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二人联手 苏明月作怪 投票奖励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房间里,苏绾的脸颊一下子红了,当场被人看破心思,滋味可不好受,何况这人还堂而皇之的问她要不要脱一下,这可真是太丢脸了,说实在的虽然她和萧煌早就有了肌肤之亲,可当时完全是药性控制着她,很多事情都是不经过大脑过滤,直接行动的。

  像眼下这样赤裸裸相对的,还是头一遭,所以她不免脸红,不自在的掉头,然后怒骂萧煌:“萧煌,看来你伤得真不重,那你自个儿处理吧。”

  她说着当真转身往房间一侧走去,不打算替萧煌处理了。

  萧煌立刻服软的认错:“是我错了,白费了璨璨的一番苦心。”

  他说着,眼看着苏绾不理会他,赶紧哎哟叫了一声,苏绾立刻掉头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萧煌立体精致的面容之上,轻蹙了眉,那漆黑深邃的瞳眸,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暗沉冰冷,此时却仿佛拢了一层泉水似的,还氤氲散着热气,那眼神说不出的勾魂,电光十足的望着苏绾。

  苏绾只看得一头冷汗,这货又搞哪样,为什么她越看越觉得他就像传说中的美男小受呢,等宠等爱呢。

  “璨璨,我背疼。”

  苏绾望了一眼,虽然望不到背,不过身上的伤口摆在那里呢,想必背部也是有伤的,身为医生,眼面前的人是病患,她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虽然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眼面前这家伙眼里的勾引之意。

  苏绾转身往床前走去,一边走一边不满的说道:“叫你下次逞能,你不知道爱惜自己。”

  她刚走到床边,萧煌长臂一伸便把她给拽到了床上,然后俯身便压住了她,狠狠的亲吻了下去,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势。

  苏绾气得挣扎着骂他:“滚蛋,快放开我,我要处理你的伤口。”

  俯身吻她的家伙,一边吻一边霸道的命令:“专注点,小女人。”

  他说完那狂暴的吻再次的如雨点般的落下来,苏绾先开始还想着他的伤要处理,可是后来完全的被他吻化了,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这个吻越来越热切,颇有些失控的意思,萧煌周身烧烫,连呼吸都是灼热的,瞳眸一片炽热的火焰,此时的他完全成了那草原上的一头狼,还是一头饿狼。

  他沙哑着嗓音在苏绾的耳边说:“璨璨,不如我们?”

  后面的话没有说,苏绾却啪的一声用力的推开了他,而他因为没有防备,竟然被她给推开了,苏绾赶紧的跑开了。

  此时的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本就娇媚动人的神容,此刻越发的媚态万千,看得萧煌口干舌燥,可惜却没办法吃到嘴,真正是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尤其是他的某处,雄风万丈的,毫不掩饰自己的雄伟。

  苏绾自然也看到了,脸蛋越发的红了,指着萧煌大骂:“色狼。”

  萧煌瞳光热切的叫起来:“璨璨,我不色的,可是它色啊,这不怪我吧。”

  苏绾脸更红了,无语的瞪着他,严肃的说道:“萧煌,你若再这样,以后我再也不来看你了,你可知道,若是我和你在这里做了点什么,以后我在靖王府还怎么立足,别人会怎么说。”

  一言如一杯冷水从头浇到脚上,萧煌立刻清醒过来,他先前可真是精虫上脑了,虽然他的地方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谁也保不准泄露点什么,如若璨璨在他的房里,还乘着他受伤与他做什么,只怕以后什么难听话都会有,还有皇上那里也很容易露出破绽,如此种种,现在确实不是适当的好机会。

  虽然明了这个道理,可是身体它还依旧雄风万丈的啊。

  萧煌终于知道玩火的下场了,好吧,他认了。

  他心里想着,赶紧的闭上眼睛,深呼吸,把脑海中的绮思给压抑下去。

  苏绾看他不再胡闹,慢慢走过去打算替他清洗身上的伤口。

  不过这一次萧煌可不敢再要她动手了,若是再让她那柔柔的小手一摸,他保不准自己再化身为饿狼,然后控制不住的要了她,所以她还是安安份份的呆着好。

  “璨璨,不用了,我自己来。”

  “我帮你。”

