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逮住萧煌 苏绾起疑心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千羽宫大殿内,个个因为太子容逸云的死而怔愣住了,谁都忘了说话,大殿内一瞬间鸦雀无声,直到皇后的尖叫声响起来。

  慕容皇后没想到自个的儿子竟然如此刚烈,以往他并不是一个刚烈的人,性子有些冲动又执傲,可从来与刚烈搭不上边。

  可是他难得的有骨气一回,竟然直接的撞死了自己。

  慕容皇后亲眼看到自个的儿子死了,如何承shòu得住,疯了似的扑了过去。

  “逸儿,逸儿。”

  慕容皇后冲到太子身边抱起他,可惜容逸云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殿一侧的容溪也醒过神来,再怎么样,那也是疼了她很多年的哥哥,忽地撞死在大殿内了。

  容溪忍不住哭了起来,和慕容皇后一起撕心裂肺的哭着。

  大殿内,东海国的一众大臣和贵妇齐刷刷的跪了下来,齐声哀恸。

  “太子殿下。”

  苏绾和慕芊芊等人怜悯了二分钟,这是对死者的敬重,不过之后却无干紧要了。

  因为虽然容逸云死得很惨,可若这人不死,他定然会与她们不死不休的,既如此,那就死了的好。

  大殿上首的东海皇容枫,醒过神来,他虽然先前冲动的把太子关进刑部的大牢,可倒底没有直接想过他会死。

  此时一看,为人父的那种怜悯之心涌起,心里一下子愧疚起来。

  东海皇容枫脸色微白,沉声开口:“太子殿下以死明志,说明今日刺客不是太子指使的,而是另有其人,刑部尚书何在?”

  刑部尚书出列:“皇上,微臣在。”

  “立刻查这件事,看谁指使人刺杀的朕。”

  “是,皇上。”

  “至于这些该死的东西,全都拉下去杀了,给太子陪毙。”

  今晚容逸云指使出来的刺客全都遭了难。

  一个个脸色惨白的求饶:“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皇帝根本不理会他们,殿外早有侍卫冲了进来把这些刺客拉出去杀了。

  大殿上首的东海皇又下令:“礼部尚书何在?”

  礼部尚书飞快的出列,恭敬的听旨,皇上似乎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

  从前的皇上稍嫌懦弱了,什么大事都不敢违逆皇后娘娘,可是今晚的他威严而霸气,这是怎么回事。

  礼部尚书想着,偷偷的瞄一眼上首的皇帝,然hòu看到皇帝身侧的敏贵妃,难道与敏贵妃有关,如此一想,礼部尚书便提了心,只怕这敏贵妃娘娘才是东海国最厉害的一个。

  眼下皇上只听她的,而宫里所有人都说她好,连朝臣都说她好,她可谓只手遮天了。

  上首东海皇沉痛的下令:“太子依旧依太子礼制厚葬了。”

  “臣领旨。”

  大殿下首,皇后慕容嫱抬头望着上首的东海皇,眼里一片憎恨之意,容枫你不要怪我,你胆敢这样做就休要怪我不仁义,当年是谁推你上位的,如若不是慕容家的人,不是我慕容嫱,哪里有你今天的天xià,你的万里江山是本宫助你从别人的手里抢来的,现在你竟然胆敢如此对待本宫和本宫的儿子。

  本宫不会善罢干休的。

  东海皇望着下首的慕容嫱,那阴毒的眼神,心陡的一跳,一股下意识的不安涌上来,同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慕容嫱掌握了他的一件秘事,这件秘事,若是被世人知晓,只怕他?

