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反将计 皇帝气昏 投票有奖励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绾先开始的时候只是随便一顶,没想到却顶到了萧煌那里,听到他痛叫声,她心里还是稍微有些不安的,不会真废了吧,那她可就对不起靖王府的王爷和王妃了,可是没想到萧煌竟然又来了一句,当场把她惹毛了,抬腿便又要朝萧煌顶过去,不过这一回萧煌早有了防备,感觉到她又抬腿,很干脆的身子往前一压,直接的把苏绾给压制在洞壁上了,一动都动不了。

  苏绾忍不住挣扎,头顶上方的人,幽幽的声音响起来:“月黑风高,正是适合干坏事的时候,何况这里又黑又暗,还地方狭小,要不我们做点该做的事情吧?”

  这暧昧旋旎的声音,一听就像是欲干坏事的贼子。

  苏绾一张俏脸瞬间黑了,咬牙切齿的抬头望着黑暗之中的萧煌怒骂:“萧煌,看来你占便宜成瘾了,信不信我真的在这里把你毒死了,让你从此后人间蒸发。”

  这一回苏绾是真的炸毛了,这个该死的得寸进尺的家伙,她现在分分钟钟的想踹死他。

  不过她却动不了,因为整个身子被这家伙抵制在洞壁上,而两只手还被他给压制住了,所以现在她连摸个毒药什么都没有办法,只能打打嘴仗,发发狠,外加扭扭身子,以表示自己此刻心中的愤怒。

  萧煌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转移苏绾的注意力,好让她忘掉自己先前摸胸一事,现在看苏绾注意力不在那上面,他赶紧的转移话题,别真的把这小人儿惹毛了,那他这么多天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如此一想,萧煌暗磁的声音响起来:“璨璨,别恼,我是逗你的,我们还是想想眼下的状况吧,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想想有没有办法可以出去?”

  苏绾听他一说,便想起眼面前的状况,一时忍不住怒骂承乾帝。

  “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直接在大殿内诛杀我们。不对,应该是想诛杀我一人,只是他没有想到你会突然的闯进来。”

  苏绾说到这个,果断的忘了先前的事情了,萧煌松了一口气,悄悄的放了苏绾的手,身子也悄悄的松开了苏绾。

  他一松,苏绾抬脚便朝着他的身子踹了过去,因这洞不大,所以她一踹很容易便踹中了,而且力道绝对不小,萧煌被踹中后忍不住喊疼。

  苏绾冷笑一声呵呵的说道:“别以为每次转换话题就有用,你以为我会忘了你做的混蛋事不成。”

  她话一落,萧煌立马苦了脸,他还以为成功了呢,果然是乐极生悲啊。

  苏绾踹了一脚后,尤不死心的跳起脚来,双手掐住了萧煌的脖子,尖叫道:“我掐死你个混蛋,掐死你,说,下次敢不敢再吃我的豆腐了,敢不敢占我的便宜了。”

  这时候不认错不反省还等到什么时候,萧煌立刻自我反省:“我知道了,以后不会这样干了。”

  “若是再敢这样干,看我不把你的爪子跺了。”

  苏绾继续叫,萧煌又是一通保证。

  苏绾方才觉得心口的气顺多了,然后放开萧煌的脖子,虽然她力气不大,可还是让萧煌吃了苦头,所以苏绾一放开,萧煌便咳嗽了几岁,嘶哑着嗓子叫道:“璨璨,你太心狠了,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苏绾一听,脸又黑了,手又痒了,这贱嘴,看她怎么收拾他。

  不过萧煌已经讨饶了:“好了,我开始自我反省了,正在认真的反省。”

  他说完,苏绾总算不去理会他了,而是掉回头打量四周,一片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根本看不真切,再加上她不会武功什么的,两眼更是一抹黑,最主要的,苏绾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一件事,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而她有封闭空间恐惧症。

  如此一想,她心内的那股恐惧感升了起来,暗夜之中,她似乎清晰看到了那一幕的画面,一个男人举起刀,对着一个死去多时的女人,在狠狠的挥刀斩着,因为刀功不纯熟,所以有时候斩几下都不能把人斩断,血肉模糊。

  苏绾只觉得周身的汗毛倒竖起来,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脸上有细密的汗珠溢出来,她只觉得四周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是的,一直望着她,这使得苏绾忍不住的抱头下意识的便欲蹲下去。

  她的动作,萧煌一眼便看到了,周身陡的笼罩着凌厉的气息,瞳眸之中一片暗沉,他飞快的伸手去拉苏绾,心疼的叫起来:“璨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是怕黑吗?”

