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恢复身份 三样才艺 投票票奖励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听竹轩内,苏绾本来睡得正香,蓝玉走进来叫她:“绾姐姐,起来了,候爷过来了。”

  苏绾本来睡得正香,被蓝玉一叫,好梦打断了,她睁开眼睛望着蓝玉没好气的说道;“他来做什么?”

  恰巧门外白沁走了进来,苏绾一眼便看到白沁的眼睛有些微的红,忙关心的问道:“白姑姑,你的眼睛好红,怎么了?”

  白沁摇头:“没什么事,就是夜里没睡好。”

  事实上她是一夜没睡,不但如此,还哭了半宿,所以这眼睛能不红吗,当然她是不会告诉小姐的,小姐眼下待在安国候府挺好的,而且候爷还打算恢复公主的名份,这样一来,小姐就是安国候府的嫡出小姐,以后嫁给萧世子也不错,就让她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挺好的。

  “小姐,候爷过来是因为今日苏家的族里来人了,马上就到了,所以候爷让你起来招呼客人,好歹今日你是主人,而且候爷还想问你今日要宴请哪些宾客,中午的时候请宴,下午便把你娘的牌位摆进苏家的祠堂,这样就算正了你的名份了。”

  苏绾总算心态平和多了,翻身坐起来,白沁领着蓝玉两个人上前侍候她起来,然后特别的替她妆扮了一下。

  本就生得俏丽无双的小姑娘,被白沁的巧手一装妆,当真是仿若灵气的仙女一般,而且白沁还特别的替苏绾挑了一件桃红的流仙裙,轻纱飘逸,使得她越发的灵气十足,那粉嫩的皮肤,光滑吹弹可破,黑如点漆的眸子,灵动异常,再配上俏挺的小鼻子和鲜嫩的唇儿,真是说不出的美。

  这样的小姑娘,若是她不露出她的爪牙来,任是谁看到了,都会心软得一蹋糊涂,可偏是这样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心狠起来让人不忍直视。

  不过这不影响她身边的人喜欢她,蓝玉就是最直接的,她抱住苏绾的手臂,欢喜的叫道:“绾姐姐你真好看,怎么就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苏绾被这小丫头一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掉头望向梳妆台上的铜镜,虽然有些模糊,不过看得出来,她被白沁一打扮,确实很美,看着这样漂亮的自己,她也是高兴的,掉头捏了捏蓝玉的俏鼻子说道:“我们蓝玉也是漂亮可爱的,一点也不比我差。”

  蓝玉娇羞的笑起来,嘟着嘴娇嗔:“绾姐姐笑话人家,我要是有绾姐姐一半漂亮就好了。”

  屋子里,白沁领着另外两个婢女笑了起来,说实在的蓝玉其实就是她们的开心果。

  这小丫头没什么脑子,待人十分的真诚,很容易相信别人,所以往常白沁和其她三个丫头都保护着她。

  本来还担心小姐嫌她没脑子,不过没想到小姐倒是挺喜欢她的,其她人乐见其成。

  屋子里一团笑声,门外,云萝恰好走了进来,先是看到了苏绾,呆愣住了,小姐真的好美啊,云萝不由得想起了从前,明明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傻子,长得也不好看,处处被人欺负,可是这才过去多长的时间,她不但变聪明了,让别人不敢欺负她,现在竟然变得这么美。

  而她呢,跟着她,从以前就保护着她,最后呢却什么都没有得到,连她贴身丫鬟的位置都没了,尤其是叫蓝玉的小丫头,拽着她,欢快叫她姐姐的样子,实在是刺眼,云萝越想越心酸,心中的怨气,越来越重。

  而且她和小姐现在已经有些格格不入了,她人聪明,美丽,就连她身边的这些丫鬟都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云萝心中嫉妒的火焰不停的冒出来,不过她努力的克制住,走到苏绾的面前,轻声的说道:“小姐,早饭准备好了,你差不多该用膳了,等你吃完,要去前面招呼客人的。”

  “好。”

  苏绾点了一下头,掉头望向云萝,眸光有些暗,云萝的脸色特别的不好看,她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只是不动声色的假装不知道罢了。

