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将计就计 惠王重伤 有票奖励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殿内众贵女心碎至极,一起望向不远处人群之中的苏绾,苏绾不卑不亢的走了出来,恭敬的紧随萧煌的身后向上首的老皇帝谢恩:“臣女谢皇上指婚。”

  老皇帝望着下面的一对壁人,说实在的,看着真是赏心悦目,男的风华万千,尊贵霸气,女子又娇俏灵动,仿若水中仙子一般,两个人在一起别提多登对了。

  可惜萧煌不是他的儿子,苏绾手里还有一枚龙王令,所以老皇帝说不出的憎恨这两个人,更何况今日萧煌之所以和国师大打出手,还和他的儿子打了起来,其实只不过为了把他逼出来,好给他指婚罢了。

  而他明知道他的用意,却不得不过来,因为不过来,他敢肯定这家伙真能打伤国师后再把他的儿子打伤,所以他不敢冒险,只得过来。

  承乾帝自从登基以来,一直顺风顺水的,铲除了很多的异党,以及登基前不拥护他的党派,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现在他心里燃烧着一把汹汹的烈火,恨不得立马下旨杀掉这两个人,可是他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如若他现在下旨杀掉萧煌,一来杀不掉,二来外面的百姓只怕乱套了,到时候肯定会认为他是昏君,到最后会不会拥戴萧煌为帝,就不知道了,所以他不敢冒这个险。

  老皇帝认清现实后,努力的压下心头的火气,望着萧煌沉声说道:“起来吧。”

  现在他连处罚他的心情都没有了,按照道理他和国师打架,连累了这么多的贵女受伤,应该要受到责罚的。

  老皇帝只觉得心累身累,挥手说道:“来人,宫宴取消了,送各个贵女出宫去吧。”

  大殿内众贵女个个是既心累,又身累,其中有不少人还受了伤,被太监一一的给送出宫去了。

  而萧煌和苏绾大概是今日宫宴中最得利的两个人了,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萧煌和和苏绾成了圣旨指婚的未婚夫妻,两个人再也不怕任何人诟语,两个人一路相揩着往大殿外面走去。

  萧煌瞳眸温柔又宠溺,苏绾则温柔浅笑,仿若一对天造地设的壁人。

  大殿内,落在后面的老皇帝和惠王等人看得眼里直冒火花,尤其是惠王萧擎,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受了,说不出的愁苦,手指也下意识的握紧了,不,即便苏绾被指婚给萧煌,他也不会善罢干休的。

  随着苏绾的越来越出色,他越来越受她吸引,这样出色的她,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萧煌的。

  大殿后面的承乾帝望着下面的萧擎,沉声说道:“惠王留下,其他人都出宫去吧。”

  宁王萧烨和庆王萧彬等人赶紧的离开了大殿,最后连武贤妃也领着人走了,琼花殿的大殿内,只剩下皇帝和惠王萧擎父子两个。

  没了外人,老皇帝的脸色说不出的黑沉,阴森森的望着下首的萧擎,萧擎一看老皇帝的样,自然知道自个的父皇恼了,恼他还没有动手收拾萧煌。

  他飞快的沉身说道:“父皇,儿子已调派了一大批的高手,正准备劫杀他,这一次定然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承乾帝望着萧擎微微的点头,不过还是担心自个的儿子被那家伙给反噬了,他陡的朝着暗处唤人:“金鹰。”

  一个黑色的身影好似幽灵似的闪出来,一看就知道身手极其的厉害,隐藏于暗处竟然一点声息都没有。

  老皇帝下命令:“你带领十名高手协助惠王殿下,这一次定然要顺利完成任务。”

  “是,皇上。”

  金鹰恭敬的领命。

  惠王萧擎望着眼面前的这人,心里终是多了一抹胜算,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自个的父皇身边有不少厉害的高手,现在看来果然不假,这金鹰的身手可比他厉害多了,而且这只怕是其中之一,父皇身边究竟多少高手,没人知道。

  因为一直以来深知这个理,所以他没敢轻举妄动,要不然早被父皇给杀了。

  “儿臣谢过父皇。”

  老皇帝望了他一眼,沉声叮咛道:“你要小心些。”

  “是,父皇,”萧擎退了出去,带着金鹰安排围杀萧煌的事情。

  而靖王府的豪华马车里,萧煌眉眼如画的望着苏绾,这一次他是大大方方的摸着苏绾的小手,想到先前苏绾对别人笑的样子,萧大世子行驶起了自己未婚夫的权利。

  “璨璨,以后不要随便的对别人笑知道吗?”

