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二男相争 拿命威胁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寝宫里,萧煌听了苏绾的话,看到她眼睛微微的眯起来,瞳眸之中满是疑云,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有那么一刻萧煌想说出关于萧烨和她前世的事情,可是很快他又忍住了,绾儿知道前世的事情,会不会不相信,认为荒唐,如若她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只怕不会理会萧烨的话,坚决的要嫁给他。

  她不害怕,他却是害怕的。

  他不想她再一次的经lì死亡。

  就算绾儿相信了,以她的性格,那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她就算死,只怕也会嫁给他的,那他难道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吗。

  所以这件事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告诉她。

  几乎是短短的瞬间,萧煌已经有了决定,挑起浓黑的长眉,瞳眸满是无奈的开口:“绾儿,我不放心你,所以悄悄的追上了你们,一路隐在你们的身边,想保护你的。”

  “可是你为什么不露面?”

  苏绾眯起眼睛,有些不大相信。

  萧煌沉声说道:“你忘了我父王的事情了,我父王明明病了,而我不待在京城照顾他,竟然悄悄的出了京,你说若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会如何的说我。”

  苏绾听了,倒有几分相信了,望着他不满的说道。

  “那你可以悄悄的露面啊,为什么一直暗中盯着我,又悄悄的潜进我的卧房,还点了我的穴道,害得我以为是什么贼人,还一心想抓住你呢。”

  萧煌上前一步紧抱着她,叹息着说道:“其实我不想露面的,只想暗中跟着你们的,可是看到萧烨和君黎不停的献殷勤,我心里就说不出的抓狂,所以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就会来看你。”

  苏绾虽然不怀疑他,可还是不满的狠狠瞪他一眼。

  “你说,有没有乘我睡着的时候,乘机轻薄我。”

  萧煌看她语气松缓了下来,立刻上前拽她过来紧紧的抱着她,霸气无比的说道:“怎么叫轻薄你,你是我的媳妇,我对你做什么,那叫亲热,不叫轻薄。”

  他说完不等苏绾说话,又俯身狠狠的亲了上去。

  多少日子没有这样肆意妄为的亲她了,现在他只想好好的抱抱她,亲亲她。

  至于其他的一切都去见鬼去吧。

  苏绾被亲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不过因为多少日子没有见到他,她也想他了,所以并没有拒绝。

  不但没有拒绝,她还轻轻的回应他了。

  这一回应,就好像缭原的火焰一般,越演越烈了,最后两个人衣衫不整的滚到了床上,不过因着屋子里动jìng太大,惊动了外面守夜的紫玉,紫玉紧张的叫起来:“郡主,你没事吧。”

  说着便心急的欲冲进房间里,房里的两个人一下子清醒了。

  苏绾一把推开了萧煌,飞快的朝着外面的紫玉说道:“你息着吧,我没事,就是刚才不小心撞着东西了。”

  紫玉的脚步正好停在门前,听到自家主子的话,倒是没进来,只恭敬的说道:“郡主若有事叫奴婢。”

  “知道了。”

  屋外安静了下来,不过房里的人却不敢再有大动作,因为紫玉武功很好,听觉力自然也是十分灵敏的,若叫她听出些什么终归不大好。

  苏绾用力的推了一下萧煌,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不由得吃疼的皱了起来,先前太生猛,没有感觉,现在一息下来,才感觉先前吻得太厉害了。

  而大床上的萧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比苏绾更惨,现在身上一股邪火都不下来,身子难受极了。

  看到苏绾媚眼如丝的娇媚模yàng,他只觉得唇干舌燥,真想来个饿狼扑虎,把这人给生吞活吃了。

  可是理智上也知道,这里乃是东海的驿宫,他就算再猴急,也不能在人家的地盘上做点啥吧。

  所以他掉头不敢看苏绾,赶紧的平息自己强烈的**,直到心绪好一点了,才敢掉头望过来。

  他一望过来,听到苏绾娇羞的开口:“等东海的事情一结束,我们就回西楚大婚。”

  要不然总这样,她都担心这家伙憋出病来了,要知道他可是她后半生的幸福啊。

  苏绾想到这个,满脸娇羞,再怎么样大咧咧说到这个也不好意思,虽然她和萧煌早有了肌肤之亲,可那时候倒底被药物控制住,自己完全没有感觉。

  苏绾的话使得萧煌整个人仿似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周身上下透心的凉,心中的邪火欲火一下子被浇灭了。

