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二人冷战 情敌相见 有票奖励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听竹轩门前,苏绾和宁王萧烨以及端王君黎三人飞快的望向了萧煌,前者一脸的若有所思,后者则是一脸看好戏的眼光,哟,桃花来了,春天到了。

  你可以去搂你的桃花了,绾绾归我们了。

  萧煌华丽长眉晕开冷气,瞳眸点点嗜沉,阴骜无比的望着庭院中间立着的狂放张扬的女子:“你是何人?如此张狂?”

  红衣女子听了萧煌的话,纤眉一蹙,一脸伤心欲碎的望着萧煌说道:“表哥,你这样绝情绝义的样子,真是让人伤心,人家在邯临城可是日思夜想的就想看到你呢,可是你竟然连人家都忘了,呜呜,我不想活了。”

  红衣美人一脸伤心死了的样子,不过即便伤心,也叫人有一种赏心悦目之感,而且苏绾并没有看出她有多么的伤心,好像只是装装样子。

  不过她的话,倒是使得萧煌蓦的想起她的身份来了,同时宁王萧烨也想起这女人是谁了。

  这个女人同样是宁王萧烨的表妹。

  她是远嫁到邯临城的洵德长公主唯一的女儿临阳郡主慕芊芊。

  一想到这女子是谁,萧煌冷沉下脸,不悦的冷喝道:“临阳,不许胡闹。”

  临阳郡主慕芊芊一脸心碎的样子:“表哥,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绝情,你忘了当日你在邯临城时说过娶我的吗?”

  慕芊芊话一落,在场的人中有人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宁王萧烨愉快的拍手称道:“芊芊表妹果然是好眼光啊,表哥先在这里祝你们郎情妾意,恩爱白头。”

  萧烨说完,慕芊芊似乎才想起这边还有一个便宜的表哥,笑眯眯的掉头望过来,一脸娇羞的说道:“原来烨表哥也在,烨表哥,你记得到时候我和表哥大婚的时候来吃酒。”

  萧烨心情更愉快了,轻快的点头:“表哥一定前往,而且会送一份大礼给芊表妹的。”

  慕芊芊满意的点头,望着萧烨,一副这表哥真上道的样子。

  “记得挑选好一点的东西,若是让我不满意,我就去你宁王府亲自挑选/”

  “好,表妹不管看中什么,表哥一定亲手奉上。”

  慕芊芊越发的高兴了,眉眼奔放张扬,她本来就生得高挑美艳,再加上一抹璀璨的笑意,当真是光彩夺目,饶是苏绾是个姑娘家,也不得不赞叹一句,这姑娘确实生得极好,行事虽然霸道嚣张,可是她偏有那样的一种资本,让你不觉得胡搅蛮缠。

  苏绾打量完了慕芊芊,又打量起了身侧的萧煌,然后点头赞一句:“果然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壁人,恭喜了。”

  她说完转身便自往身后的花厅走去,她身后的萧煌,心在一瞬间沉入谷底,他以为他于她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两个人经历生死之后,更该不一样才是,可是现在她看到别的女人看中他了,一心一意的要嫁他,她竟然能如此没心没肺的道喜,这是有多心狠啊,还是她的心里真的没有他。

  一向风光无限的萧大世子,这一刻整个人如坠入冰窖一般,脸色阴阴沉沉,整个人拢满了寒气,此时的他却不知道,走入花厅地苏绾,手指悄然紧握,眉紧紧的蹙起来,先前她说出那番恭喜的话时,忽地便觉得心里特别特别的难受,似乎自己在意的某样东西,竟然要失去了。

  她终于正视自己的心来了,虽然一直以来,她抗拒着别人,不想对男人动感情,因为很多年来,她一直牢记着妈妈那时说过的一句话,绾绾,不要爱别人,因为爱上别人,很可能最后伤的就是自己,若是不爱,就不会受伤。

