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甘愿为妾 服毒设局 有票奖励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大殿内,冷嘲热讽的声音仿若巨浪一般的淹没过云萝,她只觉自己此刻好像被人扒光了似的,连一丝一毫的遮挡物都没有。

  她心里慌恐不安,可是身子挺得依旧直,脖子越发的僵硬了,一路往大殿内走去。

  前面走着的国师燕溱,脸色同样不好看,现在云萝身上顶着的可是他的表妹,现在她被人嘲讽,连带的他也没脸,有那么一刻,他真想甩下身后的女人转身便走。

  可惜深想过后,还是为了顾全大局而回走到云萝的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执起了云萝的手,温声说道:“凤嫣,放轻松,不要太紧张了,随心所欲一点就是。”

  云萝听到他的话,终于放松了一些,伸手拽着燕溱的衣袖,慢慢的往里面走去,燕溱瞄了一眼自己的衣袖,眸色有些暗,不过倒没有说什么,一路往大殿里面走去。

  而四周先前还嘲笑云萝的贵女,看到国师大人护着云萝,倒也不敢造次,她们虽然敢嘲笑云萝,可倒底不敢过份得罪国师大人。

  大殿内贵女们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自说其话。

  苏绾走过去的时候,何敏等人早招手让她过去了,待到苏绾走过去,何敏便悄声问道:“怎么回事,你家的丫鬟怎么成了明珠郡主了?”

  苏绾淡淡的笑:“听说她是国师的表妹,国师得皇上看重,赐封她为明珠郡主,其实也没有什么。”

  何敏掉头望过去,便看到不远处的云萝孤零零的站在大殿中间,根本没有人理会她。

  殿内的贵女个个怕自掉身份,全都远远的不靠近她。

  虽然之前国师燕溱护着她,可是现在国师却被殿内早到的几位皇子给拉了过去说话,所以根本没有空护着她,她便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而她一抬首便看到苏绾正和何敏等人有说有笑的说着话。

  此刻的苏绾完全不复从前的狼狈,似乎已经完全的融入到西楚京都的贵女圈里,除了和她要好的几个贵女外,别的女人,即便不喜她,却也不敢招惹得罪她。

  可是这样的她,看她遭人讥讽,竟然一点也不给她面子。

  云萝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戾气,牙齿紧咬起来,连手也紧紧的掐起来。

  正在这时候,大殿一侧,一道火红的身影慢慢的往云萝身边走了过去。

  不少人注意到前面的情况,全都停住了说话声。

  那红衣女子正是临阳郡主慕芊芊,慕芊芊一路往云萝面前走去,云萝看到慕芊芊,不由得高兴的笑了起来。

  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吗,这临阳郡主可是苏绾的仇人,那她完全可以和她交好啊。

  云萝笑望向慕芊芊,温和的打招呼:“临阳郡主。”

  慕芊芊懒懒的挑了一下眉,张扬的轻甩自己的水袖,娇媚的望着云萝问道:“你是哪位?”

  云萝脸一下子暗了,她不相信慕芊芊不认识她,她这样分明是故意的。

  先前她看她过来,还以为她是过来和她打招呼的,没想到她竟然假装不认识她。

  云萝咬着唇,委屈的望着慕芊芊:“芊芊郡主,我是明珠郡主。”

  说到最后两个字,她特别的加重了语气,意思是告诉慕芊芊,她是郡主,她也是一个郡主,她们身份地位是相等的。

  谁知道云萝话一落,慕芊芊直接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哈,你就是那个山鸡变凤凰的凤凰啊。”

  她说完也不管云萝黑沉了的脸,上下的打量着她,然后啧着嘴巴说道:“可是再变也是一副土不拉叽的样子啊,你以为上流贵女是一道旨意,或者换套衣服就能办到的事情吗?”