  没想到一向张牙舞爪的家伙,竟然也有怕黑的时候,萧煌心疼的望着苏绾。

  苏绾被他拽了起来,这一次的她不同于以往的嚣张,张牙舞爪的,反而是一下子抱住了萧煌的腰,紧紧的不松开。

  萧煌错愕了一下后,伸手抱住了她,温柔的问她:“怎么了,难道真是怕黑。”

  苏绾抱着他后,便觉得好受多了,感觉封闭的空间似乎不那么难受了,她轻声的说道:“不是怕黑,我有密闭空间恐惧症。”

  萧煌对于她口里的所谓密闭空间恐惧症不太了解,在他的心中,认为这和黑差不多,应该是一样的。

  不过看她下意识的抱住他的腰,他还是很高兴的,伸手紧抱着她,不过这一次却已没有任何的旋旎暧昧了,而是单纯的想保护她,不让她感觉到害怕。

  看到苏绾受到了惊吓,萧煌的心里怒火狂发,周身笼罩着狂风暴雨,该死的皇帝,以后他不会让他的日子好过的,还有国师燕溱,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老皇帝会相信那国师了,因为这家伙不但帮助他设计各种机关暗道,还给他各种稀奇古怪的毒药。

  萧煌越想越火大,在他怀里的苏绾此时已经好多了,思维也冷静了很多,她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阴冷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来。、

  “我们还是想办法出去吧,只有出去了,才能想办法收拾对付那老皇帝,对了,还有那混蛋国师,竟然助纣为虐,这家伙一定不能放过了。”

  “嗯。”

  萧煌抱着苏绾,温声问道:“你有没有感受好一点了,我们找找看,这密洞里有没有机关,我总感觉这密洞不会是独一无二的,地下应该有牵扯才是,先前大殿内的暗器可是有牵连的,所以这地下定然会有不少名堂才是。”

  苏绾点头同意了,示意萧煌放下她,虽然她有些害怕,不过跟在他的身边,应该会好一点,因为必竟是两个人,而不是一个人。

  “放我下来,我们一起找看看有没有机关什么的?”

  苏绾开口,萧煌却一点也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是伸手抱紧了她,说道:“不用了,我来找就行。”

  他身子高大,抱着苏绾的时候,一点也不费力,何况这地方空间不大。

  苏绾也没有力气去和他挣了,两个人便在洞壁上摸索,经过摸索,他们才知道这洞壁乃是用石头彻成的,十分的坚实,不过开关却没有摸索到,苏绾提醒萧煌说道:“会不会那机关是镶嵌在砖块里的,我们把洞壁上的砖块前后左右的活动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

  她一说,萧煌便五指摸索着那些石块,前后左右的晃动着,查看石块是否有空隙,或者有活动的可能。

  苏绾虽然被萧煌抱着,不过双手却没有闲着,飞快的朝着洞壁四周摸索,然后她一通胡乱摸的时候,忽地有咔嚓的响声响起,在黑暗中分外的清晰,而这时候先前还狭小的空间,有一处竟然缓缓的打开了,那是一道石门,石门之后隐约有幽幽的灯光传出来,苏绾和萧煌二人相视一眼后,不由得沉声叫起来:“果然有别的玄机,走。”

  萧煌抱着苏绾抬脚便欲往里走去,不想身后忽地冒起一缕轻烟,萧煌和苏绾二人借着微弱的光亮,望着头顶上方串下来的浓烟,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苏绾直气得握紧手狠狠的咒骂老皇帝:“这该死的混帐,下十八层地狱的混帐东西,他不但用暗器伤我们,还把我们逼进密道,现在竟然还用毒烟,他这是怕我们死不了啊。”

  苏绾说完飞快的取出袖中的解毒丸,试图让萧煌服下,可是很快她想到一件事,这毒烟很可能又是那个国师的手笔,如若是这样的话,寻常的解毒丸根本是没用的,她如此一想,飞快的望向自已的手臂,萧煌一看她的动作,便伸手压住了她的手。

  “不要用你的血,我会凝住呼吸,不会吸进这毒烟的。”

  苏绾没说什么,而是示意他把自己手里解毒的药服下。

  “有总比没有好,你先服一些下去。”

