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太子威势 美人娘亲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慕芊芊挂在轿柄上骂得正畅快,前面坐在软轿中的凤离夜脸色说不出的黑沉,瞳眸寒光霍霍。

  他本来只是为了教训这女人一下,让她学会如何尊重别人,现在不但没看到她受到教训,还胆敢越骂越夸张,要知道凤离夜身为青霄国的太子,一生下来身上便有无数的光环,而且因为他的出色,身边的人个个对他越发的尊重,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慕芊芊这样大骂他。

  不但骂他长得像女人,连带的还说他的心胸连女人都不如。

  这若是让青霄国的人听到了,只怕当听天方夜潭,他们风华绝色的太子殿下,一向神形不显的殿下,竟然变成了小鸡肚肠之人,心胸比女人还小的人,这怎么可能,不,绝对于不可能的。

  若是他们的殿下不大度的话,这女人还能活着吗?

  只怕早就被五马分尸了,现在还能挂在轿柄上骂人吗?

  几个手下正心中嘀咕,对慕芊芊满心的恼火,那软轿之中的凤离夜,抬起一掌对着后面轿柄上的慕芊芊轰了过去。

  轰的一声,掌风精准无比的对着慕芊芊的一只手轰了过去,慕芊芊啊的惊叫。

  一只手被掌力轰得隐隐发麻,赶紧的松开,可是她一松,便想起现在自己是挂在半空的,另外一只手死死的抓着轿柄。

  凤离夜的另一道掌力再次的轰了过来,对着她抓着轿柄的一只手。

  慕芊芊惊叫着松开另外一只手,不过想到自己要掉下去了,她赶紧的用另外一只手去抓轿柄,然后身子在空中激烈的晃动着。

  凤离夜并没有因此便罢手,胆敢骂他,他岂能不教训她。

  如若不是此女和绾儿玩得较好,他早一掌击毙了她,还让她活着?

  凤离夜的轰风再次的袭击到,慕芊芊慌忙的交换着双手,心里那恨啊,尖叫着怒骂:“凤离夜,你被本郡主说中了心思,你不但小鸡肚肠,还睚眦必服,你比女人都不如,好,你杀了我好了,杀了我我做鬼也来缠住你的。”

  慕芊芊一副破罐子破摔了。

  “你他妈的有种弄死我,我慕芊芊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你今儿个弄不死我,我们梁子结大了。”

  凤离夜听到她的话,唇角勾出一抹讥讽,他压根不把慕芊芊的话放在心里。

  不过这两个人闹起来的事情,惊动了别人,苏绾掀帘往外看,便看到自家的舅舅,正在教训慕芊芊,不由得不满的开口:“舅舅,够了。”

  这可是事关人命的事情,如若芊芊掉下去,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凤离夜看苏绾说话了,总算停住了手脚说道:“今儿个算你命大。”

  他说完一甩轿帘,不再收拾慕芊芊。

  此时的慕芊芊一身的冷汗,差点虚脱。

  苏绾赶紧的朝着后面抬轿子的手下挥手:“把轿子抬过来,让她和我坐一起。”

  先前她们还真以为两个人没办法坐一顶软轿,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的,分明是舅舅为了收拾芊芊,才会这样干的。

  那抬着慕芊芊的四名手下,看苏绾说话,太子殿下没说什么,逐自动滑行得快一点,很快和苏绾的软轿并列而行,待到两轿靠在一起,苏绾伸出手拉着慕芊芊说道:“来,手过来我拉你上来。”

  慕芊芊抬手抓住苏绾,苏绾一用力便拉她上了软轿。

  轿身沉了沉,不过抬轿子的四名手下,并没有变色,依旧轻快的抬着两个女人一路往前走去。

  软轿中的慕芊芊一看到苏绾,早抱着她大哭起来:“绾儿,我差点没命了,我差点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好命苦啊。”