  慕芊芊说完,云萝直接的气哭了,偏慕芊芊还不放过她。

  笑眯眯的说道:“我不是国师大人,你不要摆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给我看,我不吃这一套。”

  慕芊芊之前的种种行为,显示出她很娇纵,为所欲为,所以京中的贵女个个对她有些发怵,不敢招惹她,但这一次她讥讽挖苦云萝,殿内的人倒是个个乐见其成。

  此时听了慕芊芊的话,全都笑了起来。

  云萝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迫,直接的气哭了起来。

  偏在这时候,她无意间一抬首,看到苏绾也随着别人轻笑,心中的那一腔恨意,排江倒海的浮了上来,她真想冲过去撕破这女人的嘴脸,然后告诉所有人,这女人就是在嫉妒她。

  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做什么都是不讨喜的,所以只得咬牙忍住。

  这时候大殿一侧的惠王萧擎领着人走了过来,惠王萧擎身为惠王,自然不想这样的宫宴生出什么事来,所以走过来不悦的开口:“临阳,你闹什么。”

  慕芊芊耸了耸肩膀,然后伸出手拍了拍云萝的肩膀说道:“又一个英雄救美的人来了,看来你还是有些魅力的。”

  她说完后摇摇晃晃的走了,身后的云萝看到惠王萧擎出来帮助她,一颗芳心早大动了,顾不得被人嘲笑的事,她抬眸望向惠王萧擎,眸光掩盖不住倾慕的光芒,她温婉的向惠王萧擎道谢:“谢惠王殿下了。”

  萧擎摇头,不过一双眼睛却并没有望向云萝,而是望向了苏绾,可惜苏绾却并没有看她,正和旁边的女人在说话。

  看到她连望都不望他一眼,萧擎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所以手指一握,暗自下决定,他一定要杀了萧煌,一定要尽快的杀掉萧煌,他已经受不了了,这个家伙如若不死,苏绾的心只会离得他越来越远的,所以他要立刻除掉这个家伙,唯有除掉他,才可以拉回苏绾的心。

  萧擎眸光微暗,云萝抬首一眼便看到惠王萧擎那布着阴霾的眼睛,不由得心里难受,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惠王殿下竟然对她如此的深情不移,要她说,她认为那女人配不上惠王殿下,所以为了惠王殿下,她绝不能留下她,她要杀了她。

  云萝暗下决心,而不远处的国师燕溱看着和惠王站在一起的云萝,忽地知道为什么云萝和他在一起时有些抗拒了,原来她喜欢的人竟然是惠王萧擎。

  可是他看中的人,怎么可能会让她喜欢上别的男人。

  燕溱唇角一抹幽暗的笑意,之前他已经派人快马加鞭的送信回青霄国了,相信殿下接到消息后,一定会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的,而在殿下来前,他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的爱上他,到时候殿下来了,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燕溱心里暗下决定,不过脸上神容却不显出来,一派妖魅之色。

  大殿正中,云萝看惠王殿下心里牵挂着苏绾,虽然心里难受,但很快调适好了,她飞快的望向惠王殿下说道:“惠王殿下,我能和你说一件事吗?”

  萧擎听到云萝的话,不甚感兴趣,一双眼睛依旧恋恋不舍的望着苏绾,云萝缓缓的开口:“事关清灵县主的。”

  一提到这个,萧擎便感兴趣了,掉头望着她,云萝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那女人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把她当成宝啊。

  惠王萧擎已经走到云萝的面前,沉声说道:“你要说什么。”

  云萝望了一眼大殿,觉得说话不方便,转身往一侧走去,萧擎因为想知道她想说什么,所以便跟着他一路往旁边走去。

  待到身遭没什么人了,云萝才开口说道:“惠王殿下你是不是喜欢清灵县主。”

  萧擎瞳眸幽暗的盯着她,眉微微的蹙起来,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萝却已经心里难过的开口:“我可以帮你。”

  萧擎一听心里一动,眼神不由自主的亮了一些,不过低头望向云萝的时候,觉得此事不大可能,苏绾那个人意见很独立,只要她决定了的事情,只怕不会轻易的改变,所以云萝就算劝说只怕也无效。

  “她不会听你劝的。”

  云萝轻笑着说道:“我会尽力帮惠王殿下的。”

  惠王萧擎望着她,看到她眼里的痛楚,似乎十分难受似的,萧擎终于明白这女人为什么要帮助他了。

  因为这女人喜欢他。

  不过萧擎并没有因为云萝的喜欢便高兴,相反的他心里满是愤怒,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也配喜欢他,即便现在被赐封为明珠郡主又怎么样?她哪里有一点配得上当什么郡主的。

  一身小家子气,欲不可耐。

  萧擎张嘴便想拒绝,可是想到了苏绾,想到了云萝是苏绾的丫鬟,说不定她真有什么办法也不一定。

  鬼使神差的萧擎竟然没有拒绝,只是深沉的说道:“好,如若你能帮助本王,本王不会忘了你的。”