  因为他想起了萧烨和苏绾身上的九转凤鸾劫,他根本没办法和苏绾大婚。

  想到这个,他是又气又怒,又周身无力,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苏绾一下子察觉了,飞快的望向萧煌,奇怪的开口:“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萧煌醒神,摇了摇头,伸手拽她过来躺在自己的臂弯上,温柔的说道:“可能是有些累了,我们睡吧。”

  苏绾没反对,该做的不能做,接下来只能安稳的睡觉了,不过睡在他的身边,闻着独属于他的味道,整个空间似乎都被他的气息给包裹了,这感觉让人安心。

  这几天因为怀疑暗处有人闯进来,所以她一直绷着一根神经,没怎么睡,现在在他的身边,她感觉很安心,整个人放松了,很快就睡着了。

  苏绾睡着了,可是萧煌却没有睡着,一夜无眠,睁着眼睛望着她,想到她身上的九转

  她,想到她身上的九转凤鸾劫,以及和萧烨的宿命,萧煌的眼睛便红了,仿若一只困兽一般,随着时间越往后,他越心焦,越抓狂。

  可是一夜过去,依旧无解。

  苏绾早shàng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不过这一觉虽然半夜才睡,因为睡在萧煌的身边,所以特别的安心。

  早起的时候,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精神特别好。心情也特别的好。

  她的这份愉快的心情,感染了寝宫里侍候的紫玉和黄玉等人。

  几个小丫鬟她一嘴你一言的说道:“郡主看起来心情不错。”

  “一定是昨夜做了一个好梦。”

  “难道是梦到了萧世子。”

  苏绾吃吃的笑,哪里是梦到萧煌,而是真实的和他同床共枕了半夜,正因为这样心情才会特别的踏实。

  屋子里的人正在说笑,门外凤玲珑领着白沁急急的走了进来,一进来凤玲珑心急的说道:“绾儿,快起来,随娘去一个地方。”

  苏绾看凤玲珑脸色有些微的白,立刻关心的问道:“娘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凤玲珑摇头,沙哑着声音开口:“娘没事。”

  白沁在后面飞快的开口说道:“太子殿下先前派人来说,昨夜有人进宫刺杀东海皇,致使东海皇受了重伤,他的手下盯上了那刺杀东海皇的人,一路追踪,最后查到了那刺客,发现是一一一。”

  白沁说不下去了,凤玲珑脸色却微微的有些白,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身子控制不住的轻颤了起来,极力镇定的说道:“那个人很可能是你爹。”

  “我爹?容枫,东海真正的东海皇吗?”

  苏绾终于明白自己的娘为什么如此神容了,因为本以为死了的那个人,结果却没有死,她的美人娘亲能不百感交集吗?

  “娘亲,我们一起去看看。”

  苏绾立刻俐落的从床上下来,房间一侧的紫玉蓝玉上前替她穿衣服,待到穿好衣服,便又给她梳头。

  而这其间凤玲珑则不停的在房间里走动,心急如焚,先前弟弟派人来说,昨夜进宫刺杀刺客的人,他已经跟踪到了,很可能是容枫,因为这个人长得和东海皇一模一样的脸。

  如果是这样,他没死,他没事。

  想到他没事,凤玲珑双手合什的感谢老天爷,只要他活着便好,活着便好。

  现在她已经没有别的祈求了。

  就在凤玲珑祈祷的空档里,苏绾已经穿戴整齐了。

  白沁望着苏绾说道:“郡主,太子吩咐了,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所以只让你和公主两个悄悄的过去,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苏绾和凤玲珑自然也知道这事,点了点头,苏绾吩咐紫玉等人:“你们一人留在寝宫里假扮我,其她人在外面活动,另外临阳郡主过来的话,你带她进来,和她说我出去有一下事,很快就回来。”

  紫玉领着蓝玉和黄玉一福身:“奴婢知道了,郡主放心吧。”

  凤玲珑和苏绾以及白沁三人已从窗户飘然而出,屋外有一名黑衣人正候着。

  这黑衣人乃是凤离夜的得力亲信,一看到凤玲珑和苏绾走过来,这人飞快的开口:“公主,郡主请。”