  白沁和紫玉等人也看在了眼里,个个心知肚明这丫头心中只怕有了怨气,这样侍主的奴才用不得。

  不过小姐没有发话,其她人就假装不知道似的。

  一众人前往花厅去用早饭。

  苏家的一行族人,已经到了,老夫人领着人在安国候府前面的正厅招呼着,一共来了四个人,一个族长,还有三个族里年纪最大的长辈,苏绾应该唤三个年纪大的为太爷和太奶奶。

  几个人一看到苏绾便很喜欢,拉着苏绾便不放手了,真正是看一遍赞一声,看两遍便赞两下。

  最后其中一个太奶奶竟然拉着苏绾不放手了,就挨着她身边坐,真正是越看越喜欢。

  苏绾这样的长相,最得老年人的喜欢,又软又萌外加今日打扮得像个小仙女似的,所以看到的人基本都喜欢她。

  因为第一印像良好,所以族长和三个老人家一口便同意让苏绾娘亲入祠堂,上族谱的事情。

  这使得上面作陪的老夫人差点没气得吐血,亏得她先前明里暗里的说苏绾怎么不好,怎么心狠手辣,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一出现便吸引得几位族人的喜欢,根本无视她先前说过的话。

  老夫人直气得心窝子疼,一句话也不想说了,不过她虽然心里有火,却也不敢当着苏绾的面发作出来,因为儿子可是警告过她了,若是今日她敢坏事,立刻便把西府和她撵出安国候府去,她可不想老了老了还闹个没脸,所以老夫人虽然气得心窝子疼,脸上依旧挂着僵硬的笑容。

  不过苏家来的人,一个也不屑理会她,为什么呢。

  因为老夫人一惯自持身份,不屑和苏家的这些族人来往,平时人家有事上门,她不是有病,就是身子不好,别人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热脸贴冷屁股,久而久之,谁也不屑理会苏老夫人,所以这一回安国候苏鹏请了他们进京,他们本来是不想进京的,但是想到可以给苏老夫人添阻,他们几个人便进京了。

  不过和苏绾这孩子一照面,他们便喜欢上了苏绾,这孩子怎么生得这么好呢,就跟观音画像上的女童子似的,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苏家的二太夫人拉着苏绾的手放不下,一遍遍摸,心里遗憾着,要是自家有出色的男孩子,一定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娶回家去,供着也好啊。

  这么漂亮,以后生的孩子一定是不差的。

  二太夫人真正是越看越喜欢,拉着苏绾说话,何况苏绾此人,若是和自己没有冲突的人,她一般嘴巴是很甜的,这更让二太夫人喜欢了。

  一众人坐下来后,开始商量苏绾娘亲进入苏家祠堂的事情,一应相关的细节都说了一遍,最后客人陆续的上门了。

  今日苏绾并没有宴请京中所有的贵女,只请了几个平时交往的贵女,另外还请了萧煌萧烨和端王君黎,以及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等人,不过总共也不超过二十人,至于平常和她关系不好的人,她一个也没有请,理都不理会。

  可惜她不请,不代表人不来。

  惠王萧擎得到消息后,脸色别提多阴沉难看了,可生气归生气,他还是和吕国公府的公子一起过来了。

  另外就是靖王府的云梦郡主也和吕国公府的小姐吕珊过来了。

  虽然没有请这些人,但是来者是客,苏绾也不好给人摆脸色,笑脸迎客,把客人一起往里面迎。

  因着今日客人不算多,便在安国候府的一进院子里摆的宴席,所以并没有分男女宾。

  这样一来众人便都看到了苏绾。

  惠王萧擎看到苏绾第一眼,眼光便移不开了,即便苏绾所行所做的事情,让他不高兴,可是依旧收不回自己的心思。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如此在意,总之萧擎现在铁了心的想娶到苏绾,不娶不罢休。

  除了萧擎的眼睛移不开,今日来的大部分人都稀吁了一回,赞叹一声。

  今日的苏绾确实美得超凡脱俗,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这样的她,实在看不出往常的精明,心狠手辣。

  云梦郡主萧蓁看着这样的苏绾,心里那叫一个吃味,直拿眼睛剜苏绾,可惜苏绾当没看到。

  萧蓁有恋兄情节,她是知道的,不管怎么说,萧蓁都是萧煌的妹妹,她总不好过份为难人家妹妹,必竟最后是要当人家大嫂的。

  一想到大嫂两个字,苏绾便眉眼微弯,笑意潋滟,整个人越发的动人了。

  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等人看得直发疼,这样一个可爱美丽又聪明的女子,竟然不能娶来当妻子,想想便觉得心中窝着一口血气。

  萧擎忍不住走过来亲手奉上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一对碧玉莲花簪,一看就是上好的东西,若是戴在苏绾的发间,一定好看得不得了。

