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木夕舞被虐 两道圣旨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木夕舞被人打了一掌,受了些微的轻伤,很快御医赶了过来。

  同时有人禀报给了容枫,容枫领着太监赶过来。

  这一阵子他刚接手朝堂上的事情,所以有些忙。

  不过即便再忙,听到木夕舞受了伤,他还是赶了过来,因为木夕舞父女二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自然不会对木夕舞太过冷漠。

  永宁宫大殿一侧,木夕舞脸色特别的苍白,唇角还有一抹血迹,虚弱的睡在软榻上,一侧的御医正在替她把脉。

  殿内谁也不敢说话。

  大殿内的太监和宫女都知道这位公主可是皇上的救命恩人,所以谁敢得罪她啊。

  若是得罪她可就是得罪皇上,皇上定然要杀了他们,所以对于这位公主,个个侍候得特别的精心。

  木夕舞一边躺在床上,一边努力的想着,待会儿容枫哥哥来了,她该如何说。

  殿外很快响起脚步声,木夕舞的脸上立刻浮现出虚弱的样子,眼里还浮起了泪花,说不出的可怜。

  容枫的身影很快从大殿外走了进来,一路走到了木夕舞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木夕舞望着他,看到身着一袭明黄龙袍的容枫,不但成熟有魅力,而是举手投足说不出的霸气,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她凭什么要让给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

  对,他是她的,她要当他的女人,当他的皇后。

  木夕舞想着哭了出来:“容枫哥哥,我我一一一。”

  她说着咳嗽了一声,御医已经替她诊治完了,缓缓起身禀报容枫。

  “皇上,舞阳公主是受了伤,不过没有大碍,只要服用一些汤药就好了。”

  容枫微微的眯起眼睛,瞳眸之中一片幽暗的光芒,让人看不清楚他心中所想的事情。

  木夕舞望着这样的他,有些压抑,说出口的话也怯怯的;“容枫哥哥,你怎么了?”

  容枫望着木夕舞问道:“你怎么跑到永宁宫来受伤了?”

  “是玲珑姐姐,她打伤了我。”

  木夕舞说完哭了起来;“不过不怪玲珑姐姐,是我的不是,我该死,我不该和玲珑姐姐说容枫哥哥过去的事情,我说起了过去我们相依为命的事情,谁知道玲珑姐姐就变了脸,她一掌打伤了我跑走了。”

  木夕舞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凤玲珑是在为吃醋,所以打伤了木夕舞。

  可是容枫听了木夕舞的话,脸色并没有任何的变动,反而是拢上了一层薄薄的薄霜。

  他幽冷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来:“木夕舞,你在说谎。”

  木夕舞的脸一下子变了,急速的抬头望着容枫,看到他脸上不是怀疑,而是肯定,肯定她说谎了。

  他一眼肯定她说谎了,他这是有多相信那个女人啊,木夕舞哭了起来。

  “容枫哥哥,我没有。”

  容枫淡然的望着她,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你不了解珑儿,可是我了解,她不是轻易出手对付别人的人,但是她若出手,这人必死。”

  容枫斩钉截铁的说出凤玲珑的性格,凤玲珑性十分的刚烈,一般情况下她不会动手算计别人,但若是她动了怒,不管是谁,必死。

  她绝不会给任何人活口。

  容枫和她相处了多长时间。,岂会不了解她的个性。

  所以木夕舞一开口,容枫便知道她说谎。

  木夕舞脸色变了,十分的惨白,可是她还是想狡辩。

  “容枫哥哥,她一定是念着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所以一一一。”

  “所以她是不会出手对付你的。”

  这一点容枫十分肯定,凤玲珑身为青霄国的公主,自来胸中有大义,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她心中自有一杆尺,所以她根本不可能出手对付木夕舞,因为她不想他身上背上骂名。

  木夕舞的脸色难看了,最后直接的哭了起来。

  “容枫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此时的木夕舞,十分的丑陋,人家说美人流泪,让人心动,可是木夕舞的容貌连秀美都算不上,她只是长相端正罢了,常年生活在乡下,使得她身上有一股无法改变的俗气,此时张嘴一哭,更是说不出的丑陋。

  可惜她自己却一点也不知,哭得无比的伤心,一边哭一边拿眼瞄着容枫,希望容枫心疼她。

  可惜容枫根本懒得应和她。

  他在等凤玲珑,因为之前他过来永宁宫时,已命身边的太监去昭华宫请玲珑过来了。

  容枫正想着,大殿外面有脚步声急急的冲了进来,正是他派去请玲珑过来的赵太监。

  赵太监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扑通一声跪下,心急的说道:“皇上,不好了,皇后娘娘她不见了。”

  “什么?”