  萧煌见她没有坚持要放自己的血,总算不说话了,飞快的接过解药服了下去。

  而苏绾却在他服解药的时候,伸手一掌便朝着洞壁的石头上击去,一拳又重又是狠,她的手眨眼的功夫便见血了。

  之前她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身上没有任何可划破手腕的东西,所以她不说话,但她不说话,却不表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做。

  她是绝不会让萧煌中毒的,因为他这一次被困在这密道里,可都是为了帮她,她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苏绾击过一掌之后,掌心很快便流出了血,她飞快的送到萧煌的嘴边,沉声说道:“快服一点,这毒就伤不了你了。”

  萧煌性感的唇紧紧的抿着,愣是不动,瞳眸里满是怒意,狠狠的瞪着她,既心疼她,又憎恨承乾帝。

  苏绾却扬眉轻笑,幽暗的光芒之下,她笑颜如花,看得萧煌有一种心都要碎了的感觉。

  苏绾轻快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好了,我手麻了,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你快点喝一些,我们尽快找地方出去,今日我们所受的种种,他日定然会报回来的。”

  她说着把手送到萧煌的嘴边,看他不动,她生气的瞪着他:“快点,别惹我发火,我没力气了。”

  她是真的感觉到整个人很疲惫,本来今晚算计了萧擎和德妃等人,就够累人的了,没想到最后还被打入了这密道,现在还狠狠的击了一掌,虽然她和萧煌说不疼,可是她疼死了好吗?

  因着这一切,她只觉得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萧煌听着她无力的说话声,还有看到她脸上的疲倦,心越发的疼了,不想再让她生气费力,所以他依言把苏绾的手凑到自己的嘴边,轻轻的服了一些苏绾的血,有了苏绾的血和解药,那毒烟是不可能再伤到他们的,而苏绾连解药都没有服,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血便有解毒的功效,虽然不清楚她之前服了什么,但这不是重点。

  眼下的重点是他们要出去。

  萧煌抱着苏绾,一路踏进了石门,没想到石门之后,竟然是一处十分大的空间,而且这空间里,竟然好像一个地下暗器室似的,满满的设计,有各种连接着的齿轮,还有各种刀剑齐放,远远的望去,这地下就像一个兵器厂似的,其实萧煌和苏绾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兵器厂,而是一个地下暗器密室,而这地下暗器密室就在承乾帝的勤政殿下面。

  勤政殿,不仅仅是大殿,恐怕连寝宫的地下都有这样的暗器密室,很可能连外围也有这样的暗器密室,所以若想刺杀老皇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看着这样的暗器密室,说不出的心惊,不过看了一会儿,两人便没有兴趣了,而是相互望了一眼后说道:“我们还是找到出口出去吧,这么大的地下暗器密室,我想一定有出口,要不然若是这里有东西坏了,怎么进来。”

  苏绾点了一下头,同意,然后示意萧煌放她下来,因为现在这空间很大,而且还有灯光,她不觉得害怕了,萧煌看她真不害怕了,才轻轻的放她下来,不过不放心的叮咛她:“一定要跟在我身后,不要四处乱碰,以免触动什么不该触动的机关。”

  “好,”这一回苏绾没有逞强,连打嘴仗都没有,一来她没力气,二来她现在只想出去,因为唯有出去了,后面才可以狠狠的收拾老皇帝,地下密室里,两个人小心的寻找着出口,萧煌虽然放下了苏绾,可是担心她四处乱跑,一只手霸道的拽着苏绾,让她没办法四处乱跑,两个人在密室里找出口。

  而同一时间,月华宫的大殿内,满是凝重,武贤妃娘娘望着大殿下首的儿子萧烨。

  萧烨的脸色难看得可怕,静静的听着上首自个母妃把今晚在宫中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待到自个的母妃说完,萧烨已知道苏绾只怕已遭了自个父皇的暗算了。

  想到苏绾遭到父皇的暗算,萧烨只觉得一颗心下意识的揪紧了,脸色下意识的难看,整个人一扫往常的飘逸如仙,满身凌厉的气息,他抬眸望向上首的母妃说道:“看来绾绾真的落到了父皇的手里。”

  先前他已经派人去勤政殿打探过消息了,但是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萧烨望向武贤妃说道;“母妃,好好的人怎么会在勤政殿消失呢,这勤政殿一定有古怪?”

