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太子选妃 东海公主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桐花宫大殿内,因着凤玲珑醒过来,说不出的喜庆。

  临天皇和皇后娘娘看着自个的女儿没事了,而这一切的功劳都是苏绾,两个人的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母爱就是这么的伟大,就好像他们牵挂珑儿一般,珑儿的心里其实是牵挂着自个女儿的。

  正因为有了绾儿的深情呼唤,所以珑儿才会醒过来,他们才多了一个女儿。

  所以珑儿醒过来最dà的功臣便是绾儿,以后他们一定要好好的对绾儿。

  如此一来,今晚宫宴上最受欢迎的人物,却从凤玲珑变成了苏绾。

  不过凤玲珑看着众人喜欢疼爱自个的女儿,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烈,说不出的高兴,尤其是她没有想到女儿竟然不怪她。

  这让她很惭愧,深深的自我反省,对于容枫背叛自己的事情,终于释然了。

  没有容枫,只有女儿也不错。

  凤玲珑一整晚都面带微xiào的看着身遭的一切,重新醒过来,恍然如一梦。

  看到身边的亲人都在,她由衷的庆幸,她们都还在,没有让她后悔,以后她再也不会让父母还有女儿担心了。

  凤玲珑端了一杯果酒站起来,尊重的举高酒杯敬向自个的父母和弟弟还有苏绾。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女儿,不是一个称职的阿姐,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但是以后我不会再叫我的亲人为我难过了。”

  她说完先喝了一杯果酒。

  其她人全都陪着她喝了一杯,不过一杯酒过后,皇后娘娘便不让她碰酒杯了。

  “珑儿,你身子不大好,我们知道你的心意便成了,你一连睡了十年,现在快下去休息吧。”

  皇后娘娘一说,苏绾也开口了:“娘亲,你去休息吧,不要硬撑着了,你快点把身体养好,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的喝。”

  皇后和苏绾都开口了,凤玲珑也不硬撑着了,她睡了十年,刚醒过来,身子确实撑不住,所以没有拒绝,白沁扶着她自去寝宫休息。

  苏绾回头看着自个的娘亲,那通身的气派,确实不是盖的,优雅大气,那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散发出来,真正是让人无法忽视。

  苏绾想不透,这样美好的娘亲,怎么就有男人舍得伤害她呢。

  如若让她知道这个渣男,她定然不会放过她的。

  苏绾正想着,身侧的皇后娘娘已温柔的开口:“绾儿,跟外祖母说,你喜欢什么,回头外祖母让人送去你的寝宫。”

  皇后一脸期待的望着苏绾,满心满意就想着送些什么东西给这个小外孙女儿。

  可是苏绾并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只是看着皇后一脸她若不要,她会很伤心的样子,苏绾认真的想着,然hòu说道:“外祖母我想要个姐姐?”

  皇后娘娘愣了一下,没想到绾儿竟然想要个姐姐,这叫她到哪儿去给她找啊。

  苏绾已经伸手拉过一侧的慕芊芊,笑眯眯的和皇后说道:“这是我认的姐姐。”

  皇后娘娘一下子明白了,绾儿这是提醒她不冷落了这位慕姑娘。

  皇后立刻点头了:“好,本宫今儿个就认这么一个外孙女儿了。”

  她说完立刻朝着身后的女官命令:“碧珠,去把本宫先前收着的碧玉翠云给取了过来。”

  “是,皇后娘娘。”

  碧珠是皇后娘娘的贴身侍奉女官,领命转身自去取碧玉翠云,这是一对用上等翡翠制成的玉镯,一看就是上好东西,皇后娘娘把这两个玉镯给了苏绾和慕芊芊两个人,一人一个亲自替她们戴在手上。

  皇后娘娘望着慕芊芊温声说道:“以后你就是绾儿的姐姐了,希望你们两个相亲相爱,永不生嫌隙。”

  慕芊芊的眼神有些雾气,柔柔的开口:“谢皇后娘娘。”

  “傻孩子,你既然是绾儿的姐姐,以后就唤我外祖母吧。”

  “是,外祖母。”

  慕芊芊温柔的轻唤,好像眼面前的人就是她亲身的外祖母一般。

  皇后哈哈笑起来:“乖孩子,快坐下来,今晚本宫心情好,陪孩子们吃点酒。”

