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苏绾的前生后世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暗夜之下,苏绾满脸的难以置信,望着身侧飘逸华美,仿若仙人的凤离夜。

  舅舅说,她有内力,被她娘亲封在了她的体内,也就是说若是舅舅帮助她解掉了封印,她就可以练功了,就会像那些会武功的人一般很厉害了吗?

  苏绾的眼里难以掩饰的高兴,眼神说不出的精亮,望着一侧的凤离夜,高兴的问道。

  “舅舅,你是说我体内有内力,如果我体内真的有内力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练武功了。”

  凤离夜幽冷的眸子从萧煌收回来,望向苏绾的时候,说不出的宠溺,声音也是柔柔的。

  “是的,绾儿,你体内有你娘封住的内力,舅舅替你解掉后,你就有内力了,舅舅会教你武功的。”

  “好。”

  这下苏绾是真的很高兴了,因为求人不如求已,虽然她身边不乏厉害的人,可如果她自己有武功呢,再加上她的毒术,一般人要想伤她恐怕很难。

  苏绾高兴了,白沁自然也是高兴的,听竹轩内个个都很高兴/

  唯有一人黑沉着脸,阴森森的望着前面的两个人,男子风华无双,女子娇俏迷人,尤其是他们的脸上,一个是宠溺的神容,一个是兴奋愉悦的样子,这样子的他们,真的太刺眼了。

  萧煌只觉得胸中气闷难当,尤其是还没有确认这人的身份,璨璨竟然叫他舅舅。

  这不是摆明了不听他的话,而相信这个男人的话吗?

  尤其是他想到这个男人之前说的话,未婚夫,不要也罢,凭什么,他算个什么东西,就算是舅舅,恐怕也没有权力决定绾绾的婚事吧。

  萧煌越想越不痛快,周身染上浓浓的冷戾之气,瞳眸阴森森的盯着凤离夜,恨不得把这男人一脚踹飞,莫名其妙的出现,莫名其妙的成了璨璨的舅舅,最主要的是他竟然这么的出色,这让他怎么看怎么不爽。

  不过萧煌也看出来了,凤离夜似乎真的在给璨璨解什么封印,正因为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站着没动,要不然早上去收拾这家伙了。

  不过不动,不代表他不生气。

  萧煌的眼睛从凤离夜的身上移到了苏绾的身上,看她眉眼如花,笑容满面的娇俏样,真是有一种想打她屁股的感觉,上次不是让她不要笑得这样的灿烂吗,结果竟然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太可气了。

  这里萧大世子纠纠结结,忧忧怨怨的。

  那里凤离夜的手并没有停,他的手指上闪着赤红的火焰之光,一路顺着苏绾的经络而行,然后飞快的点苏绾身上的几大穴道,啪啪的声音响过之后,他陡的收手,缓缓的站好,笑望着苏绾说道。

  “绾儿,试试看,有没有感觉体内有内力流动。”

  苏绾凝神感受了一下,真的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身子似乎很有力量似的,身上暖暖的,说不出的舒服,难道这股流动的气息,就是内力,真是好神奇。

  “是有流动的气息,似乎十分有力量似的。”

  苏绾点头,凤离夜轻笑,声音越发的温和:“这就是内力,不过现在这力量你还不会用,所以有些散,回头舅舅教你如何控制这股内力,然后再教你我凤家功法,以后就没人可以轻易伤你了。”

  凤离夜话一落,白沁赶紧的开口:“小姐,还不快谢谢殿下,凤家功法可不是寻常人能学到的。”

  除了凤家的人,一般人是学不到这套功法的,十分的强霸,若是习了这凤家功法,以后小姐就会更厉害了。

  所以白沁十分的高兴,看来殿下没有把小姐当外人。

  苏绾愣了一下,现在的是真的喜欢上凤离夜了,因为这个人看来真是她的舅舅,关键是对她好。

  这世上没人拒绝别人对她好吧,何况是自个的舅舅。

  苏绾立刻眉眼染着轻笑望着凤离夜说道:“谢谢舅舅。”

  “嗯。”

  凤离夜轻点头,然后掉头望向身后的萧煌,幽冷的说道:“萧世子,现在你是看到了,孤就是她的舅舅,亲的。”

  他强调了最后一点,不是假的,是亲舅舅。

  萧煌的脸色说不出的阴沉,现在他再想否认凤离夜的身份就是无理取闹了,可是现在自己和这男人关系明显恶劣,就算讨好他,只怕也没有用,所以干脆不讨好了,只冷着一张脸,冷魅的瞪着凤离夜,阴阴沉沉的说道。

  “就算是舅舅又怎么样,我还是她的未婚夫呢?”

