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扭转乾坤 太子被废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安国候府的门外,所有百姓看呆了眼睛,一时间仿若无人之境一般。【鳳\/凰\/更新快请搜索】眼面前的这些人,一个个都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外飞仙,光芒万丈,耀眼至极,他们悠然的往大门前一站,便让他们有一种不忍亵渎之感。

  所以个个都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其中有人抢先开口叫了一句:“清灵县主,我们要求你退婚。”

  一人开言,便有人附和:“是的,我们要你自动退婚,若是你不退婚,两国必起战争。”

  “是的,我们要东海国和西楚国联姻,永保天下和平。”

  下面的人一个个的喊话,安国候府的大门前,苏绾则和身侧的流茶等人说道:“把这几个喊话挑事的人给我盯上,待会儿,若是我命令,把这几个人给我拿下,他们一定是东海国的人。”

  “是,郡主。”

  流茶等人应声。

  安国候府门前,无知的百姓被挑事者一挑,顿时忘了去惊讶苏绾和萧煌以及凤离夜等人的天人之姿,个个激动的大叫起来:“清灵县主,你退了萧世子的婚吧。”

  “是啊,求求你了,不要让东海国和西楚国起战火。”

  “我们求求你了,求你退婚了。”

  安国候府门外,黑压压的跪了一地的百姓,远处还有一些围观看热闹的人,谁也不敢近前。

  萧煌的脸色此时说不出的阴沉,瞳眸满是嗜血的煞气,他上前一步便要发怒,苏绾却伸手拦住了他,而是自己走前一步站好。

  她眸中遍布冷意,唇角却忽尔勾出一抹笑意来,一笑,就好像烈日之下出墙而来的娇花,令人看得心里软软的。

  一时间不少人止住了嘴巴。

  却听到上首的女子悦耳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来:“果然是愚民,如此轻易便被人摆弄了,真可笑。”

  一出口竟然是骂眼面前的百姓了,所有人呆住了,本来还以为她开口同意退婚呢,没想到她竟然直接的骂他们是愚民,其中有人便怒了。

  大叫起来:“你骂人,你竟然骂我们。”

  “太过份了,竟然骂我们。”

  所有人都激动的大叫了起来,苏绾则神色未变,又缓缓的开口:“今日本郡主话放在这里,要想本郡主退婚不可能,本郡主不但不会退婚,很快还要和萧世子大婚。”

  苏绾说完后,本来盛怒的萧煌,心里一下子激动了,深邃冷暗的瞳眸之中染上了浅浅的潋滟的神彩,他踱步向前,和苏绾并排站在安国候府的府门前,沉声说道:“没错,本世子在这里正式宣告,不日将会和清灵县主大婚,至于现在你们最好立刻离开,否则别怪本世子不留情面。”

  两个人冷戾无情的样子,生生的震慑住了安国候府门外的百姓,百姓一向知道这位靖王府的世子萧煌冷酷无情,所以他一开口,个个被震住了,一时间没人敢说话。

  而且这些百姓普遍的认为,只要他们出声,这清灵县主定然会退婚的,必竟谁也不敢担一个祸国殃民的名声。

  可是现在这清灵县主根本不当回事,根本不理会他们,那现在怎么办啊?

  一时间无人说话,不过很快人群中又有人开始叫起来:“清灵县主,你如果执意妄为,害得两国起战火,你就是罪人。”

  “对,你就是罪人。”

  “定会被天下人所骂的。”

  “对,你一定会被所有人唾骂的。”

  安国候府的大门前,萧煌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他抬手一道强大的掌风便笼罩在了手掌心,眼看着一掌便要横扫出去了。

  苏绾则伸手抓住了他,然后森冷的说道:“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马上离开安国候府,别企图用什么祸国妖女什么的来威胁我,我不会吃你们这一套的,还有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昨晚宫宴之上,东海国的太子都被我们给打伤了,我想问问你们,你们认为你们比东海国的太子还金贵吗?若是再不离开,别怪我们动手。”

  苏绾说完后陡的一挥手,命令身侧的流茶:“抓人。”