  她知道妈妈当初之所以不同意离婚,一来是因为爱她,不想她失去父亲的爱,二来,是因为爱,她爱爸爸,很爱。

  若是不爱,就不会受伤害,就会早早的放手了,她就不会死了。

  因为这个,所以一直以来她都不去理会别人,不去爱别人。

  这么多年来,她也做到了这一点,可是现在却因为有一个女人说要嫁给一个男人,她心里难受了,仿似失去了自己在意的东西一般。

  这种感受让她完全无法做到忽视,她是在意萧煌的,因为一直以来的纠缠,一直以来的出生入死,一直以来的搅合,即便她抗拒,可是心还是不自觉的被他吸引了。

  苏绾想到这个,心里说不出的一阵恼火,这一回她恼的是自个儿,所以冷着一张脸走到花厅之中,一声不吭的坐在花厅之中。

  同时她的心里有一抹希翼,希望萧煌能不理会外面的临阳郡主,和以往一般的走进来。

  可是这一回她却是失望了,因为萧煌生气恼火于她的冷血无情,所以闪身便走了,同时走的还有临阳郡主慕芊芊,慕芊芊的声音在外面隐约的传进来:“表哥,那女人一看就是个小白花,有什么好的,难道你喜欢的是小白花那一款的,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是小白花的。”

  萧煌冷沉嗜寒的声音远远的传进来:“闭嘴,信不信我让人缝了你的嘴巴。”

  “表哥,你这么生气做什么,人家不说就是了。”

  临阳郡主嘴上说不说,一会儿的功夫便又不满的说道:“表哥,那你陪我进宫好不好,我进京,还没有入宫见皇上呢,我是第一个来见你的,你说我好不好?”

  可惜没有声音理会她,两个人一路离开了安国候府。

  听竹轩内,苏绾一声不吭,心里说不出的烦,一方面心情纠结,另一方面又自我安慰着,算了,反正自已也不想嫁人,还有这古代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若是她嫁人,日后自己喜欢的男人背叛了她,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杀了他泄恨,所以倒不如一开始就不嫁。

  可是想到先前出现的临阳郡主,她又心情十分的不痛快,实在是这个女人长得太出色了,和萧煌在一起,说不出的登对,两个人好像天造地设的一般。

  苏绾就这样脸色变幻莫测,变来变去了的,最后心烦不已。

  待到萧烨和君黎二人进来时,她已经徐徐起身望向走进来的两个人,懒懒的说道:“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改日再答谢你们。”

  苏绾说着也不招呼萧烨和君黎两个人,抬脚便走了出去,身后的萧烨和君黎两个人都不是傻子,自然看得明白,苏绾这是心情不好了,明明先开始的时候心情还不错的,可是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心情便不好了,这是什么原因。

  两个人稍微一想,便想到了之前出现的临阳郡主,两个人心同时一沉,然后心中说不出的苦涩,其实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两个人对于苏绾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思绪,两个人几乎是从一照面就喜欢上了苏绾,可是按理这不应该,可偏偏发生了。

  两个人都有些搞不清楚这样的心境,但一颗心好像不受控制似的。

  此时看苏绾心情不好,两个人心情都不爽快,尤共是知道苏绾心情郁闷还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本来以为萧煌走了,他们就占到便宜了,现如今看来,分明又是另外一回事,萧煌于苏绾明显不一样。

  花厅里,两个男人周身拢着幽冷的气息,一扫往常的淡漠,个个神色不好看。

  花厅之中的白沁和四个婢女小心的看着这一切,最后悄悄的出了花厅,把两个长相出色的男人给扔在了花厅里。

  苏绾进了房间后,心情依旧不是十分的好,一会儿看书,一会儿又发呆,心情说不出的烦燥,最后唤了白沁和红玉进来。

  她抬眸望向前面的白沁直截了当的说道:“如若我从拜月山庄调一部分人进宫杀皇帝,这事可行吗?”

