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祸水东引 血溅当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东海皇宫宫宴。

  朝中的大员皆接到了皇上的旨意,揩眷参加,听说此番宫宴,是为了招待西楚国的宁王殿下和青霄国的护国公主等人。

  对于西楚国和青霄国的人,朝臣们大多是很气愤,因为上次太子带领使臣前往西楚国谈和平之事,不但没有谈好两国和平之事,还被打断了一条腿。

  这西楚国和青霄国分明是不把东海国放在眼里。

  眼下他们竟然又高调的出现在东海,实在是太可气了。

  可是即便可气,这些朝臣也不敢惹出事了。

  因为他们心里知道,如若只有一个西楚国倒还罢了,说不定他们皇上和皇后娘娘还能和西楚拼一拼,但眼下牵扯上了青霄国,皇上和皇后娘娘就算有这个心,只怕也没有那个胆气。

  青霄国的人素来擅长使毒,又在他们的外围,如若他们出手帮助西楚国。

  那么最后倒霉的一定是东海国,所以这口血气,他们只能咽下去。

  虽然血气咽了下去,可终究心里不平,所以那些东海国的朝臣个个议论个不停,更甚至于个个冷着一张脸。

  可惜苏绾等人并不知道这些,而且就算知道了,也不打算理会这些。

  她们眼下关心的是凤离夜的下落,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还有今晚宫宴之上,肯定有事要发生。

  太子容逸云腿被凤离夜废了,绝不会就此善罢干休的。

  豪华的马车之中,端坐着几个人,苏绾和慕芊芊二人,还有两个人各自带的丫鬟,一共是四个人。

  丫鬟默不作声的自坐在一侧,望着两个主子。

  苏绾娇俏的面容之上,拢着冷意,眸光隐有阴霾,而坐在她身侧的慕芊芊,妩媚明艳的脸上同样有冷色,唇角是似笑非笑。

  不过当她掉头望向苏绾的时候,眸色却是微微的一柔,一抹发自于内心的柔软笑意溢了出来,软化了她整个人。

  使得她十分的有人情味。

  慕芊芊伸手拉过苏绾的小手,轻声的说道:“绾儿,今晚的宫宴之上,定然隐藏着很多刀光剑影,我们不要抱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思想,那样会吃亏的,不如我们化被dòng为主dòng。”

  上次太子派出来的杀手,差点杀死她,她一惯就不是吃亏的主。

  这一次定然要连本带利的报回来。

  慕芊芊想到了上次的事情,脸色有些冷。

  苏绾认同了她的话,点了点头:“容逸云,容溪,还有那个慕容皇后看上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那个渣皇帝,太可恨了。”

  虽然那个人很可能是她的亲爹,不过苏绾对他可没有一丁点的父女之情。

  尤其是她看到他竟然连喜欢的女人都忘了,好像不认识自个的娘亲一般。

  这让苏绾十分的火大,再加上容溪一心一意的要抢她的男人,所以这东海皇室的人,她是收拾定了。

  “好,我们商量商量,如何先发制人,抢先一步动手。”

  苏绾肯定的点头,仔细的想了一下后说道:“不如我们来一招祸水东引。”

  “祸水东引,怎么说,你说说?”

  慕芊芊立刻感起了兴趣,追着苏绾问。

  苏绾理了一下思维,凑到了慕芊芊的耳边,小声的嘀咕起来,把想到的计划飞快的说给了慕芊芊。

  慕芊芊的眼睛很快亮了起来,拍手称赞:“绾儿,太妙了,好,我们就这么办,今晚就让他东海狗咬狗的去咬一番。”

  慕芊芊说完,尤觉得高兴哈哈笑起来。

  马车一侧的两个小丫鬟,望着慕芊芊笑得如此开心,知道苏绾说的主意,一定很厉害。心里是既痒又好奇,可是偏听不到。

  不由得嘟嘴抗议:“郡主你们说的什么,我们都听不到,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

  苏绾摇头望过去,看到蓝玉不满的嘟嘴,心情无端的变好,伸手捏了捏蓝玉的小嫩脸,温柔无比的说道:“玉儿乖,马上就可以看好戏了,保证精彩哈。”

