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宁王的前生 光芒四射 投票奖励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房间里,萧煌精致的面容上一片深沉,虽然慕芊芊这样做,他挺高兴的,可是他很奇怪,这女人莫名其妙的要送什么大礼给他,她这是想干什么,或者想做什么事,人若没有所图,又岂会平白无故的帮助别人呢。

  苏绾看他神色,知他所想,推了他一下说道:“不高兴?”

  那话里的语气却有些不大好了,他不该是欣喜若狂吗?好歹三日后她赢了的话,他可是要娶到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现在竟然给她发呆,某小女人表示不高兴了,伐不开心。

  萧煌才想到正题里,三日后,若是苏绾赢了,皇帝便要给他们两个人指婚了,可是萧煌觉得事情不单纯,担心的开口。

  “只怕皇上未必爽快的赐婚。”

  苏绾的脸拉长了,这不是重点好吗?一双水光莹润的瞳眸盯着萧煌,幽怨无比。

  萧煌终于潋滟的笑了起来,伸手抓着苏绾的手说道:“璨璨,逗你呢。”

  他眉眼明艳至极伸手抱住苏绾入怀,微醺的声音如酒般的响起:“三日后本世子去替你助威,若是你能赢了,不管怎么样,我会进宫请皇上下旨为我们指婚。”

  想到可以娶苏绾,萧煌的脸色说不出的好看,本就风华无双的人,再神容璀璨,当真使得屋子里明亮三分。

  可是苏绾却微微的有些恼,嘟着嘴严肃的说道:“不嫁,谁说我嫁了,我只是为了赢而已。”

  萧煌伸出修长的手轻刮苏绾的俏鼻子:“先前有人还因为我态度不好,而不高兴呢,这会子就说不嫁了,不行,不嫁也得嫁。”

  萧煌霸道的沉声,望着苏绾粉嫩的小脸上,那淡粉的唇,喉结下意识的滚动一下,眸光深邃起来,俯身便霸道的狠狠的吻了一回,不过不敢再像上次那样玩火自焚了,最后受罪的是他自个儿。

  想到上次,他觉得有必要尽快娶这个小丫头,要不然他非憋坏了不可。

  苏绾被他吻酥了,嘴巴再次的吻肿了,麻麻的,忍不住抬手捶他。

  房间里的气氛说不出的旋旎,眼看着天色不早了,苏绾劳累了一天,说不出的累,窝在萧煌的怀里打了一个哈欠。

  萧煌搂着她说道:“睡吧,今儿劳累一天了。”

  “你不回去?”

  某女人嘴上说着,身子却自动找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睡了,不管他了。

  苏绾说完后,很快便睡着了,萧煌等到她睡着后才小心的把她抱上床,然后替她盖好被子,最后悄悄的一路离开了安国候府前往靖王府去了,接下来他要开始动手收拾惠王萧擎了,因为经过今日安国候府一事,他相信,即便他不动手,萧擎也会动手收拾他的,所以他必须抢先一步动手,而不是等别人一棍子打下来后再来动手。

  总之接下来他要加快手脚对付那些想杀他的人。

  既然他有命不死,必要叫那些算计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暗夜之下的宁王府,一片寂静,不过虽然寂静无声,那内里隐蛰的浓烈气息,让人一眼便能感受出,这宁王府里,有不少的高手隐藏着。

  等闲人进宁王府,那就是找死。

  宁王萧烨住的院子,一片宁静,不过此时宁王殿下所住的房间里并不平静。

  本来该安心睡在大床上的男子,却好似陷入了梦魔一般,不停的挣扎,试图冲破梦境走出来,可惜无论他怎么挣扎,却总是挣不出来。

  他陷在沉沉的梦海之中。

  这个梦是他以往做过很多次的梦,但是以往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个女人的脸,今晚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梦中的那个女子竟然是苏绾,梦中她是他未来的太子妃,但因为他很爱她,他的父皇便认为女色惑人,所以三番两次的设局想害她,而他们两个人联手躲过了种种的算计,可最后还是被父皇逮到了机会,父皇寿涎之日,太子妃敬献的观音像上,观音泣血,苏绾当场被父皇下令把她给抓进了刑部的死牢中。