  萧煌霸道地走到苏绾的身边,一把拉了苏绾站在自己的身边,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凤离夜一点也没有在意,只飘逸的说道:“孤说过,你这样的未婚夫,不要也罢。”

  “凭什么。”

  “因为孤是她的亲舅舅,长辈。”

  凤离夜提醒萧煌,越来越不喜欢这个男人,虽然长相出色,能力也算不错,可是这礼仪规矩实在差劲得很,何况他身为绾儿的舅舅,他连尊重都做不到,这样的男人要来何用。

  要知道不尊重绾儿的长辈,就是不尊重绾儿,这点规矩都不懂,要他看,这人不要也罢。

  可惜萧煌现在就是看凤离夜各种不爽,本来璨璨是他的宝贝,现在怎么看着像成了别人的宝贝,他看着那样的画面,有一种剜心的感觉,所以就算是舅舅,也没有权利阻止他娶璨璨,而且圣旨已经赐婚了。

  萧煌戾气浓浓的望着凤离夜沉声说道:“本世子是她的未婚夫,我们很快就要大婚了,圣旨已下。”

  “圣旨?孤明日便可让西楚国的老皇帝收回成命。”

  凤离夜冷傲的开口,萧煌的脸一黑,差点没有爆粗口,脸色更是黑沉得可怕,阴森的开口:“凭什么,你凭什么。”

  萧煌身侧的苏绾总算觉得萧煌这样和凤离夜作对不大好,必竟凤离夜现在是她的舅舅,他这样和他对着干,是不太好的,所以苏绾拽了拽萧煌的衣袖,轻声的说道:“萧煌,别和舅舅对着干。”

  苏绾本意是好的,必竟凤离夜眼下是她的舅舅,他何必和他对着干呢。

  可是萧煌听到苏绾的话,可就不高兴了,怎么叫他和她舅舅对着干啊,分明是她舅舅故意找碴子,莫名其妙的出现后,一开口便要带她走,要知道当他听到他说要带她走时,他有多恐慌,下意识便排斥他了,怎么看他都不顺眼。

  萧煌越想越火大,连带的望向苏绾的时候,脸色也是一片冷霜,不满的说道:“璨璨,不是我和他对着干,是他和我对着干的。”

  萧煌对着苏绾一吼,凤离夜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要知道在他的心里,绾儿就是他们的宝贝,现在这人竟然直接的对着她吼,这样的人他如何会同意,绝不会同意的。

  凤离夜沉声开口:“是孤和你对着干了,怎么了?”

  萧煌一听指着凤离夜望着苏绾说道;“你听听,你听听他说的。”

  苏绾有些头疼,本来大半夜的不睡觉就够费神的了,临了这两个人还吵个没完,她听了真正是头疼,同时她还想到一件事,萧煌之前受了伤,又劳心劳力的操劳了这么一夜,不如让他回去休息,让他们分开冷静冷静。

  苏绾如此一想,望着萧煌说道:“萧煌,你先前受伤了,劳累了一夜,还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要不然身子会吃受不住的。”

  苏绾话一落,萧煌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望着苏绾不满的说道:“你竟然撵我走。”

  苏绾无语的望着他,她不是关心他身体不好吗,看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不消停,让他回去休息,怎么成撵他走了。

  不过这时候苏绾也有些火了,指着萧煌的鼻子冷哼:“我是撵你走了,赶紧的给我回去。”

  这下萧煌越发的阴沉了,周身染上了冷魅的气息,瞳眸阴森森的寒气,然后转身便自离开了,理也不理身后的苏绾,一路出了听竹轩,直回靖王府而去。

  苏绾看他走了,虽然有些担心,可他走了冷静冷静也好,让他想想清楚,凤离夜是她的舅舅,她的亲人,他是要娶她的人,那凤离夜也是他的舅舅,难道他对亲人就这样吗?

  苏绾正想着,身后的凤离夜已经走了过来,望着苏绾说道:“绾儿,舅舅与你说说你娘的事情。”

  苏绾注意力便不在萧煌的身上,跟着凤离夜一路往花厅走去,连走边说道:“舅舅先前说道,我娘没有死,这是怎么回事?”

