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蚀骨的怒意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煌脸色难看的望着对面的男人,好似疯魔了一般,妖魅不已。

  他抿紧唇一言不吭的望着他,直到他笑够了才开口:“萧烨,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你从现在开始不准和她见面,不但不准和她见面,还要让她知道你喜欢上了别人,让她对你彻底死心。”

  萧煌一想到那种可能,如果他真的那样做的话,绾儿就会恨他。

  想到她恨他,他就控制不住的心痛。

  尤其是想到她心痛的样子,就好比有人狠狠的在剜他的心一般。

  “萧烨,你疯了不成,既然你说爱她,为什么还忍心伤害她,前世你伤害她一次了,难道今生不能不伤害她吗?你让我这样伤害她,你难道忍心吗,如若我真的照你说的做了,璨璨她会心痛死的。”

  萧煌沉痛的怒喝,若非知道这男人身上牵系着璨璨的一条命,他定会毫不犹豫的一掌击毙了他。

  可惜因为他身上系着璨璨的命,所以他只能选择提醒他。

  希望他有良心一点,不要再为难璨璨,抑或为难他了。

  果然萧煌的话,使得萧烨有短暂的沉默,而且他的面容说不出的伤痛,想到了前世,想到了自己对苏绾的伤害,他的心很痛。

  可是就在萧煌以为他被自己说动了的时候,他忽地睁开一双猩红的眼睛,阴狠无比的盯着萧煌。

  “正因为我前世伤害了她,所以我才想勉补,才想和她重来一世。”

  “可是你呢,你破坏了我们,是你是你。”

  萧烨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愤怒异常的吼叫着,就因为这个男人,毁掉了他的所有,他不甘心,不甘心。

  如若是这样,他宁愿选择和绾儿一起死,是的,一起死。

  前生他没有陪她一起死,那么今生就让他和她一起死吧。

  他如此想着,手中的匕首直直的往脖子上划去,鲜血顺着刀锋往下滑落,丝毫不犹豫。

  他的动作让萧煌看得很明白,他是抱了必死之心的。

  如若他死了,那么璨璨她?

  萧煌打了一下寒颤,周身不寒而粟。

  他慌恐的吼叫起来:“住手,你住手。”

  萧烨停住了动作,血红着一双眼睛掉头望过来,他脖子上还有血往下滴,配着他此刻疯颠的模样,当真是说不出的骇人,一眼望去,十足的男鬼。

  “你还有何话?”

  萧烨阴森森的开口。

  萧煌急促的呼吸,飞快的动脑子,要不要想个办法囚禁了这人,终生的养着这么一个人,这样一来,璨璨就不会有事了,他不和璨璨成亲就是了。

  萧煌正动着脑子,对面的萧烨却幽冷的轻笑出声。

  “萧煌,你不会想囚禁本王吧,那你真是想多了,不信你来试试,看本王就算被你和凤离夜囚禁了,会不会顺利死掉。”

  “若到那时候,绾儿她不是我害死的,是你们,是你们这些人害死的。”

  他说完抬头望着夜空,沉痛的说道:“若不是本王启动了九转凤鸾劫,你和凤离夜又算什么东西,前世你已经死了,而凤离夜前世并没有出现,这一世你们一个个却跑出来搅局,当真以为本王好欺负吗?前世本王启动了九转凤鸾劫,不是为了便宜别人的,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开始的,如若不能实现,本王愿意陪她一起死。”

  他说完刀锋又往里送了两分,脖子上鲜血流得越发的厉害了,看得萧煌心里惊悚不已,周身汗毛倒竖。

  他不是害怕这个人死,而是害怕璨璨死。

  本来还想着要囚禁萧烨什么的,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而看到他这样义无反顾的样子,萧煌眼睛忍不住微微的红了,现在他怎么办?

  他该如何做?才能既不让璨璨伤心,也不让她身死。

  鱼和熊掌似乎不能兼得。

  他只能舍其一。

  萧煌陡的抬首,夜幕之下,他的眼眸一片赤红,嗜血的叫起来:“好,你说,你究竟想要本世子怎么样?”

