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节萧煌吃瘪 东海公主 求票纸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煌所住的房间里,虞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自己好像说什么爷都听不进去,其实追根究底是因为爷的独占心理在作祟,因为清灵县主一惯是他的宝贝,得他的庇护,现在忽地多了一个舅舅出来保护她。

  他心情十分的不爽,他很能理解自家主子的感受,肯定是不爽的,可问题是你若想娶人家的外甥女儿,不就得低一些软一些吗?要不然如何娶得美娇娘啊。

  等到娶回来了,舅舅再厉害又能怎么样。

  何况虞歌觉得清灵县主也是极爱自家的主子的,不可能不向着他的。

  “爷,其实你还是去见见清灵县主吧,听听她怎么说的。”

  虞歌说了,萧煌总算想到正事上来了,没错,他要听听那没心没肺的小丫头怎么说。

  萧煌知道这事绝不是璨璨搞出来的,定然又是那个狗屁舅舅搞出来的。

  萧煌越想生气,最后身形一动便往外走去,身后的几个手下皆松了一口气,总算不发脾气了。

  相信他去见清灵县主后,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是当萧煌真的进了安国候府苏绾住的地方后,不但气没有消,反而是要气死了。

  因为苏绾竟然在后院满面笑容的和凤离夜在修练内功,因为初次接受这样的功力,苏绾觉得十分的新奇,所以整个人很兴奋,追着凤离夜问东问西的,最后便把萧煌给忘到脑子后面去了。

  萧大世子过来,正好看到这画面,差点气得吐血,她是他的未婚妻,两个人本来说好了,等收拾了老皇帝,他们立刻开始大婚,可是现在倒好,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郡主选夫的事情,而她给他这么大的一个难堪,自己却欢天喜地的在院子里练功,似乎完全的忘记了三日后的事情似的。

  萧煌睁着一双布满阴霾的眼睛,阴风阵阵的瞪着前面的两个人。

  事实上他一来,凤离夜便知道了,只不过假装不知道罢了,而苏绾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练功这件事上,也没有多注意。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她便觉得不对劲了,为什么好好的感觉四周阴风阵阵的,似乎有什么鬼魅之物在附近似的。

  苏绾飞快的掉头找了一下,然后便看到后院的入口阴影处,正站着一个高大冷魅周身笼罩着寒气的人,往日好看深邃的瞳眸,此时遍布着阴霾,阴骜无比的瞪视着她,苏绾一看到他这样子,便想到三日后的事情,立刻心虚了,轻咳了一声,然后望向凤离夜。

  “舅舅,今日能先停一下吗?回头再练。”

  凤离夜是一点也不舍得苏绾为难的,正因为舍不得苏绾为难,所以才更讨厌萧煌那狂妄自大的嘴脸,他们宝贝的人岂能让人这样作贱。

  所以三日后的郡主选夫之事,必须进行,这个男人若是不改改他的禀性,那么三日后就算他赢了,他还有别的办法让他娶不了绾儿。

  除非他真的认识到自已的错误,那就是不管何时何地,都要珍爱绾儿。

  因为她不是没人要的小可怜,她也是亲人珍爱的宝贝,凭什么这样作贱别人的宝贝。

  凤离夜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聪明的懂得绝不会叫绾儿为难,这一点比萧煌强上十倍。

  “好,那我们就休息一下,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开始。”

  苏绾听了凤离夜的话,立刻心软和了一下,舅舅真是挺疼她的,因为他不管做什么,出发点都是为了她好,从不让她为难,若是舅舅强势一点,说不定她还能硬下心肠来,偏偏舅舅什么都是为她着想的,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好。

  这样的他,反而让她不好拒绝,甚至于狠不下心来,也冷不下脸来。

  “谢谢舅舅。”

  苏绾笑着道谢,凤离夜伸出手摸摸苏绾的脑袋:“以后和舅舅不要说谢谢,这是舅舅该为你做的,记住了没有。”

  凤离夜执着的再说一遍,苏绾用力的点头,她知道了。

  凤离夜看她点头,才满意的转身一路往外走去。

  他经过萧煌身边的时候,一双清亮仿若星辰的瞳眸幽深的睨了一眼萧煌,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抬脚便越了过去。

  萧煌看他这样的神容,分明是轻视自己,还有三日后郡主选夫的事情,也是他搞出来的,现在他看到他过来,难道不该给他一个说法吗?