  流茶一挥手,身后的几名手下应声而动,眨眼便落在百姓之中,精准无比的出手抓那些在百姓中间挑事的人。

  那些人一看有人来抓他们,身形一动便想跑,却被流茶等人拦截住了。

  双双打了起来,这些人一动手便露出他们会武功的事情了。

  苏绾冷望着安国候府门前的百姓,阴沉沉的下命令:“来人,立刻拦下这些人,他们分明是逆臣贼子,故意到我安国候府门外闹事,借机生事,企图祸乱我西楚国,把这些人全都拿下,如若不是贼子这些人怎么会武功的。”

  苏绾命令一下,身后的季忠等人立刻峰涌而出,动作迅速的往大门前冲去。

  这些百姓一下子蒙住了,然后反应过来似的大叫起来:“我们不是贼子,我们是老百姓//”

  “是啊,我们不是贼子,我们是百姓。”

  很多人害怕的大叫起来,他们也没想到百姓中竟然有会武功的人,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苏绾冷笑着又下命令:“来人,立刻去请虎骑十六营的兵将,就说这里有贼子借机闹事,意图扰乱京城治安,给我们西楚国带来灾难。”

  萧煌身后的手下,立刻走出来:“是,属下立刻去请崔英将军。”

  一道身影闪身便走。

  府门前的百姓这下更乱了,尖叫起来:“我们不是闹事者,我们是百姓。”

  “百姓,百姓会有如此厉害的百姓吗?百姓会身怀武功吗?你们分明是逆党,待会儿崔英将军来了,自会把你们所有人抓进刑部的大牢关押起来,然后一个个的审,审过确认是百姓他自会放人的,如若是贼子,定斩不饶。”

  苏绾眸色深暗,唇衅擒着嗜冷的气息,幽幽的望着府门外鬼哭狼嚎的百姓,那些百姓现在顾不得再去找苏绾的麻烦,或者撵苏绾离开,他们只想离开,若是真的被当成乱臣贼子给抓了,谁知道会不会被杀了啊。

  他们先前只是担心因为苏绾的原因破坏了两国和平,日后会不会有战争啊,可是谁知道现在竟然被当成乱党了,不行,他们不要被抓啊。

  “我们是百姓。”

  “你们放开我们。”

  这些普通的百姓,如何会是安国候府训练有素护卫的对手,更何况其中还有一部分会武功的手下。

  这些人一出手,便把百姓给拦截住了,有些人企图强闯出去,最后被强大的劲气给困顿住了。

  根本冲不出去,最后因为人太多,自己横冲直撞的,最后不少人竟然受伤了。

  这下其中不少人害怕了,掉转头望向身后安国候府门前立着的萧煌和苏绾等人,其中有人忽地大叫起来。

  “清灵县主饶命,我们真的是百姓啊。”

  一人叫,其他人全都反应了过来,扑通扑通的挣扎着跪下来,哀求的叫起来:“清灵县主,我们真的是百姓。”

  “你相信我们吧。”

  府门前鬼哭狼嚎声不断,一个个说不出的凄惨,而先前那几个隐在人群中闹事的人,已经被流茶等人给抓住了。

  流茶把人带了过来,恭敬的请示苏绾:“小郡主,你看这事如何处理?”

  苏绾望向几个人,沉声命令:“带下去审,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带着一帮贼人来安国候府闹事,分明是找死,竟然敢在天子脚下的京都闹事,还假称是百姓,真是可恨。”

  她如此一说,真是认定安国候府府门外的人都是乱臣贼子,根本不是什么寻常的百姓。

  这下这些百姓,全都被吓住了,一个个害怕的哭叫起来:“清灵县主,我们真的是百姓。”

  “是的,我们不是乱臣贼子。”

  下面哭叫声一片,苏绾抬手,底下的百姓一个个止住了哭声,现在都有些害怕苏绾了。

  苏绾似笑非笑的望着下面的百姓说道:“你们如若真是百姓,难道不知道,我和萧世子的婚事,是当今皇上所赐的吗?皇上赐婚,你们竟然意图干涉,这分明是蔑视皇上,如若你们真是百姓,你们眼里可有皇上,可有西楚国的国颜,什么叫我退婚让萧世子娶东海国的容溪公主。”

  “我们西楚国哪一点比东海国差了,前不久北晋国才来我们西楚国与我们西楚达成和平。”

  “我们眼下和北晋国是友国,那东海国前来我西楚国,是前来谈和的,不是表示我们怕了他。”

  “难道我们西楚国会怕他们东海国不成?”