  云萝听到她的话,忽地高兴了起来,如果,如果她真的帮助了惠王殿下,惠王殿下会不会娶她为侧妃呢。

  其实她一点也不争的,有一个侧妃之位她就满足了。

  云萝如此一想,心里高兴起来,望着惠王萧擎时候,瞳眸越发的溢满柔情。

  “惠王殿下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一定会让清灵县主嫁给你的。”

  萧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算是同意了她的做法。

  云萝脸上笑意越发的浓烈,说不出的开心,这一刻她忘了之前被人讥讽的事情,也忘了和苏绾之间的种种纠结,此刻的她就是个快乐的小女人,甚至于她都觉得自己很快就可以嫁给惠王殿下了。

  她帮了惠王殿下,又是明珠郡主,自愿嫁进惠王府为侧妃,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萧擎一眼便看出她心中所想的事情,嘴角抿了抿,事实上他根本不可能娶这个女人为侧妃,因为上次他和苏绾说的话,惹来了她的讨厌,他已经知道了一件事,苏绾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娶过多的女人,所以以后他的惠王府里,有一个苏绾有一个袁佳就差不多了,他不打算再娶别的女人入府了。

  当然萧擎不会和这女人说,他也犯不着和她说不是吗?

  萧擎转身便走了,而身后的云萝却高兴的往大殿一侧走去,一路走到了苏绾的面前。

  这一次的她,不同于先前在曲台宫内的绝决,她眉眼轻拢着光辉,笑容满面的望着苏绾说道:“苏绾。”

  苏绾抬眸望着她,一声不吭的等着她说话。

  云萝并不觉得不好,她笑眯眯的说道:“我能和你说说话吗?”

  苏绾挑了一下眉,淡然的说道:“我们之间有可以说的话吗?”

  云萝看了苏绾的样子,委屈的撇了撇嘴,撒娇似的说道:“你不要生我的气,先前是我做得不好,我向你道歉还不好吗?”

  苏绾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女人能来道歉,真是太阳从西天出来了,还是说她其实想好了怎么来算计她了。

  对了,先前她还看到她和惠王萧擎走在一起呢,这么说,她是和萧擎走到一起了。

  所以她更要小心了。

  “有话说吧。”

  云萝自动自发的伸手拉着苏绾,摇晃着苏绾的手臂,央求着:“我们到一边说说话好不好,苏绾,求求你原谅我吧。”

  “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该不告诉你就同意让皇上赐封我为明珠郡主,我向你道歉。”

  四周不少人看了过来,个个竖起耳朵听。

  苏绾虽然不想理会这女人,但是看到四周很多人望了过来,这些贵女都不了解她和云萝之间的过节,若是她不理不睬的,这些人肯定会说她不近人情,甚至于说她嫉妒云萝,虽然她不在乎,可听到这些话总归不大好。

  而且她也想知道这女人忽然的找她,眉笑颜开的向她道歉,究竟想干什么。

  她是想做什么吗?总之苏绾是不相信她忽然莫名其妙的来讨好她的。

  想到这,她缓缓起身开口:“好,那我们到一边去说话吧。”

  白沁和蓝玉等寸步不离的跟着苏绾的身后一路出琼花殿的西侧门,往殿外走去,眼看着四周没什么人了,苏绾才停住脚步回望向身侧的云萝,慢条斯理的说道:“明珠郡主,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云萝眼看着白沁和蓝玉等人紧跟着她们,又伸出手拉着苏绾往前走了几步,眼看着身后的白沁要跟上来,云萝忍不住娇嗔,苏绾摆了一下手,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搞什么名堂。

  白沁眼见着小姐举手阻止她们跟着,便停下了脚步望着。

  眼看着四周没什么人,云萝总算站定了,并放开了苏绾的手,然后她认真的向苏绾道歉。

  “小姐,对不起,先前是我过份了,我向你道歉,你能原谅我吗?”

