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靖王爷受伤 回青霄国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房间里萧煌周身拢着冷寒的气流,一双瞳眸更是布满了痛楚,他希望苏绾能睁开眼睛,俏皮的冲着他一笑:“我是吓你的,瞧你吓成什么样子了?”

  可是他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等来这句话。

  床上的小人儿依旧昏睡不醒,一点动静都没有,呼吸那么细微,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心狠手辣,黑心黑肺,这一刻萧煌忽地觉得害怕,他甚至伸出手来轻轻的试探了一她鼻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有那么一刻,连手指都轻颤了起来。

  这一刻他是那么的害怕她会出什么事。

  璨璨,你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房间里萧煌说不出的伤痛,周身弥漫着浓浓的悲恸,这份悲恸使得房里的人全都感受到了,个个盯着他。

  大部分人以为他是因为伤心的缘故。

  可是凤离夜却觉得萧煌的伤心有些不同寻常,似乎没那么单纯,凤离夜的脸色陡的变了,难道说绾儿忽然的昏迷不醒,甚至于吐血,都是这个混蛋干出来的好事,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悲伤。

  凤离夜如此一想,迅速的起身,冲到了萧煌的面前,一伸手便拽起了萧煌,把他给拉出了苏绾的房间。

  身后的房间里,所有人都诧异的望着这一幕。

  萧煌因为此时太伤心,脑子昏昏沌沌的一时没有察觉,所以被凤离夜给拉出了房间。

  凤离夜拉着萧煌一路避开所有人,直奔后院而去,待到确认四周什么人也没有了,他才阴沉着一张脸望向萧煌。

  “说,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绾儿的事情?”

  萧煌抬眸望着凤离夜,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因着知道了苏绾的命运和萧烨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他只觉得绝望,现在的他只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不能思想不能思考,对什么都麻麻木木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凤离夜说的话,他根本反应不了。

  好半天没有开口,而凤离夜看着这样的他,更认定是萧煌做了什么对不起绾儿的事情,要不然他为何这副要死不死的样子,连他问个话,都反应半天反应不过来。

  凤离夜火了,上前一步伸手拽住萧煌的衣襟,冷喝出声。

  “萧煌,再有几天便是你们的大婚之期,你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绾绾的事了,你最好给我交待清楚,否则别怪我收拾你。”

  萧煌被凤离夜一摇,忽地暴怒了,用力的一把把凤离夜推了开去,然后痛心疾首的笑起来:“我害她,我怎么会害她,我一点也不想她受到伤害,一丁点也不想,知道吗?我只要一想到以后生命中没有这么一个鲜活的小人儿,我就觉得老天太惨忍了,为什么这么惨忍的对待我,你竟然说我害她。不是我,不是我,是老天?”

  萧煌狂暴的发起疯来,掌心一凝,强大的劲气四处狂扫,轰轰声不断,很快便把听竹轩的后花园给狂扫了。

  凤离夜幽冷的望着他,想着他的话,眸色慢慢的暗沉下来。

  待到萧煌安静了一些,他闪身冲到萧煌的面前,一把拽着他,沉声喝问:“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说吧,我要知道真相。”

  萧煌抬头望着凤离夜,痛苦的抬手揉自己的头发,无力的说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要知道的好,因为知道了也是于事无补的。”

  凤离夜哪里放他离开,紧拽着他,沉声说道:“孤要知道真相。”

  萧煌抬眸望着凤离夜,慢慢的沙哑着嗓子开口:“好,我告诉你,但愿你不要后悔。”

  他说完一把推开凤离夜的手,然后掉头往后院的一处仅存的石桌走去,随之心痛的坐了下来,抬头望着天。

  他开始讲萧烨和璨璨前世的事情,而随着他的讲述,凤离夜的脸上无比的震惊,待到萧煌讲到前世萧烨所做的事情后,他直接愤怒狂暴的一掌震碎了面前的石桌,同时大声怒骂。

  “这个该死的混帐东西,竟然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孤真想灭了他。”

  凤离夜此时的心情和萧煌初听这件事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想灭了萧烨,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在火海之中呢。

