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德妃之死 萧煌占便宜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偏殿的寝宫里,一片安静,丝丝旋旎的气息在宫殿内升起。

  大床上两个人正热烈的深吻,如果细看却又能看出,是男人伸手抱住女人,好一通热烈的缠吻,这一回的吻仿若狂风暴雨,猛烈又炽热,似乎要把满腔的爱意给吻进去。

  这一吻差点吻得苏绾窒息,苏绾在他那幽淡的香气包裹下,被他吻得晕头转向,最后竟然还感受到了丝丝的愉悦,整个人竟然被他带了进去,沉浸在其中,一时反响不得,可是待到她差点被吻窒息的时候,她清醒过来,这臭流氓臭不要脸的又吃她的豆腐了。

  苏绾如此一想,挣扎着欲推开萧煌,然后企图用脚踢萧煌,可是这一回萧大世子完全是有准备的,他的两只手紧紧的按住了苏绾的两只手,而两只腿压制着苏绾的两只腿,所以她根本动弹不了,只能不停扭来扭去的,还用一双染满了愤怒神色的眸子去瞪萧煌。

  可惜因为被**渲染,她的愤怒实在没有多大的威力,反而是那红红的脸颊以及**微升的样子,让人**大动,萧煌本来看她挣扎,欲放开她的,可是深邃潋滟的瞳眸望着这样可人的她,再次的被诱惑了。

  而且他心知肚明,今晚这一遭未必经常有,所以要吻就吻个彻底吧,如此一想,他便又俯身狠狠的吻苏绾,从前他光是想到这些,便觉得腻烦,可是今日他才知道,这是世间最美的事情了,深深的吻着心爱的女人,就像吃世间最美好的食物一般,让人整个身心都是愉快的。

  可是萧煌在这缠绵热切的深吻中,身体也有了反应,周身紧紧的绷紧了,而另一处也有了动静,紧紧的抵着苏绾,苏绾自然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一双眼睛都快愤火了,然后不停的扭动着头,恨不得用眼睛杀死他。

  你个不要脸的臭流氓,杀千刀的东西,若是让姐得了手,分分钟的毒死你,啊啊啊,这一回一定要毒死你。

  萧煌满足的吻过之后,迅速的抽身,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离开,苏绾便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似的从床上冲了上来,然后一把拽住了萧煌,因为萧煌没有防备,再加上她冲力太重了,萧煌被她一拉,两个人华丽的滚到了大床上。

  苏绾身子一翻便坐到了萧煌的身上,然后伸出手来狠捶萧煌,一边打一边怒骂:“你个臭流氓,不要脸的家伙,竟然胆敢来吃我的豆腐,看我不收拾你。”

  她的粉拳对于萧煌来说,根本不当事,反而有一种别样的情趣,他眸色潋滟而暗沉,**遍布在其中,尤其是当他看到她那红红的小嘴,被他吻得都肿了起来,越发的娇艳欲滴,让他光是看到便有一种想扑倒她的冲动,而他的身子也越发迫切的叫着嚣,想要她,想要把她给狠狠的扑倒。

  而苏绾丝毫不知道萧煌此刻心中所想的事情,她只顾狠狠的捶家伙,临了捶了还不死心,抬手便往袖子里掏东西,大有要毒死萧煌的意思。

  萧煌一点也不反弹,很干脆的闭上眼睛,嘴巴一张等着:“好,来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不过他说完后又嘟嚷了一句:“人家说一夜夫妻百日恩的,看来这话不对啊。”

  苏绾一听这话,便想到自己当初对他所做的事情了,那真正是又咬又啃,外加,果断的扒了他的衣服,干了那事,现在人家就亲了她一下,她就这么反弹了,似乎,似乎有些过了。

  她心中想着,脸色变幻莫测的,最后迅速的爬起身,抬脚踢萧煌:“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赶紧的走。”

  萧煌凤眸轻挑,眸中那炽热的火焰,似乎快燃烧了起来,苏绾生生的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生怕他再扑过来,现在她对于这家伙有一种无力感,打他吧,他不动让你打,骂他吧,他笑眯眯的听着,若是说下毒什么的,她似乎又觉得下不了手,尤其是她要下毒便会想到自已有种利用完了就弃了的感觉,所以实在是下不了手,那她还有什么办法收拾这家伙啊。