  苏绾开口,萧煌沙哑着嗓音阻止她:“别,你别过来,再过来,只怕我控制不住。”

  苏绾愣了一下,随之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也有控制不住的时候啊,我真是长见识了,还以为你一向控制力强呢。”

  苏绾本来就软萌可爱,让人恨不得疼到骨子里,偏现在还眉眼如丝,当真是如那娇滴滴的小妖花似的,恨不得让人搂在怀里疼爱一番,萧煌此刻的心里,真正是痛并快乐着。忍不住怒骂她。

  “你个小没良心的,爷这么痛苦是谁惹出来的,你还这样没心没肺的笑,信不信爷立马要了你。”

  苏绾立马住嘴,还下意识的伸出手捂住嘴。

  看着她如此娇俏明媚的样子,萧煌那心啊,煎熬至极。

  不过也不敢再生什么别的念头,以免自己掌控不住,赶紧的动手清洗身上的伤口,苏绾从袖中取了一瓶药出来,扔到萧煌的身边,叮咛他:“你清洗过后,用这个药上一下,然后再用白布包扎一下,便不会有事了。”

  如今看他,精神不错,看来受的确实是皮外伤,至于先前衣服上的斑斑血迹,很可能是敌人的,正因为衣服上的大部分血迹是别人的,所以他才会不脱衣服,就是让老皇帝的人看到的。

  房间里一片安静,萧煌自个清洗伤口,然后上药,苏绾则整理头发和衣服。

  不过萧煌前面的伤口好清洗,好上药,后面的伤口却没办法清洗也没办法处理,最后苏绾看不过去了,走过去替他清洗后背的伤口,不过为免他再乱动还是狠狠的警告他了。

  “若是你再乱动,我立马掉头就走,再也不来看你了,哪有病人像你这样的。”

  这一次不需要苏绾警告,萧煌也不敢乱动了,因为最后吃苦的是他自个儿。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苏绾的撩火能力了,虽然人家是安安份份的替他清洗伤口,上药,可是当她的小手轻轻的滑过他的后背时,那柔滑细嫩的小手,似乎有火似的,在他的后背撩起火焰,从他的后背一直燃烧到他的心里。

  他没想到一只小手便有这么大的威力,萧煌再一次认识到这丫头对自己的影响力了,这一辈子如若有人胆敢和他抢人,他可以毫不犹豫的灭了他。

  萧煌痛苦的闭上眼睛,强行忍受着那柔夷在他的后背轻轻抚过,虽然他极力的忍耐着,可最后还是忍受不了的,直接的抢过苏绾手里的白布,自个缠上了身上的伤口。

  苏绾看手里的白布被抢走了,不由得奇怪的抬头看他,看他正极力的忍耐着,而且近距离的看他,光滑若凝脂似的肌肤上,此时竟然溢出了细密的汗珠子来,可见他忍得极幸苦。

  苏绾也不敢再撩拨他,赶紧的往后退了开去。

  正当她退开去,房间外面,忽地响起了脚步声,有人过来了,虞歌的声音在外面远远的传进来;“见过临阳郡主。”

  慕芊芊明朗的声音响起来:“起来吧,表哥伤得怎么样了?”

  慕芊芊一点也不担心萧煌,按照她收集的情报,这个表哥很厉害,他是不可能中招的,所以他这是装重伤吗?她就是过来看看的。

  慕芊芊话落,便要越过虞歌走进房间,不过虞歌赶紧的伸手拦住了慕芊芊地去路。

  “郡主留步,爷不方便见客。”

  慕芊芊愣了一下,一抬头便看到前面的台阶门前,安静的立着几个丫鬟,这几个丫鬟正是苏绾的丫头,一看就知道苏绾也在。

  慕芊芊不由得暇想了一下,促狭的望着虞歌说道:“难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火热的画面,所以不能进?”

