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前世纠葛 苏绾昏迷 有票投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寂静的街道上,那本来打算离开的黑衣人,脚步顿了一顿,然后转身望向身后的容溪,森冷的说道:“公主好自为之吧,不要管是何人救了你,不过有这一次不代表还会有下一次,公主若是不想面容被废,就赶紧的离开。(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他说完转身便走,嘴角一抹诡异的笑意,理也不理身后的容溪。

  黑衣人迅速的离开了,可是容溪却并没有急着走,而是伸手摸出了双纹鸳鸯佩,仔细的把玩了一会儿,她可以肯定,这一次救她的定然是萧煌,看来这龙纹鸳鸯佩真是个好东西。

  这一次若不是它,她定然要被毁容。

  可是这龙纹鸳鸯佩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她记得这鸳鸯佩是他父皇的,父皇随手放在一个锦盒之中,看上去并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当时她看了挺喜欢的,便跟父皇要了,父皇也随便的赏给她了。

  可是现在这鸳鸯佩和萧煌有什么关系吗,对他来说似乎特别的重要。

  容溪想着,把龙纹鸳鸯佩收好,这可是她保命的东西,千万不能闹丢了。

  至于眼下立刻回国,还是怎么的,她还是先悄悄的回驿宫再说。

  想到驿宫,容溪便想到了自个哥哥被斩了的双腿,想到这个,容溪心痛无比。

  哥哥他被废了腿,只怕与东宫太子无缘了,历朝历代哪有断腿的太子上位的。

  容溪一阵心烦意乱,最后转身便走,一路悄悄的回驿宫去了。

  而另外一边,凤离夜和萧煌苏绾等人已经一路回安国候府了。

  一回到安国候府,萧煌便拦住了凤离夜的去路,认真的望着凤离夜说道:“舅舅,我想尽快娶璨璨,请你给我们主持大婚事宜。”

  凤离夜抬眸望着萧煌,悠悠的问道:“今日郡主选夫那边,你是如何处理的?”

  萧煌剑眉轻挑,唇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幽幽望着凤离夜,还不是你惹出来的好事,还好意思问。

  不过声音却明朗得多,缓缓开口说道:“我让虞歌去选夫台上当众读了一封致谦书,向所有准备参选的青年才俊们道了声歉,并声明一下,之所以有郡主选夫的戏码,是因为本世子惹璨璨生气了,所以舅舅发火了,才会要求替璨璨选夫的,现在我们又和好如初了,所以这郡主选夫的事情就此落幕了。”

  萧煌说完,凤离夜抽了抽嘴角,这家伙脑筋倒是一点也不笨,本来有害他声名的事情,被他之么一化解,愣是成了两个人闹别扭惹出来的一出戏,这样一来,既不损伤他的颜面,又完满的解决了这件事。

  对于萧煌所做的事情,苏绾也轻笑了起来,一双水润的瞳眸含着情意的望着萧煌。

  萧煌看得心动起来,两个人当着凤离夜的面眉目传情,那叫一个郎有情妾有意。

  凤离夜望望这个,望望那个,如若自己再阻拦,岂不是成了那个讨人厌的了,所以他轻叹一声:“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走吧,我们去听竹轩商量一下,你们两个人大婚之事。”

  萧煌一听凤离夜松口了,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修长如玉的手指飞快的扣上了苏绾的手,紧紧的握着,想到很快就要娶到璨璨了,他真的有一种欣喜若狂的兴奋,他握着苏绾的手,对着前面的凤离夜说道。

  “舅舅,你放心,此生我定不会负璨璨的,我一定会把她当作至宝,绝不会负她的。”

  凤离夜挑了挑眉梢,倒是挺满意的。

  “嗯,我们尽快替你们两个人大婚,然后你们两个跟我回青霄国去吧,我阿姐眼下还生死不知呢。”

  凤离夜提到自己的姐姐,心情沉郁,恨不得立刻带着萧煌和苏绾赶回青霄国,眼下救醒阿姐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绾儿,他已经耽搁了一段时间了,不能再耽搁了。

  凤离夜一说,苏绾便想到她那个惊才艳艳的娘亲,如若她娘亲活着,一定会更疼她的,那她又多了一个亲人,所以她一定会救她的。

  苏绾想着,加快了脚步:“好,我们成亲后,跟舅舅往前青霄国。”

