歌的话,急速的后退,齐齐的落地,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那停住了手脚的人。

  惠王殿下,怎么会是惠王殿下呢?

  惠王萧擎知道自己再逃避是不可能的,这一次他失德的事情怕是躲不过了,不过即便那样又是如何。

  苏绾难道你以为就凭这么一个失德,便能让我折了吗?绝对不可能。

  萧擎心里想着,狠声开口:“是本王。”

  萧擎一开口,四周的侍卫再退两步,齐齐的相视,不知道惠王殿下怎么成了刺客,还和人打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

  八公主冯翔公主一听是惠王萧擎,脸色可就不好看了,先前吓死她们了,你说你不是刺客,钻八宝亭中做什么,还有看见她们来了,为何不出声,竟然打算溜走,这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竟然一看到人过来便想溜。

  八公主不满的瞪着萧擎说道:“三哥,你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到永寿宫的后花园做什么,吓死我们了,而且我们叫抓刺客,你为何不应一声啊,你这是干了什么事了?”

  萧擎看到自己虽然被发现了,但是八宝亭中的女子还没有被发现,若是能让这些家伙离开,说不定会没事。

  不过他想到苏绾,却又没底,但现在他只想把这些人全都撵走。

  想着,萧擎沉稳的开口:“闭嘴,本王在永寿宫的后花园散步,不想理人,怎么了?”

  萧擎一说,八公主冯翔公主脸色更不好看了:“三哥,你说这话没有意思了,本来你散个步是不碍我们事,可是我们也来散步,正好碰上,你好歹吭一声,你一声不吭,搞得我们吓死了,你还有理了。”

  萧擎脸色黑沉的望着八公主,然后望向了苏绾,看来之前他下在她饭菜里的药被她发现了。

  明明是无声无味,还是银针试不出来的,她怎么就发现了。

  萧擎心情郁结到极点,深邃的瞳眸慢慢的从苏绾的身上收回,阴骜无比的望向八公主冯翔公主说道。

  “皇奶奶病重,我忧心,所以没有听到你们的话,知道吗?”

  他停了一下后说道:“好了,夜深了,你们还是各自回去休息吧,不要停留在这里了,以免打扰到皇奶奶休息。”

  萧擎这话是对着八公主冯翔公主说的,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八妹妹,不是和苏绾不对盘吗,怎么会和苏绾在一起散步了。

  萧擎不知道,苏绾去找了贤妃娘娘聊天,然后和贤妃娘娘八公主以及五公主一起过来看望太后娘娘。后来贤妃娘娘去太后的寝宫了,她让自个的女儿八公主送苏绾回偏殿。另外她还和八公主说不要和苏绾闹矛盾,八公主极听自个母妃的话的,所以便送了苏绾回来,苏绾说睡不着,八公主便拉着五公主陪她在后花园散步了。

  八公主冯翔公主听了萧擎的话后,虽然十分的不满,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望向身侧的苏绾说道:“清灵县主,那我们回去休息吧,没的让人心烦。”

  “好。”

  苏绾温声答应了,八公主和苏绾转身欲走,身后的萧擎松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这时候,八宝亭中,那被萧擎打昏了过去的女人,慢悠悠的从亭中爬了起来,这女人爬起来后,只觉得撞到石桌的地方疼痛异常,忍不住开口叫起来:“那个混帐东西打的我。”

  她一开口,八宝亭外众人齐齐的一惊,飞快的望向了身后的八宝亭,然后望向惠王萧擎。

  这下众人了然,原来惠王殿下和人在永寿宫的后花园里幽会,他们就说呢,为什么会发生刺客的事件呢,看来是个误会。

  惠王殿下在后花园幽会,正好被人撞上了,殿下面子薄,一言不吭的想走,不想没走得了,还被人当成了刺客。

  原来是这样的。

  真相是这样的。

  大家一片了然于心的样子。

  惠王萧擎经过最初的愤怒之后,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不等大家再看,冷然的扫视着众人,然后沉声说道:“好了,各位都离开吧。”

  众人既然了解真相,就不会再没脸没皮的留下。一众人刚欲离开,忽地,永寿宫后花园前面的宫道上,一队人急速的走过来,来的人声势竟然还很浩大,为首的正是皇帝,皇帝的身后跟着武贤妃还有荣妃娘娘,他们之前正在太后的寝宫里看望太后,听到人禀报永寿宫后花园发生了刺客事件。