  她的声音脆生生的传进了房间,苏绾自然也听到了,不由得一脸的黑线条,而这时候,萧煌已绑好了身上的白布,包扎了伤口,不但如此,还穿上了白色的亵衣,伸手拉了锦被盖着,歪坐在床上。

  苏绾看萧煌都收拾妥当了,赶紧的朝着外面出声:“是临阳郡主过来了吗,请她进来。”

  慕芊芊一把推开虞歌抬脚便往萧煌的房间而来,不过她身后跟着的宫女可不敢跟着她进去。

  慕芊芊一走进房间,便感受到一道摄人的视线凶狠的盯上了她,还别说,这样的眼神还真是让她犯怵。

  说来慕芊芊也是邯临城的一个女霸王,那邯临城多少地痞流氓被她给收拾得服服贴贴,一听说临阳郡主,那真是俯首称臣,不敢得罪她半分。

  后来她奉母命进宫,皇帝又疼她,这样的她理该风霁雪月的,谁也不怕的。

  可现在她看到萧煌那布满阴霾煞气浓浓的眼神时,愣是感觉到了不安。

  慕芊芊吞咽了一下唾沫,小心的问道:“表哥,我打扰你好事了?你这是欲求不满?”

  苏绾直接嘴角直抽,一线黑线的开口:“慕芊芊,你的嘴巴是不是该洗洗了,洗过后我保证一定讨喜得多。”

  慕芊芊掉头望向苏绾,看到苏绾本来娇媚的面容上染了胭脂一样的色彩,小脸真的太好看了,粉粉嫩嫩的让人想捏啊。

  慕芊芊的眼睛眨啊眨,有那么一瞬间想伸出手捏捏苏绾,当然她还没有付储行动呢,便听到大床上的男人,阴沉无比的声音响起:“我看你那只手是真的不想要了。”

  慕芊芊总算醒神了,眼下这房里还有一个煞神呢。

  她还是先应付这煞神的好,慕芊芊如此一想,愣是从魅惑勾魂的大眼睛里挤出一抹泪水来可怜巴巴的望着萧煌说道:“表哥,我没有得罪你啊,你这样凶的看着人家,人家害怕。”

  慕芊芊话一落,苏绾忍不住抖簌一下,然后在心里加一句,求饶恕啊。

  慕芊芊一看就是个张扬跋扈的个性,此时这么夸张的一装,真是让人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而且她的话萧煌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只阴沉沉的望着她说道:“慕芊芊,以后你再敢捏璨璨的小脸,看我不让人斩了你的手。”

  慕芊芊掉头望了苏绾一下,终于明白这位大爷,为什么一看到她便给她飞眼刀子了,原来因为她碰了他的人,可是小绾绾真的粉嫩可爱的让人想摸啊,难道以后她都捏不了了,这太痛苦了啊。

  慕芊芊正在心里痛叫,床上的某大爷,冷哼一声。

  慕芊芊立刻下意识的反应,并保证:“表哥,以后我保证不捏小绾绾了,看在人家帮了你们大忙的份上,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呗。”

  虽然当着这货的面不能捏,难道私下不捏,吃吃豆腐,摸摸小脸什么的,是她最爱做的事情了。

  当然这事她是绝不会让这表哥知道的。

  萧煌听了慕芊芊的话,脸色稍霁,可是这货接下来又说了一句:“表哥,若是你觉得吃亏了,我不介意你捏回去。”

  她飞快的把自己一张千娇百媚的脸往前面送了一下。

  萧煌立刻一脸嫌弃的瞪着她:“你以为你有办法和我家璨璨比。”

  慕芊芊的心啊,哇凉哇凉的,不带这样打击人的,她怎么就比不过小绾绾的脸了,不过想想还真没她的嫩。

  慕芊芊心里略平衡一些,抬头望着萧煌,一脸稀奇的开口:“表哥,你没事吗?那外面怎么都谣传你受了重伤。”

  慕芊芊的话一落,萧煌便想到自己装重伤的事情,眼神有些阴沉的望着慕芊芊:“皇上让你过来打探情况的/”

  慕芊芊打了一个响指,一点也不否认的转身便往房间一侧的桌边走去,一脸大爷似的坐下来:“是的,你现在该对我客气点,若是我进宫去和他说,你根本没有受重伤,你肯定要倒霉。”

  慕芊芊话一落,手里刚端上手的茶杯,哗啦一声的碎裂了。

  她的脚边滚着一粒东珠,刚才若是东珠伤的是她,她此刻只怕早就香消玉损了,这人太可怕了。

  慕芊芊终于感受到了后怕,不敢再大意了,飞快的站起身望着对面的萧煌:“表哥,你你差点杀了我。”

