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身份揭穿 圣旨赐婚 有票投票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一道身影徐徐的走了出来,此时的他完全不同往常的冷寒,周身充斥着的却是强大的煞气,一双深邃的瞳眸更是血腥异常,而且现在的他不像往常那样内敛,举手投足都带着强大的霸气,唯我独尊。

  众人望着他,都觉得这一刻的他完全的不同于以往的他了。

  以往的萧煌至多冷寒,让人难以亲近,但是对于身侧的人,对于皇室还是保持沉默的,但这一刻的他,就像山间的猛虎一般的释放出了他强大的威压。

  四周个个感觉到了压力。

  萧煌走出来,霸气十足的开了口:“看来是本世子太隐忍了,以至于你们谁都可以欺负本世子的人,从今日开始若是再有人胆敢欺负本世子的人,本世子绝不会放过的。”

  他一言落,望向国师燕溱:“就算是国师大人也不行。”

  国师燕溱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萧煌虽然是燕王府的世子,可是他手握重兵,不但有朝廷的十万大军,他手里还有私家军,这也正是皇帝忌惮他,欲除掉他的原因。

  但以往这个人虽然冷漠凌寒不好招惹,但他还是比较内敛的,可是这一刻的他就好像猛虎张开了血盆大口似的,谁若是招惹他,便要生生的咬死谁似的,还别说,他还真有这个能力。

  所以这也是燕溱又气又恼的原因,这人若是真的对上他,他还真会吃亏。

  可是这人当面的撕他的脸,国师还是觉得十分的难堪。

  只冷沉沉的开口提醒萧煌:“靖王世子说错了吧,这清灵县主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了,本国师怎么不知道。”

  萧煌狂放的说道:“先前皇上不是当殿放了话吗?临阳郡主和清灵县主比试,两个人比试,不管是谁赢了,都会把她指婚给本世子的,虽然眼下皇上病了,没办法为我二人指婚,但清灵县主已是本世子名副其实的未婚妻,所以国师大人认为本世子的未婚妻,没有胆子在宫中发威吗?”

  一句话霸道到极点。

  却又让人无法说话,大殿内不少贵女心碎的一瓣瓣的。

  以前还有点幻想,皇帝还没有把苏绾指婚给靖王世子,那苏绾还不算靖王世子的未婚妻,可是现在靖王世子当殿说出了苏绾就是他的未婚妻,还让人无法反驳,必竟当日皇帝可是说过这话的。

  所以即便他生病不能给苏绾和萧煌指婚,但是苏绾的身份摆在哪里呢。

  大殿内除了贵女们心碎成一瓣瓣的,就是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二人也是心里窒息,难以呼吸,而且最重要的是萧煌说出这番话来,苏绾竟然一点也没有反驳,这说明苏绾也是承认这样的身份的。

  这使得他们更觉得难受,两个男人的脸色特别的难看。

  大殿内,国师燕溱眸光暗沉无比,虽然萧煌能力非凡,但是身为国师他当然不可能就这么逊了,何况现在伤的人还是他的表妹。

  “萧煌,即便苏绾是你的未婚妻,她也不能毒杀本国师的表妹,所以今日就算她是你靖王世子的未婚妻,也躲不过这责罚。”

  燕溱说完望向大殿上miàn的惠王萧擎。

  “惠王殿下,请你治清灵县主大罪,身为清灵县主,竟然胆敢毒杀明珠郡主。”

  国师话一落,云萝只觉得心中一阵解恨,望向苏绾,眼里满是似笑非笑。

  她虽然中毒,但因为国师点了她的穴道,现在又被御医诊治,已经好多了,虽然肚子仍然很疼,但是好在她知道自己可以不死了。

  不过她不死,苏绾却是要倒霉了,想到苏绾要倒霉,云萝就差笑起来。

  哼,谁叫惠王殿下一直护着她的,她之所以这样,明明是为了帮助惠王殿下,可是他呢,不但不领情,还怪她。

  那她就让惠王殿下看看,这个女人是多么的无耻竟然给她下毒。

  而且她不想留着这女人,若是让她知道她的事情,她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戳穿她的,那她不但会失去这样贵重的身份,而且还会被国师收拾的。