  萧煌也毫不犹豫的同意了,他一定会保护璨璨一起前往青霄国的。

  两个人一路进花厅去商量接下来的大婚之事,因为着急要赶回青霄国,所以大婚的日子便定在十日后。

  虽然时间有些急迫了,但萧煌一直在准备着,所以该准备的东西基本上全都准备好了,十日的时间完全赶得上。

  如此一来,大婚之期便定在十日后,凤离夜领着人进宫去和西楚国的老皇帝商量婚事。

  这里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十日后大婚的事情。

  那边的郡主选夫台前,虞歌正在高台上大声的朗读自家爷让他写出来的致谦信。

  台下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听着,好半天说不出话,亏得他们忙忙碌碌的准备着,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原来却是人家小两口闹别扭整出来的戏码。

  这些京城的青年才俊有的气得要骂娘了,可是人家登台道歉了,何况道歉的还是靖王府的世子,他们谁敢骂,估计很快就要倒霉,所以最后所有人只能带着一肚子气离开了。

  选夫台不远的街道一角,停靠着两辆马车。

  一辆马车上端坐着宁王萧烨,萧烨轻握着手,好半天没有说一句话,他就知道,知道事情会这样的。

  幸好他早就做了心理准备,要不然一定会受到打击的。

  不过即便如此,心里还是失望,那一颗失望的心久久的难以平复。

  除了宁王萧烨心里不舒服外,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上端坐着的北晋国端王殿下也是心里失落,不过相较于宁王萧烨的不甘心,端王君黎只是有些失落,很快便平复了心境。

  看来凤离夜凤太子也接受了萧煌,既如此,便祝他们幸福吧。

  他说着吩咐外面的马车离开。

  端王君黎的马车刚离开,宁王萧烨也吩咐外面驾车的侍卫离开。

  不过他的马车行了不远便被手下拦住了。手下飞快的从马车上翻身下来,然后走到宁王萧烨的马车前沉声禀报:“王爷,宫里面传来消息,说一一。”

  手下停顿了一下,萧烨沉声问道:“说什么了?”

  “宫里来人说,凤太子进宫和皇上商量靖王世子和昭华郡主的婚事了,听说凤太子提议十日后给他们两个人大婚,皇上同意了。”

  萧烨的周身瞬间拢上了冰霜,瞳眸阴沉沉乌漆漆的,他素白的手紧握成一团,紧紧的拽着车帘,想到绾绾要和别的男人大婚,他便五脏六肺都揪痛了。

  若没有前生的记忆,也许他就没有这么痛苦了,可偏偏拥有了前生的记忆,她的一颦一笑都深刻在他的脑海中,他之所以启动九转凤鸾劫,就是为了让两个人有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难道现在他要眼睁睁的看着绾绾嫁给别的男人。

  何况他们两个人本是一体的,如若绾绾嫁给别的男人,他就会死,他死了绾绾也会死。

  不,他绝不容许这件事发生的。

  萧烨森冷的一甩手中的车帘,森寒的命令:“走,回府。”

  京城的人很快知道了一件大事,靖王世子萧煌和昭华郡主十日后大婚,同时还有另外一个消息传来,青霄国的太子打断了东海国太子的腿,东海国的使臣连夜离开了西楚国,返回东海去了。

  第二个消息一传出来,众人不由得人心惶惶的。

  不过即便众人再心里不安,萧世子和昭华郡主的婚礼也忙碌了起来。

  苏绾不理会任何的琐事,安心的在安国候府里待嫁。

  虽然没有回青霄国,来不及准备各式名贵的嫁妆,但是凤离夜还是让流茶和流白去准备该准备的东西,另外白沁也着手准备了起来,安国候苏鹏自然不能不表示也准备了起来。

  整个安国候府因着苏绾即将出嫁的事情,而一团忙碌,里里外外,笑声欢语不断,个个满脸笑容,随处所见的下人也都高高兴兴的。

  除了安国候府忙碌,靖王府内也是一片喜气洋洋的,只除了云梦郡主萧蓁,不过萧蓁被靖王妃下令禁足,不准出来惹事生非的,所以即便她抓狂,也没人理会她。

  眼看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大婚的日子就快到了。

  宁王萧烨再也坐不住了,他本来想找个办法阻止这场婚事的,可是他想来想去,还真想不出任何阻止这件婚事的办法,他不想在苏绾的身上动手脚,而且就算他想动,也不可能有机会,苏绾本来就精明,再加上一个凤离夜,根本不可能动得了手。