  他说完想了一下又开口:“母妃你好好想想,往常勤政帝有什么古怪的。”

  武贤妃很认真的想着,然后挑眉说道:“有一阵子你父皇说勤政殿太旧了,后来搬出了勤政帝在我这儿住了一阵子,说修一下勤政帝。”

  武贤妃一说完,萧烨略一凝神想了一下后说道:“看来修勤政殿是假,恐怕父皇在勤政帝的地下修了密室,所以绾绾才会凭空的消失不见。”

  一想到这个,萧烨的脸色便布满了冷霜,瞳眸阴森森,乌沉沉的。

  这样的他令得武贤妃有些陌生,自个的儿子一直以来都很飘逸,仿似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何曾为什么事情如此忧心焦急过,看来那苏绾还真是他喜欢的人,可是苏绾喜欢的人好像是靖王世子啊。

  “儿子,我听人说那靖王世子和清灵县主一起不见了。”

  萧烨瞳眸中溢满了暗沉,心里十分的不痛快,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最关心的还是苏绾,一想到苏绾若是遭遇不测,他就钻心似的疼痛,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但是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苏绾被困在密道中的。

  萧烨在大殿内来回的踱步,然后抬首望向武贤妃说道:“我要进父皇的勤政殿,查找密道,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两个人。”

  萧烨话一落,武贤妃心惊了起来,连连的摇头:“不要,儿子,若是这事被你父皇知道,只怕你要倒霉啊。”

  武贤妃的话一落,萧烨的脸色暗一下,他知道进勤政殿,确实要担很大的风险,不过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绾绾被困。

  不过从勤政殿进去,确实要担很大的风险。

  萧烨在大殿内来回的踱步,脑子飞快的动着,一直以来他都韬光隐晦的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只是不想卷入皇子争斗中。

  所以外人眼前的他,是个不问世事,飘逸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事实上他有谋算有心计,只是不屑于用罢了。

  萧烨脑子转了几圈后,忽地想到一个问题,父皇的这个密室是谁给他建的,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建这样的东西,现在忽地便多了一道地下密室,很可能还有暗器等物,要不然不会算计了萧煌和苏绾,所以说这地下有一座很厉害的密室,可是这样厉害的东西是何人建的呢?

  萧烨细想之下,忽地想到一人,那个深受父皇重视的国师大人,这个人一向神秘,可是却深受父皇的重视,为什么会受重视,肯定是有些能力的,他拿什么取信了父皇,答案昭然若揭。

  萧烨想到了国师大人后,便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父皇的地下密室内若有厉害的暗器,便要有人操控,而这个操控的人除了父皇外,恐怕就是国师了,那么国师如何查看这密室内的情况呢,他总不好经常往父皇的勤政殿跑,所以这地下密室的另外一道出口,便在国师燕溱所住的地方,曲台宫。

  “母妃,我想我们可以从曲台宫找,说不定另外一道出口便在曲台宫后面。”

  武贤妃望着自个的儿子,一声不吭,她还很少看到儿子如此焦心的一面,看来是真的对那个小丫头动心了,可是?

  武贤妃生怕儿子受伤害,却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这个儿子。

  “烨儿,即便另外一条出口在曲台宫,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那曲台宫里住着的可是燕国师,皇上可是下了旨意的,任何人不准随意的惊拢到国师大人,那曲台宫内外,可有不少的高手隐着呢。”

  萧烨眉一挑,很快便想到了办法,沉声说道:“我有办法。”

  他说完后,唤了暗处的玉隐:“立刻前往端王府走一趟,带端王悄悄的进宫来。”

  待到云隐离开,武贤妃惊讶的望着自个的儿子:“儿子,那端王可是北晋国的皇子,你召他进宫做什么?”

  “我让他去找荣妃娘娘,让荣妃娘娘把父皇和燕溱全都调到荣华宫去,然后我们前往曲台宫去找那暗道机关,只要找到暗道机关,必然能救出人来。”

  萧烨说完,武贤妃虽然觉得这事不太好,可儿子做的事情,她又不想阻止,最后什么都没说,只叮咛萧烨:“烨儿,你小心点。”

  “是,儿子知道了。”

  月华宫内,安静了下来,萧烨和武贤妃两个人不再说话,安静的等端王君黎进宫。

  端王接到云隐的禀报,本来不大想进宫,因为他怕萧烨算计他,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好鸟,而且看他一派仿若云端之月的样子,他就不爽,所以不想和此人多做纠缠,不过当君黎听到苏绾在宫中的事情后,他果断的领着人跟着云隐的身后一路进宫来了。