  苏绾挑了一下纤眉,一脸不解的望着这家伙,光明正大的吃她的豆腐,说着她听不懂的鸟语。

  什么叫不要随便对别人笑,难道她要一直对别人冷着一张脸吗?

  萧大世子还在旁边用力的给某人洗脑,当然他绝不会说自己吃味嫉妒,他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你是我靖王府的世子妃了,根本用不着对那些人摆笑脸,给他们一个冷脸就差不多了,这样才显示出璨璨未来靖王世子妃的威仪。”

  苏绾想了想,倒觉得这话也没错。

  以前她是安国候府的大小姐,虽然是嫡出的了,可倒底还不敢太张牙舞爪的,可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她是靖王世子妃了,她还用得着怕谁啊。

  当然从前她也没有怕过谁。

  苏绾一边想一边笑眯眯的点头:“嗯,你这话也没有错,未来的靖王世子妃,是不需要对别人客气的。”

  萧煌眸色晕开一些潋滟的光芒,再次的说道:“还有璨璨以后不要随便让别的家伙看到小手,以免他们想入非非。”

  萧大世子说到最后,便想到了国师燕溱看呆了眼的样子,心里只恨得牙痒痒的,控制不住的想去杀了那家伙,不过眼下他仇人太多,还是一个个来吧,先杀了惠王萧擎才是真的。

  这家伙因着老皇帝给他和绾绾指婚,只怕已经控制不住要对他动手脚了,那么他又何必和他客气。

  萧煌瞳眸晕开浓浓的血气,说不出的凶狠。

  苏绾此时却已经反应过来了,这家伙不会是吃醋吧,所以说什么不要对别人笑,不要让人看小手。

  这醋吃得真是太大了,以后吃得过来吗?

  苏绾想到之前慕芊芊捏她脸的事情,不由得微眯眼睛望着萧煌,眨巴眨巴着眼睛,软萌的说道:“萧煌,先前临阳郡主捏我脸了。”

  她就不相信,他连女人的醋都吃。

  谁知道她的话一落,萧煌的眼睛立刻射出凶戾的狠光来,凶狠恶煞的问苏绾:“她哪只手捏你脸了。”

  “我记得好像是左手。”

  苏绾想了一下说道,后来想想又说道:“好像是右手。”

  萧煌的脸色更黑了,阴沉沉的说道:“她竟然胆敢捏未来靖王世子妃的脸,分明是找死。”

  苏绾本来以为这家伙在逗她,可是看着他分明真的很生气很火大,而且还对着外面的虞歌下命令:“虞歌,给我带几个人进宫去把那女人的手跺了,未来世子妃的脸她也敢捏。”

  这豆腐只有他能吃,她凭什么吃璨璨的豆腐啊。

  萧大世子上手便捏了捏苏绾的脸颊,嫩滑嫩滑的好似白嫩的豆腐似的,真的很好捏啊,可这是他的专利啊,谁若是胆敢抢他的专利,他就弄死谁。

  外面虞歌一脸的黑线条,爷,咱能再夸张一点吗,就捏了下脸,便要把人家的手跺了,这是不是太夸张了,好歹弄个象样的理由好吗?你这醋味儿是不是太大了,这以后还不喝醋喝到死啊。

  苏绾赶紧的伸手拉住萧煌,飞快的开口说道:“萧煌,算了,我逗你呢,别真让人跺了临阳郡主的手,好歹人家之前帮了我们一回呢。”