  苏绾拍拍她的背,慕芊芊虽然嚣张,可倒底是个女孩子,这一次是舅舅太过份了。

  苏绾想着安慰慕芊芊:“这次是舅舅做得过了,你是来陪我的,就是客人,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呢,回头等停了下来,我让他向你道歉。”

  慕芊芊一听这话,立刻愤怒的摇头:“不要,我不要他道歉,我和他的梁子结大了,从此后他和我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今儿个的事情,我会扳回来的,一定会的。”

  慕芊芊火大的发着狠,她什么时候这么吃过瘪,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可是今儿个被那家伙整得太惨了。

  苏绾听得一脸的黑线条,这两个算是扛上了吗?

  她劝不了慕芊芊也不打算劝了,因为平心而论,若是谁这样对待自己,她也不会轻饶了对方,自然自己不轻饶,她又凭什么劝慕芊芊。

  何况她相信舅舅一定有办法摆平这件事。

  苏绾一边想着一边拍着慕芊芊的肩:“好了,别哭了,没事了,后面舅舅若是再算计你,我一定会帮你的。”

  慕芊芊用力的点头,乘机抱着苏绾:“还是绾儿乖乖好。”

  软轿行驶了了一段路程后,竟然慢慢的降落了下来。

  苏绾和慕芊芊二人以为到了什么青霄国,所以两个人掀帘一起往外看,可是待到望过去,看到的却是一间华丽的院落,而且还是隐于林间的华丽院子。

  苏绾挑了一下眉,倒是没想到这座山林中竟然真的有这么一座别院。

  而慕芊芊忍不住挑眉,一脸神色不好的说道:“绾儿,那什么青霄国,不会真的是生活在山林里的野人吧,这座别院其实是你舅舅这些王孙贵族住的院子,没想到竟然被我猜中了,那家伙竟然还存心报复我。”

  慕芊芊不停的说着,苏绾赶紧的伸手去捂她的嘴巴,若是再让舅舅听到,只怕又要收拾这女人,不能消停点吗?

  “芊芊,这里可是一望无际的大森林,你确定要胡言乱语吗?若是惹到舅舅,他会不会一怒把你撵进大森林,只怕最后你跑都跑不出去。”

  慕芊芊一下子被吓住了,因为苏绾说得没错,若是她被撵进大森林,跑都跑不出去。

  “好吧,我不说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慕芊芊一副他给我记着,我一定会报仇的样子。

  苏绾也不理会她。

  此时所有的轿子都落在了别院里,黑压压的一片,苏绾和慕芊芊等人下轿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听到宁王萧烨,淡淡的声音响起来:“凤太子,这里是?”

  他说完踱步走了过来,装似无意,实则是有意的走到了苏绾和慕芊芊的身边。

  这一路上,他本来以为有机会多接触接触苏绾,可是没想到一路上根本没有时间,大家只顾着赶路,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哪里来的机会接触苏绾,好在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调养,他的身体恢复了过来。

  所以现在他要找机会和绾儿多培养感情,争取在青霄国刷出好感度来。

  萧烨一边想一边朝着苏绾温和的打招呼。

  “绾绾一路上还习惯吧?”

  苏绾点了点头,现在她对于萧烨虽然没什么好感,但也没有什么恶劣的关系,所以见面说话还是很客气的。

  “嗯,还行,宁王殿下没事吧?”