  他连夜进刑部的大牢探望她,最后两个人实在受够了父皇种种阴谋算计,决定联手除掉皇帝,身为太子的他顺利登基。

  他秘密召手下的幕僚商量对策,虽然那些幕僚一致反对他冒险,因为他已经是金尊玉贵的太子殿下,只要不出错,很快便能稳坐皇位,反倒是这样冒进,很可能会毁掉他的所有前途。

  至于女人,只要他当了皇帝,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不过他没有同意,他喜欢苏绾,不想娶别的女人为他的太子妃。

  最后幕僚们没有办法,只得同意他的举动,连夜制定了对策。

  他先从密牢里把苏绾救了出来,然后两个人兵分两路悄悄的潜进皇宫去刺杀皇上。

  可是没想到他父皇的宫中,竟然有种种机关,这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苏绾带人闯进勤政帝后,便陷入了机关中,而他本来是和她联手而行的,最后却变成了抓拿反贼的人。

  勤政帝内,一场激烈的厮杀,打翻了无数的烛火,火光之中,他看到了她一动不动望着他的眼睛,那般的明澈,却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就那样死死的望着他,一动不动,直到一道身影冲了进去,想把她救出火海,可是她却拒绝了那个人。

  在火光冲天的勤政帝内,她任凭大火淹没了她,他清晰的看到她笑得那样的娇艳,明眸如秋水,他看到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到大火把她淹没,她都没有说一个字,就那样一直望着他,一直望着,唇角是潋滟轻浅的笑意,只是这笑,冷若冰霜。

  “不,不要,绾绾,我要救你,我要救你,我不会让你烧死的。”

  房间里,大床之上的宁王殿下,一头一脸的汗水,不停的挣扎着,最后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屋外,他的手下云隐闪身进来了,一看自个的主子脸色难看,不由得担心起来:“殿下,你怎么了?”

  宁王的脸特别的白,眼神有些迷茫,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做梦梦到苏绾,还梦到她是他的太子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宁王正想着,忽地心口抽痛起来,痛得他控制不住的卷曲起身子来,翻滚在床上。

  云隐直吓得脸都白了,想都没有想便冲了出去,吩咐外面的手下:“快,把大夫叫过来,王爷好像生了病。”

  云隐命令过后,便又冲了进来,直奔床前,看到自家的王爷卷曲着身子,一副快要痛昏过去的样子,可是他却又一点办法也没有,忍不住心急的叫着:“王爷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啊。”

  门外大夫刚进屋,便被云隐一把冲过去给抓住了,指着床上的宁王命令:“快,替王爷检查一下,看看他怎么了?”

  大夫也看出宁王殿下有些不对劲,脸色白得可怕,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滚落,整个人因为剧痛,此时已有些奄奄一息了。

  大夫赶紧的伸手替宁王殿下诊脉,可是号了脉后,却发现脉相正常,一点儿也没有不正常,可是王爷明明一副要痛死过去的样子,难道是他诊错了。

  他又伸手替王爷检查了一遍,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云隐已经心急了,上前一把提起大夫,怒吼起来:“你说,王爷他倒底是怎么了?”

  大夫摇头:“老夫从脉相看,王爷一点事都没有。”

  云隐一听,当场便火了,抬手对着大夫便欲揍下去,不过他拳头没有打下去,一道虚弱的声音却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云隐,住手。”

  云隐停住动作望过去,竟见到自家的王爷虚弱的歪靠在床上,睁着一双眼睛愠怒的望着他。

  云隐赶紧的收手,走到萧烨的面前,心疼的说道:“王爷明明已经疼得快要死过去了,可是这家伙竟然说王爷没事。”

  萧烨瞪了云隐一眼后,望向大夫:“陆大夫,你说本王脉相正常吗?”

  陆大夫点头,他是宁王府供奉的大夫,先前看到王爷那样,心里也紧张,所以对于云隐的无礼,他并不计较/

  听到萧烨问,他端庄的回话:“是的,王爷,小的先前仔细的查了两遍,王爷的脉相一切正常,根本查不出生病或者中毒的迹像。”

  陆大夫说完,云隐又怒了,瞪着陆大夫:“你医术不好,还说脉相正常,连我都看出王爷不太好。”

  就是现在脸色也不好看,特别的苍白,又十分的虚弱,这样还不足以证明王爷病了吗?