  皇后今晚的情绪很高,除了热情的招呼着苏绾和慕芊芊外,还十分热情的招呼起了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那热情的样子,让皇帝都有些吃味了,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不受待见了。

  要不然皇后为何一看到他就苦着脸,看到桌上的这些年轻人便如此开心呢。

  皇帝暗暗的生着闷气,当然,桌上的人谁也没有发现。

  只除了凤离夜,凤离夜看到自家父皇那吃闷的样子,暗暗的好笑,只假装不知道一般。

  一顿晚宴,吃得宾主尽欢,最后临天皇把皇后娘娘带走了,凤离夜把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带走了,大殿内只剩下苏绾和慕芊芊两个人。

  慕芊芊伸手拉着苏绾,深吸一口气,然hòu低低的说道:“绾儿,我想和你说一件事?希望你能原谅我。”

  苏绾掉头望着她:“芊芊,怎么了,你说?”

  慕芊芊惭愧的说道:“事实上之前我那么嚣张跋扈的骂你舅舅,是因为我心里有那么一些嫉妒,嫉妒你有那么好的一个舅舅,而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才会故意挑事的,我是想吸引他注yì,好让他分担我一点眼光,我希望我也有这么好一个舅舅。”

  她说完不敢看苏绾,生怕看到苏绾眼里的嫌弃,和不高

  绾眼里的嫌弃,和不高兴。

  事实上她很喜欢绾儿,不想失去这个好朋友。

  尤其是先前绾儿和皇后娘娘说,希望有她这么一个姐姐时,她真的是惭愧得想找个洞钻进qù。

  绾儿一心当她是姐姐,可是她呢,却因为她有个好舅舅而嫉妒,还故意找碴子生事,想引起凤离夜的注yì力。

  事实上她心底一直渴望有凤离夜这样一个疼她爱她的舅舅,可惜她的舅舅却是害她父亲的仇人。

  如若她的舅舅是凤离夜这样的,那么她父母此刻还好好的活着呢。

  慕芊芊一边想一边等着苏绾的责备,苏绾却伸手拉住了她,笑着说道:“芊芊,其实我都知道的,我知道你羡慕嫉妒我有一个好舅舅,我想就算我和你位置对调,只怕我也会羡慕你的,而且你能和我说出来,我很高兴。”

  慕芊芊抬头飞快的望着苏绾,看到她娇俏的小脸上满是淡粉的光泽,眉眼说不出的温和。

  慕芊芊一下子放下了心,感动的伸手紧握住苏绾的手。

  “绾儿,以后不会了,我再也不会嫉妒你了,因为我知道你是真的拿我当姐姐的,谢谢你。”