  月华宫内,君黎一进来,萧烨便望着他飞快的说道:“君黎,清灵县主在宫中出事了,你帮我一个忙,现在去荣华宫见荣妃娘娘,让荣妃娘娘立刻装被东西魔魅住了,然后禀报给父皇,以父皇眼下对荣妃娘娘的紧张程度,一定会去看望荣妃娘娘的,不出意外,父皇一定会召国师燕溱替荣妃娘娘检查,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前往曲台宫,找后面的密道机关了。”

  君黎听了萧烨的话,难得一次的配合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掉头就走。

  不过萧烨想起荣妃娘娘这事也是有风险的,所以忍不住叮咛君黎:“端王殿下,让荣妃娘娘小心一点,这事别被我父皇和燕国师看出来。”

  若是看出来,荣妃娘娘可就有风险了。

  君黎扯了扯嘴角,淡淡的开口:“我妹妹自然能远道而来就不是吃素的。”

  他抬脚走了出去,一路直奔荣华宫而去,很快,荣华宫内,荣妃娘娘在寝宫里发起狂来,大叫大闹,整个人很疯颠。

  荣妃娘娘眼下可是皇上的心头好,荣华宫内的太监一看这种情况,赶紧的直奔勤政殿去禀报皇上这件事。

  皇帝来得十分的快,一进荣华宫,便看到荣妃娘娘披头散发的在大床上又哭又闹的,一会儿的功夫,她又往大床后面一躺,直挺挺的跟个死人似的,承乾帝看着这样的荣妃娘娘,着实吓了一跳,伸手抱住她,脸色难看的下令太监去请国师燕溱过来,帮荣妃娘娘查一下这是怎么了?

  曲台宫内,燕溱国师很快接到了皇帝的旨意,他微微蹙眉,觉得这事似乎有些凑巧了,所以燕溱国师怀疑有诈,便把手下的人安排在曲台宫,不准任何人靠近。

  可惜宁王萧烨早就做好了准备,等到燕溱前脚一走,他便和君王端黎两个人商量,用两个人假装刺客一路闯进曲台宫,然后他们假装追杀刺客一路进去,等到他们进去,只管和那些守卫曲台宫的人打杀在一起。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细节,不准任何人出曲台宫,不管曲台宫内的高手有多厉害,一定要拼尽全力的拦住他们,不让他们前去荣华宫报信。

  这最后一点是至关重要的,只有这样,才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来救苏绾。

  萧烨和君黎两个人一说,分了一下工,刺杀,拦截的事情交由君黎做,去找机关,以及救人归宁王萧烨做。

  两个人一分完工,端王君黎便指挥自己带进宫的手下,一路杀进了曲台宫,他自己亲自带着人守在外面,不让任何人出曲台宫,待到里面打斗了起来。

  萧烨领着人直奔曲台宫的后花园而去,依他先前的算计,这密道的出口不可能在宫殿之内,很可能在宫殿外面,那么宫殿外面什么地方比较方便呢,很可能是曲台宫的后花园。

  先前他还让自个的母妃把曲台宫内的景致图给他画了一份,要知道他母妃在宫中生活多年,对于宫中各处是十分熟悉的,只要有了她亲手绘的图纸,就能看出后园有什么变动。

  只要发现变动,那暗道机关便在其中。

  萧烨已经把那景致图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所以他领着数名手下一路直奔后园而去,眨眼的功夫便到了后花园。

  他前后左右的一望,竟然发现后花园按照五行八卦的方位图给摆设了,一般人若进后园只怕凶多吉少,不过他也是习过这五行八卦阵图的,所以一看便知道其中的窍门,然后闪身直奔后花园的中心而去。

  萧烨一路左拐右拐的走着,很快便发现这后花园什么地方动了,他领着手下一路直奔巨石堆彻出来的假山前,这座假山原来就有,但是它左右两边分别多摆了两个小山头,寻常人发现不了,但萧烨知道曲台宫后园的情况,所以自然看出来了。

  他看到这个,不由得得心中大喜,飞快的走过去,寻找机关暗道。

  云隐等人也动起手来,竟然很快便叫他们找到了暗道机关,就镶嵌在左边的假山缝隙之中,只要左转,然后反转,便打开了一道石门。

  石门一开,之后的通道便看到了,萧烨望向云隐沉声说道:“你带人拦住这里,不管是谁,格杀勿论。”

  “是,王爷。”

  萧烨领着三四名手下直奔密道下面而去。

  这里众人忙碌成一团,而在荣华宫内,国师燕溱正在替荣妃娘娘检查状况,不过检查一遍后,燕溱发现根本没有什么事,他怀疑的望向大床上躺着的女人,不会是装的吧。

  他正想着,那本来躺在床上的荣妃娘娘忽地大哭了起来,在床上又哭又闹的,摇头晃脑的,然后说道:“不要来,你们不要来,呜呜,不关我的事情。”

  荣妃娘娘此刻的神容就好像鬼上身一般,皇帝看了心疼不已,伸手便揽了她入怀,拍着她的背安抚她:“别怕,有朕在呢,谁也别想伤了你。”

  国师燕溱眼神暗了一下,皇帝恰在这时抬头望着他:“荣妃娘娘怎么了?”

