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冷战升级 二女决斗 投票奖币币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殿内,所有人都望着眼面前的一幕,个个看得明白,看来这两女人是真的对上了,而且她们之前得到消息,说临阳郡主慕芊芊竟然直接的找上了清灵县主的门,听说这位临阳郡主喜欢的人是靖王府的萧世子,而萧世子对清灵县主却是不一样的,如此说来,临阳郡主一定会出手刁难清灵县主的。

  这京中有不少女子看苏绾不爽,不过因着这女人太阴险刁钻了,所以现在没什么人敢找碴子。

  不过自己不找碴子,有人找碴子,她们也是高兴的。

  所以个个乐得看热闹。

  至于以往和苏绾交好的两三个贵女,很想过来帮帮苏绾,可是待看到霸道嚣张的临阳郡主时,她们便又停下了动作,因为自家的母亲可是和她们说了,进宫后万不可得罪临阳郡主,因为皇上很疼这位临阳郡主,若是得罪了临阳郡主,她们家族肯定要倒霉。

  因此何敏等人一时倒没有动静。

  苏绾扫视了大厅一眼,自然把何敏等人的眼神看在了眼里,不过她倒也没恼,她和何敏等人也就是平常的交好,她们的举动还不足以让她生气,她抬眸望向临阳郡主,似笑非笑的和她对恃着,一点也不退缩。

  临阳郡主漆黑的瞳眸微微的眯了起来,心中若有所思,之前她还以为这就是一朵小白莲,现在看来,却是一个有思想有主意的小白莲,而且胆子很大。

  有意思,临阳郡主忽地伸手拉过一侧的怡灵县主苏明月,旁若无人的说道:“你就是怡灵县主吗?”

  苏明月微微的点头,正想说话,可是临阳郡主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脸同情的说道:“可怜见的,我听说你母亲弟弟都死了?”

  苏明月一怔,心里立刻升起了酸楚,格外的心疼,以前她们活着的时候,她无所谓,现在她们死了,她才明白,她们是她真正的亲人。

  苏明月轻声的应了:“是的,临阳郡主。”

  临阳郡主慕芊芊的话,忽地又响起来,而且语调不低。

  “听说你母亲和弟弟,都是被人算计而死的。”

  慕芊芊的话虽然不是特别的大,但苏绾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而她之所以如此说,也是故意这样说的,就是叫苏绾听到发怒抓狂,若是她发怒抓狂,找她的麻烦,那她就可以出手收拾她了。

  可惜苏绾只凉凉的看了临阳郡主一眼后,便自抬脚往里走去,理也不理临阳郡主。

  走过临阳郡主的身边时,还不忘淡淡的说道:“郡主想激我发怒是吗?不过郡主想多了。”

  她说完抬脚便走了过去,身后的临阳郡主眉一挑,眸色染上了暗芒,唇角是似笑非笑。

  之前她还当这女人是一朵有主意的小白莲,现在只能说她把她想得太单纯了,这女人不是小白莲,而是一朵带刺的小蔷薇。

  正在这时候,大殿门外,走进来一众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众男人,为首的男子华贵霸气,仿佛是世间的主宰一般,他徐步从殿外走进来,瞬间便照亮了整个大殿,使得殿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望了过去,看到那耀眼的男人,个个忍不住目露痴迷。

  这光华四射的男人正是靖王府的世子萧煌。

  今日的萧煌比以往冷酷霸气,一举手一投足皆是无双的风华,那周身上下随意渲染出来的强大的气势,使得殿内的不少女子看得目神迷离。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嘀咕起来。

  “萧世子长得真是俊。”

  “是啊,不但俊而且能力非凡,就是皇上也忌惮他。”

  “听说之前萧世子在宫中遇了刺,皇上不但派了御医前往靖王府替他诊治,还赏赐了很多的东西给他。”

  “总之萧世子是不怕皇上的。”

  之前京城内外的流言,这些贵女自然也听说了,后来看到皇上赏赐了无数的东西前往靖王府。

  这京城各家的人心中便了然,看来皇上还是很忌惮萧世子的。

  大殿中,苏绾听到动静,自然也掉头望了过去,一眼便看到那数道身影之中最耀眼的男子,一拢锦绣华服,衬得他面若冠玉,那丰挺的身姿,仿若松竹,举手投足说不出的尊贵霸气,不过今日的他从殿外走进来,仿若无人一般,连正眼都没有往她的方向瞄一眼。