  蓝玉一听立刻高兴的笑起来:“好,有戏看最好了。”

  她娇嗔的样子逗笑了马车里的人,马车一路进宫。

  今晚宫宴在东海国皇宫最华丽的宫殿,千羽宫。

  此时千羽宫内东海国的大臣基本到了,满殿都是人,三个一群五个一党说得热闹。

  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义愤填膺的神色,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激烈,最后就差大骂西楚国和青霄国的人了。

  可是当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来:“赵王殿下到,西楚宁王殿下到,北晋国的端王到。青霄国护国公主到。”

  太监的唱诺声响过之后,先前满殿说得天怒人怨的朝臣,瞬间安静无比,个个不说话了。

  因为在场的人大都知道,青霄国的人擅长使毒,实在不是好招惹的角色。

  如若自己惹恼了青霄国的什么护国公主,她悄无声息的给他们下毒,只要当时不死,事后他们就是死了,也赖不到人家的头上。

  而且他们相信青霄国的这位公主,铁定有能力做到。

  所以没人敢真的当面招惹青霄国的人。

  因此大殿内一时鸦雀无声,仿若无人之境一般。

  赵王容昊生得高大威武,五官刚毅立体,眉眼十分的英挺,不似太子的俊朗,却自有一股阳刚大气。

  而且他是敏贵妃所生的儿子,皇上最喜

  所生的儿子,皇上最喜欢的皇子,眼下太子要被废了,赵王很可能会上位。

  所以大殿内,一众朝臣看到赵王领着人进来,早围了过来,拍马屁的拍马屁,吹捧的吹捧。

  赵王容昊却面色不变,只微xiào着朝身边的大臣一一点头,然hòu他把萧烨和苏绾等人一路往里领去,一直领到一个女子面前,方站定替女子介shào。

  “母妃,这是西楚的宁王殿下,北晋的端王殿下,这位是青霄国的公主。”

  此时就在大殿最里面的位置上,端坐着一个秀美温婉的女子,女子的长相不算特别美,但胜在气质,说不出的温婉动人,虽然有了赵王容昊这么大的儿子,但丝毫无损她的美好形像。

  不过听赵王叫她母妃,苏绾和慕芊芊等人知道了这女子的身份,她就是那个受皇帝宠爱的敏贵妃陆敏。

  听说东海国的皇上最宠的女人是敏贵妃,而不是皇后。

  虽然皇帝敬重皇后娘娘,很多事都不会和皇后娘娘对着干,但是那也必须是不碰触到皇上的逆鳞,皇帝的逆鳞便是这敏贵妃。

  苏绾和慕芊芊还有凤玲珑等人不是无知的小儿,不会仅凭一个人的外貌气质便断定一个人的禀性。

  从常理来看,这敏贵妃绝对不是寻常人,如若是寻常人怎么能这么多年霸占着皇上的心不变,还连带的让皇后都耐何不了她。

  这么些年,皇后只怕没有少动心机吧。

  众人一番念头还没有落地,前面端坐着的秀美女子已经温婉的轻笑着起身了。

  萧烨和君黎等人淡淡的施礼:“在下西楚宁王见过敏贵妃。”

  “在下北晋国的端王君黎。”

  君黎不卑不亢的随着萧烨之后行礼。

  凤玲珑也从容的施礼:“青霄国的公主见过敏贵妃。”

  这个女人是容枫最宠爱的女人,按照道理,她看到应该很憎恨才是。

  可是凤玲珑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倒是有点出她的意外。

  陆敏脸上的笑意温和至极,摆了摆手,示意萧烨和凤玲珑不要多礼。

  待到众人起身后,她便望向了自个的儿子赵王容昊:“昊儿,带宁王爷和端王爷去见一下我们东海的大臣,好好的招待宁王殿下和端王殿下。”

  “是的,母妃。”

