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反噬之劫 母女团圆 有票记得投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前面凤离夜已经沉着脸命令身后的莫将等人:“来人,给我把犯上作乱的寒王和肃王拿下,若有谁胆敢抵抗,全部当乱党处分,一并杀了。”

  莫将等人应声,几道身影从马上爆起,直奔寒王凤啸和肃王凤康而去。

  寒王和肃王二人没想到凤离夜一出面,便让人抓他们,脸色不由得难看了,难看过后,两个人急速的后退。

  想躲开莫将等人的捉拿,可是因为这两个王爷常年累月的过着好日子,荒废了自己的武功。

  所以一时间竟然躲不开,而他们的身后,一干兵将,谁也不敢动。

  这样一来,莫将轻而易举的拿住了寒王和肃王两个人。

  寒王不死心的朝着身后的兵将大叫:“来人啊,快护本王,你们快上,把他们拿下,拿下。”

  可惜谁也不敢动。

  凤离夜在这些人的心目中积威已深,他在这些兵将或者百姓的心中完全是神一样的存在。

  所以在他的面前,没人敢反抗。

  肃王眼看着自己落到凤离夜的手里,吓得脸都白了,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跟个见不得光的小老鼠似的,很快他便想到了主意。

  胖胖的脸上,一对小眼睛拼命的挤着,好不容易挤出一些眼泪出来。

  “太子啊,臣该死,不该被肃王拾撺了过来找事,臣愿意受罚。”

  肃王伤心的大哭着,一边哭一边忏悔自己的行动。

  他身侧的寒王凤啸,愣了愣之后,怒瞪着肃王:“凤康,你不要信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拾撺你了。”

  他们两个那叫一言即合,什么叫他拾撺他,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被他一言拾撺了。

  不过看肃王凤康哭诉,寒王得到了启发,也大哭起来:“太子殿下,王叔错了,王叔糊涂了,王叔不该被人拾撺啊,王叔自愿受罚。”

  “你说谁拾撺你?”

  凤康怒瞪着寒王,不是他找他的吗?怎么成了他拾撺他了,如若不是他来找他,他根本不敢过来找碴子。

  兄弟俩个怒目相向,然后肃王怒火起,冲过去和寒王撕打了起来。

  兄弟两个打成滚,一边打一边骂,很快两个人身上都见了伤。

  不远处的凤离夜冷冷的看着这两家伙,慢条斯理的下命令:“两位就不要演戏了,难不成你们以为今日靠这演戏,便能躲过去不成。”

  凤离夜说完,望向身侧的莫将,下命令:“立刻把寒王和肃王押进刑部的大牢里,待孤定夺。”

  “是,殿下。”

  莫将一挥手,数名手下扣押了寒王和肃王。

  两个人本来是想通过演戏,躲避过去,没想到太子竟然软硬不吃。

  两个人这下子是真的后怕了,太子不会惩罚他们吧。

  “殿下,我们做错了,不敢了。”

  “殿下,你饶过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惹事了。”

  眼泪鼻涕一大把,再加上满脸伤,整个人说不出的凄惨,可惜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同情他们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他们的命时,哭得伤心不已,如若不要他们的命,便又蹦哒个没完。

  凤离夜懒得理会他们,直接的一挥手命令:“把人抓起来。”

  莫将应声,把寒王和肃王两个人拉下去了,凤离夜则一直走到寒王和肃王带来的那些兵将面前,这些兵将看到凤离夜连寒王和肃王都抓进了刑部的大牢,不由得个个害怕起来,扑通扑通跪下来,哀求声一片。

  “太子殿下饶命啊。”

  “殿下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干这样的事情了。”

  “我们该死。”

  个个一脸的伤心,有人还当众扇起了自个的耳光。

  凤离夜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身后的临天皇已经出声了:“儿子,这些人虽然可恶,不过罪不至死。”

  凤离夜望向自己的父皇,微微的点头:“儿臣知道了,父皇放心吧。”

  凤离夜说完掉头望向那些兵将,沉声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从今天开始,尔等皆到边城去守城,三年后方可回京另行安排。”

  “谢谢殿下了。”

  “我们愿意去边城。”

  “属下等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糊涂事了。”

  下面感谢声一片,凤离夜挥手,虞歌立刻招呼那些人离开,然后把这事交待下去,自有朝堂上的武将安排这些事。

  冰玉寒池边,终于安静了下来。

  那一直盯着池中女子的苏绾,忽地提气纵身,直往冰玉寒池中飘去。

  池岸上,临天皇和皇后一看到苏绾的动作,不由得惊叫出声。

  “你是什么人?”