  萧擎真想替苏绾亲手戴上,可是他知道这事是不可能的。

  “这是我亲手挑选的碧玉莲花簪,觉得和你很配,所以特别的买来送你,恭喜你今日恢复身份。”

  对于安国候府内的事情,众人已经陆续的了解了。

  原来苏绾并不是庶女,而是安国候府的嫡女,只不过是郡主当年夺了她娘亲的嫡妻之位,所以才会害得她沦落为候府庶女的。

  今日安国候请客就是为了把苏绾娘亲的灵位移进苏家的祠堂,从此后,苏绾便是安国候府的正经小姐了,再也不是庶女了。

  这样的身份更配得上惠王妃的身份了,最主要的是更适合当一朝太子妃了,这样漂亮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娘娘/

  惠王萧擎只要想到,便觉得心里愉悦,可是?

  他望着苏绾的时候,苏绾眉微蹙,瞳眸一片冷芒,并无半点欢喜。

  萧擎知道自己之前所行的事情,让苏绾心中记恨他,他不由得心中难受,不过依旧想努力的挽回两个人之间的情份。

  “绾绾,这是道歉的礼物,希望你原谅我。”

  男子温润仿若高山青竹,女子脱欲仿似水中白莲,两个人站在一起,倒也十分的养眼。

  四周不少人望着他们,对于惠王殿下的心思,众人是了解的,只是清灵县主,似乎不想嫁给惠王殿下。

  惠王殿下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萧擎却是不理会别人心中的感叹,他只执着的把手中的锦盒递到苏绾的面前,整个人说不出的诚挚,他就希望苏绾原谅他,若是她能原谅他,别的以后慢慢的弥补。

  他相信他一定会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的,这一次他不着急,慢慢来。

  萧擎正想得美好,忽地一道暗磁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惠王殿下可真是客气,璨璨,既然惠王殿下亲自挑选了礼物奉上,如何能不收呢。”

  一只修长完美的手伸出来,毫不客气的接过了惠王萧擎手中的锦盒。

  萧擎和苏绾二人掉头望去,便看到萧煌和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等人从外面走了过来,正好走到苏绾的身边。

  这一次不同于以往,萧煌姿态十分的高调,让人一眼便看出他对苏绾和以往的不一样,他霸道的站在苏绾的身边,就好像苏绾是他的所有物,他的女人一般。

  他这样的姿态一出,今日赴宴的人,个个面色微变,暗暗的猜测起两个人的关系来。

  昨日两个人好像还冷战来着,今日却完全的变了一个样,这是什么意思?两个人挑明了彼此间的关系吗?

  惠王萧擎看着萧煌的神容,以及他话里那种若有似无的暗示,只觉得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他掉头望向苏绾,绾绾可是说过不想嫁人的,她说她一辈子不想嫁人的。

  所以萧煌这样的姿态,这样若有所指,肯定会遭到她的反感,可是他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苏绾并没有生气,只是轻笑着从萧煌的手里接过了锦盒,把锦盒递到了身后的白沁手里。

  她这样的态度,分明是一种默认。

  她承认了萧煌话里的意思。

  不,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萧擎觉得内心有无数的虎狮在咆哮,他的心愤怒着,一惯温润的面容,此刻微微的有些扭曲,他阴沉的望着苏绾,低问:“绾绾,你说你不想嫁人的,可是他是怎么回事?”

  苏绾还没有说话,萧煌却霸道的开口:“那时候她不想嫁,现在她想嫁了,这有什么稀奇的,这世上总有一个她想嫁的人,惠王殿下是她不想嫁的,而本世子却是她想嫁的。”

  这时候不打击情敌,还等到什么时候。

  萧煌巴不得一棍子把在场的几个胆敢霄想苏绾的人全都打死。

  所以他说完后,不但萧擎的脸色难看了,就是宁王萧烨和端王等人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几个男人齐齐的瞪着萧煌,萧煌却完全不看别人,而是望向苏绾,眉眼潋滟的说道:“璨璨,我有礼物送给你。”

  他说完伸手霸道的拉着苏绾,往里走去。

  身后虞歌手里捧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紫檀木的锦盒,一看盒中的东西便价值不菲。

  不过萧煌这动作,并不是为了单纯的送东西给苏绾,分明是借此机会,霸道的宣誓自己的权利,自己的所有权。

  他这是告诉所有人。

  苏绾是我萧煌的女人,你们谁也别想惦记着。

  苏绾虽然不反感他如此做,可是却觉得扔下一众客人不太好,所以挣扎了一下,可惜如何挣扎得开,最后只能忍由他生后院拉。

  不过她没忘了警告他:“萧煌,若是你送的东西不好,别怪我踹你。”