  若是他们,定然义无反顾的冲进火海,即便救不了人,也该与她死在一起。

  生死相依。

  萧煌并不理会凤离夜,又接着往下说了萧烨的忏悔,最后他实施了九转凤鸾劫,而这一世,是因为萧烨实施了九转凤鸾劫,所以才换来的,这一世苏绾和萧烨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

  萧煌说到这儿,只觉独自己快不能呼吸了,一双白晰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久久的没有松开。

  明明再过几天就是他的大婚了,明明他欢喜乐狂,兴奋其名的准备着他们的大婚事宜,他还特地悄悄的问了聂梨,璨璨最喜欢什么,然后新婚的院子全是按照她的喜好来布置的,可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他便由天堂坠落到地狱去了。

  萧煌说到这儿的时候,凤离夜已经明白了,苏绾之所以昏迷不醒,和宁王萧烨有关。

  凤离夜眸光黑沉的望着萧煌:“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这一回又做了什么?”

  萧煌心如死灰的说道:“他为了让我相信这前世之说,所以自己捅了自己一刀,我本来不相信这件事,但现在看璨璨忽然的昏迷不醒,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这一世是因为他启动了九转凤鸾劫的缘故,璨璨才会重新活了一世,你说,你说现在我要怎么做。”

  萧煌说到这儿,又疯狂的砸东西,本来狼籍的后院被他这么一砸,更是完全不像样子了。

  这边的动静早惊动了前面的院子里的人,不过凤离夜的手下流白拦住了,没人进得来。

  凤离夜此时的震怒不比萧煌少,他身形一动便要去找宁王萧烨。

  “我要杀了他,杀了这个从前世到今生都不按好心的贱人。”

  可惜萧煌却一伸手拦住了凤离夜的去路,他的声音完全的沙哑了,他粗嘎着嗓子开口:“别去找他,如若你杀了他,璨璨,她就活不了了。”

  想到这个,他就心中刺痛,他想到了前生璨璨一个人死在火海中,他就觉得心疼,即便前世她不是他喜欢的女人,他也心疼,所以这一世他不想她死,希望她活着。

  好好的活着。

  凤离夜停下了动作,他也想起了眼下苏绾的命运是和萧烨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如若他杀了萧烨,那么绾儿也会死的,他做舅舅的自然不想宝贝死。

  所以现在面前摆着一个难题,再过几天便是绾儿大婚的日子,可是现在却出了这么一个茬,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凤离夜望着萧煌,这一刻他看出萧煌是真的很喜欢绾儿了,要不然不会因为这件事如此的痛苦,而且这个男人最难能可贵的是不想绾儿死。

  想到这个,凤离夜是真的想把绾儿嫁给萧煌了,无奈老天不佑人。

  “大婚只怕要取消了。”

  萧煌沉声说道,手指握了又握,这个大婚是他期盼了很久的,可是到头来却是这样。

  凤离夜心颤了一颤,他此刻的心情也十分的不好。

  可是不取消能怎么办?可是如若取消,该如何和绾儿说。

  难不成说萧煌变心了,如若这样的话,绾儿她一定会心痛的,前世的她已经被伤了一次,他不想让她再被伤一次。

  “我不同意你用变心了什么的戏码来刺激她,她伤不起了,前世被伤成那样,所以今生的她爱上一个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你千万不要伤害到她。”

  “我知道。”

  萧煌也不想让她伤心,他不会让璨璨伤心的,绝不会。

  “我会安排好的,你放心吧。”

  凤离夜点头,然后凝神望着萧煌说道:“你不要灰心,虽然有九转凤鸾劫,但这世上并不是没有破解之法,我青霄国国内便有大祭司,等到我带绾儿回了青霄国,我便让大祭司来破解她身上的九转凤鸾劫,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

  凤离夜停了一下,飞快的抬首望向萧煌,深沉的说道:“孤看好你。”

  萧煌飞快的抬头望着凤离夜,因着他的这一句话,他那颗和凤离夜敌对的心,忽地不那么仇视这家伙了。他发现这家伙其实蛮可爱的。

  “谢谢。”

  凤离夜点了一下头说道:“孤会让大祭司来破解这道劫难,所以说你们还有机会,就算没有机会了,孤也不希望绾儿嫁给前世憎恶的人,孤就养她,让她一辈子不嫁人,如若她嫁人,孤希望那个人是你。”

