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白莲花心思 萧煌认错 求票纸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马车一路浩浩荡荡的从街道尽头驶来,热浪一浪高过一浪,议论声不时的响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很快马车行驶了过来,众人看到马车的前面有兵将开道,然后是高据马上的宁王殿下和一名生得俊美伟岸的男子。

  男子面容狂放英挺,两道浓眉狭飞入鬓角,那星目凝神间,好似有星光流动一般,潋滟至极。

  身上着一袭黑色的绣盘龙的锦服,腰束蟒带,垂碧色玉佩,举手投足说不出的尊贵大气。

  这个人必然是东海国的太子容逸云。

  众人很快把眸光从容逸云的身上收回来,望向了后面的一辆豪华马车。

  就在众人望过去的时候,便见到马车的车帘被人掀了起来,一张拢着流苏面纱的脸出现在马车之后,因为蒙着面纱,所以众人看不清此人的神容,不过大致能猜出这女子必然是东海国的公主容溪。

  即便看不到公主容溪的样子,但因着东海国太子的美貌,所以所有人都说得津津有味的。

  什么东海公主美若天仙,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天姿国色,等等好词全用上了。

  马车里的容溪公主自然也听到了,噗哧一声笑了,放下了车帘望向身侧的丫鬟锦绣:“这西楚国的人真有意思,看不到我的样子,竟然能编排出这么多的好词。”

  锦绣一看公主笑了,不由得高兴的说道:“他们原也没有说错,我们公主确实长得羞花闭月的绝美容貌,又才智过人,公主可是我们东海国的宝贝呢,皇上和皇后娘娘还有太子殿下可是极宠爱公主的,若不是一一。”

  锦绣说不下去了,因为她想到了公主坚定的要来西楚国联姻的事情,事实上此次联姻,皇上本来选定的是容玉公主,可是公主非要前来联姻,还说她喜欢西楚国的靖王世子萧煌,她想嫁给靖王世子萧煌。

  可是她们都听说了一件事啊,那萧世子已有未婚妻了,听说还是什么安国候府的庶女。

  马车里,容溪因着锦绣的话,一下子落寞了起来。

  “我生得再美貌,再聪慧过人又怎么样,若不能嫁给喜欢的男人,只不过空长了一副皮貌罢了。”

  锦绣一看自家的公主不开心了,立刻自责起来的想扇自己的嘴巴。

  “瞧奴婢这笨嘴笨舌的,又惹公主不开心了。”

  容溪伸手拦了锦绣的手:“算了,不干你的事情。”

  锦绣望着容溪说道。

  “公主,你不要不开心,太子殿下一定会让你顺顺利利的嫁给那靖王世子的,听说靖王世子的世子妃只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小的庶女,她那样的身份,根本配不上萧世了了,相信此次若是太子殿下提出来,让萧世子来联姻,皇上定会下旨废掉萧世子和那庶女的婚事的。”

  容溪听了心里总算开心一些,不过心里也是有些愧疚的,人家本来可以当靖王府的世子妃,却因为她而要被废。

  她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回头,我定要让哥哥好好的补偿补偿她,必竟是我对不起她。”

  锦绣立刻笑着上前给容溪捏肩膀:“公主就是太善良了,什么时候都不忘为她人着想,奴婢能侍候公主,是奴婢的福份。”

  “你啊,就是嘴巴甜。”

  容溪轻笑着点了一下锦绣的鼻子,主仆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马车一路进宫去了。

  宫中老皇帝早已召了不少的朝臣等着,隆重的接见了东海国的一众人,双双相谈甚欢,议定了两国联姻的事,只不过还没有说到容溪想嫁的人是靖王府的世子。

  东海国的太子容逸云也不打算早早的说,等到晚上宫宴的时候再说这件事,不相信这皇帝会不答应。

  老皇帝命宁王萧烨负责招待容逸云和东海国的一干使臣,晚上宫里设宫宴,款待东海国的使臣,正好青霄国的太子也在,一并招待了。

  若是自个的儿子能顺利的娶到了青霄国的昭华郡主就好了/

  老皇帝一脸的向往之色。

  而安国候府的后院内,不时的传来喘气声,还有扑通扑通重物砸地声音。

  除了这些声音外,还有不少人哀求的叫声:“小姐,你别练了,休息一下再说吧。”