  容昊恭敬的应声,看他的神容,明显的很尊敬自个的这个母妃。

  陆敏安排好了两位王爷,掉头望向凤玲珑苏绾和慕芊芊等人。

  “公主,还有各位客人请坐下说话吧。”

  “谢敏贵妃娘娘了。”

  凤玲珑和苏绾等人在大殿一侧坐下,敏贵妃也坐了下来,四周的贵妇此时虽然个个脸上陪着笑,不过神色却有些忌惮,个个看上去很小心,因为大家对于青霄国,几乎是谈虎色变,尤其是先前听到朱侍郎说起这青霄国的公主,在大殿上随手一扬,殿内所有的兵将都动不了的事情。

  个个更加害怕了。

  陆敏见没人说话,只得自己起个头打起了圆场。

  “这两位长相不俗的小姐不知道是何人?”

  凤玲珑指了指苏绾说道:“这是我女儿苏绾,这位是我义女临阳郡主。”

  “喔,这位就是昭华郡主吗?长得可真美丽。”

  敏贵妃笑着夸赞苏绾,敏贵妃娘娘开口了,身侧的那些东海国的贵妇自然不落后,要捧敏贵妃娘娘的场子,个个夸赞起苏绾来。

  “昭华郡主长得确实漂亮,听说她是靖王世子未过门的未婚妻,两个人可谓郎才女貌。”

  “是啊是啊,一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壁人。”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靖王世子这是捷足先登了。”

  这些贵妇表面上说着夸赞的话,事实上私下里个个在心里吐糟。

  这就是那个和咱们家公主抢人的郡主吗?实在长得不怎么样,就是可爱而已。

  哪里比得上我们公主国色天香的美貌啊,那靖王世子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歪了。

  难怪公主生qì,原来是被一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女人给抢了夫婿,确实是让人气恨难平。

  对于周遭贵妇的夸奖,苏绾只耸了耸肩。

  这些上流社交圈的贵妇,个个惯会使两面三刀的伎俩,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现在表面上夸她,只怕暗地里正骂她呢。

  不过不管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总之大殿内的气氛倒是热切了起来。

  不时的有笑声响起来。

  正在众人说得热闹的时候,大殿门外有两个宫女走了进来。

  一路走到敏贵妃娘娘的身边,恭敬的行礼:“奴婢见过敏贵妃娘娘。”

  这宫中可没人敢得罪敏贵妃娘娘。

  若是得罪了敏贵妃娘娘,皇帝一声令下,就有可能会杀了她们。

  反倒是敏贵妃娘娘为人极好,极善良,所以宫中,众人是宁愿得罪皇后娘娘,也不会得罪敏贵妃娘娘的。

  因为得罪了皇后的话,若得敏贵妃娘娘开口,皇后也是不会直接打杀的,但若得罪敏贵妃娘娘,根本就是一个死字。

  敏贵妃抬头,脸上是温婉的笑意,即便面对宫女,她也是那般的温和,丝毫没有一个宠妃该有的乖戾嚣张。

  “起来吧,你们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过来做什么?”

  “回敏贵妃娘娘的话,皇后娘娘差

  皇后娘娘差遣奴婢过来请昭华郡主和临阳郡主前往正德宫一趟,因之前公主和昭华郡主闹了个不愉快,皇后娘娘说让公主当面向昭华郡主道个歉,此事便此揭过。”

  宫婢恭敬的话响起来。

  殿内的贵妇们皆面面相觑,倒是有些意外,皇后娘娘竟然愿yì让公主向昭华郡主道歉。

  这可是很少见的。

  因为皇后娘娘身为四大家族慕容家的嫡女,自认为自己才貌双全,所以登上皇后之位后,一惯盛气凌人,就连皇上有时候都受到她的压迫,而没办法反抗,没想到现在她竟然愿yì让公主向昭华郡主道歉。

  不过众人心中也了然,皇后娘娘大概也是迫于无奈,要不然绝不会如此做的。

  眼下太子很快就要被废了,而昭华郡主的娘亲是青霄国的公主,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皇后只能让公主道歉。