  这是肯定了萧煌的身份了。

  萧煌忽地心跳动了起来,也许,也许这事会有转机。

  两个男人对视着,忽地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前面的通道上有脚步声响起,白沁的叫声响起来:“太子殿下,萧世子,郡主,郡主她醒过来了。”

  凤离夜和萧煌两个人眸色暗了暗,他们知道,苏绾之所以醒过来,一定是萧烨被那灵隐法师救醒了,所以苏绾也醒过来了。

  萧烨并不会真的去死,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向萧煌证明一件事,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而此刻凤离夜和萧煌两个人都已经相信了这件事,最后再相视一眼后,转身便自转身往回走,一路直奔苏绾住的房间而去。

  此时苏绾已经醒了过来,不过依旧有些虚弱,她歪靠在床上,一脸不解的问流茶自己怎么了?

  难道是走火入魔了,必竟先前她正在练武,忽然昏迷不醒了,所以说来说去最有可能就是走火入魔了。

  流茶恭敬的禀报着:“属下无能,之前认真的查了过后,既没有查出小郡主生什么病,也没查出小郡主中什么毒,小郡主就是莫名其妙的昏迷了过去,不过好在现在又醒过来了。”

  苏绾望向流茶:“那你的意思我真是练武走火入魔的,可为啥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即便她不精通武功,也知道走火入魔会气息扰乱,可是她当时一点感觉也没有,直接的扑通一声栽到地上就昏过去了。

  苏绾觉得不可思议,抬头正想问流茶,便看到凤离夜和萧煌两个人脸色十好看的走进来。

  流茶赶紧的退下去,他都不知道如何和小郡主说了,他根本查不出她为什么会这样。

  流茶觉得很丢脸,抬脚便走了出去。

  房间里苏棺的注意力不在流茶的身上,而是落到了萧煌和凤离夜的身上。

  “你们两个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会是因为我昏迷吓到你们两个了吧?”

  苏绾娇笑起来,看他们脸色难看,很明显的是被她吓到了,苏绾虽然不忍心,可心里还是愉快的,忍不住喜笑颜开的望着凤离夜和萧煌。

  “好了,你们脸色不要那么难看了,我可能就是走火入魔,所以才会忽然昏迷过去的,你们看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苏绾活动了一下筋骨,表示自己什么事都没有。

  待到两个人走到她的床前,她不满的瞪着凤离夜,娇嗔道:“舅舅,你不要有一点小事便让萧煌过来,他要准备大婚的事情呢,还有大婚前新郎和新娘子最好少见面。”

  她说到这儿的时候,满脸不自觉的娇俏,唇角是迷人的笑意,此刻的她十分的快乐。

  萧煌却心痛至极,如若璨璨知道他们不能大婚了,会不会很失望,会不会很难过。

  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蹲下身来,伸手握着苏绾的手,不满的瞪她一眼:“璨璨,你真是不省心,你看你把我吓到了。”

  苏绾看他,不但脸色难看,而且瞳眸一片暗红,整个人也显得十分的紧绷,一看就是被吓得不轻的,苏绾忍不住娇媚的轻笑,略显得意的说道:“这下你是不是知道我有多重要了?以后还对我甩脸子不?”

  萧煌听着她的话,想到自己之前对她甩脸的事情,心里说不出的后悔,如若,如若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岂会和她甩脸子,不但不会对她甩脸子,他还会哄着她,不让她有一点气恼。

  萧煌一边想一边紧握着她的手认真的说道:“璨璨,我知道你有多重要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发脾气,再也不会让你不高兴了。”

  “这可是你说的,你别又说话不算话。”

  苏绾俏皮的提醒萧煌,这样的她,惹得萧煌越发的心痛,身后的凤离夜悄悄的退了出去,把空间让给他们两个人。

  萧煌眼看着凤离夜退了出去,他起身坐到床前伸手抱着苏绾,揽她入怀。

  “璨璨,我不想你有事,一点也不想你有事,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

  “嗯,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的,如若再练凤家功的话,我就让舅舅在旁边替我护驾,保证不会再伤到自己,放心吧。”