  凤离夜也不忍心的开口唤苏绾:“绾儿,休息一下再练吧。”

  原来苏绾正在后院练轻功,这两日她一直在学习控制体内的内力,苏绾学得不错,今日开始,凤离夜教她轻功,因为轻功可以助她逃命,不管怎么样,先学上轻功十分的重要。

  不过明显的苏绾还不能够熟练的驾奴内力,所以每回施展了轻功,跃上半空后,便扑通一声死死的栽倒了地上去。

  她一摔,心疼死多少人。

  身边的丫鬟,还有白沁姑姑,连凤离夜也心疼了起来。

  可惜无论谁叫她,她都不理会,只管练自己的轻功。

  所以一下下的扑通扑通的声音就好像重锤一般的落在每个人的心里。

  白沁等人最后就差跪下来求她了,她这哪里是练功啊,分明是自虐。

  凤离夜也知道苏绾心里气闷,因为一连两天,萧煌都没有出现,这一回他似乎真的火大了。

  凤离夜从这一点也看出了苏绾是真的很喜欢萧煌,他看着这样气闷的苏绾,实在是心疼,所以决定了。

  如若萧煌在郡主选夫前放软姿态,向绾

  选夫前放软姿态,向绾儿和他道歉,他就取消郡主选夫的事情。

  谁叫小绾儿喜欢他呢。即便他不喜欢,做舅舅的也不想让宝贝心疼。

  不过凤离夜没有和苏绾说这些,只是让她不要再练了。

  可惜苏绾根本不理会他,依旧一遍遍的施展轻功往半空跃去。

  只不过只跃了几步,她便又再一次的死死的坠到了地上。

  安国候府的远处,两道身影正隐身于屋檐一角,远远的望着,看到前方那小人儿不停的摔落下去。

  萧煌的心真正是剜心似的痛着,恨不得立刻冲出来,抱着她,让她不要再逞强了,慢慢练就是了。

  可等到他看到凤离夜在场的时候,他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所以咬牙忍住了。

  可是虽然忍住了,一颗心却一直提着,每看到苏绾从半空摔下来,他就狠狠的掐一下虞歌的手臂,借以平复心中的紧张。

  这时候萧煌一点也没注意到,虞歌哭了。

  好疼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

  爷,你若是真的心疼清灵县主,你就去拦着她,点个头认个错,再哄哄她,保管两个人好得跟蜜似的,何况在这里作贱自己又作贱小的啊。

  呜呜。

  不过萧煌并没有理会虞歌,一双深邃潋滟的瞳眸紧紧的盯着前面的小身影。

  苏绾再次施展了内力开始练轻功,她这人性子比较倔,认定了一件事便要做好。

  所以现在她和这内力较上劲了,就不相信自己练不好这轻功,控制不好它。

  今儿个是龙就给她盘着,是虎就给她窝着,她定要驯服它。

  苏绾想着,身形一提,再次的施展了内力,往半空跃去,不过这一次她放平了心态,不再烦燥,而且力道稳住,不要过快也不要过慢,换气之时也力求平稳,同时脚下时不时的借一下力。

  没想到这一次她竟然成功了,身形稳稳的在后院闪过,脚尖轻点借力物,身子不时的飘过半空。

  第一回在半空飘过,身若流云,这感觉真的太爽了。

  苏绾一下子高兴了起来,这一高兴便有些得意忘形了,她望着下面的凤离夜笑着开口:“舅舅,你看我会了,会了。”

  凤离夜满意的点头,不过看她得意的都忘了平衡身子,不由得叫起来:“你注意平衡自己的身势,不要轻重不稳,会栽下来的。”

  他话刚说完,半空那得意忘形的人,身子一歪,直接的往地上栽来,而且她还学不会临时的调动力气,最后死死的往地上栽去。

  碰的一声,成大字型摔在地上,砸出了一个稳妥妥的大字。

  凤离夜那个心疼啊,其实本来他是可以接住她的,但练轻功如若总不让她吃疼,自我防范意识就没有,轻功难学。所以他才会忍住没动,可现在实在看不下去了,凤离夜身形一动,赶紧的起身走过去扶她。

