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恩断义绝 冷嘲热讽 月底投票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殿上首老皇帝凝眉想了一下,望着燕溱说道:“失而复得,仿若明珠,朕就赐她明珠郡主吧。”

  燕溱立刻望向身侧的云萝说道:“明珠,还不向皇上谢恩。”

  云萝此刻都快要昏了,哪里还想得到向皇上谢恩啊,不过燕溱提醒她过后,她还是清醒了一些,赶紧的向上头的老皇帝谢恩。

  “谢皇上。”

  此刻的云萝就好像在做梦一般,谢过皇恩之后,她都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悄悄的伸出手在大腿上掐了一把,直到腿上的痛意传来,她才肯定这事是真的。

  她有一个国师表哥了,还成了老皇帝赐封的明珠郡主。

  她现在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云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且因为太激动,整个人竟然有些轻颤起来。

  大殿上首的老皇帝没有过多注意云萝,他赐封云萝为明珠郡主,只不过是为了卖国师一个面子而已。

  不过看到燕溱找到了表妹,老皇帝有些担心的望着燕溱,他不会就这么离开了吧。

  “你可记得答应朕的事情。”

  燕溱恭敬的施礼道:“皇上放心,臣说过帮助皇上完成心愿,自然要帮皇上做完该做的事情才会走。”

  之前皇帝和燕溱有一个交易,燕溱帮助老皇帝除掉萧煌,老皇帝给燕溱一个国师之位,这样有助于他寻找自己的表妹。

  现在燕溱的表妹找到了,他会不会撒手离开。

  皇帝自是担心的,不过听到燕溱的保证,老皇帝放下心来,笑着说道:“燕国师的表妹找到了,又成了朕赐封的明珠郡主,明日朕让贤妃娘娘在宫里设宴,把她介绍给西楚京都的贵女,国师以为如何?”

  燕溱本想拒绝,想想自己什么时候走尤未可知,明珠总不能一直陪他待在曲台宫,她自然要有自己的玩伴,把她介绍给西楚京都的贵女也好。

  燕溱同意了:“臣谢过皇上。”

  老皇帝笑着挥手,燕溱领着云萝告退,一路出了勤政殿,后面老皇帝立刻吩咐陆公公送口信到月华宫,让武贤妃娘娘负责明天的宴席。

  武贤妃接到旨意的时候,莫名的头疼,上次宴席皇上便有些不满,现在又让她办什么宴席,不过上次是为了临阳郡主,那好歹是她的亲人。

  可是这一次的明珠郡主又是怎么回事。

  国师的表妹,这又是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东西啊?

  武贤妃一头雾水,不过倒也不好推拒,必竟是皇上下的旨意。

  这一刻武贤妃理解了荣妃娘娘装病的事情,现在连她都想装病了。

  不过这一回她却是装不了的,因为皇上圣旨已下了。

  武贤妃心里想着,连夜派人送了信给自个的儿子宁王萧烨,萧烨接到太监的禀报,也一脸的莫名其妙,国师的表妹,明珠郡主,听都没有听过的事情?

  而此时的云萝一路跟着国师燕溱回曲台宫,路上,她忍不住小声的问道:“表哥,那我姓什么?”

  对于现在的云萝之名,云萝觉得很讨厌,因为这个名字是苏绾那个女人起的,这个名字代表着她卑贱的身份,既然现在她成了郡主,她自然不能再叫从前的名字。

  燕溱愣了一下,他并不知道云萝的父亲叫什么,不过她的母亲?

  燕溱笑望向云萝说道:“你娘姓凤,你可以随她姓凤。”

  云萝眼神亮了一下,这姓可真是好姓,不过?她想到了先前国师说她所习功法的事情,不由得心沉了下去,若是被苏绾知道这件事,那她的郡主还会在吗,所以她一定不能叫苏绾那个女人知道这件事,如若不想叫她知道这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永远开不了口说话。

  云萝的眼里一闪而过暗芒,不过她抬头望向国师燕溱的时候,脸上又是甜甜的笑容:“那表哥给我起个名字吧。”