  这一刻慕芊芊是全然的接纳了苏绾,拿她当自己亲妹妹来看待了。

  苏绾笑了起来,两个女孩子因为晚上喝了不少的果酒,所以心情奔放起来,搂在一起,一路出桐花宫的大殿,回自己住的地方去了。

  那守在门外的萧煌,看着这一切,心里既恼火慕芊芊对苏绾动手动脚的,又欣慰绾儿的身边有人陪。

  接下来的日子,一直很愉快。

  护国公主凤玲珑的身子慢慢的复原了,太子凤离夜下旨让刑部尚书重惩了寒王和肃王,罚他们前往凤家皇陵守皇陵三年,没有旨意不准出皇家陵园一步。

  寒王和肃王差点没有哭死,一向金尊玉贵的王爷,沦落到守皇陵的人了,而且皇陵是什么地方,他们进qù三年,再出来就跟活死人差不了多少了。

  可是即便太子下了这样的旨意,他们也不敢再反抗,若是反抗,太子完全有理由治他们死罪。

  说不定他正等着他们反抗呢,所以两位王爷乖乖的领旨前去凤家的皇家陵园去守墓去了。

  而随着这件事情的落幕,另外一件事情也提上了日程。

  凤离夜身为青霄国的太子,今年二十有四,身边却一直没有纳妃,不要说太子妃,连一个女人也没有。

  而青霄国的皇室自来便有一条规定,不成亲的太子没办法登基,所以皇帝即便有心把青霄国交到凤离夜的手里,也因为他没有娶太子妃而没办法登位。

  临天皇早有意把皇位交到儿子的手上,自己陪着皇后四处走走。

  所以眼看着寒王和肃王的事情落幕之后,便把太子的婚事拿到了朝堂上议一议。

  这一议,便议出一个决策来,替太子选妃,就不相信这青霄国举国上下的女子,没有太子看中的对xiàng,相信他们一定会替太子选出一个满意的对xiàng来。

  最后临天皇下旨,凡青霄国朝臣之女,皆可进宫参选,若得太子喜爱,便可正式册立为太子妃。

  此旨一出,举国欢庆,整个青霄国都沸腾了起来。

  太子凤离夜的龙章凤翔之姿,早就传遍了整个青霄国,举国上下的女子没有不爱慕太子殿下的,此番太子选妃,个个怦然心动。

  大街小巷上一片热闹的景像。

  不但民间热闹,就是宫中也热闹无比。

  不但是皇后娘娘关心凤离夜的婚事,就是凤玲珑也关心太子的婚事,最后连苏绾和慕芊芊两个人也掺合了进qù。

  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四个女人凑到一起。

  礼部已经把朝中造册的闺秀女子花名册送进了宫,同时进宫的还有很多画像。

  桐花宫的大殿内,四个长相出色的女子正凑在一起议论着,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迭的画像,在挑选着,看何人适合当凤离夜的太子妃。

  可是选来选去的,最后并没有多少合适的对xiàng。

  皇后娘娘手里拿了一迭画像,一脸忧心的说道。

  “这个小姐脸太长了,一看就是个不讨喜的,夜儿肯定不会喜欢她的。”

  “这个太胖了,一笑露出一嘴的白牙,有点傻的感觉,不行不行,太子妃怎么能看着这么傻呢。”

  “这个有点吊梢眼的样子,看着就是个凶的,若是娶进太子府,会不会欺负我们家夜儿啊。”

  皇后娘娘评价完一个,扔掉一个,再评价完一个,再扔掉一个,最后手里的画像全都扔完了,也没有挑选出一个合适的对xiàng出来。

  皇后娘娘挑完了,凤玲珑开始挑选。

  “这个小姐看着有些刻薄,一看就是个冷清的,身为太子妃太冷清了,不好。”

  “这个倒是可以,一脸的喜气,可是太胖了,配我们家离儿,实在是不配,离儿长得那么出色,怎么也该配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啊。”

  “这个看着倒是国色天香的,可是有点故作姿态,装模做样的女人最可恶了。”

  凤玲珑也如皇后娘娘一般,挑一张扔一张,最后手里的画像全都扔掉了,也没有挑选出了一张好的。

  她掉头望向自个的宝贝女儿苏绾。

  “绾儿,你看看手里有没有配得上舅舅的小姐?”

  苏绾打开手里

  绾打开手里的画像,认真的看起来,然hòu也如皇后娘娘和自个娘亲一般,总能从手中的画像上挑出毛病来。

  “这个女人长得倒是蛮美的,大眼俏鼻子樱桃小嘴,分开看哪一样都美,可为什么合起来怪怪的呢。”

  苏绾晃了晃手中的画像,皇后娘娘和凤玲珑齐齐的凑过去,然hòu一人一句的点评。

  “眉间太宽了,看着不协助。”

  “眼虽然大,无神,鼻虽然挺,朝天鼻,嘴虽然小,可是太丰满了,像肉肠,总体而言,这是一个失败之作。”

  苏绾听得一头汗,外祖母这点评,太辛辣了。

  苏绾一边想一边把手中画像扔掉,又换了一张:“这小姐倒是挺秀美的,有一种娉婷风流之感。”

  苏绾刚说完,凤玲珑和皇后娘娘凑过来点评。

  “太瘦了,不好生养。”

  “一看就不大气,没有太子妃的那份雍拥气度,这种货色,适合当小妾,没事哄哄男人就行。”

  苏绾一头汗,赶紧的扔掉,同时在心里叹气。

  怪只怪舅舅太优秀了,所以这些女人才会配不上他,她们要到哪儿去给舅舅挑选一个绝世无双,又才貌双全的太子妃呢。

  众人正为凤离夜的事情忙碌着。

  大殿外面,皇后娘娘身边的贴身女官碧珠走了进来,急急的禀报道:“皇后娘娘,太子殿下离宫出走了?”

  “什么?”