  “保证让你满意。”

  萧煌低磁暗沉的声音愉悦的响起来,两道身影,很快出了前面的庭院,一路往后院走去。

  而在他们身后,众人看到他们走了,早议论开了。

  男人脸黑了,而女人却个个心碎了,不但是京中的贵女心碎了,就连靖王府的云梦小郡主也觉得自个的心碎了,哥哥竟然真的喜欢上了苏绾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长得一副娇媚的样子,一向冷酷霸气的哥哥就这样被她吸引去了。

  而一向疼爱自己的哥哥竟然还因为这个女人命令母妃,给她尽快成亲,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她忙得最多的事情,便是相看亲事。

  她不想嫁人啊,可是不管是哥哥还是母妃都不理会她的意愿,而那个她讨厌的女人,竟然可以得到哥哥全部的爱,最后还可能嫁给他。

  云梦郡主想到这个,直气得心口发疼,可是一句话都说不了。

  她身边的贵女,小声的嘀咕道:“看萧世子对清灵县主的样子,只怕他们好事将近了。”

  “是啊,两个人郎有情妾有意的,好事快近了,本来清灵县主庶女身份配不上萧世子,可是现在她要恢复身份了,成了安国候府的嫡女,又是皇上亲赐的县主,这样一来,她嫁进靖王府也是相配的。”

  何敏和身边的贵女说着,倒没有嫉妒什么的。

  可是这话听在云梦郡主的耳朵里,却分外的刺耳,她生气的掉头望着身边说话的女人:“你们不要乱说,我们靖王府的大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你们别忘了我表姐也想嫁进我们靖王府。”

  云梦郡主抬出临阳郡主来。

  不管怎么样,如果非要有一个人嫁进靖王府,云梦郡主倒希望临阳郡主这个表姐嫁进他们靖王府。

  谁叫哥哥不喜欢她呢,她若是嫁进靖王府,哥哥还是会宠爱她的,而不像苏绾那个女人,她还没有嫁进靖王府呢,哥哥便不喜欢她了,若是她嫁进去,云梦郡主越想越不高兴。

  而身边的人听到她的话,总算想起还有一个临阳郡主来,临阳郡主先前在大殿内公开的挑战苏绾,三日后两个人约定一战,赢的人才可以嫁给萧煌。

  虽然苏绾这个人特别的聪明,可是琴棋书画方面,她却是一窍不通的,而临阳郡主却是长公主洵德公主的女儿,按理说她应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如此一来,三日后的比试,她还胜得了吗?

  众人一个个不吭声了,而云梦郡主的脸色却是好看起来,高兴的就差笑出了声。

  恰在这时,安国候府的管家季忠领着人一路惊慌的跑进院子来。

  一边跑一边大叫着:“大小姐不好了,外面那女魔头又杀进来了。”

  “大小姐,女魔头又来了。”

  苏绾被萧煌带走了,只有白沁留下来招待客人,此时一听季忠的话,她便迎上前去,沉着脸说道:“怎么回事?”

  “回白姑姑的话,那女魔头又来了?”

  “哪一个女魔头?”

  白沁不知道他嘴里的女魔头是谁,不过这一次不用季忠回话,便有一道飞扬跋扈的声音响起来:“苏绾,你给本郡主出来,你个该死的混蛋,昨夜本郡主笑了一夜,是不是你给本郡主下的笑粉。”

  数道身影从院门外走了进来,为首的女子一身鲜艳的红衣,眉眼艳丽,神容嚣张,她的手里还霸道的拽着一个下人,那下人被她一路拖拽着走,差点没有被她给勒死,脸都青紫了,一边被她拽着一边大叫着喊救命。

  “大小姐救命啊。”

  “季管家救命啊。”

  白沁一看这情况,立刻唤了一个人去叫苏绾,而她自己则领着两个人上前站到了季管家的面前,季管家立刻缩到白沁的背后,心里感叹着,白姑姑真是太有气势了,足以堪当我们安国候府的女主人啊。

  此时白沁已经知道季管家口里的魔女原来指的竟是临阳郡主,不过这女人确实嚣张霸道,之前在宫中挑衅她们小姐,现在竟然又跑到安国候府来闹事。

  白沁脸色一沉,冷冷的望着临阳郡主说道:“郡主请自重一些,这里是安国候府,不是公主府,也不是皇宫。”