  燕溱轻笑起来,伸手握着她的手,眸光温柔的望着她。

  云萝一瞬间有些懵,呆呆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口跳得很厉害。

  燕溱容貌生得极好,此时一双深邃潋滟的眸子盯着她,便叫她控制不住的心跳加快,而且他这样望着她做什么啊。

  云萝只觉得口干舌燥起来,吞咽了一下唾液后,不敢再看,赶紧的垂下头。

  燕溱看她的样子,忍不住轻笑起来,不过一会儿功夫,燕溱又微微的眯眼盯着云萝,总觉得云萝这样的人和公主那样惊才艳艳的人,有些格格不入。

  其实他并没有见过公主的本来面貌,只是见过她的画像,画像之上的人虽然美丽异常,可终究不那么真切,但是他总觉得那样美丽异常的人,看上的男人也应该不是凡人,那么两个人生下来的女儿,一定是分外出色的,可是云萝虽然眉清目秀的,可终究缺了一点东西。

  燕溱眉微微的蹙了起来,盯着云萝,然后慢吞吞的说道;“云萝,那套功法真的是你娘教你的吗?”

  他唯一仅有的线索,便是这套功法,他听太子殿下说过,那是他姐姐,玲珑公主独创的一套功法。

  这世上只有他会,如若再有另外一个人会,那个人说不定就是姐姐的女儿。

  而他恰好便看到了这个女人使了这套功法。

  云萝听了燕溱的话,嘴唇哆嗦了一下,不过她抬首望过来的时候,脸色已是镇定得多。

  不过她还是轻易看出燕溱国师眼神中幽暗的阴霾,冷魅而嗜血,看得令人心底发寒,云萝忽地害怕起来,脸色微微有些白,指着燕溱问道:“表哥你是什么意思?”

  燕溱淡淡的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不能搞错了是不是?”

  他说完伸出修长的手轻摸云萝的脸颊,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可别说谎,如若说谎,被表哥知道了,只怕你会很痛的。”

  说得那般的云淡风轻,可是却毫不掩饰话里的戾气。

  云萝腿都发软了,心里忍不住后悔,可是现在她说不是,还有用吗?这个男人恐怕照样能杀了她。

  而且她想到了惠王萧擎,若是自己是明珠郡主,说不定就可以嫁给惠王殿下了,至于这什么表哥的,有多远滚多远。

  云萝心里想着,胆气便大了很多,镇定的望着燕溱说道:“你不相信我拉倒,那你送我出宫去吧,我也不认你做表哥了。”

  她说完转身便自往外走去。

  身后的燕溱轻笑起来,一抬手一道劲气泄出来,便把云萝吸了过去,然后他伸手摸了摸云萝的脑袋:“傻丫头,我这不是怕弄错吗?”

  此次他从青霄国出来,就是为了找到公主的女儿,如若他能顺利的完成这件事,并让小郡主喜欢上他的话。

  那么他回青霄国后,皇上一定会让他继承燕北候府的爵位的。

  燕北候府乃是青霄国根基最深厚的第一世家,青霄国的皇后娘娘正是出自于燕北候府,而燕北候府素来有兵权,眼下老燕北候身体不好了,要从家族中选出继承爵位的子孙。

  而他却不在这继承权中,因为他是燕北候府的养子,没有继承候府爵位的权利。

  但如若他找到了小郡主,并娶了她的话,那么皇上一定不会委屈了小郡主,肯定会把燕北候府的爵位让他继承的。

  这是他唯一的胜算。

  所以他不得不重视。

  燕溱想着望向云萝,笑眯眯的说道:“以后你就叫凤嫣吧。”

  云萝听了并没有十分的高兴,现在她和这家伙在一起,分分钟担心被他发现事实的真像,不过为免被这家伙发现,云萝笑着说道:“谢谢表哥。”

  燕溱又伸手拉着她,云萝挣扎,意图挣脱开来。

  可惜燕溱却不让她挣脱开去,扣着她的手,一路往曲台宫而去。

  路上,他懒懒的说道:“对了,我会传信给你舅舅的。”

  “我舅舅?”云萝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又出来一个舅舅了。

  燕溱笑道:“是的,你舅舅是青霄国的太子殿下,他一直关注你的下落,若是知道我找到你了,我想他一定会马不停蹄的来看你的。”

