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公主抢男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殿上首东海皇容枫,微眯瞳眸望着宁王萧烨身边的女子,那样的神圣不可侵犯,高贵仿似女王。小说..

  她的眼神中有着一抹责怪,忧怨无比的盯着他。

  容枫不由得奇怪,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望着他,难道说她认识他。

  东海皇正想得入神,宁王萧烨已经和东海皇容枫打招呼:“萧烨见过东海的皇帝陛下。”

  东海皇容枫掉头望向了萧烨,瞳眸中隐有气恼,自己上次好心好意的让太子带人前往西楚去谈和平,没想到和平没有谈下来,竟然害得儿子断了一条腿,女儿也差点被毁了容。

  现在这家伙又来东海国做什么?

  东海皇望着萧烨,沉声开口:“宁王殿下起来吧,朕本来还以为我们东海和西楚要兵戎相见呢,没想到贵国的皇帝陛下竟派了宁王殿下过来,宁王殿下此番来东海国是打算给我们一个交待吗?”

  东海皇容枫先发制人的开口,萧烨长眉轻挑,从容不迫的说道:“本王前来东海国并不是为了给东海皇交待的,而是说明事情经过的。”

  萧烨一点也不胆怯,东海皇企图用威势压迫他,还提出什么两国兵戎相见,如果他以为这样他就怕了,那他们就是大错特错了。

  东海皇一听脸色难看了,阴沉沉的盯着宁王萧烨。

  不过倒也没有发火,反倒是端坐在东海皇旁边的女子,东海皇后慕容嫱发了火。

  “宁王殿下的意思是我儿子的腿白断了,和你们西楚国一点干系都没有?”

  “我儿子此番前往西楚国,本意是谈和的,可是最后呢,竟然断了一条腿回宫,难道贵国以为我们会就这样善罢干休不成?”

  慕容嫱咄咄逼人的盯着萧烨,满脸都是不会善罢干休的样子。

  东海皇后慕容嫱出自于东海四大家族的慕容府,不但才貌双全,而且能力手段都很强势,所以这么多年稳坐后宫之首的位置,从来没有动摇过。

  慕容嫱生得肤白貌美,即便上了年纪,依旧一点也不显老,身上着一袭凤锦裙,衬得她华贵不可方物。

  只是此时她满脸的怒意,生生的破坏了她身上的那份美感,显得有些盛气凌人。

  大殿内,个个望着东海的这位皇后,一时间没有说话。

  凤玲珑此时则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只觉得不可思议,她都站到了容枫的面前,容枫竟然认不出她来。

  他这是忘了她吗?还真忘得彻底啊。

  凤玲珑冷笑两声,想起当年容枫对自己的甜言蜜语,今日竟然形同陌人,真是造化弄人。

  不过凤玲珑的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为什么容枫认不出她来了呢。

  她虽然爱错了人,但是当年容枫对她可是真心实意的,这一点她还是分得出来的。

  凤玲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便把眼光落到了大殿一侧的皇后慕容嫱的身上。

  这女人一看就是个厉害精明的,能稳坐东海皇后位置的女人果然不简单。

  凤玲珑正想着,大殿上首的慕容皇后又发难了,瞪着萧烨火大的说道:“这一次你西楚国,定然要给我们一个交待,如若不然,本宫不介意兵临城下。”

  这话的意思再简单不过,如若西楚这次不拿出一个姿态来,东海国就要打仗。

  宁王萧烨挑眉,并无半点的恐慌不安,他淡定自若的说道:“如若皇后娘娘执意而为,那么我们西楚国奉陪,只是本王在此要告诉皇后娘娘一声,我们两国交战,青霄国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必竟上次的事情,是因为贵国的太子和公主算计到了青霄国的郡主,才惹出来的事情。”

  皇后慕容嫱直接的冷笑一声:“你唬谁呢,本宫是被人唬大的吗?那青霄国岂是你说来她们就来的,你以为他们会理你。”

  这一回萧烨没有说话。

  凤玲珑冷傲的声音徐徐的大殿内响起:“本宫可以证明,如若东海国和西楚国开战,我们青霄国不会坐视不理的,必竟这事是因我们青霄国而起的。”

  对于前不久曾发生的事情,凤玲珑已经听说过了,所以此刻她才会徐徐的出声。

  凤玲珑一开口,大殿一侧的皇后慕容嫱盯住她,事实上这女人身上的气场十分的强大,让人无法忽视,只是先前她还没有搞清楚她的身份,所以没理会她,现在听到凤玲珑开口。

  皇后慕容嫱忍不住开口:“你是何人?”