  苏绾看到这样的他,心里忽地便刺痛了起来,最后她干脆看也不看萧煌,掉头自往殿内走去。

  正在这时候,身后的临阳郡主慕芊芊,忽地发出一声尖叫:“啊,好痛啊。”

  她的脸色一瞬间似乎变白了,身子软软的往地上倒去。

  这一突发的状况,立刻吓坏了殿内的贵女,个个急奔到慕芊芊的身边去。

  很快有人发现慕芊芊的脸色变白了,嘴唇微微的有些黑,这分明是中毒的症状啊。

  其中有人尖叫起来:“郡主好像中毒了,不好了,快宣御医。”

  大殿内因为这一突发的状况,个个紧张起来,不过萧煌却眉头动都不动一下,懒得理会慕芊芊。

  不过恰在这时候,殿门外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等人走了进来。

  萧擎身为皇室的嫡子,目前最有胜算的太子人选,自然不可能像萧煌那样置身事外,他赶紧的领着人过来,把慕芊芊扶到了大殿的一侧坐下,然后立刻宣御医过来,替慕芊芊诊治。

  御医很快便到了,经过检查后,确认了慕芊芊是被人下毒的。

  惠王萧擎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慕芊芊在大殿内中毒,分明是有人给她下药的。

  他抬头一望,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听到慕芊芊身侧的婢女尖叫起来:“惠王殿下,是清灵县主,清灵县主给我们家郡主下药的,一定是这样的,我们郡主喜欢萧世子,而清灵县主也喜欢萧世子,她一定生怕萧世子被我们家郡主抢了,所以才会暗中对我们家郡主下药。”

  这婢女的话一落,大殿内不少人附和的点头;“没错,我们看到之前临阳郡主和清灵县主起了冲突,她们两个有接触过。”

  “后来清灵县主离开,临阳郡主便中毒了,所以一定是清灵县主下药的。”

  大殿内,站在苏绾前面的一众贵女个个让了开来,最后所有人都望着她。

  苏绾明媚俏丽的神容上,并未见丝毫的慌张,她轻慢的一路走过来,那样的优雅,那样的灿烂,本就俏丽可爱的人,加上一丝丝的优雅,一丝丝的明媚,真是说不出的勾魂夺魄。

  大殿内的几个男子都下意识的盯着她,移不开视线。

  而那先前一直努力假装没看到她的萧煌,在看到她如此璀璨耀眼的光华时,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周身的冷气源源不断的溢了出来。

  他身侧的叶小候爷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立刻凑到萧煌的身边说道:“你为了什么和清灵县主冷战了,看上去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萧煌冷哼一声,直接的喝止叶小候爷的话。

  “闭嘴,信不信我立刻让人缝了你的嘴巴。”

  叶小候爷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哼,自己心情不好,偏要迁怒别人。

  再也不想理你了。

  萧煌此刻全心注意着大殿不远处发生的情况,他才不会相信苏绾会当众对慕芊芊下毒,所以这毒有些蹊跷。

  不过萧煌听到慕芊芊的婢女说,慕芊芊喜欢他,苏绾也喜欢他时,他的内心升起一抹希翼,苏绾会不会承认这件事呢。

  可是待到他认真望过去的时候,便听到苏绾正不卑不亢的说道:“这位姑娘,你们家郡主喜欢萧世子是你们家郡主的事情,至于我,可从没说过喜欢萧世子的话。”

  苏绾此时也是生气了,本来她看到萧煌,心里还挺希望他如往常一样招呼的,那昨天的不愉快便过去了,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一脸冷漠高冷的样子,似乎不认识她似的,既然他假装不认识她,她又何苦上赶着去说喜欢他呢。

  苏绾的话一落,大殿一角的萧煌,周身的狂怒,整个人阴沉森冷至极,一双瞳眸染满了血腥的戾气,看到的人都吓得不敢看这位爷,有些人还悄悄的走远点,离得他远点,千万不要被他的雷霆震怒给扫到。