  皇帝还以为自个的儿子得手了,所以便领着武贤妃和荣妃娘娘来做个见证,好让苏绾无话可说,虽然皇帝不明白,怎么会由寝宫的地方挪移到了后花园。

  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所以把武贤妃和荣妃带来了,还带来了一堆的太监宫女,以皇帝的心思,便叫所有人看看清灵县主和自个儿子在一起的,先前那样推拒,最后还不是和他儿子在一起了。

  皇帝是越想越高兴,不过脸上神容却是严肃的,好歹是一国皇帝,永寿宫后花园发生了刺客事件,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表现得高兴。

  一众人刚走到后花园内,便有太监飞快的唱诺起来:“皇上驾到。”

  后花园里的人一下子全都跪了下来,皇帝因为心情好,也不为难别人,大手一挥直接的下命令:“起来吧。”

  他说完后冷厉的开口:“听说有刺客事件,这是怎么回事?刺客是否抓住了?”

  八公主冯翔公主飞快的起身跑到皇帝的面前告状:“回父皇的话,是三哥啦,他鬼鬼祟祟的从后花园的八宝亭出来,吓了我们一跳,我们叫他他也不理,后来我就把他当成刺客了。”

  人群中,苏绾悄然的往后隐了隐,不让皇帝看到自个儿。

  她知道现在皇帝正开心呢,她就让他先高兴一会儿,因为只有高兴了,才能尝到从天堂坠落到地狱的滋味,要不然他如何尝到从天堂到地狱的滋味呢。

  苏绾幽幽的轻笑,在暗夜之中,好似一只狡猾的小狐狸一般。

  她这样的神容,落入暗夜一角的某人眼里,那深邃的瞳眸,因着她的狡诘可爱而显得潋滟起来。

  后花园里,皇帝听了八公主的话,心里越发的肯定一件事,那就是自个的儿子得手了,那和儿子在八宝亭中的人一定是苏绾,不过他面上却是严肃,飞快的望向后花园中立着的惠王萧擎。

  因着皇上带来的一帮人手中打了灯笼,所以此时后花园中一片明亮。

  皇帝看到自个的儿子脸色特别的难看,还有一丝苍白。

  皇帝却不以为意,因为他以为儿子是因为愧疚的原因,必竟先前他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儿子是不可意的。

  “惠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和什么人在八宝亭中了,从实交来。”

  惠王萧擎却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这八宝亭中的人究竟是何人,不过他猜测这亭中的人应该是一个宫女,很可能是太后永寿宫的宫女。

  惠王正想说话,那八宝亭中的人却在头脑有些微清醒之后,慢慢的走了出来,她走出来后,一眼便看到暗夜之下立着一堆人,然后她便看到了那身着明黄龙袍的人,以及他身边的一堆人。

  这从八宝亭中走出来的人,惊讶的睁大了眼,然后整个人都僵硬了。

  而八宝亭外的人,听到亭中的动静,个个都想看看这亭中的人是何人,竟然和惠王殿下在这里鬼混。

  所以一见这人走了出来,个个下意识的望去,随之众人惊吓得恨不得眼睛都瞎了。

  八公主冯翔公主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直接的惊呼出声:“德妃娘娘,你在八宝亭干什么,还有你的衣服?”

  德妃先前被下了药,整个人就是荡妇*一般,意识完全是迷糊的,她缠着萧擎的时候,把外衣给脱了,而她后来清醒了一些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不对劲,只是下意识的走到了八宝亭的门前。

  此时听到八公主的话,飞快的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外衣脱了,内衣也凌乱不整,头发也乱七八糟的,看到这样的自己,德妃再笨也想到了什么,随之她的脑海中便多了一些记忆。

  然后她想起自已先前在八宝亭中似乎缠上了什么人。

  德妃此时完全顾不上想自己先前缠上了什么人,她飞快的奔出来,扑通一声跪下哭叫道:“皇上,臣妾,臣妾什么都没做。”

  永寿宫的后花园,此时一阵风吹过都能听见,再无别的任何声响,个个看也不敢看眼面前的局面,生怕自己知道得太多,会被皇帝给杀人灭口,这一个是皇帝的妃子,一个是皇帝的儿子。

  他们,他们怎么能?