  云萝脑子蒙蒙的,这怎么又出来一个舅舅了,还是什么太子殿下。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如若被那个舅舅发现,她根本是个假的,岂不是死定了。

  云萝心里说不出的害怕,本来有这么一个国师就够吓人的了,现在又出来一个舅舅,还是什么太子殿下。

  云萝害怕之余,忽地心里嫉恨不已,怎么什么好事都轮到苏绾啊,为什么她就没有什么好的背景啊,她现在不但成了安国候府的嫡女,还是皇上赐封的清灵县主,不但靖王世子喜欢她,连惠王宁王都喜欢她,现在还出了这么一个厉害的表哥,然后她的舅舅竟然是什么青霄国的太子。

  云萝越想越憎恨,到最后心里只剩下一腔恨意,咬牙决定,一定要杀掉苏绾。

  只要杀了她,试问还有谁知道这件事,就算那个舅舅来了,她也是真正的小郡主。

  云萝如此一想,胆子也大了,心神也定了,不过她发现一件事,国师为何一直拉着她的手,即便是表哥,这手拉手的似乎有些不妥啊。

  云萝开口了:“表哥,男女授不亲,你不要这样子。”

  燕溱好像没听到,回眸一笑,眸中好似生了花似的,说不出的明艳魅惑,可惜云萝心里有鬼,所以明明是拈花一笑的温柔,到了她的眼里,偏生生的成了阴笑,心里抖簌了一下。

  此时她的心思燕溱不知道,否则肯定气死,自己费足了劲的对她放电,她竟然这里哆嗦。

  两个人各怀心思,一路回曲台宫去了。

  一回了曲台宫,燕溱便把宫内所有侍候的下人都召集了过来,然后对大家介绍云萝的身份,然后又命人收拾偏殿给小郡主住,又让人立刻去内务府,把该准备的东西全都准备过来。

  国师颇得老皇帝的看重,内务府的人哪个敢对他不敬,所以立马便把需要的东西送了过来,不但送了各式东西,还送了两个宫婢过来侍候郡主。

  这一下,云萝立马便金尊玉贵了起来,她躺在床上,只觉得一切都是梦。

  往常她看着人家高高在上的,只恨自己没有托生到富贵人家,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人上人,真是越想越兴奋。

  尤其是她身边还有了两个侍候的宫女,往常都是她侍候人家的,这样一对比,越发的感觉这样真好。

  这时候的她完全忘了苏绾,忘了安国候府内的所有人。

  而安国候府内,众人却正心急如焚的派人出去查。

  萧煌派出了手下查惠王萧擎的人手,可是查来查去却并没有任何的消息,惠王萧擎并没有对安国候府动什么手脚,那是什么人把人带走了。

  听竹轩花厅内,不但苏绾和萧煌着急,就连安国候苏鹏也着急起来,因为那云萝好歹是侍候苏绾的丫鬟,若是被人抓去,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怎么办?

  若是绾丫头受牵连,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安国候府啊。

  苏鹏都快要哭了,着急的在花厅里来回的踱步。

  看得苏绾心里慌慌的,甚至于有点自责起自已先前对云萝太过于冷漠了,这一回她若回来了,她该好好的对她,怎么说她也陪了前身很久,在那样最难的时间里,陪伴在她的身边,实在是不容易了。

  这一段日子的观察,她虽然有怨气,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所以她也该收回对她的冷落了。

  苏绾心里想着,看花厅里安国候苏鹏一直走来走去的心烦不已的开口:“爹爹你能不能坐下来,走得人心烦。”

  安国候一看她恼火的样子,立马乖乖的走到一边坐下,然后还满脸笑的安慰苏绾。

  “乖女儿啊,你不要着急,她不会有事的,谁会为难一个小丫鬟啊。”

  苏绾却不认同,如若不为难她,为什么要把她带走啊。

  她现在最害怕的是云萝惨遭敌手,若是真这样的话,她一定会特别的自责难受的。

  苏绾着急,萧煌早不舍了,周身拢着冷霜,脸色满是阴霾,不时的派人出去查。

  眼看着夜越来越深了,还是没有消息,萧煌有些火了,正想发火。

  不想门外的虞歌闪身冲了进来,飞快的禀报:“回爷的话,刚得到一个消息,宫中皇帝刚刚下旨赐封了一个女子为明珠郡主,还让贤妃娘娘明日在宫中设宴把盛京的贵女请进宫中赴宴,把明珠郡主介绍给大家。”

  萧煌蹙眉,声音冷沉:“明珠郡主,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鬼东西?”