  白沁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郡主在公主府在皇宫可以嚣张霸道,但是在安国候府不行。

  不过白沁的话说完,临阳郡主直接的便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伸手便拖过手里的安国候府的下人,掐着他的脖子说道:“本郡主能在公主府和皇宫嚣张,你安国候府又算得了什么。”

  她手里的下人,直接的吓昏了过去。

  白沁实在气不过,手指一凝,便欲上前去教训教训这个郡主,昨天在宫中欺负她们小姐,今天竟然欺负到她的候府门上来了。

  不过白沁还没有动,身后一道俏丽的冷喝声响起来:“住手。”

  苏绾和萧煌以及一名手下赶了过来。

  白沁看到自家的主子出现,便悄然的退了下去,苏绾周身拢着冰霜,脸色阴沉的望着庭院里艳丽无双,仿若牡丹般雍拥的临阳郡主慕芊芊,当然若是这女人能如牡丹优雅就好了。

  “不知道临阳郡主跑我安国候府发什么疯?”

  临阳郡主看到苏绾出现,手一松手里昏迷过去的下人,落到地上,她抬起脚狠狠的一脚把人给踢了开去,然后旁若无人的拍拍手,径直走过来,离得苏绾一段距离后站定。

  “苏绾,昨晚宫宴之上,你是不是对本郡主动手脚了,害得本郡主整整笑了一夜,差点没有笑死过去。”

  苏绾似笑非笑的望着临阳郡主慕芊芊说道:“这只能怪你技不如人,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呢。”

  “好,好一个技不如人,今日我先毁掉你这什么狗屁的宴席,看看本郡主倒底如不如你。”

  她一言落,抬手一道劲气便挥了出去,不远处的一块假石碎石便被她的内力炸飞了。

  她露出这么一手来,让人一看便知道这女人武功十分的不错。

  个个下意识的想到了三日后的比试来,这临阳郡主不但品貌好,而且身份尊贵,最主要的是她是长公主洵德公主的女儿,一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现在再加上武功很厉害,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败,所以说她一定稳操胜券。

  临阳郡主慕芊芊一抬手炸毁了安国候府的庭院,萧煌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周身拢满了阴森寒凛的煞气,他眸中无数冷芒仿若银针一般的直往慕芊芊的身上扎。

  慕芊芊自然看到了,不过却并没有害怕,反而是一脸委屈的说道:“表哥,你那样瞪人家做什么,人家害怕,何况我们定了三日后比试,三日后比试过后,才能决定谁嫁你,你现在便护着她,这不是剜人家的心吗?”

  慕芊芊的撒娇对于萧煌来说,仿若未闻,他手一伸一道强大的劲气便凝在了他的周身,他身上强大的威压,使得四周不少人害怕,下意识的起身往后退去。

  只有慕芊芊没动。

  众人个个知道萧煌有多厉害,看慕芊芊没动,不由得替她担心起来。

  不过萧煌还没有打出去,苏绾却拦住了他,伸手按住了他,沉声说道:“别打伤了她,三日后可是我们的比试。”

  萧煌一听,脸色冷意更浓,却并没有收手,森冷至极的开口:“没有三日之期,你不用和她定什么三日之期。”

  苏绾却明媚的说道:“既说了话,又怎能言而无信呢,我说过比就会比。”

  苏绾眸光坚定的望着萧煌,让萧煌明白她既说了比试,就会比。

  萧煌虽然不乐意,不过最后还是依了她,缓缓的收了手。

  下首的慕芊芊并没有因为萧煌的收手而有所感激苏绾,反而是心有不甘的叫起来:“表哥,你太偏心了,这还没有比呢,你便这样听她的话,这对我来说太不公平了。”

  这一次萧煌没有说话,苏绾倒是一点也不客气的下命令:“白沁,紫玉,给我狠狠的教训这狂妄的女人,胆敢在我安国候府生事,就算郡主又怎么样,照打不误,就算闹到皇上那儿,咱们也是占了一个理字的。”

  白沁早想收拾慕芊芊了,此时一听小姐的命令,早身形一动冲了过去,紫玉也冲了过去。

  三道身影眨眼便打在了一起,而庭院中的人全都往里面躲,把空间让了出来。

  本来好好的一个宴席,因着慕芊芊的胡闹,一时间有些乱,而且这边的打斗也惊动了别人。

  安国候苏鹏和苏府的族长以及二太夫人等人也被惊动了,一起过来查看。

  安国候问苏绾:“这是发生什么事了?郡主怎么闹上门来了。”

  苏绾翻了一下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她疯了。”