  皇后脸色难看了,满脸的难以置信。

  “你们各处都找过了吗,确认他离宫出走了。”

  碧珠点头:“太子府的大总管来禀报的,他把太子府里里外外的找遍了,然hòu找到了太子留下来的一封信,信里说,他有事要去做,暂shí不选妃。”

  碧珠不敢看皇后娘娘的脸,别看皇后娘娘一脸慈爱好说话的样子,那是面对公主和昭华郡主的时候,如若面对朝臣和太子,那可就不客气了。

  皇后看完了信,把信递到凤玲珑的手上,凤玲珑又打开看了一遍,信上果然说他有事出青霄国一趟。

  皇后来火了,生qì的冷喝:“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们在给他挑选太子妃,他竟然胆敢给我开溜,这烂滩子谁去给他处理,还有身为太子,他都二十四了,难道还不娶太子妃吗?他不娶妃就没有办法登上帝位,难道这青霄国的皇帝之位,要让他父皇一直坐着吗。”

  皇后娘娘越想越伤心,小没良心的,不带这样干的。

  凤玲珑赶紧的摸出绣帕说道:“母后,离儿不是说他有事要办吗?我觉得他没有说谎,他一定办事去了,至于太子妃人选,等他回来再选也行。”

  “我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他就是不愿yì娶太子妃呢,哪家男人像他这么大岁数还不娶妻的,像话吗?朝臣们早就提议让他娶太子妃,然hòu登位,执掌朝政,他倒好,一直拖着不娶太子妃。”

  皇后感觉自己快要被气死了,气着气着,她担心了起来,望向一侧的凤玲珑说道。

  “珑儿,你弟弟他不会,不会是那啥吧?”

  不怪皇后这样想,实在是凤离夜这么多年一点表现没有,所以她担心啊。

  凤玲珑先是没懂皇后话里的那个是什么,直到苏绾小声的提醒自个的母亲:“外祖母的意思是说舅舅有龙阳之好。”

  凤玲珑立马笑了起来,不满的说道:“母后,你想多了,离儿不会喜欢男人的,他喜欢的一定是女人,他只是没有遇到那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人罢了,我和离儿从小看到父皇和母后坚贞的爱,所以骨子里都想找到这样的一份爱。”

  凤玲珑说到这个,想到了自己所遇非人的事情,心一痛,竟然说不出话来。

  苏绾立刻伸手握着她的手。

  凤玲珑醒神,忽地轻笑起来,心里不那么痛了,她能得这么一个女儿,此生足矣了。

  “离儿他一定会遇到一个真心喜爱的女子的,母后你不要担心了。”

  “可是就算他不愿yì选妃,也不应该逃跑啊,只要和我们说清楚就行了,你看我们替他忙碌,他竟然躲了,太过份了。”

  皇后娘娘依旧很生qì,明明先前说选妃的事情,他没有反对,现在竟然偷溜。

  这一次苏绾开了口:“舅舅不是说他去有事了吗,他既然说有事去做,一定是真的有事去做。”

  凤玲珑也是相信自个弟弟的,不过离儿有什么事要去做,却瞒着她们呢。

  “他倒底去做什么事了,还要偷偷摸摸的?”

  凤玲珑正低喃,身侧的白沁似乎想到什么似的轻声开口:“奴婢不知道太子殿下所做的事情,会不会和公主有关。”

  “和我有关?什么事?”

  凤玲珑立刻掉头望着白沁。

  白沁飞快的跪下:“先前太子殿下去了西楚国,找到了奴婢,问了奴婢公主之前曾遇到的事情,奴婢便把公主的事情告诉太子殿下了。”

  白沁话一落,凤玲珑的脸色微微的白了。

  很显然的,她也想到这个可能了,离儿他很可能真的去了东海,找容枫算帐去了。

  那他岂不是很危险,现在的容枫可不是从前的容枫了。

  凤玲珑有些着急起来,一侧的皇后娘娘望着凤玲珑,关心的问道:“珑儿,你怎么了?”

  “还有当年你身上究jìng发生了什么事?”

  事?”