  苏绾虽然恼怒临阳郡主捏她的脸,可是那家伙确实对她没有恶意,反而是努力的释放着自己的善意。

  而且她也有意和临阳郡主交好,一个人在世上总不能连一个好闺密都没有吧。

  虽然她和何敏等人玩得也不错,可那些人只能做平淡之交,永远不可能成为闺密的,只有临阳郡主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成为闺密,所以她打算把这家伙发展成闺密的,要是萧煌让人去把人家的两只手跺了,她到哪去找闺密啊。

  苏绾一说,萧煌便唤了虞歌停下,然后他望向苏绾说道:“璨璨,我的心受伤了,你要安慰我。”

  苏绾一脸黑线条的望着他,不知道他嘴里的安慰指的是什么。

  萧大世子一脸郁结的似乎快要死掉似的,苏绾抬手便捶了他一下:“快别装了。”

  萧煌俯身便抱住了苏绾,狠狠的亲她的小嘴,大手还轻轻的摸着苏绾的脸。

  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愉悦的,想到最喜爱的人以后就是他的人,他只觉得重生一世,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快乐过。

  老天果然还是厚待他啊,他吻着苏绾,满足的轻呓出声,粉粉嫩嫩的小东西,以后就是他的了,一生只能陪在他的身边,他们将生死与共,她死了后,还要与他葬在一起,想到这些,他就觉得前尘后世,所有的苦都值得了,因为老天终究给他赐了这么一个可爱迷人的小人儿。

  马车里,萧煌狠狠的亲吻苏绾的小嘴,直吻得苏绾快窒息了,赶紧的推开他,然后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待到气喘顺了,她指着萧煌骂道:“疯子。”

  萧煌潋滟的轻笑,眉开万道光华。

  “爷就是疯子,因为高兴疯了的。”

  听他如此说,苏绾也高兴起来,眉眼含俏的望着身侧的男人,此时的他不复往常的冷寒血腥,举手投足充斥着温润的风华,本就是绝色无双的人,因着这样的风华,而显得世间少见。

  苏绾忍不住笑了起来,虽说她不是外貌控,可是有这样一个姿容绝色,却又天下无双的男人,还这样的爱她,她也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圆满了。

  现在她甚至于再也不会想到妈妈临死时的眼睛了,她只想和她说,妈妈,你看到了吗?这世间终究有这样痴情而温柔的男人的,他爱我,疼我,愿意为了我一生只娶我一个。

  这一切足矣了。

  萧煌伸手抱着苏绾入怀,两个人不说话,马车内充斥着温馨的暖流,眼看着车子要到安国候府了,苏绾想起今日大殿内的情况,萧煌当殿逼老皇帝下旨为他们指婚,老皇帝一定会恼火,他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

  “萧煌,你要小心点,老皇帝只怕已对你动了杀机了,你千万要当心。”

  这样爱她疼她的男人,她可不希望他出事。

  萧煌幽冷的一笑,沉声开口:“我正等着他,本世子不介意让暴风雨来得更大,更猛烈一些。”

  他说完后想到什么似的望向苏绾说道:“为什么我觉得国师和那个贱女人之间有什么鬼名堂。”

  苏绾点了点头,先前她也有这种感觉,国师对云萝似乎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般。

  不过那已经不关他们的事了,那个女人再想算计她绝对不可能。

  苏绾的瞳眸之中一闪而过的杀气,抱着她的萧煌,暗哑的声音响起来:“本世子除了把晏歌和云歌二人留给你,还另调了五名手下在你的暗处保护你。”

  苏绾一听不同意了,她现在身边有白沁红玉等人,还有晏歌和云歌二人,人手已经足够了,反倒是他的身边,若是不多些人,只怕有危险。

  “这些人你还是留在身边吧,我不会有事的。”

  “难道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萧煌不满的反问,俯身便又啄了一下苏绾的唇,当真是时刻不忘吃豆腐,苏绾都无语了,而这家伙却执起她的手的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有责任保护你不受到任何一点的伤害。”

  事实上他总感觉到那国师燕溱会伤害到璨璨,所以才会调派了人来保护璨璨。

  萧煌说完后停了一下又说道:“至于我,一切早就安排好了,只等那些该死的家伙上钩了。”