  众人心中一片了然之色,可苏绾和慕芊芊对视之后,却摆明了不相信这样的事情。

  因为慕容皇后看起来很强势,这样的人要想她低头,怎么可能,而且容溪那个女人只怕也不可能会向她道歉。

  所以这事摆明了有鬼。

  苏绾和慕芊芊二人不动声色的起身,然hòu和敏贵妃娘娘以及自个的娘亲招呼了一声,便自离开。

  凤玲珑有些担心的望着苏绾,直到苏绾朝她挤了挤眼睛,她才放心。

  对于这个女儿,她由最初的心疼,到现在欣赏,没想到女儿这么优秀,这么聪明,很多事情到她的头上都会被她摆明。

  所以她不用担心她。

  凤玲珑自我安慰,又叮咛了苏绾和慕芊芊二人一声,才放心的让她们离开。

  苏绾和慕芊芊二人领着各自的丫鬟跟着两个宫婢身后前去皇后娘娘的正德宫。

  身后的大殿内,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二人不由得忧心,下意识的想跟着苏绾和慕芊芊出来,可是他们两个人周围围着很多大臣,根本脱不开身,两个人赶紧的挤了一个眼色给各自的手下,手下悄然的闪身而出,暗中保护苏绾和慕芊芊。

  而除了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的手下外,大殿外的暗处,同样的有几道身影悄然的跟上了前面的身影。

  苏绾和慕芊芊领着几个人跟着两个宫婢的身后往皇后娘娘的正德宫走去。

  很快她们就发现两个宫女带着她们往皇宫最偏僻没人的地方走去。

  四周越来越冷寂,连走动的人影都少了,远远的宫灯挂在廊下,散发着昏黄幽暗的灯光,显得孤寂冷寒。

  苏绾忽地捂住肚子大叫了起来:“哎呀,肚子好疼。”

  她捂住肚子蹲到了地上不走了,然hòu抬头望着前面领路的宫女说道:“我肚子咕咕响,好像要拉肚子,请问你们这儿哪里有如厕的地方?”

  “快,快,我憋不住了。”

  前面两个宫女脸色难看极了,真是懒人屎尿多,好好的走个路也能拉肚子。

  不过也不敢表现出来,必竟人家的身份在这呢,不是她们得罪得起的。

  两个宫女回头望了一下说道:“从这过去穿过一条幽径,再左拐过去大概五十米便到了,奴婢带郡主过去吧。”

  其中一个宫女欲带路,苏绾立刻摆手:“不用了,我过去就行了。”

  她说完望向慕芊芊:“慕姐姐,你在这等我一会儿。”

  慕芊芊点头,嘴形叮咛她小心点,苏绾点了点头,望向两个丫鬟:“快跟我过去。”

  “是,郡主。”

  紫玉和蓝玉两个跟着她身后一路往前面去如厕了,而慕芊芊则领着丫鬟和两个宫女在原地等候着。

  那两个宫女不疑有它的在原地等候着,虽然有些焦急,倒也不敢多说什么。

  苏绾领着两个婢女一路进了前面僻静的地方,待到四周没人了,她赶紧从袖中取出一些简单的易容的东西,然hòu替紫玉易了一下容,仔细的叮咛了紫玉几句,紫玉听命行事,闪身而去。

  待到紫玉离开了,苏绾又唤了暗处的晏歌和云歌二人现身,吩咐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两个人同样领命而去。

  等到安排好了这些事,苏绾才带着蓝玉慢条斯理的进qù如厕了。

  而外面的幽径宫道上,两个宫女终于等得有些着急了,请了慕芊芊过来叫苏绾。

  恰好苏绾领着蓝玉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揉着肚子说道:“果然是舒服多了,真痛快。”

  两个宫女听了她的话,一脸的嫌弃,什么郡主啊,一副粗鲁相。

  真不知道那靖王世子的眼睛是不是长歪了,放着她们家如花似玉的公主不要,偏要挑上这么个粗鲁的女子为妃,不就是长得可爱一点吗?