  萧煌瞳眸阴森森的瞪着她:“有话快说,否则就滚。”

  只要和老皇帝扯上关点关系,萧煌都不会有任何的好脸色,现在他算是和老皇帝正式开撕了,虽然大家还维持着表面的功夫,可双方心知肚明怎么回事,所以但凡和老皇帝有牵扯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他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

  慕芊芊吓了一大跳,跳脚的叫了起来:“我是你这边的,还是你的媒人,你竟然这样对我,你知道不知道若没有一一一”

  慕芊芊的话没有说到底,萧煌便不耐烦的朝外面唤人:“虞歌。”

  虞歌从屋外走了进来,萧煌正欲下命令,让虞歌把慕芊芊带出去,他不想看到她,以后她再也不要登靖王府的门。

  苏绾赶紧的抢先一步开口:“好了,萧煌,听她把话说完。”

  慕芊芊撇了撇嘴,差点被萧煌给气哭了,她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没有哭过,可现在愣是被萧煌给气得快要哭了。

  这什么人啊,翻脸无情的太快了,若没有她,他能顺利的娶得美娇娘吗,能这么快的让皇上下旨吗,现在竟然这样对她。

  “表哥,你太过份了。”

  萧煌阴骜的望着她:“再说一句废话,赶紧走。”

  慕芊芊不敢再乱说了,认真的望着萧煌说道:“我是你这边的,我和你们是一起的。”

  这是表明了她的立场,她是站在萧煌这边的,可惜萧煌压根不相信她的话,因为眼下他和老皇帝已斗了起来,稍有不慎,很可能全盘皆输,哪怕慕芊芊先开始帮了他,这也有可能是老皇帝使的一出计谋。

  所以萧煌的脸色并没有因为慕芊芊说的话而有所缓和,相反的眸光依旧冷戾而阴沉,望着慕芊芊不客气的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苏绾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不能觉慕芊芊没有坏心,就觉得慕芊芊是好人,若是一切都是她使的诡计呢,人不能总认为自己聪明,有时候敌人也是十分聪明的。

  慕芊芊可不是什么笨人。

  她身为长公主的女儿,临阳郡主,深得皇帝的宠爱,她为什么要帮助他们而对付皇帝呢,要知道长公主死了,慕芊芊的一切都捏着皇上手里,她最应该巴着的就是皇帝,所以她为什么要靠近他们这一边。

  苏绾想着,缓缓开口:“临阳郡主,你若想取信我们,就要有有力的证明,要不然我们不敢相信你。”

  她这也是因为对慕芊芊有好感,所以才会提醒她的。

  若慕芊芊没有证明,她们是不会随便的相信她的。

  慕芊芊眼眶有些红,她做了这么多还不够吗?他们竟然不相信她。

  这使得她很受伤,真想掉头就走。

  可是冷静下来想想,又觉得萧煌和苏绾做得没错,因为眼下萧煌和老皇帝正斗得激烈,若是她别有用心呢。

  慕芊芊的脸色一时暗沉,满脸的若有所思,望着床上的萧煌和一侧的苏绾,今日她若是不拿出点什么东西出来,他们肯定不会相信她是他们这一边的。

  慕芊芊望向萧煌说道:“好,我告诉你为什么,你让虞歌退出去。”

  萧煌挥了挥手,虞歌悄悄的退了出去,他知道临阳郡主一定有什么绝密的话要和世子还有清灵县主说。

  慕芊芊看房里没人了,望着萧煌沉声说道:“我要杀了皇帝。”

  这一刻的她神容从未有过的认真,慎重。

  房间里,一时间分外的安静,萧煌和苏绾两个人微眯眼望着慕芊芊,她好好的要杀皇帝做什么。

  萧煌冷沉着脸望着慕芊芊。

  这一次慕芊芊没有再隐瞒,要想取信他们,自然要说出真相,只有说出真相,他们才会和她站在一起,一起联手杀掉老皇帝,替自个的父亲报仇。

  慕芊芊沉声说道:“因为他杀了我爹爹。”

  一想到自个的爹爹,慕芊芊就说不出的心痛,因为她爹爹是世界上最好的爹爹。

  他会把她骑在自己的头上,带到走遍整个街巷,给她买好吃的东西,给她买好玩的东西,他会夸她,我们芊芊啊,长大当个女将军。

  他还说,爹爹一定要替芊芊选一个天下最好的男儿家。

  可是这一切他都没有看到,他也没有替她选一个男儿家。

  她知道,爹爹临死一定是死不瞑目的,因为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娘和她,他到死一定都是牵挂着她们娘俩的。

  慕芊芊因为想到自个的爹爹,心情沉重,瞳眸微微的潮湿,说不出的伤心。

  萧煌长眉一挑,一脸的难以置信,沉声说道:“驸马爷不是被土匪杀掉的吗?”