  苏绾听他如此说,总算放下心来,又叮咛他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大意了。

  萧煌虽然自信,不过看苏绾关心他,还是由内到外的高兴:“璨璨,爷奖赏你一个吻。”

  俯身便又霸道的亲了一口,真有一种怎么也亲不够的感觉。

  他亲完之后,感觉身子烧烫得厉害,而且看苏绾眉眼如丝的娇俏模样,本来粉嫩的脸颊因着他又亲又摸的,最后竟然好似染了胭脂一般,这样的神容越发的动人了,萧煌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眼神烧烫如火焰一般的盯着苏绾,缓缓的说道。

  “璨璨,我不介意大婚前做点啥。”

  苏绾一开始没明白,抬头看到这家伙眼里*裸的神彩时,便明白他说的是啥了,不由得挣扎着起身,然后认真无比的说道:“煌煌,我在意的。”

  她说着还萌萌的眨巴了两下眼睛。

  这样的她,真正的萌得萧煌一脸血。

  这世上怎么可以有这么聪明可爱,又迷得人一脸血的小丫头呢。

  他这一辈子大抵是栽在她的手上,永无翻身的可能了。

  萧煌幸福并痛苦着,同时下定了决心/

  “璨璨,我要尽快除掉这些人,然后我们大婚。”

  苏绾倒也没有推拒,反正他们现在郎有情妹有意,何况她早就是他的人了,大婚,没问题。

  “好。”

  萧煌本来还怕她不同意呢,没想到她竟然同意了,一下子高兴起来:“好,爷尽快的除掉他们,然后我们大婚去。”

  那样子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苏绾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正在这时候,马车外面虞歌的声音响起来:“爷,安国候府到了。”

  随着说话声,马车停了下来,萧煌率先下了马车,然后扶了苏绾下马车,后面的一辆马车上,白沁和蓝玉走了过来,站在苏绾的身上。

  白沁原来还不大看好萧煌,总觉得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尤其是外表长得出色的男人更不是东西。

  但现在看到萧世子被自家的小姐吃得死死的,白沁总算心满意足了,也不阻止他们了。

  萧煌宠溺的望着苏绾:“璨璨,要我送你进府吗?”

  苏绾摇头:“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

  “好,爷去办事,尽快大婚。”

  临了心中又补了一句,爷要吃肉。

  苏绾一脸的无语,身侧的白沁嘴角直抽,眼看着萧煌上了马车,马车离开了安国候府。

  白沁陪着苏绾往安国候府走去,一边走一边小声的说道:“小姐,皇上赐婚的旨意才下,便要大婚,是不是太快了。”

  苏绾淡笑不语,一路往安国候府走去。

  几个人刚进了安国候府,便见到大门里面,站了不少的人,为首的竟然是安国候府苏鹏,苏鹏一看到苏绾走进来,便带头鼓起掌来,还大声的说道:“欢迎大小姐回府。”

  “欢迎大小姐回府。”

  响亮的声音跟欢迎会似的,苏绾看得愣愣的,这又是搞哪一出啊。

  现在她也算是发现一件事了,她这爹就是个*货,难道是因为没有人管的原因。

  那她要不要替他尽快娶个女人入府啊。

  苏绾正想着,安国候苏鹏大步的跑了过来,激动的望着苏绾:“绾绾,恭喜你成为靖王世子妃。”

  他话一落,身后一溜儿响亮地声音:“恭喜大小姐成为靖王世子妃。”

  苏绾总算明白这唱的哪一出了,一定是老皇帝的旨意下到了候府里,所以这*爹搞出了这么一个阵仗。

  苏绾望向安国候苏鹏:“爹爹,有这么夸张吗?”