  苏绾想起宁王萧烨的伤来,随口关心的问道。

  萧烨立刻点头:“没事,我身体好了,没什么大碍。”

  前面凤离夜冷眸微眯的望着萧烨那一脸泡妞的样子,越看越想揍他,不过想到绾儿身上九转凤鸾劫的原因,所以强行忍了下去。

  他声音冷冷的开口:“这里乃是我青霄国的一个暗点,用来临时招待客人用的,因为连日的奔波赶路,我想大家都累了吧,既如此今晚各位好好的睡一觉,明早继续坐软轿赶路,大概后天傍晚的时候,能顺利的到达我青霄国的边城。”

  凤离夜说完后,众人才明白原来这只是青霄国的一个暗点,不过这暗点设在大森林里,还真是让人想不到。

  最重要的是进入青霄国竟然软轿进入,而且这些抬轿子的人,是训练有素的青霄国将士,不但武功厉害,而且辩识力超强,如若不然,他们很容易在森林中迷失方向,到时候不但是客人,就是他们自己只怕也要死在大森林里。

  众人心里想着,为青霄国的这种奇思妙想惊叹了一回,凤离夜已经安排了手下过来招待他们去别院用膳。

  因之前凤离夜已有所安排,所以他们一进别院的花厅,早有下人安排好了宴席。

  十分的隆重,大家彼此的客气了一回后坐下来用饭。

  因着一连二十多天不停息的赶路,众人此时可谓饥肠漉漉的,吃起饭来别提多香了。

  相较于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等人顺理成章的在花厅里用饭,某个在外面守护的人却要倒霉得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吃东西,还要忍受那两个虎视耽耽盯着苏绾的人不时的献殷勤,这种种看得外面守护的男人,火冒三丈。

  真心冲进花厅指着这些家伙大骂,璨璨是他的女人,就算他们献殷勤也没有用,璨璨她不会看中他们的。

  可惜虽然苏绾看不中他们,可也没办法阻止这些家伙献殷勤。

  虽然她一再的强调不用他们夹菜之类的,但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等人好像没听到似的。

  君黎倒是没有多想,他完全是看不惯宁王萧烨的嘴脸,所以才会和他争上风的。

  看到萧烨拼命在苏绾面前刷好感的举动,他就想撕他的嘴脸。

  所以两个人便在花厅里抢着照顾苏绾。

  对面的凤离夜,看得一脸的火大,而慕芊芊正恼火的瞪着凤离夜,完全忘了帮萧煌看住苏绾的意思。

  一顿饭便在这样的氛围中吃完了。

  饭后,苏绾实在不想再待在花厅了,便自和凤离夜说了一声,招呼着慕芊芊,打算自去休息。

  不过凤离夜望了苏绾身后的慕芊芊一眼,淡淡的说道:“临阳郡主乃是我们青霄国的贵客,孤特别的替临阳郡主安排了一个上好的院子,来人,带临阳郡主去西月阁休息。”

  慕芊芊的脸色立马变了,一把抱住了苏绾的手臂,央求道:“绾儿,我不要和你分开。”

  若是在陆地上,慕芊芊未必怕凤离夜,可是在这大森林里,她想想便觉得可怕,这家伙的报复心可是特别强的,他会不会乘着她半夜睡熟的时候,把她扔进蛇窟里,或者是把她扔进蝎子窝里。

  光是想到她就怕死了,脸色一阵阵的白,紧抱着苏绾的手臂不放开。

  苏绾能感受到她的不安,先前她吊在半空,差点没有摔死,只怕现在还后怕呢,若是舅舅再刺激她,保不准的把她刺激死。

  所以苏绾赶紧的开口:“舅舅,她和我一个院子吧,反正每个院子又不是只有一个房间。”

  慕芊芊用力的点头,然后拽着苏绾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碎碎念。

  “贱男渣男恶毒男,本郡主咀咒他以后男男更健康。”

  她碎碎念刚念完,身后响起凤离夜冷淡幽然的话:“临阳郡主,你若有什么意见可以和孤提,孤是比较好说话的人。”

  慕芊芊差点气得吐血,他还好说话,妈的,就因为她说了几句话,便把她给惦记上了,还好说话。

  慕芊芊回头,给了凤离夜一嘴的白牙:“凤太子,我知道你好说话的,你人长得美,心胸自然也是极美的,我们小女人肯定是比不上的,你比我们可要好说话得多了。”