  苏绾身子一动,往大床里面跳去,然后指着萧煌怒喝:“萧小郎,快滚,这一次就先原谅你了,若是再有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萧煌倒也没有再为难苏绾,而且自己身子涨得好难受,好痛苦。

  这滋味实在是太痛苦了,他若再留下,只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扒掉苏绾的衣服,然后把她给睡了。

  不过眼下这种状况,几乎不可能,虽然苏绾没有对他下毒手,可这已经是最后的底线了,若是他再进一步,他可以肯定她会毫不犹豫的毒死他,所以为了将来着想,还是先缓缓再说,若是逼急了,这家伙一怒废他,他可就得不偿失了,而且今儿个确实也尝到甜头了,他光是想着,便觉得滋味美妙。

  萧煌一边想一边闪身往寝宫外面飘去,不过临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扔下一句:“璨璨,爷的技术不差吧,你先前可也是很忘我的。”

  他一说,苏绾愣神,怒极的指着窗户骂:“萧小贼,有种你别走,咱新帐旧帐一起算,保证扒了你的皮。”

  可惜屋外萧煌早飘远了,不过他的手下可全都一个个黑了脸,爷做了啥,成了萧小贼了。

  难道有内幕?个个升起好奇心,在心里使命的丫丫。

  寝宫之中,苏绾待到萧煌走了后,感觉自己的嘴巴有些疼,然后伸手摸了一下,忍不住蹙眉,又在心里把萧煌给骂了,都吻肿了她的嘴了,不过想到他最后所说的话,苏绾忍不住深想了,难道自己之前真的被吻得很忘我。

  她认真的想着,脸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似乎真的有些忘我了。

  想到这个,苏绾一下子恼了,不知道是恼自个儿,还是恼萧煌,总之扑到床上,抓起被子便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勤政殿内,老皇帝脸色黑沉的端坐在上首,周身拢着狂风暴雨,眼神阴森森的望着下首跪着的惠王萧擎,看到萧擎,便想到先前发生的事情,虽然萧擎和德妃之间没有真发生什么事,可是老皇帝还是生气,生气萧擎连这么一点的事情都办不好。

  老皇帝一生气,火气便说不出的大,伸手抓了身边的砚台,对着萧擎狠狠的砸了过来,萧擎一动也不动的任凭着承乾帝砸。

  那砚台准确无语的砸中了他的脑门,鲜血一下子流了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淌。

  萧擎的心在一瞬间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周身笼罩着满满的悲凉,那种对什么都觉得绝望的感觉。

  自己的父皇对他又有多少儿女之情呢,他一直努力的想做父皇心目中满意的儿子,希望他关爱他,疼护他,可是说到底,他对他恐怕没有多少父子之情。

  有的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不叫他失望罢了。

  事事顺逐着他的心,事事叫他满意,所以他才会得圣心。

  一桩事不如意,他便对他怒火大发了。

  这一刻萧擎只觉得人生一点乐趣都没有,自己喜欢苏绾,一心想娶苏绾为妻,可是呢,她不但不想嫁他,还处处的算计着他,他想努力的做个好儿子,可是一件事做得不好,便要承受父皇的怒火,而他背后的吕国公府,只是希望借助他来保全住吕国公府罢了。

  这世上又有多少人是在意他,在意他这个人的。

  萧擎垂首,一声不吭,任凭头上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砖上,他身上浓浓的伤心包裹着他,使得他整个人说不出的凄凉。

  承乾帝没想到自己一怒砸了砚台,竟然真的打伤了这个儿子,心倒底还是疼了一下,望着萧擎没好气的说道:“你不会躲一下吗?”

  萧擎缓缓的说道:“是儿子叫父皇操心了,父皇就是打死儿子,也是该着的。”

  承乾帝听到萧擎这样说,倒不好再对着这个儿子发火了,只冷沉着一张脸说道;“你知道就好,身为堂堂皇室的皇子,你竟然连这么一点的小事都办不好,不但如此,还被苏绾给算计了,你说你这样的,还能当一国的太子吗?日后还坐得了这皇帝的座位吗?”