  这个男人看着对她温柔,事实上那也是因为她是他的表妹,如若她不是他的表妹,只怕他立马掉回头来收拾她。

  云萝虽然没有名门贵女的大气,但是却也不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现在要想保住一切,便要弄死苏绾,只要她死了,这世上就没人知道她不是青霄国的小郡主了。

  云萝正想着,大殿一侧的萧煌,瞳眸满是血腥,缓缓的跨前一步,便想揭穿这贱女人的把戏。

  不过他身后的苏绾却上前一步拉住他,并不让他出去,这是女人间的斗争,萧煌这样的男人出手,太丢身份了,还是让她来吧。

  她轻轻的笑起来。

  萧煌自然看出她的用意来,满目宠溺的笑望着她,然hòu温润的声音响起:“你去处理吧,我倒要看看这设计你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一言说明了若是苏绾查出真相的话,萧煌是绝不会放过故意栽脏陷害她的人。

  四周不少人望向云萝,一脸替这家伙担心的样子,她不会是真的故意栽脏给清灵县主的吧,如若是这样,被清灵县主查出来,那她就要倒霉了。

  云萝看着萧煌阴骜无比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害怕起来,手指下意识的握着燕溱的手,燕溱低头看了她一眼,心里说不出的郁结,第一百次的问,这人怎么就是公主的女儿了,实在是太无能了,既然有胆做,还怕什么。

  不过眼下他只能安抚她,为了他的燕北候府的爵位,他只能暂shí的忍了。

  “没事的。”

  国师燕溱安抚云萝。

  苏绾已经踱步走了出来,她举手投足带着一抹自xìn,神彩飞扬,往大殿上一站,就像一道耀眼的光一般的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即便被人指证下毒,她却一点儿也没有担心害怕的样子,本就生得出色的人,再加上那样自xìn的神彩,真正是昭华若然,让人看得转不开视线。

  国师燕溱望着这样的苏绾,心脏忽地一抽,一抹不可思议的念头落到了燕溱的脑海中。

  如若说苏绾才是公主的女儿呢?

  他这念头一落,便挥之不去了。

  因为必竟云萝是苏绾的丫头啊,如若说苏绾的娘亲其实才是公主,公主教了云萝武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他如此一想,只觉得透心的凉,如若说苏绾才是公主的女儿,那么她的风彩,她的光华,她的雍拥大气,都和公主有得一拼的。

  可是他不想这样,不想,因为如若苏绾才是公主的女儿,那他和她的关xì现在算是恶劣了,她岂会喜欢上他百般算计她的人。

  国师心乱如麻,低首望向怀中的云萝时,只觉得棘手至极,真想甩掉这女人。

  难道真是他大意了,急燥了吗?

  不,这只是他的猜测,他不能因为苏绾长得出色,便怀疑她是公主的女儿。

  何况公主那般出色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嫁给安国候那样懦弱无能的人。

  国师如此一安抚,自个倒好受了一些,不过他打算稍后去试探苏绾一下,看看苏绾是否有武功,是不是也会使云萝所使的武功。

  国师正想着,那光彩照人的女子,已经慢步的走到了云萝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云萝。

  “云萝,你说是我给你下毒的是吗?”