  话里话外都拿凤离夜和女人比,无非就是说凤离夜和女人一样心小鸡肚肠的。

  凤离夜脸色暗沉下来,唇角一抹血腥的寒气,瞳光阴森森的寒芒,直射向慕芊芊。

  慕芊芊立刻一脸惊吓的开口:“凤太子,你不要吓我,我害怕,我想今夜我一定会做恶梦的,梦到自己被毒蛇狂轰烂炸的,不知道梦里我能不能把这条恶毒的大蛇给杀了,最后扒了它的皮,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

  慕芊芊的话稍有脑子便会想到她所说的毒蛇是谁,因为之前她是被凤离夜刁难,差点没有摔死,现在她这话里的毒蛇不就是凤离夜吗,还说要把凤离夜杀了,扒他的皮,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凤离夜周身拢着嗜血的煞气,瞳眸一片暗潮,手指握了握,若不是因为这女人是绾儿的朋友,他定然会不会轻饶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胆敢挑衅他的怒火,好,慕芊芊。孤记住你了。

  苏绾看自家舅舅黑得像锅底的脸,知道他已经频临疯狂了,如若慕芊芊再胆敢胡言乱语,他一定会抓狂的。

  苏绾赶紧的伸手拖拽着慕芊芊一路往外走去。

  两个人前脚刚出花厅,后脚宁王萧烨开了口:“本王?”

  萧烨本来想说本王去送送昭华郡主。

  凤离夜早就看这家伙不爽,如何给他机会,直接的开口打断他的话:“宁王殿下,孤想和你下一盘棋怎么样?”

  萧烨愣了一下,凤离夜开口了,他自然不可能拒绝,只得点头。

  而端王君黎自然不会惹人嫌,便开口接道:“那我倒要看看凤太子和宁王殿下二人哪一个技高一筹。”

  凤离夜眯眼望了端王君黎一眼,然后暗暗想着,这家伙其实倒也不差,知进退,识情趣,如若不是绾儿和萧煌成了一对,这家伙倒也可以托付。

  不过现在绾儿有了萧煌,估计别人也进不了她的心,所以这事作罢吧。

  “好。”

  三个大男人一路自去凤离夜住的地方下棋去了。

  而苏绾和慕芊芊二人自有人带进了一座院子,两个人分了一下房间后,便自去洗盥休息。

  因着连续赶了多少天的路,两个人上床后几乎没有过多长时间,便睡着了。

  苏绾一睡着,就有人悄悄的小心翼翼的摸进了她的房间。

  房间里的人一进来,飞快的点了床上苏绾的昏睡穴,然后坐在房间的床前看着苏绾,虽然这一路上他都保护着她,可一直都是远远的跟着,并没有机会靠近,现如今靠近一看,才知道自己的思念泛滥成灾。

  他伸手握着苏绾的小手,轻轻的亲了一下,然后伸手摸着苏绾的脸,发现她似乎瘦了,看到她瘦了,他说不出的心疼。

  如若不是因着绾儿身上的九转凤鸾劫,现在他们两个人都是夫妻了,而且这九转凤鸾劫究竟能不能解,还是个未知数,一想到这个,萧煌便觉得心痛难当,周身都无力。

  这是一种让人没办法发泄的感觉。

  若是遇到正面的坏人,可以收拾,可以算计。

  可现在偏偏是冥冥中的一些因素阻止了他们,让他找人发火,都没有办法。

  不过虽然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但是他绝不会轻易的放弃的,萧煌一边想一边紧握着苏绾的手,以示自己不轻易放弃的决心。

  然后想到苏绾身边的两只苍蝇,他忍不住唠叨:“别忘了当初在西楚京城答应我的事情,不要随便沾惹那些野花,那些家伙没一个按好心的。”

  “尤其是萧烨,前世他负你一次了,今生你千万不要再喜欢这个家伙,如若后面你想起前世的事情,一定会很难过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喜欢他,把他摒之心房之外。”