  他是苏绾的未婚夫,他凭什么给苏绾搞一个郡主选夫的戏码。

  “你站住。”

  萧煌森冷的沉声开口,可惜前面的凤离夜并没有停下来,只是不感兴趣的摆摆手,摆明了不当他一回事。

  萧煌肺都要气炸了,虽然这什么凤离夜是青霄国的太子,可是他也是西楚国的靖王世子,手握重兵,他什么时候在别人面前吃过瘪啊,可是自从这家伙出现以后,他就各种吃瘪,这也是让他不爽的原因/

  自古一山不容二虎,是有原因的。

  不过凤离夜根本不理会萧煌,听了他的叫唤,脚步停都没有停一下,只冷冷的扔下一句:“萧世子有那精神,还是准备好三日后郡主选夫之事吧,孤祝你三日后一拔头筹。”

  他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这事,萧煌整个人都不好了,周身拢着狂暴,手指一凝,便是一道强大的劲气拢在手上,身形一动便欲闪过去收拾凤离夜,就算他是苏绾的舅舅,也不带这样欺人的。

  不过他身形还没有走,便被人拉住了,苏绾赶紧的拉住了他的手,阻止他去找自个的舅舅碴子。

  因为他越和舅舅闹,最后的结局越不好。

  萧煌被苏绾拉住了,而前面凤离夜已经走了,四周的手下也迅速的退了下去。

  只剩下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萧煌回首冷沉着脸望着苏绾,眼神中满是浓浓的遣责,苏绾自然是理亏的,微微的垂头说道。

  “萧煌,你别气了,其实那郡主选夫不是我的主意,是舅舅的主意。”

  “舅舅,他是你哪门子的舅舅,莫名其妙出现的人,你真当他是舅舅了,你当心被他算计了。”

  萧煌现在听到凤离夜这人就莫名的火大,所以听到苏绾一口一声舅舅的,说不出的火大,连带的也不给苏绾好脸色。

  苏绾面容一僵,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因为她觉得凤离夜对她是真的挺好的,而且她从小就没什么亲人,这一世忽地便多了一些亲人,她是分外珍惜的,哪怕是安国候。她也没有想过收拾他。

  因为这些源于她心底其实是渴望亲人的。

  现在多了凤离夜这样一个舅舅,她是高兴的,还有她听说娘亲也没有死,也挺高兴的。

  可是萧煌似乎一直排斥她有亲人,难道他非要她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才高兴吗?

  这时候苏绾完全不会想到,自己无意间还真猜中了萧煌心里的想法,他恨不得独占苏绾一个才好。

  所以凤离夜的出现,他分外火大,就好像自己在意珍视的人,被别人给独占了一般。

  正因为如此,才会格外的生气。

  尤其是明明他是苏绾的未婚夫,现在成什么了,三日后郡主选夫。

  萧煌阴沉着脸,望着苏绾说道:“苏绾,你说,三日后郡主选夫的事情,你为什么同意?”

  苏绾抬眉望着他,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也是没办法,舅舅他非要举行什么郡主选夫的事情,我阻止过,可惜不行。”

  “不行?”

  萧煌冷笑,摆明了不相信,深邃的瞳眸暗沉得好像雷雨前的天气,说不出的阴沉。

  “我相信,若是你不愿意,这世上没有人能强迫你做,所以说三日后郡主选夫的戏码,你是一定要上演了,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是狠狠的打我的脸子。”

  苏绾自然也知道这个,所以才会委屈求全的听他发火。

  要不然凭她的性格,怎么可能会站在这里乖乖的让他发火啊。

  “我知道这事让你不爽了,萧煌,可是舅舅坚持这样干,我也没有办法。”

  她飞快的说完后,伸出手拉着萧煌,露出一个明媚的笑脸,讨好的望着萧煌说道。

  “这样,这一次的事情算我亏欠你的,以后我们成亲了,我一定会补偿你的,萧煌,你不要和舅舅作对,他必竟是我的长辈,而且他对我真的挺好的。”

  苏绾想到凤离夜对她所做的,真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而且凤离夜也和她说过,并不是为了阻止她和萧煌之间的事情,只是为了教训教训萧煌,让他看清楚,她有很多人想娶,不是只有他一个,所以以后要珍惜着她一点。

  其实舅舅就是不爽萧煌对她的冷脸,动不动的甩她脸子,动不动生气火大的行为。

  “萧煌,舅舅只是故意刁难你一下,他同意了让我嫁给你的。”

  “我娶你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要他同意吗?”