  白沁和跟着她进来的红玉两个人齐齐的一怔,两个人想起先前听到的事情,脸色不由得染上一些怒意,在她们的心里,苏绾的娘亲才是至高无上的主子,苏绾就是小主子,至于皇帝什么的,压根就不放在眼里,两个人相视一眼,沉声说道:“我们不能保证杀得了皇帝,不过小姐若是想干这事,奴婢等一定尽全力而为。”

  苏绾想了一下,望向红玉说道:“红玉你从现在开始负责刺杀皇帝。”

  红玉抱拳沉声领命:“奴婢遵命,奴婢一定争取完成任务。”

  苏绾却摇了摇头说道:“那老皇帝十分的精明,而且怕死,不但在自己所住的宫殿地下设下暗道机关,只怕他的身边也培养了一批厉害的高手保护他,寻常人要想杀他,恐非易事,所以我并没有想让你们杀掉他。”

  “可即便一时杀不了他,我也不想让他太过于痛快,你们主要负责的就是不断刺杀他,让他心惊胆颤,让他睡觉觉不香,吃饭饭不香,至于杀死他的事情,暂时还不着急。”

  很快宣王萧哲就会出现了,又一轮的皇储之争要开始了,这一次将会比前一次更激烈,她倒要看看老皇帝在重重的算计之下,如何的全身而退。

  苏绾瞳眸遍布冷芒,唇角幽幽血腥的寒气。

  红玉看着这样的主子,下意识的敬重起主子来。

  她们走南闯北,看过不少人物,一眼便看出自家的主子只是外表长相甜美可人,实则上骨子里却是个心狠手辣的狠角色,所以她们不会笨到冒犯到主子。

  “奴婢明白小姐的意思了,奴婢立刻去办这件事,定要让老皇帝付出代价。”

  “好,你去吧。”

  苏绾挥手,红玉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白沁和苏绾两个人,之前苏绾因为那个临阳郡主的出现,而心情不好,白沁可是看得很明白的,白沁心情有些沉重,因为她看出来,自家的小姐似乎喜欢上了那萧世子,这不是什么好事啊。

  白沁一脸的愁苦,房间里的苏绾自然也看出来了,飞快的望向白沁问道:“姑姑,怎么了?”

  “小姐,你不会是喜欢上了萧世子吧?”

  苏绾一愣,随之想到那家伙就这么和那个女人走了,心情蓦的一冷,脸色也不好看,冷哼道:“我没有喜欢她,姑姑你想多了。”

  “小姐,虽然你喜欢谁,不干姑姑的事,可是姑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女人千万不要轻易的把自己的心付出去,因为有时候付出了心,就是给了别人一把伤害自己的刀。”

  就好像公主一般,若是公主当初没有喜欢上谁,这天下间又有何人可以伤害到公主呢。

  房间里,白沁的话,让苏绾的心慢慢的沉静了下来,烦燥慢慢的消失了,姑姑的话没错,女人若是把心付出去了,就是给了别人一把伤害自己的刀,自己怎么能干这种蠢事呢,妈妈死前千叮嘱万叮嘱的话,她忘了吗?

  苏绾如此一想,烦燥的心终于冷静了下来,她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姑姑,我累了,先休息一会儿。”

  “好,奴婢出去熟悉一下这听竹轩的情况。”

  “去吧。”

  苏绾点了一下头,白沁悄悄的走了出去,然后安排了两个婢女守在外面,不让人惊动苏绾,她自个去了解听竹轩的情况,了解安国候府的情况。

  宫中上书房。

  此时一片安静,龙案之后的老皇帝望着下首跪着的红衣女子,美丽华贵,仪态万千,尤其是红色,衬得她容颜越发的华丽,眉眼好像拢了丝丝的红霞一般,娇若夏花,她和她的母亲一般,是天下最适合穿红衣的女子,鲜艳夺目,让人下意识的追随着她。

  老皇帝似乎陷入了沉思,久久的回不过神来,下首跪着的女子,眸光微暗,再次的抬头,满脸娇俏笑意的开口:“皇帝舅舅,你怎么了?”