  燕溱斟酌了一下,最后回道:“娘娘恐怕是受了什么惊吓,所以被什么东西梦魅住了。”

  虽然燕溱怀疑这位荣妃娘娘根本没有事,但是这位可是皇帝身边的宠妃,他可不认为自己可以挑衅皇帝的宠妃,若是她没事在皇帝身边吹吹风,他立马便要倒霉。

  所以燕溱很聪明的选择什么都不说,只说荣妃娘娘受惊吓。

  老皇帝一听,便怒了,朝着殿内的太监和宫女大喝:“该死的东西,不好好的照看着荣妃娘娘,竟然害她受了惊吓,一个个真没用,拉下去砍了。”

  老皇帝一怒便要砍人,荣妃娘娘心中一沉,正想假装醒了。然后救这些人一命,总不好叫这些宫女太监的真的被砍掉吧。

  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便听到殿外响起了阵阵的喧哗声,有不少人在殿外大叫:“皇上啊,皇上,你没事吧,皇上你不会有什么事吧。”

  承乾帝脸一沉,飞快的望向殿内的陆公公:“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出去看看?”

  陆公公一路小跑出去,然后便看到殿外立了不少的朝官,其中为首的竟然是靖王爷,靖王一直以来都很少进宫,因为他身子骨不是太好,常年卧床养病,没想到今儿个竟然入宫了,还一脸痛彻心菲的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大事一样。

  陆公公掉头便往寝宫奔来,然后飞快的禀报:“皇上,是靖王爷他进宫来了,还带来了不少人。”

  承乾帝的脸色立马黑了,阴沉沉的瞪着陆公公冷喝:“这大半夜的他进宫来,想做什么?”

  殿内一个也不敢吭声,最后承乾帝掉头望向怀中的荣妃娘娘,荣妃娘娘还在不停的挣扎,又喊又叫的,承乾帝不理会殿外的人,望向国师燕溱:“快替她治治。”

  燕溱望着荣妃,总觉得这女人不大像被东西魔魅住的,所以有些无从下手,当然他也不敢真的直接说荣妃是装的,若是荣妃一口咬准了自己不知道,那他才是里外不是人呢,这女人以后肯定给他小鞋穿。

  燕溱心里想着,飞快的出手,在寝宫里做法,很快手心一点血点上了荣妃娘娘的眉心,荣妃身子一软便这么歪到大床上去了。

  燕溱一看,心里越发的肯定一件事,荣妃娘娘是装的。

  不过她为什么装呢?

  燕溱心里猜测着,脸上神色却不显出来,只是恭敬的望着承乾帝说道:“皇上,娘娘身上的魔魅已除,等她再醒过来就不会有事了。”

  承乾帝望向床上的荣妃娘娘,发现她真的安稳了很多,而且神色不再那么慌恐,似乎真的睡着了一般。

  承乾帝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殿外再次的响起了喧哗之声:“皇上,皇上你没事吧,听说宫中有刺客,臣等忧心至极,特来宫中看望皇上啊,皇上你可是我西楚国的根本啊,你千万不要有事。”

  承乾帝一听外面鬼哭狼嚎,一口气差点没气过去,他好好的活着呢,鬼嚎什么,气愤的起身领着人一路出了荣华宫,直奔大殿外面而去,身后的国师燕溱自然不会留在寝宫里,赶紧的跟着皇帝离开。

  待到他们所有人都走了,荣妃娘娘微睁一双眼睛望了一下,然后安心的睡觉,反正她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剩下的不关她的事了。

  荣华宫的大殿门外,靖王爷以及朝中的几位大臣看到皇帝出现,几个人痛哭流涕的扑地叫起来:“皇上啊,臣听说勤政殿内有刺客,臣等连夜赶进宫中来了,就生怕皇上有危险啊,皇上没事就好,皇上没事就好。”

  靖王爷话一落,皇帝的周身拢上了冷霜,眼睛眯了起来,心陡的一沉,他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出一件事来。

  靖王爷之所以大张旗鼓的进宫,还说勤政殿有刺客,还说害怕他被刺客所伤,其实他今晚进宫的真正目的是把事件闹大,因为萧煌和苏绾二人在勤政殿内失踪了,而他却毫发无伤,那么这京城内的百姓,以及天下人只怕要说是他诛杀了萧煌。

  承乾帝一想到这个,心说不出的沉,望向靖王爷冷喝:“你胡言乱语什么,勤政殿何来的刺客?”