  萧煌的心情一点也不好,总之现在他觉得苏绾的心里,舅舅似乎比他还要重要似的,他们两个人本来感情特别的好,可是现在这个舅舅一出现,两个人便吵架,然后还莫名其妙整出这一出出的事情来。

  这些都让他不爽,所以脸色自然也不好看,望着苏绾时说不出的阴骜。

  苏绾难得一次的没有发火,只伸手扯了扯萧煌的衣衫,说道。

  “萧煌,你就服一回软吧,不要和舅舅计较,其实我已经看明白了,舅舅他就是太生气你对我凶巴巴的了,你若是对他服下软,他一定会取消三日后郡主选夫之事的。”

  只要萧煌对凤离夜服下软,她一定努力的替他说话,这样一来,以凤离夜不想让她为难的心,肯定会取消三日后郡主选夫的事情,那大家皆大欢喜。

  可是苏绾这样想,萧煌却没有这样想,他满脸阴骜的望着苏绾说道。

  “苏绾,我为什么要对他服软,他算哪根葱,舅舅?那也要我同意才行,而且你也不要认这些莫名其妙出现的人为舅舅,若是他骗你,你只会被骗得渣都不剩,而且这大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不干他的事情,总之,我不会参加三日后郡主选夫的事情的。”

  他说完陡的甩开了苏绾的手,态度坚决的望着苏绾:“苏绾,我再说一遍,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的事情,舅舅,让他见鬼去吧,你是我的未婚妻,这事谁也改变不了,所以对于三日后的闹剧,我是不会参加的。”

  “我希望你也不要参加,若是你参加,就是选择放弃我了,如若你真的放弃我了,那么我一一一。”

  萧煌说到这儿,停住了。

  苏绾睁大一双雾一般的水眸望着萧煌,觉得心里很不舒服,特别的不舒服。

  他想说什么,难道想说,他不要她了。

  苏绾心中的倔性涌了上来,冷笑着望向萧煌:“你是不是说若是三日后我参加郡主选夫的戏码,就不要我了。”

  她说完生气了,指着萧煌说道:“好了,不要等三日后了,现在我就告诉你最后的结果,三日后,我会参加郡主选夫的事情,至于你,爱来不来,不来拉倒。”

  她说完转身便自走了,其实一颗心纠得很疼。

  她现在终于知道舅舅为什么非要搞郡主选夫的事情了,因为他是磨萧煌的性子,她也想清楚了,如若说他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她不嫁也罢。

  身后的萧煌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那跑远了的小身影,心中的火如烈焰一般的燃烧起来。

  这一次明明是他受了委屈,怎么搞到最后却像她受了委屈似的,究竟是谁给谁气受啊。

  暗处的虞歌已经走了过来,直替自家的主子郁卒,你还不哄着媳妇,媳妇快跑了。

  虞歌忍不住开口道:“爷,你还是快点去哄哄清灵县主吧,你看她先前都服软了,你就依着她好了,这样一来,你们两个人感情更好了不是吗?”

  萧煌一脸的黑线,他可以向璨璨服软,可是一想到她让他向那个凤离夜服软,他就不想干这件事。

  所以萧煌掉首瞪了虞歌一下,森冷异常的说道:“做错事的又不是本世子,凭什么本世子去服软,不去。”

  他说完身形一动,闪身便走,身后的虞歌只气得心口疼,因为若是清灵县主真的选中了别人,可想而知自家的这位主子,会如何的狂怒,到时候吃苦的还是他们。

  对于自家爷对清灵县主的心,他们可是清清楚楚的,那真正是把她放在心上的人。

  就算现在他生气发火,其实潜意识里,还不是不爽苏绾的心里多了一个舅舅。

  若是清灵县主最后真的选中了别人当夫婿,他敢肯定这位爷一定会去杀了人家。

  所以说这折腾来折腾去的有意思吗?大家都累的。

  虞歌心里吐糟,不过不敢说前面的大爷,只得一路认命的跟着自家的主子往回走,待到他赶上了自家的主子,便听到他霸道冷魅的声音响起来:“去,盯着安国候府一些,看看都有什么人见清灵县主,有消息立刻回报给我。”