  没人敢往下想了,而皇帝此时完全是震怒得像一头雄狮,他的眼睛飞快的盯着德妃,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德妃早就被这个人杀了几百几千次了。

  德妃脸色惨白,抖簌个不停,只觉得皇上下一刻便会杀了自己/

  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今晚她本来是过来看望太后娘娘的,虽然赵家被关,儿子疯掉了,可是她还是希望能有反弹的机会,所以她自然要巴结着一些太后娘娘,所以她撑着病体过来了,谁知道她一过来,竟然听到消息,苏绾那个小贱人眼下便住在永寿宫偏殿内,听到这个消息,她的心立刻便不能平静了,只想杀掉苏绾。

  所以她立刻假意称自己累了,从太后的寝宫里退了出来,待到出来后,她立刻安排了人手,悄悄的溜进了苏绾所住的偏殿。

  本来她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苏绾这个小贱人的,谁知道她刚到偏殿,便看到苏小贱人领着一个丫鬟从殿内出来了,然后一路往后花园而去,她一看这是个好机会,便领着人一路前往后花园,最后发现苏绾竟然一路进了八宝亭,她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带人一路进了八宝亭,本想一举击地的杀掉苏绾的,谁知道八宝亭中却没有苏绾。

  她进了八宝亭一会儿功夫,便发现自个有些不大对劲,她以为自己身体不好的原因,所以让人退了出去,打算休息一会儿的,可是后来的事情她却是记不得了。

  德妃越想越害怕,心里隐约还有些影子,知道自己先前和谁纠缠来着,可是她不知道和谁了。

  皇上知道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饶过她的。

  德妃大哭了起来,想到自己一家子的遭遇,她越哭越伤心,最后大叫道:“皇上啊,臣妾不是有意的,是有人对臣妾动了手脚。”

  她说这话本来是推搪词,可是待到说完,她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自己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怎么可能会像之前那样猴急呢,一定是有人在亭中动了手脚,是苏绾,一定是她。

  德妃如此一想,脸色瞬间难看,而且能攀咬住苏绾,也算替赵家以及自个的儿子报仇了。

  德妃如此一想,尖锐的叫起来:“皇上,是苏绾,是苏绾给臣妾下药了,臣妾本来是想收拾清灵县主的,一路跟了她来八宝亭,后面的事情臣妾什么都不知道了,皇上,是苏绾对臣妾动了手脚。”

  德妃话一落,皇帝戾寒的瞳眸中血腥的杀气直朝着苏绾扑面而来。

  这一回苏绾也不躲避了,缓缓的走出来,委屈的回道:“禀皇上,今晚臣女因为吃饭时觉得胃里不舒服,吃了饶后只想吐,后来臣女便想出去散散步,消消食,但因为待在太后娘娘的宫中,娘娘病重,臣女不好直接的出去闲逛,以免惹人闲话,所以臣女便从窗户翻了出去,本来臣女是打算在后花园散步的,可是想到贤妃娘娘先前说,若是臣女在宫中无聊了,可去她的月华宫和她聊天,臣女便找了一个宫女让她带着臣女前去月华宫了。”

  苏绾话落,她身侧果然有一个宫女走了出来。

  “是的,皇上。”

  宫女回完后,贤妃娘娘也走出来回道:“回皇上,确实是这样的,臣妾晚膳过后本来挺无聊的,正好清灵县主过来了,便陪臣妾说了一会儿话,后来臣妾想着要过来看看太后娘娘,便领着冯翔和五公主还有清灵县主一起过来了,我让冯翔和五公主送她回偏殿的。”

  冯翔公主听了自个母妃的话后,飞快的走出来回道:“回父皇的话,儿臣陪着清灵县主进偏殿,清灵县主说一时睡不着,儿臣便说陪她在后花园散散步,然后便碰上三哥。”

  冯翔公主说完后不再说话。

  德妃娘娘脸色难看得可怕,一双眼睛快瞪成死鱼眼了,怎么会这样。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竟然步步为营,一步不拉的算计到了。

  那她之前看到的人根本不是她了,她从头到尾地都在算计她。

  德妃越想越伤心,哭倒在地下。

  “皇上,臣妾没有欺骗皇上,臣妾真的是被下药的啊。”

  德妃身侧不远的萧擎此时已经从惊骇中醒过神来,他先前完全被惊吓到了,因为他以为这八宝亭中的人是一名宫女,可是他没想到这八宝亭中的女人竟然是德妃。

  那么先前那个像八爪鱼似的缠着他的女人,其实是德妃娘娘了。

  萧擎的脸色不但白得没有一丁血色,还一阵反胃,他掉头便冲到一边去吐了起来,大吐特吐,别说把苦水吐了出来,连晚上的晚饭都吐了出来。

  皇帝掉头望着他,眼里一抹暗芒,虽然他知道这事怪不得他儿子,而且看儿子的样子,似乎也没出什么大事,可是这事总归叫他心里不舒服了。

  这时候,萧擎已经吐完了,他虚弱的走了过来,往地上一跪,沉声说道:“回父皇的话,儿臣什么都没有做。”

  此时此刻,多说多错,什么都不说才是正理,而且父皇又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这事的真相。

  萧擎垂首一声不吭。

  永寿宫的后花园死一般的沉寂,皇帝只觉得暴怒异常,本想忍下去的,最后却忍不住,虽然他也怀疑德妃是被人下药的,可现在下不下药已经不重要了,他这脸面还要吗?