  不但是别人,就连叶小候爷也悄悄的离得他远些了,因为他可没忘了这家伙若是发起怒来,很可能一巴掌把身边的他给挥出去。

  大殿内,不少女人悄悄的看萧煌,看到萧煌脸上冷若冰霜的神色,还有那染满周身的戾气,个个心里幸灾乐祸,萧世子生气了,这下清灵县主有罪受了。

  众人巴不得萧世子站起来狠狠的收拾这女人,萧世子先前对她那么好,她竟然当殿说不喜欢萧世子,真是狼心狗肺的女人。

  个个怒骂苏绾,不过却也不敢发出什么声音。

  大殿一侧的惠王萧擎,因着苏绾的话,心里闪过一抹狂喜,连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等人心内都下意识的一喜。

  萧擎已经看出萧煌和苏绾之间似乎在冷战,他心里越发的开心,他们两个人冷战了,这可是他的机会啊。

  他抬头望向苏绾,温润的说道:“本王相信这毒不是你下的。”

  萧擎的话一落,大殿一侧的宁王萧烨也接了口:“本王也相信这毒不是你下的。”

  四周的女人个个黑了脸色,然后不少人在心中骂苏绾狐狸精,勾引了一个萧世子还不死心,竟然连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都勾引了,这女人太不要脸了。

  软榻之上躺着的慕芊芊瞳眸一片暗潮,飞快的捂住肚子叫起来:“好疼啊,我是不是要死了,我会不会死啊?”

  萧擎一听,脸色微微的变了,然后问御医:“这毒可有法解?”

  “回惠王殿下的话,这是一种可由皮肤进入人体的毒,郡主看来中的毒少,所以不会有大碍。”

  他说完立刻取了银针去替慕芊芊扎针,大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而这时候,武贤妃娘娘接到了消息赶了过来,要知道这慕芊芊可是深得皇宠的,若是她出什么事,不但是苏绾,就是她都要倒大霉的。

  武贤妃赶过来后,立刻吩咐御医开药,另一方面她望向慕芊芊,想化解这件事。

  “芊芊,你觉得会是何人给你下药的?”

  慕芊芊飞快的望向了苏绾,然后咬着唇,一言不吭,不过她的神容却可以看清楚,她是怀疑苏绾下毒的。

  大殿内,其她女人也纷纷点头,有人直接的说道:“贤妃娘娘,之前只有清灵县主和临阳郡主在一起,所以这毒一定是清灵县主下的。”

  “是啊,一定是她给临阳郡主下的,只有清灵县主和郡主在一起的。”

  然后殿内不少人点头,武贤妃脸色不太好看,眸色十分的幽暗,其实她不相信苏绾这么不懂事,竟然当殿给慕芊芊下药,她没那么笨。

  如若不是苏绾下药的,那么这事就是临阳自己整出来的。

  她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武贤妃有些不高兴,不过脸上神色没有显出来,而是望向慕芊芊说道:“芊芊,你认为是清灵县主下的吗?如若是这样,我可以让人检查一下清灵县主身上,若是她身上有你身上的毒,那么便是她下的药,可若是没有,可就不干她的事了。”

  慕芊芊虚弱的望着武贤妃点头,武贤妃立刻让御医去检查苏绾的手,以及看她身上有没有气味。

  不过御医检查一遍后,并没有查出来。

  慕芊芊的脸色暗了一下,原来她是放了药在苏绾的身上的,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转移了,真是很厉害。

  御医检查过后,武贤妃便又望向苏绾说道:“清灵县主,对不起,能否请你跟我的婢女去隔壁的房间看一下,看身上有没有别的东西。”

  本来苏绾是不想理会的,但是武贤妃娘娘不但态度诚恳,而且言词十分的真诚还用了请字。

  苏绾不想让武贤妃为难,因为今日是武贤妃举办的宴席,若是出事,皇上定然会责难武贤妃,所以苏绾点了一下头,领着白沁和蓝玉以及聂梨跟着武贤妃的婢女去另一侧的偏殿检查,查完后,几个人很快进来。

  武贤妃的宫女禀报道:“回娘娘的话,什么都没有。”

  武贤妃望向慕芊芊说道:“芊芊,你看她身上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事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慕芊芊点头:“嗯。”

  看她如此神色,武贤妃松了一口气,不过她一口气还没有落地,便听到慕芊芊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记得当时我还和怡灵县主站在一起了,既然不是清灵县主,会不会是怡灵县主呢。”

  苏明月脸色一白,手指掐住了手里的帕子,这事怎么就扯到她的头上了。

  先前这郡主明明一脸很好说话的样子,怎么一转眼便扯上她了。

  武贤妃望了一眼苏明月,然后望向慕芊芊,最后命令御医:“你去查一下怡灵县主,看她身上是否有这种毒?”