  她说完忽地凑到安国候苏鹏的身边:“你这样不大好吧,要知道皇上可是对萧世子很不满的,你这样皇上会不会以为你和他不在一个阵线上,而找安国候府的麻烦啊。”

  身后的安国候一脸的死灰,一下子焉了,在后面一脸愁苦的叫起来:“女儿啊,皇上不会真的这样想吧。”

  苏绾压根没理会他,而白沁却走到他的身边,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候爷,好样的,跟着大小姐准没错,她是绝不会坐视不管你的。”

  安国候被白沁一鼓励,再加上那祟拜的小眼神儿一瞄,安国候早忘了皇帝是谁了,立马挺直腰说道:“没错,跟着大小姐,她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这下不但苏绾一脸黑线条,就连候府的下人都鄙视的望了自家的候爷一眼,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候爷虽然不是一个英雄,只是一个狗熊,但一样难过美人关啊。

  季忠赶紧麻俐的挥手让所有人退下,而候爷这只狗熊屁颠屁颠的跟着白沁往听竹轩去了。

  相较于安国候府的一团欢喜,宫中,曲台宫内却一片狼籍。

  曲台宫的大殿内,不少东西都被毁掉了,国师燕溱把大殿内的东西全都给砸了。

  曲台宫内的手下和太监都以为自家爷这样是因为吃瘪的原因,其实燕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自己被鹰啄瞎了眼睛的缘故,他一辈子自认为自己聪明,不但精通五行八卦,连观星占术也不在话下,更擅长使毒,武功也很厉害。

  这一切的一切使得他很自负,他总认为只要自己想,一切都会水到渠城。

  可是现在,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毁在一个小丫头的手上。

  当然他这是毁在自己澎涨的心态中,自认为自己出手,必不会错,所以当看到那小丫鬟会使公主独创的功法时,便认为她是公主的女儿,查都没有去深查,当时的他只顾着勾引这丫鬟了,连她的命格都没有探究一下。

  现在想起这些来,他就恨得想捶自己的头,如若探查一下,他就会发现真相的。

  想到自己竟然对一个丫鬟表情,燕溱就想自己抽自己的大耳刮子,一个贱人他表什么情啊。

  燕溱一想到这个,抬手又是一掌轰了出去,大殿一侧的椅子等物尽数的毁掉了。

  殿外太监等人一个不敢吭声。

  正在这时候,有一名宫女飞奔过来,恭敬的和守门的太监说道:“明珠郡主被人送回来了,屁股都开花了。”

  这还是那打板子的太监看国师是皇帝面前的红人,所以不敢下狠手,否则早把屁股打烂了。

  不过即便没有重打,也伤得不轻。

  而明珠郡主哭得嘶咧哗啦的叫着要见国师大人呢。

  眼下云萝和曲台宫的人都不知道燕溱已经发现了真相,还当云萝是国师宠爱的那个表妹,所以才会来禀报的。

  守殿门的太监也不敢做主,只敢在外面小声的禀报道:“国师大人,明珠郡主被人送了回来,她要见你。”

  国师燕溱魅惑的面容森森一笑,那笑说不出的血腥,她要见他,呵呵,是提醒他,他有多么蠢吗,把一个*的人当成宝吗?

  她竟然还有脸要见他,国师血红了一双眼睛,大踏步的从大殿内走下来,一路出来。

  等到他走出殿门,殿门外的太监松了一口气,可是一抬头看到国师的样子,又生生的吓了一跳。

  国师大人虽然一向妖魅,可还从来没有这么让人恐怖过,一身的煞气,血红着一双瞳眸,仿似什么妖魔鬼怪似的。

  谁也不敢抬头,国师燕溱却一路往外走去,前往偏殿而去。

  云萝先前被打昏了过去,后来被抬了回来,往床上一放,碰触到了她的伤口,她疼得冷汗直冒,后来醒了过来。

  等到她醒过来,她先哭了一场,然后想到惠王萧擎的无情,又哭了一场,最后想到了那个对自己疼宠有加的国师大人,她便忍不住的委屈,她挨了打,受了伤,这个表哥还没有来看过她呢。

  所以她叫宫女去请燕溱过来。

  现在她唯一的指望就是国师了,先前在大殿上他那么的护着她,一定会想办法替她收拾苏绾的。

  云萝想到苏绾,整张脸都有些扭曲了,手指狠狠的掐床上的被褥。

  现在的她说不出的后悔,早知道当初就弄死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这么对待她,如果,如果她同意嫁给惠王殿下,她不会背叛她的,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云萝正想着,殿门外,国师燕溱走了进来,一进来便命令身后欲跟进来的宫女:“在殿外远远的候着。”