  容枫的周身拢上了暴怒,一张脸更是阴沉了下来。

  这样的他,看得木夕舞害怕不已。

  同样的赵太监也吓得脸色白了,急切的禀报道:“除了皇后娘娘不见了,连带的公主也不见了。还有凤太子等人都不见了,他们全都走了,奴才问守殿门的太监,听说听说一一一。”

  “说什么?”容枫此时已经抓狂了,一把提起赵太监。

  赵太监赶紧的说道:“他们说,看皇后娘娘过去的时候,脸色又白又难看,似乎还,还一一一一。”

  “还什么?给朕说清楚。”

  赵太监脖子差点被容枫给勒死了,努力的挣扎,才稍好一点,赶紧的说道:“他们说,皇后娘娘似乎哭了。”

  容枫脑子嗡一响,手一松,赵太监死死的跌在了地上。

  容枫陡的大吼:“来人,立刻随朕去追人。”

  过几天就是他和玲珑的大婚之期,她竟然就这样走了。

  尤其是听到她还哭了,容枫只觉得很心疼,虽然玲珑她什么都没有说,但他知道她这些年一定吃很多的苦,还坚持给他生下了女儿,他本来想等忙过这一阵子,好好的陪她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就这样的走了。

  容枫的胸腔充斥着一股难以发泄的痛。

  偏在这时候,木夕舞还心急的叫起来:“容枫哥哥,你一一一。”

  容枫掉头,一双眼睛如狼似的凶残,他陡的扑到木夕舞的身边,阴沉无比的吼叫起来:“木夕舞,你说,你和她说了什么,立刻给我说,否则别怪我无情。”

  木夕舞吓了一跳,哭了,这一次是真的害怕得哭了,再不敢有所隐瞒,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自己先前说的话全都说了。

  “我只是告诉她你这些年吃了多少苦而已。”

  后面的一些她还是不敢说,不过容枫的脸色已经白了,他特意的没有提到他的过去,就是怕珑儿知道了会自责。

  她之所以离开,只怕也是自责,认为自己在最苦的时候她没有陪着。

  她却是不知道,虽然她没有在他的身边,可是正因为她一直在他的心里,他才会有信念坚持到最后。

  在最苦最难的时候,是因为那股信念所以才一次次的熬了过来。

  她是他心中光明所在,是他欠了她十六年的承诺。

  在他组建起势力后,一直拼命寻找的宝贝,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胆敢这样害她。

  容枫的眼睛阴骜得可怕,他咬牙望着木夕舞,冷冰冰的说道:“木夕舞,你该庆幸,庆幸你爹救了我,要不然现在你就是一个死人。”

  他喘息着怒吼。

  木夕舞被他生生的吓住了,缩了缩肩膀,她以为自己在容枫心里是不一样的,没想到竟然如此一堪一击。

  木夕舞觉得心很痛,咬牙说道:“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她陪了他十六年,因为他而没有嫁人,可是到最后他竟然想杀了她。

  呜呜,为什么这样对待她。

  容枫本来想抽身离开,听到她的话,又冷冷的盯着她说道:“木夕舞,你是不是一直以为若没有你们父女我就会死,我的命是你们救的,所以你认为我要对你好,要报答你是不是?”

  “没错我该报答你,所以我赐封你为舞阳公主,打算给你指一门最好的婚姻,顶着皇帝恩人的光环,你这一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可惜有这么大的造化,你还不知足,你还动别的念头,你是不是以为没有了珑儿,你就会成为皇后?”

