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公然抢人 毒舌舅舅 求票纸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幽暗的光影之中,苏绾虽然被亲得晕头转向,瞳眸却一片燃烧的火焰,恶狠狠的瞪着萧煌,不要以为他使这一招,她就会放过他,绝对不可能。

  这一次她定然要把他的这个毛病直接的掐死,若是不能掐死他的毛病,那他们就直接分手好了,这样互相的折腾有意思吗?

  这两天她一直心神不宁的,这不是她苏绾该有的情绪。

  可是现在因着这个人,变得都快不像自己了,这种状况她要改变。

  苏绾摇头,呜呜的怒哼,萧煌亲了一会儿,慢慢的放开她。

  此时的苏绾眉眼如丝,小嘴红艳艳的,即便是怒目相向,也说不出的娇媚,萧煌看着这样的她,心里忽地便有了踏实感,伸出手紧紧的抱住她。

  “璨璨,你别气了,别气了,我们和好,好不好?”

  想到这两天他心中的煎熬,实在是受不了了,好吧,现在他承认了,是他在嫉妒吃醋,因为璨璨一直是他的心头宝,忽地便变成别人了,他就火大,抓狂。

  现在他也认命了,谁叫人家是她的舅舅,而他只是她的男人呢。

  可惜萧煌认错,苏绾并不打算轻饶了他,她睁着一双冷嗖嗖的瞳眸阴沉沉的盯着他,一声不吭。

  萧煌望着她这样子的神色,有些心慌,不由得想起过去,她一直是这样的,后来他花费了多大的心思才撬开了她的心门,使得她对他不一样了,现在不会又和从前一样了吧。

  萧大世子心里说不出的不安,紧盯着苏绾,轻声说道:“好了,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因为嫉妒吃醋,便找你的碴子。”

  苏绾慢慢的开了口:“萧煌,我和你说过,不要一生气一发火便对我甩脸子,你看你又犯老毛病了,这样大家都很累,所以我们还是分开的好,这样大家都省心了。”

  她说完,萧煌是真的被被她给唬住了,霸道的抱着她;“不行,我不会同意的。”

  这是两个人的事情,他若不同意,她一个人说分开,是没用的。

  苏绾被他抱着,一声不吭,就是不松口,一句话也不说。

  萧煌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丝丝冷意,越发的不安了,紧搂着她:“璨璨,你不要不说话?”

  “说什么,每次都这样,最后还不是一样搞得彼此没了感情。”

  苏绾冷冷的说道。

  萧煌立刻保证;“没有下次了,再也没有了。”

  可惜苏绾并没有吭声,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似的。

  这下他是真的有些慌了,如若璨璨真的不相信他了,不打算再接受他了,以凤离夜的性格,一定会把她带走的,带进青霄国,到时候他就算想疯了她,也不会看到她了。

  他生命中,再也没有她了。

  一想到生命中再也没有这样可爱迷人,会发脾气,会卖萌,又聪明的小人儿,他就觉得心中轰然的蹋了一角,萧煌紧抱着苏绾。

  “璨璨,再也没有以后了,保证没有了。”

  苏绾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一个白眼,嘴角勾了一抹萧煌看不见的笑。

  她喜欢他,哪里能那么轻易的就收回手了,所以他真是想多了,不过这一次她一定要治治他,若不然这毛病总犯,再好的感情也会没有了的。

  “可惜我不相信你了。”

  她说完挣扎着开口:“好了,宫宴差不多开始了,我们过去吧,别耽误了宫宴,被人家看笑话。”

  萧煌霸道的抱着她,孩子气十足的说道:“我不放,爱看就看,你是我未婚妻,有什么可笑话的,除非你答应我,原谅我,我就放开你。”

  苏绾嘴角抽了抽,冷冷的警告他:“你若是再不放我,一辈子也别指望我原谅你。”

  她说完萧煌不敢再执着的抱她了,慢慢的放开她一些,然后态度诚挚的说道:“璨璨,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按理你有一个疼你的舅舅我该高兴才是的,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苏绾冷瞪着他:“难为你能认清这个事实了。可惜是不是有点晚了?”