  云萝虽然害怕萧煌,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肯定的点头:“是的,是你给我下毒的。”

  她一言落,便哭了起来,悲悲切切的说道:“小姐,你为什么就是见不得我好呢,你看我被皇上赐封了明珠郡主,你就嫉妒我,我只不过说了你两句你便心里气愤,给我下毒,我知道你医术厉害,毒也厉害,可是我好歹是陪了你多少年的人啊。”

  大殿内,众人看云萝哭得伤心,一时真吃不准,今儿个这一出究jìng是自导自演,还是苏绾真的嫉恨丫鬟身份比自个高,心里不平衡,所以下的毒。

  苏绾不再理会大殿内的别人,而是望向了不远处的三个太监说道:“你们真看到了我拽了明珠郡主的衣袖,要知道做伪证,可是会死的啊。”

  三个太监看着这样云淡风轻,却美丽动人的女子,明明她在娇笑,可是他们愣是吓得轻颤不已,会死人。

  怎么会这样啊,国师大人应该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啊。

  不过现在这三人却也不敢多说话而是不住的点头,不敢看向苏绾。

  大殿内所有人都望着苏绾,看她有什么办法能解决眼面前的困境。

  只见苏绾娇笑嫣然的望着国师燕溱,本就生得明媚俏丽的人,再这么微微一笑,真是让谁都抵挡不了,国师燕溱只觉得心神动了一下。

  而苏绾身后的萧煌,却蹙起了眉,忧怨的望了苏绾一眼,有必要对敌人笑得这样明媚吗,看得他都嫉妒了,以后他一定要和她严肃的说,以后除了对他笑,再也不准对别人笑得这么阳光灿烂的。

  真是不爽快。

  萧煌郁闷的想着,苏绾清灵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国师大人,若是我说我的手上也没有毒草的味道,你是不是要说我精通毒术,自己除掉了味道?”

  苏绾伸出一只素白的小手,轻快的说着。

  国师燕溱看着她粉嫩的小手,心跳加快了一分,那样漂亮可爱的小手,真让人想紧握在手里。

  除了国师有这样的想法,大殿内多少男人有这想法。

  萧煌的脸色更黑二分了,忧怨更重了,璨璨,你的小白手可以不要随便让人看吗?以后他再也不要让她把白嫩嫩的小手露出来了。

  萧煌正忧怨的下着决心,苏绾已抬步走到了国师和云萝的面前,明艳的开口:“所以我不会拿我手上没有毒草味道来说事。”

  她说着忽地俯身伸出手捏住了云萝的嘴巴,沉声喝道:“张嘴。”

  国师燕溱一惊,伸手便想打掉苏绾的手,可惜身后的一道高大的身影已迅速的走了过来,抬手便打掉了国师的手。

  想借机吃璨璨的豆腐,做梦去吧。

  “国师大人请自重。”

  萧煌阴骜无比的说道,瞳眸之中满是戾气。

  国师燕溱冷沉着脸瞪着萧煌,然hòu望向苏绾,近距离的看清灵县主,真的太美太可爱了,脸颊润滑得像剥了壳的鸡蛋似的,一双眼睛又黑又幽深,仿似黑夜中的星星,还有她翘挺的鼻子,细嫩的小嘴,每一样都引人暇想。

  国师正想得入神,苏绾的手陡的用力,疼得云萝痛叫起来:“啊。”

  她一叫便张开了嘴巴,苏绾迅速的用一块白布塞进她的嘴里抹了一下,然hòu又抽了回来,待到国师燕溱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时候,她已经抽身退了回来。

  待到退让开来,苏绾冷笑着望向国师燕溱和云萝,扬了扬手里的布说道:“明珠郡主,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特别的短,若是单靠气味中毒,时间要特别的长,所以我猜测你是口里服毒了,自然是口中服毒的,那么你从出事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任何的东西,所以你的嘴里一定会剩下残余的毒味,而这个可以轻易的验出你嘴里是否服过毒药。”

  苏绾停了一下后,又冷笑着说道:“如若你口里有毒草的残汁,那么我想问问你,我是如何逼迫你乖乖服了毒的。”

  她说完后忽地笑眯眯的说道:“你千万不要说是我逼你服毒的,因为现在这三个太监的证明,可证明一件事,我只是拉扯了你的左衣袖,左衣袖上还有毒味呢,你可千万不要前言不搭后语啊。”