  “咱不练了,行了行了,今天就到这吧。”

  除了凤离夜,暗处隐着的萧煌,也心疼得半死,一双手狠狠的掐着虞歌的手臂,虞歌心里直喊救命。可偏不敢发出半点的声音,若是真的让凤离夜和苏绾发现,只怕主子能杀了他。

  所以他只能眼泪汪汪的忍住。

  不过萧煌的注意力并不在虞歌的身上,他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苏绾的身上,看她重重的从半空摔下来,他心疼得快揪紧了,身形一动下意识的便往外闪去。

  不过就在这时候,前面的小道上有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来,有人跑了过来。

  这一跑,倒是惊醒了萧煌,他又迅速的撤了回去。

  而他一动,前面扶苏绾起身的凤离夜立刻感受到了,眉一蹙,一抹冷气闪过。不过凝神感受一下,便感受到那内息的波动有些熟悉,他略一想便知道隐在暗处的人是何人。

  凤离夜不禁冷笑了起来,还真以为这家伙没心没肺呢,原来还知道关心自个的女人。

  只不过这躲在暗处不现身算怎么回事。

  哼,他就等他到明日,若是他再不出现,那明日的郡主选夫定然会照常举行下去的,若真的有人拔了头筹,他不介意废了他。

  因为他等他够久了。

  凤离夜心里想着,脸上不动声色,望向苏绾,心疼的说道:“好了,不练了,先休息一会儿再练好不好?”

  凤离夜扶住苏绾,完全不让她脱身,以防她再疯狂的去练轻功。

  “流茶,快去准备点心过来,郡主饿了。”

  “是,”流茶赶紧的转身去准备吃的东西,而前面一路跑过来的人,正是苏绾的婢女紫玉,紫玉一边跑一边说道:“郡主,宫中派人送请贴入府,说今晚皇上在宫里准备了宫宴,招待东海国的使臣,皇上还给太子殿下和郡主派发了请贴。”

  “东海国的使臣?”

  凤离夜蹙了一下眉,这东海国离得他们青霄国倒是挺近的,不过他和他们倒并没有过多的接触,所以不太了解,只是两下还算相安无事。

  因为东海国一直没有侵犯过他们,当然要想侵犯他们,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青霄国的人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凤离夜本不想参加今晚的宫宴,可是想到这两天绾儿心情不大好。

  他知道她心情不好是因为萧煌的原因。

  所以今晚的宫宴,他还是参加的好,好让萧煌看看他若再不出现,

  再不出现,有的是人来追绾儿。

  看看他能不能忍住。

  凤离夜冷笑,萧煌,但愿你忍得住,若是忍不住,你就给孤乖乖的把你那高贵的头低下来。

  凤离夜想到这,望向紫玉,吩咐道:“今晚孤和昭华郡主一起参加宫宴,你去回复宫里的太监。”

  “是,”紫玉转身离开,苏绾则奇怪的挑眉望着凤离夜:“舅舅,你不是说不喜欢参加宫宴吗?怎么今晚要进宫赴宴。”

  凤离夜轻笑,眸光宠溺的看着她:“绾儿,舅舅这是为了你,今晚宫宴之上必然有很多青年才俊,舅舅想替你挑选一个疼你宠你的男人。”

  苏绾一脸的黑线条,当然她不知道凤离夜是故意刺激萧煌的。

  “舅舅,你太夸张了,我是萧煌的未婚妻。”

  “你是他未婚妻?”凤离夜冷笑一声:“可是你看他有把你当成宝贝吗,这都快三天了,不但没冒一下泡,露一面,还威胁你了是不是?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嫁,舅舅决定了,今晚的宫宴,我便替你选一个把你当成宝的男人,至于萧煌,让他去死好了。”