  “不晚,只要你不生气就不晚。”

  苏绾望着萧煌,说实在的两天没看到他,自己也真是想他了,所以过份为难他,自己也不好受,最后她望着萧煌说道:“要想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

  “你说怎样才不生气?”

  萧煌认真的请教着,一脸的虚心,苏绾心里冷哼,想到之前他尾巴翘上天的样子,心里忽地有些了然,原来男人不能过多的迁就,过多的迁就,他就得意忘形了,要时不时的用小鞭子抽抽他,他才能安份些。

  苏绾悟透这个,心里暗笑几声,不过面上却不显出来,认真的说道:“好吧,既然你态度这么诚恳,那这样,如若舅舅原谅你了,我就不生气了。”

  她说完,萧煌呆愣住了,苏绾乘机挣脱他的怀抱,转身往龙雀台走去。

  身后的萧煌赶紧的跟上她,讨价还价道:“璨璨,能不能换一个。”

  “没得换,”苏绾异常认真的说道,她倒要看看萧煌能不能取得舅舅的认同,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

  身侧的萧煌眸光幽暗,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因为他对凤离夜那家伙实在没什么好感,而且想到那家伙和他差不多大,他竟然要叫他舅舅,真是越想越纠结,他命怎么这么苦啊。

  不过看苏绾执着的神容,他知道要想换一个条件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想让璨璨不生气,原谅他,就要取得舅舅的认可。

  萧煌的心里无数只草泥马在飞过,他真想提剑去把凤离夜给杀了,看他出现,给他惹出多大的麻烦,本来他和他家璨璨感情多好啊,现在因为这个贱男,惹出这么多事来。

  虽然萧煌心里无比的阴暗,但冷魅的面容之上,却半点不显出来,唇角微微的勾出来。

  “好,璨璨,是你说的,这一回为了你,我拼了。”

  苏绾听了他的话,一脸的黑线条,有这么夸张吗?不就是让舅舅原谅他吗?以她对舅舅的了解,他不会过多的为难他的。

  只是现在苏绾却不打算告诉这家伙,只微微的傲气十足的点了一下头。

  萧煌又在旁边叮咛道:“若是我取得舅舅的原谅,你可不要生气了。”

  苏绾十分干脆的点头:“嗯,行,只要舅舅原谅你了,我就不生气了。”

  “那好,走吧,为了璨璨你,我拼了。”

  萧大世子像上战场一般的挺直腰背,一路往龙雀台前面走去,苏绾跟着他的身后一路往前走,嘴角终于勾出笑意来。

  只是等到她出现,很多人眼神有些怪异,个个目光古怪的盯着她的脸,苏绾摸了一下脸,然后想起萧煌亲她的事情,一定是因为他太狂暴了,所以吻肿了她的嘴巴,别人才会神色怪异。

  苏绾一想,忍不住瞪着前面的家伙一眼,而那家伙此时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凤离夜的身上,一步一步的往凤离夜走去。

  四周不少人看到了萧煌的神容,个个眼里升起了看好戏的意味,萧煌不会和凤太子打起来吧。

  必竟那昭华郡主是他的未婚妻,可是现在呢,这凤太子竟然搞出了什么郡主选夫的戏码,可想而知萧世子是如何的生气愤怒。

  龙雀台四周个个都等着看好戏,而苏绾的注意力也在萧煌的身上。

  正在这时,一侧一道红衣身影飘然而至,然后伸手搂住了苏绾的肩膀,歪着头望着苏绾,嘴巴啧啧称奇。

  “小绾儿,你的嘴巴是不是被耗子咬了,都肿了起来?”

  苏绾掉头望过去,便看到慕美女一脸幸灾乐祸的望着她。

  苏绾白她一眼,勾了勾嘴角说道:“你以为你的嘴巴以后不会被耗子咬?”

  慕芊芊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不会被耗子咬的,是我咬耗子。”

  她说完哈哈笑起来,苏绾无语的望着这女人,以后哪个男人能消受这女人啊。

  “我现在就可怜起那即将被你咬的耗子了。”

  慕芊芊得意的嘿嘿轻笑,然后想到什么似的,凑到苏绾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说萧煌会不会和你舅舅打起来?”