  “是,”虞歌一脸黑线,然后认命的去执行任务。

  听竹轩里,苏绾脸色十分的不好看,气得心口疼,一路回房间去了。

  本来她是理亏的,所以还打算陪着笑脸,让萧煌和舅舅之间化干戈为玉帛,可是那家伙根本是不识好人心,不但如此,还胆敢威胁她,若三日后胆敢选夫,便要?虽然后面没说,但大概的意思她猜着了,这一回她倒要看看她选夫了,他能怎么着。

  他不要她了,好啊,她也不要他了。

  苏绾黑着一张脸坐在房里,好半天没有说话。

  白沁和紫玉等人也不敢多说,只小心的静默在一边,直到屋外有脚步声响起来,聂梨从屋子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开口:“小姐,端王殿下来拜访太子殿下,殿下让你过去说说话。”

  “端王,君黎?”

  苏绾觉得自己都好久没看到君黎了,最近一阵他一直没有出现,倒有些好奇他怎么不出现。

  想着,她缓缓的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抬脚便走了出去,一路出外,往花厅走去。

  花厅里,君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凤离夜命令了流茶在给他诊脉。

  门外苏绾正好领着白沁走了进来,一进来便看到流茶在给君黎诊脉,苏绾立刻关心的问君黎。

  “你怎么了?”

  君黎摇了摇头,咳嗽了一下后说道:“最近犯病了,所以一直没有出现。”

  流茶已经收手,淡淡的开口说道:“你这是寒症,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一种寒症,而且不是天生的寒症,很可能是你母亲怀你的时候,被人下了寒毒,所以她生下你后,你自来便有一种寒症,无药可医。”

  流茶说完后,君黎立刻点头说道:“公子真乃神医也,一诊脉便诊出症状来。”

  流茶淡淡的一笑,对于君黎倒有几分好感,不过看了看他苍白的脸色,却多了几分淡漠之色。

  说来这人还不错,可惜这样的身子骨,配小郡主却是不行的,所以可惜了。

  上首的位置上坐着凤离夜,凤离夜问流茶:“他这个寒毒,是否有法可医?”

  流茶想了一下说道:“除非他进我们青霄国只有皇室成员能进的烈焰火崖,然后喂以金焰丹,方能除他体内的寒毒。”

  青霄国皇室中,有两大至宝,一为烈焰火崖,乃是一处红色的火崖,经烈日照射,那火崖仿若着了火一般,对于治病疗伤都有极大的好处。

  而另外一处便是冰玉寒池,冰玉寒池和烈焰火崖,一个原理,不管是治病还是疗伤都有好处。

  凤离夜望向君黎,见他神色如常,即便听到能救他命的东西,也没有露出任何惊喜的神色,这人沉得住气。

  凤离夜又多了两分满意之色,淡淡的开口:“要想进我们烈焰火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他后面没有说,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一件事,若是君黎能娶到苏绾,就是皇室中的人,自然可以进烈焰火崖,而且也会得到金焰丹。

  花厅门前的苏绾听了自家舅舅的话,似乎在推销她一般,不由得不满的白舅舅一眼。

  “舅舅。”

  凤离夜轻笑起来,招手示意苏绾近前,伸手拉着她的手望着君黎说道。

  “绾儿是孤最心疼的人,孤希望有一个男人替孤照顾她,不会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哪怕一点都不行。”

  君黎一听这话便明白,凤离夜的意思,这是不满意萧煌了,想想也是,萧煌太大男人了,动不动便会给别人甩脸色,虽然很宠苏绾,不过有时候恐怕也在所难免的,所以凤离夜这是不满意他了。

  这倒也不失为自己的一个机会。

  君黎轻笑着望向凤离夜,温声说道:“绾绾值得世上最好的对待。”

  凤离夜对这句话又满意了,他望着君黎,眼神十分的温和,随之还来了一句:“三日后,端王殿下会来吗?”