  苏绾冷冽如霜的话,一句句的砸在安国候府的百姓头上,这些百姓慢慢的回味。

  是喔,北晋国才来和我们西楚国谈和,连凶猛的北晋国都被萧世子打败了,我们有什么可怕的。

  还有东海国是前来谈和平的,就该有诚意才是,凭什么想嫁给谁就嫁给谁啊。

  还有,萧世子和苏绾的婚事,是当今皇上赐婚,他们这样不就是蔑视皇上吗?若是这事闹到皇上面前,只怕皇上一怒,铁定下旨让虎骑十六营的人杀掉他们。

  那他们不就板上钉钉的要死吗?这下所有人真的慌了,哭叫着哀求起来。

  “清灵县主饶命,求你饶我们一命吧。”

  “清灵县主求你饶我们一命吧。”

  “你是活菩萨在世啊。”

  一时间各种叫声,而恰在这时,一名手下飞快的走了出来,沉声禀报道:“回郡主的话,被抓的人已经招供了,那些人交待,他们是东海国太子派出来的人,意在煸动百姓借机闹事,让郡主退掉萧世子的婚,然后让他们家的公主顺利嫁给萧世子。”

  流茶大声的说着,下面的百姓全都听到了,一时间个个面面相觑,最后有人大哭着叫道:“清灵县主,这不关我们的事。”

  “我们不知道啊。”

  “清灵县主饶命。”

  苏绾朝着黑压压的人群冷喝:“闭嘴。”

  那些本来哭得伤心的人一下子止住了哭声,不敢再哭。

  苏绾望着流茶沉声问道:“你确认他们说的是真话,这些人是被煸动的百姓,而不是东海国的乱党,乘机到我们西楚国来闹事的?”

  苏绾话一起,下面的百姓有人脸都白了,飞快的望向流茶,不要,千万不要说他们是东海国的乱党,他们不是啊。

  流茶知道苏绾就是为了治这些愚民,并不是真的打算收拾这些百姓的。

  这些人只不过是愚民罢了,真正可恶的是东海国的太子和公主等人。

  “回郡主的话,他们确实是普通的百姓。”

  苏绾掉头望向黑压压的人群:“你们真是普通的百姓?”

  下面立刻有人回应:“是的,清灵县主,我们是百姓,我们是西楚国的百姓,不是什么东海国的乱臣贼子。”

  “求县主明察,饶我们一次,我们是被人利用的。”

  苏绾掉头望向下面哭求的百姓说道:“虽然那些人承认你们是百姓,可你们到安国候府的门外闹事,分明是打皇上的脸,你说这事若是闹到皇上面前,皇上会如何惩罚你们呢,因为我和萧世子的婚事是皇上赐婚的。”

  她一说,下面的百姓越发的害怕了,确实是这样,萧世子和清灵县主的婚事是皇上指婚的,如若这事闹到皇上面前。

  这些人真的被吓住了,同时想到清灵县主派人去请虎骑十六营的人,虎骑十六营一直是维持治安的,若是等到那崔英将军过来,那他们一定会被抓的,到时候这事闹到皇上面前。

  这些人真的吓死了,一个个痛哭着哀求。

  “清灵县主,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等着我照看呢。”

  “我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儿子还不会走路呢。”

  “我媳妇儿是瘸子,两个孩子还年幼,清灵县主你大发慈悲吧。”

  “我家里上有七十岁的老父,下有两岁的幼子,清灵县主你就放过我们吧。”

  安国候府门前,苏绾眼看着这些人算是受到教训了,她才满脸怜悯的望着府门前的人,似乎很为难似的,慢慢的开口说道:“想到你们的境况,我实在是不忍心啊。”