  他记得当初邯临城的知府上报朝廷是这么说的啊,皇上还派了朝臣前往邯临城去安抚长公主殿下呢,听说皇上的意思是要把长公主接回京城,不过长公主并没有回来,一直生活在邯临城,直到她死。

  现在怎么变成驸马爷是皇上杀死的,这不大可能吧。

  萧煌怀疑的望着慕芊芊:“皇上对这个长姐特别的好,怎么可能会下旨杀了驸马爷,是不是你错了,你爹是土匪杀死的。”

  慕芊芊的眼里立刻摒射出一道狠光来,咬牙切齿的冷喝:“不,我爹是他杀死的,那山上根本没有土匪,那些人是朝廷兵将,伪装的土匪,然后皇上下了一道圣旨,让我爹去杀匪徒,最后他便被杀死在山上了,我爹的武功不弱,若是寻常的土匪是不可能杀得了他的,当时一定有很多高手劫杀了他。”

  一想到自个的爹被人劫杀,慕芊芊的胸中便是一腔的恨意。

  苏绾立刻骂了一句:“禽兽不如的东西,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呢。”

  苏绾是摆明了相信慕芊芊说的话的,可惜萧煌却未全信,因为皇帝有什么理由这样算计驸马爷呢,他远在邯临城,根本碍不到皇上。

  “皇上为什么要杀你爹,不太可能吧。”

  萧煌冷盯着慕芊芊,慕芊芊怔了一下,这事涉及到她的母亲,母亲已死,她若说出来,唯恐亵渎了自个的母亲,可如若不说,萧煌和苏绾又不可能相信她。

  所以最后她咬牙,阴森森的说道:“事实上,皇上他喜欢我母亲。”

  这个秘密她一直不知道,直到母亲临死前向她忏悔,说她爹是因为她才死的,直到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当年爹爹之死是因为这个原因。

  房间里一瞬间死寂,萧煌和苏绾有些难以置信,两个人相视之后,望向慕芊芊,慕芊芊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想到父亲的死,想到娘亲的死,想到这世上只有她一个人了,她就觉得心酸,觉得难过。

  这一刻萧煌和苏绾倒是相信她了,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拿自个的母亲出来说事。

  不过萧煌和苏绾两个人心里说不出的震憾,没想到皇帝真正喜欢的人竟然是长公主洵德公主,还为了达到霸占长公主,而杀了驸马爷,这事若是泄露出去,实在是太惊骇世俗了,要知道皇帝和长公主可是有血缘关系的血亲啊。

  苏绾走过去,伸手搂着慕芊芊,拍着她的背:“好了,别伤心了。”

  慕芊芊抱着苏绾,干脆哭了一会儿,不过哭过后,发现苏绾小小的软软的真好抱,赶紧紧抱着不放了。

  床上的萧煌先开始注意力没在她们身上,待到发现,苏绾又被这女人吃豆腐了,直接的抬起一掌便轰了过来,把两个人给轰分了开来。

  两个女人都被吓了一跳,急速的分开,萧煌脸色难看的咬牙盯着慕芊芊:“看来先前我和你说的事情你没听进去啊。”

  慕芊芊立刻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一脸认真的说道:“我记住了,不准捏璨璨的脸,可是我没有捏她的脸。”

  萧煌脸色一黑,阴沉沉的警告她:“以后抱也不准抱。”

  慕芊芊狠狠的抽了抽嘴角,这男人醋味太大了,以后能喝醋喝到死。

  不过现在慕芊芊不敢招惹这货,因为谁敢招惹醋坛子啊,

  “表哥我知道了。”