  苏绾说完后,迅速的把手里的白布交给了一名御医。

  她望着御医说道:“我希望你不要弄虚作假,因为我是懂医的,你若是弄虚作假,就等着全家都下地狱去吧。”

  一言使得御医脸色通红,申辩道:“老臣没有做这种事。”

  “那就好。”

  苏绾说完并不相信这御医,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朝着身后的蓝玉命令:“盯着他,若是发现他搞鬼,就把他给我抓过来。”

  “是,小姐。”

  御医生生的抖簌了一下,哪里敢搞什么鬼啊,飞快的到大殿一边去检验。

  而在这时候,大殿一侧,一人悄悄的走了过来,正是白沁,白沁一走到苏绾的身边便把一个小药瓶塞到了苏绾的手里:“小姐找到了。”

  苏绾点了点头,然hòu举高小药瓶晃了晃,笑意氤氲的说道:“哎呀,这药瓶可真好看,看着怎么有些像国师大人的东西呢。”

  苏绾望向了国师燕溱,燕溱的脸色一下子暗了下去,明明命人去找这小药瓶了,怎么竟然落到了苏绾的手里去了。

  其实国师没想到,他命令人去找药瓶的时候,苏绾也立刻命令人去找药瓶了,而他的人,因为见不得光,哪里敢出来随便找,若是被发现,一定会当成把柄的,反之苏绾的人却理所当然的找东西,因为苏绾是受害者,找证据是应该的,这样一来,东西便被白沁给找到了。

  苏绾举高手中的药瓶对着大殿晃动着,这一次不用她开口,便有人配合了。

  “真的挺漂亮的,我看到皇帝舅舅身边有这药瓶,难道这是国师大人的。”

  临阳郡主慕芊芊其实根本没看过她舅舅的药瓶,可此时不打击这贱男和绿茶婊,更等何时。

  她一开口,大殿内便又人认出这药瓶了,因为国师的东西虽然外人没有用过,但是皇帝却是用过的,其中有一些皇子自然是看到过的。

  苏绾看到有人证明这药瓶是国师的,立刻把药瓶交到白沁的手里说道:“去,拿去让御医验一下,看看里面是否有毒药的味道。”

  “是的,小姐。”

  这下大殿内议论开来,个个开始声讨云萝,现在即便她是国师的表妹,也不能阻止别人声讨她了。

  因为众人本来就讨厌她,还因为她害得她们受伤了。

  这些人能不生qì吗?一生qì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什么明珠郡主啊,分明是蛇蝎心肠的歹毒女,竟然不惜以身服毒的害自家的主子。”

  “这种人就该拉下去打杀了。”

  “是啊,仗毙,让她去死。”

  “对,一定要严惩,不但害自个的主子,还害得我们受伤了。”

  这些人说完,便自朝着大殿上首的惠王萧擎叫了起来。

  “惠王殿下,你要主持公道啊。”

  “惠王殿下,我们都因为这个女人受了伤,你要给我们一个公道。”

  云萝完全的懵了,明明该苏绾那个小贱人倒霉啊,怎么反而是她倒霉了。

  云萝忍不住哭了起来,依靠在国师燕溱的胸前,一副欲哭欲泣的样子,现在她能依靠的只有国师了,要不然这些人一定会打死她的。

  国师燕溱弄死她的心都有了,做事没脑子的人就不能安份些吗,就这样还算计别人。

  看人家分分钟的拆穿她。

  燕溱虽然心里火大,但眼下这云萝还占着他表妹的名头呢,所以他要想办法化解眼面前的事情。

  现在看来,有那药瓶和从云萝嘴里弄出来的残毒,要想不承认都不可能。

  燕溱低头望着怀里的云萝,沉声喝道:“凤嫣,你和我说,这事是不是你做出来的?”