  容枫不敢往下想了,飞快的抬头望去,却看到大殿下首的慕容嫱已经抬脚往殿下走去,同时她还命令身后的公主容溪:“溪儿,我们走。”

  容溪回首望了一眼大殿上首的父皇,想到若不是父皇要把哥哥关到刑部的大牢去,哥哥怎么会死,所以容溪义无反顾的跟着慕容皇后的身后一路离开了大殿。

  身后的大殿内,容枫的脸上却惊魂莫定,说不出的难看。

  他是害怕,害怕慕容嫱把他的那个秘密说出去,如若真的让这女人说出去,他就会失去一切,不但会失去一切,而且会被世人所唾骂。

  东海皇心中正惊疑不定,偏偏旁边的敏贵妃,似有似无的低喃。

  “皇后娘娘的脸色好可怕,好像要吃了皇上似的。”

  容枫心里更沉了。

  大殿内好像笼罩了一层狂风暴雨似的,殿下的臣子纷纷跪着,谁也不敢动。

  太子容逸云的尸首被人带了下去,轮椅也被抬了下去,大殿内很快被人清理干净了,可是皇上不说话,谁也不敢说话。

  苏绾和慕芊芊等人倒是面色坦然,一点也不害怕。

  东海皇终于冷静了下来,同时心里下了一个决定,然hòu面不改色的望着大殿下首的萧烨和君黎等人。

  “好好的一个宫宴倒叫宁王殿下和端王殿下看了笑话,朕之失礼也。”

  萧烨和君黎眼看着容太子已死,也懒得再纠结什么,温和的说道:“无事,皇上客套了,皇上节哀顺便吧。”

  东海皇假装伤心了一回,然hòu吩咐宫宴开始。

  接下来的宫宴气氛说不出的沉闷,虽然皇帝强打精神陪着萧烨和君黎还有凤玲珑等人喝酒,但有眼的人都看出皇帝不开心。

  大臣们看皇帝不开心,哪里敢真正的放胆,个个小心翼翼的。

  最后还是赵王殿下站起身来陪着萧烨和君黎等人。

  总之一场宫宴便在这样沉闷的气氛中

  便在这样沉闷的气氛中度过了,待到宴席一结束,皇帝便和萧烨等人打了招呼离开了,然hòu敏贵妃等人也离开了,最后赵王殿下过来送萧烨和君黎等人离开。

  浩浩荡荡几辆马车一路离开皇宫。

  后面的马车里,端坐着苏绾和慕芊芊,慕芊芊不无遗憾的说道:“绾儿,我本来还想假装中毒,把这帐赖到那容溪的身上呢,没想到她竟然被慕容皇后带走了,真是太遗憾了。”

  苏绾挑了一下眉说道:“这就是那慕容皇后的精明之处,只怕她是害怕我们出手算计容溪,包括今晚的太子之死,只怕她知道是我们做出来的。”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分外小心?”

  慕芊芊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苏绾倒不担心:“我想慕容皇后眼下最恨的却不是我们,而是另外一个人?”

  慕芊芊想了一下,立刻领悟过来:“那个人是皇帝。”

  “所以接下来皇帝和皇后一定会狗咬狗。”

  慕芊芊想想还真有这种可能,所以两个女人笑了起来,这戏码太有意思了。

  慕芊芊笑了一会儿问苏绾:“你说东海皇会赢还是慕容皇后会赢。”

  苏绾想了一下,然hòu说道:“皇上。”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他身边有一个敏贵妃。”

  苏绾肯定的说道,她觉得这个敏贵妃才是一个真正可怕的人,这个女人内心绝对和外表成反比,手段绝对厉害,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眼下东海恐怕皆掌控在她的手中。

  慕芊芊对于敏贵妃的注yì力并不是太多。听了苏绾的话,反倒意外了一下。

  “那个女人有这么厉害吗?”