  萧煌正恕恕叨叨的说个没完,屋外,忽地响起一道尖叫声,打破了房内的和谐。

  萧煌本来还想多呆呆呢,可是这尖叫声起,房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很可能是白沁等人过来了,萧煌不能再待了,只得眸色暗沉的一伸手点开了苏绾的睡穴,然后又握了握苏绾的手,最后闪身飘出了屋外。

  苏绾所住的院子外,有不少高手保护着,也就是萧煌武功十分厉害,才能轻轻松松的闯进来,若是别人,只怕想都别想。

  萧煌顺利的出了苏绾的院子,苏绾房间外面,白沁等人已经奔了进来。

  苏绾揉着脑袋醒了过来,满脸的困惑,刚才睡得好死,而且迷糊间似乎还做梦了,梦到了萧煌和她在说话,难道她这是想他了。

  想想也是,她都二十多天没有见到他了,自然是想的。

  只不过人前她一点没有表现出来罢。

  苏绾正想着,白沁紫玉等人已经闪身奔了进来。

  苏绾抬头望过去:“怎么了?”

  白沁飞快的开口:“郡主,是临阳郡主那边出了点事,听说郡主房间里冒出了不少的蛇?”

  苏绾一听挑了眉,直觉的想到这事是舅舅做的,如若是这样,他真是太过份了,她一定要说说他,怎么能这样对待姑娘呢,芊芊虽然嘴巴损了一点,但人并不坏。

  他放蛇的形为可就恶劣了,苏绾脸上拢着一层寒霜,示意白沁替她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便过去了。

  待到苏绾赶到慕芊芊住的地方,她房里的蛇已经被撵走了,不过慕芊芊的脸色十分的惨白,明显的被吓得不轻。

  正因为如此,所以此刻她的情绪很激动,对于早前得到消息赶过来凤离夜,格外的愤恨。

  她尖锐的叫骂起来:“凤离夜,你个阴险恶毒的家伙,我只不过说了几句话的事儿,你便这般的报复我,先在我的轿子上做手脚,没摔死我,现在又放蛇来恐吓我,你这是非要整死我才算吗?好,我怕你了,我不去你青霄国还不行吗?我不去了,你让人立刻送我回西楚吧,要不然我还没有进青霄国,便会被你整死的。”

  慕芊芊的话,正好被从门外走进来的苏绾听到了,苏绾挑了一下眉望向凤离夜说道。

  “舅舅,不会真是你放的蛇吧,如若真是你放的,你这回做的事情可不好。”

  凤离夜瞳眸微眯,周身遍着冷霜,瞳眸一片阴霾,他望着慕芊芊沉声说道:“孤可没有那么无聊,所以你想多了。”

  凤离夜既然如此说了,苏绾是相信的。

  因为他这个人,若是做了,他就不会否认。相反的不是他做的,他也不会承认。

  苏绾走向慕芊芊,伸手抱着她说道:“好了,没事没事了,舅舅虽然先前在软轿上动手脚不对,但他说过没有放蛇,蛇应该不是他放的,你不要生气了。”

  慕芊芊偎在苏绾的怀里,呜咽:“他说的话,鬼才相信。”

  凤离夜听了她的话,火大不已,脸色越发的冷了:“孤说没有做过就没有做过,不过孤知道那些蛇,为什么会过来。”

  房间里的人全都抬头望着他,只见他轻慢的说道:“临阳郡主身上的薰香,乃是蛇极喜欢的一种香料,这里乃是大森林,林中很多蛇,蛇闻到你衣服上的香料,自然会爬过来,这就是蛇群出现的原因。”

  他说完看也不看慕芊芊,转身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冷哼:“若是临阳郡主不想去青霄国。孤自当送你回西楚国。”