  苏绾的话刚落,后面的白沁惊叫一声:“小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公主没有死,她竟然没有死,她就知道公主不会死的,她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白沁整个人都激动了,有些不能自持的感觉。

  苏绾停下身子望向身侧的凤离夜,说道:“舅舅说的,说娘没死,可为什么安国候府内的人都说她死了。”

  凤离夜扫了一眼苏绾和白沁,然后领先往花厅走去,待到进了花厅坐下来后,凤离夜才缓缓的说道。

  “你娘亲确实还没有死,不过也没有活,眼下她就像一个活死人一样,被舅舅封在冰玉寒池之中,整整十年了,她都没有醒过来,所以舅舅是带你回青霄国的,希望你能唤醒她生存的意志,若是她自身有了生存的意志,舅舅就可以救活她了。”

  白沁一听凤离夜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公主她怎么成了活死人。

  白沁眼泪就下来了,她望向苏绾伤心的说道:“小姐,我们回青霄国去救公主一命吧。”

  苏绾想了一下,说实在的对于那个惊才艳艳的娘亲,她没什么感觉,可是看她给她安排的一切,先给她弄了一门亲事,又给她拜月山庄做嫁妆,然后又给她封印内力,这种种都可看出她是个好娘亲,虽然不知道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不能否认她做的一切。

  而且身为公主的女儿,胸中自有一腔母女情份,苏绾望向凤离夜缓缓的说道:“好,舅舅,等我和萧煌说完后,我跟你前往青霄国一趟。”

  凤离夜听到苏绾说起萧煌时,脸上拢上了淡淡的光彩,眼神是温柔的,唇角也微微的勾出了笑意。

  这神容显示苏绾是喜欢萧煌的,身为她的舅舅,他自然是不想让她不好受的,可是想想萧煌那样的人,凤离夜并不喜欢,不过他并不打算让绾儿不好受,逐温声说道:“绾儿,你真的很喜欢那个家伙吗?”

  苏绾轻笑着点头,她和萧煌经历了很多,虽然他脾气不大好,但爱她的心却是很真实的,所以她并不打算隐瞒凤离夜。

  凤离夜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来:“如若说舅舅不同意,绾儿也要嫁吗?”

  苏绾愣了一下,飞快的抬头望着凤离夜,然后俏皮的说道:“舅舅应该不想让我为难吧。”

  凤离夜轻笑了起来,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丫头了。

  “好,舅舅答应你,让你嫁给他,不过想娶我青霄国的小郡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舅舅要考验他,如若过关了,他就跟你和我一起前往青霄国,让你外祖父外祖母还有你娘见见他。”

  苏绾反倒愣了一下,因为她以为凤离夜不会轻易答应的,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

  苏绾忍不住笑起来,望着凤离夜道谢:“谢谢舅舅。”

  “和舅舅说什么谢。”

  凤离夜满目宠溺,望着苏绾温柔的说道:“绾儿,去睡一会儿,今日孤进宫拜访西楚皇帝,到时候你和舅舅一起去。”

  苏绾想了一下同意了,现在她好歹有个大靠山了,自然要靠着,她倒要看看西楚的老皇帝看到她,会不会惊讶。

  “好。”

  说完后她想起凤离夜也一直没有睡觉,便叮咛凤离夜:“舅舅,你也在去睡一会儿吧。”

  苏绾说完望向白沁说道:“白沁给舅舅安排一个好院子让他暂时的住下来。”

  “是的,小姐。”

  白沁恭敬的应声,原来她还担心太子殿下等人不会认小姐,没想到太子殿下竟然这般的宠小姐,所以如若小姐回青霄国,一定会倍受恩宠的。

  白沁很高兴,恭敬的望向凤离夜:“殿下请。”

  凤离夜徐徐的起身,和苏绾一路往外走去,不过走到门外的时候,苏绾想到凤离夜要教她学习凤家功法的事情,赶紧的问道:“舅舅,你不是说要教我凤家功法吗?”