  一听到她说这话,百姓哭得更大声了。

  苏绾听着他们的哭声,才慢条斯理的说道:“看着大家都是被东海国人蒙蔽的份上,便先放了你们回去吧至于皇上那里,由我来担着便是了。”

  一言使得下面感激之声一片,个个磕头道谢,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苏绾是观世音菩萨在世,有的说苏绾是大善人。

  这时候所有人都忘了先前他们是来讨伐苏绾的,打算让苏绾退婚的。

  可是这会子谁还会想到这个,个个一得到苏绾放人的话,早撒开了两条小短腿疯了似的跑了,眨眼间门前黑压压的百姓跑散了。

  待到众人跑走了以后,安国候府门前的下人,个个敬佩的望着苏绾。

  郡主实在是太厉害了,事情被她这么一处理,不但让那些百姓自愿离开,还让别人感恩戴德的,这比那些暴力血腥的处理要高明得多。

  不但是安国候府门前的下人,就是萧煌和凤离夜两个人望着苏绾时,也要赞叹一声,小丫头真是太聪明了,这手段绝对圆滑。

  萧煌感叹着,依照自己先前的性子,差点出手打伤了这些百姓,虽说自己打伤了这些百姓,能有效的震慑住百姓,可同时却会在百姓中留下不好的印像,但是璨璨这样的手段,不但震住了百姓,还让人家对她感恩戴德的,这完全不一样的效果啊,看来他还要向璨璨学习。

  萧煌的眸光之中满是宠溺的暗潮,唇角是既满足又骄傲的笑容。

  一侧的凤离夜则望他一眼,淡定无比的说道:“萧世子,你是不是该去处理郡主选夫那边的事情了,事情既然出了,总不好不处理吧。”

  他倒要看看这家伙如何处理。

  萧煌一听这话,眸色暗了一下,掉头望向凤离夜的时候,眸中有雷霆幽光闪过,劈叭作响,恨不得烧死凤离夜。

  不过在苏绾望过来的时候,他的脸上立马摆上了和风细雨一般的笑容,温和的说道:“舅舅放心,那边我早就有安排了,舅舅不必担心。”

  凤离夜点头,不再提这个话题,不过飘逸华美的面容忽地一沉,森冷嗜血的声音响起来:“现在孤要去驿宫那边处理事情了,东海国的人竟然胆敢算计到孤的亲人头上,孤绝不会轻饶了他们的。”

  他说完苏绾也点头:“没错,我陪舅舅前往驿宫走一遭,萧煌你留在安国候府等我们的消息吧。”

  萧煌如何同意,璨璨去若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不行,本世子和你们一起前往驿宫。”

  苏绾想了一下同意了,不过却叮咛萧煌:“这一次和东海国交锋的事情,你不要出手,就由舅舅出手,因为你必竟是西楚国的靖王府世子,若是最后两国真的起战火,百姓定然会责怪到你的头上,但若是舅舅出手,他们就算要怪也怪不到你的头上。”

  萧煌听到苏绾事事为他考虑,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不过他却是不怕那些流言蜚语的。

  “我不怕他们非议我。”

  “我说了算。你听到没有?”

  苏绾却不理会他,霸道的望着他问,不等萧煌开口,她又接着说道:“如若你不同意,那我们就不让你跟着去了。”

  萧煌无语,他堂堂靖王府的世子,竟然有被人威胁的一天,这人也就是他最喜欢的璨璨小丫头了,若是换成别人,他定然一掌拍死她。

  不过是璨璨,他就觉得甜蜜。

  “好,我不说话总行了吧。”

  苏绾满意的点头,立刻吩咐管家去准备马车和骏马来,他们要前往驿宫走一趟。

  不过一行人还没有走,便听到安静的街道上响起了无数的马蹄声,数道身着银甲的兵将飞马而来,眨眼的功夫便疾驶到了安国候府的门前。

  苏绾掉头一看,便看到高据马上之人,正是九骑十六营的崔英将军,崔英将军五官生得十分的硬朗,眉眼十分刚毅,让人一看便知道此人宁折不弯,刚正不阿,颇有武将的本色。

  崔英到了府门外,飞快的翻身下来,朝着萧煌和凤离夜以及苏绾施礼,然后客气的询问。

  “本将先前接到禀报说这里出事了,怎么回事?”