  “本宫乃青霄国的公主凤玲珑。”

  凤玲珑气势强大,丝毫不输于上首的皇后慕容嫱,两个女人便这么在大殿之上劈咧哗啦的一通厮杀。

  慕容嫱看着大殿之上的凤玲珑,想到自己的儿子腿被废了的事情,脸色说不出的黑沉难看,手指也悄然的紧握起来。

  “原来是青霄国的护国公主,公主这次前来我东海国,难不成是来赔礼道歉的,可是我的儿子一条腿已经废了,你以为你们一个小小的赔礼道歉便能了事吗?”

  慕容嫱火大的开口。

  大殿下首的凤玲珑幽幽一笑,眉眼说不出的张扬华贵,她傲然的声音响在大殿之上。

  “皇后娘娘想多了,本宫不认为弟弟做错了什么,既然我们没有做错什么,那又何来的道歉之说。”

  凤玲珑话落,皇后慕容嫱脸色难看了,阴沉无比的盯着凤玲珑:“你太狂妄嚣张了,你弟弟断了本宫儿子的一条腿,现在你竟然说他没做错。”

  凤玲珑凉薄的一笑,那笑意在面容之上晕开点点华光,使得她如珠似玉般的璀璨。

  看得上首的皇后心里忍不住嫉妒。

  慕容皇后一向认为自己是东海长得最美丽的女人,此番看到出色的凤玲珑,不由得心中又嫉又妒,何况先前凤玲珑盯着容枫看的神情,让她心里生出厌恶感来,所以现在她光是看着凤玲珑,便火大不已,更别说会对她有好脸色了。

  可惜凤玲珑并不惧她。淡然而随意的回话,明明是淡若轻风的神容,偏能让人看出她身上的强大傲气来。

  “那也是东海太子自作自受,身为东海的太子,未来的一国储君,竟然阴险鄙卑的算计别人,最后技不如人而害得自己失了一条腿,这事怪得了别人吗?”

  “难不成皇后娘娘以为别人就该让你儿子算计吗?明明是自己技不如人,偏还把责任怪到别人头上,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本宫不得不怀疑你们东海此举是故意的,故意挑起事端的,要不然为何公主容溪前往西楚国和亲,谁也不挑,竟然挑中了我女儿的未婚夫,难道不是故意挑事吗?”

  先前众人进宫的时候,慕芊芊把之前在西楚国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凤玲珑。

  凤玲珑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女儿竟然有了喜欢的男人,还是西楚靖王府的世子。

  既如此,她自然火大,她女儿的男人,这东海国的公主也想抢,分明是找死。

  凤玲珑瞳眸深沉,遍布着阴霾,深沉的望着大殿上的皇后娘娘,最后望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东海皇容枫。

  凤玲珑越往下看,越觉得眼面前的容枫,有些不真实,就好像这个人根本不是她从前认识的容枫一般。

  除了模样有些像,别的真的越看越不像,如若眼面前的人是从前容枫,为什么认不出她。

  好,就算他失忆了什么的认不出她来了,可是为什么她看着他觉得很陌生呢,还有他看着她的眼神也很漠然。

  哪怕他真的失忆了,看到她,心中也应该有显示吧,必竟过去他们两个人很相爱啊。

  凤玲珑心中说不出的纠结,紧盯着大殿上首容枫,仔细的打量着他。

  初进大殿时的激动退去了之后,她发现这个男人给她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就好像一个陌生人,虽然他长得和容枫一模一样,但事实上除了长得像,别的根本不像。

  皇后看凤玲珑一直盯着自个的男人看,不由得脸色难看了,阴沉的开口。

  “公主的意思不会是我儿子的一条腿就这么白废了吧。”

  凤玲珑掉头望向慕容皇后,无比认真的点头:“是的,你儿子的腿都废了,就是想接也接不回去了。”