  “不会。”

  苏绾肯定的开口,萧煌之前自然已答应取得舅舅的原谅,所以他不可能和舅舅打起来,如若他真胆敢和舅舅打起来,让外人看笑话,那她以后真不打算理他了,让他去死好了。

  苏绾心里正想着,一侧的慕芊芊忽地想到自己过来是有顶重要的事情要与苏绾说的,立刻贴近苏绾说道。

  “我过来是有事要和你说的,我得到最新的消息,那东海国的容溪公主想嫁给你男人。”

  “什么?”

  这一回苏绾受惊了,一脸的难以置信,她眼下还是萧煌名义上的未婚妻呢,那东海国的什么公主竟然霄想他,这事是不是有点夸张,有人上赶着当小三她理解,可堂堂一国公主上赶着当小三,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议。

  苏绾睨向一侧的慕芊芊:“你是不是搞错了?”

  此次东海国的容溪公主前来联姻之事,她是知道的,可是联姻的对象不该是皇子或者皇帝吗?怎么到萧煌的头上了,而承乾帝那个心胸狭隘的人,只怕不会同意的。

  如若容溪嫁给了萧煌,那他的皇位可就坐得更不蹋实了,这样的状况,只怕是他不乐意见到的吧。

  所以苏绾怀疑这事不是真的,一双水雾似的眸子盯着慕芊芊。

  慕芊芊摇头:“我百分百的肯定,那容溪公主想嫁的人就是你男人,因为我在这宫里安插了眼线,今天容溪公主入宫后,我便让人盯上了她,后来我的人听到她身边的丫鬟说到了你男人的事情,劝自家的主子不要心急,晚上便可以见到你男人了,这不是宵想你男人是什么。”

  慕芊芊说完一脸看你现在怎么办?

  苏绾冷笑一声,直接的说道:“不远千里而来,竟然宵想别人的男人,这东海国的人,脸皮可真厚,不过我想若是我不愿意,我舅舅定然不会同意的,他东海国想从我手上抢人,那是做梦,除非我自个不要了。”

  慕芊芊哈哈一笑,伸手朝着苏绾竖起大拇指:“小绾儿,牛气。”

  苏绾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到了前面的萧煌身上,因为萧煌已经走到了凤离夜的面前。

  此时凤离夜正坐在龙雀台一侧的石桌边与西楚国的丞相等人在说话,听到脚步声,掉头望过来,便看到萧煌一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凤离夜懒洋洋的望着萧煌,瞳眸轻幽的光芒,唇角是似笑非笑,他倒要看看萧煌能为绾儿做到什么程度。

  凤离夜虽然恼火萧煌对璨璨甩脸子,但他切身体会了一下萧煌的处境,知道让这家伙低头却是不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现在就看萧煌能为绾儿做到什么程度。

  此时丞相等朝中的官员,全都望着萧煌,个个准备,如若萧世子为难凤太子,他们就立刻拦住萧世子。

  不过萧煌走到凤离夜身边,一时并没有动作,一双深邃布满幽暗的瞳眸紧紧盯着凤离夜。

  凤离夜也抬头望着他,两个人便这么眸光对视着,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事实上萧煌心里十分的憎恨这家伙,不过却不得不低头,因为和璨璨比起来,别的什么都是次要的。

  如此一想,他心中的那股不甘恼火便烟消云散了,他只要璨璨,只要她待在他身边就好。

  萧煌想着,冷冽寒凛的眸光忽地一柔,完全的春风化雨露了,他性感的唇角边缓缓的扯出一抹孤度,这软化了他整张脸的阴冷,显得温润柔和起来,他眸光温融的望着凤离夜,沉稳的唤了一声:“舅舅,你也进宫来赴宴了?”

  一声舅舅,使得龙雀台四周所有人惊掉了一地的下巴,个个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萧世子。

  萧世子如此冷魅狂傲的人,在凤太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仅没有找他算帐,竟然还叫了他舅舅,真是让人惊悚啊。

  相较于别人的惊悚,苏绾倒是笑了起来,心情无端的变好,掉头看到一侧的慕芊芊眼睛瞪圆,眼珠子差点没有惊掉出来。

  苏绾好笑的问慕芊芊:“有那么夸张吗?”