  她一言完望向萧煌飞快的说道:“那表哥,你现在相信我了吗?我是真的站在你这一边的。”

  萧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房间外面,虞歌飞快的闪身奔进来,脸色不好看的禀报:“世子爷,刚才我们得到消息,惠王府着火了,惠王殿下烧死了。”

  虞歌话一落,萧煌周身拢上戾气,深沉的说道:“确认他烧死了吗?还是有人救了他。”

  “属下听人禀报说火场中确实有一具烧焦尸体,至于那尸体究竟是不是惠王殿下,禀报的人不敢确定。”

  虞歌禀报完后,萧煌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只要没有确认死者的身份,这个人死就不能肯定。

  不过不管怎么样,萧擎短时间内要想恢复过来,已是不能,所以他现在的心思还是不要放在他身上的好,他现在需要对付的是皇上,眼下宣王萧哲要进京了,他就坐看宣王殿下和老皇帝斗法,他只要没事在里面搅搅风云便是了。

  萧煌心里想着,挥手示意虞歌出去。

  虞歌并没有出去,而是继续禀报道:“爷,皇上下旨把替惠王医治御医,以及惠王府的人全都杀了,眼下京城人心惶惶的。”

  萧煌冷笑:“呵呵,果然不亏为一国之君,说杀人就杀人,这雷霆手段不佩服都不行。”

  房间里没人说话,萧煌挥了挥手示意虞歌退下去。

  待到虞歌退出去,慕芊芊和苏绾两个人一时没出声,慕芊芊对萧擎无感,因为她初入京,和萧擎表哥没有深交,何况因为萧擎是老皇帝的儿子,慕芊芊不喜欢他。

  至于苏绾,一时说不出来心头什么感受,想到初相见时那个温润若暖玉的人,到最后两个人之间的形同陌路,还成了仇人,她只能稀吁一声。

  萧煌却望向了慕芊芊说不得道:“你确定你真的要和我们站在一条阵线上。”

  “自然是真的,我们一起联手对付老皇帝。”

  慕芊芊斩钉截铁的说道,到最后她的银牙轻咬起来。

  萧煌点了点头,沉稳的说道:“好,那我们就联手收拾他,从现在开始你听我的安排行事,定叫你如了自己的心愿。”

  慕芊芊眼睛亮了一下,想都不想的点头:“好,表哥你说。”

  “宣王萧哲马上就回京了,从现在开始,你配合他的行动行事。”

  “宣王萧哲,他想夺帝位吗?”

  她听自个的娘说过这位宣王殿下,过去倒是很好的一个人,不过这么些年过去。个个在变,这个宣王殿下只怕未必就是个好的。

  “表哥想推宣王殿下上位吗?”

  萧煌则摇头,凉薄寒戾的冷笑:“谁上位与我无关,我只是乐意看他们斗,最好两败俱伤,这样他们就没空收拾我们了,至于西楚国的皇位,最后谁合本世子的眼缘,本世子就推他上位。”

  慕芊芊眼神深沉的说道:“表哥就没想过自己登位吗?如若表哥上位,这天下又有何人能为难得了表哥。”

  萧煌却不甚感兴趣的摇头:“当皇帝太累了。”

  “可是表哥的心愿不就是为了保住靖王府不受伤害吗?若是别人上位,最终肯定不会放过靖王府的,哪怕就是推皇室最小的小皇子上位,至多就是保几年平安罢了,等到皇帝真正的执掌了大权,他还是会动靖王府的,何况若是表哥权势过大,外面的人还能说表哥是狼子野心,挟天子以令储候,这样反落不得好。”

  慕芊芊之所以建议萧煌登基称帝,也是为了保自己,因为她和萧煌是一起的,以他们的交情,日后她不管嫁不嫁人,萧煌只怕都不会过多的为难她。

  而换做别人登基当皇帝就未必了,她这样的郡主,只是那些皇帝用来拉拢世家弟子的筹码罢了,她绝不会容许自己最后沦落为鱼肉刀俎。

  房间里,萧煌的脸色和苏绾的脸色都有些暗,一起望向慕芊芊,这女人胆子可真够大的。

  萧煌则懒洋洋的抬了一下手,不甚在意的说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还是先做好眼面前的事情吧。”