  慕芊芊愣了一下,凤离夜已经走了,她抬头望向苏绾说道:“他不想我去,我偏要去,看他能把我怎么样,而且我这次去青霄国,一定要让所有人看清这家伙的嘴脸,看他平时是多么的恶劣,连弱女子都欺负。”

  慕芊芊说完哼哼,苏绾知道她是下不了面子,所以才会如此说。

  必竟先前她自己要走的,现在凤离夜同意了,她不走似乎有些下不了面子,所以才会这样哼哼,未必真的会说什么。

  “嗯,芊芊,你放心,我不会再让舅舅欺负你的,回头我和他说说。其实舅舅人特别的好,就是嘴巴有时候有些毒,别的什么毛病都没有。”

  苏绾使命的给凤离夜刷好感,可惜慕芊芊对凤离夜成见已深,她认定凤离夜就是那种小鸡肚肠,阴险至极的人。

  眼看着夜深了,苏绾又和慕芊芊说了几句,便打算去睡觉,不过慕芊芊被蛇一吓,哪里还敢睡这房间,坚定的拉着苏绾的衣袖,要跟苏绾一起睡。

  最后苏绾同意了,她抱着自己的被子,一路跟着苏绾去睡觉了。

  慕芊芊的动作叫暗处负责保护苏绾的萧煌给看到了,萧煌早气得脸黑了,他的璨璨,竟然叫这女人占了便宜,这该死的女人,还说帮他盯着璨璨,不叫旁人惦记了去,现在倒好,她倒惦记上了,可恶的东西。

  接下来一夜无事,第二天天一亮,众人起身。

  凤离夜依旧如先前一般下命令,吩咐那些手下,抬了众人一路越过森林,不过这次再到晚上众人也没有休息,而是被那些抬轿子的人一直护送出大森林。

  等到再落地的时候,已是第二天傍晚时分了。

  一众人刚落地,便听到马蹄声阵阵,远处一队兵将急速的疾驶而来,掀起尘烟滚滚。

  众人还没有看清来人是什么人。

  那些人已到近前,为首几人飞快的翻身下马,迅速的直奔凤离夜而去,几人扑倒一跪,沉声叫道:“属下等见过太子殿下。”

  凤离夜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起吧。”

  “你们怎么过来了?”

  眼面前的这些兵将,乃是青霄国掌管京师十二营的兵将,负责保护皇城。

  现在这些人不保护皇城竟然出现在这里,是何意?

  为首的人叫莫将,凤离夜的忠实将士之一。

  莫将飞快的开口禀道:“殿下,你赶快回去吧,皇上他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寒王和肃王二人这次出动了不少的人,那势态是一定要把护国公主从冰玉寒池里弄出来的。”

  “他们敢。”

  凤离夜的声音嗜血得可怕,瞳眸满是凶残的光芒。

  “看来是孤太容忍他们了,竟然让他们胆大至此。”

  “走,回京。”

  凤离夜一言落,直接的往前走去,打算骑马回京城。

  不过他走了几步想到什么又停住回转了过来,走到苏绾的面前说道:“绾儿,待会儿进青霄国的边城,舅舅留一部分下来照顾你,你不要着急赶去冰玉寒池,慢慢来就行。”

  苏绾却不同意,直接的摇头:“舅舅,没事,我也想早点见到娘亲,我们一起吧。”

  凤离夜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苏绾坚定的眼神,他知道他阻止也没用,别看自家的小外甥女,看上去软萌可爱,可是个性却和他极为的相似,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既如此那就一起吧,省得他再担心她。

  “好,那我们骑马回京。”

  坐马车太慢了,骑马反而快一点。

  只是凤离夜想起苏绾似乎不会骑马:“绾儿,你好像不会骑马吧?”

  苏绾脸红了一下,还别说,她真不会骑马,虽说会也会一点,不过让她纵马狂奔,根本不可能。

  凤离夜一时犯了难,那怎么办?