  苏绾点头,肯定的说道:“绝对的,只有比我预想的厉害,不会比我预想的低。”

  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她有这种直jiào。

  慕芊芊想了一下,还是想不出所以然来,所以没有说话。

  马车一路出了宫,前往驿宫而去,因为今晚宫宴上的事情,她们这一行倒各个都很开心。

  所以进了驿宫后,宁王萧烨过来和苏绾打招呼的时候,苏绾的脸色分外的好看,还笑着和萧烨道了晚安,这大概是萧烨跟着苏绾前往青霄国,又来东海国,最好的一次了,所以萧烨有些受宠若惊,心里雀跃不已,满心高兴的去睡觉了。

  萧烨高兴了,反倒是暗处的某人不高兴了,周身笼着冷霜,瞳眸之中一片寒气,阴森森的望着那离开的人,然hòu望向了前面走进住所的苏绾。

  苏绾本来正行走间,忽地感受有人望她,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停了下来,身侧的慕芊芊关心的问道。

  “绾儿,怎么了?”

  苏绾摇头:“没什么。”

  她抬脚不动声色的往里走,最近她总觉得有人暗中盯着自己似的,而且有好几回她都感觉自己睡得太沉,似乎有人曾经进过自己住的地方似的。

  想到这些,苏绾的脸色暗沉,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手指悄然的握了握,依旧和慕芊芊说着话,一路往里走去。

  两个人分开后各自回住的地方休息。

  苏绾领着几个小丫鬟自进了住的房间,蓝玉在后面叭哒叭哒的说个不停,兴奋得不得了。

  “绾姐姐,今晚的戏果然是好看,那太子死了太好了,这下就没人算计我们了。”

  蓝玉虽然率直,却是不傻的,知道那太子活着,必然找她们麻烦,现在这人直接的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所以小丫头很开心,苏绾则有些心不在焉的,努力的想着暗处盯着她的人究jìng是谁。

  之前还只是怀疑有人盯着她,但这一次她确认她感觉没有错。

  是有人在暗处盯着她,而且恐怕先前她感觉有人半夜曾进过房间的事情也是真的。

  那人是谁,为何能轻易的躲过她身边的层层防守。

  是他武功太厉害了,还是?

  苏绾越想越心惊,脸色都隐隐有些冷意了,紫玉和黄玉二人立刻发现了这个问题,赶紧的问道。

  “郡主,哪里不舒服吗?你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苏绾摇头,自己还没有证实的事情,与她们说了也无益,逐打了一个哈欠,然hòu摇头。

  “没事,我可能是累了,夜深了,早点睡吧。”

  “好,”紫玉等人没有再问,侍候了苏绾盥洗休息,很快房间里一片安静。

  不过不同于以往,以往苏绾一上床,累了便睡,但今儿个她却是装睡的,连气息都放得柔缓了,就好像无意识的睡着了一般。

  她要看看究jìng是什么人躲在暗处,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她身边的层层防守的。

  还有这个人究jìng是谁?

  床上的苏绾一边想一边凝神感受暗处的气息,自从她恢复了内力后,她的凝神力比以前更厉害,听力更敏捷了。

  所以当外面那一缕若有似无的气息靠近的时候,她知道那个人来了。

  这一次她倒要看看这人是什么人,竟然胆敢私进她住的地方。

  苏绾正想着,忽地房间外面有脚步声响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维,而窗外那飘然而来的气息,也瞬间消失了,那个人竟然眨眼便走了。

  这人武功十分的厉害,苏绾心里有些恼火,脸色不善的睁开望向门外进来的人。

  没

  没想到进来的几人,打头的竟然是白沁,白沁自从回到青霄国,便回到公主的身边去侍候她去了。

  所以这时候看到她,苏绾不禁愣了一愣。

  “姑姑,你怎么过来了,我娘她一一。”

  白沁飞快的摇头:“不是公主,是你舅舅。”

  “舅舅他怎么了?”一听到凤离夜的事情,苏绾便着急了,这个舅舅,她还是很喜爱的,既然喜爱,自然不希望他有事。

  白沁看苏绾着急,赶紧的安抚她:“郡主不要担心,太子殿下没事,只是他带了一个人来见公主,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公主便让奴婢来叫你过去一趟。”

  “喔,这样吗?”