  苏绾则一脸的疑惑,望着虞歌说道:“你不会怀疑那个人是云萝吧。”

  虞歌不卑不亢的说道:“除了宫中这个消息,别处都没有消息,所以属下怀疑那宫中的明珠郡主,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萧煌微凝眉望着虞歌说道:“皇上好好的怎么赐封那个女人为明珠郡主了。”

  他不等虞歌回话,便讥讽的冷哼:“这爵位可真不值钱,张嘴便可以封一个。”

  虞歌小心的望了一眼萧煌,然后恭敬的回道:“宫里的消息说,皇上之所以下旨赐封那女人为明珠郡主,乃是因来那女人是国师燕溱的表妹,皇上看重国师大人,所以一听到那女人是国师的表妹,便赐封她为明珠郡主。”

  萧煌的瞳眸陡的暗沉,杀气弥漫开来,国师?又是国师。

  萧煌对于国师燕溱,可谓仇视至极,因为宫中的密道,以及先前给他下毒的事情,都有国师掺合在其中,所以说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恨了。

  萧煌想着,手指悄然的紧握了起来,他绝不会放过这个家伙的。

  苏绾却蹙眉思考,然后望向萧煌说道:“虽然我觉得这什么明珠郡主,不可能是我们要找的云萝,但眼下别的地方没有她的身影,我们不如进宫一趟,以免云萝被人欺骗了,若是这什么明珠郡主真是她的话,一定是国师和老皇帝使了什么阴谋诡计,打算用她来对付我们的,我们不能让她上当。”

  萧煌同意了,起身走到苏绾的面前,伸手拉着她,看她因为心急,眉紧紧的蹙着,一下子便心疼起来,伸手轻抚苏绾的眉:“别烦了。不会有事的。”

  苏绾听了他的温声细语,心里总算略顺一些。

  身后的花厅里,安国候苏鹏不停的咳嗽了起来,然后望着萧煌不满的说道:“萧世子,男女授受不亲,你与我家绾儿还是保持一段距离的好,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闲话。”

  萧煌直接给他一个白眼,然后霸道的拉着苏绾出了花厅,而苏绾也没有理会他,她眼下关心的是宫中的那个什么明珠郡主,究竟是不是云萝,若她是云萝,她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

  若是她不是云萝,云萝去了哪里,她还要尽快找到她。

  萧煌带着苏绾施展轻功一路离开,身后的白沁赶紧的安排了蓝玉和黄玉二人跟上,负责保护苏绾的安全。

  虽然蓝玉娇嗔,黄玉温柔,但两个丫头的武功不弱,再加上一个聂梨,三个人也足以保护苏绾了。

  一众人一路入宫去了。

  宫中的曲台宫偏殿内,云萝睡在华丽的大床上,一时竟然睡不着觉,只觉得如坠在梦里一般,整个人轻飘飘的。

  她睡不着,便和寝宫里候着的婢女说话。

  “夏芍,你今年多大了?”

  “奴婢十八了。”

  “家中可还有什么人?”

  “奴婢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那你入宫后见过他们吗?”

  “没见过。”

  寝宫里,云萝和夏芍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困意慢慢的袭上来,她打个哈欠准备睡觉。

  忽地寝宫的窗户响了一下,夏芍和赵娥两个宫女抬头望去,便看到寝宫外面有人飘了进来。

  两个宫女立马吓得惊叫起来:“啊。”

  云萝掉头望着她们,不满的蹙眉:“怎么了?”