  御医领命,飞快的走到了苏明月的身边,仔细的检查了苏明月的手指,然后闻了一下她身上的气味,最后御医飞快的出列禀道:“回贤妃娘娘的话,怡灵县主身上确实有郡主体内毒的味道,所以这毒不是清灵县主下的,而是怡灵县主下的。”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个个盯着苏明月。

  苏明月身子一软便朝大殿内瘫去。

  慕芊芊幽深的睥子望向了苏绾,唇角是似笑非笑,清灵县主,我可不仅仅是在你的身上下了毒药,还在你妹妹身上下了毒药,现在就来赌你妹妹是舍弃你,还是保全你。

  苏绾的脸色也冷了,瞳眸一片暗沉,先前慕芊芊在她身上动手脚,她立刻便知道了,所以在她下药之后,立刻动了手脚掩盖了过去,可是她没想到这女人竟然算计到了苏明月的身上,若是苏明月一口咬定是她下的药,只怕她一时难脱嫌疑。

  不过她有的是办法解这个局,只不过苏绾同样的很想看看苏明月是舍弃她呢,还是舍弃她自己。

  苏绾的嘴角勾出娇俏的笑意,慕芊芊望着她,实在想不明白这家伙怎么还笑得出来,若是苏明月为了保全住自己,而咬定了她,她可就重大嫌疑了,若是她找不到有力的证据,那么这谋害郡主的罪名,她可就要担着了。

  大殿内,武贤妃脸色冷冷的瞪着苏明月,沉声喝道:“苏明月,你竟然胆敢对临阳郡主下毒,你有几个胆子敢这样做啊?”

  若是这事闹到皇上面前,皇上一定会斩了她的。

  苏明月实在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每次进宫都遭殃,这次临阳郡主明明想害苏绾,为什么最后却算计到她的头上了。

  苏明月想着哭了起来。

  慕芊芊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来:“怡灵县主,本宫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应该不会想害本宫,不过本宫想不透,你身上怎么会有毒呢?”

  慕芊芊的那句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立刻提醒了苏明月,是啊,她和临阳郡主没有什么犯冲突的地方,所以临阳郡主按理不应该算计她,那么就是算计苏绾了,她这是想借着她的手来咬定苏绾给她下毒了。

  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苏明月便想叫出是苏绾做出来的。

  虽然这一阵子以来,她一直不动,但只是害怕苏绾这个妖女罢了,若是真正有能力,她还是想替自个的母亲弟弟报仇的。

  苏明月抬头望向苏绾,苏绾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明明是娇俏明媚的神容,可是苏明月就像看到了魔鬼似的,整个人轻颤了一下,然后直接的摇头。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有对郡主下毒,我不知道我身上怎么会有毒药的。”

  慕芊芊心里一时有些失望,这女人怎么就不按照她的剧情走呢,真笨。

  不过她慢条斯理的说道:“可怜见的,这样胆小,怎么可能对我下毒呢,可能是受了什么人指使的。”

  她这话分明是指向苏绾的,四周再次窍窍私语,说的都是苏明月一定是受苏绾指使的。

  所以大殿内个个望着苏绾,武贤妃却说话了:“看来这事是怡灵县主做出来的,来人把她一一一。”

  武贤妃话没有说下去,苏明月尖叫:“贤妃娘娘,我没有,我不知道我身上怎么有毒药的,贤妃娘娘明查。”

  苏明月的尖叫声凄惨的响起,可惜武贤妃不打算听,因为眼看着时间不早了,皇上很可能会过来,若是让皇上知道有人毒害慕芊芊,只怕要雷霆震怒,就是她只怕也躲不过去。

  所以武贤妃便想结束这件事。

  不过这一次,苏绾走了过来,走到武贤妃的面前,恭敬的开口:“贤妃娘娘,我可以让真凶现形。”

  大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武贤妃望着苏绾,看她神态从容,眸光坚定,一看就是心里有底的,武贤妃自然也希望这事水落石出,所以便同意了:“好,你来查这件案子。”

  苏绾走到慕芊芊的面前,沉稳的伸出手笑着说道:“临阳郡主,请把你的手伸出来。”

  慕芊芊此时嘴上的青黑色淡去了一些,因为御医先前用针给她扎穴了,她虽然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不过似乎还能忍受。

  听了苏绾的话,她神色淡定的伸出了手让苏绾号脉。

  苏绾伸手给慕芊芊号脉过后,忽地笑了起来,淡淡的望着慕芊芊说道:“郡主根本没有中毒吧?”