  慕容皇后差点被气得吐血,这个女人太可恨了,竟然一脸的理所当然,还从来没有看过废了人家的腿,还如此理直气壮的点头的。

  慕容嫱其实是个沉稳的人,还从来没有被谁激怒到这种程度。

  可是这凤玲珑,偏有那种把人气死的本钱。

  慕容嫱气得怒火大发的指着下面的凤玲珑:“凤公主,你太狂妄了,这里是我东海国皇宫,不是你们青霄国的皇宫,今日本宫就叫你来得去不得。”

  她一言落,便朝殿外唤人:“来人。”

  大殿外面数名侍卫涌了进来,眨眼的功夫阻住了众人的去路。

  慕容嫱望着下面的凤玲珑等人下命令:“把这些居心叵测的贼子给本宫拿下。”

  殿门前的侍卫闪身冲了过来,团团包围住了萧烨和凤玲珑等人。

  凤玲珑优雅的一笑,抬袖,一抹香气弥漫在整个大殿内。

  慕容嫱一闻到这香气,脸色陡的难看了,指着凤玲珑冷喝:“你,你做什么了?”

  凤玲珑掉头望向慕容嫱优雅的说道:“皇后娘娘放心,不是什么毒药,只是让人浑身无力罢了,还有我们自然敢只身前来东海的皇宫,皇后娘娘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虽然我凤玲珑不喜欢杀人,但若是迫不待已,我也会破例的。”

  这是*裸的威胁,慕容嫱气得周身颤抖不已,这女人太过份了,竟然如此狂妄,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竟然胆敢在东海国的皇宫里耀武扬威的。

  可皇后虽然生气,却再也不敢轻易下令让人抓凤玲珑。

  最后黑沉着一张脸挥手,让大殿内的侍卫全都退下去。

  这是唯一一次,皇后吃瘪。

  大殿内,苏绾和慕芊芊二人相视之后,都替凤玲珑点了一个赞,尤其是苏绾娇俏的小脸上满是佩服,自个的这个娘果然很牛逼。

  这什么东海国的皇后,看上去很厉害,可是却根本不是她娘的对手。

  不过,自己这个贱人爹为什么认不出自己的娘亲呢,难道说他失忆了,还是什么的。

  苏绾一时想不清楚,却听到大殿上首,东海皇终于开口了。

  “好了,既然事已至此,我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谈谈吧,朕身为东海国的皇上,并不希望两国起战火,必竟两国起战火,受牵连的就是百姓,朕不希望和西楚国交恶。”

  东海皇话落,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立刻齐声开口。

  “东海皇果然不愧是爱民的明君,事事为天下黎民百姓着想,难怪世人皆称你为明君。”

  一顶又高又大的帽子便戴在了东海皇的头上。

  当然东海皇并没有因为这顶高帽子,便晕头转向,他望着下首的萧烨,沉声说道:“难道朕的太子就白废了一条腿?那宁王殿下此番来东海所为何事?”

  宁王萧烨挑眉,眸底隐有冷笑,若不是找那青霄国的太子,你以为本王会来这里吗?

  不过萧烨脸上不显,只飘逸温和的说道:“本王奉父皇之命,特来东海国向东海皇陛下道歉的,虽然此事不关我们西楚国的事,但却是在我们西楚国境内发生的,所以我父皇深感不安,便让本王前来东海国向东海皇致歉,希望我们两家依旧能结和平之谊。”

  萧烨说完,慕容皇后直接的叫了起来:“本宫不同意,你们都害得本宫的儿子废了腿,现在还想谈什么和平,不可能。”

  慕容皇后说完后,萧烨并没有多说什么,沉稳的开口。

  “皇后娘娘自然不同意,那么本王自会把皇后娘娘的意思带给我父皇。”

  萧烨的话刚落,大殿内没人说话,殿外倒是有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来。

  “若想两国和平,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掉头望过去,便看到殿外走进来几道身影,为首的女子着一袭朱红的绣枝缠白荷长裙,身材说不出的袅娜风流,举手投足华贵不已,这人正是东海公主容溪。

  容溪从殿外走进来,一路走到宁王萧烨的面前,沉声说道。

  “若想两国和平,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本宫还是从前那个条件,本宫必须嫁给靖王世子萧煌,只要能嫁给她,本宫自会说服父皇和母后同意两国和平。”