  苏绾听说凤离夜没事,松了一口气,寝宫里蓝玉和黄玉等人赶紧地过来侍候苏绾穿衣,很快穿戴整齐了,一行人便出了房间。

  她们刚出房间,听到廊道另一侧响起脚步声,当先的人是慕芊芊,慕芊芊听到动jìng,所以赶过来看看。

  看到苏绾出来,赶紧的问道:“绾儿,发生什么事了?”

  苏绾摇头:“不清楚,舅舅来了,娘亲让白姑姑叫我过去,你也一起去听听吧。”

  苏绾拉着慕芊芊的手,完全不拿她当外人。

  身后白沁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

  她是怕太子殿下要说的事情牵扯到什么隐秘的事情,这慕姑娘跟着终归不大好,而且之前慕姑娘还骂过太子殿下,两个人见面不会掐起来吧。

  白姑姑很担心,不过看前面的人一路直奔公主住的宫殿,也不好开口拦阻,便一路跟了过去。

  凤玲珑住的宫殿内,凤玲珑正冷着脸训斥凤离夜。

  “阿离,这一次你做的事情,太欠妥当了,姐姐很生qì。”

  凤离夜虽然是青霄国的太子,惊才艳艳的人物,外人眼里,这太子是至高无上的,杀戳狠绝的,谁也不敢招惹他。

  可是凤离夜在凤玲珑的眼里,就是自个的弟弟。

  这一次凤离夜从青霄国悄悄的离开,她们都担心死了。

  即便知道他厉害,不是吃亏的料子,可是身为亲人哪有不担心的。

  凤离夜一脸耐心的听训斥,完全没有半点的不耐烦,飘逸华美的面容之上,晕开浅浅的笑意,还时不时的点头。

  “阿姐,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

  凤玲珑看到他态度还好,逐不打算再说他,只哼一声:“下次再犯,可不要怪阿姐收拾你。”

  “知道了。”

  凤离夜乖乖应声,而他身侧一个戴着黑色面纱的女子一脸稀奇的看着他,好半天反应不过来,这人还是之前面对她时,冰冷狂傲的家伙吗?

  寝宫门外,苏绾和慕芊芊二人正好走进来,一进来,苏绾便开口:“娘亲,你不要怪舅舅了,舅舅也是好心。”

  苏绾的话逗笑了凤玲珑,她满脸无奈的笑着道:“瞧瞧,这就护上你了。”

  凤离夜笑了起来,苏绾和慕芊芊等人已经走了进来,两个少女一直走到凤玲珑的床边坐下。

  苏绾不依的抗议:“谁说的,娘亲是第一位,舅舅是第二而已。”

  寝宫里的人都被她逗笑了,凤玲珑也不再说凤离夜什么,而是问他:“离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

  凤离夜摇头,忽地想到今晚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立刻把手边的一个女子拉了出来。

  同时沉声开口:“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为什么你手中有我阿姐的画像?”

  黑衣女子穿着一身的夜行服,冷冷的瞪了凤离夜一眼后,用力的挣脱开他的手,随之不屑的讥讽凤离夜。

  “你就是忘恩负义的家伙,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她说完后,狠狠的瞪了凤离夜一眼,然hòu掉头打量床上的凤玲珑,久久的没有移开视线,最后似乎有些激动,往前走了一步。

  不过却被白沁拦住了。

  苏绾则一脸奇怪的望着舅舅:“她是谁啊?舅舅带她来做什么?”

  凤离夜望了一眼身侧的黑衣女子,缓缓的说道:“她是东海皇宫的一个宫女,但是我发现她手里有一幅姐姐的画像,我问她为什么会有姐姐的画像,她不说所以便把她抓过来了。”

  苏绾的脸上一下子拢着疑惑,娘亲的画像?

  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刚才她听这女人说舅舅忘恩负义,是什么意思/

  “那她说你忘恩负义是什么意思?”