  慕芊芊用力的点头:“有有,”

  她说完后还掐了自己一把,然后才肯定的说道:“萧表哥这是鬼上身了吗?要不然他应该把凤太子撕烂才是啊。”

  苏绾无语的瞪这女人一眼,什么叫把凤太子撕烂,其实在萧煌的心里,恐怕真的想把自己的舅舅撕烂,不过他撕不烂倒是真的,因为舅舅武功很厉害,再加上他再怎么说也是她舅舅,他也不好去撕,所以最后只得低头。

  不过她记住他为她所做的了。

  苏绾满意的轻笑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萧煌已经坐到了凤离夜的身边,一脸热切的和凤离夜说着话。

  不过待到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萧煌压低声音说道:“别以为我有多喜欢你。”

  凤离夜轻笑起来,萧煌倒是长脑子了。

  “彼此彼此。”

  两个男人暗自嘀咕过后,又满脸笑的说起事情来,外人眼里,分明是两个绝色风华的男人在开怀畅谈。

  两个人都是风华绝代的人,凑在一起,当真是比画还要吸引人,女人不时倾慕的望过去,反倒是疏忽了端王君黎。

  端王君黎眸光微暗地看着身侧两个男人谈天说地的,心里微微的失落,他甚至于想到,萧煌只怕不会让任何人娶苏绾,最后苏绾一定会嫁给他的。

  那他呢?君黎幽幽的想着,忽地他轻笑起来,即便苏绾最后没有选他,他也会祝福她的,总之只要她快乐就好。

  君黎想着,往龙雀台一边望去,看到苏绾正和慕芊芊两个人在说话,不由得脸上涌起了笑意。

  我的忻娘,只要你开心就好,至于我,本来就是一个有着残破身子的人,我愿意用我的余生时间,来祝福你。

  君黎放开了自己的心胸,不再纠结,掉头便听到身侧的两个男人正在说明日苏绾选夫的事情。

  萧煌一脸郁卒的望着凤离夜说道:“舅舅,明日的郡主选夫之事可不可以取消,你知道璨璨她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妻,现在再来一个郡主选夫,这叫什么事?”

  凤离夜望着萧煌认真的说道:“孤自然说出口了,断然没有作废的可能,不过孤看好你。”

  凤离夜伸出手拍拍萧煌的肩,萧煌眼里暗潮涌动,恨不得一巴掌扇到这男人的脸上。

  他都叫他舅舅了,又是服软又是降低姿态的,他竟然还要给璨璨选夫,这死男人臭男人。

  但萧煌聪明的绝对不和凤离夜翻脸,因为若是他再和这男人起冲突,璨璨,一定会发火的,那他才叫得不偿失呢。

  所以即便讨厌这个家伙,他也得忍着。

  萧煌本来心中不畅快呢,偏偏旁边有人还往他心里捅刀子。

  “明日的郡主选夫怎么能取消呢,本王还要参选呢,本王可是做好了准备的,说不定最后抱得美人归的是本王。”

  萧煌一掉头便看到君黎一脸和煦笑意的望着他,可是这笑容恶劣万分。

  萧煌阴测测的冷笑着望向君黎,他不能对凤离夜怎么样,难道对他还要客气。

  萧煌望着君黎,忽尔明朗的轻笑:“端王殿下,不是本世子自夸,本世子只要一个小手指就能捏碎你,你觉得你这小身板受得了。”

  凤离夜听了这家伙狂妄至极的话,嘴角抽了抽。

  端王君黎则一脸黑线条的望着他,还能再夸张点吗?他不就是生病了吗,至于夸张到一只小手指就捏碎他吗。

  君黎脸色不变的轻笑着说道:“那萧世子的意思是明日参选了?”