  在萧煌的身上动手脚更难,所以他只能约见萧煌一次。

  萧煌眼下忙得无暇分身,连苏绾都没有时间去见,虽然事先有准备,但是大婚相关的事宜,他每一样都要亲手过问。这样一来,整个人就显得很忙碌,所以宁王萧烨约见他,他开始并没有答应。

  只到萧烨派手下说,有一件事关苏绾性命的事情要和他说。

  萧煌总算答应了,两个人约在栖凤茶楼见面。

  一照面,萧煌就直截了当的说道:“宁王殿下,有事请说,本世子忙得很,再过几天可是本世子的大婚之日,本世子没空理会闲人。”

  萧煌知道眼面前的这个人惦记着他的璨璨,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还有他今日邀他过来见面,不会是又耍什么花招吧,不过就算他耍什么花招,他也不会吃他这一套。

  萧煌唇角勾出似笑非笑,望着对面的萧烨。

  萧烨也不着急,示意萧煌坐下。

  “即便是准备大婚的事宜,不会连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吧。”

  萧煌望他一眼,心情极好的坐下来,因为眼下他是最大的赢家,他很快就要抱得美人归了,所以面对这些失败的家伙,自有一份优越感。

  萧煌满脸潋滟的轻笑,抬手端了一杯茶过来轻品了一口,然后优雅的问对面的萧烨:“这下可以说了吧,你说事关璨璨性命的事情?萧烨,你就别白费心机了,本世子是不会理你的,本世子知道你也想娶璨璨,可惜这辈子你就别想了。”

  萧烨眸色暗了一下,看着对面男人璀璨的笑容,那笑容刺激得他心口好疼,绾绾本来该是他的新娘,最后却变成了别人的,他不甘心。

  萧烨想着,眸色暗沉,慢慢的开口:“萧世子我找你来,是为了让你听一个故事的?”

  萧煌却蹙了眉,一脸的不耐烦:“萧烨,你知道我很忙,没空听你讲故事。”

  他说完便欲起身,萧烨却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如若这个故事是事关昭华郡主的呢。”

  这话使得萧煌自动的坐了下来,满目冷戾的望着对面的宁王萧烨,关于璨璨的故事,什么意思?他可没听说璨璨和这位有什么故事。

  萧烨却已经不再理会萧煌,而是朝着外面轻拍了拍手,门外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竟然是之前在护国寺见过一次面的灵隐法师,灵隐法师走进来,双手合什的开口:“见过两位施主。”

  萧煌看到灵隐法师,眉毛挑了一挑,心里忽地觉得不安,心情沉甸甸的,不过他努力的忽视掉这份感觉,抬手示意灵隐法师坐下来。

  萧煌望向灵隐法师,又望向宁王萧烨:“好了,你有什么故事,快讲吧。”

  萧烨不再推托,他掉头望向茶楼外的天空,慢慢的开始叙说他和苏绾前世在安国候府老太太寿宴之上遇到的事情,他说到他是如何发现苏绾与众不同的,当他说到这儿的时候,萧煌已经知道他说的人是什么人了。

  直觉的开始反驳:“宁王,本世子没有空在这儿听你编故事,你是疯了不成,竟然能编排出这样的故事出来,你信不信本世子立刻废了你。”

  萧煌心底有一抹恐慌,铺天盖地的漫开,他迫切的想阻止萧烨往下说,不过他开口后,萧烨并没有停下,他依旧在说自己和苏绾前世的事情,说到他追求她的事情,说到她慢慢接受他的好意,说到她帮助他对抗皇室皇子的事情,说到她最终帮他上位,成了西楚的太子,而他让父皇立她为太子妃。

  萧煌听不下去了,整个人暴怒不已,这个人疯了,竟然能异想天开的编排出这样的故事出来,真是太可恨了。

  他抬起手一拳打了过去,不过他的拳头被横空冒出来的一只手握住了,握住萧煌手的不是萧烨,萧烨并没有停下他的话,他依旧在温柔无比的说他和苏绾前世的事情。

  是灵隐法师握着萧煌的拳头,灵隐法师温声开口:“萧世子,请让他讲下去,这事确实事关昭华郡主的安危,如若你不想昭华郡主死,那么就听他说下去。”

  最后一句话生生的震住了萧煌,不想昭华郡主死,他怎么可能想璨璨死呢。

  这世上最不想她死的人就是他了,他想她开开心心的活着,他想她像个开心果似的陪着他,怎么会想她死呢。

  他们在胡说什么?