  陆大夫也有些有口难言,按照王爷的表相看,是生病了,可是依他的脉相却查不出来,这病实在是太蹊跷了。

  云隐还想再说话,萧烨却挥手阻止他了。

  他知道他自己的身体没有毛病,他之所以心中巨痛,一定和他之前做的梦有关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烨想不明白,不过想到之前心中的剧痛,他还是十分的后怕,而且他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再发,如若再发,他不疼死也差不了多少了。

  这一次心中剧痛,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萧烨望向陆大夫:“陆大夫你下去吧,这事容本王想想。”

  “是,王爷。”

  陆大夫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宁王萧烨和云隐,云隐望着萧烨飞快的说道:“王爷,你一定是生病了,要不然不会疼成那样的,陆大夫他查不出来,属下再去请有名的神医过来,对了,请清灵县主过来,听说她医术十分的厉害。”

  萧烨听到云隐的话,心忽地疼了一下,心中竟然分外迫切的想见到苏绾,似乎唯有见到她,他的心才会不痛,唯有见到她,他才能真正的放松下来。

  “好你拿本王的名贴去请清灵县主。”

  云隐一听,立刻到房间一侧取了宁王萧烨的名贴往外走,云隐心中打定主意,这一回无论如何也要请清灵县主来一趟,她若不来,他绑也要把她绑来。

  身后的萧烨好像猜到了云隐的心思,沉声说道:“你不要胡来,清灵县主身边有不少可用的人,你若妄动,不但得罪了她,而且根本不可能把她请来的。”

  云隐想了一下,倒也是个理,逐恭敬的说道:“属下知道了。”

  “去吧。”

  听竹轩内,苏绾睡得正香,不想却被人叫醒了,心里有些不高兴,后来听说宁王殿下出事了,苏绾前思后想一番,想找出自己和宁王萧烨不好的地方,最后竟然没有找到,所以说她不去替宁王殿下看一下似乎说不过去。

  最后只得撑着爬起来,前往宁王府一趟。

  等到进了宁王府萧烨的房间,苏绾还半晃着身子,脚下打飘呢,一双眼睛无神的微眯着,就好像一具游魂似的,宁王萧烨看她这样,心里立时便过意不去了,挣扎着开口:“绾绾,劳累你了。”

  苏绾听到宁王萧烨的话,总算清醒了一些,抬头望着他,扯了扯嘴角,然后走到床前,也不多说话:“手。”

  萧烨望着她,心口最后一丝疼痛,竟然奇异的被平复了,这一刻他忽地有些明白,也许他的梦他的心口痛,这些统统都和苏绾有关,他做梦梦到的其实就是他们的前世,所以前世苏绾是他的太子妃,却在最后一刻死于宫中的大火之中,而他本来说好的和她一起除掉自个父皇的,最后却因为她陷入困境,而成了捉拿逆贼的一代圣贤太子。

  想到梦境,萧烨的心透心的凉,冷得牙齿都打颤了,不,那是梦,一个梦而已。

  他下意识的摇头,竟然摇掉了苏绾的手,苏绾不客气的瞪他一眼:“抽什么风。”

  她又重新给宁王萧烨诊脉,说实在的,这位爷一直对她很好,不过她对他却好不起来,热不起来。

  苏绾又给萧烨诊了一下脉,然后不紧不慢的起身打着哈欠说道:“殿下并没有什么大事,脉相正常得很。”

  她说完,云隐一脸不相信的说道:“怎么可能,清灵县主不知道我家殿下之前所受的苦,都疼得抽了起来,脸色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若是他没有病,怎么会这样呢?”