  云萝愣了一下,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摸不准燕溱的心思,只小心的含着泪望着燕溱:“表哥。”

  “你为什么要算计清灵县主,若真是你做的,你就乖乖的向清灵县主道歉,清灵县主大人大量,念着从前的主仆情份,一定会原谅你的。”

  燕溱话说到这份上,云萝总算明白了,原来表哥是想把这事揭过去。

  她也知道现在再诬陷苏绾是不可能的了,苏绾这个贱人太刁钻了。

  云萝心里憎恨不已,不过眼面前的危机要先解决掉才好,云萝想着,抬起泪眼望着燕溱说道:“表哥,对不起,我就是太生qì了,我被赐封了明珠郡主,清灵县主她一点也不替我高兴,她还说,还说这是一个骗局,所以我才会生qì,一气下毒栽脏陷害她的。”

  呜呜。

  燕溱脸色黑沉,十分的生qì火大,朝着云萝冷喝:“你太胡作非为了,立刻向清灵县主道歉。”

  燕溱话落,御医领着人走了过来,恭敬的禀报惠王萧擎和武贤妃娘娘:“回王爷,贤妃娘娘的话,这明珠郡主嘴里的确实有毒药的残汁,另外这药瓶中也有这毒药的残汁。”

  如此一来,事情便算真相大白了,哪里是清灵县主给明珠郡主下毒,分明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大殿内,云萝脸色十分的苍白,现在大家看她的眼神,个个充满了憎恨嫌弃,比先前还讨厌她。

  她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情,分明是要挨惩罚的,所以赶紧的望向对面的苏绾道歉道:“清灵县主,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做,我不该因为你说的话,便生qì火大的栽脏陷害你。你能原谅我吗?”

  苏绾直接的气笑了,这什么人啊,道个歉还能把错推到她的头上去,什么叫不该因为她的话而生qì火大啊。

  这分明是告诉别人,她之所以自导自演,都是因为她刺激她了。

  她从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她有这能耐呢。

  苏绾望着云萝,唇角浅浅的笑意,不过这笑却满是讥讽,她知道云萝已经完全的走到了她的对立面,所以对于这样的人她已经无话可说,至于先前跟着她出去,也只不过当着大家的面揭穿她的真面貌,以防身遭的这些贵女认为是她无情无义,现在她们看到了云萝的真面貌,她也无需再和她多说什么。

  苏绾望向大殿上首的惠王萧擎,不卑不亢的说道:“皇上不是把这件事交给了惠王殿下了吗?惠王殿下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啊,在宫中竟然胆敢设局谋算他人的性命,这是完全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啊,不知道惠王殿下如何处理这件事。”

  苏绾把问题直接的抛给了惠王萧擎,同时她还给云萝扣了一顶高帽子,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惠王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望向云萝的时候,瞳眸之中满是阴沉沉的杀气,这个贱女人先前竟然还说帮助他,其实哪里是为了帮助他啊,她竟然胆敢去害苏绾,同时竟然还宵想他。

  惠王瞳眸一闪而过的杀气,手指一握沉声说道:“国师大人,这事恐怕?”

  国师燕溱一看这局面,要想逃避过去,只怕不能够,所以他立刻沉声开口:“明珠郡主确实冒犯了皇上,本国师愿yì带她到皇帝的面前去请罪。”

  他话落,便拉着云萝飞快的起身,打算离开琼花殿,前往勤政殿去向老皇帝请罪。

  惠王萧擎一时哑声,要知道国师大人可是说了去皇帝面前请罪的,他还能拦他不成。

  可是惠王萧擎明白,若是去自个的父皇那儿,父皇一定不会重惩云萝的,那她岂不是逃过了一劫。

  除了萧擎明白这个理,大殿内的人都不是傻子。

  国师是皇上miàn前的红人,要是国师把云萝带到皇帝的面前去请罪,皇上至多意思的惩罚一下,绝对不会重惩云萝的,所以她一定会躲过去的。

  想到这样居心叵测的家伙,竟然轻而易举的躲过去,众人只觉得一阵气愤。

  可是却也没有人敢挑衅国师的权威,他可是十分的得宠的。

  但是别人不敢得罪国师,萧煌可不怕国师,他冷戾凶狠的声音陡的掷地有声的响起来:“想走,本世子绝对不允许。”