  君黎愣了一下,他是真没想到凤离夜会这样直截了当的问,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苏绾听了使命的扯凤离夜,舅舅太夸张了,哪有见谁便让人参加三日后的事情。

  他这是越演越激烈的意思吗?苏绾一边想一边望向君黎,正想和他道声歉。

  君黎一直是她的朋友而已,舅舅搞错了。

  不过苏绾还没有开口,君黎倒是开口了:“难得本王有这个荣幸,自当从命。”

  苏绾有些无语了,瞪了君黎一眼后说道:“君黎,你和舅舅一起闹什么。”

  两个男人却不理会她,凤离夜依旧盯着君黎,淡淡的问道:“如若你三日后夺得头筹,会不会把她当成生命中的至宝,即便死,也舍不得让她伤心一点。”

  苏绾真想上前一步捂住凤离夜的嘴巴,舅舅越说越夸张了,苏绾警告的开口:“舅舅,你再说我要生气了。”

  她说,凤离夜轻笑:“好了,舅舅不说了。”

  一侧的端王自然看出凤离夜是真的很疼苏绾的,不让她受一点的委屈,所以萧煌的个性才会让他不喜。所以才会有三日后选夫的事情。

  君黎轻笑起来,望着凤离夜说道:“如若三日后本王能夺得头筹,必当她是生命中的至宝,不让她受一点的委屈。”

  “好,爽气。”

  凤离夜很满意君黎的态度,不管这个家伙最后能不能拔得头筹,但是他的态度都很让他满意,比萧煌那个家伙要让他满意十倍。

  花厅里的两个男人全都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脚上声,有安国候府的管家季忠走了进来,飞快的禀报道:“小姐,宁王殿下过来看望青霄国的太子殿下了。”

  苏绾挑了一下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一个个的都抢着巴结她舅舅,可是最该巴结她舅舅的那个人,却百倍的找他的碴子,不但不巴结他,还连带她也恨上了,这叫什么事啊。

  苏绾有些无语了,凤离夜则微微的挑了眉,对于承乾帝所生的儿子,他不太喜欢,谁叫之前他听到白沁说,承乾帝竟然算计绾儿的,他还没有对承乾帝动手呢,他儿子竟然上门了。

  凤离夜眸色幽冷,脸上神色淡淡,不过来者是客,他也不会把人往外撵,不过虽然承乾帝不是个东西,他听人说这位宁王殿下却是不错的,而且最关键的是与绾儿交情不错。

  凤离夜吩咐季管家:“去把宁王殿下请进来,来者是客,总不能拒之门外。”

  “是的,太子殿下。”

  季管家知道这位美若天仙的男子是小姐的舅舅,所以一点也不敢大意,苏绾则望向凤离夜,严肃的说道:“舅舅,这一次不准你再胡说,若是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凤离夜轻笑着答应了:“好了,舅舅不会再说了。”

  苏绾才放下心来,自坐到一侧去,凤离夜望着苏绾,看出她神色明显的不好,想到之前苏绾是和萧煌见面的,现在那家伙很显然的走了,而苏绾的脸色不好看,恐怕又受他家伙的气了。

  凤离夜说不出的火大,事实上三日后的郡主选夫之事,只不过是为了磨磨那个男人的性子,就是为了让他来低个头,以后好好的对待绾儿,他是绾儿喜欢的人,他这个做舅舅的怎么可能过份为难他,为难绾儿。

  可是现在看来,这男人真的不教训不行了,而且凤离夜真的动了气,有一种要带绾儿回青霄国的意思,永远不让那个男人再见到绾儿。

  凤离夜周身拢着淡淡的薄霜,不过望向苏绾的时候,眸中却是温柔的。

  “他走了。”

  苏绾自然知道舅舅问的是谁,逐点了点头,闷闷不乐的说道;“嗯。”

  凤离夜看她不开心,轻声的逗她:“好了,别不开心了,你看你不开心,这屋子里谁也不开心。”

  苏绾抬头望一眼,果见个个都望着她,下人更是一脸的小心,就生怕她不高兴似的。

  苏绾看到这些,便想到萧煌来,萧煌不但不怕她不高兴,似乎还嫌她不够生气似的,还威胁他。

  苏绾眸色便有些冷,不过望向花厅中的人时,却已经柔软起来,笑着说道:“好了,我没有不高兴,没事没事。”

  凤离夜不再说什么,掉头望向门外,宁王萧烨正好领着两名手下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进来便看到了端坐在花厅一侧的端王君黎,萧烨的瞳眸陡的暗沉下来了,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绾绾对君黎不一样了,这是她记不得前世的事情了,如若她记得前世的事情,只怕要恨死自己,不但恨死他,只怕对端王君黎好得一蹋糊涂。