  这话就是没有完全的否决,慕芊芊很高兴,立刻高兴的应了:“好。”

  房间里气氛总算缓和了一些,萧煌因着受了伤流了不少的血,此时已有些疲倦,逐没什么精神的说道:“你可以回宫去了,本世子累了,要休息了。”

  “那表哥你先休息,我先出去了。”

  慕芊芊说完后,心里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她和这个表哥待在一起压力太大了,这种感觉从前还没有过呢,真正是不舒服啊,现在总算不用再待着了。

  不过慕芊芊走到门边的时候没忘了招呼苏绾:“小绾绾,你不走吗,表哥他要休息了。”

  苏绾点头,确实是这样,一大早她就过来了,连东西都没吃,肚子实在是饿了,所以还是先出去吃点东西,这里让萧煌休息就好。

  不过她还没有说话,萧煌便霸道的瞪着慕芊芊:“她是本世子的未婚妻,自然要留下来陪本世子的。”

  慕芊芊一脸的无语,你大爷的不是要休息吗?休息还要人陪吗?不过她真不敢招惹这货了,赶紧的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去看看舅舅舅母。”

  长公主临死的时候最记挂的人就是靖王爷这个弟弟,因着母亲的牵挂,所以慕芊芊对于靖王这个舅舅还是蛮好的。

  房间里,苏绾看到慕芊芊走了,走到床前望着萧煌不满的说道:“你不是要休息吗,休息还要人陪啊。”

  萧煌长臂一伸便拖拽了苏绾到自己的身边,然后伸手搂着苏绾,霸道的说道:“我是病人,是你的未婚夫,我生病了,你自然要陪我睡。”

  苏绾一脸幽暗,挣扎着想起身,可惜这家伙牢牢的霸住她,她根本动弹不了,最后只得叫嚷道:“我早饭还没有吃呢,一早上到现在都快要饿死了。”

  她一说这话,萧煌也感觉到自己饿了,所以搂着苏绾坐起身来,大声的命令外面的人:“来人,准备吃的东西过来,本世子和清灵县主饿了。”

  虞歌一听,赶紧的命令下去,让人准备吃的东西过来。

  很快,燕窝银丝粥,人参核桃酥,糯米玻璃糕,还有几样精致的小菜准备了进来。

  苏绾一看到吃的,早懒得理会萧煌了,飞快的开动起来,还别说,靖王府的厨子果然和寻常的厨子不一样,做出来的东西不但精细,而且还特别的好吃,苏绾吃了一碗燕窝银丝糨,还吃了两块糕点,又吃了一些小菜,肚子撑得饱饱的。

  待到她吃饱喝足了,掉头望向萧煌,竟然发现这家伙没吃多少,反而更多的是满足的看着她吃,看她吃东西眉飞色舞,神彩飞扬的样子,真正是让人不吃东西也欢喜。

  苏绾不知他的心思,一脸稀奇的开口:“怎么了?你怎么不吃。”

  “看你吃我就饱了。”

  苏绾直接的翻白眼,说好的高冷呢,从前的高冷哪去了,现在整一个油嘴滑舌,爱拈酸吃醋的家伙。

  “吃也吃饱了,喝也喝饱了,你也没什么事了,我还是回去吧。”

  虽然她眼下是靖王世子妃,可是还没有成亲呢,她若是一直待在这里会惹人闲话的,所以还是回安国候府去。

  可是萧煌如何会放她走啊,他实在舍不得放她离开,所以眼看着苏绾要溜,萧大世子早伸手霸道的拽住了苏绾,然后拖拽着她上床,搂抱着她睡觉,当然这一次是纯纯的睡觉,并没有多做什么。

  因为他虽然伤势不重,可倒底受了不轻的伤,又流了不少的血,又折腾到现在,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了。

  苏绾看他说话的空档便睡着了,先开始还以为他是装的,伸手推了推他,竟然发现这家伙是真的累睡着了,看他精致无双的面容上泛着苍白的色泽,苏绾忍不住心疼,最后只好就由着他了,窝在他的怀里,沉沉的睡着了。