  二太夫人等人凑到苏绾的身边,拉着苏绾的手,关心的追问着:“小绾,你没事吧,乖孩子,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欺负。”

  苏绾赶紧的摇头,她看得出来,这二太夫人特别喜欢她,真当她是亲重孙女来看的。

  她也很喜欢她。

  “太夫人放心,我没事的。”

  二太夫人听了苏绾的话,还不放心,把她一直往里拉,苏绾有些哭笑不得。

  外面慕芊芊被白沁和紫玉二人打得有些狼狈,她虽然武功不错,可是白沁和紫玉的武功也不差,何况是白沁和紫玉两个人联手对付她,她自然打不过,很快身上便有几处被打伤了。

  眼看着她身上多处被打伤了,苏绾还没有发话,慕芊芊忍不住抬头望向里面那水灵俏丽的家伙,真是比她还黑心黑肺啊。

  庭院的客人中,宁王萧烨站了起来,望着苏绾说道:“绾绾,还是让手下住手吧,要知道临阳郡主是长公主的女儿,若是她出什么事了,父皇他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

  萧烨是怕苏绾吃亏,所以才会提醒苏绾。

  苏绾眼看着慕芊芊被打得很惨,很狼狈,慢吞吞的开口:“白姑姑,退下吧。”

  “是,小姐。”

  白沁和紫玉身形一动,往后撤了出来。

  前面被打得身上多处中招的临阳郡主慕芊芊铁青着脸,指着苏绾尖叫起来:“苏绾,这仇本郡主记下了,三日后我们一战争高低,你以为你有什么比得过本郡主的地方,你是会琴棋书画呢,还是会赌呢,还是会骑射呢?哼,三日后,若是你输了,从此后离得萧煌远远的,他是本郡主的。”

  她说完疼得眦了一下牙,然后转身便自走了出去,不过进来的时候十分的耀舞扬威的,走的时候却十分的凄惨。

  身后不少人稀吁,嘀嘀咕咕的。

  苏绾身边的二太夫人拉着苏绾往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是哪里跑来的女疯子啊,我们小绾多乖多好的孩子啊,竟然跑上门来欺负人,这京城里的人真是欺人太甚了,小绾啊,我看你还是跟太夫人去兰州吧。”

  在场的人听到这老夫人的话,差点吐血,这苏绾哪里乖了,心狠手辣,黑心黑肺的一个家伙。

  苏绾满脸笑的陪着二太夫人往庭院的最里面走去,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她吩咐白沁,立刻开宴,宴后还要把她娘的牌位请进祠堂,这才是今天的重要事。

  宴席很快开始了,不管愿意不愿意,高兴不高兴,众人都安下心用饭。

  苏绾和萧煌陪着苏家的几个老人坐在里面,其他人则坐在外面的两桌上,庭院中间,还特别的请了戏子来唱戏,一时间,呓呓呀呀声不断,连吃边说话,倒也热闹。

  安国候府门外一辆豪华地马车上,歪靠着一个受了伤的红衣美人,美人斜歪在软榻上,身边有两个丫鬟正给她上药,等看到她身上的伤时,眼泪都流了下来了,两个人不满的叫起来:“郡主,你何苦这样帮他们,有意思吗?他们太不识好歹了,竟然叫人把郡主打得这么重。”

  “是啊,郡主,你为什么要帮他们,直接和他们说不就行了吗?”

  “我何曾帮他们了,我只是送煌表哥一份礼而已。”

  慕芊芊不在意的说着,然后因为一个丫鬟上药碰到伤口,疼得倒抽气。

  那上药的丫鬟又心疼又生气,直接的气哭了,把药重重的涂在慕芊芊的腰上,一边涂一边说道:“疼,疼死郡主好了。”

  这两个丫鬟一直陪着慕芊芊,此番也从邯临跟着慕芊芊过来了,慕芊芊对她们极好,当她们姐妹一般。

  所以这两个丫鬟说话有些口无遮拦,不过慕芊芊也不在意,反正她也习惯了。

  一边趴着让丫鬟上药,一边说道:“那小丫头真狠啊,心肠真毒。”

  “不毒能让人把郡主打成这样吗?真是的。”

  慕芊芊笑道:“毒好啊,女人就要毒一些,这样才不会被人欺负了去,若是那软软捏捏的,皆不是要被人欺负。”

  “郡主,人家气死了,你还笑,你何苦帮他们,他们的事情是他们的事,关你什么事,何况他们又不领情。”