  老皇帝醒过神来,然后望向下面跪着的女子摆摆手:“临阳,起来吧。”

  临阳郡主慕芊芊飞快的谢了恩后起来,上面的老皇帝,望着下面的临阳郡主,心急的开口问道:“你娘呢,她怎么没有陪你一起返京,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返京了?”

  慕芊芊听到老皇帝的话,那娇美艳丽的面容之上,立刻拢上了伤心,同时眼泪也溢在了眼里,久久的没有说话。

  龙案之后的皇帝心一沉,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急急的起身:“洵德她怎么了?她怎么了?”

  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慕芊芊哽咽着回道:“母亲她已经在半年前去世了。”

  慕芊芊的话一落,龙案之后的人,满脸的震惊,然后是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最后冷喝:“胡说,你胡说什么,你母亲她若是死了,朕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老皇帝拒不相信这样的事实,坚决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可是他的身子却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心里快窒息了似的,疼得他直抽气。

  “不可能,你在骗朕,如若她真的死了,不会临死也不告诉朕的。”

  老皇帝跌坐到龙椅之上,一双眼睛凶狠的瞪着临阳郡主,完全不相信她的话。

  临阳郡主沉声说道:“母亲下了命令,不准泄露她的死汛,她的后事也十分的低调,所以外界没人知道这个消息,不过她确实死了半年了,这是母亲让我带给舅舅的一封信。”

  临阳郡主缓缓的上前,把手中的一封信交到了老皇帝的手上,然后她悄然的退出去,把空间留给了老皇帝。

  对于老皇帝和自个母亲之间的一段纠葛,临阳郡主是知道的,母亲临死前和她说了这件事,当时她惊骇不已,现在已是坦然了。

  所以她应该把空间让给皇帝舅舅,她相信他不希望这时候有人打扰他。

  上书房里,老皇帝颤抖着手打开了信,信正是他的皇姐洵德公主写给他的。

  “萧琮,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对不起,没有按照约定的那样临死和你见一面,只是人之将死,见不见都无所谓了,萧琮,过去的我们是真的错了,所以忘掉吧,以后当一个好皇帝,还有善待瑾弟,最后帮我照顾我的女儿芊芊,在这个世上她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只有你们了,所以请替我好好的照顾她,萧嫱奉上。”

  老皇帝看完了信,只觉得撕心裂肺的痛,尤其是萧嫱信中所说的那句话,过去的我们是真的错了,更让他觉得剜心。

  “不,没有错,我们没有错。”

  老皇帝的脸色黑得可怕,愤怒的把上书房里的东西全给打碎了。

  上书房外面,众人自然听到了上书房里面的动静,不过谁也没有动。

  慕芊芊也没有动,她抬头望着半空,想到母亲最后叮咛她的话:“芊芊,以后一定要在对的时间遇到一个对的人,如果遇到了那个人,就紧紧的抓着,不要松手,我很后悔,当初放开了你爹的手,这之后的多少年,我没有一天不心痛,不思念,不痛苦,现在我要去见他了,你别伤心,要替我们高兴,知道吗?”

  “芊芊,娘和你说,你爹爱我,我也爱他。”

  是的,她娘最后和她说,她爱的人其实是她的爹爹,可是直到爹爹死了,她才明白这个,所以她终身都活在思念,懊悔之中。

  慕芊芊想到爹娘其实是相爱的,她便觉得开心,因为他们终于在天上相遇了。

  爹娘,你们一定要活得好好的,活得开开心心的。

  慕芊芊正望着半空祷告,上书房里,老皇帝的声音响了起来:“临阳。”

  慕芊芊醒神,转身优雅的一路进了上书房,顺手带上了上书房的门,一直走到皇帝的面前跪下:“皇帝舅舅。”

  “你娘最后可留下什么话?”