  几个人悄悄的避开驿宫的防守,一路离开了驿宫,驿宫外早停了一辆马车,等到凤玲珑和苏绾和白沁上马车,那黑衣人一跃上马,打马狂奔,很快离开了驿宫。

  马车里,苏绾看出凤玲珑很紧张,完全不复往常的冷傲高贵,现在的她就像一个为情所困的女子。

  忧心,焦虑,还有着丝丝的惶恐。

  十六年没见了,再见面,谁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苏绾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拉着凤玲珑的手:“娘亲,别紧张,一定是爹爹他,他定然还想着你,爱着你,所以你不要担心。”

  凤玲珑心绪镇定了一下,抬起手摸了摸苏绾的秀发,柔声说道:“绾儿,娘亲现在只求他活着。”

  之前知道他有可能死了,她的心不知道有多痛,只想他活着,他若活着,不管让她承shòu什么她都是甘愿的。

  从前她以为他负她,觉得自尊受损,觉得无颜面对亲人。

  可是现在她再也不会那样想了,因为相较于他活着,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哪怕他不爱她了,哪怕他身边有了别的女人。

  凤玲珑忽地笑了起来,眉眼说不出的华丽,她本就是明艳动人的女子,再拢上温柔的笑意,当真是耀眼至极。

  苏绾没有再说话,因为眼下首先要确认容枫的身份,若没办法确认容枫的身份,她说再多也没有用。

  两个人心里想着,掀帘往外看。

  只见马车并没有往城内驶去,而是驶进了一座偏僻的小村子,很快他们就看到小村子中间有一户人家,前院后院都站了不少的人,一些是衣着简单的百姓,而另外一些人却个个身着黑衣。

  两帮人对恃着,似乎一触及发要打起来似的。

  不过好在没有打起来。

  直到马车停了下来,前面驾车的黑衣人,飞快的跃下马,恭敬的请凤玲珑和苏绾下来。

  “公主,郡主,请下马车。”

  白沁最先跃下马车,然hòu伸手扶了凤玲珑和苏绾两个人下来,最后三个人跟着前面的黑衣人,一路往小院走去。

  那些村民看到凤玲珑

  看到凤玲珑和苏绾时,一脸的警戒,眼神十分的不好,不过凤玲珑和苏绾等人皆会武功,从那些村民的气息轻易看出来,这些人虽然衣着村民服,看上去像普通的村民,事实上,他们都身怀武功,不是简单的村民。

  小院的地方并不大,四周用青竹围成篱笆墙,院内的空地上栽种了一些蔬菜,中间用青石铺成一道小道,一直通到里面的三间正房,旁边各有几间耳房,一切看上去都很朴素。

  凤玲珑顾不得理会四周的一切,只心情激动的跟着前面的黑衣人,一步一步的往正屋走去。

  待到一行人走到正屋门前,黑衣人朝内里禀报:“殿下,公主殿下和郡主过来了。”

  凤离夜的声音在正屋的房里传出来:“阿姐和绾儿进来吧。”

  黑衣人往旁边一让,凤玲珑和苏绾二人一路往正屋走去,三个人很快进了正堂。

  正堂地方并不大,不过仅有的竹桌两边,此时端坐着两个对恃的男子。

  一个飘逸华美的男人正是凤璃夜,而另外一人,长得果然和宫里的皇帝一模一样。

  此人听到门外有脚步声,缓缓的掉头望过来,看到了凤玲珑从门外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他下意识的慢慢的起身。

  那眼神中一下子涌出浓浓的思念,还有恍然若一梦的恍惚,他下意识的轻唤一声。

  “珑儿。”

  他一开口,凤玲珑便知道他是谁了,他正是她魂牵梦系,以为他变心了的心上人容枫。

  凤玲珑控制不住的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容枫:“容枫,你是容枫。”

  “呜。”

  凤玲珑抱着容枫,一下子失声痛哭了起来,就好像一个小女孩子一般,哭得别提多伤心了。

  容枫紧紧抱着她,虽然没有流泪,但是他的心却是被她给哭软了。

  “珑儿,别哭,别哭,没想到我们有生之年还能再见面,既然见面,就高高兴兴的。”

  容枫拍着凤玲珑的背,凤玲珑根本不理会容枫,直接的拒绝。

  “我就哭。”