  凤离夜已经走过来,温声回道:“父皇和母后放心,这是阿姐的女儿绾儿,她不会害阿姐的,儿子此番进西楚国,就是为了找到绾儿,希望绾儿能唤醒阿姐沉睡的意识。”

  一听说那飞进冰玉寒池的女子就是自个女儿的女儿,临天皇和皇后激动了。

  一起盯着池中的苏绾看,无奈冰玉寒池常年有白雾缭绕,所以根本看不真切,不过隐约可见苏绾的容颜和自个的女儿有些相似,皇后不由得激动的伸手抓着临天皇的手。

  “果然是珑儿的女儿,长得可真像。”

  临天皇也用力的点头:“嗯,嗯,太好了,她能来太好了,珑儿她一定会醒过来的,一定会的。”

  这时候白沁走了过来,扑通一声往临天皇和皇后面前一跪:“奴婢见过皇上,皇后娘娘,奴婢该死,没有保护好公主,让她蒙此大难。”

  临天皇和皇后低头看,果见白沁是珑儿身边的丫鬟,看到她,两个人不由得一阵气恼,不过这丫鬟的处断权,在珑儿的手里,她若醒来,看她如何处理这件事。

  临天皇想着,望向白沁:“你确实有罪,身为公主丫鬟,公主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可是你呢,竟然完好无损,论罪该罚,不过你是公主的丫鬟,有罪也该公主惩罚。”

  白沁谢恩过后,站起来掉头望向冰玉寒池中的玉床,祈祷着自个的主子快点醒过来。

  白沁和公主凤玲珑的感情就像亲姐妹一般,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的。

  现在看到主子躺在玉床上,一点气息都没有。

  她就觉得有人在剜她的心一般,说不出的难过。

  她祈祷小郡主能顺利的唤醒自家的主子。

  冰玉寒池中的苏绾,顾不得理会那源源不断散发出来的寒气,她一双明亮清澈好似天上星辰的眼睛,紧盯着玉床之上的女子,面容祥和安静,好像睡着了一般。

  不过也许是因为躺在冰玉寒床的时间太长了,所以肤色透出一种透明的白,神容也稍微的瘦弱一些,即便她闭着眼睛,苏绾仍然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倾国倾城的味道来,眉细细弯弯的,就好像二月霜裁出来的细柳一般,睫毛很长,覆盖着沉睡的眼睛,傲挺的鼻子下面是发白的菱形唇瓣。

  她身上穿一袭天湖蓝绣着银蝶的长裙,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年轻,沉睡了十年,十年的时光从指尖溜走,一点也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

  她依然是如此的年轻,如此的貌美,看上去就好像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一般。

  苏绾看得有些发愣,暗自想着,如若美人娘亲好起来,别人会不会说她们两个是姐妹花呢。

  可正因为美人娘亲,长得太美好,能力又强,她的自尊心一定比别人来得强烈。

  究竟是什么原因她不愿意醒过来呢。

  苏绾并不了解自个娘亲为什么宁愿选择沉睡也不愿意醒过来。

  不过她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唤醒她。

  苏绾想着,伸手轻轻的扶起美人娘亲的手,温声说道:“娘,我来看你了,你听到了吗?我是绾儿,你的女儿绾儿,你还记得吗?”

  苏绾温柔的声音响起来,岸上的临天皇和皇后还有凤离夜等人皆心中一酸,眼里有些热热的,个个掉头望向别处。

  不敢看这母女二人。

  苏绾却没理会别人,她今日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唤醒娘亲。

  她相信如若这美人娘亲醒过来的话,一定会很爱她的,这样她就又多了一个疼爱她的亲人了。

  苏绾想着,又柔声说道:“我知道你一定是遭受了什么巨大的痛苦,所以才会选择沉睡而不愿意醒过来,可是十年过去了,娘亲,你放弃了外祖父,外祖母,还有舅舅,还有绾儿十年了,难道你打算一辈子放弃我们吗?”