  凤离夜忍不住轻笑起来,萧煌幽幽说道:“明日的事情明日再说,本世子想着,要不要今夜便用一只小手指捏碎你。”

  君黎磨了磨牙,真想吐他一脸血,不过眼下龙雀台不少人,若是他真的和这家伙闹起来,实在是失礼的事情,而这家伙的目的,也正在此处吧。

  萧煌现在比之前精明多了,再不当着苏绾的面表达出对谁的不满,从现在开始,爷想弄死谁,绝对不明着来,绝对使暗招,这样既不招惹璨璨生气,又能自己出了气多好。

  萧大世子如此一想,本就绝色无双的面容,越发的融了浅浅的光晕,使得他整个人如珠玉一般的完美,看呆了很多人的眼睛。

  而他一脸温润笑意的望着凤离夜,那样子说不出的亲切。

  事实上只有凤离夜和萧煌彼此知道,真正是两看两相厌。

  不过凤离夜看到萧煌做到这一点,倒是也高看了他二分,这家伙终于知道装了,看来他心思没少动。

  对于他这样的人,愿意做到这种地步,说明对绾儿也不是那么的不在意,不过饶是这样也不够。

  凤离夜微眯眼,眼里幽芒闪烁。

  正在这时,龙雀台门前,响起了太监尖细的叫声:“宁王殿下到,东海国太子到,东海国公主到。”

  众人下意识的往龙雀台前面望去,便看到高大华丽的大门前,数道身影走了进来。

  为首的共有三个人,一左一右两个男子,中间夹着一个女子。

  左边的男子高大俊美,举手投足说不出的尊贵霸气,此人一出现,众人议论起来。

  东海国的太子容逸云,而容逸云身边以金钱流苏遮面的女子,应该就是东海国的容溪公主。

  而在容溪公主的另一边,跟着的正是此次负责招待使臣的宁王萧烨。

  萧烨陪着东海国的使臣一路从龙雀台外面走进来,一进来,他便下意识的四处寻找。

  很快便看到了苏绾,看到苏绾,他长眉轻轻的一挑,一抹笑意在眼底晕开,想到明日的郡主选夫之事,他就暗暗地下决心,明日定要全力以赴。

  萧烨正在心中盘算着,可是一掉头便看到萧煌竟然和凤离夜坐在一起,而且两个人看上去相谈甚欢的样子。

  萧烨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去,手指也悄然的握紧了,心里升起疑问。

  之前这两个人看上去还敌对呢,怎么两三日不见,竟然很好的样子。

  如若是这样的话。那明日的郡主选夫之事,还会继续举行吗?

  萧烨担心了起来,他身侧的公主容溪此时已看到了不远处两个耀眼的男子,一个飘逸华美,仿若天外遗仙似的,而另外一个仿若高山雪莲一般的冷魅高雅,远远的看着他,她便觉得心跳加快了/

  不过容溪想到先前听到的事情。心里不由得有些沉重,因为之前她问萧烨。

  关于安国候府庶女的事情,竟然听说那什么苏绾,不仅仅是安国候府的嫡女。她还是青霄国的昭和郡主,如若是这样,还真是麻烦。

  青霄国与他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而且青霄国的人个个擅毒,如若两国交恶,必非善事。

  听到萧烨说到这个,容溪的心一下子沉重了下去。

  不过后来听说那什么郡主会在明日选夫,这说明什么,说明她是不喜欢萧煌的。

  如若她喜欢萧煌,怎么会弄出什么选夫的戏码,既然她不喜欢萧煌,那么她让老皇帝指婚,应该没什么不妥。

  容溪想着,心里再次的高兴起来,望向身侧的萧烨,声音温柔至极的开口:“宁王殿下,听说青霄国的太子今日也来了龙雀台,王爷不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吗?”

  事实上容溪已经猜测出那和萧煌坐在一起的绝美男子就是青霄国的太子。

  她如此说,只不过是为了名正言顺的见萧煌罢了。

  萧烨一听,立刻点头:“好,公主请。”

  萧烨的眼神微微的暗沉,之前这位容溪公主拐弯抹角的和他打探绾绾的事情,他已经知道这位公主,心仪的人正是萧煌。

  如若真能让这位公主嫁给萧煌,那他是不是就可以顺利的娶到绾绾了。

  因着这个,所以萧烨俐索的带了容溪一路往凤离夜和萧煌的面前走去。

  此时萧煌和凤离夜两个人根本没有注意那从龙雀台外面走进来的一众人,萧煌还在磨凤离夜,让他取消明天的选夫之事。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璨璨选夫,而他自己也不会同意的,这根本就是胡闹。

  璨璨是他的未婚妻,这事谁也改变不了。

  “那你说,你要怎么样才同意取消明天的选夫之事?”