  这么多年,她吃的苦,他吃的苦,就让她好好的哭一哭吧。

  正堂内,凤离夜和苏绾二人相视,没想到娘亲这样冷傲霸气侧漏的人也有小女孩的一面,还真是太少见了哎。

  正堂上,凤玲珑正哭得畅快,忽地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来。

  苏绾掉过头去,正好看到一个身材高挑,五官端正的女子从外面端了茶水进来,不过当她看到凤玲珑和容枫紧抱在一起时,她手中的茶杯咣当一声摔了。

  那厅堂上本来正抱住容枫哭的凤玲珑,听到响声,吓了一跳,倒是醒过神来,不自在的擦了擦眼泪。

  她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哭,可是看到容枫,真的只想哭,什么话都不想说。

  不过哭一场后,心里倒好受一些了,而且看容枫活着,她就觉得整个人很开心。

  凤玲珑放开了容枫,低低的说道:“容枫,对不起,我就是太激动了,所以才会失态的。”

  容枫摇头,眸光温柔的轻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没事。”

  他的动作让门前站着的女子,下意识的咬紧了下唇,显得十分的难受。

  别人没在意这女人,苏绾倒是看到了,不由得盯住这女子,暗想,这不会是爹爹娶的小老婆吧。

  她正想着,容枫清润的声音响起来:“好了,都坐下来吧。”

  他拉着凤玲珑自走到一边的桌边坐下来,然hòu抬头望向门前的女子,笑着介shào:“这是小舞,小舞过来,这就是我画像上画过的女子。”

  木夕舞看着凤玲珑,脸色有些白,不过强撑着走过来打招呼:“凤姐姐好。”

  凤玲珑点头,她见到容枫太激动了,所以也没有发现木夕舞的不正常。

  而且她最高兴的是容枫待她一如既往,这让她很高兴很开心。

  苏绾却没有忽视掉木夕舞的眼神,分明是极爱慕自个的爹爹的,所以她可不会坐视不管。

  苏绾想着,掉头望向容枫,温声唤了一声:“绾儿见过爹爹。”

  苏绾这一声,把木夕舞吓了一跳。也把容枫吓了一跳。

  他抬头望向苏绾,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凤玲珑不自在的垂头说道:“容枫,这是你的女儿绾儿。”

  容枫完全的呆愣住了,同时呆住的还有木夕舞,她没想到容大哥不但有了一个女人,还有了一个女儿。

  木夕舞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容枫倒是有些激动。他没想到当年珑儿竟然怀孕了,还替他生了这么可爱的女儿。

  容枫伸出手招呼苏绾过去,伸手拉着她,轻声的对苏绾说了一声:“绾儿,是爹爹对不起你。”

  本来该是他金枝玉叶的公主,可是最后他却什么都没有给她,而她竟然长这么大了。

  苏绾摇头,笑眯眯的说道:“爹爹绾儿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和我娘好好的,绾儿就知足了。”

  苏绾说完,果见门前的那个女子,身子轻颤了一下。

  看来她的猜测没有错啊。

  不过容枫却没有注yì门前的木夕舞,他现在整个身心都在一对妻女身上。

  这么些年,他能顺利的挺过来,就是因为他对凤玲珑的承诺,珑儿,待到回到东海,本王定然十里红妆,奔赴千里之地迎你入东海。

  可是他的誓言都

  他的誓言都没有兑现呢,他怎么能死。

  所以即便再苦再难,他也挺过来。

  现在他没想到珑儿还替他生了一个可爱迷人的小公主。

  容枫只觉得老天待自己还是厚爱的。

  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温馨画面,倒底刺激了木夕舞,她扭头便伤心的跑走了。

  容大哥,她的容大哥再也不是她一个人的了,再也不是她一个人的了。

  正堂里,木夕舞跑走,容枫是看到的,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关于夕舞喜欢他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不过他心里只有珑儿一个人,是不打算再接纳第二个女人的。

  所以容枫并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凤离夜,缓缓的开了口。

  “好了,现在还是谈谈正事吧,容枫你,本来该是东海的皇帝,为什么却在这里,那宫中顶着与你一模一样脸的又是何人?”