  凤离夜挑了一下凤眉,优雅的开口:“先前我带人进宫刺杀老皇帝,不想却杀错了人,伤的竟然是那个皇帝的宠妃敏贵妃,后来她出现,把我们带到皇宫一角藏了起来,这也是老皇帝一直找不到我们的原因。”

  就算老皇帝再聪明,也不会想到,他要抓的刺客就在皇宫里面。

  苏绾总算了然这女子为什么说舅舅忘恩负义了,舅舅之前被人抓,人家好心把舅舅藏在宫里,现在舅舅竟然因为一幅画像把人家强抓了来,人家肯定要生qì发火。

  不过这宫女手里为什么会有娘亲的画像呢。

  苏绾望向了那宫女,温声说道:“你真有我娘亲的画像吗?那画像现在何处?”

  那宫女身子轻颤着,也不知道是害怕的还是怎么的。

  不过画像并不在她身上,而是在凤离夜的身上,凤离夜听到苏

  离夜听到苏绾的话,飞快的动手取出了画像奉上。

  苏绾接过画像,和凤玲珑慕芊芊三人一起观看,还别说画像上的女子真的是凤玲珑,不过画像上的女子比现在年轻,也就是说这是很多年前的一幅画像。

  凤玲珑拿着画像一脸奇怪的望着下面的女子,缓缓的说道:“你怎么会有本宫的画像呢?”

  那女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哭了起来,直哭得肝肠寸断,凄惨不已。

  房间里所有人呆住了,不知道这女子怎么了?好好的怎么会哭成这样的。

  下面的女子已经开口了:“老天不负有心人啊,终于叫我等到了给哥哥报仇的机huì了。”

  女子说完坚定的望着凤玲珑:“公主,这是我哥哥的东西。”

  凤玲珑一听,心咯噔一沉,她忽地想到一个人来,从前有一个人一直很喜欢替她画像。

  不管是安静时的她,还是活泼时的她,抑或是豪气干云的她,他的身边每时每刻都带着画笔。

  他说未来每一天,他都要替她画一幅画,将来等他们老了,他就把这些画像拿出来,慢慢的和她一起回忆过去的时光。

  可是后来他着急回东海国,那些画像就全都留在了拜月山庄。

  她没想到,他竟然还带走了这么一幅画像。

  “你哥哥是东海皇容枫。”

  凤玲珑的心颤颤的,下首的女子用力的点头。随之想到什么似的,拼命的摇头:“不是,他不是,他不是我哥哥。”

  房间里的人被她闹得有些糊涂,只有凤玲珑心中了然,因为之前她已经有些感觉了,所以听到下面女子的话时,她飞快的开口。

  “你是说,眼下的东海皇不是真正的容枫,不是你哥哥。”

  女子拼命的点头:“是的,他不是我哥哥,他不是,他是禽兽,畜生不如的禽兽。”

  女子说起东海皇,怒骂不已。

  房间里的人,除了凤玲珑外,别人全都怔住了。

  东海皇不是容枫,可东海先帝诏书上继承皇位的可就是容枫啊,而且这人和容枫长得一模一样,那他从哪里冒出来的。

  别人在深思的时候,凤玲珑周身已经拢上了怒意,同时心揪得很疼。

  其实当年她和容枫爱得很深,正因为那样,她才会看到他赐封了别的女人为皇后后,受不了刺激抓狂。

  之前她面对东海皇的时候,以为自己早已释然了,却原来不是释然,而是因为那个人根本不是容枫。

  凤玲珑想到眼下真正容枫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她只觉得胸口说不出的疼痛,眼泪竟然不知觉的流下来。

  容枫,他不会死的,不会的。

  可是她的心为何这般的痛。

  凤玲珑的神色异常,房间里的人都看到了,紧张的开口:“阿姐,你没事吧。”

  “娘亲,你不要这样子。”

  “义母你不要着急。”

  凤玲珑有些昏昏欲劂,她挣扎着摇头,望向下面的女子:“那眼下东海继承皇位的是何人。容枫呢,真正的容枫哪里去了,你哥哥他哪里去了?”