  萧煌阴沉着瞳眸望着凤离夜,凤离夜懒懒的望向一侧的家伙,那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若你的表现让孤满意的话,孤说不定就同意了。”

  萧煌瞳眸更暗了,一片冷霜,真想一拳打歪这家伙的脸,叫他去得意。

  不过他只敢想想罢了,脸上神色依旧温融,同时压低声音说道:“舅舅,你确定要这样做,如若因为你,而坏了我们两个人的婚事,日后璨璨不开心,怎么办?”

  这话一下子击中了凤离夜的命穴,他眼神微微的暗了。

  因着萧煌两三天没来,苏绾心情便不大好了,如若他真的坏了萧煌和苏绾的婚事,只怕绾儿会不开心。

  凤离夜正想着,一侧的萧煌早从他的神色中探测出一二来。

  他忽地眼神亮了,唇角勾出浅浅的笑意来,原来是人都有软肋啊。

  他的软肋是璨璨,因着她而喜怒无常,而这凤离夜的软肋也是璨璨,他不想让璨璨不开心。

  如此一想,萧煌心里放松得多,望着凤离夜淡淡的说道:“其实你若是非要这样干,伤我没什么关系,但是伤了璨璨,你觉得你这个当舅舅的不心疼。”

  这话再次的击中了凤离夜的命穴,凤离夜深思起来。

  两个人一时安静了下来,正在这时,身前响起脚步声,两个男人同时抬头望过去,便看到面前站着不少人。

  为首的正是宁王萧烨,而萧烨身侧站着一堆人,为首的两个人应该是东海国的太子和公主。

  萧烨指着凤离夜介绍道:“这位便是青霄国的太子凤离夜,这位是我们西楚国靖王府的世子萧煌。”

  凤离夜望着东海国的容逸云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而萧煌则只望了一眼,并没有吭声。

  至于公主容溪,两个男人根本没有多加注意,容溪不禁有些失望,心里十分的失落,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恰在这时候,龙雀台外面,太监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皇上驾到,荣妃娘娘驾到,贤妃娘娘驾到。”

  老皇帝带领着他的妃嫔隆重的登场了,一时间龙雀台内呼声震天:“臣等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承乾帝一路走进龙雀台,朝着四周跪拜的臣子摆手:“起来吧。”

  至于凤离夜和东海国的太子等人,只微微的福了一下身子,行了半礼便作罢了。

  老皇帝也不计较,心情特别的好,一路领着妃嫔进了龙雀台最里面的楼阁里,随之坐了下来,待到他坐下,荣妃贤妃等妃嫔才陆续的坐下来,老皇帝示意众人也坐下。

  皇帝一到,晚宴差不多便开始了,此时天色已不早了,所以众人纷纷的找座位坐下。

  皇帝领着一众后妃还有公主坐在龙雀台里面的楼阁里,而东海国的使臣便坐在皇帝的下首,青霄国的凤离夜和苏绾也坐在皇帝的下首位置上,端王君黎也坐在下首。

  楼阁内除了这些人外,还有一些作陪的朝中重臣,以及皇子。

  余者皆坐在楼阁之外,按次往下坐。

  龙雀台就是为了招待贵宾所建,所以楼阁前面是一处宽广的空地,专门用来表演歌舞才艺的,两边则坐着很多朝中的大臣,以及家眷,有些官职小的人家,都一直排出去老远,连皇帝的影子都看不到。

  龙雀台内,老皇帝笑望着东海国的太子容逸云和青霄国的太子凤离夜:“今日朕很高兴。没想到东海国的贵客和青霄国的贵客,同时齐聚我西楚国,朕真是太荣幸了,哈哈。”