  凤离夜一开口,凤玲珑和苏绾全都安静了下来,一起望着容枫。

  提到宫中的东海皇,容枫的周身瞬间笼上了狂风暴雨,一扫之前面对凤玲珑的温雅,他周身燃烧起来的炽热杀气,似乎能吞噬掉别人,让人一眼便可看出,他和宫里的那个皇帝有着血海深仇。

  “这个渣人,我不会放过他的,绝不会放过他的。”

  容枫抬手狠狠的一拳打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桌子应声而碎。

  凤玲珑立刻心疼的伸手拉过容枫的手,轻揉他的手,温柔的说道:“容枫,慢慢说,不要着急。”

  她温柔的话,似乎能安抚人心似的,容枫果然安定了下来。

  他极力的平复心境,待到自个安静了下来后,才沉声说道。

  “那宫里的人是安王,没想到一向懦弱无能的人,竟然胆敢弑君杀弟夺皇位,呵呵,过去我还真是小看他了。”

  若不是他大意,又如何会中了他的计呢,当他前往安王府去拜祭他的时候,竟然在灵堂上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而自已因为惊yà,竟中了他们的毒,被他们抓住,歹毒的打死。

  当时他们以为他死了,却不想他在最关jiàn的时候服下了珑儿曾经送给他的一枚护心丹,暂shí的护住了他的心脉,所以在那些人以为他死了的时候,他其实只是假死状态。

  那些人乘夜把他带出京城,从山崖上扔下去,害得他周身骨折,脸也被毁了,除了有一口气外,完全是一个废人。

  后来他被上山采花的木氏父女给救了,经过整整三年的调理,才把身上的伤调好。

  调好身上的伤,他又去拼命的赚钱,请天xià最负盛名的名医给他修复自己被毁的面容,这一修复又是近一年的光阴,待到做完了这些后,他开始创建自己的势力,下定决心进宫,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这一准备,十六年的时间地过去了,现在他总算有势力了,便打算领着人进宫杀掉老皇帝,然hòu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虽然这其中种种说不出的艰苦,不过容枫并不打算把这些告诉凤玲珑。

  但是他不说,凤玲珑却不可能不知道,如若不是吃了很多的苦,他不会一直忍到今天才发难。

  凤玲珑什么都没有问,而是望向了自个的弟弟,沉声说道:“离儿,你助容枫一臂之力,定要助他夺回东海的皇位。”

  凤离夜神色立刻拢上幽寒,沉声点头:“阿姐,放心吧,我定会助他拿到东海的皇位的。”

  他说完望向凤离夜说道:“阿姐,绾儿,你们回去吧,不要让驿宫那边的人察觉,关于别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容枫就好,我保证助容枫拿回东海的皇位。”

  凤玲珑虽然不舍,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助容枫拿到皇位,这是大事。

  凤玲珑望向容枫:“我先回去了,容枫你别着急,你的皇位一定会拿回来的。”

  容枫点头,目送着凤玲珑和苏绾往外走去,这一刻他冰冷的心充满了暖意。

  因为他有心爱的女人,有自己的女儿,所以他定然拿到东海皇位,给予他们最高的尊荣。

  凤玲珑和苏绾二人出了正堂后,又吩咐那黑衣人,把她们依旧送回驿宫去。

  马车悄然的离开后,小村子的某个角落里,慢慢的走出一个身材高挑,长相端正的女子,不过女子的眼里却满是忧怨,气恨恨的望着那离开的马车。

  凤玲珑和苏绾知道容枫还活着,母女二人很开心,一路说着话,回驿宫去了。

  待到进入了驿宫的范围,苏绾怕马车被人发现,所以便让驾车的黑衣人停下马车,母女二人以及白沁下马车步行,然hòu吩咐那黑衣人赶紧的走。

  待到马车驶远了,一行三人一路说着话步行回驿宫。

  等到三个人进了他们住的宫殿,正好看到宫殿大门内有几个人走过来,为首的正是宁王萧烨。

  萧烨看到苏绾和凤玲珑三人从外面走进来,诧异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多问,迎面便上来了。

  昨晚苏绾给萧烨的笑脸,使得萧烨好像看到了希望一般,他觉得绾儿待他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所以他要再激再励。

  宁王一边想一边领着几名手下走了过来。

  “绾绾,你们什么时候出去了,怎么不多带些人,这边可是很危险的?”