  因为前世,君黎本来和他们是敌对的,一直交手,但是君黎却为苏绾的聪明才华所折服,后来甚至于喜欢上了苏绾,不过那时候苏绾已经是他的太子妃了。

  在最后的那场大火里,君黎毫不犹豫的冲进了火场,想救苏绾,可是两个人一起死在了火场。

  可想而知,现在的苏绾,对于君黎自然是友善的,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即便他们两个人不知道当初发生的事情,但本能还是让他们像朋友一般的相处着。

  两个人对对方都充满了善意,这份善意让萧烨觉得剜心,如若,如若最后他毫不犹豫的冲进了火场,也许他和苏绾就会不一样了。

  宁王萧烨脸上幽幽暗暗的光芒,一双瞳眸阴阴沉沉的盯着端王君黎,君黎抬眸,冷冷的抛一个眼神给他。

  两个人互相仇视着,眸光嗖嗖的对战着,一个不让一个。

  凤离夜饶有兴趣的看他们两个人以眼光厮杀,这两个之所以如此敌对,是因为自家的宝贝外甥女吗?

  这倒有些意思。

  凤离夜是巴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稀罕苏绾才好呢。

  所以若得看热闹。

  苏绾却看不下去了,望向宁王萧烨说道:“宁王殿下怎么想起过府来了?”

  这话明着很客气,但事实上便有些生份了,萧烨听得心里隔得慌,而且从前的他并没有过多的接近苏绾,因为他虽然总是做梦,可是因为他想不透其中的细节,所以并没有多做什么功夫,但现在不一样了。

  他知道苏绾前世是他的爱人,他们能又站在一起,是因为他启动了九转凤鸾劫的缘故。

  这一世,他不想再和她失之交臂了,想到前世的种种,他只觉得剜心似的痛,脸色有些白。

  苏绾看得心惊,飞快的开口问道:“宁王殿下,你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你是怎么了?”

  苏绾说完,凤离夜也开口:“孤身边的流茶精通医术,若是宁王殿下不舒服,流茶可以给宁王殿下检查一下。”

  萧烨摇头,他根本没病,只不过是因为想起前世的事情,心痛罢了。

  不过看到苏绾活着他便安心了,而且他决定,努力的追求苏绾,忘掉前世的事情,这一世他定然会对她好的,不会再负她。

  萧烨下定了决心后,脸色好看得多,抬眸望向苏绾的时候,说不出的温融。

  宁王萧烨,本就长得高贵出尘,仿若清风晓月一般的高雅,此时再翩然一笑,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的容颜虽然及不上萧煌和凤离夜,但绝对也是男人中顶尖的。

  此时再配上他温润的神容,当真是让人看得耳目一新。

  凤离夜眼里的兴趣升起了几分,唇角是若有似无的笑意。

  萧烨温润的望了苏绾一眼,温声说道:“我没事,绾绾不要担心了,就是这两天没有睡好罢了。”

  “喔,”苏绾点了一下头,其实她也看出来了,萧烨不像有病的样子,所以也许真的没睡好。

  “既然宁王殿下没睡好,应该在府里多休息,怎么跑到我安国候府来了。”

  苏绾的话使得萧烨有些不自在,不过很快脸上布上了笑意,掉头望向凤离夜说道:“我听说青霄国的太子天下来我西楚国了,很多人都在说这件事,说太子殿下乃是天人之姿,不但长相绝世无双,听说能力也是绝世无双的。”

  萧烨的话,使得凤离夜脸色越发的好了,虽说他不是浮浅之人,不过男人要想娶女人,就该低姿态不是吗,那谁家愿意把千娇百媚的宝贝嫁给他啊。

  所以这一点萧煌就差劲多了,他动不动便给绾儿甩脸子,分明是没把绾儿放在眼里,如若放在眼里,自然不会对她甩脸子。

  想到萧煌,凤离夜心里又不痛快了,不过很快便把萧煌抛之脑后了。

  眼面前的两个青年才俊也不差,若是那个家伙再不认识自己的态度,那他就把他弃了。

  凤离夜想着,望向萧烨:“宁王有心了,请坐。”

  “是的,太子殿下。”

  萧烨坐了下来,望向凤离夜,又望了望苏绾,想问三日后的郡主选夫是真的吗?