  苏绾身后的慕芊芊紧走几步沉声开口:“我带绾儿,不会让她有事的。”

  虽然很讨厌眼面前的这家伙,不过对于绾儿,她却是极喜爱的。

  慕芊芊从小在邯临城长大,可算是在马背之上长大的,对于马术是十分的厉害的。

  凤离夜听了她的话,眸色暗了一下,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便自往马前走去。

  他的样子一看就是同意了,只是不想多说话而已,慕芊芊也不想和这厮说话,狠瞪了这家伙一眼,然后掉头望向苏绾,笑着说道:“绾儿,来,我带你,你坐在我的马后,抱着我的腰就行了。”

  “好,”

  苏绾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的,因为眼下阻止那什么寒王,肃王最要紧,若是真让这两个别家伙把自已的娘亲弄出冰玉寒池,那娘亲说不定会出事。

  两个女子很快的上马了,后面的宁王萧烨和君黎也不甘落后,紧跟着她们一路翻身上马,其他人也陆续的上马。

  最后一众人浩浩荡荡的直奔青霄国的边城而来。

  虽然青霄国的外围有浓密的大森林,可是边城的防守依然十分的严密,并不见任何的松懈,可见青霄国的制度十分的严格。

  凤离夜领着一众人一路直奔都城而去。

  路上,苏绾没有忘了问凤离夜:“舅舅,那寒王和肃王是什么人,怎么胆敢为难皇上呢?”

  凤离夜眸色暗沉的说道:“他们两个是父皇的弟弟,因为一直很安份,所以孤就没有过多的为难他们,没想到这一次他们竟然胆敢做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来,难道真是孤太纵容他们了,这一回绝不会再纵容他们半点了。”

  凤离夜的脸色说不出的冷,如若这些人真的胆敢把阿姐撵出冰玉寒池,那么,他定然会把他们碎尸万段的。

  凤离夜恨恨的发着狠,不再多说什么,一众人连夜的赶路,直奔青霄国皇城之外的冰玉寒池而来。

  青霄国的地势并不大,国也不大,只有二十一个城池,而且凤离夜还是抄了近道赶往皇城,路上一点都没有耽搁,这样费了三天的路程,终于赶到了皇城之外的皇家禁地。

  冰玉寒池和烈焰火崖便在这禁地之中。

  禁地四周有不少的兵将把守着,除了皇家之人,别人是严禁进出这个地方的,如若被逮到,必然治死。

  所以这个地方此时没什么人,但是今日却分外的热闹。

  就连山脚下都多了不少人,这些人正是寒王和肃王的兵将,此时这些家伙正和守卫禁地的兵将对骂。

  双双大有一言不和便要打起来的意思,待到有人高叫:“太子殿下回来了。”

  寒王和肃王带来的手下尤不相信,骗谁呢,他们王爷得到消息了,太子出了青霄国,去了那西楚国,就算他们得到消息紧赶慢赶也赶不回来。

  “你们骗谁呢,谁不知道太子殿下前往青霄国了。”

  “是啊,别以为我们会上当,你以为太子回来,我们就怕你们了吗?”

  这些人的话刚落,便听到身后一道冷若冰霜的声音响起来:“没想到孤走了两个月,竟然有人连孤都不怕了。”

  凤离夜话一落,手中的马鞭飞了出去,马鞭好似长龙一般的直击向那出言不逊的兵将,嘶的一声,长鞭圈上了那说话之人的脖子,凤离夜手一抖,人头直接的落地,那人的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完全是死不瞑目的样子。

  而相较于这些人,另外一些负责守卫皇家禁地的将士,却飞快的跪下来:“属下等见过太子殿下。”