  苏绾的话一起,殿内个个私语起来。

  最先不赞同苏绾话的便是御医,他飞快的走出来说道:“清灵县主,临阳郡主明明是中了一种草毒,怎么会没有中毒,你看她体温急速的上升,周身窜起冷汗,腹部绞痛,呼吸急促,而且最典型的中毒症状,她的嘴唇是青黑色的。”

  苏绾瞄了一眼慕芊芊的中毒症状,没错,看上去挺像的,不过?

  苏绾冷笑一声后说道:“我想郡主也是精通药理的吧,这种种中毒的症状,并不是中毒,而是用银针扎在人体的穴位之上,使体表发生和中毒一样的症状,至于嘴唇上的青黑,我想郡主是涂了什么药物是嘴唇变成青黑色的吧。”

  “你说我的中毒症状是因为身上扎了银针的原因?”慕芊芊冷笑:“那你倒是找找看我身上哪里有银针。”

  苏绾笑望着慕芊芊说道:“如若我猜得不错的话,你银针扎的穴位,一定是在背部,而此刻你正歪靠在软榻上,恐怕没人知道你的银针是扎在你的背上的。”

  苏绾话一落,大殿内个个惊讶的望着临阳郡主慕芊芊,不会真是这样吧。

  慕芊芊淡淡的笑,睨着苏绾说道:“若是没有呢?”

  “没有只能说郡主本事大,我自亏不如,如若这银针就藏在背部,那就说明郡主本事没我大。”

  苏绾脸色不善的冷哼。

  尤其是想到明明现在她还和萧煌冷战,却因为他惹来的桃花而不得安生,想到这个,便心情莫名的烦燥。

  大殿内,武贤妃望向临阳郡主,不高兴的说道:“芊芊你不会真的是自个儿?”

  众人全都望着慕芊芊,慕芊芊忽尔舒展了眉头,伸出手从自己的腋下到背后把先前悄悄扎进去的银针拔了出来,正是两枚银针。

  一直以来,她这样干,都没有人发现过。

  因为一般人不会想到有人会把银针扎在背部的穴位,造成中毒或者受伤的情况。

  没想现在却有一个人识破了。

  看来这家伙不是简单的角色,慕芊芊对于苏绾的认识更上了一层楼。

  她从身上取出银针后对着苏绾晃了晃,冷哼一声说道:“算你厉害,竟然识破了,不过希望你接下来还能如此顺利的接了我的招。”

  慕芊芊话落,武贤妃的脸都气黑了,太儿戏了,竟然当殿算计起别人来了。

  武贤妃望着慕芊芊训斥:“芊芊,你此举太儿戏了,快向清灵县主道歉。”

  慕芊芊璀璨的一笑说道:“表姨,我又没有对她动手脚,跟她道什么歉,我是对怡灵县主动了手脚的,所以我向她道歉。”

  慕芊芊望向苏明月道歉:“怡灵县主对不起了啊。”

  苏明月此时整个身子都软了,以前有一个苏绾就够让她害怕的了,现在又出现一个心狠手辣,精明的女人。

  这真是太吓人了。

  以后她再也不想进宫了。

  苏明月身子发软,好不容易支撑着丫鬟的手站了起来,此时的她,脸色惨白,而且一身的冷汗,衣服尽数的粘连在身上,难受至极。

  此刻的她说不出的狼狈,偏偏那优雅从容走过来的苏绾,轻慢的在她的耳边说道:“苏明月,之前有那么一刻你是不是想说出我来的。”

  她说完呵呵冷笑着一路往殿内走去,苏明月身子一软,差点没有再次的栽到在大殿上。

  殿内众人望着慕芊芊时,已不若之前那般的无所顾忌了,因为她们看出这女人不但心计好,而且还心狠手辣,最重要一点是她做事无所顾忌啊,日后若是她看不顺眼谁,是不是谁就要遭殃。

  殿内的贵女很多人苦了脸。

  正在众人心中苦闷的时候,殿外响起太监的叫声:“皇上驾到。”

  大殿内,武贤妃赶紧的领着几个后妃起身,然后一路往殿前迎接。

  不过她没走几步,便看到一道明黄的身影急急的走了进来,皇帝一走进来,便心急的问道:“听说临阳被人下毒了?是不是有这事?”