  苏绾抬头望向萧烨,脸色确实不好看,似乎生了一场大病似的,不过她确实没有从他的脉相里查出任何的名堂,而且也没有中毒。

  “我没有查出来他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若是你们不放心,可以请宫中御医过来。”

  宁王萧烨却摇头了。沙哑着嗓音说道;“我相信清灵县主的诊治,既然她说没事,那么本王就没事。”

  云隐还想说什么,萧烨却一瞪眼,他便不敢再说话了。

  萧烨望向苏绾说道:“绾绾,夜深了,本王让人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个儿回去就行了。”

  苏绾也不多留,打了个哈欠便转身离开了,一路往房间外面走去。

  身后的萧烨想到了梦里的她,笑面如花,即便身处在大火之中,依旧笑得那么的明媚璀璨,但是他分明从她的眼里看到了绝望和心痛,还有生无可恋,心灰意冷,所以她才会在大火之中活活的烧死,他可以感觉到一个人在火中烧死,是多么的痛苦,可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她皱一下眉头,那样坚韧的神容,让他现在记起来,尤觉得全身冰冷。

  这一刻他希望自己只是做梦了,对,仅仅是做了一个梦。

  可如若是梦,他为什么会心痛莫名呢,这其中还有什么事吗?

  萧烨心里想着,忽地朝身后的云隐沉声命令。

  “云隐,立刻派人去查灵隐法师的下落,若是查到他的下落,就说我有要事请他进京一趟,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他。”

  “是,属下立刻去办。”

  云隐走出去,萧烨歪靠在床上,心里不停的祈祷,那只是他的一个梦,他不想也不要自己成了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他不要她最后一个人在火海之中丧生。

  房间里一片安静,只有那令人窒息的寒气不断的涌动着。

  相较于宁王的辗转难安,苏绾却一点想法都没有,她坐宁王府的马车回安国候府,然后入听竹轩睡觉。

  一觉睡到第二天天大亮还没有醒过来,因着昨天累了一天,半夜又爬起来闹腾了一回,所以她这一觉直睡到天近中午才起来。

  待到她起来后精神已经很充足了,她吃了点东西,便想起两日后的比赛。

  之前临阳郡主慕芊芊已经给了她提示了,两日后的比试,第一样是才艺,第二样是赌术,第三样是骑射。

  苏绾前思后想一番,三样比试中,她最担心的便是第一样。

  因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对于琴棋书画都不是精通的,至于赌术,她倒是十分的在行,而且不可能会输,即便慕芊芊厉害,也只有一种可能,平局。

  最后一样骑射,在慕芊芊选了前两样的情况下,第三局她完全可以提出让她来设定,以她对慕芊芊的了解,她一定会同意的,那么第三场也不会出问题,现在最关键的就是第一场了。

  苏绾在房间里长吁短叹的,一脸愁容。

  白沁知道她担心三日后的事情,所以开口问道:“小姐,你是不是担心三日后的事情。”

  白沁听了脸色有些微的凝重,最后问道:“有什么需要奴婢帮忙的吗?”

  苏绾摇头:“没有。”

  现学也赶不上啊,所以这才是愁人的,这琴棋书画,若没有数年的侵淫,无论如何也是拿不出手的。

  而慕芊芊正好和她相反,她是长公主的女儿,琴棋书画肯定样样精通的,再一个就算慕芊芊会放水,可也不会在第一局放水,因为第一局放水的话,那么后面的比试就没办法比试了。

  苏绾想得头疼,双手抱头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叫她看病医人,她不愁,叫她对付坏人她不愁,唯独这什么琴棋书画,愁死人了。

  房间里,白沁一脸担心的望着她,苏绾不满的捶床:“这琴棋书画,真是难死我了。”

  白沁眉色动了一下,原来小姐愁的是不会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没有日复一日的学习,确实是不行的。

  这样说小姐会输给那临阳郡主吗?

  想到那嚣张的女人,白沁心里有些火,此时她并不知道慕芊芊是为了帮助萧煌和苏绾,所以心里火大。

  不想自家的小姐被那女魔头压下去。

  白沁忽地想到一件事,飞快的望着苏绾说道:“小姐,奴婢有主意了。”

  苏绾一听翻身趴在床上望着白沁:“说来听听。”

  白沁飞快的说道:“奴婢以前教过红玉和紫玉她们一个舞蹈,叫飞天舞,是我们青霄国的一种民间舞蹈,十分的好看,小姐可以做领舞,领舞的只要达到惊鸿一瞥的效果就行了,并没有太多的动作,我看小姐很适合跳这个舞。”