  萧煌阴森嗜血的盯着萧烨和灵隐法师,不过却难得的没有再进一步有什么举动。

  萧烨此时已经说到了宫变那一夜,两个人兵分两路,杀进老皇帝的寝宫,苏绾率先冲进了老皇帝的寝宫,没想到老皇帝的寝宫之中竟然设有各种机关,苏绾立刻陷入了机关,然后寝宫之外冒出了无数手持长箭的兵将,不少人对着寝宫射箭,寝宫之中的人拼命的抵抗,一团混乱,因为混乱打翻了寝宫里面的烛火。

  火光耀起,她陷在火海之中,这时候他到了,看到她陷在火海之中,本来想带着人冲进火海之中的,可是不知道身后怎么回事,身后有人叫起来:“太子救驾来了,太子救驾来了。”

  四周一片叫喊声,然后不等他下命令,那些手下便开始对着那从火海冲出来的一些手下挥剑,杀戳一片。

  而她一直在火海里望着他,根本没有一点冲出火海的意思。

  其实他知道她若是愿意,定然可以冲出火海的,只是那一刻她大致对于他完全的失望了,所以一点冲出火海的意思都没有,最后葬身于火海之中。

  萧烨说到这儿,整个人很悲恸,一动也不动,浓浓的悲伤拢在他的周身,而萧煌完全的暴怒了,不管这个人编的故事是不是真的,但是听到这样的一段,他还是暴怒,抬拳一拳狠狠的击了过去,一拳便击中了萧烨的脸,萧烨一动没有动,任凭萧煌的拳头攻击着他,萧煌下手一点也没有客气,一边怒打一边说道。

  “我不管你编这个故事是何用意,但是即便编故事,我也不准任何人伤害到璨璨。”

  萧煌下手很重,几拳下去,萧烨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的血,灵隐法师赶紧的伸手拦住了萧煌。

  “萧世子,你不要再打他了,若是打死他,昭华郡主也会出事的。”

  萧煌的拳头在半空停住了,望着灵隐法师,阴森森的说道:“这话什么意思?”

  这一回灵隐法师开口了,沉声说道:“你听到的故意,就是宁王殿下和昭华郡主的前世。”

  萧煌的心陡的一沉,如坠入冰窖一般,难道说萧烨和他一般是重生的,而璨璨是他前世的太子妃。

  前世,萧煌飞快的想着,然后他想到一件事,他曾经听人说过,宁王萧烨有一个喜欢的女人,很多人说他喜欢的女人很聪明,不过那时候的他很少出靖王府,因为那时候他是一个傻子,为防被人发现破绽,他大部分时候都待在靖王府里,对外面的世界并不是特别的了解。

  可是他没想到宁王萧烨喜欢的女人竟然是璨璨,至于萧烨当上太子,璨璨成为他太子妃的事情,他并不知道,因为前世这时候,他们靖王府所有人已经被斩首了。

  萧煌只觉得一颗心整个人漫在冰窖里,一点温度也没有,慢慢的他抬起血腥的瞳眸,阴森的瞪着萧烨。

  “所以你告诉我这件事,是想让我成全你和璨璨是吗?”

  萧煌说完不等萧烨说完,冷笑两声说道:“你别做梦了,即便你们有前世也没有用,璨璨,她今生只会是我的妻子,我的世子妃,何况你前世对她做了那样猪狗不如的事情,如若她真的记起前生的事情,我想,她一定会亲手斩了你的。”

  萧煌的话,使得萧烨的脸白了几分,没错,依苏绾的性子,如若记起了前世的记忆,那么她一定会收拾他的,绝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必竟前世的他负了她。

  可正因为前世他负了她,所以今生他才不想错过她,才想弥补她,才想永远的对她好。

  “我一一一。”

  萧烨张嘴,却被萧煌打断了,他阴沉嗜血的望着萧烨,沉声说道:“好了,本世子故事听完了,该走了,本世子可是很忙的,再过几日便是我娶璨璨的日子,到时候欢迎你们来喝喜酒,不过你们最好不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如若你们耍阴谋诡计,别怪本世子翻脸无情。”

  萧煌阴森森的说完,起身便欲离开。

  灵隐法师伸手拦住他的去路,沉声说道:“萧世子,你还是把我后面的话听完后再决定走还是不走?”

  萧煌冷瞪着灵隐法师:“你还想说什么?”

  “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宁王和昭华郡主,以及你全都重活一次了吗?”