  哪里比得过自家公主的国色天香,两个宫女在心中鄙视了一会儿,面上已是满脸笑。

  “昭华郡主,宫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快点去皇后娘娘的正德宫吧,要不然皇后娘娘和公主该等急了。”

  “好,走吧。”

  苏绾笑眯眯的点头,满脸娇媚可人,只是她的瞳底闪过的却是一抹杀气。

  和慕芊芊对视之后,微微的点头,表示一切安排妥当了。

  两个人领着丫鬟跟着两个宫女身后一路离开,而两个宫女因为着急要完成任务,竟然连苏绾身侧少了一个丫鬟的事情都没有发现。

  一众人又顺着先前的路往前

  前的路往前面走去,四周越来越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苏绾和慕芊芊二人相视一眼之后,忽地停住了脚步,满脸疑惑的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

  两个宫女脚下一顿,心里一阵慌,赶紧的回头安抚苏绾和慕芊芊等人:“奴婢这是抄近道过去,前面不远便到了皇后娘娘的正德宫了。”

  可惜苏绾和慕芊芊摆明了不相信,两个人一脸怀疑的盯着两个宫女。

  “你们打的什么算盘。”

  慕芊芊又把往日那张牙舞爪的样子露出来,还扬起了一只手,威胁两个宫女:“信不信本郡主一拳打死你们,竟然胆敢骗我们。”

  慕芊芊话落,两个宫女对视一眼之后,转身往宫道一侧跑去。

  宫道两边是灌木丛,同时还有不少树木,所以两个宫女往旁边一钻,眨眼不见了身影。

  苏绾和慕芊芊二人转身便跑,顺着来时的路一路直奔前面而去。

  身后的蓝玉等人自然也不敢落后,早跟着她们一路狂奔。

  宫道两侧的灌木丛中,有脚步声疾速的响起,分明是追着她们来的。

  不过苏绾和慕芊芊等人会武功,所以施展了轻功一路狂奔,两侧灌木丛中埋伏下的人,一看她们施展轻功,也施展了轻功一路狂奔。

  苏绾和慕芊芊等人奔了一段路程停了下来,因为她们听到了前面响起了厮杀声。

  她们几个人一停下,身后那追杀过来的人毫不迟疑的纵身跃了出来,个个脸戴黑色的布巾,身上穿着黑色的夜行服,眼神凶神恶煞的盯住苏绾和慕芊芊等人。

  为首的黑衣人下命令:“杀。”

  数十名黑衣高手,直奔苏绾和慕芊芊而来,手中银芒闪烁,一个个好似杀神似的。

  事实上照原来的计划是他们伏下弓箭手,等她们入围,只要入围,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她们。

  可谁知道这些人竟然如此刁钻,竟然发现了,而掉头就跑。

  黑衣人只能追杀过来,因为他们若是完不成任务,太子殿下定然会杀了他们。

  所以这些人只能弃弓箭而改直接的杀人。

  只是他们闪身而出,苏绾和慕芊芊二人并不恋战,转身便跑,几个人撒足了蹄的跑,身后的人狂追,因为这个地方离得今晚的宫宴还有很远的一截路,他们并不担心有人发现。

  不过很快这些人就发现他们想得太简单了,前面很快响起了打斗声,数名黑衣人一脸受惊之色的停住了脚步。

  而苏绾和慕芊芊二人已经适时的叫起来:“不好了,有刺客啊,抓刺客/”

  “东海皇,你没事吧?”