  苏绾率先开口道:“先前有乱贼拾撺了百姓前来我安国候府闹事,那贼子竟然交待是东海国的太子指使的,我怕这事有误,所以请将军过来,把这些人带去重重的审,看看是不是真有其事。”

  “竟有这种事?”

  崔英脸色难看了,因为崔英身为武将,最不屑的便是欺人的事情,像那东海国的公主想强嫁给萧世子的事情,他就不屑,身为武将,他有武将的傲骨,妈的,难道我们西楚国会怕你们东海国吗,明明是来说和平的,现在倒到这里来抢男人了,什么公主啊,狗屁。

  崔英不屑,听到苏绾说的话立刻沉声说道:“那本将把他们带回去重重的审。”

  “好,有劳将军了,麻烦崔将军审完之后,把此事禀报给皇上。”

  这样一来,即便他们和东海国的人打起来,老皇帝也该知道,不是他们欺人太甚,而是东海国的人欺人太甚,所以她们才会出手的,苏绾想着客套的一挥手。

  身后的流茶立刻带人下去把那几个人抓了过来,交给了崔英。

  事实上先前并没有人交待。

  东海国的几名手下都是有家有小的人,谁敢轻易把自家的主子交出来,流茶之所以说是东海太子指使的,只不过是胡说的,当然这是苏绾给他的暗示。

  现在苏绾把这些人交到崔英的手上,崔英本就讨厌东海国的人,这些人落到他的手上,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一定会撬开这些人的嘴巴。

  虽说这些人嘴巴挺硬的,但虎骑十八英的崔英,可是一位手段辛辣的将军,所以苏绾一点不担心他审不出来。

  崔英带着人走了,苏绾则望着凤离夜和萧煌两个人:“走吧。”

  她当先一步往安国候府外面的马车走去,很快上了马车,其余的人则跃身上马,一路直奔驿宫而去。

  西楚的驿宫内,此时正有人焦急的来回踱步,不时往外张望,然后追问门外的手下:“怎么样,可有消息了?”

  手下不敢回话,太子都已经问了几遍了。

  容逸云身后坐着东海公主容溪,容溪望了哥哥一眼,哥哥真是太浮燥了,这么多年还是不能静,身为太子这可是大忌。

  这些年若不是她和母后帮衬着他,只怕他早就遭人暗算了,哪里还能坐在东宫太子的位置上。

  可他是她的哥哥,她怎么可能会不帮他。

  容溪叹口气,望着容逸云:“哥哥,我让你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轻举妄动,你偏不听,现在又这样着急,坐下来等消息便是了。”

  容溪其实心里也着急,而且她感觉出事了,因为如若没有出事,该有消息才是,但现在没有消息,说明那边出了意外。

  只是她不忍心对容逸云说罢了。

  容逸云没理会容溪的苦心,恼火的在厅堂里发牢骚:“那些废物,等回来看我如何收拾他们,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容溪叹气:“哥哥,那清灵县主只怕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先前我们都是看轻了她,既然她不是良善之人,只怕你这次所做的事情会有变数,所以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办才是?”

  容溪开始想,这事若是泄露了怎么办?

  依凤离夜的独霸,只怕被他们查出来是他们东海国的人动的手脚,定然不会善罢干休,上次就因为哥哥发难,他直接的便给哥哥下了毒,所以这一次若是被他知道?

  容溪的脸色忽地变了,飞快的起身望向容逸云:“哥哥,我们进宫,马上进宫。”

  容逸云尤不知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妹妹突变的脸色,紧张的问道:“溪儿,怎么了?”