  萧煌站着没动,不过周身下意识的紧绷起来,这显示出他很不安,防备的望着灵隐法师。

  灵隐法师继续往下说道:“宁王殿下为救昭华郡主,所以求到了我的头上,他愿意用帝皇气和心头血,启动九转凤鸾劫,因着他在我的门外跪了三天,我于心不忍,所以同意启动九转凤鸾劫,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九转凤鸾动竟然因为你,而出现了时间误差。”

  萧煌的脸色白了一下,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重生,是因为有报恩的执念,所以老天怜悯他,才会让他重活的。

  没想到却是萧烨为了救璨璨而启动了九转凤鸾劫,所以他也借此机会重活了一世。

  萧煌知道了这样的事实,却并不觉得开心,因为直觉上,他知道灵隐法师接下来说的话,才是重点,而他下意识的排斥着这样的事情。

  “你胡说什么,什么九转凤鸾劫,本世子不相信。”

  灵隐法师并不理会他,缓缓说道:“因为九转凤鸾劫是用宁王殿下的帝皇气和心头血启动的,所以从它启动的那一刻开始,昭华郡主的命和宁王殿下是一起的,他们两个人注定一辈子在一起,如若不然,两个人都会死。”

  灵隐法师说完,雅间里一片死寂。

  萧煌的脸色一点点的失去血气,最后他周身漫开杀气,瞳眸一片赤色,他抬手狂暴的把雅间内所有的东西都打坏了,随之他抬头望向灵隐法师和萧烨。

  “你们想从本世子的手里把人抢走,休想,本世子才不会相信你们的鬼话。”

  他说完转身大踏步的往门前走去,森冷嗜血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来:“如若再让本世子听到你们说这些鬼话,本世子不介意杀了你们。”

  萧烨一看他要走,挣扎着坐起身怒吼出声。

  “你这是想害死绾绾是不是,她这一生只能嫁给我,只能嫁我一人,如若她不嫁我,就会死的,如若你真的爱她,就不会想害死她。”

  萧烨的话像一道魔咒似的止住了萧煌的脚步,他陡的转身,身形狂风一般的直扑向萧烨,大手一伸把椅子上的萧烨给提了起来,然后疯狂的把萧煌抵在了雅间的墙上,同时,一只手臂死死的抵制着萧烨的脖子,力气十分的大,萧烨的脸色瞬间青紫一片。

  萧煌如狼似的咆哮起来:“你不要以为你这样说,本世子会相信,我不会相信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如若真有什么前世,你前世那样对待她,凭什么娶她,你有脸娶她吗?如若她知道了,就算死也不愿嫁给你。”

  萧煌的话,一下子击中了萧烨的命穴,他的脸由青紫变成了惨白,他喘息着,如同一只负伤的小兽似的吼叫起来。

  “是,她若知道,宁愿死也不会嫁给我的,但是你呢,你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若是她死了,就是被你害死的,你确定你承受得了这样的后果吗?”

  萧烨的吼叫,拼命的喘气,呼吸越来越急促,他抬手去推萧煌,可惜却完全的推不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眼下就像一个快要疯了的疯子一般的发着疯,他眼睛一片血红,现在完全是想弄死他的节奏。

  萧烨喘息着开口:“你若弄死我,璨璨也会死的。”

  萧煌的手臂一下子轻了,须臾,他松开了萧烨的脖子,萧烨软软的往地上倒去,不过赶紧的伸出手扶住墙壁,才没让自己栽倒下去,他扶着墙喘息着,望向身侧狂暴不已的萧煌,一字一顿的说道。

  “萧煌,你不能娶她,你娶她就会害死她。”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萧煌疯狂的挥手,掌风所到之处,再次的一地狼籍,他抬手一拳狠狠的击向墙壁,因为用的实力,所以一拳下去,整个拳头全都染满了血,而他像没有感觉似的。

  只要一想到他喜欢在意的璨璨,最终却要远离他的生命,嫁给另外一个男人,他就有一种要疯的感觉,有一种想毁掉全天下的感觉。

  “我不信,我是不会相信这样荒唐的事情的,璨璨她只能是我的世子妃,对,她只能是我的。”

  萧煌陡的一甩手转身便走,不打算再理会萧烨和灵隐法师,管他们说什么,他才不会相信他们说的话呢,他们说的一定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不过萧煌没有走出去,身后的萧烨挣扎着吼叫起来:“萧煌。你不相信是吧,我会让你看到的,我一定会让你看到的。”