  萧擎沙哑着嗓音说道:“儿臣愚笨了。”

  承乾帝看着他脑门子上的血,碜人得慌,虽说今晚之事对于萧擎很失望,可说倒底,这是自己喜欢的儿子,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因为一件事而一棍子打死,所以承乾帝冷瞪着萧擎说道:“罢了,你回去吧,回去反省反省自己,另外把头上的伤包扎一下吧。”

  “是的,父皇。”

  萧擎起身,步伐不稳的往外走去,承乾帝眯眼望着他离开的身影,心里的怒火腾腾的往上窜,不过这一次不是针对萧擎的,而是针对苏绾的,很显然的今晚一切,苏绾早就了然于胸了,也就是说她知道了那个药,所以避了过去。

  承乾帝并不认为自己儿子对苏绾做的事情有什么了不得,他反倒认为苏绾太不识抬举了,不但避了过去,竟然还反算计自个的儿子。

  既然这女人如此不识抬举,他也没有必要留着她了。

  即便她手里有龙王令又怎么样,只要杀了她,从此后龙王令就是个秘密,江湖事江湖了,江湖中的人断然不会牵扯到朝堂上来的。

  承乾帝想到这个,周身拢着狂风暴雨,眼神阴森得可怕,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殿外陆公公走了进来,飞快的给皇帝行了礼,然后小心的禀道:“奴才之前奉皇上之命去临元宫查事,查出几件事来,奴才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

  承乾帝脸色黑沉,瞳眸冒着火花。

  陆公公一挥手,大殿内的太监全都退了出去,待到殿内没人了,陆公公才小心的回道。

  “皇上,奴才查到最近一阵,这位尚书大人一直进宫私下见德妃娘娘。”

  陆公公话一落,皇帝那叫一个震怒,自己的后妃竟然私下见外男,这分明是打他的脸子啊,这不要脸的贱人,贱女人。

  他不会饶过她,饶过赵家的人的。

  承乾帝越想越愤怒,最后一抬手便把身遭的东西给打碎了,整个人直气得差点没有昏过去,这一次可比自个的儿子和德妃搅在一起还生气,因为自个的儿子是被别人算计了的,可是这一回,是别人打他的脸啊,打他皇帝的脸啊。

  下首,陆公公小心的望了一眼皇帝,又说道:“皇上,还有一一。”

  不过看皇上的眼神,他有些不敢往下说了。

  皇帝愤怒的指着陆公公大喝:“说,给朕说。”

  陆公公小心的说道:“奴才严刑重审了德妃娘娘身边的亲信嬷嬷,听她说,刑部尚书阮大人和德妃娘娘从前就是恋人,还说刑部尚书阮大人之所以能坐上刑部尚书的位置,乃是德妃让丞相大人给刑部尚书想的办法,所以阮大人才会坐上刑部尚书的位置。”

  承乾帝一想,便想到当初刑部尚书因为年纪太大,告老返乡后,他便让丞相和内阁的人议定一人提上来,后来他们提了当时的太常寺寺卿为刑部尚书,他也没有多想便同意了/

  没想到自己这却是成全了人家的心意。

  承乾帝的脸色已经完全的扭曲了,只要一想到那贱人竟然胆敢给他戴绿帽子,他就愤怒得想杀人。

  “去,把阮尚书给朕叫进来,马上。”

  陆太监赶紧的奔出去,生怕自己跑慢了,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刑部尚书阮大人此时已经完全的懵了,他实在想不清楚自己怎么就会被抓住了。

  今晚德妃派人传信给他,让他进宫,他进宫后才知道德妃娘娘去了太后的寝宫,他本来想在临元宫内等她的,谁知道却接到德妃的纸条,让他前往永寿宫后园的西北角等她,她有要事与他相商。

  因为一直以来和德妃走动都没有什么事,他也就没有怀疑,悄悄的去了永寿宫的西北门,谁知道就被人发现了,还被人抓了进来。

  阮尚书现在拼命的想对策,就望能躲过一劫,他在心里想着,若是躲过这一劫,以后他再也不会入宫了,对了,现在他只觉得害怕,自己一个朝臣,没事和宫中的后妃牵扯做什么,这分明是打皇帝的脸子,皇上能饶过他吗?