  两个宫女没有来得及说话,反倒是那从寝宫外面飘进来的苏绾开了口,其声冷厉异常。

  “云萝。”

  云萝一惊迅速的从大床上爬起来,飞快下地然后恭敬的开口:“小姐。”

  这电光火石之间的行动,都是下意识的,待到她反应过来后,却已经奴性的站在了地上。

  对于自已所做的一切,云萝懊恼不已,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才好,她现在是郡主了,比眼面前的女人位份要高,她这样惊慌失措的像什么样子。

  云萝掉头望向一侧的夏芍和赵娥,果见两个宫女惊讶的望着她,云萝心中越发的懊恼了。

  随之不等苏绾说话,便站直了身子,望着苏绾。

  这一次也不叫小姐了,而是淡淡的开口问道:“清灵县主找我有事吗?”

  苏绾看她这狐假虎威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她冲到云萝的面前,气恨的瞪着她说道:“你知不知道,你不见了,我们所有人都要急死了,你竟然还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你还有没有一点的良心啊。”

  尤其是她,因为她不见,自责不已,可是现在什么情况,她莫名其妙的成了什么明珠郡主,更夸张的是还一副装模作样的样子。

  让她看了便生气火大。

  云萝听了苏绾的话,先开始心里有些酸,随后她便想到最近一段日子苏绾对她的冷落,脸色便不好看了,自然也不相信苏绾所说的话了。

  “清灵县主这是说笑话吧,你这样的人还会为一个小小的奴婢心急?当真是让本郡主开了眼了。”

  这下苏绾真正是无语了,一脸这女人脑子坏了的神情望着云萝。

  云萝也望着她,看着她美丽娇俏的容颜,还有她身上的种种光环,心中便生出一抹嫉恨来,为什么什么好的都是这女人的,而她却什么都没有。

  因为想到这些心中便升起一抹蚀骨的恨意,她脸色冷冷的望着苏绾说道:“清灵县主,夜深了,你们赶紧走吧,本郡主要休息了,还有以后不要随便的进本郡主的寝宫,若是你下次再这样不通报便硬闯进来,本郡主就要让人抓你了。”

  苏绾的脸真正是青了又黑,黑了又青。

  她是被这女人给气着了。

  身侧的萧煌则直接的一抬手,一道劲气对着云萝扇了出去,云萝被一掌扇出去之后,撞在寝宫的一侧的桌腿上,直接的脑门撞出了血。

  而萧煌冷厉的怒喝声响起:“贱人,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当真以为自己山鸡变凤凰了,你再胆敢狂妄,本世子一掌要了你的命。”

  萧煌说完后伸手拉苏绾,温柔的说道:“璨璨,我们走吧,她爱作死便让她去死。”

  苏绾掉头望向云萝,沉声说道:“云萝,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若跟我走,以往一笔勾消,若是你选择留下,以后我们恩断义决。”

  云萝挣扎着动了一下,抬头望着苏绾,冷冷的说道:“我们早就恩断义决了。”

  在她冷落她,不理会她的时候,便恩断义决了。

  过去若不是她,她早就死了几回了,可是她呢,发达了过后,没有想着照顾她,竟然随便什么人都能叫她姐姐。

  云萝越想越恨,尤其是想到惠王萧擎那么喜欢她,而她呢,竟然那么的伤惠王殿下的心。

  惠王比这靖王世子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她就等着后悔吧。

  云萝眼神冷冷的望了苏绾一眼,又望向萧煌。

  萧煌一看她的眼神,心里陡的火起,手一甩一道劲气便对着云萝袭了过去,而就在这时候,一道掌风从寝宫门前袭击了过来,直接的和萧煌的内力相撞到一起,碰碰的巨响过后,寝宫里所有的东西都炸毁了,连带的寝宫里的夏芍和赵娥两个宫女也被炸伤了,而云萝却被那从寝宫外面闪身飘进来的人给抱进了怀里,他抱着云萝往后一退,避过了内力的袭击,云萝倒是避开了一击,什么事都没有。

  只是被燕溱抱在怀里,她十分的不习惯,忍不住挣扎着想下来,而燕溱低头望着她时,眼神一片温柔,淡淡的说道:“别动,你受伤了。”

  云萝一动也不敢动的窝着。

  而燕溱抬头望向对面的萧煌和苏绾,眸色冷冷的说道:“靖王世子,你太狂妄了,竟然胆敢深夜闯进曲台宫,打伤明珠郡主。”