  宫女愣了一下,然后自动自发的退了出去,脸色还有一抹令人暇想的神色,国师大人不会对这个小表妹动手吧。

  不过宫女有些遗憾,国师的口味真不咋的,这明珠郡主真不是什么出色的女人。

  虽然打扮一下看着还行,可往贵女群里一放,那真正是毫无特色的一个人。

  你看那临阳郡主,美得妩媚娇艳,就像一朵怒放的牡丹花似的。

  再看那清灵县主,不但长得美丽,还软萌可爱,笑起来的时候,真正是能把人的心都融化了。

  除了这两个长得出色的外,西楚京都的贵女中也有不少出色的人,若是国师大人愿意,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他怎么偏就喜欢这么个女人。

  当然宫女只敢在心中嘀咕嘀咕,不敢多说什么。

  偏殿内云萝一看到燕溱走进来,委屈的哭了起来,她看到燕溱血红着一双眼睛,一点也不疑为他,还以为燕溱这是因为心疼她的原因。

  所以哭得更伤心了。

  “表哥。”

  她叫声刚落,啪的一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

  只打得云萝眼冒金星,一嘴的血,同时混着血水的还有两颗牙齿,可见燕溱是下了狠手的。

  云萝被打懵了,这是什么意思,傻傻的看着燕溱。

  此刻的她只觉得脑子根本不做主了。

  本来就服了毒,然后还被打了二十板子,现在还被打了一耳光,连牙齿都打落了下来。

  云萝只觉得自己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表哥。”

  “闭嘴,你再敢叫一次,我就缝了你的嘴巴。”

  一声怒吼响起,云萝终于意识到问题在哪里了,她的身份泄露了吗?

  云萝颤颤兢兢的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只睁着一双泪眼,昏昏沉沉的望着燕溱。

  燕溱上前一把提着她的衣襟,把她床上提起来,恶神恶煞的怒骂道;“你个贱人,竟然胆敢欺骗本国师,清灵县主才是公主的女儿,你根本不是,你就是个下贱的贱人。”

  云萝的脸色一下子白了,总算明白这人是明白了,她害怕的相张嘴辩解,可惜却知道自己辩解恐怕也没用。

  最后不敢辩解,只央求着:“国师大人,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燕溱凶狠的瞪着她,说实在的,若不是这女人还有点用处,他真的会一掌劈死她的,胆敢骗到他的头上来了,分明是找死。

  不过这女人还有点用处,所以他不能让他死。

  燕溱手一松,直接的把云萝扔到床上去了,阴沉着一张脸沉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听本国师的命令行事,本国师暂时的留你一条命,若是你胆敢不听本国师的命令行事,本国师立刻便让你死。”

  云萝松了一口气,赶紧的应声:“是的,国师大人。”

  燕溱凑到她的身边,阴森森的对着她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叫我表哥。”

  “表哥?”

  云萝惊吓的往后退,一脸不明白的望着燕溱,燕溱缓缓地起身,轻拂自己华丽的袍摆。

  “因着你的原因,我和我表妹现在关系恶劣了,就算我告诉她,她是我表妹,只怕她也不会认我了,所以本国师打算杀了她,让你冒名顶替。”

  燕溱话一落,云萝的心扑倒扑倒的跳起来,说不出的兴奋,当然她兴奋不是因为能当国师的表妹,而是国师大人说要杀了苏绾,真是太好了,国师大人出手,一定会成功的。

  云萝正高兴,国师燕溱忽地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力气之大,让她有一种骨头快要碎裂的感觉,疼痛难忍。

  耳边却传来国师阴森森的话:“你给本世子尽快的养好伤,然后开始学行礼仪,太子殿下很快就过来了,你若是让他发现蛛丝马迹,我立马便杀了你,而且还是那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死法。”