  苏绾抬眉望了萧烨一眼,脸上神色淡淡,因为她没忘了暗处的萧煌正守着呢,如若看到她和萧烨过多的接近,那家伙恐

  ,那家伙恐怕又要吃醋了,所以她还是和萧烨保持点距离为好。

  苏绾想到这,便轻点了一下头:“宁王殿下放心吧,我们没有走远,就是在驿宫各处走走,散散步而已。”

  她说完和凤玲珑一起越了过去,把宁王萧烨扔在了后面。

  萧烨望着前面走远了的身影,一时间脸色幽暗莫名,明明昨天晚上绾儿待他的脸色还不错呢,为何一夜过来,这脸色立马便变了,究jìng怎么了?

  萧烨周身拢着冷意,可是一时却也想不出来哪里出了问题。

  身侧的手下也不敢打扰他,萧烨想了一会儿,转身自回自己住的地方。

  下午半天,凤玲珑和苏绾等人并没有出自己住的地方一步。

  眼下东海国波光诡谲,她们这些明面上的人,还是安份待着好。

  至于暗下里的动作,交给容枫和凤离夜二人就好了。

  相信他们二人联手,定然可以顺利的拿下东海的皇位。

  是夜,苏绾躺在床上,想到自个娘亲和容枫的事情,不由得轻声的笑了出来,因为她本来以为容枫已经死了,没想到他命大竟然没有死。

  所以这一点上她比芊芊要幸福得多,芊芊的父母全都死了,而她的父母却全都侥幸不死。

  待到爹爹顺利登位后,她就可以安心的嫁给萧煌了。

  这真是太好了,苏绾越想越兴奋,最后竟然睡不着觉,可又不想惊动外面值夜的紫玉和蓝玉,便悄悄的从窗户跃了出去,在驿宫后花园轻轻的闲逛起来。

  她知道虽然紫玉和蓝玉等人不在,但暗处萧煌在保护她呢。

  所以她不担心。

  果然,苏绾的念头一落,身后飘然而来一道光影,徐徐的落在她的身边。

  “绾儿,你怎么不睡。”

  苏绾望着飘然而来的黑衣人,正是萧煌,可是看到他脸上戴着的面具,不由得不满的嘟嚷。

  “好丑啊。”

  萧煌轻笑一声,抬手摘掉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华丽美如冠玉的神容,他眸光深邃潋滟的望着她,挪谕的开口。

  “娘子,为夫这副容貌,你还满意吗?”

  苏绾脸红了一下,瞪他一眼:“谁是你娘子啊?”

  萧煌立刻虎着脸严肃的说道:“璨璨小姑娘,你说谁是我娘子?”

  他说着大手一伸便去挠苏绾,苏绾怕痒,忍不住笑着躲开:“你别挠了,人家怕痒。”

  萧煌哪里放开她,早紧紧的抱着她不松手了,逗得苏绾笑起来,不过生怕被人发现,又极力的忍住,然hòu轻拍萧煌挠她的手,警告的瞪着他:“快放开我,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萧煌依言放开了她,抬手温柔的替她轻理了一下滑落的秀发,神容说不出的温柔,然hòu俯身亲了苏绾一口。

  当然接下来并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单纯的牵着苏绾的手在后园散步。

  不过这里的动作,却被驿宫某处屋檐之下的人看到了,那人周身拢着嗜血的寒气,手指紧紧的握起来,手上青筋暴突,一双瞳眸赤红一片,好像是要发狂的凶兽一般。

  这频临疯狂的人,竟是宁王萧烨,白天的时候,他觉得苏绾对他的神容,似乎一下子又冷淡了下来。

  他总觉得不太正常,所以乘夜,悄悄的躲在驿宫的某处宫檐之下,因为知道苏绾身边有不少厉害的人,所以他并没有靠近。

  只远远的看着,没想到竟叫他看到这样的一个画面。

  他做梦也没想到萧煌竟然暗中跟着他们一路进了青霄国,还来了东海国。

  难怪苏绾一直对他热情不起来,原来是因为这家伙暗中跟着。

  萧烨看着不远处亲热的两个人,心刺痛得无以复加,忍不住闭上眼睛,他想到了前生,前生他和绾儿是那么的好,为什么,为什么他最后要抛弃了她。

  为了这个,他宁愿放qì了帝皇运和心头血,来重换他们这一生,老天难道连这个机huì也不给他们吗。

  不,他不甘心。

  他牺牲了自己帝皇运和心头血,为什么便宜了别的男人。

  前世这个男人早就死了的,他该死。

  今生他绝不会让他抢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的。

  他的女人,他不会让他娶到的。

  萧烨的眼神狰狞得可怕,唇角是燃烧如火焰一般的狂暴。

  萧煌,你个该死的混蛋,你竟然胆敢这样做,这一次我定然要让你后悔你做的。

  他说着死死的盯着前方,不过为怕萧煌发现,很快他又微微的睑上了眼目。

  驿宫后面的萧煌并不知道暗处有人盯着他,一来萧烨离得远,二来萧烨并不敢长时间的盯着他,再加上他此刻陪着苏绾十分的高兴,无暇理会别的,所以并不知道暗处有人死死的盯着他。