  凤离夜忍不住笑起来,宠溺的开口:“舅舅会教你的,不过你先去睡会儿,别变成熊猫眼。”

  苏绾立刻高兴的离开,身后的凤离夜目送着她开,待到她离开后,他的周身便笼罩上了幽冷气息,抬头望着外面青暮的夜色,唇角是幽幽的冷笑。

  萧世子是吗?你对孤不满,孤倒还能原谅,但是孤不能原谅你胆敢对绾儿摆脸色。

  凤离夜一甩手转身下台阶,身后的白沁小心翼翼的跟着,太子殿下的气场实在是太骇人了,让人备觉压力。

  “白沁,与孤说说阿姐当年的事情。”

  “是的,殿下。”

  白沁小声的应了,一路随了凤离夜离开,当然她不敢隐瞒公主当年任何的事情,她能隐瞒苏绾,却不敢隐瞒太子殿下。

  一行人迅速的离开了。

  苏绾则高兴的回房间去休息了,临睡前她的唇角还挂着愉快的笑意。

  因为舅舅同意让她嫁给萧煌了,虽然说要考验他,但是她相信萧煌一定会通过的,总之她希望萧煌能尊重舅舅,舅舅也能接纳萧煌,这样就是皆大欢喜了。

  天色微明。

  轻薄的雾气笼罩着整个宁王府,华丽的宁王府,好像玉宇琼楼一般的若隐若现。

  此时宁王府最华丽的院子里,忽地传来吵吵嚷嚷,惊慌失措的声音:“王爷,你怎么了?”

  “来人,宣大夫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

  宁王萧烨所住的院子里,一团吵闹,很快有大夫跟着管家的身后进了王爷萧烨的房间。

  宁王萧烨此时如痛苦的小兽一般的倦缩着身子,在床上不停的颤抖着,挣扎着,疼痛使得他的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此时他只觉得胸口剧痛难忍,就好像有人紧紧的揪住他的心脏一般的疼痛,痛苦使得他忍不住抓着床柱,把头往床柱上撞去,似乎疼痛能让他暂时的忘记心口传来的痛意。

  这份痛意使得他的思维有些迷糊,意识也混乱得很。

  玉隐赶紧的拉了大夫过来替自家的主子医治:“快,看看王爷他究竟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啊。”

  老大夫一进来便冲到王爷的身边,伸手去抓萧烨的手,可是此刻疼痛难忍的萧烨,怎么可能会一动不动的让他诊脉。

  老大夫来拉他,他直接一掌击飞了老大夫,然后痛苦的低吼起来,仿若受伤的虎狮一般的拿头撞着床柱,说不出的痛苦。

  玉隐立刻一挥手命令一名手下过来,他和这手下一左一右的架住了王爷,然后命令老大夫:“快,赶紧给王爷检查一下,看看他究竟是怎么了?”

  老大夫飞快的爬起来,冲到萧烨的身边,替他诊脉,而萧烨因为心口疼痛而发出虎狮咆哮的声音。

  满屋的人听了都忍不住轻颤起来,王爷他究竟怎么了?

  老大夫检查一遍后,满脸的难以置信,然后又检查了一遍,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玉隐沉声问道:“怎么样,王爷他怎么样了?”

  老大夫望着玉隐说道:“从脉像看,王爷没病。也没有被人下毒。”

  玉隐真想一脚踹死这家伙,上次就说王爷没病,也没有被人下毒,可是没病没被下毒的人会这样吗?

  “你个混帐,你眼睛瞎了,王爷都疯了,你说王爷没病没被人下毒,这怎么可能。”

  玉隐说完,他按住的宁王萧烨,陡的疯了似的抬头,一捶便对着玉隐捶了下去,而他血红着一双眼睛,整个人好似疯了似的咆哮起来:“滚,滚。”

  此时的他完全是失了心智的样子,疯了似的抓起东西对着玉隐他们砸过去,同时还拿头往床柱上碰,玉隐看得心疼至极,一把冲过去抱住他:“王爷,你不要这样子,来人,快去再请别的大夫进府。”

  “快去请人。”

  房里房外乱成一团,恰在这时候,一道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快,让开让开,灵隐大师来了,灵隐大师来了。”

  房里的人一听,赶紧的往外冲去,管家看到那一头白发的灵隐法师,扑通一声跪下来磕头:“灵隐大师,你快救救我家王爷,我家王爷他只怕不行了,你快救救他啊。”

  灵隐法师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往萧烨的房里走去,待到他进了萧烨的房间,只见房里遍地狼籍,而床上的萧烨此时不但疯狂得失了心智,对着床撞头,同时还不停的发出呜咽的咆哮之声,样子说不出的狼狈,似毫没有往日的高贵出尘。