  苏绾一听白沁的话,立刻来了兴趣,这倒不错,惊鸿一瞥的效果她可以达到,没有太多的动作也好。

  好,就决定这个了。

  苏绾翻身坐起来,吩咐白沁,立刻把红玉调过来,然后和她开始排练,两日后便是比赛,她不能再耽搁了,赶紧的排练起来比较好。

  白沁听了苏绾的话,立刻派人去把红玉调进安国候府,另外吩咐人不准随便进安国候府的听竹轩。

  她们开始教小姐排舞,不但别的人,就是萧煌,苏绾也派晏歌送了信给他,两日的功夫不要过来看她,她要练舞,不要来打扰她。

  萧煌听了晏歌的禀报后,忍不住潋滟轻笑,璨璨如此重视两日后的比试,这说明她是一心一意想嫁他的,他自然高兴,虽然两日的功夫不见,会想她,不过只是两日的功夫而已。

  萧煌忍住了,再加上他有事要做,所以两天的时间,萧煌确实没有来安国候府。

  两日后,天气高朗。

  整个京城都热闹了起来,今日乃是临阳郡主和清灵县主比试的日子。

  这个消息在三日前便传遍了整个京城,个个等着看今日二女争一夫的戏码。

  一大早,宫里的皇帝便派了太监在京城最热闹街道上,搭起了一处高台,还派了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带着几个朝臣来主持公道。

  老皇帝这是怕有人放水,所以才会派萧擎和宁王萧烨出来。

  他知道自个的这两个儿子喜欢苏绾,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放水的,所以便派他们两个人出来,替临阳郡主主持此事。

  另外还派了几名朝臣随行,当裁判。

  比试场,围观的百姓早就到了,里三层外三层直把一处空旷的广场给围个水泄不通,高台之上,惠王萧擎,宁王萧烨已经领着朝中的几位大臣到了,而两个主角还没有到。

  台下,百姓议论纷纷,说得热闹无比。

  广场四周的的酒楼客栈也爆满,个个早早的把位置给占了。

  而各家的酒楼客栈里,早有人坐庄买定离手,赌今日二女比试,谁会胜。

  当然毫无意外的是很多人都买了临阳郡主胜出。

  因为临阳郡主乃是出自于长公主的肚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先前在安国候府里露出一手,也显示她的武功很厉害,这样一个厉害的女子,怎么可能会输呢。

  反观清灵县主苏绾,从前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傻子,还是一个庶女,琴棋书画一窍不通,至于武功更是没有,虽然有些聪明,但今日比试,可不是靠聪明就能赢的。

  所以各家酒楼里,基本上的人都买临阳郡主胜,只有一小部分人冒险买了苏绾赢,而他们之所以冒险买苏绾赢,还是因为比赔率太厉害的原因,若是苏绾赢了,可是要赢十倍的钱的,想想便觉得疯狂。

  所以这些人皆压苏绾赢,反正这些人钱也不多,输了就输了,赢了却是不一样的。

  总之整个街道上,都一片热闹之像。

  而两个当事人,在这热闹的气氛中,终于来了。

  “临阳郡主来了。”

  一辆豪华的马车从西边驶了过来,一看就是宫中来的马车,前面驾车的乃是宫中的太监,待到马车一停,车帘轻轻的被人掀起,一个小丫鬟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随手掀起了车帘,一道火红的身影从马车里脱颖而出。

  她一出现,四周便响起稀吁声,个个赞叹不已。

  临阳郡主慕芊芊长得实在是娇媚动人,仿若雍拥华贵的牡丹,把一身的尊贵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派上流社会贵女的风范。

  果然不亏是长公主的女儿,天生拥有皇家的血脉就是与众不同。

  光是这份气势,她便要力压清灵县主一头了。

  众人正稀吁,东街也响起了马蹄声,个个掉头望过去,便看到来的竟然是靖王府的豪华马车。

  马车上驾车的正是靖王世子萧煌的侍卫虞歌,马车一停下来,虞歌跃下马车,恭敬的禀道:“爷,到了。”

  一只修长白晰完美如玉的手从马车里伸出来,轻轻的掀起了车帘,车帘之后,一张华丽无双的容颜徐徐的露了出来,优雅的一撩袍摆,轻逸的从马车上下来,待到他站定,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于千万人中,一眼便看出此人的尊贵不凡来,即便内敛了霸道的气息,依旧使人不敢小觑,个个心里下意识的忌惮了起来。