  苏绾望着她,如若昨天晚上云萝向她道歉,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带她回安国候府,并从此后待她如同自己的妹妹,但现在这女人忽地莫名其妙的跑来道歉,分明是别有用心的。

  所以她可不敢接受她这道歉。

  “云萝,有话就说吧,不要拐弯抹角的了。”

  云萝望着苏绾说:“小姐,惠王殿下真的很喜欢你,他对你很痴情,你为什么不选择惠王殿下呢,你知道吗?惠王殿下看到你不理他,他真的很痛苦。”

  这一刻云萝是认真的想过的,如若苏绾真的回心转意的选择惠王殿下,那她就还是她的好小姐,如若她不听她的话,那她就和她恩断义绝。

  苏绾差点气笑了,这什么人啊,她以为她自己是什么东西啊,连她喜欢谁,嫁谁都管上了,就算她爹安国候还不敢操心她这件事呢。

  “惠王殿下许了你什么好处?”

  苏绾问云萝,一张脸上满是浓浓的讥讽,一眨不眨的望着云萝。

  云萝飞快的摇头:“没有,他什么都没有说,是我,我看到惠王殿下那么难过,心里也不好受,所以才会来劝小姐的,惠王殿下那么好,小姐竟然不选择他,小姐,你不认为自己很残忍吗?”

  云萝说到最后有些愤怒了,声音也不自觉的加大了,总之她就是认为惠王殿下十分的可怜。

  明明是皇家金尊玉贵的皇子,被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的拒婚,可他依旧痴恋着小姐,如若有这样一个男人喜欢自己,自己只怕做梦都笑醒了,就算立刻死也甘愿了。

  可是小姐呢,竟然和那靖王世子搅合在一起,那男人有什么好的,除了长得好看一点,身份比得上惠王殿下,还是人比惠王殿下好。

  苏绾冷眸望着云萝,一字一顿的说道:“云萝,先前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两个人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现在我总算知道了,因为一个男人,你喜欢惠王殿下,而你的潜意识里,一直想让我接受惠王殿下,你恐怕甚至于想过,等我进了惠王府,你可以当惠王殿下的小妾,而因为我不接受惠王殿下,所以你也没有办法进惠王府,所以你的心里才会有怨气,这份怨气慢慢的越积越多,最后终于不可收拾了。”

  苏绾说完,云萝脸色有些难看,而且她知道苏绾说得一点也没有错。

  其实她当初能一直忠心的护着苏绾,就没有想过背叛她什么的,她小时候,便被苏绾的娘亲给捡了回来,夫人待她极好,虽然苏绾因为傻了记不得了,但是云萝却是记得的,夫人临死前,拉着她的手说道:“好好保护小姐,好心会有福报的,以后你一定会得到善报的。”

  因为报恩,所以她一直护着苏绾,可是她没想到,最后她会喜欢上惠王殿下。

  看到小姐竟然对那么痴情的惠王殿下不理不睬的,她就火大。

  至于跟着小姐进惠王府为妾的事情,她也是有想过的,她听说过很多主母把自己的丫鬟送给夫君做妾,借以拉拢自己的地位,所以她是甘愿成为王爷小妾的。

  这一切的一切,她都想过了,可是到头来,小姐她竟然不选惠王殿下,而选择了靖王世子。靖王世子她根本不喜欢,他那样的人实在是令人害怕。

  所以她讨厌小姐喜欢他,讨厌她不喜欢惠王。

  因着这些种种,她才会越来越怨恨她,甚至于嫉妒她种种。

  但归根究底,最大的原因还是出在一个男人身上。

  这一点云萝不可否认,就是现在,她还有一种意念,如若她帮助惠王殿下娶到苏绾,那么惠王殿下一定会娶她进惠王府的。

  云萝一边想一边望着苏绾说道:“苏绾,如若不是我,你早就死了,你的命是我救的,现在就算我那样想,又怎么样,你如果真的感念我过去情义的话,你就该嫁给惠王。”

  苏绾冷讽的一笑说道:“就算我嫁进惠王府,你认为惠王殿下会纳你为妾吗?你知道吗?我是不会准许夫君纳小妾的,也就是说我进惠王府,是不准惠王纳任何一个女人为小妾的。”

  苏绾的话一落,云萝脸色变了,尖叫起来:“凭什么?”

  “凭什么?这就是我的条件,你说凭什么,若想娶我,不管是哪一个男人,只能娶我一个。”

  苏绾冷冷的说道,看云萝脸色一片惨白,没有半点的同情心,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丫鬟,便想来主宰她的人生,她以为她是个什么东西啊。

  一个做奴婢的护着自个的主子不是应该的吗,现在竟然挟恩图报,呸。什么东西啊?