  容溪说完,一双美目傲然的望向了凤玲珑身侧的苏绾,眸中闪过誓在必得。

  她容溪看中的东西,一定会得到手的,上次自己差点被凤离夜毁了脸,还是萧煌派人救下了她,虽然这其中很可能和那玉佩有什么关系,可是她就不相信自己比不过这个苏绾。

  哼。

  容溪傲然的掉转头望向萧烨,一字一顿的说道:“怎么样?宁王殿下。”

  宁王萧烨淡然的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公主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你应该了解靖王世子萧煌,他是不可能娶你的。”

  其实萧烨巴不得萧煌娶这什么东海公主呢,可是那人眼下身上还顶着苏绾未婚夫的名头,所以他是不可能会娶容溪的。

  萧烨正想得入神,大殿一侧的慕芊芊脸上露出不耐,这个女人脑子有毛病吧,明明知道萧表哥不喜欢她,还要嫁给他。

  “容溪公主,你是不是真的嫁不出去了?所以才会非要嫁给我萧表哥。”

  慕芊芊一开口,容溪脸色难看的瞪着她。

  “临阳郡主,这是本宫的事情,和你没什么关系吧,两国联姻,乃国之大事,任何人都应该舍小节而就大义,否则就是天下苍生的罪人。”

  容溪说得义正严词,苏绾愣是被她说笑了,她真没看过天下有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这天下还有比公主不要脸的人吗?”

  苏绾不紧不慢的接口,明明是强抢人家夫婿,偏到她嘴里成了舍小节就大义了,难道她就是那个大义。

  苏绾抱拳笑眯眯的说道:“公主,你忘了一件事,眼下我的身份也不比你低,所以我没必要舍小节就大义,你不就是威胁两国兵戎相见吗?那就相见吧,我倒要看看东海国有多大的能耐兵戎相见。”

  苏绾傲气凌然的冷笑,然后又接着往下说。

  “别以为你东海国打的小九九,别人不知道,你东海之所以前往西楚国去商谈两国和平,不就是因为眼下西楚和北晋国和平了,这对于你们东海国来说不利吗?那我再来和你们分析一下,眼下你们东海有多么的不利。”

  苏绾说完扫视一眼大殿,个个望着她。

  她幽幽冷笑着说道:“东海国南有青霄国,西有西楚国,北有北晋国,若是你们东海国胆敢和西楚国动兵,南面的青霄国,北面的北晋国都不会袖手旁观的,挥师直下,眨眼可灭你东海国,请问容溪公主,你有什么可狂傲的资本,还两国联姻,你以为西楚国求着你们联姻吗?真是自不量力。”

  苏绾冷喝一声,手一甩,直接的沉声开口:“我们走。”

  身后的容溪被苏绾的话气得吐血,素手指着苏绾,你,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

  而大殿一侧的兵部侍郎朱侍郎赶紧的开口:“皇上,此事不宜闹大啊,还是不要闹得太僵了的好。”

  大殿上首的东海皇也反应了过来,虽然苏绾等人狂妄的姿态让他们不爽,可苏绾说的话却是个正理,如若他们和西楚起战火,只怕最后倒霉的反而是他们东海国,所以这事还真不能闹得太僵了。

  皇帝虽然心里不甘愿,不过面上已是温和下来。

  “宁王殿下等一下。”

  宁王萧烨等人停下了身子,一起回望过来,便看到大殿上首的东海皇,眉眼不似从前的冷冽,反而透着一股子温和。

  “过去的事情不说也罢,难得的宁王殿下来了我东海,我们自当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各位才是,今晚朕在宫中设宴,款待各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萧烨望了一眼凤玲珑,凤玲珑点了一下头。

  因为她们来东海是为了找到凤离夜等人的,现在还没有凤离夜的下落,他们自然不会轻易的走。

  几个人又温和下来,掉首望向上首的东海皇容枫。

  “如此有劳东海皇了。”

  东海皇朝着殿外唤人:“来人,立刻宣赵王进宫,让赵王负责招待各国的贵客。”

  “是,皇上。”