  “本世子不但要打伤她,还想打死她呢,真以为山鸡变得了凤凰,可笑至极。”

  他说完冷冷的蔑视了云萝一眼,云萝心一沉,手指悄然的握了起来,不过她抬首望向燕溱的时候,眸中便擒满了泪水。

  燕溱低首望她一眼后,脸色说不出的阴沉,冷冷的指着萧煌:“想杀她,你不防来试试。”

  “好。”

  萧煌一言落便欲出手和燕溱对上,不过却被苏绾一伸手拉住了,她飞快的开口:“我们走。”

  这是燕溱的地盘,若是在这里动手脚,难保不中他们的暗招,所以还是先离开再说。

  萧煌听了苏绾的话,想想确实不宜动手,璨璨不会武功,若是他们打斗伤及到她,他定会后悔莫及的。

  至于云萝那个贱人,早晚有时间再收拾她。

  萧煌伸手拉着苏绾闪身便走。

  身后的燕溱脸色陡变,沉声叫起来:“想走,没那么便宜。”

  他一言落陡的命令外面的手下:“拦住他们。”

  不过今晚萧煌带进宫的手下不少,双双打起来,虽然各有伤亡,但是最后还是叫萧煌和苏绾等人顺利的离开了,不但如此,燕溱还听到萧煌远远的抛下一句话。

  “山鸡配野雀,绝配。”

  燕溱脸色瞬间暴黑,可惜那说话的人早闪身飘远了,他想发火都找不到人。

  燕溱生气,他怀中的云萝自然也是生气的,而且此刻她被燕溱抱在怀里,实在是尴尬得很,她挣扎着想下地,可惜燕溱却紧抱着她,温柔至极的一路往自个的宫殿走去。

  “别动,你受了伤,宫殿又被炸毁了,今晚便先住在我的宫殿一晚。”

  云萝一听燕溱的话,不由得张嘴结舌,赶紧的推着燕溱:“表哥,我随便找个地方住住就行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云萝虽然喜欢惠王萧擎,可是面对燕溱这样一个长相出色,又有魅力的男子,如何抵抗得住,一颗芳心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看都不敢看燕溱。

  燕溱看着这样子的她,瞳眸满是暗潮,唇角一闪而过的笑意,手更紧的抱住了云萝,一路往自己住的宫殿走去。

  待到进了自己的寝宫,便把云萝放在大床上,而他立刻吩咐寝宫外面的手下:“去把御医请过来,就说明珠郡主受了伤,需要御医处理一下。”

  “是,爷。”

  手下闪身便走,很快去找御医了,而这里燕溱则伸手替云萝盖上薄被,温柔的说道:“凤嫣,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回头大夫过来替你诊治完了,你便早早休息。”

  云萝惊讶,飞快的抬头望向燕溱,心里倒是挺感动的,表哥真是君子。

  御医很快过来了,替云萝检查了一遍后,发现云萝只是脑门上受了伤,别处并没有什么伤,御医便开了一些涂的药给云萝留下,以防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疤痕,另外又开了一贴汤药,让人煎了给云萝服下,待到做完了这些便退了下去。

  燕溱也恪守君子本份欲退出去,床上的云萝,忽地想到什么事似的,叫住了他。

  “表哥。”

  燕溱停了下来望着她,语气温柔的问:“怎么了?”

  “表哥,我怕清灵县主她算计我,我害怕。”

  她娇弱弱的说道,瞳底却一片暗沉。

  燕溱脸色一下子阴沉了,沉声说道:“她敢,今晚饶了她,若是日后她再来算计你,本国师绝对不会轻饶了她的。”

  “可是你不一定一直跟着我,所以我担心,表哥你能不能派人保护我,还有给我一些防身的东西。”

  云萝说完后,燕溱立刻同意了:“好,我派一个高手暗中保护你,另外这是一些防身的药。”