  凤离夜说到最后,都火大了。

  说实在的,如若不是绾儿喜欢这个家伙,他真觉得这家伙一无是处,早一脚把他踢走了。

  不过偏偏自家的宝贝喜欢他,所以他这个做舅舅的不想看到她不开心。

  想到这个,凤离夜叹息一声,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苏绾听了凤离夜的话,脸上神色有些黯然了,忽地身子一动,便自往后院中间走去,嘴里大声的说道:“舅舅,我就不相信,今日我练不好这轻功,我一定要把它练好。”

  苏绾说完,陡的一提气,身轻如燕的跃上了半空,先前摔多了,她已经掌握了技巧,提气换气,平衡身子,什么都做得很好。

  所以这一回没有再出现意外,她施展了轻功,在后院穿梭,虽然不是十分的娴熟,不过已是十分不错了。

  因着这个,苏绾郁闷的心情好多了,大声的笑起来:“舅舅,快看,我现在会了,会施展轻功了,太好了。”

  凤离夜在下面看得心惊,生怕她从半空再摔下来,那他得心疼死,站在下面仰头往半空望,一边望一边叮咛她:“你当心点,不要再摔下来,稳住了,记得提气换气,攀附物体。”

  “我记住了。”

  这时候苏绾早忘了心情郁闷了,学上轻功的事情,使得她心情不错。

  不停的练习在半空飞纵,一个下午的时候全都用来练习这个了,练到最后已经是非常熟练了。

  凤离夜欣慰的轻笑起来,绾儿就是聪明,不亏为他们凤家的孩子。

  除了凤离夜,暗处的萧煌也是一脸的骄傲之色,冷睨着一边僵着一张脸的虞歌说道:“爷的璨璨就是这么的聪明。”

  虞歌咧了咧嘴,爷,好疼啊,属下身上全都青黑青黑的。

  不过他不敢说啊,以免爷一脚把他从树上踹下去。

  虞歌努力的挤出笑脸,用力的点头脑袋:“那是,若不聪明,爷会看上她吗?”

  “胡说,本世子看上她的不是她的聪明,是她整个人,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是,是。”

  为免惨遭凌辱,虞歌现在再也不敢发表一丁点不好的地方,连连的点头。

  不过想想还是没忘了提醒自家的主子。

  “可是爷,属下听那凤太子的意思,今晚要给清灵县主挑选一个疼她的夫婿,看来他没把你算在内啊。”

  “他敢。”

  萧煌终于想到了之前凤离夜的话,周身拢满了冰霜,瞳眸阴沉无比的摒射出杀气:“他若真胆敢这样做,本世子不介意杀了他。”

  萧煌狠狠的说道,抬手又往一侧的虞歌摸去,虞歌赶紧的挪啊挪,挪走了。

  然后萧煌的手落了空,他掉头望过去,看虞歌一脸后怕的样子,不由得奇怪的开口:“你离得本世子那么远做什么?”

  “世子爷,我累了,找个地方坐坐。”

  虞歌一屁股坐下来,可是因为力道太大,劈叭一声手臂粗的树枝竟然坐断了,两道身子往树下栽去。

  听竹轩的后花园里,凤离夜和苏绾听到了响声,两个人脸色变了一下。凤离夜沉声命令:“流白,看看什么人?”

  “是。”

  流白身形生动,疾射而来,不过萧煌早抢先一步拉着虞歌闪身疾走了,眨眼的功夫便出了安国候府,然后落到了大街上,待到落到大街上,萧煌一脸阴霾的望着虞歌说道;“你最近办事能力越来越差了,本世子想想要不要把你调走。”

  虞歌都快哭了:“爷,属下一定努力,努力的进步,你不要把属下调走。”

  可惜萧煌已经不理会他,转身便自离开,一路往靖王府走去。

  今晚宫宴,凤离夜说要给璨璨找一个疼她的男人,他倒要看看有他在的地方,谁敢动他的女人。

  萧煌的瞳眸一片血腥的戾气,一路回靖王府去了。

  宫宴。

  宫里每回办宴席,都会出事,这几乎成了西楚京都贵女们的恶梦,所以一听说宫宴,大家不是欢喜,相反的个个心里不安害怕。

  虽然今晚宫宴上会出现很多的人中龙凤,例如东海国的太子,青霄国的凤太子,还有西楚国的靖王世子,另外还有宁王殿下等等。

  这些

  这些天之骄子,每一个都耀眼无比,不管是嫁给哪一个,都会让所有的女人羡慕嫉妒。

  可即便这样,不少贵女心里还是有阴影,个个小心翼翼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宫宴显得有些压抑。