  云萝心一窒,只觉得害怕,而眼面前的人,已起身,从袖中取出帕子来,轻轻的擦了擦手,然后扔掉了,一只脚从上面踩了过去,一路出了偏殿。

  身后的云萝望着那走出去的人,只觉得周身的虚软,眼发黑,最后轰然的往床上倒去,而她的耳边听到殿外那道冷冰冰的声音传进来。

  “立刻宣御医过来替明珠郡主诊治,尽快替她治好伤。”

  “是,国师大人。”

  暗夜,一辆马车,数匹快骑直奔靖王府而去,很快靖王府内的人被惊动了。

  太后娘娘在宫中忽地病情加重,皇上特命太监过来宣靖王爷和靖王世子等人进宫。

  靖王爷一听赶紧的起身打算领人进宫,萧煌却抢先一步和靖王爷说,太后病重,他先进宫去看看情况。

  靖王爷则和靖王妃还有云梦郡主等人随后再进宫,因为靖王府的女眷要进宫,自然慢一些,所以萧煌提议自己先进宫,若是宫中有什么情况,立刻派人送信给靖王爷。

  靖王爷也同意了,萧煌则带着数名手下一路进宫去了。

  不过一行人在进宫的途中,遇到了一大批黑衣高手的劫杀,双方各有伤亡,死伤了不少人,而萧煌也在打斗中受了重伤。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接到皇上旨意进宫的惠王萧擎也遇到了一大批的刺客劫杀,萧擎同样的在打斗中受了重伤,生死未卜。

  两道急报送进了皇宫。

  第一道,老皇帝眉开眼笑,在勤政殿内就差笑出了声来,心情百倍好。

  萧煌受了重伤,这个好,太好了,这家伙受重伤死掉才好呢,他要赶紧的派人去靖王府看看,这家伙会不会死掉。

  可是当第二道急报送进宫后,老皇帝笑不起来了,震怒不已,擎儿,他怎么会受伤的,还受了重伤,生死未卜。

  这是怎么回事?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老皇帝发怒过后便觉得今晚的事情不单纯,他根本没有让惠王萧擎入宫,他怎么会被人劫杀呢。

  这分明是别人使的一出调虎离山计,就为了把萧擎从惠王府调出来,然后劫杀他。

  萧擎身为西楚皇室备受宠爱的皇子,身边向来不缺乏高手,什么人能轻易的伤了他,除非是精心谋划做出来的。

  而能在京城做出这么大手笔的人,除了萧煌再没有第二个人。

  如若说萧擎是萧煌设局算计进去的人,那么他受重伤的事情,只怕未必是真的。

  也就是说,萧煌使了一出将计就计,明知道他要在进宫的路上劫杀他,而他也顺势的进宫,就为了在双双的打斗中造成一个重伤的状态,然后他再掉转矛头对付惠王萧擎,不但对付了萧擎,还让他们父子二人没话可说。

  因为今晚入太后娘娘病情不稳的消息是他放出去的,靖王世子遇到了刺客重伤了,那么刺客再杀惠王萧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切设计得如此的天衣无缝,即便他现在和人说一切都是萧煌设局谋算的惠王,只怕别人都不会相信,因为萧世子也受了重伤。

  老皇帝在勤政殿内大发雷霆震怒,立刻派御医前往靖王府替萧煌检查,并吩咐御医留在靖王府,假装替萧煌治病,一定要找到他的破绽,如若找到他的破绽,先前的事情就可以说是他做的。

  御医领旨前往靖王府而去。

  而另外一方面老皇帝也派御医前往惠王府,替自个的儿子检查一下,看看儿子怎么样?

  老皇帝一想到这个,便心痛不已,萧擎倒底是他喜爱的孩子,他受了重伤,他岂能不难过。

  惠王府。

  惠王萧擎的房间里,御医不停的忙碌着,替惠王殿下检查,此时的大床上睡着的根本就是一个血人,看上去甚是恐怖,御医经过检查后,发现惠王殿下中了四刀,前胸断了两根肋骨,后背也断了几根。而且一双腿皆断了,连经脉都废掉了,惠王殿下只怕以后再也走不了路了,不过眼看还是把他的命救好的好。