  他话一落,陡的朝着身后命令:“来人,拦下,把这个贱女人杀了。”

  虞歌等人一听,直接的动上手了。

  几道身影如同蛟龙一般的飞纵了出去,直扑向国师大人,国师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眼看几道身影迅疾的闪过来,他早沉声大叫起来:“来人,拦下他们。”

  大殿门外,几道黑色的身影仿若幽灵似的闪身而出,眨眼拦住了萧煌的几名手下。

  国师依旧拉着云萝离开。

  眼看着他们两个人就要出了琼花殿的大殿。

  如若让他们离开了,要想再惩治云萝,只怕就不能够了。

  萧煌袍袖一扬,一道劲气弥漫开来,同时还有强大的杀气弥天盖地的弥漫了开来。

  这一次,他是真的动怒了。

  那强大的杀气,使得大殿内所有人都害怕了,赶紧的往后退,四处乱躲,同时有人尖叫起来。

  殿内一时乱了起来,惠王萧擎忍不住叫起来:“萧煌住手。”

  可惜萧煌却没有理会萧擎,此刻的他,完全的化身为煞神了,他的女人,任何人休想欺负她,欺负她还想走,做梦去吧。

  他身影仿若狂暴的风暴一般眨眼袭卷而去,直往国师的身前而去。

  国师脸色一变,这一次萧煌的出手,可比先前狠多了,即便他只怕也不能全身而退,国师赶紧的把云萝往大殿旁边一推,乘机叫她:“快走,去找皇上。”

  云萝身子一动,挣扎着爬起来便要冲出去。

  她没想到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她害怕极了,同时后悔了。

  可是却由不得她后悔了,她若留下肯定会死的,所以她赶紧往外冲去。

  大殿内的苏绾一看,早命令身后的白沁和蓝玉两个人:“去,拦下她。”

  胆敢伤了她还想走,不可能。

  白沁一听身形陡的动了,闪身迅疾的直往大殿前冲去,而蓝玉也不甘示弱,身手迅速的紧随其后,两道身影仿若两道流光一般,眨眼的功夫便疾射到了云萝的身边,白沁抬手一掌便朝着云萝拍了过去。

  国师一看赶紧的一抬袖便欲拦下,可是萧煌哪里给他机huì,轰的一声巨大的冲力往燕溱的身前袭击了过去。

  燕溱被这强大的内力给冲击得后退了两步,同时他看到了白沁一掌把云萝打飞进了大殿,使得她逃脱不得。

  国师燕溱在这时候,终于看到白沁所使的功力。

  这是青霄国皇室独使的功法,凤家功。

  瞬间,燕溱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身形陡的往后退,而萧煌如何给他反弹的机huì,早乘机一掌狠狠的扑了过去,燕溱一下子被打中了,身形急速的后退,然hòu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身子虚弱的晃了两晃。

  而萧煌并不打算轻饶了他,身形再动,直奔国师燕溱的身边冲去。

  上头的惠王萧擎眼看国师受了伤,若是萧煌再打,只怕能打死他。

  国师若是出什么事,只怕父皇饶不了他,所以惠王萧擎从大殿上首,直飘到萧煌的面前,拦住了萧煌,沉声说道:“萧煌,住手。”

  可惜此时的萧煌完全像是疯了似的,根本不理会任何人。

  或者该说他杀红了眼一般,惠王萧擎拦他,他又攻击向了萧擎,萧擎根本不是萧煌的对shǒu,所以边打边退,大殿内乱成一团。

  萧擎忍不住望向苏绾开口:“清灵县主,你快让他住手,若是他打死了国师,父皇不会轻饶了他的。”