  “把这些人渣给孤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凤离夜说完,打马往山上冲去。

  后面的马跟着他一路上山。

  而负责守护禁地的兵将,得了凤离夜的命令,早疯了似的直奔肃王寒王的手下,山脚下寒王肃王的手下已经完全的惊呆了,殿下竟然赶回来了,他竟然赶回来了。

  凤离夜在青霄国的声名一直很震慑人,这回寒王和肃王也是因为他不在青霄国,所以才会来京城闹事的,因为最近十多年来,那冰玉寒池和烈焰火崖一直被凤离夜把持着,身为皇室成员的他们,一点机会都享受不到,尤其是自已身上有病的时候,想进冰玉寒池泡泡都没办法。

  所以二王认为凤离夜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现在乘他不在,他们正好借机发难,好叫自个的皇兄知道知道还有他们这些兄弟在呢。

  其实寒王凤啸还有一个私心,乘凤离夜不在的时候,把持朝政,夺了凤离夜的江山。

  他们要皇上让出冰玉寒池,只是一个引子罢了,若是皇帝出手打压他们,他们正好借机起事,反正名正言顺的。

  到时候凤离夜即便赶回来了,他已经坐上皇位了,凤离夜胆敢动他,那就是乱臣贼子,他完全可以下旨让青霄国的兵将除他。

  寒王凤啸打的算盘挺好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凤离夜竟然提前赶回来了。

  冰玉寒池边,皇帝皇后等人正怒目瞪视着对面的寒王凤啸和肃王凤康。

  两帮人的背后都有黑压压的兵将,如若动起手来,只怕伤亡无数。

  皇帝和皇后有一颗怜悯百姓的心,因为他们身后的兵将,都是百姓家的孩子,青霄国的人本来人口就不多,如若这一战,伤亡定然极其的严重,那么人就会越来越少。

  他们身为青霄国的皇帝皇后,自然不能不考虑这些。

  可寒王和肃王却不一样,看皇帝皇后有所忌惮,反而当他们两个怕他们了,更加的猖狂。

  寒王凤啸大声的笑道:“今日本王定要把护国公主撵出冰玉寒池,倒要看看何人敢拦,她明明都死了,你们竟然让一个死人沾辱了皇室重地,本王绝不会答应的。”

  寒王话一落,身后一道冰冷如霜的声音响起来:“孤倒不知道,孤做的事情还需要人答应。”

  皇帝和皇后飞快的抬眸望去,便看到前面的官道之上,一众人疾奔而来,为首的正是凤离夜。

  皇帝和皇后大喜的叫起来:“离儿。”

  两个人同时的松了一口气,寒王的脸色却暗了,下意识的轻颤了一下,这家伙不是在西楚国吗?怎么会这么快便赶过来的。

  除了寒王的脸色难看,就是肃王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他们身后的兵将全都往后退了一步。

  凤离夜在青霄国的威慑很大,别人很是忌惮他,现在他出现,很多人心里下意识的先害怕了。

  寒王一看到凤离夜出现,先是害怕,然后又满脸笑的说道:“原来是太子殿下,本王不是为难皇上和皇后,而是本王身体不好,想进冰玉寒池泡泡,可是你看你皇姐一直霸占着冰玉寒池,是不是不象话。”

  凤离夜冷笑一声,挑眉凌厉的说道:“我看寒王的身子好得很哪,胆敢带人威逼皇上和皇后娘娘,你这精神可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

  寒王颤了颤,努力的想着如何顺利脱身。

  对于凤离夜和寒王的较量,苏绾并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碧玉寒池之中的人。

  冰玉寒池中,此时沸腾着一抹白色的雾一般的气息,仿若仙雾一般,池中有一张冰玉石床,石床上此刻睡着一个女子,一个黑发铺阵而开,宛若睡美人的女子,这人就是她娘吗?

  ------题外话------

  今天笑笑更新迟了,是因为昨天出去吃酒席了,晚上九点才回来,所以一早上起来码的,紧赶慢赶,赶出来了,姑娘们记得投票纸鼓励笑笑啊。<!--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35章太子威势 美人娘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