  “从现在开始,你要让她死心,让她对你心生绝望,还有你最好不要把这些事告诉她,如若你告诉她,我不介意和她一起死。”

  萧烨的匕首又往前挪了挪,萧煌看他此刻已有些疯魔的样子,生怕他真的一怒自杀。

  想到璨璨前世死于火海之中,今生难道他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

  那他和萧烨又有什么区别呢,嘴上说喜欢她,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好,我答应你。”

  萧煌说完这句话,只觉得整个人似乎被抽空了似的,一下子没有力气了,身子发软好似踩在云中一般。

  想到璨璨那迷人娇俏的脸上,满是伤痛的神容,他觉得他的心在这一刻便被抽空了一般,整个人魂魂都不在身上了,他头脑嗡嗡作响。

  前面萧烨哈哈大笑:“看来我终究有胜你的筹码啊,萧煌,从现在开始,你给我离得绾儿远点,若是再让我看到你靠近她,别怪我做出不该做的事情。”

  萧烨看萧煌失魂落魄的样子,以及那痛苦不堪的神容,忽地觉得心里解恨不少。

  笑意越发的畅快,然后陡的阴沉着脸望着他说道:“我看你差不多也该露面了,你之前隐着不就是为了防我吗,现在我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你躲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他说完停住了笑,抬眸恢复了清冷之色:“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闪身便走。

  身后的萧煌望着那融入暗夜之中的身影,身子一软往后靠去。

  眼看着便要栽到地上去,暗处的手下闪身而出,飞快的伸手扶住了他。

  虞歌一抬头,看到夜色之下,自家的爷脸色难看得可怕,脸色惨白,瞳眸满是赤红,而他的手竟然冰凉的一点温度都没有,似乎受了什么大惊吓似的。

  虞歌吓了一跳,紧张的扶住萧煌:“世子爷,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萧煌摇了摇头,此刻他整个人有些木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慢慢的扶着虞歌的手一路往暗处走去。

  这里发生的一切,苏绾并不知道,她因为先前和萧煌亲了抱了,又逛了后花园两圈,心满意足的倒头便睡了。

  接下来的时间,萧煌并没有出现,而苏绾也不知道内里的情况,她和凤玲珑以及慕芊芊的注意力,全在那个东海皇身上。

  虽然她们安份的待在驿宫里,可是却派了人盯着东海皇宫的一切动静。

  知道皇帝受了重伤,虽然御医全力的医治,但是皇帝的病却是越来越严重,而皇宫里皇后娘娘并没有因为儿子的死而意志消沉,相反的她立刻以雷霆手段把宫里死了娘才十岁的九皇子过继到自己的名下,成为她名下的嫡子。

  朝堂上的朝臣因此分成了两派,一派力保敏贵妃之子赵王登位,一派力保皇后过继的九皇子登位。

  两派人每天在朝臣上互相攻击,互相争斗,到后来发展为一见面便打。

  赵王以雷霆手段制服了朝堂上多名的朝臣,还掌控了皇帝手里的一支军队,然后用这支军队控制了皇后的正德宫,连带的把才十岁刚刚做起皇帝梦的九皇子给控制住了。

  赵王控制住了皇后和九皇子,以及朝堂上的一大半的朝臣后,立刻下旨诏告天下,因东海皇被刺客重伤,他出于无奈之举,先行临朝回事,择日行登基大典之事。

  诏告一下,京城内外的人皆松了一口气,不管谁当皇帝于他们来说都没什么大的区别,只要有人坐上那皇位即过。

  省得赵王一派和皇后一派的人天天掐,天天打,若是再这样下去,他们东海就乱套了,现在赵王登位也好。

  对于赵王此人,东海臣民还是没有多少挑衅的,赵王为人一向严谨,待人接物也从未有大的过错,深得帝宠,他登位算来也是众望所归。

  驿宫内,萧烨和君黎等人已接到大臣送来的请贴,邀请萧烨和君黎以及凤玲珑等人往前宫中观礼。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临朝问事仪式,不过那也是走向皇权帝位的第一步。