  “如果说前十年是为了别的人,是不是后面的十年也轮到我们了,是不是该补偿我们。”

  苏绾的胸腔里,涌满了亲情,这也许就是血脉相连的原因,那怕她一天也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但是看到她,她一点也不觉得为难,说出口的话也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的。

  冰玉寒床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睡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不过苏绾也不着急,慢吞吞的说道:“娘亲,别人的孩子都有娘,可是绾儿没有娘,没有娘的孩子注定是要被别人欺负的,难道你愿看到自个的女儿被欺负吗?”

  “你这样骄傲的人,怎么会愿意自个的女儿叫别人欺负了去呢。”

  “娘亲,舅舅他好担心你,他去找我了,他说希望我能唤醒你,娘亲,你想我吗?想看看我吗?想再见我一面吗?想知道我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吗?”

  苏绾本就是软软的声音,此时温柔的轻语,真正是让岸上听着的人听哭了。

  皇后伏在临天皇的肩上失声痛哭,一迭连声的说道:“我可怜的孩子,这么多年一定吃了很多苦。”

  “别哭别哭,以后我们好好补偿她,再给她找一个疼她爱她的夫君,前十几年我们没有补偿她,以后一定好好的补偿她。”

  冰玉寒池内的苏绾并不知道临天皇和皇后的对话。她尤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维温柔无比的说着。

  “娘亲,我真的好想看看你,看看你美丽的眼睛,风华绝代的神容,她们都说我娘亲是天下最美最漂亮的女子,可是我都没有看到过,娘亲,你会让绾儿看到的,是不是?”

  苏绾说到这儿,身子忽地软软的往冰玉寒池边倒去。

  池岸上,凤离夜大惊,身形一纵便飞跃了过去,然后抱住了苏绾。

  凤离夜紧张的叫起来:“绾儿,绾儿。”

  苏绾虽然连日赶路,身子极端的虚软,但还没有真到昏迷过去的地步,她这样做只是为了演一出戏罢了。

  此时听到凤离夜紧张的叫她,赶紧的伸出手轻捏了捏凤离夜的手,提醒他,她没事。

  她一动,凤离夜知道她打的什么算盘了,是让他借机唤醒她娘亲。

  凤离夜立刻配合苏绾,失声惊叫起来:“绾儿,绾儿,你没事吧。”

  他吼完过后,望着冰玉寒床上的女子叫道:“阿姐,你快醒过来,快醒过来看看你的女儿,她昏迷过去了,她为了来看你,已经一个月没怎么休息了,你真的忍心抛下她不管吗?还有父皇,母后,还有我,你难道要为了一个男人,抛弃掉我们所有人吗?”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醒过来,那是因为你的骄傲,你的自尊,使你不愿意面对我们,可是你知道我们有多爱你吗?”

  “阿姐,你快醒过来吧,你不想看看自个的宝贝女儿吗?她已经长大了,和你长得特别的像,尤其是眼睛,好漂亮的一个小姑娘。”

  凤离夜伤痛的呼叫着凤玲珑,而苏绾则被凤离夜先前的话惊住了,什么叫为了一个男人抛弃掉我们所有人。

  难道说她娘亲其实有一个深爱的男人,那个男人抛弃掉了她,所以她才会宁愿沉睡不愿意醒过来。

  她就说她娘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怎么会喜欢她爹那个逗比呢。

  所以说她娘其实喜欢的是别人,那个人应该是个很厉害很出色的人。

  那么她是谁呢,是那个男人的女儿,还是她爹的女儿啊。

  苏绾一时无比的纠结,微微睁开眼睛,忽地发现凤玲珑的大拇指轻轻的动了一下。

  苏绾顾不得去纠结了,兴奋的尖叫起来:“舅舅,快看,快看娘亲的手,她动了。”