  皇后娘娘一直想问,可是又怕触动凤玲珑,所以一直忍着没问,现在才敢小心的问一下。

  凤玲珑扫视了身侧的人一眼,最后淡然的轻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当年所遇非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后来发现了真相,自己承shòu不了这样的结果罢了。”

  当年她和容枫在西楚国相遇,两个人由最初的相杀到后来的相爱,后来容枫回东海国去有事,她则继续在西楚国打理拜月山庄,有一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心里很高兴,便带着丫鬟前往东海国去寻他。

  之前她就知道他是东海皇室的皇子,可是她没想到待到她赶到东海的时候,见到的却是容枫的登基大典。

  当然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就在这一日,他下旨赐封了另外一个女人为皇后,据说那个女人从前是他的救命恩人,后来还怀了她的孩子,他登基大典之日,便下旨赐封她为皇后。

  这件事为他引来了无数的光环,人人都说东海皇是个仁慈大度的明君。

  可是她呢,她的肚子里却怀了他的孩子。

  后来在一个下雨的日子里,她从山上滚了下去,孩子没有流掉,却失去了记忆。

  待到她再次清醒过来后,已经是五年后了,即便失忆了五年,她仍然痛恨自己,觉得那样骄傲的自己,竟然被人抛弃了,这让她无法接受,最后选zé安排好一切,回青霄国自杀,只是她没有死成,被弟弟放在冰玉寒池里,整整十年。

  十年后的今日再想起过去的种种,凤玲珑只觉得人生恍然若一梦,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大殿内,众人望着凤玲珑,发现她的身上再没有半点的忧怨,有的只是坦然和骄傲,从前那个骄傲的凤玲珑又回来了。

  皇后娘娘看到她这样,总算放下心来。

  不过想到有人竟然负了她这样出色的女儿。

  皇后娘娘还是很生qì,问道:“那个家伙是谁?”

  “东海皇容枫。”

  这一回凤玲珑倒是干cuì,一点也没有躲避,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皇后娘娘愣了一下,随之满脸的怒意,而坐在苏绾一侧的慕芊芊则小声的说道:“那绾儿是一一一一。”

  凤玲珑轻笑道:“是的,她按理该是东海国的公主。”

  她说完望向一侧的苏绾说道:“绾儿,你不会怪娘没有把你送回东海吧。”

  苏绾摇头;“没事,那个负了娘亲的渣男,我不稀罕。”

  苏绾的话逗笑了凤玲珑,她抬手摸摸女儿的脑袋,骄傲又自豪的说道:“是的,即便是东海公主的身份又怎么样,我们不稀罕。”

  母女二人同时笑起来,不过苏绾忽地想起一件事来。

  “娘亲,舅舅不会去找那东海皇算帐去了吧。”

  这一说,众人终于想到了凤离夜离开去做事的事情。

  个个脸上布上了然,只怕凤离夜真的前往东海去找那东海皇算帐去了。

  虽然他武功很厉害,但大家还是控制不住的担心起来。

  凤玲珑徐徐的起身说道:“我要前往东海一趟,我和容枫的事情,也该有个交待了,不,是他该给我一个交待了。”

  当年容枫,信挚旦旦的对着她说,此生只爱她一个人,再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

  可是几乎是一转眼的时间,他竟然赐封了另外一个女人为东海皇后。

  他欠她一个交待,还有,她要让他知道,这世上他亏欠的除了她,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的女儿。

  苏绾站起身沉稳的说道:“娘,我陪你前往东海一趟,以免舅舅吃亏。”

  “好。”

  慕芊芊也站了起来:“我也陪你们一起去。”

  凤玲珑沉稳的点头:“好,我们一起前往东海一趟。”

  大殿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两道身影从殿外面走了进来,一身白衣飘逸华美的宁王萧烨,和一身蓝衣清俊尊贵的端王君黎从殿外走了进来。

  此番萧烨来青霄国,本意是想多接触苏绾,在苏绾的面前刷出好感来。

  可是没想到因为凤离夜步步不离的看住他,所以他根本没什么机huì。

  现在凤离夜一走,最高兴的大概就是萧烨了。

  所以他赶了过来,正好听到凤玲珑说要前往东海国的事情,他自然责无旁贷的陪同。

  而另外一边的端王君黎,是因了苏绾的邀请前来青霄国治病的,这一阵子他一直在青霄国的烈焰火崖中治病,现在身上的寒毒已经彻底的解掉了。

  多年的病体解除,君黎最感谢的人便是苏绾了。

  所以他过来本来是想向苏绾道谢的,没想到正好听到凤玲珑说要往东海,他自然不会落后,也随着萧烨从殿外走了进来。

  两个人一进来,客气的向皇后娘娘和凤玲珑施礼。

  “见过皇后娘娘,护国公主。”