  阮大人想到这个就差哭了起来,待到他进了勤政殿后,扑通一声跪下来哭嚎道:“皇上,臣该死啊,臣之前进宫是想向皇上禀报事情的,不想皇上不在勤政帝,所以臣便去了永寿宫。”

  阮尚书这话实在有些无法说服别人,而且承乾帝现在一门心思的认定了他是德妃的情人,所以如何会相信他的话。

  他的脸色扭曲,眼神血红,像一头发狂的雄狮似的盯着阮尚书,恨不得吞食了他。

  尤其是这该死的混帐竟然胆敢跑到他面前哭诉,他现在只想把他五马分尸,大卸八块,可是承乾帝又想到自己脸面的事情,如若他真的把阮尚书大卸八块的话,定然会被人知道他和德妃那点事儿,那这样的丑事只怕就传出去了。

  皇帝想着,森森的笑了,一笑神容越发的可怕。

  “阮浩,听说你和德妃娘娘从前是情人,可有这事?”

  阮尚书大惊,飞快的抬头望过去,这才发现皇上的脸已经完全的扭曲了,而且眼睛也是血一样的红。

  这说明皇帝眼下可谓怒火十足,他再说什么只怕也没有用了,阮尚书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他哭着往前扑去:“皇上,你饶过臣一命吧,臣和德妃娘娘什么事都没有。”

  “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喝喝茶叙叙旧是吗?一晚不行,再来一晚,两晚不行再来三晚,那么以后朕的后妃寂寞了,便可以随便的招人进宫陪聊是吗?”

  皇帝说到最后,眼睛越发的红了。

  阮尚书身子发软的往大殿上一瘫,他知道今日他是必死无疑了,别说是他,只怕德妃,丞相府的人全都要死,因为他们触犯了皇上的底线。

  想到这个,阮尚书再也撑不住了,直接的眼一翻,昏了过去。

  大殿上首的承乾帝眯眼望着他,唇角是冷笑连连,然后沉声下命令:“来人,阮大人昏了过去,把阮大人送出宫去。”

  阮浩必死,但绝不能死在宫中。

  殿外陆公公领着人进来,一挥手便命令人把阮尚书送出宫去。

  大殿内一个人也没有,承乾帝满面的嗜血阴森,他深沉的望着阮公公下命令:“带两个人去临元宫,赏那个女人一杯毒酒。”

  陆公公知道德妃最后的下场只能这样了,他领旨往外走。

  不过陆公公的心也不轻松,知道了皇家这样的事情,皇上会不会一怒杀了他呢。

  陆公公正担心着,皇帝的喝声响起来:“陆公公,你该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什么该烂在肚子里。”

  陆公公立刻扑地而跪:“老奴知道。”

  老皇帝挥手示意陆公公出去办事。

  本来知道了这样的秘事,必死无疑,但是承乾帝又想到另外一件事,陆公公在他身边侍候了很多年,现在若是杀了他,他用起别人来不顺心应手,而且他莫名其妙的杀了陆公公,必然引来别人的猜忌,倒不如什么都不做。

  陆公公领着两个太监带着一杯毒酒前往临元宫去办事,这里皇帝又命令人暗中去杀刑部尚书阮浩,总之现在他只要一想到这件事,便气得抓狂,便想杀人。

  所以阮浩是不可能有活口的,但皇帝又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所以便派手下伪装成刺客去杀阮浩。

  办完了这两件事后,皇帝想到了那被关押在刑部大牢的丞相府的人,以及襄王萧磊。

  想到自个的儿子,承乾帝便想到德妃所做的事情,他开始怀疑这个儿子会不会不是自己的孩子。

  如此一想,更是诛心,这一晚皇上可谓从天堂坠落到了地狱,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几岁似的,心里恨意更浓烈。

  他立刻下旨,命三寺连夜审理丞相府的案子,明日一早,他便要在龙案之上,看到关于丞相府的有关案子,若是看不到相应的结果,三寺寺卿立刻罢官。

  太监把圣旨送到三寺寺卿府中,三人连夜把三寺的官员招集起来,把所有相关的细节都整理妥当。

  其实丞相府的案子,他们早就审理清楚了,但因着皇帝没有要,他们也就没有动,必竟皇上有自己的谋算,若是皇上不想让丞相大人死呢。

  不过现在看来,丞相府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再说另一边的襄王府,皇帝命令一名厉害的高手,连夜进了襄王府,把那个傻子给除掉。