  而那令人忌惮的男子,却转身,瞳眸晕开浓烈的宠溺光辉,唇角勾出浅浅的笑意,温润的开口:“璨璨,到了,下来吧。”

  马车里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好。”

  高大仿若神抵的男子眉眼瞬间拢满了温润如水的光泽,那一低首的温柔宠溺,几乎使整个广场上的女子心都化了,扑通扑通的跳得好厉害,有那么一瞬间,个个恨不得自己就是靖王世子疼在心尖上的那个人,那怕他只给她一个笑脸,她就是死了也甘愿的。

  可惜人家连正眼都不看她们一眼,更不要说笑一个了,如此一想,广场四周,劈咧哗啦的碎了一地的芳心。

  不过萧煌却不理会别人,而是伸手扶着马车之上的苏绾,扶她下马车。

  若不是因为人太多了,他还想抱她下来呢。

  只不过终归是名份未定,所以他还是有所顾忌的。

  今日若是璨璨赢了比赛,他定要进宫,向皇上讨要一个圣旨,即便知道有些难,但是皇上金口玉言说出来的话,他定然不会放过的,倒要看看皇帝能想出什么招。

  萧煌如此一想,抬眸望向对面的红衣女子,明艳仿似牡丹的临阳郡主慕芊芊,那一瞬间,瞳眸摒射出嗜血的杀气。

  慕芊芊叹口气,幸好自己没去招惹他,要不然只怕生不如死。

  不过此刻慕芊芊可没给他半点好脸色,脸色难看的瞪他一眼,气狠狠的转身便自往前面的广场走去。

  四周所有人都退让了开来,一步步的把位置让出来。

  待到临阳郡主上了广场,众人又掉头望向萧世子身边的清灵县主,今日清灵县主苏绾,穿了一袭白色镶东珠的流连裙,她本就生得娇媚可人,再穿上这层层叠叠的流仙裙,整个人瞬间纯美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子,再加上她脸上拢着轻笑,一笑,那黑如点漆的瞳眸仿若弯月一般,轻辉遍布在其中,真正是让人看一眼,便软化在其中了。

  如若说临阳郡主像一朵牡丹,这位清灵县主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高洁,清丽,美好,不过她比莲花更吸引人,因为莲花只是一个死物罢了,而她却娇媚轻笑,说不出的可爱动人。

  四周稀吁声一片,个个赞叹着点头。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一路上了高台,萧煌坐在里面的评判席上,而苏绾便走到了高台正中的位置上,和对面的慕芊芊对立。

  此时轻风吹起,两个各有风华的女子便站在高台上,任风吹起她们的裙摆,仿若临风而立的世外仙子。

  不管是台上的人,还是台下的人,一瞬间都看得有些呆,好半天反应不过来,直到萧煌冰冷的声音响起来。

  “比赛可以开始了。”

  看到这么多人盯着璨璨看,他便觉得不爽至极,心情十分的不好。

  所以整张脸都是黑的。

  萧煌一开口,惠王萧擎醒过神来,看到这样出色的苏绾,他的心越发的不是滋味,同时下定决心,今日二女比赛,一定不能让苏绾赢,而且这一次的比赛,父皇也是对他抱了极大的希望的。

  他知道父皇根本不想让苏绾嫁给萧煌,因为苏绾手里有龙王令,若是她嫁给萧煌,只怕自个的父皇吃不好睡不香了,所以他今日一定要办好这件差事。

  萧擎想着,沉声下令:“好了,临阳郡主和清灵县主的比试正式开始。”

  惠王萧擎说完后望向了户部侍郎大人,示意他出来主持这件事。

  户部侍郎飞快的走出来,站到高台之中说道:“今日这一场比试,乃是临阳郡主提出来的,所以自然该临阳郡主出题,三局两胜。”

  一句话便看出此次比试的不公平之处,让临阳郡主出题,幸好临阳郡主慕芊芊之前提醒了她今次比试什么,要不然她必输无疑。

  苏绾唇角咧出一抹冷笑,不过却难得的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冲着临阳郡主客套的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请。”