  凤玲珑说完示意身侧的慕芊芊把地上的女子扶起来。

  既然这女子是东海皇容枫的妹妹,那她就该是当朝的公主,怎么会成为宫中的宫女呢。

  种种疑云,都要一一的说。

  女子也没有推迟,就着慕芊芊的手起身后,自坐到房间一侧。

  她抬头望着凤玲珑,沙哑着声音开口:“我是容枫的同胞妹妹容清漪,我母妃生我时难产去世了,后来是我哥哥一直在照顾我,我父皇最疼的人就是我和哥哥两个人,父皇瞩意的皇上人选也是我哥哥,而且为防有变,早早就写下了一道遗诏,立哥哥为未来东海的皇上。”

  “十六年前,安王带人去皇家狩猎场狩猎,忽地在狩猎场发生了意外,被猛虎袭击,从马上坠下来死了,父皇本来就身子不大好,经此事一刺激,越发的不好了,所以连夜派人召了哥哥回京,哥哥回京后不久,父皇便驾崩了,哥哥顺理成章的登上了皇位,可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不再理我了,只是我是他带大的,如何承认。一直哭着闹着要去见他。”

  “那日我和他相处的时候,忽地发现他不是我哥哥,这种感觉外人不会了解的,我是我哥哥带大的,一相处就知道那个人根本不是我哥哥,所以我当时大哭了起来,我指着皇上说,你不是我哥哥,我要我哥哥。”

  “当夜,我便被人捂了嘴巴,摔进了宫中的一口废井里。”

  容清漪抬手摘掉了自己脸上的黑巾,这一摘众人才看见她脸上竟然满是交错的伤痕,十分的骇人。

  容清漪轻摸着脸颊上的伤说道。

  “这就是当时摔下去时造成的,因为古井里有很多石块,划伤了我的脸。”

  “其实当时我命大没有被摔死,只是昏迷了过去,事后我醒过来,吓得大哭起来,宫里浣衣局的一个老宫女听到哭声,便找了两个人下井把我给弄了上来,后来她们把我养成深宫之中,一直到现在。”

  容清漪的话落地,房里的人个个心情有些沉重,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明明该是千娇百媚的皇家公主,还是深受圣宠的皇家公主。

  如若登基的真是容枫,那么这个他疼爱的妹妹,只怕是真正的金枝玉叶。

  可因为换了一

  因为换了一个人,她竟得了这样的下场。

  房间里众人同情起容清漪,不过凤玲珑却顾不得同情容清漪,她眼下只想知道容枫在哪里?

  “那宫里登上帝位的倒底是何人?还有容枫到哪里去了。”

  凤玲珑最后一句话,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因为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这个皇帝杀死了容枫,取代了容枫,可是什么人能杀死他啊,凤玲珑知道容枫不但长相出色,就是心计也很深,常人别想算计他,他怎么会中招的。

  除非那个想害他的人,是他无比熟悉的,让他防不胜防,他才可能中招。

  凤玲珑正想着,房间里凤离夜已经徐徐的说道:“不出意外,眼下这宫中的皇帝,是那死去的安王,安王用了一招瞒天过海的方法,稳坐了帝位,你看这么些年,他都没有露出破绽让朝臣发现,若是他是外面的人,肯定会露出蛛丝马迹,所以说他定是容枫身边亲近的人,对于他的一举一动了如之掌。另外容枫当年能让人近得了身,这个人一定是他防不胜防的,那么安王就是最好的人选。”

  凤离夜话一落,容清漪也重重的点头了:“是的,这么多年我一直躲在暗处盯着他,我发现他很多的细节真的和安王那个贱人很像,从前的安王个性懦弱,甚是无能,他登上帝位后,一切都要看皇后娘娘的脸色,这样的禀性不是和安王一样吗?”