  “这些人不会是追杀你的刺客吧。”

  东海皇容枫之前被苏绾派了紫玉去骗了过来,苏绾替紫玉易容成敏贵妃身边的一个亲信宫女,那东海皇不疑有她,便跟着她过来了,而苏绾又让晏歌和云歌假扮成刺客刺杀东海皇,现在她们又把那些出现的刺客指认为刺杀东海皇的刺客。

  不管东海皇如何的精明,只怕也会当真的。

  所以苏绾和慕芊芊的话一落,东海皇已是怒不可遏的大喝出声:“来人,给我把这些人统统的拿下。”

  之前就有刺客进宫刺杀他,那一晚他在书房处理政务,反叫在自己寝宫休息的敏儿代他受了过,幸好敏儿伤得不重,要不然他得心疼死。

  可这些家伙竟然再次的出现刺杀他,可恶。

  东海皇此刻已是完全的愤怒了,而随着他的喝声,暗处无数黑衣手下仿若幽灵似的冒了出来,直奔那些追杀苏绾和慕芊芊的刺客而来。

  那些人想退下去,可是却被皇帝的人给包围了,而苏绾和慕芊芊等人则不停的大叫:“有刺客,来人啊,护驾。”

  “有人刺杀皇上了,快护驾,护驾有功。”

  东海皇听着身侧的叫声,脑仁无比的疼。

  不过因着这边的动jìng太大,所以宫宴那边的人很快被惊动了。

  赵王领着萧烨和君黎还有一些朝臣一路直奔而来。

  敏贵妃也带着凤玲珑和一些贵妃赶了过来。

  一时间,浩浩荡荡的人都奔涌了过来。

  那些先前忙着追杀苏绾和慕芊芊的黑衣刺客,也被拿住了。

  凤玲珑和萧烨还有君黎等人一出现,便围到了苏绾和慕芊芊的身边,紧张的问她们有没有受伤。

  敏贵妃和赵王则围到了皇帝的身边,去关心的嘘寒问暖的。

  皇帝看到心爱的女人和儿子围在自己身边嘘寒问暖的,心里说不出的享shòu。

  不过一抬头看到那些被抓住的刺客,火了。

  “来人,给我审,重重的审,定要看看这些人究jìng是什么人,竟然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宫中行刺。”

  东海皇说完后,东海的丞相出列说道:“启奏皇上,今晚设宫宴,是为了招待贵客,这审讯刺客的事情,还是交给刑部的人去办吧。”

  丞相这话是提醒东海皇,若是这些刺客是什么见不得光的,让外人看了自然会笑话。

  东海皇一听,立马明白了,脸色一沉,缓缓开口:“丞相所言有理,来人一一一。”

  东海皇一开口,苏绾立刻伸出手在君黎的手心里写了一个字:“审。”

  君黎立马心领神会起来,缓缓的走出来说道:“皇上,要本王看还是审

  王看还是审了吧,要不然本王和宁王殿下这宴席恐怕也吃不下去,怎么偏巧在我们进皇宫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呢?若是不审清楚,外面的人还以为是我们来东海生事呢,所以还是审明白的好。”

  宁王萧烨虽然一惯和君黎不好,但这时候倒也没有为难君黎,而是配合他。

  “没错,东海皇,本王看还是审了吧,本王愿yì派我身边的亲信玉隐和东海皇的手下一起审这个案子,就不相信审不出来是谁指使的。”

  萧烨话落也不等东海皇容枫说什么,自唤了身侧的手下:“玉隐,去,帮助东海的皇帝好好的审一审,定要查清楚究jìng是什么人指使这些人干出来的,不要叫我们连个宴席都吃不下去。”

  “是,王爷。”

  玉隐是萧烨身边的第一亲信,手段自然不差,应声向那些黑衣刺客走去。

  这下东海皇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最后只得沉着脸同意了,唤了自己的两个手下,和玉隐等人一同去审讯,定要查明这些人背后究jìng是什么人指使的。

  其他人则跟着皇帝的身后一路前往今晚宫宴的地方。

  因着皇帝遇刺,东海的大臣们谁也不敢大意,一个个寒颤若惊的,只有走在最前面的敏贵妃,温柔的声音和风似的响起来。

  “皇上,你没事吧,有没有怎么样?”