  武贤妃回望了临阳郡主慕芊芊一眼,这家伙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一脸的坦然,她拍拍身子,懒洋洋的站起身望着皇帝说道。

  “舅舅,我没中毒,是算计别人的,可惜被别人识破了。”

  慕芊芊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话里还有些委屈的意思,听得殿内所有人脸一黑,只觉得这女人太没脸皮了,敢算计人,竟然还胆敢大刺刺的说出来的。

  老皇帝心一窒,差点没被她气死,胆敢算计人,还敢这样大刺刺的说出来,当真是除了她再没有第二人了。

  不过老皇帝看慕芊芊没事,只是瞪她一眼,然后望向武贤妃等人:“起来吧,天色不早了,用宴吧。”

  武贤妃立刻应声了,大殿内各个贵女赶紧的按照各自的位置坐好,苏绾身为安国候府的庶女,坐在中间偏后一些的位置,不过她倒是挺安份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餐。

  大殿上面除了皇帝和武贤妃,还有几个后妃和公主,今日荣妃娘娘并没有过来。

  因为之前荣妃娘娘说自己魔魅住了,皇帝便让她多休息,她也乐得清闲,省得再牵扯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临阳郡主坐在武贤妃的身边,今日她是重要的客人,这宴席便是给她举办的,她当然坐在上首的位置了,连八公主冯翔公主都坐在了武贤妃靠后一些的位置。

  八公主冯翔公主看临阳郡主深得自己父皇的疼爱,心里十分的生气,不时的拿眼剜临阳郡主,可惜临阳郡主慕芊芊好像没看到似的。

  大殿内气氛温和,皇帝一声令下,开宴。

  宴席便开始了,宫中的舞姬踩着音乐跳起了舞,大家一边吃一边欣赏舞姿。

  看上去似乎十分的和乐,不过有人天生就不是安稳和乐的性子。

  临阳郡主待到一曲终了,舞姬退了下去后,忽地望着身侧的老皇帝说道:“皇帝舅舅,我想嫁给萧煌表哥,你把我指给萧煌表哥为妻吧。”

  此话一出,满殿皆惊,个个下意识的望向皇帝,然后又望向萧煌,萧煌周身拢着嗜沉的戾气,瞳眸阴沉得好似快要下雨的天空,眸光阴骜至极的望着临阳郡主慕芊芊,可惜慕芊芊却一点也不害怕,好像没看到似的。

  她只盯着老皇帝。

  老皇帝此时心中说不出的火大,真想把这丫头撵回邯临城去,怎么一来就给他招这些事啊。

  不过想到慕芊芊死去的娘亲,老皇帝便狠不下这份心来,不过他是不同意把芊芊嫁给萧煌的。

  只是他不同意,这丫头恐怕不会死心,倒不如把这事扔给萧煌,以他对萧煌的了解他只怕不会娶慕芊芊。

  皇帝如此一想,便眉眼慈善的望向萧煌说道:“萧煌,你看这事?”

  萧煌果然如皇帝猜想的一般,冷沉着一张美若冠玉的脸,森冷至极的说道:“不娶。”

  萧煌话一落,大殿上面的慕芊芊立刻伤心的站起身,指着萧煌说道:“表哥,你个负心汉,是谁在我出生的时候说过要娶我为妻的。”

  慕芊芊的话一落,殿内个个暴汗,刚出生的事情都能当真吗?个个望向萧世子。

  萧煌脸色冷沉,瞳眸摄人的寒芒,阴森无比的瞪着慕芊芊。

  慕芊芊又不满的说道:“表哥,你不娶我,是不是为了那朵小白莲。”

  她说完一指苏绾责问,然后她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小白莲先前可是说了,她不喜欢你,你不会还死皮赖脸的巴着她吧,难道她就有那么好。”