  “这一次的事情若是败露,那凤离夜一定会带人来找我们算帐,以他暴戾的性子,一言不和只怕我们就要倒霉,所以我们立刻进宫,只要进了西楚的皇宫就安全了,再怎么样,西楚的老皇帝也要保我们,因为若是我们在西楚皇宫发生了什么事,父皇和母后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相反的,若是我们在这驿宫里出了什么事,老皇帝完全可以推得开开的。”

  容溪说完,身子已急急的往外走,容逸云还有些不大相信,一脸恼怒的说道:“那凤离夜也太狂妄了,竟然胆敢杀我们,本宫倒想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

  容溪真想骂他一句蠢货,他若不敢的话,当时就不会给他下毒了,既然给他下毒,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啊。

  不过她懒得说,只冷喝出声:“走,立刻进宫。”

  容逸云对于妹妹的话,还是不会不理的,一挥手领着人往外走去,不过他们刚走出厅堂,便看到门外有一名手下急急的奔进来,一奔过来便禀报:“太子殿下,那边出事了。”

  容逸云停下脚步,飞快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那些人隐在百姓中,被抓住了,眼下落到了那青霄国的太子手里了,后来听说审出来了,交待出是我们指使的。”

  容逸云大怒:“他们敢。”

  容溪望向容逸云蹙眉道:“哥哥,他们不会轻易交待的,但是凤离夜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我们做出来的,他一定会过来报仇的,我们还是尽快进宫吧。”

  这时候容逸云也感觉到了一抹怕意,立刻点头同意了:“好。”

  他想到了自己中毒的事情,那凤离夜根本就是疯子,完全不管不顾的人物,他若是疯狂起来,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一行人立刻往驿宫外面走去,可惜他们还没有走出自己所住的宫殿,便听到门前有脚步声响起,一众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一身华美,仿若神仙的凤离夜,这一次苏绾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和萧煌安静的站在凤离夜的身后。

  凤离夜本就长得华美尊贵,此刻脸上晕开浅浅的笑意,更是如那漫步云间的云间嫡仙一般,徐步优雅的从外面走进来,神容皎洁清绝,可是偏偏这样的他,让容逸云和公主容溪感觉到了一抹怕意。

  两个人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一步,凤离夜暗磁如酒的好听声音便响了起来:“各位这是打算进宫吗?”

  容逸云和容溪脸白了。他连他们要进宫的事情都知道了,可见这家伙的心计是多么的深沉,这一次他们定然会倒霉。

  容逸云牙齿打着颤指着凤离夜说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凤离夜轻笑着说道:“有来有往乃人之常情,容太子送了我们一份大礼,我们岂能不还给你们,所以孤是来还礼的。”

  他说得优雅至极,就好像真的是来还礼的,可是容逸云和容溪两个人却惊吓得脸更白了。

  容逸云则直接的指着凤离夜说道:“你,你若是胆敢对我们动手的话,我父皇母后不会放过你们的。”

  凤离夜脸色变都没有变一下,依旧温雅的说道:“孤等着。”

  这话也是直接的承认了一件事,他过来就是为了收拾容逸云和容溪的。

  容逸云和容溪两个人往后退了三步,四下张望,打算命令人来对付他们。

  正在这时候,大门外,有不少的声音响起来:“你们干什么,你们要对我们太子殿下和公主做什么。”

  原来这边的事情,惊动了东海国的朝臣,他们全都赶了过来,可惜门被挡住了,他们根本进不来,所以只能在外面嚷嚷着。

  可惜凤离夜根本不理会外面的人,只吩咐身后的流茶和流白等人:“去,废了东海太子的一条腿,毁掉公主的一张脸,孤要看看废了腿的太子还会不会是太子,毁了脸的公主,还怎么当东海第一美人。”

  一句话使得容逸云和容溪脸色白了,两个人身子控制不住的轻颤着,害怕的往后急退,似乎唯有这样,他们才会感觉好受。

  可饶是这样,也挡不住流茶和流白等手下凌厉的身手,两个人领着几名手下闪身直奔容逸云和容溪而去。

  一人直奔容逸云的腿,一人直奔容溪的脸。

  恰在这时候,宫门外,有高叫声传进来。

  “凤太子请住手。”