  凤离夜心惊,飞快的顺着苏绾的话望向凤玲珑的手指,果见凤玲珑的大拇指轻轻的动了起来。

  凤离夜一下子激动的大叫起来:“阿姐,阿姐你醒了。”

  凤离夜抱起苏绾,在冰玉寒床上跳起来,明明是尊贵无双的太子殿下,这一刻欢快的竟然像个孩子。

  岸上所有人都激动的抱在了一起,临天皇和皇后更是紧紧的搂在一起。

  而苏绾高兴了一会儿,直接的上前替凤玲珑检查,很快便诊出了丝丝的脉像,虽然很虚弱,但是依旧被她捕捉到了。

  看来娘亲真的有了求生的意志,这是好事。

  她立刻取出了袖中的银针,开始对着凤玲珑身上的穴位扎穴,待到银针入穴之后,苏绾飞快的开口:“舅舅,快抱娘亲上岸,快带她回去。”

  “冰玉寒床上的温度太低了,对她来说并不利。”

  “好。”

  凤离夜高兴的点头,然后小心的抱起冰玉寒床之上的凤玲珑,闪身跃上了岸。

  冰玉寒床上的苏绾提气施展轻功,准备跃上岸。

  可是她一连多日马不停蹄的赶路,体内本就气息虚弱,先前还在冰玉寒床上受冷气侵袭,一下子承受不住的昏了过去,身子如风筝般的倒栽进寒池之中。

  岸上多少道声音惊呼出声:“昭华郡主。”

  两道身影一左一右的疾射进冰玉寒池,想接住她。

  一个身材高大,长相却普通的男人抢先一步的接住了她,而那身穿白衣,华贵不凡的宁王萧烨,便接了个空。

  他心中不由得恼怒,狠狠的瞪了那接住苏绾的家伙一眼。

  那人身上的侍卫服让人一眼认出这人是凤太子的手下侍卫。

  萧烨虽然恼火,倒也不好发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抱着苏绾上岸。

  苏绾陷入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便是,这人的怀抱好温暖,竟然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萧煌。

  看来她是真的挺想她的,随便什么人,竟然能让她联想起他来。

  而抱着她的人,外人只以为是凤离夜的侍卫,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萧煌。

  先前看到她往冰玉寒池中坠去的时候,他的一颗心都揪紧了,差点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幸好最后住了口,不过他绝对不能容忍,璨璨落到宁王萧烨的怀中,所以他才会抢先一步出手。

  看到自己顺利的接住了苏绾,他松了一口气,可是看她昏迷过去。

  他又心痛得不得了,尤其是看到她的一张小脸满是疲倦虚弱,更让他不舍,恨不得就这样抱着她,不松开。

  不过萧煌一上岸,便有人冲过来把苏绾接了过去,这接过苏绾的人乃是白沁。

  白沁身侧跟着慕芊芊,两个人紧张的围在苏绾的身边:“绾儿,绾儿,你怎么样?”

  “郡主,你没事吧?”

  临天皇和皇后紧走几步走过来,两个人齐齐的伸手握着苏绾的手,看着她软萌娇俏的模样,临天皇和皇后真正是心疼极了。

  皇后直接的伸出手搂着她:“我的乖乖,你受苦了,都是外祖母的错,没有早早的派人去西楚接你,是外祖母的错,以后外祖母,一定会补偿你的。”

  皇后说完命令御医赶紧过来替郡主检查一下。

  御医很快过来了,上前一步替苏绾检查,最后起身沉稳的回道:“回陛下,皇后娘娘的话,郡主她是冷热交替,致血脉乱窜所致,才会突然的昏迷的,而且她身子有点虚了。”

  “那你还不赶紧的去开汤药。”

  皇后着急的说道,御医应声下去开药。

  前面凤离夜抱着凤玲珑上了马车,他吩咐临天皇和皇后,赶紧的把苏绾也抱上马车,所有人回宫。

  皇后立刻让人把苏绾给抱进了他们的马车,他们和苏绾共乘一辆座驾,一路离开了皇家禁地,进京回宫。

  苏绾这一昏迷,足足昏睡了大半天带一夜,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寝宫里围满了人。

  她眼没睁,便听到耳边响起愤怒的喝声。

  “你们这些庸医,不是说绾儿没有大碍吗?没有大碍,她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快过来替绾儿再检查一下,看看她究竟怎么回事?”