  “不,她知道了,我敢肯定她知道了,她之所以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陪我演一场戏罢了。”

  慕芊芊肯定的说道,然后双手托腮的说道:“你们是没看到,那小丫头今天真的好漂亮好可爱,真想捏捏她的脸,若是我有这么一个妹妹多好啊,那我就不会没有伴了。”

  爹死了,娘死了,这世上她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她一直想要有一个妹妹,她一定会保护妹妹的。

  可是她五岁那年爹爹便死了,娘后来一直没有嫁人,所以她一直是一个人,爹娘死后,这世上便只剩下她一个了。

  慕芊芊说到最后,心情无比的落寞,一声不吭。

  两个丫鬟不忍心:“郡主,你怎么没有亲人,你不是有皇帝吗?你有皇帝舅舅啊,他那么疼你。”

  说到老皇帝,慕芊芊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气,那个是亲人吗,他是她的仇人,杀父仇人。

  她的爹爹就是这个仇人杀死的,当年邯临城的一座山上忽地多了一帮土匪,为害鱼肉百姓,皇上一道圣旨,她爹爹便领旨去巢匪,后来却死在了土匪的手里,可是事后,那山上的土匪全没有了。

  后来她娘派人去查,才知道那座山上从来没有土匪,所谓的土匪只有一个可能,是皇帝派了人去伪装的,而他这么做的真正目的便是想让人杀了她爹爹,达到长期占有她娘的目的,哪怕她娘远在邯临城,他也不会让别的男人拥有她。

  所以他用了这么鄙卑无耻的手段。

  从那以后,她们就成了孤儿寡母,处处受人欺凌,很多人都说她娘命硬,她娘从来不辩解,因为她愧疚,当日她其实已经怀疑这事有蹊跷,可是却没有阻止,后来她一直哭,一直哭,再也没有笑过。

  而她只要一想起爹爹来,就心痛莫名。

  她爹是世上最好的爹,爱娘,爱她,他最喜欢带娘和她去山上采花,然后一家人在山上烤东西吃,那时候,她最喜欢坐在她爹的肩上,那样望得又高又远,她以为她会一直这么快乐的。

  可是五岁的时候,一切都毁掉了,她再也没有爹了,而且这一切都是因为宫里的那个人。

  他是她的仇人,怎么可能是她的亲人呢。

  可是凭她一个弱质女流之辈,要想杀那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她打算联手表哥,因为她娘说过。皇帝之所以容下靖王府一门,是因为当年她求了皇帝,不要杀靖王萧瑾,现在她死了,她害怕皇帝会对靖王府下毒手。

  因着这个,她觉得自个和煌表哥应该联手来对付这个老皇帝。

  本来她没有回来的时候,确实是决定嫁给煌表哥的,这样夫妻二人联手对付老皇帝。

  可后来她还没有入京,便得到一个消息,她煌表哥有喜欢的女人了。

  既如此,她又何必强人所难,所以她便决定送一份大礼给煌表哥。

  因为她查到,皇帝有意把苏绾指婚给惠王萧擎,既然他有这样的想法,就不可能轻易把苏绾赐给煌表哥的,那这样一来,他们的婚事便很难,所以她才会使了一连串的手段。

  一来为了刺激苏绾,让她正视自已的心,二来三日后的比试,皇帝可是答应了,谁若赢了,便要下旨指婚。

  不管他愿不愿意,他说出口的话便要做到,君无戏言。

  临阳郡主慕芊芊眼神冰冷,朝着外面冷喝:“进宫。”

  安国候府内,众人用完宴席后,看了一会儿的戏,然后便是今日的重头戏。

  先是开祠堂,给列祖列宗上香,然后是族中的长老给苏绾讲族中子弟该守的规矩,最后苏绾手捧自个娘亲的牌位,给各位先祖行磕拜礼,然后给族长和二太夫人等族中的长辈行礼,最后族长示意苏绾把她娘的牌位放进祠堂内,族长当着众人的面,把她娘的名字加入了族谱,把苏绾的名字也加入了族谱。

  苏绾的身份算是正式恢复了,二太夫人拉着苏绾的手说道:“可怜的孩子,吃了这么多年的苦,现在你也算我苏家正经的小姐了,以后不能叫谁欺负了去。”

  “是,太夫人。”