  容枫冷笑着望向木夕舞,那眼神说不出的鄙视。

  “木夕舞,你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你说说你,一个粗鄙不堪的人,凭什么当皇后,你有哪一点配当皇后,你有皇后的雍拥气度吗,有皇后的雷霆手段吗,有皇后凤临天下的霸气吗,你充其量只是一个从山野乡村走出来的女人,你以为只要是女人便可以坐上皇后的位置吗?真是可笑至极。”

  “你以为你爹为什么没有强求让我娶你吗?因为他当初是让我娶你的,我告诉了他我的身份,他再也没有提这件事,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儿不足以凤临天下,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角色,所以他才会在临死前,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你,我答应他了,你看连你爹都是这么的了解自个的女儿,可是你却执迷不悟,这是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了,若是下次再犯,别怪我翻脸。”

  容枫骂完了木夕舞,转身便自走出去,一路往大殿外面去寻人。

  理也没有理身后的木夕舞,虽然他骂的话有些残忍了,但这也是为了让木夕舞好,让她醒醒脑子,要不然这女人还痴心枉想当他的皇后。

  别说他不喜欢她,一个皇后不是谁都能当的,珑儿有凤临天下的本钱,那是因为她是青霄国的护国公主,生来就是凤临天下的人,木夕舞能坐上皇后的位置吗?

  容枫领着人离开了,身后的木夕舞已经完全的呆愣住了,看到容枫走出去以后,她才醒过神来,哭得撕心裂肺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容枫太残忍了,明知道她喜欢他,还这样对待她。

  还有他说的话,像针刺着她一般,什么叫她不足以凤临天下,他这是嫌她丑嫌她没本事吗?

  “啊,”木夕舞越想越伤心,在大殿内嚎唿大哭起来。

  不过谁也不敢上前说话。

  至于凤玲珑和苏绾等人则坐马车一路离开了东海国,前往西楚国去了。

  路上凤离夜等人追上了她们,凤离夜问自个的皇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惜凤玲珑什么也不肯说,因为她知道,如若被凤离夜和苏绾二人知道木夕舞对她做过的事情。

  那么木夕舞一定会死得很难看,而她却不想他们杀了木夕舞。

  因为那是容枫的救命恩人,如若离儿和绾儿杀了她的话,容枫岂不是很为难,所以自始至终她都不说。

  最后凤离夜和苏绾问急了,她就翻脸,最后两个人再也不敢问她了。

  至于苏绾,自从答应嫁给萧烨后,她整个人就不再死气沉沉的了,不过神容却也不再似之前那般温软可爱,反而时时刻刻的透着一股子冷意,谁若招惹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有一次她们住店,因为店小二出言不逊,她直接的抬脚踢断了店小二的两根肋根,把店小二打得只剩下喘气声了。

  这样的苏绾让人害怕,众人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除了性格完全的变了之外,她还拼命的练功,一逮到时间,便练习凤家功法。

  因凤玲珑之前离家之时,把身上的一半功力封在了苏绾的身上,所以现在苏绾练起凤家功来,竟然很快上手,在她没日没夜的练习之后,竟然十分的娴熟。

  现在一般人要想伤她,根本不能够。

  她们一众人就这样走走停停,待到回到京城的时候,已到了十二月,天气十分的冷。

  西楚的京都,各处都拢上了肃杀,马车浩浩荡荡的进了京。

  萧烨领着人亲自把苏绾送进了安国候府。

  虽然眼下苏绾是东海国昭华公主,不过她打算以安国候府嫡女的身份嫁给萧烨。

  萧烨自然也同意,所以眼下他把苏绾等人送回安国候府。

  至于凤玲珑和凤离夜等人,却住到了玲珑阁里。

  这玲珑阁其实就是拜月山庄的产业,玲珑二字正是取决于凤玲珑的名字。

  因凤玲珑和安国候之间的关系,所以她不打算住进安国候府,自和凤离夜住进了玲珑阁,白沁也随着她住进了玲珑阁。

  最后只有苏绾带着紫玉蓝玉和黄玉三人进了安国候府。

  萧烨把她一直送到安国候府门前,随后下了马车,温柔的问苏绾:“绾儿,要我送你进去吧。”

  苏绾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不用了,你进宫去禀报皇上吧,这么长时间没有回京,还是先去看看老皇帝吧,还有多了解眼下京城内的情况。”