  皇帝话一落,靖王爷身后的虞歌和云歌二人闪身跪了出来:“回皇上的话,先前我家世子爷有事要禀报皇上,当时恰逢陆公公过来说皇上生病了,所以请清灵县主过去,我家世子爷和清灵县主一起进了大殿,不想大殿内竟然埋伏了无数的刺客,刺杀我们家世子爷和清灵县主。”

  云歌说完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本来属下等以为皇上遇到了刺客,被刺客所伤,所以连忙冲出了勤政殿回靖王府禀报,没想到皇上却是没事,皇上没事,我家世子爷和清灵县主怎么会在勤政殿被人诛杀啊,皇上明查啊?”

  老皇帝此时脸色已黑得像锅底了,他当时其实是想诛杀苏绾的,没想到最后萧煌竟然掺合了进去,现在他的手下还冲了出去,连夜召了靖王爷入宫,这事惹是闹大了,于他来说并不是好事。

  承乾帝心里一想,沉声说道:“朕之前并不在勤政殿内,而是来了荣妃娘娘的荣华宫,并不知道那边的情况。”

  承乾帝话一落,朝着殿外大喝:“来人,在宫中各处搜查,看看能不能查到萧世子和清灵县主的下落。”

  荣华宫的殿外,侍卫齐齐的应声,转身便要去搜查,可是他们还没有走,便见到西北方向的一处地方耀起了火光,似乎有什么地方失火了一般。

  国师燕溱是最先发现的,他飞快的抬头望去,便看到那火光的方向俨然便是他的曲台宫。

  燕溱脸色一沉,眼神紧紧的眯了起来,然后掉头望向身后的荣华宫,现在他终于知道荣妃娘娘为什么装魔魅了,原来是使的调虎离山之计,目的是把他调出来,本来这事应该禀报皇上的,可是先前皇上让自己替荣妃娘娘施法,他没有说出这件事,而是替荣妃娘娘施了法,那么现在他再说,皇上必须震怒,认为他愚弄他。

  燕溱想到这个,心里说不出的愤怒,却也知道现在生气于事无补了,他望向皇帝说道:“皇上,臣住的曲台宫着火了。”

  老皇帝想到了那被关在地下密室里的萧煌和苏绾,按理这两人应该死定了,可是现在曲台宫着火,这事有蹊跷啊。

  老皇帝心里想着,立刻命令面前的侍卫,沉声吼叫起来:“立刻去曲台宫救火。”

  浩浩荡荡的一众人直奔曲台宫而去,而此时的曲台宫内,一片狼籍,不但火光冲天,而且宫内各处厮杀声一片。

  曲台宫之所以如此的狼籍,乃是因为萧煌和苏绾二人出了地下密道。

  萧煌一出密室,整个人就像一个疯魔的地狱修罗一般,立刻召唤出自己的手下,然后命令手下人,把曲台宫内,国师燕溱的手下尽数给杀了,当然他打着的是杀掉刺客的名声,国师燕溱待在宫中,可他身边这么些人,可从没有暴露出来,所以没人知道国师的身边有这么多厉害的高手,既如此,便正好成了萧煌泄恨的工具,他不但下令手下把这些人杀掉,还下令了人把曲台宫给一把火烧了。

  他和璨璨之所以被困在地下密室内,不就是因为这个国师燕溱设计的什么地下密室吗?既如此,他还和他客气什么呢,不如一把火烧了这曲台宫。

  萧煌和苏绾之前已经摸到了出密室的机关,因为萧煌和宁王萧烨一样,想到了制造密室的人乃是国师燕溱,那么燕溱一定会进这密室检查室内的暗器布置,那么他如何进密室呢,绝不可能从勤政殿这边走,那么另外一条密道就在国师燕溱的曲台宫外面/

  如此一想,萧煌便努力的想像着国师燕溱所住的曲台宫的地方,在勤政殿的什么方位,待到弄清了方向,他便在那方向找到了出密室的开关,打开了开关,正欲出去,竟然听到外面有人叫他们,当然是叫璨璨的。