  “娘说请你善待靖王舅舅。”

  慕芊芊的话一落,老皇帝脸色黑了,阴沉得可怕,手指也紧握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皇姐到死都没有留一句话给他,她关心自己的女儿没错,可是为什么连萧瑾都关心了,却唯独没有关心他。

  老皇帝越想眸色越深沉,脸色都有些扭曲了,可是他还是不死心的盯着慕芊芊:“除了这个,她没有再说其她话吗?”

  慕芊芊想说,她娘还说了,她爱的人是她的爹爹,并不是别人。

  不过慕芊芊没有说,因为这话应该属于她爹爹的,不属于皇帝舅舅。

  “没了。”

  老皇帝心口上下起伏,周身笼着狂风暴雨,雷霆震怒,这样的他很是让人害怕,不过慕芊芊却不害怕。

  她知道皇帝舅舅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到她的。

  果然老皇帝在最初的愤怒抓狂之后,强压下心头的万丈怒火,他望着慕芊芊的说道:“芊芊,以后你就住在宫中吧,舅舅会替你娘照顾你的。”

  “谢舅舅了。”

  “嗯,”老皇帝不想再看到慕芊芊这张和她娘有些相似的脸了,他朝着外面粗嘎着嗓子叫道:“小陆子。”

  陆公公赶紧的奔了进来,看着一地的狼籍,一声不敢吭,连头都不敢抬,老皇帝命令:“你把临阳郡主送去栖霞宫休息,那里离得月华宫很近,临阳郡主没事可以去和贤妃娘娘作伴,另外你告诉贤妃娘娘一声,让她今晚在宫中设宴,款待临阳,把西楚京都的贵女召进宫让临阳认识认识,必竟她以后是要在西楚京都生活的。”

  陆公公赶紧的应声,恭敬的请临阳郡主前往栖霞宫。

  这位郡主,陆公公也是知道的,乃是长公主洵德公主的女儿,不过倒是没见过,只听皇帝念叨过几次,没想到却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陆公公知道,皇帝对于洵德公主,可是很喜欢的,所以这位临阳郡主,虽然是郡主,恐怕以后受到的宠爱,不会比八公主差,所以他还是小心侍候的好。

  “临阳郡主请。”

  慕芊芊点头往外走,不过走了几步后,她想起什么似的停住脚步回望过来:“皇帝舅舅,我喜欢萧煌表哥,你可以把我指给萧煌表哥为妻吗?”

  慕芊芊的话一落,皇帝愣住了,陆公公惊呆了。

  要知道那萧世子根本就是皇上心中的一根刺,现在临阳郡主竟然要嫁给萧世子,这就是剜皇上的心哪,这就是挑衅皇上啊。

  皇上怎么可能答应。

  陆公公正想着,偷偷的瞄皇帝的脸色,果然看到皇帝的脸十分的难看,阴沉沉的望着慕芊芊,缓缓说道:“芊芊,这西楚京都有很多出色的青年才俊,只要你想要,舅舅定然会为你指婚,但这些人中不包括萧煌。”

  不过慕芊芊却不理会他,霸道的说道:“我就要他,我喜欢他,自然要嫁他为妻,而且我听我娘说过,小时候他去我们邯临城时,还说过要娶我呢。”

  慕芊芊的话,使得陆公公一脸的黑线条,心里暗自念叨,我的小姑奶奶,那时候你才多大年纪啊,就知道嫁不嫁的事了。

  皇帝被慕芊芊气得想抓狂,想发火,又想到了慕芊芊的母亲,皇姐亲自把慕芊芊托付给了他,难道他就不能照佛着她吗?