  苏绾努力的想了想,没想出来这声音是属于何人的。

  不过很快御医的话打断了她的猜想。

  “是,皇后娘娘,臣立刻替郡主检查。”

  皇后娘娘,不就是她的外祖母吗?而且听她话里的意思,还很紧张自己,这是说她很得宠吗?

  苏绾一高兴,睁开了眼睛望过来,正好看到胖胖的御医大人,一脸惨白的走过来,刚走到床前看到睁着一双水灵灵大眼望着他的昭华郡主。

  御医那个谢天谢地啊,就差给苏绾跪下来磕三响头了。

  御医顾不得磕头,激动的朝着寝宫一侧坐着的皇后娘娘叫道:“皇后娘娘,昭华郡主醒了,她醒过来了。”

  皇后一听,激动的奔了过来,果见苏绾睁着一双水眸望着她。

  看到这双水眸,皇后那个心啊,真正是柔到心肝里,这丫头真是女儿的女儿啊,这眼睛和女儿就好像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

  这双眼睛就好像是凤家的标志一样,皇上生了这样的一双眼睛,然后珑儿也生了这样一双眼睛,后来生了夜儿,也和珑儿一般,现在这小丫头也是这样的。

  皇后夏氏伸手抱住了苏绾:“我的乖绾儿,快让外祖母抱抱,这些年你吃苦了。”

  苏绾被她给抱了个结结实实,虽然有些不大习惯,不过心里倒是暖暖的,她看得出来,皇后娘娘喜欢她。

  她自然也是喜欢她的。

  她的外祖母虽然有四五十岁了,不过容貌并不算老,看上去依旧很年轻,一袭朱红的绣凤长裙,衬得她举手投足,华贵非凡,一举一动皆带着身为皇后的贵气。

  苏绾窝在她的怀里,轻声唤道:“外祖母。”

  她一唤,皇后立刻笑着应了:“哎,我的乖宝,这些年是外祖母和外祖父亏待你了,我们一直不知道还有一个你存在,所以这么些年才没有找到你,你不要怪外祖母和外祖父。”

  “不怪,我挺好的。”

  苏绾没说从前在安国候府的情况,但是皇后怎么可能不知道,没娘的孩子,那苦处可想而知。

  所以她心里很愧疚,放开苏绾的身子,笑着说道:“绾儿,和外祖母说,你想要什么,外祖母一定给你弄来。”

  这么些年都错过了这孩子,她现在就想好好的补偿补偿她。

  苏绾摇头:“谢外祖母,绾儿没有想要的,若非说有想要的,绾儿希望娘亲好起来。”

  “乖孩子。”

  夏皇后眼睛微湿,又抱过了苏绾,祖孙二人在寝宫内亲热了一番。

  恰在这时,殿外有脚步声响起来,白沁飞快的走进来,一进来激动的禀报道:“禀皇后娘娘,小郡主,公主醒过来了?她想见小郡主。”

  皇后和苏绾两个人一下子高兴起来。

  “珑儿醒了。”

  “娘亲醒了。”

  白沁走过来侍候苏绾起来,待到苏绾穿戴好后,皇后和她拉着手,一先一后的出了寝宫,刚出寝宫便看到慕芊芊走了过来。

  慕芊芊是因为听说苏绾醒了过来,所以赶过来看看她的。

  “绾儿,你醒了。”

  苏绾点头:“嗯,我没事了,我娘亲醒了,去看看她。”