  东海国的容逸云眸光幽暗的望了对面的青霄国太子凤离夜。

  之前他们过去和凤离夜打招呼,凤离夜的态度让容逸云有些微的不满。

  容逸云身为东海国的太子,一向金尊玉贵,所到之处光芒万丈,什么时候受人轻视过,所以凤离夜让他不爽了。

  而且容逸云一点也看不出这凤离夜有什么可怕的。听他父皇的意思,竟然分外的害怕这凤离夜,一再的叮咛他们不要和青霄国的人犯冲突。

  现如今看来,也没看出他长有三头六臂。

  容逸云心里想着,望向了凤离夜身侧的苏绾,长得嘛还不错,虽然软萌迷人,可是倒底不大气,哪像他的妹妹,千娇百媚,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只有自己妹妹这样的美人,才配得上萧煌这样的人中龙凤。

  容逸云心里想着,笑望向上首的老皇帝说道:“是啊,本宫也很高兴前来西楚国商谈两国和平之事,若是我们能顺利的和西楚国谈和,那天下将会永远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蒸蒸日上。以后再也没有峰烟战火,战乱纷争,五湖四海河海晏清,繁荣昌盛。”

  容逸云慷概激昂的一番说词,正中老皇帝的心思,老皇帝立刻端了酒杯望向容逸云。

  “容太子说得太好了,这也是朕心里的企愿,祝我们和谈成功,天下太平。”

  “好。”

  容逸云爽朗的端起了酒杯望向四周的人:“让我们一起干了这杯酒,祝天下太平,永无峰烟战火。”

  个个端起了酒杯,只有青霄国的太子凤离夜没动,凤离夜没动,苏绾自然也不会动。

  容逸云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望着凤离夜,略微不悦的说道:“凤太子难道不赞同本宫的话吗?”

  凤离夜挑了挑嘴角,递给他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太子想太多了,孤乃青霄国的太子,你们有没有峰烟战火,似乎和孤没什么关系吧,所以孤就不参与了。”

  容逸云脸一黑,瞳眸便有怒火。

  宁王萧烨不想这两个人对上,这两个人眼下待在西楚,就是西楚的贵客,如若他们两个人呛了声,打起来,有什么损伤的话,吃亏的还是西楚国,所以萧烨温声开口。

  “既然凤太子不喜欢吃酒,那我们一起吃一杯吧。”

  萧烨当先仰头喝了一杯酒,然后望向容逸云说道:“容太子,干了。”

  容逸云望了望凤离夜,眼里涌起阴霾,慢慢的举高酒杯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他的眼光望向了凤离夜身侧的苏绾,嘴角一抹阴冷的笑,哼,青霄国的小郡主吗?他倒要看看,待会儿她还能不能顺利的嫁给萧煌。

  容逸云喝光了酒,朝着上首的老皇帝晃了一下。

  老皇帝赶紧的开口:“来,干了这杯酒。”

  龙雀台内外,所有人都端起了酒杯喝酒。

  待到一杯酒喝完后,外面便有舞姬上来跳舞,悠扬的音乐声响起,轻快的舞蹈跳了起来。

  先前因为凤离夜引来的不快,慢慢的淡了,容逸云一边听音乐,一边望着上首的老皇帝说到:“皇上,此番本宫前来西楚国商谈两国和平之事,我父皇特别重视这件事,选派了我们东海国最受宠爱的公主前来西楚国联姻,这是我东海国最珍贵的公主,我妹妹容溪。”

  容溪站了起来,她的头上戴着一顶金冠,冠前垂着金线流苏,所以看不真切她的容貌,不过却听到她声如黄莺般的响起:“容溪能嫁到西楚国为两国和平做一番贡献,是容溪的荣幸。”

  “好,好一个深明大义的公主。”

  老皇帝率先笑了起来,不过很快他便犯了愁,东海国的这位公主嫁给谁来联姻。

  眼下皇室中只有宁王萧烨没有娶正妃,至于庆王萧彬早就娶了正妃的,至于另外两个小的,还太小,根本没办法娶妻。

  老皇帝又想了想自己,难道他要把这容溪纳入后宫不成?

  老皇帝望向身侧的荣妃娘娘,有些不大乐意了,他很宠荣妃,不想再纳别的女人进宫了。

  可如若自己不纳进后宫,把这女人指给谁,指给儿子,那苏绾怎么办?