  苏绾一点情面都不留给云萝,又说道:“何况你问过惠王殿下了,他说愿意娶你为小妾了吗?我实话跟你说,就算你真的帮惠王娶到我,惠王也不会娶你为小妾的。”

  云萝的脸色难看至极,指着苏绾冷喝:“你胡说,不会的,惠王殿下不会这样无情的,他不是那么无情的人。”

  “呵呵。”

  “不是无情的人,那你去问问他吧,你问过他了,再来和我谈我嫁不嫁惠王殿下的事情。”

  苏绾说完后转身便准备走,身后的云萝忽地疯了似的冲了过来,一把就去抓苏绾,苏绾身形迅速的一避避了开来,而身后白沁等人已经冲了过来拦住了云萝,云萝疯了似的尖叫起来:“苏绾,你太过份了,真是够了,我受够你了,你是什么小姐啊,你分明就是忘恩负义的东西,过去我对你那么好,还有滢雪小姐,我们对你那么好,可是到头来呢,你不但害了滢雪小姐,你还这样对我,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她说完后忽地往地上一倒,陡的大叫起来:“来人啊,杀人了,来人啊。”

  因着她们此时所待的地方离得琼花殿的正殿很近,所以苏绾一叫,里面的人便惊动了,个个奔涌而来,这些人一边跑还一边说话:“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不好,不会又出什么事吧,怎么每次入宫都出事啊。”

  说话间,很多贵女已经冲了出来,不但贵女,连男人也都冲了出来。

  为首的正是惠王宁王还有萧煌等人,当然国师燕溱也在其中。

  燕溱一出现,便看到云萝痛苦的歪倒在地上,赶紧的闪身冲了过去,一把抱扶住了云萝,森冷的喝问道:“凤嫣,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回事?”

  云萝挣扎着指向了苏绾,痛苦的说道:“我好心好意的向她道歉,可是她却不领情,还说我山鸡再怎么变也变不了金凤凰,我和她吵了起来,她竟然给我下毒。”

  云萝说完后啊的一声痛叫起来,然后伸手抓住燕溱的衣袍,燕溱赶紧的伸手诊脉,一诊便诊出来云萝所中的毒正是自己给她的毒,这说明她是自已服药的,用来栽脏嫁祸给苏绾的,不过即便知道,他也不能点破,燕溱伸手点了云萝的穴道。

  然后抬头,脸色陡的黑沉,飞快的望向对面的苏绾,冷冽的喝叫起来:“苏绾,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下毒毒害明珠郡主,你真是太狂妄了。”

  他说完抬手,一掌便朝苏绾击去。

  轰的巨浪扑面朝苏绾扑了过来,苏绾身侧的白沁脸色陡变,急速的上前便想护住自家的小姐。

  不过一道身影比她更快的闪过来,轰的一声巨响,与燕溱对击了一掌。

  碰碰的巨响过后,四周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袭击,迅速的退了开去,有些胆小的早吓得尖叫了起来,直往后面避开。

  燕溱迅速的抬头望过去,便看到苏绾的面前,此时立着一个霸道强势的身影,周身拢着强暴的戾气,精致华丽的面容之上,瞳眸漫开杀气,阴森森的怒瞪着他。

  萧煌脸色遍布着阴霾,瞳眸杀气四溢,想到这家伙竟然胆敢伤到璨璨,他就周身狂暴的因子。

  身形一动,仿若流星似的一掌便朝着国师燕溱袭击了过去,那强劲如龙卷风似的劲气直往燕溱的身上袭去。

  燕溱的脸色陡的变了,抬起一掌急速的迎了过去,两个人掌力狠狠的相撞了一下,随之便是一道轰隆隆的暴炸声响起来。

  琼花殿西侧,眨眼的功夫便炸开数道深坑,而在这道掌风中竟然有多少个人被炸伤了。

  一时间乱成一团,个个哀叫声不断,而半空那两个打斗成一团的两个人,并没有因此停手,依旧杀在一起。

  国师燕溱眼看着和和萧煌两个人难以分出高下,立刻使诈,暗中藏了毒在自己的手掌心。

  那蓝色的掌风一出,苏绾便看到了,飞快的朝着萧煌大叫起来:“萧煌,他掌中有毒,你小心。”

  燕溱飞快的低首望过来,看了一眼苏绾,即便是在众人之中,依旧那般的耀眼,光彩照人。

  燕溱再望向云萝,忍不住叹口气,人和人比怎么差距这么大啊,公主那样的人,生的女儿怎么也该比别人厉害才是啊。

  他正想着,对面的萧煌已经冷喝一声骂道:“鄙卑无耻的小人。”