  苏绾乖乖的说着,祠堂内外,所有人一脸的黑线条,这女人原来是庶女就没有人敢欺负她,现在她成了嫡女,以后更无法无天了,一时没人说话。

  因着苏绾娘亲的名份已定,族长和几位太夫人等皆要立刻启程回兰州。

  说实在的岁数大了,实在不愿意离开家,若不是安国候苏鹏一再的请求他们过来,他们还不过来呢。

  不过看到苏绾,倒是喜欢,这一趟京城之行没有白走。

  苏绾看二太夫人和族长等人坚持要走,吩咐人准备了一大批的东西给几位老人家带回去,足足装了三大马车,这让族长和太夫人更喜欢她了,拉着她的手一遍遍的叮咛她一定要来兰州玩,苏绾也答应了,把太夫人和族长等送上府门外的马车上,目送着他们离开。

  等到送完了太夫人等人,又送府里的客人,直忙到天近黑,才真正的安静下来。

  听竹轩内,只剩下最后一个客人了,这客人大刺刺的样子就像待在自己的家里一样,苏绾望着那懒散窝在她房里不走的萧煌,挑高长眉说道:“你怎么还不走啊,难道还等我送你不成?”

  萧煌看她劳累了一天,说不出的心疼,伸手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示意苏绾坐过来,他替她捏捏肩。

  苏绾便走过去坐下,萧煌坐直身子,修长如玉的手指放到苏绾的身后替她捏起肩来。

  力道不轻不重,一番捏下来,倒真是挺舒服的。

  房间里的丫鬟皆退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萧煌一边替苏绾捏肩还一边宠溺的说道:“我们家璨璨是最有能力的人,长得好,又聪明,谁娶了谁得了大便宜。”

  这话苏绾爱听,明媚的小脸上,满是璀璨的花儿:“萧煌,不要这样夸人家,这样夸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她说完还递给萧煌一抹我很害羞的样子。

  这动作逗笑了萧煌,这小丫头真的能耍狠能卖萌,真正是百样姿态,每一样都让人爱得不得了。

  他正脸上有笑,苏绾又说话了:“虽然人家不好意思,不过不介意你没事多夸夸的。”

  萧煌再次被她逗笑了,说道:“璨璨这叫不叫脸皮太厚。”

  “谁?谁脸皮厚。”

  苏绾一脸不解的问道,萧煌伸出刮了刮她的俏鼻子:“你说哪一个?”

  苏绾瞪他一眼不满的抗议:“现在鼻子蹋,再被你一刮,估计一马平川了。”

  “怎么会蹋呢,挺挺的太好看了,这是多漂亮的一只小鼻子啊。”

  萧煌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那暗磁低沉带着缕缕幽香的声音,说出来的话本就好听,再加上说着这样醉人的话,苏绾只觉得整颗心都飞扬了起来。

  不过一会儿功夫,萧煌想到了今日前来安国候府闹事的临阳郡主慕芊芊,脸色便不太好看了,周身拢满了冷气,苏绾一下子便感受到了,她掉头望向身后的萧煌:“怎么了?”

  “今晚本世子就让人去收拾慕芊芊,看她如何参加三日后的比赛。”

  萧煌说完,苏绾冷着一张小脸问道:“你这是怕我输吗。还是认为我比不上慕芊芊?”

  萧煌长眉一挑,霸气的冷语:“不需要和她比,不管输赢我都不会娶她的,我只娶你一人。”

  苏绾听了挺高兴的,不过她倒也不希望萧煌误解慕芊芊:“其实慕芊芊她在帮你?”

  “帮我?”

  萧煌眉眼满是疑惑,望着苏绾重复了一遍:“你说她帮我。”

  苏绾用力的点头:“没错,她在帮你,你想想,若不是她,我还认不清自己的心意呢?”

  萧煌想一下还真是这个理,不过现在绾绾认清自己的心意了,慕芊芊还闹什么?

  苏绾又说道:“其实三日后的比试,她也是为了帮你,你忘了老皇帝说过,谁赢了便下旨指婚给你吗?”

  苏绾一说,萧煌的眼睛幽亮起来,仿若闪光的明珠一般,脸上的神容也布上了潋滟之意:“你是说三日后她会输。”

  “应该会输,这样我就要被皇上指婚给你了,而她今日之所以上门来闹,只不过是为了让所有人看明白,她和我的关系已经水火不容了,这样一来,皇帝便不作他想了,以为她一定会赢,而且今日她最后说了三样东西,便是三日后比试的东西,第一样琴棋书画中任选一样。第二样赌术,第三样骑射。”

  ------题外话------

  亲爱的们,推荐南湖微风的完结文,她的刚完结,文荒的可以去看看《宠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13章恢复身份 三样才艺 投票票奖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