  灵隐法师双手合什,默念了一句:“罪过罪过,真是孽缘啊。”

  他飞快的走到了宁王萧烨的面前,然后一伸手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血溢出来,他飞快的在半空写了一道血符,然后贴上了宁王萧烨的胸口。

  萧烨前一刻还疯狂的失了心智,好似小兽一般的愤怒,可是后一刻整个人便软软的往床上倒了下去,一动也不动的。

  玉隐看了,不由得大惊失色惊叫起来:“王爷他。”

  灵隐法师摇头:“他暂时没事。”

  玉隐望着灵隐法师沉声询问:“我家王爷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啊。”

  灵隐法师没理会玉隐,而是望向了床上的萧烨,此时萧烨已经慢慢的清醒了过来,挣扎着动了一下抬头望着灵隐法师。

  “师叔。”

  灵隐法师缓缓的开口:“你醒了?”

  萧烨整个人十分的虚弱,脸色同样惨白如纸,而且一脸的汗水,他挣扎着爬起来歪靠在床上,望着灵隐法师说道:“本王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痛不欲生呢,而且大夫还查不出来究竟是怎么了?”

  灵隐法师望着萧烨,无奈的开口:“真是一场冤孽啊,你们都退下去吧。”

  灵隐法师一挥手,萧烨便知道他定然是有私密的话要与他说,所以望向云隐,云隐立刻带着所有人退了下去。

  最后屋子里只剩下灵隐法师和宁王萧烨两个人。

  灵隐法师一时没有说话,只是眸光深沉的望向萧烨,萧烨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害怕不安:“师叔怎么了?”

  灵隐法师重重的叹口气:“这真是一场冤孽,还是你自己种下来的因,才会得到今日的果,罢罢,今日我替你开了天眼,你便知你为何会这样了。”

  他一言落,飞快的从袖中取出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球放在桌中间,然后他依旧和先前一般咬破了手指,不过这一次不像先前那般简单,而是很繁杂,先写了很多的血符,张贴在宁王萧烨的四周,待到萧烨的四周自成一个空间了,他才写下两道血符,点进了萧烨的眼睛。

  待到做完了这些,灵隐法师飞快的开口:“看水晶球中的幻像,那就是你的前生。”

  萧烨的眼睛闪过奇异的红光,飞快的望向水晶球,水晶球在外人眼里依旧一片透明之色,但看在宁王萧烨的眼里,已经完全的变了一个样子,幻海重生,只见水晶球的画面定在了安国候府的老太君生辰之日。

  那一时他因为身子不好,所以在后院转悠,然后看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溜进了一座院子,他便跟进去。

  不想那男人竟然在掐一个女人,他一怒上前教训了那个男人。

  本来以为地上的女人死了,可是谁知道她竟然没有死,不但没死,还中了别人所下媚药,他把她送进了安国候府后园一座碧湖中,直到她身上的药性消失,他才带着她离开碧湖。

  这个女人便是安国候府的大小姐苏绾,他几乎是第一眼便喜欢上她了,因为她有一双明亮又狡诘的眼睛,在暗夜之下,仿若天上的星辰似的。

  后来他一直留意她,发现她不但漂亮还很聪明,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受她吸引,追随着他。

  后来他一直护着她,助她斗安国候府的夫人,二小姐,还有那个大公子,而苏绾作为回报,助他斗襄王,斗庆王,最终使得他脱疑而出,成为了西楚国京都的太子,而他在被赐封太子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请求父皇下旨赐封她为他的太子妃。

  父皇本来不同意,却在知道苏绾手中有一枚龙王令后,便同意把她指婚给他为太子妃。

  不过当时两个人还没有大婚,十二月赐的指婚旨意,来年三月大婚。

  可是他和苏绾却发现,父皇根本就无意立苏绾为太子妃,他只是缓兵之计,后来甚至于用一幅滴血的画像来设计苏绾,而把苏绾关进刑部的大牢里,他实在是忍无可忍,最后决定和苏绾联手杀掉自个的父皇,登基为帝,然后顺理成章的赐封苏绾为皇后。

  只是当他们夜进皇宫,准备刺杀皇帝的时候,才发现,父皇在勤政殿内设下了重重的机关,苏绾被困在勤政殿内,不但受万箭迫害,还受焚烧之苦,而他为保自己,为保太子之身,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她葬身于火河之中。