  他说完身形急速的后退,然后一掌便朝着燕溱的后背拍来,燕溱赶紧的抽身,堪堪的避让了过去,而萧煌一掌轰击之下,琼花殿西侧再次的炸毁了一大片,几乎是眨眼间,琼花殿西半边都毁掉了一大半,不但如此,连带的琼花殿都被轰了一半。

  惠王萧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冷沉着脸朝着半空喝道:“住手。”

  国师燕溱和萧煌冷冷的对视了一眼,最后同时的落了下来,两个人各自一甩袖,走回了各自女人的身边。

  国师飞快的扶住云萝,查看她身上的毒怎么样了,看到她毒暂时没有漫延,他才松了一口气。

  而另一侧的萧煌则走到苏绾的面前,关心的上下打量苏绾,确认苏绾没事,他的脸色才略好看一些,再抬头望到那望过来的萧擎时,萧煌瞳眸之中一片冷芒。

  他绝计不会再轻饶了这家伙。

  萧擎望着眼面前的局面,正想把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谁知道身后武贤妃娘娘赶了过来,贤妃娘娘听到人禀报,感觉自己都要晕过去了,为什么,为什么每次她办宴席,都会出事。

  她决定了,这一回宴席过后,她装病,她再也不要主持这什么宴席了。

  武贤妃领着人过来一看,不但明珠郡主受伤了,连带的今晚入宫赴宴的人,还有很多伤了。

  武贤妃头疼得不得了,抬头问惠王萧擎:“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回不是惠王萧擎开口,而是国师燕溱开了口:“麻烦贤妃娘娘即刻召一名御医过来,替我表妹治一下,她被清灵县主下毒了。”

  燕溱这话说得正是时候,早不说晚不说,偏等武贤妃娘娘来了说。

  因为他知道这事落到武贤妃手里,肯定是公事公办的,若是落入这什么惠王手里,他肯定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依着凤嫣喜欢惠王的心,他开口说不定真依了他。

  想到凤嫣喜欢惠王的心,燕溱眼神阴暗了,黑沉沉的仿若欲吞噬人的黑夜。

  武贤妃听了国师燕溱的话,飞快的望向明珠郡主,果见她的脸色黑了,武贤妃生怕皇帝赐封的郡主真的生出什么事来,所以赶紧的下命令:“来人,立刻宣御医过来。”

  太监赶紧的领命去宣御医,同时武贤妃也指挥着太监和宫女把受了伤的贵女扶进琼花殿。

  好好的一个宴席,最后竟然成这样了,武贤妃恨不得昏死过去,不但吩咐人去多请几个御医,还派人去勤政帝请皇帝。

  老皇帝一听这边发生的事情,立马脸黑了,尤其是听到太监禀报说那明珠郡主说她之所以中毒是清灵县主给她下的毒。

  老皇帝恨不得立马冲到琼花殿那边去下旨赐苏绾有罪,可问题是若是最后证明苏绾没罪,而他却过去了,那么萧煌一定会让他下旨给他和苏绾指婚的,那他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老皇帝把一肚子的火气忍了下去,最后让太监告诉武贤妃,这事由惠王和武贤妃一起处理。

  太监回来禀报,武贤妃头疼死了,这事牵扯到国师燕溱。

  燕溱又是皇帝的心头好,一个处理不好,只怕她都要被皇帝讨厌,最后她便把这事让给惠王萧擎做为主审。

  所有人都进入了大殿。几名御医赶了过来,先替明珠郡主检查,最后确认了她确实是中了毒,而且所中的毒是一种比较少见的草毒,这种毒最容易使人穿肠烂肚,所以最初的症状便是腹绞痛,若非国师当时立刻给她点了穴,只怕她现在已经毒发身亡了。

  御医把症状和惠王萧擎一说,萧擎便掉头望向了云萝,眼神阴骜不已,此时萧擎不太相信,苏绾会给云萝下毒,因为苏绾这人看着狠毒,可对于自己的人,还是有点仁义的。

  云萝是她的丫头,她万不可能这么不顾不念的就给她下毒。

  所以这事其实是云萝自导自演吗?

  惠王望向云萝问道:“明珠郡主,你说是清灵县主给你下毒的,可有人证物证?”