  “这事回头再议吧。”

  老皇帝现在只觉得精疲力尽,洵德开公主的死汛,几乎抽空了他全身的力气,他根本没有多大的精力再去操心别的事了。

  “陆公公,还不带临阳郡主前往栖霞宫去休息。”

  陆公公心惊,他看到了皇帝眼中的那一抹杀气,吓得直打颤,赶紧的请了慕芊芊往外,然后领着两三名太监亲自送慕芊芊前往栖霞宫。

  栖霞宫,十分的华丽,离得武贤妃娘娘的宫殿很近。

  皇下之所以这样安排是有原因的,临阳郡主的母亲,洵德长公主的母亲武皇后便是出自于永昌候府,武贤妃和淘德长公主是表姐妹,现在临阳郡主入宫,自然可以和自个的表姨作伴,正因为如此,皇帝才会把临阳郡主指进栖霞宫。

  很快宫中的人便知道宫里来了一位娇客,久居邯临城的洵德长公主的女儿临阳郡主入宫了。

  宫里很多人都知道皇上和洵德长公主姐弟情深,所以这位临阳郡主必然是受宠的,因着这层关系,临阳郡主刚入宫不久,宫中各个后妃以及公主都跑来看望她了。

  而武贤妃更是高兴不已,立刻吩咐内务府开始拟贴子,送给京城的各家贵女,晚上就在她的月华宫举办一个宴席,宴请京中各家贵女,好让临阳郡主认识一下。

  临了,临阳郡主叮咛了武贤妃一声:“表姨,别忘了请那个清灵县主。”

  这倒叫武贤妃愣了一下,临阳初来京都,怎么就认识了清灵县主了,还特别的叮咛要请她。

  其实她不说,她也会请她的,虽然苏绾是安国候府的庶女,但是必竟是陛下亲赐的清灵县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烨儿喜欢的女子,她自然要替儿子拉人气,虽说苏绾很可能喜欢的是萧煌,但是若是她这个婆婆做是比较好,说不定她对儿子的好感上升呢。

  武贤妃越想越觉得应该这样做,所以便让身边的太监去通知内务府的人,一定要记得发贴子给苏绾。

  傍晚的时候,苏绾接到了宫里派发下来的贴子,武贤妃娘娘在宫中举办宴席,请她前往宫中赴宴。

  苏绾没入宫便知道今晚宫里为什么举办宴席,一定是为了把那个临阳郡主介绍给西楚京都的各家贵女,所以才会举办这个宴席,其实苏绾本来是不想去的,但是一来武贤妃请了,她不好不去,贤妃娘娘一直待她不错的。

  那天晚上她去她宫中转了一圈后又回来,其中的细节,贤妃娘娘未必不知道,其实贤妃娘娘这样的人,心思反而是最通透的。

  所以这情她承了,现在贤妃娘娘请,她自然要去赴宴。

  另外一方面她想见见萧煌,想到有个女人惦记着他,她便抓心抓肺的,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很想去看看他会不会被那个女人诱惑了。

  不过后一种心态,苏绾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她努力的说服自己是因为贤妃娘娘邀请的原因,所以才会同意赴宴的。

  不过这一次进宫赴宴,不同于以往的提心吊胆,因为她身边跟着的人,不同于以往了,除了有聂梨外,还有一个白姑姑和蓝玉,蓝玉其人娇憨,说话十分的讨人喜欢,苏绾最喜欢她,她也不拿苏绾当主子,而是当自个姐姐似的缠着,苏绾便同意带她入宫了,因为进宫不能人员太多,所以苏绾便只带了三个人,聂梨,蓝玉,和白姑姑。

  其余的紫玉和黄玉二人留在听竹轩内处理事情。

  紫玉和黄玉二人倒无所谓,小姐怎么安排她们就怎么做。

  可是云萝的心却忧怨不已,她不明白为什么小姐的身边好好的冒出这些个长得美又看上去很厉害的家伙,她们一来便抢占了她的位置。

  她现在几乎连小姐身边的位置都捞不着了,尤其是那个蓝玉的,直接的霸占了她的位置,不但抢了她做的事情,而且竟然直呼起小姐姐姐了。

  她和小姐多少年的情份,她也没有这样干,可是这女人竟然这么干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小姐竟然同意了,云萝越想越心烦,最后心里升起了怨气,怨恨起苏绾来。