  本来襄王傻了,皇帝便觉得丢脸了,偏偏德妃和阮尚书还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皇上如何还容襄王活着啊,连夜让手下结果了襄王的命,还让人做出假像,襄王是失足掉到井里跌死的。

  宫中。

  临元宫的寝宫里,德妃已醒了过来,此时的她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所以无声的流着泪,寝宫里的人全都被她给撵了出去。

  她一个人坐在寝宫里哭着。

  一边哭一边想,她想到自己之所以得到这样的下场,全都是因为得罪了苏绾,如若当初她同意了自个的儿子退掉那个女人的婚事,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如若她没有算计那个女人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可是她越想越不甘心,她和儿子以及丞相府得到这样的下场,那个女人却毫发无伤,她真的不甘心啊。

  德妃想着望着寝宫的半空,狠声说道:“苏绾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就算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德妃话刚落,门外响起脚步声,她掉头愤怒的吼起来:“滚出去。”

  可惜来人依旧走了进来,正是皇帝身边的三个公公,为首的是陆公公,陆公公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盘中摆放着一个小巧玲珑的酒壶,还有一杯酒。

  德妃一看到这个,便知道这是皇帝赏赐她的毒酒。虽然她早就知道道自己活不了。

  可是想到自己将要喝下毒酒,就这么死在深宫之中。

  德妃就害怕的往后退去,拼命的摇头:“不要,不要毒死我,陆公公,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陆公公望着她,一脸的怜悯,曾经风光无限的后妃,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着实可怜,可是皇上怎么可能会再见她,只怕恨死她了。

  陆公公叹口气说道:“娘娘,你别为难奴才了,还是尽快上路吧,皇上是不会见你的,你早点上路还能见到襄王殿下呢,母子二人一道走,路上也不寂寞是不是?”

  此话一出,德妃大哭起来,她指着陆公公:“你骗我,皇上不会那么恨心的,襄王是他的儿子,他是他的儿子,他怎么可能如此狠心呢。”

  陆公公再摇头:“娘娘,皇上不缺儿子。”

  这话一落,陆公公便端了毒酒走过去:“娘娘请喝毒酒。”

  可惜德妃却一把打掉了,她尖锐的叫起来:“不,我不相信,皇上不会这样干的,他不会这么心狠手辣的。”

  德妃又哭又闹,陆公公也烦了,他也是领人差事,还要等着回去复命。

  陆公公望向身后的两个太监一挥手:“灌。”

  两个人飞奔而来,上前一步一把拽住德妃,陆公公又倒了一杯毒酒,走过去对着德妃的嘴巴便灌了进去,一边灌一边说道:“娘娘,你莫要记恨奴才,奴才也是领旨办事,说不定奴才最后的命还不如你呢,可是奴才也没有办法啊,这宫中哪一个容易了,娘娘还是安心去吧。”

  一杯毒酒灌完,陆公公挥手让小太监退下,他也往后退了一步,德妃挣扎着用力的捶着地。

  “他为什么这样恨心,杀了我就杀了我,为什么不放过磊儿,为什么,那是他的儿子啊。”

  她说完眼睛血红一片:“我恨,我恨他。”

  陆公公摇了摇头,恨不恨的谁又在意呢,他转身退出了寝宫,身后的寝宫里,德妃撕心裂肺的嚎哭起来,哭完后她吼叫着:“苏绾,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都是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做鬼也不放。”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毒发,嘴角流出血来,身子往一边倒去,到死还睁着一双眼睛,死不瞑目。

  很快,德妃娘娘暴毙之事传到了勤政殿,皇帝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吩咐陆公公把这事禀报到内务府,让内务府去处理这件事,皇帝还特别的强调了一处,一切要低调。