  云萝捂住肚子,一脸的疼痛,一时说不得话,只知道指着苏绾叫:“她是嫉妒我,看我当上了郡主,她便气不过,所以才会给我下毒的。”

  云萝说完后,大殿内一道讽刺的笑声响起来,直接不给面子的说道。

  “明珠郡主,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以为你这什么郡主的有多高贵吗?你以为是人都会嫉妒你那什么郡主的名号吗。”

  只不过是皇上随手拿来赏赐的,连封邑都没有,算来只是一个空头称呼罢了,她这样的郡主和临阳郡主这种人,根本是没办法比的。

  临阳郡主话落,大殿内,不少人笑了起来。

  不过看到国师大人阴冷的扫过来,个个不敢笑了,燕溱望着慕芊芊,唇角忽地勾出阴暗至极的冷笑:“郡主最好别欺人太甚。”

  临阳郡主立刻挑眉,满脸的恍然:“对不起对不起,我把国师大人忘了,这位可是国师大人的小表妹。”

  国师脸色更黑了,上首的萧擎警告的开口:“临阳。”

  没看到现在在审案子吗?她竟然在这里捣乱。

  慕芊芊难得的不再开口,满脸笑意的望着国师和他身边的云萝,山鸡和假仙男,绝配。

  大殿上面的萧擎望着下首国师,不紧不慢的说道:“燕国师,虽然明珠郡主指证清灵县主下毒,可是这也有可能是明珠郡主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啊。”

  萧擎一开口,云萝满脸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她这样是为了什么啊,都是为了帮助他,他现在竟然这样无情。

  云萝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一侧的燕溱却缓缓的开口:“惠王殿下,你认为有人会自己给自己下毒吗?她有那么傻吗?”

  国师一言完,缓缓的说道:“还有这种毒草是有药味的,如若她拿过这种毒,她的手上必须会有味道,惠王殿下不防让御医检查一下她的手。”

  国师话一落,望向御医,御医赶紧的过来检查云萝的手,待到查清了云萝的手后,他飞快的站起来说道:“回王爷的话,明珠郡主的手确实没有拿过毒药。”

  “如若她自己服毒,却没有经过自己的手,我想请问王爷,她是如何给自己下毒的。”

  国师说完,不等萧擎说话,忽地朝着大殿内喝道:“本国师就不相信,这大殿内没有人看见先前的一幕。”

  “谁若是看到什么站出来说出来,本国师愿赏黄金一千两。”

  燕溱的话一落,大殿内忽地便有两三个太监飞奔出来,飞快的禀道:“回王爷的话,先前奴才看到一些情况了。”

  萧擎的脸色有些黑,不过当着国师的面,自然不会循私:“说。”

  “先前我们看到明珠郡主和清灵县主好好的说话,忽地清灵县主的脸色变了,拉扯住了明珠郡主的衣袖。”

  一个太监禀报完,另外一个太监也禀报道:“是的,奴才也看到了,而且奴才看到清灵县主拉住的是明珠郡主的左衣袖。”

  另外一个人也点头:“是的,奴才也看到了。”

  殿内不少人望向苏绾,难道真是苏绾因为嫉妒云萝的郡主之名,所以才会对自个的丫鬟下毒手吗?虽然觉得不可能,但世上的事情实在难以说得清。

  大殿内,萧煌周身幽冷的寒气,瞳眸阴森森的盯着大殿内跪着的三个太监,不用说也知道这三人是国师的手笔。

  国师燕溱不理会萧煌,飞快的望向御医喝道:“你们过来,把明珠郡主的左衣袖剪下去用水泡一下,然后检查一下,看看这衣袖之上,是否有毒。”

  “是。”

  御医赶紧的照办,很快煎了云萝的一块衣袖,然后拿去泡水,泡完以后检查了一遍,飞快的奔了过来,禀报给惠王萧擎:“殿下,衣袖上确实有毒。”

  国师燕溱抬眸望向苏绾,森冷的大喝;“清灵县主,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在宫中下毒,谁给你的胆子?”

  “我,”一声雷霆震喝。说不出的狂妄霸气,唯我独尊,就好像天地的主宰一般,听到的人个个心惊胆颤。

  ------题外话------

  月底了,亲爱的们记得把票票投了啊,要不然浪费了,……。<!--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17章甘愿为妾 服毒设局 有票奖励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