  萧煌陪着苏绾在后花园散了两圈后,便送她回寝宫,叮嘱她快点睡,夜深了,要不然明天精神会不好。

  本来他还想陪睡呢,不过为防失控,所以他没有提出陪睡一事。

  待到苏绾进了寝宫,萧煌慢慢的转身,闪身往暗处纵去,同时他摸出一张面具,打算戴上脸,不过他还没有戴好,便看到暗处幽灵似的闪出一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萧煌你竟然胆敢这样做。”

  萧烨仿若地狱的修罗一般拢着铺天盖地的煞气,瞳眸寒光霍霍的盯着萧煌,那眼神恨不得吞食

  恨不得吞食了萧煌。

  萧煌怔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面具,既然叫这家伙发现了这一切,他再戴也没什么意思了。

  萧煌眸色暗沉的盯着对面的萧烨,身上同样的拢着戾气寒气,阴森森的盯着对面的萧烨。

  如若可以,他真想打死这个该死的东西,如若不是他,璨璨现在就是他的妻子,现在他竟然还一副他很该死的样子,究jìng是谁该死。

  萧烨却如虎狮一般愤怒的咆哮起来:“萧煌,你个混蛋,你太该死了,若不是本王当日使用了九转凤鸾劫,你早就已经死了,现在你不但不知恩图报,竟然还抢本王的女人,你该死,该下十八层地狱。”

  萧煌冷戾的回他:“如若璨璨真是你的女人,老天自会早早的安排她和你相遇,可是老天只安排了我们两个人相遇,所以你才是该滚开的一个。”

  “还有你认为你有脸娶她吗。你配娶她吗?当初是谁弃她于火海不顾的,是谁?”

  萧煌的怒吼声,冲击着萧烨,提醒了他当年曾经做过的事情。

  他愤怒的怒吼:“是,本王是做错了,可是本王后悔了,后悔得愿用多少年的帝皇运和心头血来启动凤鸾劫,就是为了和她有一个从新的开始,我会让她成为我的太子妃,我的皇后,可是你生生的破坏了我们。”

  他说到眼神阴森得可怕。

  萧煌怒极反笑起来:“萧烨,你还要不要脸,什么叫我生生的破坏了你们,是你破坏了我们。”

  萧烨因着之前看到萧煌和苏绾在一起的画面,给刺激了,再加上他这一阵子以来的努力,一点效果也没有,这刺激得他抓狂不已。

  所以此刻他整个人都很狂怒。

  “萧煌,她是我的女人,不是你的,她和我是一体的,谁也抢不走。”

  萧烨说到这个,萧煌只觉得无比的痛心,一种无力的挫败感漫延在他的周身。

  对面的萧烨却阴森森的冷笑着盯着他。

  “萧煌,现在本王命令你放qì她,不但要放qì她,还要让她死心,让她对你彻底的死心。”

  “休想。”

  萧煌冷沉的拒绝,哪怕他一辈子不娶璨璨,也不会伤害她的,她若是伤心了,他一定会比她更难过更痛心的。

  可惜萧烨却阴森嗜血的笑了起来:“你会做的,你一定会做的。”

  他说着手一伸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来,那银亮的刀光映在他的脸上,冷若鬼魅。

  “萧煌,你不是说你爱她吗,那么就让本王看看你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

  他说完陡的把匕首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幽幽的轻笑着开口:“萧煌,我启动了九转凤鸾劫,是为了我和绾儿有一个美好的开始,她是我的女人,我绝不会便宜了别的男人的,如若你不照我说的做,那么我便自尽,你应该知道,我若死,她必死,你是否要试试?”

  他说完哈哈的轻笑起来,夜色之中,仿若妖魅。

  ------题外话------

  有票记得投啊,月底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41章二男相争 拿命威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