  苏绾窝在萧煌的胸前,安抚他,看来这一次自己昏迷真的把萧煌吓坏了。

  虽然吓坏他很过意不去,不过这也说明他很紧张她,这让她很开心。

  苏绾伸过手抱住萧煌的腰,难得温柔的说道;“萧煌,你别担心,我以后不会叫你担心的,你放心好了。”

  她说完虚弱的打了一个哈欠,萧煌轻拍她的背,温柔至极的哄她睡一会儿。

  “好了,你先前忽然的昏迷,现在恐怕是困了,睡会儿,等你睡一觉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有一种剜心似的痛,本来他以为他遇到了璨璨是老天厚爱他,现在看来老天分明是在玩他啊,为什么在他们两个人情投意合之时,偏要来这么一出,老天,你真的太惨忍了。

  萧煌的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咆哮,可是靠在他胸前睡觉的苏绾却并不知道,此时她十分虚弱的闭上眼睛休息,很快便睡着了。

  待到她睡着,萧煌伸手把她放在床上,然后轻轻的温柔的替她盖上锦被,俯身亲了苏绾一口:“璨璨,你放心,我没有放弃,我们一起努力,说不定最后我们能顺利的化解这次的危机,所以你别担心,最后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萧煌说完俯身亲了苏绾一口,瞳眸满是幽亮的光芒,凤离夜说青霄国的大祭司说不定能解九转凤鸾劫,那他就悄悄的跟他们前往青霄国走一趟,说不定最后老天依旧站在他这一边。

  萧煌心里想着,总算不那么痛苦难受了,望着床上的苏绾一会儿,缓缓的起身往房间外面走去,每一步都很沉重,待到他走到屋外,便看到凤离夜从一边走了过来,送萧煌一路离开了听竹轩。

  凤离夜不放心的问萧煌:“你打算如何安排这件事。”

  萧煌掉头望过来:“你只要配合我就行,我保证,不会让璨璨受一丁点的伤害,不会让她伤心难过,等我安排好了,你带她离开西楚,回青霄国,另外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萧煌望向凤离夜,凤离夜点头:“你说。”

  “给我安排一个身份,我要暗中陪她一起前往青霄国,如若那祭司真的可以解绾儿身上的劫难,我就带她一起回来,若是不能解,我就陪她一段时间,然后悄悄回来。”

  凤离夜想了一下最后点头说道:“好,我给你安排一个侍卫身份,不会叫绾儿发现的。”

  萧煌不再说什么,转身便自大踏步的离开了听竹轩,一路回靖王府去安排后面的事情了。

  苏绾一觉睡到天黑,待到再睁开眼后,萧煌早走了,根本不在她身边,她也不以为意,因为再有几日便是她们大婚的日子了,她岂能让他一直陪着他。

  不过虽然萧煌走了,凤离夜倒是过来陪她吃了晚饭,饭后凤离夜又陪她散了一会儿步,苏绾觉得自己精神又恢复了过来,什么事都没有了,看凤离夜一副很紧张的样子,苏绾还反过来安抚起凤离夜了。

  凤离夜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想到苏绾将不能大婚的事,心里又酸酸楚楚的,十分的不好受。

  “好了,天色不早了,舅舅陪你回去吧。”

  凤离夜开口催促苏绾回去,苏绾下午睡了半天,身子好多了,一点睡意也没有,无奈看舅舅板着脸要她回去睡觉的样子,只得应声,转身欲回去,不过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同时还伴随着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郡主,你慢点,听说昭华郡主没事了,你不要担心了。”

  苏绾和凤离夜掉头望过去,便看到不远处扶着丫鬟手走过来的临阳郡主慕芊芊,慕芊芊站在远处笑望着苏绾,苏绾看她能自由的下地走动了,不由得高兴起来,迎了上去。

  “芊芊,你没事了?”