  可惜苏绾只是浅笑盈盈的望着眼面前的一切,其实她心知肚明萧煌为什么狂性大发,他不是为了真的杀国师或者杀惠王,而是逼老皇帝出来,这边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只怕早有太监把这里的事情禀报给了皇帝,皇帝肯定要过来。

  他若过来,萧煌便可以乘机请他给他们指婚了。

  这才是萧煌的目的,当然教xùn国师也是其中的目的。

  苏绾正笑着,身侧忽地响起脚步声,有人走了过来,竟是一身红衣的慕芊芊。

  慕芊芊冲着苏绾眨眼睛,然hòu邪魅的说道:“萧煌这算盘打的可真是好啊,我猜皇帝舅舅一定很快就出现了。”

  苏绾俏丽的脸上端的是一派认真:“我不知道郡主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本就生得可爱软萌,摆一脸严肃样,似毫不让人觉得讨厌,相反的让人忍不住想捏捏她。

  慕芊芊实在是忍不住,如果有这样一个妹妹该多好啊。

  她心里想着手里就有了动作,伸手便捏了捏苏绾的脸蛋,然hòu一脸赞叹的说道:“果然好摸,柔柔嫩嫩的。”

  苏绾则是一脸黑线条的望着慕芊芊。

  她这是被她吃豆腐了吗?眨巴眨巴眼睛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慕芊芊被她萌得一脸血:“真是太可爱了,小绾绾,以后你当我妹妹吧,真的好可爱啊。”

  她说着又上手捏,苏绾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啪的打掉她的手:“郡主,你这行为是不道德的。”

  “不碍事的,我不嫌。”

  苏绾差点吐一口血,这脾气怎么和萧煌一模一样啊。

  慕芊芊又伸手想捏她的脸,实在是控制不住想捏啊。

  不过苏绾早退后一步躲开了她的手,慕芊芊一脸忧怨的望着苏绾:“小绾绾,你这是嫌弃我了吗?”

  慕芊芊本就生得十分的美艳,此刻摆出一副忧怨的样子,实在是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让人真的不大忍心拒绝她。

  苏绾忍不住抽嘴角,啊啊,为什么她觉得慕芊芊和萧煌有得一拼啊。

  不过就在这时候,大殿门外,太监的声音响了起来:“皇上驾到。”

  苏绾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被这女人捏脸了,她正想着,身边又摸过来一只手,又捏了捏她的脸。

  “真好摸,小绾绾,别忘了,姐姐我是你的媒人,摸摸脸就当福利了。”

  慕芊芊捏完了苏绾的脸,等到苏绾望过去,她早闪身溜掉了。

  苏绾忍不住摸牙,本来粉嫩的脸蛋因为被慕芊芊捏的原因,显得红艳艳的好像染了胭脂似的,越发的娇俏动人。

  不过现在所有人的注yì力都在大殿门前,谁也没有注yì到她。

  皇帝一走进来,便看到萧煌竟然追杀自个的儿子,忍不住大喝出声:“住手。”

  萧煌终于停住了手,然hòu不等皇帝再开口,他飞快的沉声禀道:“请皇上为清灵县主做主,明珠郡主自己服毒,栽脏陷害清灵县主,国师大人竟然还坦护凶手,请皇上下旨重惩明珠郡主,杜绝此等歪风邪气,要不然以后谁都敢在宫里这样干,置皇上于何地。”

  萧煌话落,皇帝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宫中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些事情,让他十分的火大,虽然明珠郡主是国师的表妹,可是她此等行为,实在是让皇帝恼火,所以承乾帝望向大殿一侧的明珠郡主,此时已被人打伤了。

  皇帝冷沉的下命令:“来人,把明珠郡主带下去仗责二十大板。”