  “爱妃放心,朕没事。”

  “真是吓死臣妾了,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敏贵妃问到了关jiàn的问题,皇上立刻想到了一件事,望着敏贵妃说道:“之前你没有派锦儿,去上书房找朕吗?说有事想和朕说。”

  先前他跟着宫女过来的时候,还奇怪敏儿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竟然非要选在这种地方,他只当她又和他使什么新花样儿,倒是没想到有刺客要刺杀他。

  陆敏脸色一白,飞快的跪下请罪:“皇上,锦儿一直待在本宫的身边,从未去过上书房。”

  锦儿脸色也变了,飞快的跪出来:“皇上,奴婢一步也没有离开千羽宫。”

  身遭不少的贵妇都跪下来证明:“臣妇可以证明,锦儿姑娘确实没有离开千羽宫。”

  “臣妇也可以证明。”

  黑压压的一大片,可见这位敏贵妃娘娘有多得人心。

  皇帝早俯身扶起了敏贵妃,轻拍着她的手:“朕知道定是贼人使了计,你紧张什么,你的心思朕难道不明白吗?”

  “谢皇上相信臣妾。”

  敏贵妃温婉的谢恩,从头到尾一片温和。

  皇帝又吩咐身前的贵妇:“都起来吧。”

  “谢皇上。”

  众贵妇谢恩过后起身,跟着皇帝等人一路进了今晚宫宴的大殿。

  等到老皇帝领着人坐下来,外面的审讯已经有结果了。

  那些黑衣人被带了过来,一个个都被严刑烤打过了,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一进大殿便讨饶。

  “皇上饶命啊,小的该死。”

  “小的该死的,皇上饶小的一次吧。”

  皇帝望向大殿下首的一名亲信,乃是宫中的侍卫统领,名胡忠。

  胡忠看皇帝望他,立刻出列恭敬的禀报道:“回皇上的话,这些人交待,他们是受太子指使杀人的。”

  此言一出,大殿内所有人脸色难看了,尤其是上首的东海皇更是脸上罩着冷霜,瞳眸寒光霍霍。

  “这个逆子,他竟然敢。”

  皇帝的话刚落,那些黑衣人扑通扑通的磕头道:“皇上饶命,太子殿下并不是想杀皇上的,他让属下等杀的是一一一一。”

  几个黑衣人抬头望向苏绾和慕芊芊,最后咬牙说道。

  “太子殿下让属下们杀的是昭华郡主和临阳郡主。”

  一人说出来,其他人也附和的说道:“是的,小的们奉太子殿下的命令杀的是昭华郡主和临阳郡主,并没有想杀皇上。”

  大殿一侧的凤玲珑和萧烨还有君黎等人脸色难看。

  萧烨刚想起身冷斥太子容逸云所做的事情。

  不过身侧的苏绾却比他快的站了起来,阻止了他的话,她清朗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来。

  “你们胡说,你们若是想杀我们,那皇上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儿,还有皇上说有人去唤他,我们今日早shàng刚刚进东海的梁城,这件事皇上可以去查明,我们怎么会知道这宫中的情况,还知道用敏贵妃娘娘身边的宫女去唤皇上,你们这分明是一石二鸟,既想杀皇上,又想杀我们,然hòu把所有的罪都推到我们的头上。”

  苏绾说完,脸色冷冷的瞪视着大殿一侧跪着的黑衣人。

  黑衣人张嘴欲辩解,不过大殿一侧的萧烨君黎以及凤玲珑已经反应过来。

  绾儿这是借刀杀人,而是还是借的是皇上的刀。

  如若容逸云想杀的是她和芊芊,现在她和芊芊都没事,就算惩罚东海太子,最多就是仗责罢了。

  但如果容逸云的头上担着一个刺杀皇帝的罪名,那么他必死无yí。

  几个人搞懂了其中的奥秒后,立刻接了苏绾的口。

  萧烨沉声说道:“之前我们进城时听到城中的百姓说,皇上之前遇到刺客刺杀,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进东海,难道那刺客也想杀我们不成。”

  “只怕之前的刺客也是你们吧,要不然如何会这般的巧。”

  “之前太子在西楚吃过亏,一心想报复我们,可是皇上却

  可是皇上却设宫宴款待我们,太子心中不恨吗?”