  “嗯,我是没事了,倒是听说你昏迷不醒了,急死我了,可是我去看你时,听说你睡了,所以才会挨到现在过来看你。”

  苏绾摇头:“我没事,就是练功走火入魔了,现在没大碍了,反倒是你,怎么就下地了。”

  先前慕芊芊的那一箭差点射中她的心脏,不过因着她福大命大,所以最后竟然没有发高烧,侥幸的躲了过去,或者该说她爹娘在天上保佑她呢,让她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

  她在床上躺了几日后,现在已经基本能下地走动了,不做什么剧烈的运动,就没有什么大碍。

  慕芊芊听苏绾责怪她,抬手舒展了一下手臂,显示自己什么事都没有。

  她走过来伸手搂着苏绾,两个人旁若无人的自去说话了,完全的把凤离夜给扔在了后面,凤离夜眸色暗了一下,满脸的若有所思,最后悄然的离开了,绾儿有个朋友陪着也不错,他要不要邀请慕芊芊前往青霄国一趟呢,这样有她在,绾儿说不定能开心点。

  这念头一起,便挥之不去了。

  苏绾和慕芊芊两个人根本不知道凤离夜心中的想法,两个人正在笑嘻嘻的说话。

  “绾绾,我问你件事,先前我昏睡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说要认我当姐姐的,我可是来讨要来了?”

  她说完还乘机的捏了捏苏绾的脸,粉嫩嫩的真好捏啊。

  苏绾直接的一抬手拍开她的手,没好气的说道:“慕芊芊,幸好你是个女的,要是男人,绝对是风流花心男一个。”

  “我要是男的,一定会娶你的,小绾绾,你就是我的心头好,现在你叫声姐姐来听听。”

  慕芊芊一点也不以为意,她特别喜欢逗苏绾,谁叫她软萌萌的很可爱呢。

  苏绾白了慕芊芊一眼后:“想让我叫姐姐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我叫你姐姐有什么好处呢?”

  慕芊芊立刻抬手拍拍胸:“叫了姐姐,以后姐姐就罩着你。”

  “罩我可以,不过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乱摸乱捏的。”

  完全是女登徒子似的,她一碰上她,脸颊总是被捏得红艳艳的。

  慕芊芊一本正经说道:“难道这不是当姐姐的福利吗?没事摸摸妹妹的小手,捏捏妹妹的小脸。”

  苏绾立马瞪着她:“可以滚了。”

  慕芊芊立马睁着一双妩媚娇艳的眼睛,可怜楚楚的望着她:“绾妹妹,你别这样,看你这样,人家心都要碎了。”

  苏绾又被她给逗笑了,没好气的说道:“你就装吧,赶明儿个嫁了个厉害的姐夫,保管治得你服服贴贴的。”

  这话慕芊芊不爱听了,认真无比的纠正道:“绾妹妹,你这话说得不大对吧,为什么不是我把你姐夫收拾得服服贴贴的呢,我们女人要给女人长脸知道吗?例如你把萧表哥治得服服贴贴的,我一样能把你姐夫收拾得服服贴贴的。”

  她说完哈哈笑,伸手又过来搂着苏绾:“不过你还是承认我这个姐姐了,真是太好了。”

  她说到最后一句,心底是无比欢喜的,因为这世上她没有亲人了,虽然有皇帝还有靖王舅舅,可是她都不太亲他们,亲不起来,反倒是没有血缘的绾绾,很让她喜欢,她就希望有绾绾这么一个妹妹。

  慕芊芊说完,高兴的开口:“不能光叫你姐夫不叫我啊,来,叫姐姐。”

  苏绾受不了这女人的疯劲,赶紧的叫道:“慕姐姐,你饶过我吧,我算是怕你了。”

  “乖啊,以后姐姐我会罩你的,你就是我亲妹子啊。”

  慕芊芊很高兴,不过想到先前苏绾身上发生的事情,她还是不舍的叮咛她:“绾绾,以后练功的时候当心点,千万不要再走火入魔了,你知道你若是出了点什么事,我和萧表哥,还有你舅舅,我们都会担心你的。”

  苏绾望向慕芊芊,再想想萧煌和舅舅,她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她了,这让前世孤单寂寞的她,觉得发自内心的高兴。

  “嗯,以后我会小心的,反倒是你身子还没有大好呢,快回去睡吧。”

  “好,那我们一起回去。”