  临阳郡主明朗的轻笑,扫视了一下高台上的人,然后又扫视着广场四周的人说道:“今日我与清灵县主比试,乃是为了决定最后何人嫁给靖王世子,先前在宫中,皇上已经同意并下旨,胜出的人,由他指婚给靖王世子。”

  慕芊芊说完后,惠王萧擎觉得心里十分的不自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过他来不及深想,便听到慕芊芊掉头说道。

  “惠王表哥,今日比试,我选了三样比试方式,第一样,琴棋书画歌舞词赋任选一样,第二样,赌术,第三样骑射。”

  萧擎一听,当场便同意了,因为这三样,苏绾都不会,如何赢,所以慕芊芊一定赢定了。

  “好,开始比试吧。”

  礼部侍郎见惠王殿下同意了,便立刻高声对着广场上的两个人说道:“好,现在比试开始,第一场,琴棋书画歌舞词赋,忍选一样。”

  礼部侍郎说完,望向临阳郡主:“郡主你选的是?”

  “琴。”

  礼部侍郎又掉头望过来,望向苏绾:“清灵县主选的是?”

  “舞。”

  “好,比试正式开始。”

  一声令下,二女争夫的比试正式开始了。

  高台上琴台已经开摆好,慕芊芊优雅的一撩长袖,华丽端庄的往琴台前走去,很快悠扬的琴声在高台上响起。

  慕芊芊的琴弹得特别的好,而且她这一次弹的不是儿女情长的曲子,而是边塞曲,弹得高亢激越,十分的能渲染人心,整个广场上的人听了心中都涌起一抹激情。

  听的人,个个都点头,夸赞这临阳郡主琴弹得好,就她这一支曲子,京城中的姑娘未必弹得出来。

  一曲终了,掌声如雷。

  惠王萧擎满意的点头,脸上神容飞扬,似乎这一次的比试,慕芊芊一定赢了。

  苏绾懒得理会别人,缓缓的往后退,然后竟然退到了评判席里面,整个人都不见了。

  台下不少人嘀咕,清灵县主不是要表演跳舞吗,怎么退了下去。

  众人正议论着,忽地音乐声响了起来,两道红衣身形飘然而出,手里的红绫在半空飘过,然后后面又出来两个,又出来两个,最后一下子出来八个,这些女子,全都是会武功的女子,所以她们全都是从半空飘过的,而她们的舞蹈也是在空中飞舞的,那飘动的红绫仿若一朵朵祥云,而那一个个轻灵的身影,就仿若瑶池之上的仙女。

  一时间,整个广场上的人全都看呆了眼睛,就是台上的人,也看呆了眼睛。

  正在这时,那围绕在一起的数名红衣女子忽地身形急速的后退,那无数飘动的红绫仿似胜开的花瓣一般,而在红艳的花瓣之中,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忽地轻灵的舞动了起来,在满眼鲜艳夺目的红色之中,她那如同精灵一般的舞姿,一下子吸引住了众人的视线。

  广场上一瞬间,满满的惊呆,然后是赞叹。

  其实苏绾所跳的舞蹈,完全靠身侧的这些手下来发挥,她没有武功,没办法在半空翩然舞动,但是这些红衣丫头却是个个会武功的,她们抖动的红绫时而若花瓣轻逸的拂过她的身子,时而若翩蝶在她的身边起舞,时而又若祥云从她的脚下飘过,而苏绾便借助着她们的这些内力,一一的完成自己的动作。

  广场内外的人,一个个看呆了眼,望着那半空仿若精灵似的女子。

  这还是那个傻子吗?这还是安国候府的庶女吗?

  这样的风华潋滟,灵动逼人,仿若天上的仙子一般的人是谁?

  这盛京有多少女子能比得了她,难怪萧世子喜欢上她,难怪惠王殿下喜欢她,难怪宁王殿下喜欢她,原来她真正的面貌,是如此的吸引人,仿若世间最美又最动人的仙子。

  ------题外话------

  这一刻绾绾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傻子了,也不是庶女了,她是光芒四射风华潋滟的小姐,投票啊,走过路过票纸投过…。投了会奖励的啊。投的多奖的多<!--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14章宁王的前生 光芒四射 投票奖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