  皇后娘娘点头:“你们两个起来吧。”

  皇后娘娘看出来,这两个长相不俗的年轻人,都喜欢自家的绾儿,皇后娘娘看来看去,觉得两个年轻人都不错,就不知道绾儿喜欢哪一个。

  皇后娘娘正心里想着,萧烨和君黎二人已经开口说道:“我们愿陪公主前往东海国一趟。”

  凤玲珑自然也看出这两个年轻人对自个的女儿有情,不过女儿的事情,她不打算过多的插手。

  此时

  此时的凤玲珑,尤不知道苏绾身上有九转凤鸾劫,所以看宁王萧烨倒没有不好的情绪。

  只笑着说道;“那有劳两位王爷了。”

  “公主不必客气。”

  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屋外被凤离夜留下来的某个面容普通的侍卫,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一双瞳眸更是布满了冷冽的寒气,直射向殿内的两个人身上,恨不得在他们身上戳出洞来才好。

  萧烨和君黎二人身在大殿,也能感受出暗处的那抹杀气,不由自主的掉头望过去,不过待到他们掉头望过去后,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因为担心凤离夜在东海国会遭遇什么不测。

  所以选妃之事暂shí的搁下,凤玲珑带着几名手下以及苏绾慕芊芊,还有萧烨和君黎等人一路离开京城,前往东海国而去。

  临天皇和皇后娘娘目送着他们离开,心里说不出的空落,一直到前面的马车消失不见,他们两个人才相拥着进大殿。

  青霄国和东海国其实离得挺近的,两国之间相隔也就几百里的路程,只不过因为中间隔着一座大森林,所以使得两国相安无事。

  青霄国人没有出青霄国的打算了,而东海国的人根本不敢贸然的进这座大森林。

  所以两国之间一直相安无事。

  凤玲珑等人只用了不到十天的路程,赶到了东海国的京都梁城。

  梁城说不出的繁华热闹。

  因为临近东海,海产品很多,贝壳类的东西更多,很多姑娘用贝壳制成各式的饰品戴在头上,手腕上,或者制成各种项链挂在面前,再穿上奇珍异服,一眼望去,倒是满眼的异族风情。

  苏绾和慕芊芊等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大街小巷上的人们,不是指指点点的。

  她们正看得热闹,忽地听到街上马蹄声迅速的响起来,很快一队精兵急速的疾奔过来,大街上很多人慌忙的让道,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小声的议论声。

  “这是又出什么事了?”

  “不会又有刺客进宫刺杀皇上吧,先前听说有人进宫刺杀皇上,可是没伤到皇上,却刺伤了皇上宠爱的敏贵妃娘娘,皇上一怒下旨搜查整个京城,可惜却没有找到刺客的身影。”

  “看来是真的又出事了,最近梁城怎么这么多事啊?你们听说了吗?太子殿下去西楚国的时候,被人打断了腿,现在完全成了一个废太子,现在皇上又被刺杀,真是让人不安哪。”

  这些议论声传进了马车,苏绾和慕芊芊二人对视,同时两个人眸色有些暗沉。

  不出意外,那进宫刺杀东海皇的人,就是凤离夜派去的人。

  他们本来想低调的进京查一下他的下落,现在恐怕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啊。

  苏绾的念头刚落,便听到那一队飞纵而去的兵将,忽地呼啦啦的打转马头,疾奔了过来,眨眼间包围住凤玲珑还有苏绾等人的马车。

  “什么人,立刻下马车接受检查?”

  凤玲珑正欲掀帘说话,不想另外一辆马车上端坐着的萧烨,已抢先一步掀帘望了出来。

  本来按照凤玲珑的意思,他们先找一家客住下来,打探到凤离夜的下落,然hòu再做打算,但现在一进城,便被这些兵将发现了,他们要想再低调行事,恐怕不能够,所以萧烨才会掀帘出声。

  这一阵子宁王萧烨,一直努力的在凤玲珑和苏绾面前表现,力图给凤玲珑一个好印像。

  还别说,他这样努力确实见到了效果,最起码凤玲珑看他觉得这年轻人不错。

  当然前提是她还不知道这个人是前世负了苏绾的人。

  萧烨眼看着凤玲珑这个做岳母的喜欢自个儿,自然更努力表现了。

  萧烨掀帘望向马车之外的一队黑甲兵将,抱拳沉声开口说道:“各位官爷,在下乃是西楚国的宁王,特来东海拜访东海皇,有劳这位官爷带路。”