  萧煌一听慕芊芊的话,心里说不出的冰冷,尤其是慕芊芊话里的那句,她不喜欢你。

  这话是苏绾先前说的,他光是想着,便觉得诛心,更不要说再经由慕芊芊的嘴里说出来一遍了。

  萧煌冷沉着脸,阴森森的冷喝:“本世子不娶你,和她没有半点关系,本世子并不喜欢任何人。”

  萧煌话一落,这一下轮到苏绾心凉了,她努力的握紧手指,脸色微微的有些白,离得近的人,一眼便看出她脸色不好看,不过萧大世子并不看他。

  此刻正冷睨着慕芊芊呢。

  慕芊芊如何承认这样的事情:“表哥,你若是不娶我,就是惦记着她。”

  慕芊芊话落,也不去看萧煌,飞快朝着苏绾说道:“清灵县主,你敢不敢和我决斗,我们公开比一回,谁赢了,谁就嫁我表哥,你敢不敢跟我决斗?”

  苏绾冷着脸,理也不理她。

  这女人发疯自个发疯去,她才懒得理会她呢。

  不过苏绾不理会她,慕芊芊发疯得更来劲了,她掉头望向萧煌说道:“你看,她连和我决斗都不决斗,这说明她心里根本没有你,若是她心中有一点点你,她就和我决斗了。”

  萧煌周身拢着狂风暴雨,脸色阴沉得可怕,瞳眸阴骜至极的瞪着慕芊芊,冷喝出声:“慕芊芊,若是你再胆敢说一句,本世子不介意杀了你。”

  最后的话落地,眼里杀气摒射了出来。

  慕芊芊自然也看出了他眼里的杀气,不过这女人虽然能疯,却十分的精明,永远懂得见好就收,看到萧煌发火,她不和萧煌说话了,而是望向皇帝说道:“皇帝舅舅,你把我指婚给萧煌表哥为妻吧。”

  皇帝自然没有忽略萧煌眼里的杀意,眼看着萧煌大有要动手杀人的意思,承乾帝生怕他真的动手杀掉慕芊芊,如若是这样的话,他还有何脸面见皇姐,所以承乾帝飞快的望向下首的苏绾。

  “清灵县主,现在朕问你,你是否愿意和临阳郡主公开比试一场?好歹你也是朕亲赐的清灵县主,没有道理临阵退缩。”

  皇帝话落,苏绾眼里摒射出一道狠戾的光芒,冷冷的望着不远处的临阳郡主,最后她沉声开口:“好,我应了,和临阳郡主比试一场。”

  苏绾话一落,萧煌的心里一瞬间心跳加快,璨璨接了,这是不是说明,她心里他其实是不一样的。

  这一刻他觉得整颗心仿佛上了天堂似的。

  可是下一瞬间,他的心又坠入了地狱,因为苏绾接着说道:“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比试,无关别的,无关任何人。”

  苏绾的话使得萧煌的手下意识的握紧,手上青筋都暴突了出来,叶小候爷倒是蛮同情这家伙的,心里暗暗埋怨起清灵县主来,好歹说一句是为了萧世子的,难道会死吗?

  叶小候爷正埋怨,慕芊芊却高声的开口道:“我们既然比试,岂能没有赌注,靖王世子妃就是赌注,不管我们之间谁胜出,皇上都会下旨把我们其中之一指给靖王世子为妻的,到时候谁也别想赖。”

  这一回不是苏绾脸黑了,也不是萧煌脸黑了,而是皇帝脸黑了。

  不管是临阳,还是苏绾,他都不想把她们指给萧煌为妻,可是现在临阳竟然说出这么一个赌注来,先前他让苏绾出来和临阳比试,只是为了拖延罢了,没想到临阳竟然直接的说出这个赌注,自己先前开口同意她们比试,现在若是说不同意把赢得人指婚给萧煌,那不就是出尔反尔吗?

  老皇帝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死死的盯住慕芊芊。

  可惜慕芊芊好像没看到似的,望着武贤妃以及大殿内的人说道:“你们大家做个见证,我和清灵县主三日后在京城公开比试一场,赢的人皇上会指婚给靖王世子,大家可都是见证人啊。”

  大殿内劈咧哗啦的,众贵女的心碎了一地,不要啊。

  ------题外话------

  亲爱的姑娘们,有票纸记得投啊,当日留言会有奖励,多投多奖,不要一天一投,五张以上大奖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11章冷战升级 二女决斗 投票奖币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