  陆公公立刻一挥手让人把云萝拉下去打板子,云萝脸色白了,她本来就被打伤了,若再被打板子,岂不是要被打死。飞快的望向国师燕溱:“表哥,表哥。”

  燕溱现在真想弄死她,他已经隐约知道,苏绾才是公主的女儿,而她的身边那个会使凤家功法的女子,应该是公主从前的侍女。

  而他竟然把一个卑贱的丫鬟当成了公主的女儿,偏偏自己因为一直以来太心急的寻找公主的女儿,连细节都没有过问就相信了她,事后因为太喜悦,连她的命格都没有好好的去预测一下。

  燕溱心中一口血气闷着,当真是咽不下去,他这是聪明了一世,糊涂了一时,可是这一时却毁掉了他所有的计划啊。

  偏偏现在他和苏绾的关xì还这么的僵,要想再捕获苏绾的心已是不可能了。

  短短的瞬间,燕溱心思已经千转百结,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开口替云萝求情。

  云萝被太监拉了下去执刑,而大殿内,老皇帝望着被毁的琼花殿,心中说不出的气闷,掉转头便望向了萧煌,眼神说不出的阴骜,偏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是国师和明珠郡主做错了。

  老皇帝的眸光从萧煌的身上移到国师的身上,不悦的说道:“国师,你要好好的劝劝明珠郡主,不要在宫中惹事生非的。”

  燕溱此时已经醒神,望向大殿对面的萧煌和苏绾,现在就算知道苏绾是公主的女儿,他再想捕获她的心只怕已是不能够。

  所以他倒可以?燕溱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气。

  他可以除掉苏绾和白沁,只要没有这两个人,世上只有云萝一个人会凤家的功法,那么太子殿下一定会认可云萝的,而自己也可以借助云萝顺理成章的拿到燕北候府的爵位,夺了燕北候府的兵权。

  燕溱盘算好后,缓缓的起身向老皇帝告罪:“臣知罪了,定会回去好好的教导明珠郡主的。”

  国师大人退了出去,大殿内,老皇帝望了一眼受伤的一众贵女,阴骜无比的望着萧煌,缓缓的开口:“萧煌,你一一一。”

  老皇帝教xùn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萧煌已飞快的开口:“臣恭喜皇上龙体康复。”

  一句话阻死了老皇帝的嘴巴,他暗咬牙,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而萧煌再次的开口:“臣请皇上把清灵县主指给臣为靖王世子妃。”

  一言使得老皇帝黑了脸,瞳眸寒气霍霍的射向萧煌,可惜萧煌压根不理会老皇帝,更不惧他。

  他觉得自己以前做事太内敛了,现在看来,他内敛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罢了,所以他绝不会再退让了。

  萧煌又沉声说道:“当日皇上可是当殿宣bù了的,临阳郡主和清灵县主二人比试,赢的人指给臣为世子妃,现在清灵县主赢了比试,皇上该下旨把她指婚给臣为妻了。”

  大殿内,惠王宁王只觉得心中一窒,飞快的盯着上首的老皇帝。

  老皇帝周身怒火,杀气陡起,可是当着这满殿的贵女之面,他若不下旨,只怕外面说什么的都会有,而且萧煌强硬起来,他若和他撕破脸,于西楚不利,所以这圣旨他不能不下,不过就算下了圣旨又怎么样?

  这两个人他绝不会留。

  老皇帝的眼里一抹杀气,随之收敛了下去,沉声说道:“来人,拟指。”

  陆公公飞快的走出来,恭敬的跪下候旨,老皇帝一字一顿的咬牙说道:“今有安国候府的清灵县主苏绾,娴良恭顺,特指婚给靖王府世子萧煌,择日完婚。”

  ------题外话------

  老皇帝迫不得已赐婚了,有票投来庆祝一下啊,吼吼……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18章身份揭穿 圣旨赐婚 有票投票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