  慕芊芊把手从苏绾的小肩上收回来,伸手挽着苏绾的手臂,两个人姐俩好的一路往听竹轩走去,然后各自回房去睡觉了。

  一夜好眠,天近亮,安国候府的大门忽地被人拍醒了,管家季忠赶紧的领着人去开门,看到门外虞歌领着人奔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和管家说道;“你和昭华郡主说一声,昨夜王爷奉召入宫,今早王爷出宫的时候遇袭了,眼下身受了重伤,所以世子爷让属下立刻前来禀报一声。”

  季管家一听,立刻心惊了,赶紧的应了一声。

  虞歌禀报完后又领着人离开了,季管家则是一路前往听竹轩奔去。

  很快靖王爷受重伤的事情禀报进了听竹轩,苏绾听到立刻惊醒了,翻身起来,一边起来一边吩咐季管家:“你立刻去告诉凤太子一声,我马上前往靖王府一趟。”

  “是,郡主。”

  季管家应声回转去禀报凤离夜。

  这里苏绾则吩咐白沁等人赶紧的给她穿衣服,穿好衣服梳妆,很快收拾妥当后,她便领着几个丫鬟往外走去,一行人还没有走出听竹轩,听到外面响起脚步声,凤离夜领着流茶和流白两个人走了过来。

  苏绾一看到凤离夜心急的开口:“舅舅,不好了,今早靖王爷出宫遇袭了,听说伤得挺重的,我要过去看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去?”

  那靖王很快就是她公公了,现在他遇袭,听说挺重的,她岂能不过去看看。

  凤离夜眼神微凝,他知道这是萧煌在使计推迟大婚的日期,靖王若是伤重,大婚只能往后推,这样做倒是合情合理的,绾儿一定不会怀疑的,只是难得的靖王爷愿意配合。

  凤离夜叹息一声,不再多说什么,只点头同意了。

  苏绾和凤离夜两个人领着一帮人一路出听竹轩,直奔安国候府的门外而来,季忠早就备下了马车以及数匹骏马,苏绾和凤离夜二人上马车,余者皆翻身上马,就是苏绾的丫鬟,也都擅长骑马的,个个翻身而上,一路直奔靖王府而来。

  靖王府此时一团的乱,王爷王妃居住的院子里更是一片慌乱,进进出出的人十分的忙碌。

  一看就像是出了什么大事的,苏绾到的时候,萧煌便先得到了人的禀报,他带着人一路迎到了府门前。不过此时的他神色有些悲恸,说不出的沉痛,整个人被浓浓的悲伤包裹着,一看他这样就知道靖王爷伤得挺重的。

  苏绾看到他,关心的询问:“萧煌,怎么样?靖王爷他伤得重吗?”

  萧煌难过的点头:“挺重的,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宫中的御医正在里面帮他救治,听说父王他伤了脑子,所以一时恐醒不过来。”

  萧煌说完后,苏绾一惊,脸色立刻难看了,同时沉声开口:“我去替靖王爷检查看看。”

  萧煌心里一惊,赶紧的伸手拉住苏绾的手,温声说道:“璨璨,你忘了你的身份了。”

  虽说医者父母心,可是靖王的身份是苏绾的公爹,哪有未过门的儿媳妇替公爹看病的,虽说真正计较起来也没有大碍,可倒底让苏绾不好意思了,她停顿了一下后说道:“那先让宫中御医治看看,如若他们不行,我再来替靖王爷治。”

  “好。”

  萧煌伸手握着她的柔夷,想到很快他们就要分开的事情,心情说不出的愤怒懊恼,却又无计可施,虽说待到凤离夜和绾绾离开,他也会跟着,可那时候他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想拉她的小手就拉她的小手,想抱她便抱她了。

  想到这个,萧煌觉得抓狂,有一种想要杀了萧烨的感觉,可偏偏萧烨的命和璨璨的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他们根本没办法杀他。

  萧煌一边想一边拉着苏绾的手一路把他们往自个父王母妃的院子带去,待到进了王爷王妃住的院子。

  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显得一团乱,人心惶惶,个个脸色不好看,看到萧煌领着人过来,赶紧的行礼。