  内务府接到消息,果真低调到不能再低调了。

  勤政殿内,皇帝处理完了相应的所有人后,终于心里长出了一口浊气,可是这时候,他想起还有一个人没有处理呢,这才是罪魁祸首。

  今晚宫中发生的一切都与此人有关,或者该说除了这人,还有另外一人。

  皇帝想到这个,眼神一片嗜血的杀气。

  他绝不会让他们活着的,如此一想,皇帝蹙眉唤了陆公公进来吩咐道:“去,朕病了,立刻宣清灵县主过来,替朕治病。”

  “是,皇上。”

  陆公公眼里闪过一抹幽光,难道这一次清灵县主也要倒霉了。

  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只领旨一路前往永寿宫的偏殿而去。

  永寿宫的偏殿内,苏绾早已经睡下了,之前她骂了萧煌过后,便洗盥了一番休息了。

  不想却听到宫女过来禀报说皇上生病了,宣她过去替皇上治病。

  这事分明是猫腻啊,皇上生病怎么会不宣御医,却要她过去替他治病呢,再一个他有那么相信她吗,所以说这事摆明了是算计到她的头上了。

  老皇帝必竟不是傻子,他本就是精明的人,今晚宫中发生的一切,只怕他已经猜想到是她搞的鬼,所以在收拾了那些人过后,他终于想起来还有一个她没有收拾呢。

  所以他这是打算收拾她吗?

  苏绾明知皇帝要算计她,可是现在不去几乎不可能,所以她望向那宫女:“你去告诉外面的公公,先容我穿一下衣服。”

  宫女应声走出去,她身侧的聂梨却走过来,一脸担忧的望着苏绾。

  “小姐,只怕皇上他是要算计你,怎么办?”

  “先看看情况再说。”

  苏绾话音刚落,便听到身后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你别怕,我不会让他伤你的。”

  苏绾掉头望去,便看到一道华丽鬼魅的身影仿似幽灵似的立在她的身边,一看到这家伙,苏绾便想到之前的那个深吻,还有他的那句话,脸色不由得一黑,随之不满的叫起来:“你进来能出个声不,怎么跟个鬼似的,吓人一跳。”

  萧煌却不理会她,周身拢着凌厉的气息,深沉的说道:“你别担心,后面我已经做好了安排,老皇帝别想伤害到你。”

  苏绾本来倒还真有些担心,可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倒真一点也不担心了,掉头望着聂梨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咱们小心行事就是了,何况老皇帝让我前去勤政殿,他难道真要在勤政殿内对我大开杀戒不成,如若真是这样的话,我身边不是还是人吗?不会中他的暗招的。”

  苏绾如此一说,聂梨想想也是这个理,便不再多说什么,动作迅速的帮助苏绾收拾,很快收拾妥当,整理清爽,两个人便欲走出寝宫。

  后面的萧煌紧走几步,伸手拦住了苏绾的去路,聂梨越了过去往寝宫外面走去。

  苏绾则抬头望着萧煌,眸光幽幽的斜睨着他:“萧大世子还有事吗?”

  萧煌长臂一伸,抱她入怀,然后温醺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别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谁也别想伤害到你。”

  苏绾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萧煌身形一动,飘然的往寝宫外面飘去。

  苏绾则回神怔怔的望着他离开的身影,此时她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自己很享受他的关爱,可是她的心底某一处又抵触着这样的感觉,所以她的心现在十分的纠结。

  不想了,还是先应付眼面前的局面吧。

  苏绾想着跟着聂梨的身后一路走出了寝宫,寝宫外面,陆公公正领着人等着,看到苏绾出来,他忙上前一步恭敬的开口:“清灵县主,皇上病了,请县主跟我们走一趟吧。”

  苏绾点了一下头:“好,陆公公带路吧。”

  一行人转身往偏殿外走去,苏绾一边走一边问陆公公:“皇上怎么病了,病得重吗?难道连宫中的御医也治不了吗,皇上还真是相信我啊。”

  呵呵,她边说边笑,陆公公听得一头的汗,根本不知道如何回这话。

  一句话也不敢说,他可以看出来,眼面前的这清灵县主就不是善茬。

  不过今儿个皇上似乎打算收拾她,陆公公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做,只是心里替清灵县主惋惜着。