  眼下西楚北晋青霄国的人都在东海内,赵王没有理由不请他们去观礼。

  萧烨和君黎等人接到请贴后,浅笑着和东海国的大臣打了招呼,明日一早定然前往宫中观礼,请赵王殿下放心。

  前来送信的朝臣听了萧烨和君黎的话,松了一口气,领旨回宫复旨。

  而凤玲珑和苏绾等人也接到了请贴,母女二人坐在寝宫里商谈这件事。

  “明日赵王临朝问事,舅舅不是说助爹爹拿下东海皇位吗?”

  “明日一定是一个重大的转折,你舅舅和你爹爹一定会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把安王那个贱男的脸面给扒下来,然后他顺利的登上东海的帝位。”

  凤玲珑凤眸清亮,眼神乌黑幽沉,她不仅相信容枫,也相信自个的弟弟,他们两个人联手,一定会顺利拿到东海的皇位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

  苏绾也相信舅舅,舅舅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他出手帮助爹爹,东海皇位定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

  待到东海事了,她就可以回西楚国成亲了。

  想到这个,苏绾的脸色不自觉的洋溢起幸福,脸色微氤,唇角是甜蜜的笑意,凤玲珑一看她的样子便知道女儿是想到心上人了,女人想到心上人那娇羞幸福的样子,任谁一眼便能看出来。

  “绾儿,你是不是想起西楚国的那个靖王世子了?娘亲还没有看到过那家伙呢,他真的有那么好吗?竟然拐走了我宝贝女儿的心。”

  凤玲珑抬手摸摸苏绾的小脑袋,满眼的舍不得。

  她缺席了女儿那么多年,本来该好好补偿她的,可是没想到她却要嫁人了。

  “娘亲。”

  “以后若是那混小子欺负你,告诉娘亲,娘亲一定会替你收拾他的。”

  苏绾笑眯眯的应了:“好。”

  心里微微的有些得意,回头一定要把娘亲的话告诉萧煌,别以为她没人撑腰。她娘亲可是会替她撑腰的。

  不过想到萧煌,苏绾想到这家伙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按照道理,他知道她已经发现他了,应该会每天偷偷的来看她才象话啊,怎么反而一直不出现了。

  苏绾微微的有些气恼,心中暗自想着,等回头看到他,一定要收拾他。

  她心里甜蜜蜜的想着这件事,凤玲珑自然看到了她娇羞的样子,不由得轻笑起来。

  罢了,只要绾儿幸福就好,这世上的母女情份,怎么也比不了一个真心相爱的爱人的。

  必竟要陪她的是她一生相伴的那个人,而且她听离儿说过,那个叫萧煌的家伙待女儿是一片真心的。

  所以她没什么好担心的。

  母女二人又在寝宫里说了半天的悄悄话。

  晚上的时候,苏绾在寝宫里等萧煌,可是这家伙依旧没有出现,苏绾有些待不住了,而且有些生气。

  这混蛋,怎么不来找她,不知道她心里高兴,想找人分享吗?

  她父皇明日便可拿到东海的皇位,她可就是东海名正言顺的公主了,以后嫁他,可没有亏着他。

  她想把这些分享给他,可是他倒好,竟然直接的不出现了。

  苏绾越想越来火,最后干脆翻身从窗户出去,在后园里闲逛。

  可是她都逛了两圈了,依旧没有看到萧煌出现,这下苏绾真的火了,立刻唤了暗处的云歌出来,不满的说道:“去和你家主子说,我要见他,让他马上出现,否则别怪我和他生气翻脸。”

  云歌应了一声,闪身没入了黑暗之中。

  他离开不大的功夫,便有一道幽灵似的身影出现在宫中后花园。

  这人出现真的像幽灵似的,周身还拢着冷冷的幽寒的气息,四周瞬间遍布着冷冷的寒气,使得本就寒冷的暗夜,越发的肃冷了。

  他一出现,苏绾便感受到了,先前的生气恼火因为这人的出现,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她高兴的走到萧煌的面前,开心的说道:“萧煌,你真是太过份了,明明我已经知道你在身边了,为什么一直不出现,害得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萧煌望着暗夜之下,那娇俏明艳的小脸,眸光璀璨而潋滟,眉眼愉悦而动人,这样一个可爱的小人儿,仿佛暗夜的精灵似的。

  他只想一生的呵护着她,不想让她难过,不想让她流一滴的眼泪。

  可是现在却要?