  御医开始不停的忙碌着,一直忙到天近亮,才堪堪的把惠王殿下的一口气给缓过来,惠王殿下睁开眼睛,只觉得周身的痛,整个人就好像被马车辗压过一般,周身的痛楚,他只觉得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可是因为这份疼痛,他的思维却说不出的清晰。

  脑海中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切,有太监来惠王府禀报,说宫中太后娘娘病情忽地有变,他便立刻领旨进宫。

  因着先前他领着一大批高手围劫萧煌时,萧煌受了重伤,所以他根本没有多想,这京城内他最大的敌手便是萧煌,眼下萧煌受了重伤,他自然不会再过多的担心。

  谁知道萧煌的受伤,根本是假的,或者该说他是受了伤,只不过伤得没有想像的那么严重罢了。

  而他们所有人都以为他伤得极重,只剩下一口气了,所以他大意了。

  这使他没有丝毫的准备,惨遭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劫杀,他手下的数名高手全数死亡,而那些高手拼死助他突围,他虽然突围了,可是却受了史无前例的重伤,这一回他怕是再也躲不过去了。

  萧擎的心中说不出的绝望,他睁开眼睛,费力的望着御医,嚅动着唇,他的身子极端的虚弱,连话都说不清楚,御医赶紧的伏在他的唇边,费力的听他说话。

  “我要见清灵县主,我要见她。”

  御医听清了,迟疑了一下,望向房间里的陆公公说道:“惠王殿下说要见清灵县主。”

  陆公公眼泪都流了下来,摇头道:“惠王殿下真是个情种,都到这份田地了,竟然还想着要见清灵县主一面,这是何苦来哉,那清灵县主眼下是萧世子的未婚妻,她怎么可能过来见惠王殿下呢。”

  御医自然知道这个理,可是看到惠王这样心心念念的想着清灵县主,他实在是觉得不忍心。

  “陆公公,要不然你去安国候府跑一趟吧,说不定清灵县主过来呢。”

  陆公公想了想,只得起身往外走去,领着两名太监一路前往安国候府。

  昨夜发生的劫杀事件,天未亮整个京城都传遍了,不过苏绾的听竹轩里却并没有任何的消息,所以外面乱成了一锅粥,苏绾的听竹轩里却分外的安静,不过天近亮的时候,她听到外面蓝玉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受重伤,不知道真的假的。

  她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单纯,赶紧的唤了蓝玉等人进来问话。

  蓝玉一向心直口快,听苏绾问,自然不会瞒她,便把昨夜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苏绾。

  “外面都传疯了,说那杀手门的人,因为皇上下旨杀了他们很多人,所以一怒报复,昨天领了很多人劫杀了靖王世子,靖王世子他一一一。”

  苏绾看蓝玉的神色,分明是极不好的,赶紧问:“他怎么了?”

  “听说他受了重伤,不过现在只是外面的传说,不知道真假,刚才白沁姑姑已经让云歌前往靖王府去查探情况了。”

  苏绾一听,俏丽的小脸早就变了,哪里还睡得住,赶紧的吩咐蓝玉侍候她起来。

  白沁进来看到,不由得瞪了蓝玉一眼,真实的情况究竟怎么样还不知道呢,她都叫她们不要告诉小姐了,这死丫头还憋不住。

  蓝玉吐了吐舌头,赶紧的给苏绾梳头,待到梳好了头,苏绾便领着白沁还有蓝玉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走,我们前往靖王府去看看情况,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样了。”

  总之她心里突突的,看不到他人,她不放心。

  苏绾和白沁还有蓝玉等人走到听竹轩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季管家领着两三个人过来,领头的便是老皇帝身边侍候的陆公公。

  一看到陆公公,苏绾的脸色便冷了,说不出的难看。

  陆公公假装没看到,恭敬的一施礼说道:“清灵县主,惠王殿下昨夜被刺客打伤了,中了三刀,前胸断了两根肋骨,腿也断了,而且经脉都断了,他只怕凶多吉少了,现在他想见见清灵县主,县主去见他一面吧。”

  ------题外话------

  亲爱的姑娘们,月底了,有票的投啊,有奖励的啊,笑笑要掉榜了,求保住榜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19章将计就计 惠王重伤 有票奖励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