  燕溱坐到床边,从袖中掏出两三个小瓷瓶,递到云萝的手里,然后一一的讲解着,告诉云萝药的用处。

  云萝望着他,一瞬间竟然有些迷惑,似乎接受这个男人也没什么难的。

  那她不是喜欢惠王殿下吗?云萝心里乱乱的,床前的燕溱已经讲解完了,把药留下,便自走了出去。

  最后寝宫里只有云萝一个人。

  她躺在大床上,一时睡不着觉,睁眼四下打量,发现燕溱的房间里,格外的华丽,而且屋内有一尊鹿耳鼎炉,炉内燃着好闻的香料,而她仿若睡在一片轻梦之中,整个人说不出的舒服。

  这里云萝过得如梦似幻的,可是安国候府的苏绾,脸色却说不出的阴沉,怒气冲天的。

  她万没有想到,云萝竟然真的成了什么狗屁明珠郡主,还同意和她恩断义绝了。

  她总觉得她莫名其妙的成了什么明珠郡主,这事不单纯,摆明了是被燕溱和老皇帝利用了嘛,这女人竟然还自以为是。

  苏绾生气,房里的萧煌伸手拉她坐下来,温声劝她:“你也别急了,反正现在那女人已站到我们对立面了,我们也别想着再把她拉回来什么的,山鸡陡然的成了凤凰,她就有些云里雾罩的认不清状况了,所以就算你想拉她回来,她也不会回来的,相反的她现在一定和那些人谋算着要害我们,所以我们该做的事情是防着他们,或者说抢先一步杀掉他们。”

  苏绾点了点头,之前的生气恼火慢慢的消退了,看来之前冷落她也没有错,这个人根本就是不定时炸弹,若是她不冷落她,她早晚也会背叛她的,现在倒好,直接的撕破脸了,撕破脸也好,以后就真枪真刀的对上了。

  “明晚宫中宴席,只怕不太平,我们还是小些为好。”

  苏绾沉声说道,萧煌点头认同她的理,看她小小的脸蛋上布满了苦恼,实在是让人不舍,萧煌俯身便亲上了苏绾的小嘴,霸道的强吻着,吻着吻着,便让苏绾忘了脑海之中的烦恼,忍不住轻轻的回应了起来。

  房间里一片热流,而萧煌在缠绵热吻之后,身子很快便有了反应,苏绾自然也感受到了,赶紧的推开他,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可以回去洗冷水澡了。”

  萧大世子一脸的痛恨恶绝,然后火大的说道:“我一定要尽快让老皇帝为我们两个指婚,要不然我出了什么问题。璨璨你的后半辈子可怎么办啊?”

  苏绾脸颊噌的一下红了,狠狠的瞪着萧煌:“可以滚了吗?”

  她说着动作迅速的跃下了萧煌的怀抱,萧煌不敢多待,因为若是多待,他还真不敢保证自己不扑倒她,吃干抹净了,而这里绝对不会是好地点。

  苏绾看他那略显狼狈的身影,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前面从窗户飘出去的萧煌,真正是憋得又难受又痛,还听到后面苏绾的娇笑声,萧煌忍不住怒哼:“白眼狼,你再笑,再笑爷立马扒了你的衣服。”

  屋内,瞬间一片寂静,半点声响也没有。

  外面的萧大世子,重重的叹气,好歹再笑一声啥,他也有点借口做点啥。

  其实他不在意婚前干点啥的,何况他都被她吃过了,要不换他吃她一次怎么样?

  萧煌算计着,可是回身看看身后的屋子,觉得若是他进去扒人衣服,估计是被踢出来的下场,先前为什么不乘热打铁呢。

  萧大世子悔断了肠子,不过只能一路回靖王府去洗冷水澡。

  第二天,西楚京都的贵女基本上都接到了宫里派发下来的贴子,宴请贵女进宫赴宴。

  听说今晚的宴席是把明珠郡主介绍给大家。

  对于宫里的宴席,大家都有阴影了,每次宴席必然要出点什么事,这一次个个都不大想进宫。

  可是贤妃娘娘派发的贴子不同于别家的贴子,即便心有不安,众人还是收拾打扮,然后准备进宫赴宴。

  因着这一回的宫宴是晚上,所以所有人都在午饭过后入宫。

  安国候府的苏绾自然也接到了贴子,现在她是安国候府正经的嫡女,若有什么宴席,自然要派发贴子给她,至于苏明月,反倒在其次了,她因为母亲和弟弟死了,逐渐的淡出了别人的视线范围,很少有人再记起她来。