  “既然他如此的懦弱无能,怎么会有胆做下这瞒天过海的大戏,恐怕他的背后之人才是有能耐的,这人是慕容氏吗?”

  苏绾总觉得这事有些古怪,那慕容氏有这么厉害吗?

  不过凤玲珑眼下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容枫呢。

  他现在去了哪里。

  凤玲珑只要一想到这么多年容枫其实很可能被人杀了,她就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很痛很痛。

  现在她忽地有一种希望,老天,求你让他活着,只要他活着,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他活着。

  凤玲珑伤心的失声痛哭,她哭,寝宫里的容清漪也陪着她一起痛哭。

  因为她们两个人失去了最爱的人。

  而苏绾的心情也十分的沉重,因为她可以想像得到,如若自个的父亲真的活着的话,前身是不可能会死的,相反的不但不会死,还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金枝玉叶,所以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看到自个的美人娘亲,如此伤心,苏绾的心也很难过,尤其是想到他们之间的爱情,竟然如此的曲折,心更是难以平复。

  一侧的慕芊芊看着凤玲珑和容枫曲折的爱情,便想到了自个的父母,一下子眼泪流了下来。

  整个寝宫,一片哀恸之声。

  凤离夜的周身拢着怒意,往日飘逸华美的人,此时仿若冷玉,手指一握,一拳狠狠的打在了身侧的墙壁之上。

  他森冷至极的发着狠:“这个贱男,竟然胆敢做下如此大的瞒天过海之局,孤绝不会放过他的。”

  凤离夜一开口,凤玲珑的眼里也布上了凶狠的狠意,沉声说道:“没错,本宫不会放过害容枫的凶手的。”

  容清漪看着身遭的这些人,忽地有了盼头,哥哥的仇终于可以报了,她就算死也欣慰了。

  同时容清漪望向苏绾,她甚至于从苏绾的脸上能看到一丝哥哥的影子,难道说这个昭华郡主,其实是哥哥的孩子?如此一想,只觉得心尖都在轻颤着,哥哥他竟然有一个女儿。

  如若是这样,她不知道有多欣慰。

  容清漪如此一想,眼巴巴的盯着苏绾,她的动作,凤玲珑自然看到了。她望向苏绾,缓缓的开口:“绾儿,她是你爹爹的妹妹,就是你的姑姑,你快见过你姑姑。”

  苏绾愣了一下,望向容清漪,容清漪听了凤玲珑的话,心一下子激动了,伸出手不等苏绾说话,便高兴的开口。

  “她是我哥哥的孩子吗?和我哥哥真像。”

  她说着又流下了眼泪,每次一想到哥哥,她就想哭,因为母妃早逝,她最亲的人就是哥哥。

  本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哥哥了,没想到现在却见到了哥哥的女儿。

  “绾儿,是吗?我是你姑姑。”

  苏绾看容清漪如此热切的看着她,自然不好推拒,便缓缓的唤了一声:“姑姑。”

  “好,好。”

  容清漪高兴的点头,然hòu想送点东西给苏绾,可是很快想到自己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不由得羞愧的说道:“绾儿,对不起,姑姑太穷了,你不会怪姑姑吧。”

  苏绾摇头:“没事,姑姑,我不缺东西。”

  寝宫里,凤玲珑有话要和容清漪说,便让凤离夜等人各自去休息,苏绾和慕芊芊二人又叮咛了凤玲珑几声才退了出来。

  凤离夜自到驿宫别处休息,苏绾和慕芊芊一路回她们住的宫殿,两个人边走边稀吁。

  “还以为我爹负心了呢,没想到却不是这样的,虽然我爹很可能死了,可是这样的结局,反而让我对爱情多了一些期盼。”

  苏绾感叹,慕芊芊没吭声,苏绾掉头望着她,看她眼睛红红的,便想到之前她哭得那么伤心。

  一定是想到了她自个爹娘的事情。

  “芊芊,你是不是想到你娘和你爹的事情了。”