  苏绾也不指望陆公公说出什么,他必竟是皇上身边的老人,怎么可能会说什么,或许连皇上做什么他也不知道。

  一行人踏着夜色一路前往皇帝所住的勤政殿。

  勤政殿外,苏绾过来后,数名太监恭敬的施礼:“见过清灵县主,皇上有请。”

  苏绾领着聂梨要进去,却被其名一名太监给拦住了去路,那太监拦着聂梨不让她进去,说道:“皇上有旨,只除了清灵县主可以进去,别人不可以进去。”

  聂梨一听,脸色怒了,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发火,便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来,一道挺拔霸气十足的身影徐徐的走了过来,周身拢着嗜沉的气息,一走过来便带给人寒凌的气息,让人下意识不敢直视,守在勤政殿门前的小太监一看到这人,脸色便变了,飞快的开口:“见过萧世子。”

  萧煌冷眉轻抬,懒懒的说道:“本世子有急事要向皇上禀报。”

  小太监一愣,萧煌已抬脚往大殿内走去,小太监一看这是要坏事,皇上可是下了旨意的,只除了清灵县主,谁也不让进的。

  若是萧世子进去了,皇上一定会杀了他的。

  所以小太监一看萧煌要进,早飞快的伸出手拦住了萧煌,不过萧煌是何人?那可是堂堂靖王府世子,又岂会把小太监看在眼里,抬起脚毫不客气的一脚踢了过去,直接的把小太监踢飞了,而他拉着苏绾几大步的直奔勤政殿的大殿内,推门而进。

  苏绾临进大殿前,飞快的掉头望向身后的聂梨,先前她在聂梨的手上写了几个大字,让她悄悄去见贤妃娘娘,把这里的情况告诉贤妃娘娘。

  苏绾不能肯定武贤妃会过来帮忙,不过是试一试罢了,或者有用呢。

  虽然萧煌说他有办法,可多一点筹码更有胜算不是吗?

  聂梨得了苏绾的指示后,眼看着她进了大殿,赶紧的悄悄离开,去找武贤妃。

  这里萧煌和苏绾二人刚进大殿,殿门哗啦一声关上了,走进大殿的萧煌飞快的大喝一声:“来人,有危险。”

  眼看着身后的大门关闭上了,而殿外他的数名手下闪身飞扑而来,眨眼的功夫撞开了大门扑了进来,而大门在被撞开之后再次的关闭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大殿内却多了几道身影,虞歌,晏歌,云歌还有另外两名手下皆在第一时间扑了进来,五个人团团的围在萧煌和苏绾的身后。

  几个人小心以待,大殿内忽地有暗器之声响起,半空一道旋转的金轮,锋利无比的盘旋而来,直往苏绾的面前射击而来。

  萧煌一伸手拉过了苏绾,然后抬手一扬,一道劲气飞出去,打飞了那金轮,金轮被他的内力狠狠的打飞在大殿之内的金柱之上,而这时候大殿内呼啦一声巨响,殿内的地板忽地凭空掀了起来,无数的利箭,从箭眼之上穿过来,一路直往萧煌和苏绾等人身上射来,而萧煌袍袖一荡,劲气荡了开来,把无数的箭矢反弹了回去,不过只反弹回了原来的箭眼。

  虞歌晏歌云歌等人并不惧这些箭矢,早抬手把箭矢反挡了回去,可是那竖起的地板忽地跃上了半空,一块块的地板竟然好像巨大的暗器一般的在殿内旋转。

  每块地板都有上百斤,若是被砸到,不死必然也是重伤,萧煌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这时候众人全都了解了一件事,这勤政殿的大殿内布下了无数的机关,若想保命必须小心谨慎。

  萧煌不担心别人,只担心苏绾,苏绾没有武功,若是被地板砸到,必然重伤,看来今日老皇帝是想致她于死地的。

  萧煌伸手一拉苏绾,然后飞快的一把抱她入怀,苏绾脸一黑,直接的抬拳便想揍这家伙一拳,眼看着她的一拳要打到了萧煌的脸上,却听到萧煌沉声叫了起来:“别动,紧紧的抱牢我的脖子,这样你才会没事。”

  原来人家是为了救她,苏绾硬生生的收回了自己的拳头,不过想到要当着萧煌手下的面抱着他,实在是有够丢脸的。想到这个,苏绾把一腔怒意全数的算到了老皇帝的身上,承乾帝,今日之仇,他日我必百倍的还到你的身上。