  太监飞奔而去的去传赵王进宫,赵王乃是敏贵妃之子,敏贵妃深得帝宠,连带的她的儿子赵王也深受皇帝喜爱。

  大殿内容溪和慕容皇后听了皇帝的话,脸色一下子暗了,尤其是容溪,望着娇俏迷人的苏绾时,眼里浓浓的恨意,手指紧紧的握起来。

  苏贱人,你太狂妄了,在我东海地界,竟然还如此狂妄,分明是找死,本宫绝不会轻饶了你的。

  容溪大手紧握在一起,眼神说不出的森冷。

  苏绾自然也看到了容溪的神色,不过却不以为意,想算计我吗,来吧,我等你。

  两个女人仿若仇人一般,越看越火大。

  苏绾只要一想到这人竟然觊觎她的男人,她就想好好的收拾东西,让她没事惦记不该惦记的东西。

  而容溪一心想从苏绾的手里把人夺过来,光是想到,她便觉得整个人血脉贲张,兴奋不已了。

  大殿内,除了苏绾和容溪眸光不停的厮杀,皇后和凤玲珑二人的眼光也劈咧哗啦的厮杀个不停。

  凤玲珑还时不时的抽空瞄一眼上首的容枫,那眼神,令得大殿上首的容枫心惊胆颤的,为什么这个青霄国的公主,令他觉得不安害怕呢,这又是怎么回事?

  殿内气氛说不出的古怪,直到赵王殿下进宫,大殿内的气氛才有所缓和。

  皇帝下旨让赵王负责招待各位客人,赵王领旨,请了萧烨君黎和凤玲珑等人出宫,一路前往城郊的驿宫而去。

  宫中,待到凤玲珑等人离开后,容溪立刻生气的大发脾气。

  “父皇,母后,他们太狂妄了,我们难道要忍着吗?不行,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她们害得哥哥没了一条腿,不能就这么算了。”

  皇帝和皇后眸色阴骜的望着容溪,你不能忍,先前还想嫁给人家呢,现在看到没法嫁,又说不能忍。

  皇后虽然先前生气愤怒,不过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掉头望向一侧的皇帝。

  “皇上,我怎么看着那青霄国的公主看你时有些不一样呢,你和她不会有什么本宫不知道的事情吧?”

  皇后说完这句话时,眼里一抹凌厉,本来柔美的面容,硬生生的多了一抹狰狞之色。

  而东海皇面对这样的神情时,立刻满脸笑的摇头,并保证:“皇后,你想太多了,朕见都没有见过她,怎么可能有关系,你想多了,想多了。”

  皇后冷哼一声:“但愿是本宫想多了。”她说完站起身望向容溪,沉声叮咛道:“溪儿,你不要胡来,那些人不是好对付的。”

  皇后说到这个,满腔的恨意,可是却也无可奈何,因为对方确实厉害,若是闹起来,吃亏的很可能是他们,所以即便恼火,皇后还是不敢小看凤玲珑等人。

  不过容溪却不甘心,只是她也没有反抗皇后。

  “母后放心吧,儿臣明白的。”

  皇后和容溪相揩走了出去,身后的大殿内,东海皇看到皇后和容溪走了出去,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然后想到什么似的起身一路直奔敏贵妃的宫殿而去,去看望敏贵妃去了。

  东宫太子府内,此时一片混乱,太子容逸云听到下人的禀报后,把大殿内的东西全都砸掉了。

  本来他以来自个的父皇一定会替他报仇的,没想到自个的父皇不但没有替他报仇,还设什么宫宴招待那些人。

  最可恶的是,父皇竟然让二弟赵王出面招待这些人,这是*裸的打他的脸子,这是直接告诉所有人,皇上中意的下一个太子人选是赵王,他这个太子要当到头了。

  没错,一个没腿的太子是不可能稳坐太子之位的。

  可是他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被凤离夜给废了的,父皇和母后为什么不给他报仇啊。

  容逸云的脸都扭曲了,说不出的狰狞,手指紧握到一起,凶狠的说道。

  “他们不给本宫报仇,难道本宫自己不会报仇吗,今晚宫宴之上,本宫定要他们血溅宫门。”

  ------题外话------

  今天更新有点少,因为笑笑生病了,感冒,周身没有一点的力气,好痛苦啊,啊啊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38章公主抢男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