  萧烨说完陡的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心口恨恨的刺了进去。

  雅间内,灵隐法师大惊,闪身飘到了他的身边,想阻拦他,可是萧烨的速度太快了,所以一刀正中他的前胸,鲜血瞬间从前胸涌出来,他挣扎着望向萧煌,沉声说道;“去看她,你去看她,看她是不是一点事都没有,你总会相信我们说的话的。”

  他说完便自昏迷了过去,灵隐法师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一伸手抱了萧烨走出雅间,直奔楼下而去。

  他不能叫萧烨死了,因为萧烨如若死了,就是两条人命,而他当初为了启动九转凤鸾劫,一头的乌丝尽成白发,难道到头来,他的所有努力都要白费吗?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事情变成这样的。

  灵隐法师把萧烨带走了,雅间里的萧煌整个人好似石化了一般。

  本来他是坚决不相信萧烨和灵隐法师的话的,可是现在萧烨不惜刺自己一刀,就是为了让他看清楚璨璨会不会受伤,如若没有这回事,他是绝不可能如此做的。

  所以说,这事有可能是真的。

  萧煌只觉得周身冰冷,一瞬间周身所有的力量都用光了,一动都动不了,如石化了一般,直到门外虞歌推门而进,虞歌一进来便看到雅间尽数被毁掉了,而主子手上全是血,不但如此,主子此刻就好像一具僵尸似的,一点灵魂都没有。

  实在是太吓人了,虞歌被吓住了,赶紧的走过来,小心的开口:“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萧煌的脑子嗡嗡作响,完全听不进别的什么话,他行尸走肉一般的往外走去,虞歌赶紧的跟着他。

  他的思绪回复了一些,可是整个人依旧木木的,最后身形一动疯了似的直奔安国候府而去。

  璨璨,你不要有事,他们是骗我的,一定是这样,你和萧烨根本什么事都没有,没有前世,也没有九转凤鸾劫,更没有受伤,你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是我的宝贝。

  他疯了似的在空中疾速行驶,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便冲进了安国候府的听竹轩。

  待到他进了听竹轩,便看到听竹轩内一团忙乱,尤其是苏绾的房间外面,丫鬟们进进出出的,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

  萧煌的心再次的冰冷,璨璨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他直奔苏绾的房间,看到白沁的时候,心急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白沁飞快的抬头,看到一脸惨白的萧煌,只见他不但一脸惨白,连一双眼睛都是血红的,白沁看着这样的他,不由得沉声开口:“郡主先前在后园练习凤家功,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习错了的原因,竟然忽地昏迷不醒,而且还吐血了,太子殿下正让流茶在查原因,世子爷你不要着急。”

  萧煌早一把拽开了白沁,直奔房间而去。

  房间里,流茶坐在床前替苏绾检查,凤离夜坐在一边的软榻上,一张脸少见的阴沉,瞳眸一片幽暗。

  听到门前的响声,他掉头望过来,便看到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的萧煌。

  凤离夜一声不吭的又掉过头望向床上的苏绾。

  此刻的他有些微的自责,为什么要教绾儿凤家功,也许绾儿是因为习了凤家功而走火入魔的,因为流茶实在查不出来她为什么忽然的昏迷,不但昏迷,竟然还吐了血。

  这倒是很像走火入魔的症状,如若不是练功走火入魔,为什么会这样。

  凤离夜想不明白。

  不过萧煌却看得很明白,正因为看得明白,所以现在的他,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真的会疯的,因为萧烨和灵隐大师说的是真的。

  璨璨前世是萧烨的太子妃,前世她死在了火海之中,萧烨为了救她,启动了九转凤鸾劫,今生她只能嫁给萧烨,不能嫁给别的男人。

  “不,为什么会这样。”

  萧煌手指紧握起来,青筋遍布在他的手上,他此刻整个人疯狂又暴戾,有一种冲动的想毁掉全世界的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到最后事情变成了这样,不,他不想璨璨嫁给别的男人。

  可是安静躺在床上的璨璨,是那么的苍白。好像睡着了似的,他好害怕她就这样永远的沉睡过去,再也不会醒过来,不,他不能让她一直睡,萧煌扑到床前,心痛的开口:“璨璨,你醒过来,你不要睡好不好?再有几天便是我们的大婚了,你醒过来吧,快点醒过来。”

  ------题外话------

  有票纸记得投过来,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32章前世纠葛 苏绾昏迷 有票投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