  “不。”

  房间里,宁王萧烨真实的感受到自己心中万箭穿心之痛,若说以前他感觉不到他为什么那么喜欢苏绾,但现在他却是真实的能感受到他喜欢苏绾的心的,那时候没有萧煌,没有任何人,只有他和她,她是他喜欢的女人,而她那时候虽然喜欢他,但似乎还没有全然的爱上他。

  她似乎不轻易的相信人,如若,如若在那场大火之中,他毫不犹豫的脱身而出,他相信,她一定会爱上他的,一定会的。

  可是他没有,还亲眼看着她葬身于火海之中。

  直到现在,他尤能感受到自己当时的心有多么的痛。

  房间里宁王萧烨,挣扎着摇头,然后不再去看水晶球,而是望向了房间一侧的灵隐法师:“师叔,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灵隐法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你再往下看就知道后来的事情了。”

  宁王萧烨又掉头往后面看,只见画面一转,便到了一座小小的灵堂,灵堂之中,他手捧着苏绾的灵位,痛心疾首生不如死,恨不得自己死过去才好,他不吃不喝的过了半个月,整个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最后他再也忍受不了失去苏绾的痛苦,便捧着苏绾的灵位,一路前往紫灵山,寻找师叔灵隐法师,找到灵隐法师后,他便长跪于地上,请求师叔想办法改变天地轨迹。

  这还是他听自个的师父说过的,人可以改变天地的轨迹,让事情回到原来的起点,一切从头来过。

  所以他愿意从头来过,给自己一个机会,这一回他绝不会再负了苏绾的。

  他在紫灵山师叔的门外,跪了三天三夜,眼看着便要死了,师叔最后倒底同意启动九转凤鸾劫,改天换地回到从前。

  这九转凤鸾劫并不是十拿九稳能成功的,很可能失败,如若失败,不但是回不到从前,连宁王萧烨自己也会应劫而死,永无翻身之地,而就算九转凤鸾劫成功了,他们两个人是不是能回到从前都是未知数。

  而且这九转凤鸾劫还要用宁王萧烨的帝皇气和心头血来运转方能成功。

  灵隐法师把什么都说到了,但是萧烨依旧要启动九转凤鸾劫。

  玉隐法师没办法,同时他自己也想苏绾回到起点,因为苏绾是他故人之女,这也是他愿意动用九转凤鸾劫的原因。

  启动九转凤鸾劫,失败了的话除了萧烨应劫,他也是要应劫的。

  但是萧烨坚定的要启动九转凤鸾劫,他就应了他,两个人在紫灵山山顶用萧烨的帝皇气和心头血启动了九转凤鸾劫。

  没想到九转凤鸾劫真的成功了,回到了当初的起点,安国候府老太君生辰的那一天。

  可是这其中却又发生了一点意外,宁王萧烨忘掉了从前的事情,并没有在安国候府老太君生辰前赶回来,相反的另外一个人却在此劫中得以重生,从而与苏绾发生了一段纠缠。

  水晶球慢慢的黯然了,宁王萧烨慢慢的收回了视线,现在他终于明白一切的前因后果了,也知道了他为什么第一眼便感觉到苏绾有些不一样了,原来她是他的爱人。

  他最喜欢的女人,却因为他的贪生怕死,而错失了性命。

  他启动九转凤鸾劫就是为了和她重新开始,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最后却出了偏差。

  萧烨痛苦至极的抱着头,埋在床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萧煌会没死,我记得前世他是早早就死了的,他们靖王府所有人都死了。”

  萧烨伤痛的开口,灵隐法师缓缓的说道:“这一世,他是应劫而生的,若是不启动九转凤鸾劫,他是活不了的,可是正因为启动了九转凤鸾劫,他得了一个机会,应劫而生,这真是一段理不断剪还乱的孽缘啊。”

  灵隐法师沉重的开口。

  萧烨抬首望着他沉痛的说道:“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的痛苦,竟然还失去了理智。”

  灵隐法师叹气说道:“你忘了那九转凤鸾劫是动用了你的帝皇气和心头血来启动的,也就是说你和苏绾是一体的,现在苏绾却喜欢上了别人,你只怕要应劫了。”

  灵隐法师一说,萧烨的脸色一白,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若他死了,苏绾会怎么样。

  既然他们是一体的,那么如若他死了,苏绾会怎么样?