  只是看到苏绾在场,他不太好问,凤离夜一眼便看到他想问的事情了。

  笑眯眯的说道:“三日后郡主选夫,希望你们能来参加,只要拔了头筹,便可娶我们家小绾儿,到时候,孤定会赐她荣宠无双的公主尊荣,还会送我青霄国的珍稀珠宝,另外还会送我青霄国稀有的药材和世间少有的绸缎,总之娶了我们家的小绾儿,就多了一条有力的臂膀,那就是我们青霄国,不过你们必须对她忠贞无二,一生只娶她一个妻子,而且终生不得负她一分,让她伤一点的心,否则孤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最后一句,凤离夜的眼神摒射出冷戾凶狠的光芒,一看便让人备觉压力,也知道这人会说到做到。

  不过花厅里的两个男人几乎同时的站起身:“如若有幸夺得头筹,必当她如珠似玉,永不负她。”

  “好。”

  凤离夜笑了起来,立刻吩咐流茶让人去准备吃食,他要招待两位客人。

  一时间,听竹轩里相谈甚欢,苏绾则是无语的望着他们三个人,而且舅舅一心为她,她实在说不出别的什么话来。

  这边的情况很快就被虞歌给送进了靖王府萧煌住的地方,萧煌立马抓狂,当场又砸掉了一批的东西,只看得虞歌头疼,赶紧的提醒自家的爷,赶紧地去,要不然被别人撬墙角了。

  萧煌一想立马便来了,不过最后倒底抹不开面子,躲在暗处监视了,看得虞歌一脸的黑线条。

  爷你要搞哪样。

  人家在哪里吃吃喝喝开心不已,你躲在这里,生气发火外加挠心,有意思吗?可惜萧大世子实在抹不开面子,坚定的躲在暗处抓狂,并把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不说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蠢蠢欲动,就说西楚京都也都轰轰闹闹的,热闹不已,很多人家摩肩擦掌的准备上阵。

  虽然不太可能娶到郡主,可万一天上砸馅饼呢,个个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进入了备战的状态。

  不过郡主选夫的事情还没有开始。

  两日后。

  西楚京都又发生了另外一件热闹的大事。

  东海国的使臣前来西楚国商谈两国友好事宜,皇帝一听立刻高兴了,派了宁王萧烨率朝中的两名文臣,两名武将,外加五百名的兵将,前往城外五十里地迎接东海国的使臣。

  听说此次东海国的使臣队,由太子容逸云带队,其中随行的还有公主容溪。

  听说这位容溪公主乃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不但才貌双全,而且聪明无双。

  此次东海国的使臣团前来西楚国,有意两国联姻,行两国和平之宜。

  西楚国的老皇帝自然高兴,眼下北晋国自愿和他们永结友好之谊,若是这东海国再和他们结友好同盟之谊,那么西楚国,可算是固若金汤了,以后再也没有战乱纷争之苦了。

  不但皇帝高兴,就是朝臣也很高兴。

  百姓自然更高兴。

  使臣团入京后,大街小巷站满了人,十里长街,人满为巷。

  就连街道边的茶楼酒馆里,都坐满了人,个个等着看东海国的太子和公主长得究竟怎样的绝色风华。

  眼下西楚京都内,绝色的人可谓不少,有靖王世子萧煌,还有宁王萧烨,又有青霄国的太子凤离夜。

  现在又多了东海国的太子容逸云,真正是济济一堂的风流人物。

  一时间整个京都都沸腾了。

  街道两边,有黑布围屏,兵将把守着,不过黑布只到胸前,所以众人还能看到街道里面的情况。

  大家他挤你,你挤他的看得热闹。

  只到马蹄声响起,众人飞快的望过去,人群沸腾了,个个欢叫了起来:“来了,快看。”

  “快看。”

  “听说东海国人杰地灵,不管是男人和女人都长得特别地出色。”

  “嗯,嗯,我也听说过,这太子和公主恐怕都是人中龙凤了,对了,听说这公主要和我们国家的人联姻,行两国同盟之好。”

  “哈,这下热闹了,青霄国的郡主要选夫,这东海国的公主又要联姻,看来这京都要热闹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票纸记得投啊,月底一起统计票数,五票以上奖励222币,十票以上奖励8币,前三名有大奖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26章节萧煌吃瘪 东海公主 求票纸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