  这些话说得清楚不过,分明直指今晚刺客刺杀的就是皇帝,只不过聪明的借用了他们而已。

  皇帝听得又惊又怒,再加上身侧的敏贵妃一脸惊色的不时惊呼一声。

  那心里更是如火焚烧一般,此刻皇帝的心里那是明晃晃的太子就是这些刺客背后的指使者。

  “来人,立刻去太子府把太子抓来。”

  皇帝的命令一下,大殿下首的侍卫还没有来得及应声,便听到殿外有声音传进来。

  “父皇,儿臣没有,儿臣没有指使刺客刺杀父皇。”

  容逸云一只腿废了,此刻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了进来,他的脸色特别的白。

  他虽然憎恨皇帝,但还真没想过杀皇帝。

  不过东海皇现在一心认定他就是指使刺客的凶手了,如何听他的狡辩,何况苏绾还适时的补了一句:“殿下来得可真快,殿下这是在宫里等消息吗,知道刺客失手了,所以才会来得如此之快。”

  此言一出,东海皇脸色更难看了,他身侧的敏贵妃则温柔神补了一刀。

  “皇上,不会吧。”

  东海皇回头看了一眼敏贵妃,然hòu想到什么似的掉头望向大殿下首的儿子赵王。

  现在正是除掉太子的好时机啊。

  东海皇心中立马有了主意,所以根本不听容逸云辩解,大声的冷喝出声:“太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指使刺客刺杀朕,好手段啊。”

  皇帝一开口,容逸云脸死死灰一样的白,同时他也明白一件事,父皇这是打算除掉他,捧自己的二弟上位了。

  好狠的心哪,他还能说什么。

  容逸云气怒的瞪着东海皇,东海皇看他的样子,更生qì了,立刻吩咐下面的侍卫:“来人,把太子给我立刻关押进刑部的大牢去。”

  皇帝话一落,殿外响起一道盛气凌人的冷喝:“谁敢抓本宫的儿子。”

  慕容皇后从殿外走进来,妩媚的面容上满是强势,硬生生的破坏了她本身的那份美态,她脸色黑沉的瞪着皇帝:“皇上,我儿子犯了什么罪,要被抓进刑部的大牢。”

  东海皇冷笑着说道:“他刺杀朕,算不算大罪?”

  东海皇一扫往日的懦弱,说不出的肃冷,抬眸冷冷的怒瞪着下面的皇后慕容嫱,大有慕容嫱如若胆敢多说一句,连她也要被抓进刑部的大牢。

  慕容嫱一向强势惯了,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立马脸色难看的便欲和皇上扛上。

  偏在这时候,殿外奔进来一道身影,飞快的拉住自己的母后,缓缓的提醒自个的母后:“母后,不要和父皇闹僵了。”

  闹僵了,母后得不偿失。

  慕容皇后还有些不甘心,东海皇倒是难得的一扫往常的怯弱,强硬阴冷的开了口:“来人,把太子押进刑部的大牢去。”

  殿下侍卫飞奔而来,抢身上前推了太子容逸云的轮椅,打算把他送进刑部的大牢。

  容逸云回头望望殿内的人,再望望自个的母后和妹妹,这满殿之人,竟无一人帮他,他为人可真是失败啊。

  今日他进刑部大牢,还有法出来吗?哈哈哈,容逸云大笑,忽地拼尽全力的从轮椅上站起了身,直往大门一边撞去。

  眨眼血溅当场,咽气而亡。

  殿上,人人变色,就连高坐之上的东海皇,也有那么一瞬间脸色白了白,唯有端坐在他身边的敏贵妃,唇角勾出似笑非笑,瞳底一闪而过的寒芒。

  而她的这个样子,恰巧被苏绾给看到了,苏绾的瞳眸眯了眯,这个敏贵妃绝不是简单的角色。

  ------题外话------

  姑娘们已到下半月了,有票纸记得投啊,看俺这么努力,记得投票纸。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39章祸水东引 血溅当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