  儿子是想娶苏绾的,而且经过这两三天的了解,老皇帝知道这青霄国虽然离得自己的西楚国远,可是他却可以嵌制东海国和南鲁国,而且青霄国和他们还没有任何利益的牵扯,比起东海国更让人愿意巴结。

  所以他心里还是更愿意自个的儿子娶昭华郡主为妃。

  可若不把东海公主指给儿子,又指给谁呢。

  这东海公主的背后可是有个东海国呢,如若指给别人,这东海国起了什么狼子野心的怎么办?

  老皇帝正为难,下首的萧烨开了口:“公主不远千里来到我们西楚国,我们西楚国自当尽全力替公主挑选一个夫婿,今日这龙雀台内外,不少的青年才俊,公主看看可有满意的,若是公主有满意的,我父皇自当替公主指婚,如若没有满意的,我父皇一定会重新替公主挑选一位夫婿。”

  萧烨的话说完,老皇帝便不吭声了,先看看这位容溪公主的意思再说吧。

  容溪脸颊有些烧烫,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嫁给谁,她如何好意思。

  容溪望了一眼身侧的哥哥,容逸云立刻站起身说道:“我妹妹乃是东海国的第一美人,不但美貌,而且有智慧,是我父皇母后的掌上明珠,此番她委屈自己前来西楚国联姻,所以定然要挑选一个足以配得上她的夫婿,方能慰我父皇母后的心意。”

  容逸云话一落,龙雀台内,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望向了一侧的萧煌。

  因为萧煌在西楚京都颇富盛名,不但容貌风华绝代,还手握西楚的重兵,在天下也是颇富盛名的。

  这容逸云的话,让人无端的认为他说的人正是萧煌。

  老皇帝的脸色瞬间不好看了,同时龙雀台内多少人脸色不好看,个个眸色幽暗的望着容逸云。

  谁也没有吭声,最后是宁王萧烨开口:“不知道容太子所指的是何人?”

  容逸云长指一指便指向了萧煌,龙雀台顿时像炸了锅一般的响起各种的议论声,里面外面,个个说个不停。

  而坐在老皇帝身后的慕芊芊实在受不了东海宫的人,明知道人家有未婚夫,还公然抢人,他以为他们算老几啊,还有他以为他们家的公主算什么东西啊,还第一美人。我呸。

  慕芊芊的性子一向直,实在受不了的站起身,冷瞪着容逸云问道。

  “容太子,这就是你们东海宫的第一美人吗?可真有风范啊,这是明晃晃的抢人家夫婿,难道你们东海宫的人都是聋子瞎子不成,没听到萧世子已经有未婚妻了吗?还是你们东海国男人都死绝了,所以这公主不得不嫁到我们西楚国来和别人抢男人,要不然诺大的东海国就找不到一个她看得上眼的吗?非要跑到我们西楚国来丢人现眼的,我呸。”

  慕芊芊的话使得东海国的人,全都黑了脸,容逸云更是怒火万丈的瞪着慕芊芊。

  不过慕芊芊这人一向不怕别人,所以娇媚的瞪回去,有种做就别怕别人骂,这下面骂的人多了去,她只不过藏不住心事罢了。

  龙雀台内,众人一时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有一道掌声响起来,众人齐刷刷的望过去,便看到青霄国的太子凤离夜正优雅的轻拍着手。

  那神容说不出的温馨,就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可是熟知他心性的苏绾却知道,舅舅生气了。

  舅舅一生气,有人就要倒大霉了,所以这什么东海国的太子,等着受罪吧。

  凤离夜没理会别人,轻拍着手望向对面的容逸云。

  “容太子,孤也想问问你,难道你们东海国的男人全是废物,所以害得公主不得不外嫁?”

  凤离夜此话一出,龙雀内的东海国使臣全都黑了脸,这是**裸的打他们脸子,什么叫他们东海国的男人全是废物,公主不得不外嫁,他们都有用着呢。

  ------题外话------

  亲爱的姑娘们,有票纸记得投啊,吼吼,投票纸啊……。月底会一起奖励的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28章公然抢人 毒舌舅舅 求票纸》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