  怎么能这样对她呢,明明她才是陪她从小到大的一起长大的人啊。

  她不带她进宫,不带她出外应酬,她已经忍了,可是现在呢,竟然随便什么人都霸占了她的位置。

  云萝目光含怨的目送着苏绾和几个人离开,然后愤恨的转身便自进了听竹轩,不过整个人十分的不开心。

  身后的紫玉和黄玉二人相视一眼,压根不理会她,不过两个人却留了心。

  其实苏绾是故意冷落云萝的,她是想磨磨云萝的性子,另外她想看看云萝在备受冷落的情况下,会不会挨过去,会不会忠心不二的护着她,如若她真的忠心不二的护着她,以后她会好好的待她,日后虽说不敢保证她富贵荣华,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定叫她一生快乐开心。

  所以这是云萝的一个坎,就看她能不能熬过去了。

  安国候府的府门前,安国候苏鹏和苏明月二人正等着,一看到苏绾过来,安国候苏鹏便迎了过来,满脸谄媚的笑意,实在不像是一个父亲见到女儿的,倒像是下级看到了上级那般的谄媚。

  “绾绾,你要进宫了?”

  苏绾点了一下头,望着他,无语的翻白眼,有必要笑得这样见眉不见眼的吗,而且很假好吗?

  “爹爹,你能笑得再假一点吗?看上去就像贴上去的人皮面具。”

  苏绾话落,安国候抬手就往脸上摸,一边摸一边认真的问道:“真的很假吗?”

  苏绾点头,他重重的叹口气说道:“好吧,不笑了,太累了。”

  他说完伸手便拉住苏绾,把她往一边拉去。

  苏绾最烦他这样了,有事说事,动不动拉她到一边说话,这还是个候爷吗。

  “你放手,有事说事,不要动不动就拉我到一边说话,人家还以为干坏事呢?”

  安国候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不是你的专长吗?”

  苏绾眼一瞪,安国候又是满脸笑:“爹逗你呢。”

  现在他不笑,他不习惯啊。

  苏绾不耐烦的说道:“你快点说,别磨叽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户部尚书的,还一直做到现在。”

  其实安国候苏鹏做上户部尚书,就是因为他小心谨慎的个性,皇帝看他做事左思右想,这样的个性很适合做户部的尚书,遇到要用银子的事情,左思右想半天,这反而有益处。

  所以这么多年,苏鹏便一直稳坐户部尚书的位置。

  苏鹏看苏绾不耐烦,赶紧的说道:“今日你二妹妹也接到了宫中的请贴,你进宫千万千万不要算计她。”

  苏绾挑了眉,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哟,你这是又起了父女情份了,不容易啊。”

  苏鹏嘴角抽了抽,压低声音说道:“眼下她还顶着咱安国候府的名声呢,其实说到底,爹爹是为了你啊,你想,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我们安国候府落不得好,你不也不得好吗?”

  苏绾呵呵笑,看他虽然虚假却装得挺费劲的份上,逐点头:“好,答应你了,只要她不出什么哟蛾子,我就不动她。”

  “爹的乖女儿啊,你咋这么乖呢。”

  苏鹏满脸感动的样子,就差伸手摸摸苏绾的头了,苏绾直接受不了的翻白眼:“爹你不嫌累得慌啊,你不装会死啊。”

  苏绾说完不再理会苏鹏,身后的苏鹏一脸义正严词的说道:“现在我装习惯了,改不过来了。”

  苏绾直接受不了的抽嘴角,果然是面具戴久了,真假分不清了。

  不过现在的安国候倒也能接受,苏绾走了几步想到什么似的停住脚步回望向安国候提醒他:“爹爹,你说过恢复我娘的名份,说请苏家族中长老入京的事情,可不要忘了。”

  苏绾一提,安国候苏鹏立刻想起这件事,而且这事他已经着手去办了。

  族中的长老这几天便会入京的,若不是苏绾提醒,他都忘了这件事。

  苏绾一提他想了起来,飞快的望向苏绾说道:“爹爹已经派人去请族中的长老过来了,可是咱府上没有女眷,没人主持大局怎么办,要不请老夫人过来主持大局?”