  皇帝愤怒的冲到德妃娘娘的身边,抬起脚对着德妃狠狠的一脚踢了过去,这一脚是用了全力的,德妃最近一连串的打击,本就精力憔悴了,偏现在还被皇帝狠狠的踢了一脚,一脚踢中心窝子,德妃当场便觉得心口疼痛难忍,随之身子一软,直接的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

  同时皇帝的的暴喝声响了起来:“来人,给我把这贱人关进临元宫去,没有朕的旨意不准出来。”

  皇帝身边侍候的大太监陆公公一挥手,几名小太监飞奔而上,冲到德妃娘娘的身边,拉起德妃便走。

  可是德妃娘娘还没有被拉走,永寿宫的后花园一侧,忽地有两名侍卫急奔过来,沉稳的开口:“皇上,我们在永寿宫的后花园西北角,抓住了一个人。”

  皇帝此时已经完全的暴怒了,雷霆大喝:“什么人?”

  那前来禀报的侍卫飞快的禀道:“是刑部尚书阮大人。”

  “刑部尚书阮大人?”这一回皇帝的脸已经完完全全的黑了,刑部尚书怎么会深夜在宫中,还在永寿宫外面被抓,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戏。

  不过因着德妃的事情,皇帝已经不敢当别人的面再追查这样的事了,他怕越说越丢脸。

  “先把德妃押进临元宫,阮大人押进勤政殿,朕要亲自审问。”

  侍卫应了一声是,赶紧的跑出去抓人,然后把人押到皇上住的勤政殿去。

  待到德妃娘娘被拉走,四周恢复了安静,承乾帝望向那一直跪着的自个的儿子,说不出的恼火,现在他对惠王萧擎有些失望,怎么连一个女人都摆不平呢,若是他得了手,哪里来这些事。

  皇帝心中憎恨异常,转身便往外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后,他回身扫视了一眼身后的人,以及今晚在永寿宫后花园出现过的侍卫:“今晚的事情最好烂在肚子里,若是让朕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话,朕不介意诛人九族。”

  一言使得四周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飞快的跪下禀道:“是,皇上。”

  谁也不敢吭声了,个个觉得汗毛倒竖,谁会想到今晚宫中竟然会发生这么一出戏,现在他们该担心自己的性命了,因为皇上若是一个不高兴,很可能会悄悄的把他们这些人全都杀了。

  现在他们唯一庆幸的事就是今晚来的人足够多,所以皇上若想杀人,那就要杀很多人。

  杀很多人没事,但杀很多人这事就容易泄露出去,倒不如让他们全都闭嘴。

  老皇帝血腥的瞳眸望向了苏绾,这一回他的眼里再没有半点的想让苏绾为儿媳妇的眼神,而是一片死气。

  今晚一切不出意外都是苏绾整出来的,或者该说是萧煌整出来的,因为凭苏绾这么一个人,在宫中还整不出这么大的动静,所以今天晚上的一切,都是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联手整出来的。

  这两个人该死,现在他一个不想留了。

  承乾帝眼里一片杀气,他收回视线望向自个的儿子,狠狠的说道:“惠王随朕过来。”

  皇帝抬脚便走,惠王萧擎紧跟着皇帝的身后一路离开,他离开后,掉头望向身后的苏绾,那一眼说不出的悲凉。

  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跟着皇帝离开了。

  永寿宫的后花园里,皇帝一走,众人个个觉得腿软,然后贤妃娘娘扫视了四周的人一眼,又再次的警告各个人:“如若你们大家谁想活命,就把今晚的事情烂在肚子里,若是泄露半点一一一。”

  武贤妃其实也是为了这些人好,若是有人说出什么来,皇帝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他们还是小心为好。

  武贤妃话一落,四周一片整齐的附和之声,武贤妃望向荣妃娘娘说道:“我们走吧。”

  一众人陆续的往外走去,苏绾也紧随其后的跟着她们离开,侍卫很快便闪身不见了。

  最后众人在永寿宫前面的廊亭走道之中道了别后,各自回自已住的地方去了。

  今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惊悚了,她们还是各自回去消化消化才好。

  苏绾则悠哉悠哉的一路回了偏殿的寝宫,不过等到她走进寝宫后,便看到寝宫里一人正慵懒的歪靠在软榻边等着她,看到她进来,便递给她一抹魅惑的笑容,眉眼说不出的温润。

  苏绾看他如此大刺刺的霸占在她的寝宫里,也不生气,实在是因为今晚首战告捷,心情愉快,她走到大床边倒到大床上,抱着床上的薄被滚来滚去的,像一只球似的,同时嘴里高兴的说道。