  两个人这一睡只睡到傍晚,这一回苏绾不理会萧煌,坚定的要回安国候府,萧煌便派虞歌等人护送她回府。

  苏绾回到安国候府后,竟然发现自己住的听竹轩里,有个人大摇大摆的坐在花厅里等着她。

  这人竟是先前从靖王府出来的慕芊芊。

  慕芊芊一看到苏绾回来,便高兴的起身扑过来,上手便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绾绾,来,抱抱。”

  可惜苏绾一避让了开来,没好气的白了慕芊芊一眼:“我看你真的皮在痒,是不是想让萧煌收拾你。”

  苏绾一言完,掉转身皮笑肉不笑的望着慕芊芊:“我记得萧煌是让你回宫里去配合宣王殿下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慕芊芊啧啧嘴巴,转身往椅子上坐去:“小绾绾,你真是太绝情了,人家想进宫前来看看你,你竟然还不领情。”

  她说完后望着苏绾,一脸诡谲的说道:“小绾绾,我表哥让我配合宣王萧哲,你说如果我挑动皇帝对宣王心生杀机怎么样。这样他们两个人说不定会杀得更激烈更厉害的一点,这样我们看热闹,也看得有味一点。”

  苏绾一脸听得一脸黑线,不过对于慕芊芊的话倒是蛮赞同的:“嗯,你这主意不错,你就在他们中间左右逢源,争取让他们的关系越来越恶劣,彼此间心生杀意,这样才有意思。”

  苏绾说完后,慕芊芊长眉轻挑的望着苏绾,一脸谄媚笑意的说道:“那你能和萧表哥说,这是你的主意吗?”

  原来这厮打的是这主意,自己想让皇帝和宣王杀的撕裂哗啦的,又怕萧煌找她算帐,因为萧煌的主意是让她配合宣王萧哲。

  她若违背他的意思,会不会倒霉。

  所以她才会来找苏绾,苏绾倒不计较,因为她也是巴不得那两个人杀得撕裂哗啦的,所以立刻便同意了:“行啊,你去做,我在后面给你撑腰。”

  苏绾说完,慕芊芊一脸的感动,张开双臂诱惑似的说道:“小绾绾,来,我们来拥抱个,祝我们合作成功。”

  苏绾凉凉的说道:“不吃豆腐会死啊,快滚。”

  慕芊芊没来得及说话,便见外面白沁走了进来,飞快的说道:“小姐,二小姐生病了,让婢女过来请大小姐过去替她看一下。”

  苏绾愣了一下,这苏明月自从母亲去世后,对她可是忌惮得很,现在又抽什么风了,自己生病不去叫医生替她治病,竟然要她过去替她治病,她有这么好心吗?

  事出蹊跷必有诈,苏绾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她有病不去找大夫,找我做什么?不去。”

  白沁应声走出去,和门外的丫鬟说了,小姐不去,可苏明月的丫鬟侍棋,哭着央求白沁:“小姐病得很重,白天请了大夫过来看,根本没用,所以才会让奴婢过来请大小姐替她看看的。”

  侍棋说着扑通一声跪下,朝着花厅里的苏绾哀求起来:“大小姐,求你救救小姐。”

  苏绾直接不耐烦的命令白沁:“把她给我扔出去。”

  白沁应了一声后,直接的提了侍棋往门外走去,很快把她给扔了出去。

  听竹轩的花厅里,慕芊芊眨巴着眼睛望着苏绾说道:“小绾绾,你这心可真够狠的,和萧表哥有得一拼,难怪你们会看对眼。”

  苏绾不客气的和慕芊芊说:“你以为你心会有多好吗?”

  她说完不理会慕芊芊,唤了暗处的云歌出来:“你去二小姐的桃花轩查一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名堂?”

  云歌领命而去,身后的苏绾瞳眸一片暗沉,手指悄然的握起来,苏明月,你最好别给我使什么哟蛾子,否则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一会儿的功夫,云歌领命而回,沉稳的禀报:“回清灵县主的话,属下没有查出任何的气息,不过属下感觉那桃花轩内有一股杀气,即便他们内敛了气息,但是凭着属下多年的经验,那院子里应该埋伏着很多厉害的高手,他们内敛了气息,让人查探不到,但气息能内敛,那种杀气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题外话------

  苏明月被人利用了这货在找死了,票纸啊。月底了,月底了,再不投浪费了……<!--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21章二人联手 苏明月作怪 投票奖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