  苏绾一听,可不乐意了,那老太太过来指不定又生出什么哟蛾子,所以坚决不能请她过来。

  “不用她主持了,一切事宜有我身边的白姑姑打理,她是我娘身边的大丫鬟,以后府中的一应事务暂时的交到她手上。”

  苏绾对白姑姑的能力十分的信任,因为她能打理天下第一庄的拜月山庄,对于小小的候府应筹,自然不在话下。

  苏绾一说,白沁便不卑不亢的对着安国候苏鹏一福身子:“候爷放心,奴婢会把候府的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的。”

  安国候早就听说苏绾的听竹轩里多了几个厉害的人物,此时才见到,而且这白姑姑还是苏绾娘亲身边的大丫鬟,这使得安国候多看了两眼,发现这女子不但生得姿容不俗,而且举止十分的大气,让人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养的。

  想到苏绾的娘亲,安国候忍不住有些回忆,真想问问白沁,当年关于苏绾娘亲的事情。

  他对于她的事情不是太了解,因为那时候她失忆了。

  其实白沁也想问问安国候,当年公主的事情,公主在雨天冲出去后,后来怎么就嫁到了安国候府成了府里的一个姨娘,要知道公主那样的人物,即便混也不会如此不济,所以当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是她所不知道的。

  不过这么多人面前,安国候和白沁两个人都没有问。

  安国候看出白沁还是有能力的,所以点头同意了:“好,那眼下候府的一切事宜就交给这位白姑姑打理着,等族中的人入京了,我就让老夫人陪着。”

  “行。”

  父女二人说好了这件事,苏绾领着人出府,一路进宫去了。

  待到入了宫,天色已晚了,宫中各处屋檐之下都挂满了各式的宫灯,一眼望去,淡淡的轻辉映衬得高楼殿阁,仿若玉宇琼楼。

  月华宫的偏殿内一团的热闹,很多贵女都已经到了,此时正在殿内陪着殿中耀眼的女子说话。

  那女子正是初入宫的临阳郡主慕芊芊,慕芊芊依旧是一身鲜红的红衣,只不过这一次是鲜红的宫装,那合体的宫装衬得她肤白如雪,眉眼皎若明月,整个人说不出的明艳,再加上她自信张扬的神韵,悦耳动听的说话声,整个人就是大殿内耀眼的存在。

  四周不少人都知道皇帝和洵德公主的感情十分好,对于这位临阳郡主一定也十分的疼爱,所以她们自然巴结着这位临阳郡主。

  所以不少人围在慕芊芊的身边说话。

  苏绾到的时候,殿内立刻有人说道:“怡灵县主和清灵县主到了。”

  慕芊芊一听到清灵县主便掉头往大殿前望来,看到数道身影走了进来,这一众人个个长相不俗,不管是做主子的,还是做丫鬟的,都很耀眼,所以她们一进来,殿内便窍窍私语起来,个个嫉妒又吃味的非议起来。

  至于临阳郡主慕芊芊,早领自个的婢女一路往大殿门前走过来,待到双双人马碰头,慕芊芊清悦的声音响起来:“呵呵,小白莲,你进宫来了?”

  苏绾听了临阳郡主的挑衅,眸光一闪而过的冷芒,丝毫不退让,淡淡的挑眉说道:“好大一朵牡丹花啊。”

  殿内众人看两个人之间一触及发的战火,不由得个个兴起看好戏的兴味,好啊,二女相斗,好戏码啊。

  ------题外话------

  姑娘们,投票有奖励,你们投了票要当日留言才有用啊,不要忘了啊,啊啊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10章二人冷战 情敌相见 有票奖励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