  萧煌想到只觉得钻心似的痛,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他的脸在暗夜之下一片惨白,他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暗沉低嘎的声音好似被人掐住了喉头似的。

  “我没事。”

  他一开口,苏绾发现不对劲了,飞快的抬头看他,他的脸色不好看,眼睛微微有些红,连声音都说不出的沙哑,好似被割伤了喉咙似的。

  难道萧煌生病了,原来他是生病了,而她先前还只顾着生他的气呢。

  苏绾暗暗的自责,飞快的近前一步,拉住萧煌的手,抬手往他的脑门摸去,关心的说道:“萧煌,你生病了,我先前还生你的气来着,对不起,我不该生你的气,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分享分享我的快乐,却没想到你有可能生病了。”

  萧煌听着小人儿自责又忏悔的话,直觉得自己快窒息了似的,太痛苦了这感觉。

  “我没事,璨璨,我真的没事。”

  他伸手想抱住她,好好的抱住她,为什么会有前世,为什么前一世他没有遇上她,为什么要让那渣男和绾绾有前一世。

  不过萧煌的手伸出去还没有抱到苏绾,便听到暗夜之下有脚步声响起来。

  有冷喝声急急的传来:“什么人。”

  四周刷的一下落起了几盏明灯,明灯之下照亮了一个普通的面容,还有一个娇俏动人的女子,女子的手正按在男子的脑门上,似乎在摸他的脸。

  来人中有人失声叫起来:“昭华郡主。”

  苏绾掉头望过去,看到说话的乃是北晋国的端王君黎。

  君黎望了一眼苏绾又望了一眼那陌生的男子,一阵诧然。

  “你在这里做什么?”

  苏绾轻笑着望向君黎,淡若轻风的说道:“散步啊。”

  “那这人是?”

  君黎指向了苏绾身前的男子,满脸的不解。

  他记得绾儿不轻易接受别人,那这是怎么回事。

  苏绾则望向身侧的萧煌说道:“萧煌,既然他们逮到你了,你也不用装了。”

  “萧煌,萧世子?”

  君黎更惊讶了,然后踱步走到了萧煌的面前,萧煌抬手摘掉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风霁月色华贵俊美的面容来。

  君黎倒抽一口冷气,不满的冷哼:“你抽什么风,搞成这样啊,既然来子,就出现好了。”

  萧煌的眸光并没有看君黎,而是直直的望向了人群之后的萧烨,那眼底的蚀骨恨意,似乎恨不得生食了萧烨。

  可惜萧烨却并不理会他,只唇角勾一抹讥讽的笑意,唇形轻轻的勾出一句话。

  萧煌,你别忘了你该做的事情。

  萧煌心揪紧,手指紧握,周身的寒气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

  他身前的苏绾立刻感受到了,抬头望过来,便看到萧煌和萧烨两个人眸光对恃,久久的没有放开。

  苏绾生怕两个人打起来,在别人的地盘上打起来象什么话。

  她伸手去拉萧煌:“萧煌,好了,我带你去见我娘亲。”

  她娘今天白天还念叨着他呢,现在正好带他去让她看看,她相信娘亲一定会喜欢萧煌的。

  苏绾正想得高兴,身后的萧烨已优雅的踱步走了过来,唇角是凉薄的冷笑:“呵呵。”

  警告的眼神,残狠的冷笑,萧煌的大手慢慢的从苏绾的手中抽了出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42章 蚀骨的怒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