  慕芊芊点头,跟着苏绾的身后一路直奔凤玲珑住的宫殿,很快一众人进了凤玲珑住的桐花宫。

  桐花宫寝宫门前,太监一声皇后娘娘到,昭华郡主到。

  寝宫里的人齐刷刷的望出来,寝宫一侧坐着临天皇,床边坐着凤离夜,而床上坐着凤玲珑。

  凤玲珑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一双乌光灼亮的瞳眸,闪烁着无双风华。

  虽然肤色略显苍白,整个人很虚弱,可是这些却丝毫无损她的姿容,她安静的端坐在床上,就像一幅动人的美女图。

  当她听到寝宫门前响起的脚步声,掉头望过来,眸中隐有泪光点点。

  直到苏绾走到床前,她才一声不吭的伸出一双细长,没有多少肉的手握住了苏绾的手,然后哽咽着开了口。

  “绾儿,对不起。”

  苏绾摇摇头,望着这样的娘亲,你实在无法狠下心来怪她,她愧疚的朝你一望,所有的憎恶都不复存在,她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娘亲,没事,只要你醒过来就好。”

  她说着走过去,紧紧的抱住她。

  这个女人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宁愿沉睡十年,如若不是舅舅一直坚持,只怕她早就死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所以苏绾不打算让她知道,她真正的女儿已经死了,如若她知道的话,一定会痛心疾首的。

  凤玲珑轻靠在苏绾的腰上,伸手紧紧的抱住苏绾。

  眼泪顺着白晰的脸颊往下滚落,她哽咽着开口;“绾儿,谢谢你,娘亲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丢下你的。”

  “嗯,还有外祖父外祖母,还有舅舅,我们大家都爱你,所以你不要再沉沦下去了,要开心的活着。”

  “好,我听绾儿的。”

  凤玲珑温顺的开口。

  寝宫里,众人笑了起来,临天皇和皇后还有凤离夜等人皆眼里微微的有湿意,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候,现在终于皆大欢喜了。

  不过凤离夜的眼光落到苏绾的身上时,心咯噔往下一沉,绾儿身上的九转凤鸾劫,还没有解呢,不知道大祭司能不能解?

  凤离夜想着,扫了寝宫里的人一眼后,轻声的说道:“阿姐多少年没有看到绾儿了,我们让她们母女聚聚吧。”

  凤离夜说完后,当先一步往外走去,临天皇和皇后虽然有话想和女儿说,但是看凤玲珑和苏绾粘在一起,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便走了出去。

  慕芊芊也跟着他们的身后往外走去,寝宫里很快没有人了,凤玲珑伸手拉了苏绾坐下,然后伸手摸着苏绾的头,母女二人说起了母女体已话。

  而另一侧的凤离夜,一离开桐花宫,便领着人去找了大祭司。

  大祭司乃是负责青霄国有关祭祖宗祭天的活动,另外还负责预测国运,是个能力很强大的人,就连凤离夜也很敬重大祭司。

  大祭司高高大大的,穿一身黑色的袍子,整个人有些阴沉,不过凤离夜知道,大祭司为人十分的忠心,忠于皇室,忠于青霄国,这也是他能一直稳坐在大祭司位置上的原因。

  凤离夜把找大祭司的事情一说,大祭司的眉紧蹙了起来:“用心头血和帝皇运改天换命,这劫不好解,虽说有解的法子,不过因着天道难违,若是强行改的话,只怕要遭到反噬。”

  “反噬,什么意思?”

  房间里,除了凤离夜和大祭司,还有一个身材高大,长相普通的侍卫。

  这人正是萧煌,此时萧煌听到大祭司的话,忍不住开口问。

  大祭司看了他一眼,一眼看出他是易容了,所以命格根本看不出来,不过能跟着凤离夜一起进来,说明这人的身份有些特别之处,所以大祭司也没有喝斥萧煌。

  只沉声说道:“反噬就是一个不慎,这两个人都会死。”

  “都会死,”这下不但是萧煌的脸色惨白没有血色了,就是凤离夜的脸色也难看得很,他抬首盯着大祭司问道:“解劫的可能有多大。”

  大祭司认真的想到:“一半都不会有的,这种劫具有强大的命定之力,他们的命格因为这种劫已紧紧的连在一起了,要想解开,不是容易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死。”大祭司说完不再吭声,凤离夜和萧煌两个人一句话都说不了,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大祭司住的房间。