  那为首的兵将本来以为逮到一条大鱼,没想到现在却遇到了西楚国来的王爷,一时不知道真假,面面相觑。

  最后为首的人沉声说道:“你说你是西楚国的宁王殿下就是西楚国的宁王殿下吗?这事需要查证。”

  东海国的兵将明显的对于萧烨不太买帐,因为他们可没有忘记一件事,之前太子殿下前往西楚国谈两国和平的事情,结果不但和平结盟没有谈下来,还害得自家的太子断了一条腿,现在形同废太子。

  虽然太子废了腿,还会有新太子上位,可关jiàn是他们这是生生的被人打了脸子了。

  身为东海国的兵将,他们能好受得了吗?

  所以此刻面对萧烨的时候,脸色并没有多好看。

  宁王萧烨没想到这些兵将如此蛮横,直接冷沉下一张脸,沉声说道:“那就有劳这位官爷去查证了,我们在这里等着便是。”

  为首的兵将想起前不久,兵部侍郎大人等随了太子前往西楚国去过,想必朱侍郎定然认识这些人,所以这人立刻派人前往兵部侍郎府去找朱侍郎,而他自己则领着一大部分的兵将,团团的包围住萧烨和凤玲珑等人。

  之前皇上宫中发生了刺客刺杀事件,皇上特别的下旨,若在梁城发现陌生人,一个也不放过,定要查明身份,若是查不明身份,直接的抓进刑部的大牢里。

  所以现在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除非能证明他们的身份,否则他是绝不

  则他是绝不会放他们离开的。

  萧烨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不过也没有发怒,必竟这里是东海国,他们也不好真的和东海国的人犯了冲突。

  好在那朱侍郎来得极快,一看到宁王萧烨,朱侍郎抱拳道起歉来。

  “失礼,失礼了,下官替赵将军向宁王爷赔礼了,希望宁王爷大人不记小人过。”

  原来先前拦住萧烨等人去路的乃是东海国的一位将军。

  这位赵将军虽然知道自己拦的真的是西楚国的王爷,可是却并没有丝毫的不安,相反的十分的火大,先前太子可是在西楚国出事的,现在这位爷竟然胆敢来东海国,还来做什么。

  若依他的心意,立马便把他们撵出东海国,从此后战场上见真章。

  不过赵将军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嘴上过份逞能。

  “本将又不知道他是西楚的王爷,他脸上也没有刻字。”

  萧烨眸色有些暗,不过并没有过多计较,抱拳望向朱侍郎说道:“上次你们匆匆的离开,我父皇不放心,特派本王前来东海国向东海皇赔礼。”

  朱侍郎一听眸色暗了暗,手指也悄然的握了握,不过脸上不显,客套的说道:“宁王殿下请,下官带王爷前往宫中拜见我皇陛下。”

  “有劳朱侍郎了。”

  一众人一路前往皇宫。

  宫里,东海皇以及皇后娘娘等人都接到了消息,连太子容逸云和容溪都接到了消息。

  东海皇和皇后娘娘还好,不过容逸云和容溪的脸色便要难看得多。

  上次他们在西楚国丢了那么大的脸子,这一回他们竟然还敢来。

  分明是找死。

  容逸云和容溪全都出动了。

  萧烨和凤玲珑等人则一路坐马车进了东海宫的皇宫,马车驶到内宫门下来,然hòu有内侍领着他们进了皇帝住的华德宫。

  殿门前早有太监候着,看到远处一众俊男美女的走过来,那些太监都看呆了眼睛,待到醒过神来,赶紧的迎过去把人往大殿内迎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萧烨,萧烨的身侧跟着的正是凤玲珑。

  其他人则跟在他们的身后,一路进大殿。

  凤玲珑唇角擒着一抹淡淡的笑,本就雍拥贵气的人,越发的华贵非凡,一步一步的从殿外踏进来,就好像脚踩金毯的女王一般傲然不可侵犯,远远的她看到那端坐在高阶玉座之上的人,眸光深了几分,容枫,别来无恙啊。

  ------题外话------

  月中了,有票记得投啊,月底发奖啦……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37章 太子选妃 东海公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