  “萧煌,你是没看到老皇帝那张脸完全的成了猪肝色,当场踢了德妃一脚,把德妃踢出了血,还踢昏了过去,你说若是他回头查出,那阮尚书其实是德妃娘娘的情人,最近还频频的入宫私会德妃娘娘,你说他会不会气死。”

  苏绾说完更开心了,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可爱极了,萧煌的一双眼睛都舍不得移开她,至于老皇帝和德妃的那点破事,他一点也不感兴趣。

  苏绾却兴味十足的说得过瘾:“你说老皇帝若是知道自己戴了二十多年的绿帽子,他会不会连夜杀死德妃,然后再把那傻儿子给干掉。”

  苏绾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承乾帝是什么人,那就是心胸狭隘的人,若是真的发现了这件事,肯定不会放过德妃的,再有那傻了的襄王殿下,说不定老皇帝还能怀疑那傻儿子不是他的,这得多剜心啊。

  苏绾越想越高兴,其实今晚她算计萧擎和德妃,是存了一箭三雕的心思的,算计了惠王萧擎,算计了德妃和丞相府的人,还算计了老皇帝。

  但是她又想到一种可能,惠王萧擎是个很精明的人,之前给她下媚药,说不定他会服什么解药,若是他服了解药,那么她下在八宝亭中的药可能没用,如若没用的话,那么一箭三雕的计谋就不算成功。

  所以最后她又追加了一个人上去,刑部尚书阮大人,这阮大人最近一段日子,总是悄悄的进宫私会德妃娘娘。

  这两人年轻的时候是个有情的,只是后来德妃的父亲为了帮助自个的儿子进京,便把德妃给送进了京,后来德妃的兄长便进了京为官,再然后官拜丞相之位。

  等到她哥哥坐上了丞相之位,她便让哥哥提拔了阮大人,阮大人便成了刑部的尚书大人。

  但两个人一个在深宫,一个在前朝为官,倒也安安份份的。

  可自从赵荀入大牢,德妃便觉得心中愁苦不已,有什么话也没人说,一个人苦闷不已,最后便托人悄悄的送信给刑部尚书,自已的老情人,进宫陪她说说话,商议商议对策,如何救她的哥哥。

  不过后来随着事态的进展,即便阮大人身为刑部的尚书,也没办法救赵荀等人。

  德妃虽然着急,却也知道这不怪阮大人,两个人依然没断。

  先前襄王疯了,德妃在宫中大发雷霆震怒之后,只觉得自己快疯了,若不找个人说说话,她便疯了,所以才会送信给阮大人,让他悄悄的进宫,阮大人一入宫,便落到了苏绾和萧煌的罗网中了。

  偏殿的寝宫里,苏绾正兴奋,床前忽地笼罩了一大片的阴影,她放开身上的薄被望过去,便看到一人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眼里满是幽幽的光芒,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苏绾望着他,总算想起自己这样似乎兴奋过头了,她眨巴着萌萌的眼睛望着萧煌:“我是不是太幸灾乐祸了,是不是心肠太歹毒了?”

  她一言完又翻身在床上滚:“可是想到那画面真的是大快人心啊,怎么办,控制不住啊。”

  她一边说一边笑眯眯的继续打滚,完全没有注意到头顶上那个俯身而视的男人,眼里宠溺得溢出水来的温柔眸光,看着她这样可爱迷人的样子,他只觉得心里控制不住一种*,那就是抱住她狠狠的亲一下。

  而他也这么做了,欣长挺拔的身子直接的压住了那不停滚来滚去的小人儿,然后俯身便狠狠的吻上那粉嫩的鲜艳的小唇儿,霸道的缠绵的吻密密的压了下来,织烈如酒一般。

  当他深吻着她的时候只觉得周身每一个毛细管都舒展着一种兴奋,一种激动,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这一切使得他控制不住的加深了这个吻。

  而大床上先前还不停滚来滚去的苏绾,此时完全的石化了,然后她的心里无数的叫嚣声冒了出来,啊,啊,她被吃豆腐了,她被霸道强吻了,她被某男强吻了。

  ------题外话------

  姑娘们,庆祝下俺们家煌煌的大胆行径……么个……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06章一箭三雕 霸道强吻 投票奖励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