  好半天还不过魂儿来,待到两个人冷静下来,已经出了大祭司的府邸,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内,凤离夜望向萧煌,缓缓的说道:“现在怎么办?这几乎是在与老天抗争,若想解劫,绾儿一半的生还机会都没有,孤一一一。”

  凤离夜停住了,好半天才深沉的说道:“孤不敢冒险。”

  萧煌只觉得周身无力,同时心紧紧的揪在一起,想到苏绾很可能被反噬,他只觉得心很疼,宁愿她现在好好的活着。

  “我也不敢冒险。”

  “那现在怎么办?”凤离夜第一次遇到自己束手无策的事情,身为青霄国的太子,他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难题,这不是有钱或者有权就可以解决的。

  “我们先回去吧,这事稍后再想办法。”

  萧煌声音沙哑的说道,此刻的他只要一想到今生他很可能没有办法娶苏绾,他便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就有一种痛不欲生,活着还不如当初去重新投胎的好。

  难道让他重生一次,就是为了让他经历一次感情之痛吗,连自己最爱最喜欢的人都保不住。

  可是现在他不敢拿璨璨的命去赌,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怎么能让她再去承担一次这样的风险呢,不,他绝不会让她再去承受的。

  凤离夜看到萧煌的脸色一片惨白,瞳眸一片死般的暗沉,凤离夜心中不忍心。

  “你别着急,我们再想办法,天无绝人之境,一定会再想到办法的。”

  凤离夜说完这句话后,连自己都说法不了,马车里两个男人一下子冷寂了下来,直到进宫,进了桐花宫。

  此地天色已晚,桐花宫的大殿内,热闹了起来,皇后娘娘亲自带人准备晚膳,自个女儿喜欢吃的东西,外孙女儿喜欢吃的东西,等等,摆了满满一桌晚宴。

  待到准备好了一切,皇后命人去请凤玲珑和苏绾。

  这时候,凤离夜领着萧煌从殿外走了进来,皇后娘娘一看到凤离夜的脸色,便走过来关心的问道:“离儿,你的脸怎么这么难看,发生什么事了?”

  凤离夜扯唇轻笑:“没事,母后,我就是最近一阵子连日赶路累的。”

  皇后娘娘不疑有他,笑着说道:“这一阵子你不要理会别的事情,只需多休息,朝中的事情暂时交给你父皇处理。”

  “好。”

  凤离夜轻声应了,寝宫的方向响起了脚步声,众人掉头望过去,便见到两三道身影从寝宫内走了出来。

  一袭白衣,随意披散着长发的凤玲珑,哪怕周身上下没有一点的饰物,却让人无法忽视她的风华,她白晰瘦弱的脸上,纤眉若细柳,一双和苏绾一模一样的眼睛,此时闪烁着动人的光泽,唇角是得体的潋滟的笑意,身为青霄国的护国公主,她的一举一动都自带着一股皇家的尊贵之仪,优雅高贵。

  她的左手紧拉着苏绾,苏绾的脸上是清甜娇媚的笑容,明显的心情不错,本来就长得迷人娇俏,再加上此刻发自内心的笑容,更是容光灿烂。

  凤玲珑右手拉着的女子是一身红衣的慕芊芊,慕芊芊的瞳眸中满是温柔的光泽,和面对凤离夜时完全不一样,看到凤玲珑,她就好像看到了自个的母亲一般,下意识的尊重这个女人。

  三个女人三种特色,就像美丽的风景线一般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大殿内皇后娘娘最先清醒过来,飞快的领着宫女过去迎接她们,皇后一直走到凤玲珑的面前,伸出怀抱望着凤玲珑:“我的女儿,欢迎你醒过来。”

  凤玲珑放开手,优雅的走过来,和皇后抱在一起:“对不起,母后,儿臣知道错了,以后儿臣再也不会做这种糊涂事了。”

  “知道就好,母后不会怪你的,只要你以后开开心心的就好。”

  后面,苏绾和慕芊芊两个人相视一笑,伸出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看到皇后和公主搂抱在一起,让人发自内心的感觉高兴。

  ------题外话------

  有票纸继续投啊,庆祝下苏绾和娘亲团圆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36章反噬之劫 母女团圆 有票记得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