  今晚宫宴在龙雀台举办,龙雀台乃是皇帝用来招待贵客的地方,往常很少启动龙雀台,但这一次为了招待东海国的使臣,以及青霄国的太子等人,皇帝便下令宫宴在龙雀台举办。

  龙雀台是宫中景致最美丽的地方,不但占地极广,而是内里的景致说不出的美丽,最中间有专门设计招待宾客的亭阁,四周繁花茂盛,名贵花草数不胜数,不远处还有碎石假山,小桥流水,总之景致不但华丽而且唯美。

  再因为是晚上,龙雀台各处点上了琉璃宫灯,朦朦胧胧间,越发的华美动人。

  早到的人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凑到一起说话。

  皇子公主的也陆续的到了。

  庆王和五公主八公主都到了,皇子公主一到,自然有人追捧,很快一堆人围过来。

  因着庆王和五公主八公主的到了,所以气氛热闹了很多。

  这里众人正说得热切,龙雀台门前,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来:“靖王世子到,叶小候爷到。”

  众人一听到这个,目光齐刷刷的往龙雀台门前望去。

  因为之前听说萧世子被刺客给刺伤了,这才短短的几天时间,他就没事了吗?还有听说那青霄国的凤太子要给昭华郡主选夫,那昭华郡主可是萧世子的未婚妻,萧世子今日会不会和凤太子打起来啊。

  个个心里猜测着,眼睛望向了龙雀台的门前。

  数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男子,脸色并不是十分的好看,微微的有些苍白,一眼看去似乎有些虚弱。

  再加上旁边的叶小候爷不停的说道:“你说你身子不好,就不能安份的待在府里养伤吗,非要来非要来,皇上不会怪罪你的。”

  众人看了这状况,再听了叶小候爷的话,心里大致了然,萧世子一定是带伤来赴宴的。

  因为今日是皇上招待东海国使臣的日子,萧世子不想失礼,所以撑病来了。

  如此一想,这些贵女,更觉得萧世子真是太棒了。

  这样出众的男人为什么就是轮不到她们呢,真是心碎啊。

  萧煌扫了一眼身侧的叶廷,摆明了幸灾乐祸,外加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式。

  萧煌冷喝:“闭嘴。”

  叶廷立马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萧煌掉转身子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苏绾的身影,看来璨璨还没有来。

  龙雀台内,庆王殿下早领着几个青年才俊一路迎了过去,客气得了不得,比从前面对萧煌的时候要客气得多。

  萧煌一看庆王萧彬热络的样子,心知肚明这家伙怕是和宣王萧哲联系上了,萧哲一定说保他登上帝位。

  本来萧彬这人倒没有这样的志向,但现在被宣王萧哲一撩拨,只怕撑不住了,心里就有了想法。

  人一生贪恋,只怕离死就不远了,当然萧煌不会多说什么,看到皇帝的儿子们为了那个宝座不停的自相残杀,他觉得很解恨。

  “庆王殿下真是春风满面,最近是遇到什么事了?咳咳。”

  萧煌适时的表示着自己的虚弱,因为眼下他生病呢,自然不能让别人起疑。

  庆王立刻请他往一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关心的说道:“你这身子还没有大好呢,今晚宫宴原可以不来的,何苦硬撑着来。”

  听上去说不出的关心,事实上庆王眼下只不过想拉拢萧煌罢了。

  他有宣王萧哲的支持,还有太后娘娘的支持,如若再拉拢到靖王府的人,未必他不能成事。

  如此一想,萧彬的脸上越发的布满了关心的神容。

  萧煌摇了摇头:“眼下东海国的使臣特别的来我国结两国友好之盟,如若因着本王没有出席宴席,而让别人误以为我们西楚国的人瞧不起他们,从而毁了两国和平之事,那萧煌就是罪人了。”

  “你可是受了伤的,哪个不长眼的人会怪你啊。”