  她心里念头一落,再不多想,伸手抱住了萧煌的脖子,而萧煌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凝力,挥击那盘旋而来的巨大地板。

  这时候众人谁都没心思想别的,个个全神盯着那盘旋而来的地板,然后挥击出去,轰隆隆的响声不断。

  眨眼的功夫便有数块地板被毁,地板一毁,机关就破了,那本来盘旋而来的地板忽地迅速的回归原位,大殿有片刻的安静,可是这样的安静却让人心惊,几个人小心的往前走去,苏绾眼看着那地板归位了,逐赶紧的开口:“放我下来吧,抱着我你不方便。”

  可惜萧煌却仿若没有听到似的,反而是下意识的手往下移,轻轻的托了托苏绾的小屁屁,把她更紧的抱在怀里,而他理也不理她,霸道的抱着她,苏绾因为屁股被人家摸了,脸颊说不出的红,一句话都说不了。

  正在这时,地下忽地有呼啦呼啦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滚过似的,众人脸色一下子变了,四下张望,正在这时,大殿的地下露出数个黑洞来,洞下飞快的跃出两三个铁人来,这些铁人离得萧煌最近,身后的几名手下齐齐的变脸叫起来:“世子爷小心。”

  那离得萧煌最近的铁人,正举起一掌直朝着萧煌击去,萧煌抬手便凝了内力挥过去,可惜他挥出去内力,对于铁人来说,竟然一点动静没有,原来这铁人,竟有好几百斤重,要想扇动他,竟然不是易事。

  这下殿内的人脸色变了,而那三个铁人,似乎目标都在萧煌的身上,齐齐的直奔萧煌。

  三道巨掌齐下,萧煌身子一矮,迅速的从铁人的缝隙钻了过去,然后急速的往后退,同时开口:“撤。”

  他没想到这大殿内竟然隐藏着如此多的机关,若是留下恐怕吃亏。

  不过他话刚落,脚边呼啦一声,竟然再次的破了一个洞,地下竟有密密的箭头串了出来,萧煌脸色飞快的变了,急速的后退,可是他一退,脚下陡的落空,他踩中的地板,竟然陡的沉了下去,而他身子直往下坠,虞歌和晏歌等人齐齐的变了脸,大叫起来:“世子爷。”

  萧煌飞快的朝着上面叫:“你赶紧出去,按照接下来的事情办,不要管我们了。”

  “是,”五人齐声应,有三人合围对付前面飞奔而来的铁人,其他两人,则迅速的往后撤,然后两个人运了内力,拼死一击,击毁了大门,两个人冲了了出去,而大殿内的三个人,联手也不是三个铜人的对手,被铜人打伤了,直接的给扔进了地道,大殿内,很快一切如常,只除了一扇被轰飞的大门,别的再无任何的动静。

  先前的一幕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而此时那坠进深洞的两个人,直往下落,落了大概有几米远的距离,便狠狠的甩在了地上,两个人挤压在一起,因为空间狭小,苏绾被又撞又挤的,只觉得胸口十分的疼,忍不住轻唤出声:“好痛。”

  黑暗的环境下,萧煌听到她呼疼,忍不住紧张的叫起来:“哪里疼?”

  苏绾没有多想,下意识的说道:“胸疼。”

  萧大世子想都没有想,一只修长的手便摸上了苏绾,然后下意识的揉揉说道:“我帮你揉揉。”

  黑暗中,苏绾则是完全的呆了,先是被强吻,然后被摸屁屁,现在直接连她的胸都摸了,这个该死的流氓。

  她如此一想,想都没想抬腿便朝着萧煌狠狠的顶了过去,这一顶,顶得萧煌整个人抽搐了起来,一伸手捂住自己被顶的地方,好半天站不起来,痛楚的叫起来:“璨璨,你这是要废了我吗?废了我你以后的性福怎么办?”

  ------题外话------

  看萧大世子,豆腐吃得足足的,你们来点票纸啥,要不然咱家苏苏就要废了他了……煌煌叫了,姑娘们,票纸投来,求不废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07章德妃之死 萧煌占便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