  “师叔,如若我死了,她会怎么样?她还会快乐的活着吗?”

  灵隐法师摇头:“不,如若你死了,她也会死的,我说过你们是一体的,现在除非她喜欢上你,嫁给你,你们两个人才能真正的天长地久,否则到最后两个人都会死。”

  “都会死,都会死。”

  萧烨的脸色更白了,如若是这样,他所做的努力不是都白费了吗?

  “不,这一回我不会让她死的,所以我要阻止她和萧煌在一起,我要阻止他们在一起。”

  萧烨陡的吼叫起来,紧握着双手重重的一捶床上的锦被。

  房间里灵隐法师,神色说不出的严肃,认真的望着萧烨说道:“你最好阻止她嫁给萧煌,要不然你们都会死的。”

  萧烨点头,不过想到自己的心头痛时,望向灵隐法师:“师叔,你有办法能不让我那么痛吗?”

  “好。”

  灵隐法师一口答应了,然后自走到房间的一侧坐下,然后用自己先前咬破还没有干的手洗了两张血符。

  “如若再次发作,你把此符烧了兑了水喝,就可止痛,不过你记着,如若清灵县主真的嫁给了靖王世子,那么他们大婚当日,你便会应劫而亡,待到你死了,后面就该论到清灵县主了。”

  灵隐法师说完便自留下两道血符转身离去了,身后的萧烨赶紧的叫起来:“师叔,你不要走,若是我有事找你呢。”

  外面灵隐法师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来:“我在护国寺挂单,你若有事让人去护国寺寻我吧。”

  “谢谢师叔。”

  萧烨挣扎着开口,随之眸光落在桌上的血符之上,心情说不出的沉重,同时想到自己前世所做的事情,他便有一种想死的冲动,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如若他当时护住绾绾,就没有这所有的一切了,没有这些了。

  萧烨愤怒的捶着自已发泄着,屋内啪啪声不断,可惜即便他再痛心,再憎恨自己,一切都已成定局了。

  金鸾殿,早朝,皇帝高坐在上首,脸色阴沉的望着大殿下首,深沉的问下首的刑部尚书;“吕家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刑部尚书飞快的走上来禀报道:“回皇上的话,案子已进入审的阶段了,臣定然加快步伐。”

  皇帝冷睨着刑部尚书,吓得他簌簌发抖,就在他以为皇上会雷霆震怒的时候,皇帝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加快步伐。”

  “是,皇上。”

  刑部尚书松了一口气,退下去。

  老皇帝一眼扫去,冷冷的问道:“没有事启奏吗?”

  事实上下面的人有几件事要启奏,可关键看皇帝的神色,不敢触霉头,以防倒霉。

  自从惠王殿下出事以后,皇上就阴沉得可怕,所以没人敢在这时候触皇上的霉头啊,所以大殿内一时鸦雀无声,直到殿外有太监的脚步声响起来,一名小太监飞快的从殿外走进来禀报道:“皇上,守宫门的侍卫前来禀报,说青霄国的太子来访?”

  老皇帝一时愣住:“青霄国?什么时候有了一个青霄国。”

  大殿内所有朝臣都相觑,明显的不知道这青霄国是什么样的国家,殿内很快小声的议论起来。

  吏部尚书文信候爷,飞快的走出来禀报道:“皇上,臣知道这青霄国是什么样的国家。”

  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听说青霄国的人擅长使毒,三岁儿童都精通毒术,把毒玩得十分的熟练,这青霄国的地理位置不在我们的版图之上,他应该位于东海国和南鲁国的正中方向,听说东海国和南鲁国的人颇为忌惮这个国家,从不轻易招惹这个青霄国,当然青霄国的人也不惹是非,不过从东海国和南鲁国人的态度来看,这青霄国却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国家,所以我们不能得罪他们,如若他们对我们有什么意见了,很可能会拾撺了东海和南鲁国的人来对付我们。”

  文信候爷的话一落,大殿内众臣个个面色暗了,而老皇帝早沉声命令太监/;“陆公公带人去请这青霄国的太子殿下进宫。”

  “是,”陆公公立刻带人前往宫门口去接人。

  ------题外话------

  姑娘们有票纸记得投啊,月底会有奖励的,五票以上奖励222币,十票以上奖励8币,另外设大奖前三名,吼吼,有签名书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24章 苏绾的前生后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