  萧煌也不理会这些人,只拉着苏绾和凤离夜等人一路往院中走去,很快穿过外面的庭院,一路进了里面的主屋,然后进了靖王爷住的房间。、

  此时房间里站了不少人,苏绾有认得的,也有不认得的,不过此时她的注意力都在床上的靖王爷身上,靖王脸色十分的难看,头上染满了血,一看就是撞击到什么东西受伤的,而除了头上有血,衣服上也有不少的血,宫中的御医正在替他处理伤口,一边处理一边和床前的靖王妃说话。

  靖王妃面对如此地大的打击,哪里承受得住,早三魂失了七魄,伤心不已的哭着。

  陪在她身侧的是云梦郡主萧蓁,此时的萧蓁只顾着伤心,即便看到苏绾进来,也顾不上去针对苏绾。

  萧煌和靖王妃说了一声,苏绾来了,靖王妃只是朝着苏绾点了一下头,又自伤心的哭泣起来。

  苏绾没说什么,只看着御医替靖王爷检查伤口,然后飞快的起身向萧煌禀报道:“萧世子,王爷身上的伤不大重要,不过脑子上的伤,只怕不大好?”

  御医迟疑的开口,萧煌立刻紧张的追问:“不大好是什么意思?”

  “就是王爷很可能会昏睡着醒不过来,或者即便醒过来也会变成白痴傻子。”

  这话一起,萧煌还没有怎么样,床前坐着的靖王妃早扑了过去伤心不已的哭泣着:“王爷,你怎么会这样,王爷,你不要丢下我,你不要有事啊。”

  云梦郡主萧蓁也伤心不已的哭着,房间里一片哭恸之声,苏绾望着床上的靖王爷,一时犯了难,若要她说王爷真的伤了脑子,开颅去血块是最有效的,可关键这开颅手术是很危险的,条件相对要严谨得多,这绝不是替芊芊取箭那么简单的事情,所以她还是不要轻易冒险,先让御医用土方法进行去淤化血,如惹御医的办法没有效果,她再来想办法就是了。

  苏绾心中打定了主意,倒是不太着急。

  房里御医已经开口了:“因为王爷身上有多处刀伤,所以王妃和郡主等人还是出去吧,让下官在此处理就是了,等到处理干净了,王妃和郡主再进来也是一样的。”

  靖王妃和云梦郡主自然不敢耽搁,早起身走了出去,身后靖王府的其他人也跟着出来。

  最后萧煌和苏绾等人也走了出去,只留下虞歌等人在屋子里帮衬着御医。

  待到一行人走出了房间,王妃便自招呼着凤离夜,苏绾去花厅坐下。

  “这次的事情麻烦凤太子和昭华郡主跑一趟了?”

  凤离夜微微的摇头:“无碍,靖王妃太客气了。”

  靖王妃望了一眼萧煌,又望了一眼苏绾,最后心情沉重的说道:“本来再过几日便是煌儿和昭华郡主的大婚之日,没想到王爷竟然遇上这件事,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凤太子和昭华郡主能够答应。”

  王妃说着站了起来,向两位致谦。

  苏绾赶紧的走过去扶了靖王妃,让她坐下来。

  靖王妃不说,她也知道是什么事,靖王爷眼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的大婚自然要往后移,这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苏绾倒是不生气,她望着靖王妃说道:“我知道王妃的意思是把大婚往后延期,我同竟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等王爷的病好了,我们再大婚也不迟。”

  她说完萧煌满脸愧意的伸手拉着她的手道谦:“璨璨,对不起了。”

  苏绾直接的白他一眼:“我是那么胡搅蛮缠的人吗?靖王爷都受了重伤,我们大婚自然没办法如期进行,就等靖王爷病好再举行大婚吧。”

  “谢谢你了,璨璨。”

  他本来以为璨璨说不定会恼火的,可是她却是如此的通情达理的,这让他心中更是万分的不舍,千万个不舍,他绝不会放开璨璨的,一定会娶她的,老天既然把她送到他的面前,他就会娶她,然后保护她/