  这叫人正是宁王萧烨,萧煌和萧烨等人会合,一路出了密室,等到出了密室,萧煌便立刻大开杀戒了。

  曲台宫一角,萧煌和苏绾出现后,萧煌忙着下令让人杀人,放火烧宫殿,而苏绾则没什么精神的站在一边,这一夜她被折腾得够呛,而且最重要一点是先前她还打伤了自己的手掌,给萧煌放了血,所以现在精神十分疲劳,脸色说不出的苍白,虚弱。

  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二人看她脸色不好看,不由得担心的上前问道:“绾绾,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苏绾扯唇对着他们笑了一下,好歹人家救了他们两个,再怎么样,她也不会对人家冷脸的。

  不过一侧的萧煌却不那么承情了,眼见两个男人一脸殷勤的围在苏绾的身边,他霸道的大手一伸,直接的抱起了苏绾往外走去,然后扔下一句话。

  “有劳宁王爷善后了,本世子和清灵县主皆受了重伤,先各自回府了。”

  他说完也不理会身后两张黑了的脸,直接的抱着苏绾一路往曲台宫外面走去。

  他们前脚刚离开曲台宫,后脚皇帝陛下便领着人赶了过来。

  当然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也悄悄的隐身了,而是让萧煌的一名手下禀报给皇帝,说萧煌和清灵县主皆受了重伤回府去养伤了。

  皇帝胸中一口血气直直的往上涌,差点没有抽过去,他本来以为这两人必死无疑的,虽然掉入密洞没事,可是他让人放了毒烟啊,那毒烟可是很厉害的毒,按理必死无疑啊,为什么最后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不但如此现在只怕事情的发展还与他不利啊。

  皇帝只气得头重脚轻,好半天缓不过神来,偏一侧的靖王爷一脸担心的说道:“皇上,你莫要急,他们两个一定不会有事的,皇上不要担心,他们会好起来的。”

  皇帝再也承受不住靖王爷这话的冲击,直接的身子一软往旁边倒了过去,陆公公赶紧的上前扶住了皇上,担心的叫起来:“皇上,皇上。”

  皇上终于被气昏了过去了,忙碌了大半夜,收拾了那么多人,本来以为最后一着不会出事的,没想到不但没有收拾到最想收拾的人,还害得自己落下了不好的名声。

  陆公公赶紧的领着人,把皇帝扶进了勤政殿去,然后召御医过来替皇上诊治。

  这时候天色已亮了,一夜的忙碌,一夜的折腾,天终于亮了。

  一大早,西楚京都议论纷纷,说昨夜靖王世子因为有急事进宫禀报皇上,不想竟然在勤政帝内遭遇到了刺客的伏击,其中还有一个清灵县主,两个人皆遭到了刺客的袭击,后来萧世子和清灵县主掉进了瑾政殿的一处密道内,萧世子的手下逃了出来,连夜出宫去禀报靖王爷,皇上住的勤政殿内有刺客,可是待到靖王爷带着朝中的大臣入宫救驾时。

  却发现皇上根本没有事,什么事都没有。

  街道内,说得热闹至极,越说越夸张,最后多少个版本出来了。

  皇帝被刺客绑架了,刺宫躲在勤政殿内杀萧世子。

  勤政殿内的刺客是皇帝布下的,皇帝想杀萧世子。

  皇帝因为萧世子权势太重,所以在勤政殿设下伏兵,诛杀萧世子,而清灵县主遭了无妄之灾。

  总之整个街市上热闹成一团,但更多的却是气愤愤怒,因为个个觉得皇帝太冷血无情了,萧世子三次大败北晋国,让北晋国俯手称臣,还留了一个皇子质子给他们,这一切的风光荣耀都是萧世子争来的。

  可是现在呢,皇帝看萧世子不顺眼了,竟然想杀掉萧世子,最可恨的是竟然在勤政殿内动手,皇上真是太残害无情了。

  大街小巷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件事了,个个说皇帝无情无义的。

  这些消息一一的被暗卫秘密的送进了宫中,此时宫中老皇帝刚悠悠的醒过来,再听到这消息,一口气接不上来,再次的气昏了过去。

  ------题外话------

  亲爱的姑娘们,这两天搞活动,很多人有多票,记得投过来啊,五张以上全是大奖,投来留言笑笑会奖励币币的,不投笑笑要掉票了,群么一个。

  五张以上的票有大奖啊,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08章反将计 皇帝气昏 投票有奖励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