  这说话的竟是宁王萧烨,宁王萧烨得到安国候府门外的消息,很快猜出凤离夜一定会来驿宫,所以领着人过来了。

  没想到一过来便见到凤离夜要废了容逸云的一条腿,还要毁了公主容溪的一张脸,如若真的这样的话,那么他们西楚国如何向东海国的人交手。

  萧烨赶紧的出声阻止。

  可惜凤离夜不叫停,那流茶和流白二人根本不可能停手,数名手下眨眼的功夫便对上了容逸云和容溪二人。

  而外面的萧烨见凤离夜没有理会他,心中一怒便待强闯进来,正好听到凤离夜的话响起:“宁王殿下这是要与孤为敌了吗?”

  萧烨脚下一顿,忽地想到自己和苏绾的事情,凤离夜是绾绾的舅舅,如若今日他得罪了凤离夜,以后他只怕难以娶绾绾,所以他停住了动作,只在外面叫道:“凤太子有事好商量,不要这样。”

  可惜凤离夜却不理会他,只抬头望向前面,流茶和流白两个人很快控制住了容逸云和容溪。

  此时的容逸云和容溪两个人完全成了待斩的羔羊,两个人脸色一片惨白,害怕的哀求起来:“凤太子饶我们一次。”

  “饶过我们吧,我们立刻启程回东海国,立刻回去。”

  可惜凤离夜轻慢的声音懒懒的响起:“晚了。”

  他话刚落,流茶手中的软刀挥了出去,一刀便斩了容逸云的腿,容逸云的惨叫声响起来,而同时还有一种绝望漫延在他的周身,因为没有了一条腿的太子,注定是废太子,那些曾经被他欺压的兄弟,又会如何千倍百倍的还回来呢。

  他想想都觉得绝望,最后因为腿断了,直接承受不住的昏迷了过去。

  而流白手中的薄刀也果断的直奔容溪的面颊而去,眼看短刀要削到了容溪的玉面,不远处的忽地一道暗器打了过来,碰的一声打歪了流白手中的薄刀,薄刀插着容溪的脸颊而过,丝丝寒芒从她的脸颊擦过,她一阵阵的昏劂,差点没有昏死过去。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闪身而出,眨眼的功夫,一枚烟雾弹扔了出来。

  烟雾迷漫中,一道身影快速的提起云溪,凤离夜的脸色变了,袍袖一抬,一掌轰了出去。而那提着云溪的身影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然后把手中的云溪对着另外一人砸了过去,随之那受了重伤的人勉强的挣扎着冲了出去。

  待到浓烟散去,云溪早没了身影,凤离夜沉声命令手下:“去追,那人受了重伤,定然跑不远,若是抓到,把他带回来,孤倒要看看何人敢从孤的手里救人。”

  “是,”流茶领命去追人。

  这里宁王萧烨已经带着人进来了,一看到容逸云受了重伤,赶紧的吩咐人把容逸云抬进屋子里救治。

  而凤离夜则心情不好的望了一眼萧煌和苏绾,沉声说道:“走。”

  一行人又如来时一般,转身走了,苏绾跟在凤离夜的身后安抚凤离夜。

  “舅舅,你别生气了,那个女人虽然好命被救走了,但下次再见到她,我定不会放过她的。”

  凤离夜面色松缓一些,点头和苏绾等人一路离开了驿宫。

  而另外一边,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一路带着容溪迅速的离开了驿宫,七拐八弯绕来绕去的,很快到了一处无人走过的街道,黑衣人把容溪放下,冷冷的说道:“公主殿下,等会儿悄悄的回驿宫把容太子等人带出宫吧,不要再留在西楚了。”

  他说完转身便走,身后的容溪一脸的惨白,整个人虚弱得差点站不住,想到之前的事情还后怕,自己差点就被毁容了,幸亏,幸亏这人忽地出现救了她。

  这人是谁?容溪忽地想到一个人来,那人之前看到了玉佩放了她,这一次难道也是他,她眼睛亮了一下叫道:“是不是,是不是萧世子让你救的我?”

  ------题外话------

  姑娘们,有票纸记得投啊,月底会一起统计的…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31章扭转乾坤 太子被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