  而且苏明月每次进宫都会有点事,所以这一次宫宴,她干脆的装病不进宫去了。

  最后只有苏绾带着白沁还有蓝玉入宫,剩下的紫玉和黄玉留在府里。

  至于红玉依旧去负责刺杀皇帝的事情,反正小姐说了,只负责刺杀,不一定要杀死,所以红玉一点压力也没有,每天带领着一帮人,潜伏在皇宫里,只要一逮到空档,便行刺杀的事情。

  这搞得老皇帝心惊胆颤的,轻易不出勤政殿,而且因为之前临阳郡主和苏绾比试输了的事情,他生怕萧煌让他指婚,所以一直躲在勤政殿内没有出来。

  今晚的宫宴,在离得月华宫不远的一座宫殿琼花殿举行的。

  天近晚的时候,很多贵女已经进宫了,早到的人便嘀咕着议论那明珠郡主是什么人,不过谁也不知道。

  直到临阳郡主慕芊芊出现,这些人才了解,原来所谓的明珠郡主,根本就是山鸡变凤凰,苏绾身边的一个小丫鬟,竟然是国师燕溱的表妹,所以被皇上赐了明珠郡主。

  对于这莫名其妙一跃而成为人上人的人,这些贵女大都是不屑的,就好像当初苏绾忽地成为清灵县主一般,别人都是不屑的,可是时至今日,苏绾硬是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使得所有人都认同了她。

  现在大家说起她,没有人再质疑她的能力或者身份,个个都承认她是西楚京都的一个贵女。

  可对于她身边的一个小丫鬟,众人可就接受无能了,所以个个说得热闹,大都是鄙视不屑的。

  等到萧煌和苏绾到的时候,基本上该来的人都来了,不仅仅是京中的贵女,就是皇子以及各个青年才俊也都进了宫,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说得热闹至极。

  萧煌和苏绾二人刚出现在琼花殿门前,另外一条廊道上同样走过来几道身影,为首的正是国师燕溱,还有他身边打扮得精致的云萝,穿戴一新,倒是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只是那一身的气势,无论如何都压不住身上的衣着,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苏绾懒得理会她,和萧煌一先一后的进了宫。

  身后的燕溱看到萧煌和苏绾,眼睛暗了一下,伸手扶了身侧的云萝一下。

  云萝看到苏绾旁若无人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憎恨起来,什么她不见了担心死了,根本就是虚情假意,如若真的关心她的话,看她成了明珠郡主,不是应该替她高兴吗?现在竟然一脸视而不见的样子,分明是嫉妒她身份比她高。

  云萝冷哼一声,眼里闪过戾气,然后跟着国师燕溱走进了大殿,一进大殿她便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肆无忌惮的目光,个个好奇的打量着她。

  云萝立刻挺胸傲然的往大殿内走去,可是四周的人,一个也不理会她,反而隐约有嘀咕声传来。

  “你们看她的样子,像不像山鸡装凤凰,真好笑。”

  “是真好笑,身上的那一套衣服,虽然是好,可是那是要人压得住的,她穿上真是好笑极了。”

  “是啊,你看她头抬得那么高,胸挺得那么直,一看就是装腔作势的。”

  嘲笑声如潮水一般的涌来,云萝只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丫鬟,哪里受过正规教养,如何懂这上流社会的礼仪啊,至于苏绾,那是因为她气场强大,即便礼仪不到位,也没人敢挑衅她,何况苏绾端的是随心所欲,我行我素,所以自成一套风格,还有很多人欣赏她呢。

  可是到云萝这里,她不懂偏要学人家的那一套,便成了东施效颦了,没的引人发笑。

  她走过的地方,一连串的笑声:“真是太好笑了,你看她脖子僵硬着,伸那么长。”

  “还有她同手同脚哎,你们快看。”

  ------题外话------

  月底了,妹纸们有票纸记得投啊,会有奖励的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16章恩断义绝 冷嘲热讽 月底投票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