  庆王话落,身边的一些朝官点头:“是啊,靖王世子可是我西楚国的大功臣,谁会怪你啊。”

  身边的人立刻开始吹捧萧煌,萧煌则懒洋洋的听着,根本不搭腔。

  不过他一惯高冷惯了,身边的人也习以为常了,只自顾说自己的。

  正在这时候,龙雀台外面再次的响起了太监尖细的叫声:“青霄国太子到,昭华郡主到,北晋国的端王殿下到。”

  又来了三个重量级的人物,众人再次刷的往前面望过去。

  这一次连萧煌都飞快的望了过去,脸色却是十分的不好看。

  因为他可没有忽略掉太监的叫声,端王君黎可是和璨璨他们一起过来的。

  想到这个,萧煌便觉得挠心挠肺的,心情说不出的不好。

  一侧的叶小候爷叶廷还不忘乘次再插一把刀。

  “萧煌,你说,凤太子属意的人选不会是端王殿下吧。”

  萧煌抬眸,眼神森冷得可怕,一眼仿若利剑,差点没有把叶廷给杀了。

  叶廷赶紧的举双手,保证自己什么都不说了。

  大门口,数道身影走了进来,最前面的是三道身影,一左一右两个男子。

  左边的男人一袭白色

  人一袭白色绣金丝云纹长袍,周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点缀之物,可是却说不出的飘逸华美,步伐懒散,但那不染而威的王者之气,仿若林间虎豹一般让人不敢小瞧,尤其是他深邃的瞳眸好黑夜的星辰一般的耀眼,随意的一扫,大殿内不少女人心跳都忘了跳。

  相较于萧世子的冷漠凌寒,这青霄国的太子却让人更愿意亲近,虽然他看上去很淡漠,不理任何人,但他的神容以及风采,偏让人乐意亲近他。

  而在另外一侧的男人,却身着一袭天湖蓝的锦衣,腰束银色玉带,垂羊脂白玉,虽然气势及不上一侧的凤太子,不过自有一股风流倜傥之气,尤其是他和身侧的女子说话时,那瞳眸满是温柔宠溺的光泽,看得人眼热不已。

  一眼便看出这男人极宠身边的女子。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护在那娇俏明媚的女子身边,就好像她是他们的宝贝似的。

  这样的画面,看得多少女子眼热,心里嫉妒不已。

  很多人心里想着,这苏绾的运气真的好到爆表。

  本来一个傻子,为太后治了病后,莫名其妙的成了清灵县主,然后还成了安国候府的嫡女,不但得惠王和宁王殿下的喜欢,还得了萧世子的喜欢,甚至于成了她的未婚夫。

  现在竟然又出来一个美若天仙的舅舅,不但人美还宠她,把她宠上了天似的。

  她的运气为什么就这么好呢。

  苏绾倒是没有别人那么多的想法,她和身侧的君黎说话,正讨论着东海国太子和公主的事情。

  对于东海国的太子容逸云和公主容溪,苏绾并不了解,一侧的君黎却是熟悉的,所以正给她讲解那容逸云和容溪的事情。

  两个人相处和谐,神容自然,看得大厅某一角的人眼冒火花,身上浓浓的戾气,那双眼睛说不出的凶残。恨不得立马杀掉端王君黎。

  他容忍凤离夜已到极限了,现在这君黎竟然又跑了过来凑热闹,真的太让他火大了。

  萧煌瞳眸寒光嗖嗖的往大殿门前射去。

  苏绾本来正和君黎说话,一下子便感受到了远处的视线,飞快的抬头望过去,便看到萧煌正眸光阴沉无比的盯着她和君黎。

  看到萧煌,苏绾心中的火气一下子窜了出来。

  这两天她的心情一直不好,她在等他过来,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心情差到了极点,现在一照面,他还给她甩冷脸子。

  这是谁惯的他。

  苏绾脸色难看至极,心中对萧煌仅剩的那么一点愧疚,再也不复存在。

  男人对自个的女人不好,女人还有必要用热脸去贴冷屁股吗?爱怎么样怎么样。

  他不是不想参加明日的郡主选夫之事吗,那就不参加,她从此后和他路归路桥归桥。

  苏绾想着直接幽冷的望了萧煌一眼,随之就好像不认识他似的,瞳眸冷冷的收了回来,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似的,转身望向身侧的君黎时,脸上神容却要好看得多,依旧和君黎接着往下说话。