  慕芊芊点头:“是的,看到义母和你爹的事,我想到了我娘和我爹的事情。

  爹的事情。”

  苏绾伸手拉着她:“别想了,你爹和你娘现在在天上相聚呢,你爹那么爱你娘,若是他知道你娘也爱他,一定高兴死了,所以你该为他们高兴才是。”

  慕芊芊想了想,还真的高兴了起来,抬手指着星空:“你看,那两颗最亮的星星,一个是我娘,一个是我爹。”

  苏绾用力的点头:“嗯,你看他们看着你呢,所以你一定要开开心心的。”

  “好。”慕芊芊高兴的应了,拉着苏绾的手一路回去睡觉去了。

  夜越来越深了,苏绾本来早就有了困意,不过强行忍住,因为她想看看那个人会不会再出现。

  眼看着困意越来越浓,她的眼皮都快粘连了起来了,就在这时,窗外那若有似无的气息飘然而来,眨眼便到了她的窗外。

  苏绾立刻进入了睡眠的状态,气息均匀,起伏有频率,外面的人果然以为她睡着了,身形一动飘然的进入了寝宫。

  待到他进入寝宫,下意识的往床前飘去,同时伸手去点床上的小人儿穴道,以防她警醒过来。

  可是这一次和以往不同,他手一点,落了个空,床上的人迅速的翻了个滚,眨眼滚到床铺里面去了,然hòu身子一翻迅速的抬头望过来,看到寝宫大床前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这男人苏绾还有些印像,似乎是舅舅身边的侍卫。

  这人想干什么?

  苏绾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张嘴便叫:“来人啊,有一一一。”

  她一叫,站在床前的萧煌着急的开口:“璨璨,别叫,是我。”

  寝宫的大床上,苏绾的叫声嘎然而止,因为那一声璨璨,以及低低的嗓音,太让她熟悉了,她眨了眨眼睛盯着床前的人望,虽然面容不像了,但是那深邃暗沉的瞳眸,却是无比的熟悉的,不是萧煌又是何人?

  苏绾多日没见他,一下子高兴了,直朝着床前的人扑了过去,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抱着他开心的叫起来:“萧煌,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了,还有你的脸好丑,太丑了。”

  萧煌抬手往脸上摸去,很快摸下来一张面具,这面具是凤离夜给他的。

  待到除掉面具,便露出他本来的面容,华贵精致,仿若上等的美玉一般,在浅浅的光晕之中,越发的完美无暇,那肌肤仿佛欲滴水一般,说不出的动人。

  他浅笑盈盈的望着苏绾,瞳眸之中有炽热的火焰在跳动,眼看着苏绾搂住他的脖子,高兴的跳起来,立马俯身亲了下去,狠狠的亲。

  这一回苏绾也是主dòng的回吻着他,两个人狠狠的亲热了一回。

  不过就在萧煌吻得激烈的时候,苏绾忽地想到了正经事,一把推开了萧煌,认真而严肃的叫起来:“萧煌,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该在西楚京都吗?还有你走了,靖王爷怎么办?”

  她越说越觉得萧煌出现在这里不太单纯,现在她可以确定,自己之前以为有人盯着她,还怀疑人进过她房间的事情都是真的。那盯着她和进她房间的人就是萧煌。

  可是既然他出现了,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出现,非要偷偷摸摸的假扮成侍卫,她记得萧煌这家伙一惯会吃醋,以往看她和宁王萧烨和端王君黎在一起,便要气个半死,这一次为什么情愿扮侍卫,也不冒泡了。

  苏绾越想脸色越不好看,阴暗的望着萧煌:“说吧,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题外话------

  推茬青柚奶茶的文《谋妻有道之毒宠无良妃》>

  姑娘们可以去收藏看看。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40章逮住萧煌 苏绾起疑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