  至于宁王萧烨,实在是让人无法信任的一个人,前世他负了璨璨,不代表今生他不负璨璨。

  所以要让他眼睁睁看着璨璨嫁给他,他绝不会答应的。

  萧煌心里想着,脸上却不表现出来,面容依旧拢着一股忧虑,似乎十分的为自个的父皇忧心似的。

  很快御医替靖王爷处理好了伤口,身上的伤口和头上的伤口,待到处理完这些,虞歌走过来禀报,一众人便又进了靖王爷的房间。

  看到靖王爷正昏睡着,头上被白布包扎了,身上也包扎了。

  御医恭敬的说道:“王妃,世子爷,下官现去开汤药给王爷服用,尽快替王爷除掉脑子里的淤血,看能不能让王爷尽快醒过来。”

  “好,有劳御医了。”

  王妃红着眼睛道谢,又凑到王爷的床前去伤心的哭起来。

  萧煌则望向凤离夜和苏绾:“凤太子,璨璨,我看我父王这伤,一时两时恐怕也不得好,不如你们先回安国候府,待到有什么消息,我立刻派人告诉你们如何。”

  凤离夜望向了苏绾,苏绾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好,那我们就回去等消息,你有什么情况就派人通知我们,对了,你也别太担心,如若御医真的治不好王爷,还有我呢。”

  到时候不管他是不是她的公爹,她都会出手一试的,医者父母心,哪里顾虑得了那么多。

  萧煌沉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路送了凤离夜和苏绾走了出去,待到一行人走出了房间,苏绾凑到萧煌的身边,小声的嘀咕:“宫中的那个御医,你要小心点,以防宫里的那位使什么坏心眼。”

  萧煌点了点头小声的告诉苏绾:“这个御医,是我的人,所以你别担心。”

  萧煌如此一说,苏绾总算不担心了,一路往外走去,萧煌送他们一行人出靖王府,临了苏绾又安抚萧煌:“萧煌,你别太担心,靖王爷吉人自有天像,不会有事的。”

  “我相信我父皇不会有事,只是我们的大婚却无故推迟了,这一点实在是对不起你。”

  苏绾忍不住笑起来,瞪着萧煌:“你以为我有那么想嫁你吗?几天都等不了,何况我们的大婚仪式还要靖王爷主持呢,所以他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璨璨。”

  萧煌心情说不出的沉重,他真的很想告诉璨璨,这一切都是因为前生那个九转凤鸾劫,就是因为那个,他们才没有办法在一起的,可如若璨璨知道这件事,她只怕义无反顾的大婚,而这就会害死她的。

  她的性子一直倔傲,所以他不敢冒这个险,他还是先和她一起前往青霄国,等到解决了这九转凤鸾劫,再告诉她今天这个事。

  到时候即便她恼火生气,他也会哄得她原谅他的。

  萧煌心里想着,眸光温柔的望着苏绾,一直送她和凤离夜上了马车,直到马车走出去很远,他也没有转身。

  马车之上的苏绾自然看到了,心里暖暖的柔柔的,回首看到凤离夜眸色潋滟的望着她,苏绾娇羞的瞪着凤离夜,然后一本正经的问凤离夜:“舅舅,你有喜欢的女人吗?”

  凤离夜愣了一下,这小丫头,竟然过问起舅舅的事情来了。

  “没有。”

  苏绾一听俏丽的小脸上满是忧愁:“舅舅,我愁死了,这天下有谁能配得上我舅舅呢,实在想不出来。”

  凤离夜愣是被她给逗笑了,伸出手轻弹了弹她的脑门,心情放松下来,他相信青霄国的大祭司,一定有办法破解九转凤鸾劫,所以他不要太担心。

  “你啊,只管关心你的事情,不要操心舅舅的事情,舅舅自己会处理的。”

  “我幸福了,我就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幸福,天下所有有情人皆成眷宿。”

  苏绾说完咯咯的轻笑,凤离夜心中酸楚不已,马车一路驶往安国候府。

  两人刚从马车上下来,忽地身后的街道上响起急速的马蹄声,随之几匹黑色的骏马疾驶而来,眨眼的功夫便驶到了安国候,几个人翻身而下,飞快的冲到凤离夜的面前,恭身禀报:“殿下,护国公主的情况不大好了?”

  ------题外话------

  票票记得投啊,笑笑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33章靖王爷受伤 回青霄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