  萧煌看到苏绾的眼神,一瞬间心沉到谷底,冰冰凉凉的难受至极。

  璨璨为什么要那么冷的眼神看他,她那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她做错了事,现在竟然这样冷的看他。

  萧煌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好半天没有动弹一下,而苏绾和凤离夜等人已经走到了大殿中间,早有朝中的丞相等人迎了过去,招待起凤离夜和君黎。

  苏绾便自和凤离夜以及君黎招呼了一声,往龙雀台一侧的女宾群走去。

  女宾群里的何敏等人迎了过来,不过半道被人给拦截了,一道红色的身影迅速的走了出来,拦住了何敏等人的去路,飞快的走到苏绾的面前,笑眯眯的望着苏绾。

  “小绾绾,我想你了,你想我没有?”

  这个人自然是临阳郡主慕芊芊,慕芊芊张开双臂便打算给苏绾一个热情的拥抱,不过可惜她没有抱到苏绾,被别人给截胡了。

  慕芊芊立马气得变脸骂人:“谁,谁敢抢姐的一一一。”

  她话没有骂完便看到那半道拦截了苏绾的人,竟然是萧煌,萧大世子面容冷魅得可怕,一双瞳眸阴沉嗜血的瞪着慕芊芊,慕芊芊生生的吓了一跳,有这么夸张吗,她不就是想给小绾绾一个热情的拥抱吗?怎么到这儿,便成了这样凶狠恶煞的样子。

  难道是欲求不满的原因,所以才这么吓人吗?

  慕芊芊夸张的挥着双臂对萧煌说道:“我是看这边有蚊子,所以帮小绾绾赶蚊子的。”

  苏绾差点没被她给逗笑了,可是看到身侧紧拽着她的萧煌,她就笑不出来了,甩手便想离开,可惜萧煌的手紧紧的拽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最后拉着她一路往龙雀台一侧走去,四周不少人看到,也不敢说话。

  因为圣旨已经给两个人指了婚,他们就是未婚的夫妻,人家夫婚夫妻说说话,干他们什么事。

  萧煌周身笼罩着狂风暴雨,深邃的瞳眸之中,火焰不停的跳动着,他的大手霸道的紧拽着苏绾的手,先前苏绾的眼神让他害怕,心脏差点都漏跳了,他有那么一刻竟然以为她不要他了。

  对,若是她不要他,凤离夜一定会带她回青霄国,以后他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想到生命中再也没有她,他被吓到了。

  萧煌拉着苏绾一路走到龙雀台最僻静,最深暗的地方,然后陡的一拉她,把她给抵在了大树上,霸道肆狂的吻狠狠的落到苏绾唇上,仿若暴风雨一般的狂肆侵略着苏绾的唇。

  苏绾愣了一下,待到反应过来,直接的抬脚去踢他,不过萧煌身子一动,紧贴着她的身子,不让她动弹一下,双手伸出来,插过苏绾的手指,牢牢的掌控着她的手指,使得她动也动不了,挣扎也挣扎不了,而他的吻如狂风暴雨一般的落下来。

  苏绾不停的扭动着头,眼睛气狠狠的瞪着萧煌,只见他热切的吻着她的唇,一边吻一边喘息着说道:“璨璨,你别那样看我,我错了还不行吗?是我错了,我就是嫉妒了,吃味了,所以才会疯狂的生气,我只想你是我一个人的宝贝,不想你成为别人的宝贝。”

  苏绾听着他的话,心中的火气并没有减少,因为她可是等了他两三天的,他一直没出现,现在上手便演霸道总裁,可惜她不是小白花,苏绾挣扎着的扭头,呜咽道:“放开我。”

  萧煌哪里肯放开她,紧紧的缠住她:“不放,你得保证不生气。”

  ------题外话------

  亲们记得投票纸,月底一起奖励啊,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27章白莲花心思 萧煌认错 求票纸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