  她记得宣王萧哲眼下好像住在太后娘娘的寝宫里,想必萧哲正动心思拉下老皇帝呢。

  现在她既然打算嫁给萧烨,就和他是一体的,岂能让萧哲等人得手。

  萧烨点头,不过看苏绾冷漠的神色,心中依旧很痛。

  这一路上他一直精心的保护着她,可是她却越来越冷,他知道这是因为要到西楚京都的原因,而且他也知道她心里现在爱着的人依旧是萧煌。

  她嫁给他也是报复萧煌罢了。

  这一切他都知道,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打算放弃。

  “好,你进去吧。”

  萧烨温柔的开口,苏绾不再说话,领着紫玉蓝玉还有黄玉等人进了安国候府。

  门内季忠等人一看到苏绾的身影,早高兴的大叫了起来:“郡主回来了,郡主回来了。”

  安国候府门外,宁王萧烨目送着苏绾走了进去,缓缓的转身一路上马车,准备回宫。

  而在他身后慢吞吞的走过去的的端王君黎,则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以为你得到了吗,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得到。”

  君黎说完后走过去上了端王府的马车,自回端王府去了。

  身后的萧烨,瞳眸闪过寒气,陡的一握车帘,冷冷讥讽的望着君黎。

  北晋国是吗?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们出现在京城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和萧哲联手除掉父皇,夺取西楚的江山吗?那你们是做梦了,有本王在,本王岂会让人夺了西楚的江山。

  萧烨一甩车帘,沉声命令:“进宫。”

  马车一路浩浩荡荡的进宫去了。

  安国候府的正厅里,此时坐了不少的人,除了安国候苏鹏外,还有老夫人,二房的大老爷大夫人,另外还有文信候府的人。

  文信候府二房的夫人赵氏以及几个婆子。

  厅堂上的气氛有些僵持,因为文候候府的人今日之所以过来,是和安国候府谈婚嫁之事的。

  安国候苏鹏丧妻,而文信候府长房最小的一个嫡系姑娘,一个月前被夫家以无子的理由休弃回家,眼下正在文候候府。

  这姑娘是候府老太太的小女儿,从小也是娇宠着长大的,没想到到夫家成亲七年都没有生养,而且还打杀了好几个怀孕的小妾,夫家便一纸休书把她给休了回来。

  她一回来便开始作乱,闹个不停,说不活了。

  老太太也是头疼,可是自个这姑娘,眼下二十有六了,还被休弃过,能嫁到哪户人家去,高门大户的人家,不可能娶,低门户的她自个不愿意嫁。

  最后闹来闹去,给老太太想到了安国候苏鹏来了。

  安国候是受宠的朝臣,眼下没有正妻,自个的女儿嫁进来,不是正好吗?

  老太太派了二儿媳过来说事,可是安国候苏鹏根本不想娶,便僵持了。

  不过老夫人倒是同意了,听说那老姑娘很厉害,若是这姑娘嫁进来,岂不是要压苏绾一头。

  一想到这个,安国候府的老夫人便同意,大夫人也同意。

  所以正在游说安国候苏鹏呢。

  偏在这时候,苏绾回府了。

  季忠在大门前一叫,安国候苏鹏听到了,立马松了一口气。

  而老夫人直接的哆嗦了一下,脸都白了。

  她这是乘苏绾不在才这样干的,可是一想到那小妖女回来了,她就心虚,似乎做了什么坏事似的。

  老夫人脸色不好,大夫人大老爷的脸色也不太好,因为个个害怕那小妖女。

  只有文信候府的二夫人一脸的不明所以,心想着,怎么一个姐儿回来,吓成这样了。

  这时候,苏绾跟着季忠的身后一路走了过来,也不等人通报,直接的领着人从正厅门外走进来,往正厅一站。

  明明还是从前那个娇媚的人儿,可是却一身的煞气,寒意四溢,那眉眼好似拢了冬日最冷的寒霜似的,瞳眸更是阴森森的碜人。

  安国候苏鹏早激动的起身迎了,一脸笑的说道:“绾儿,你回来了,想死爹了。”

  他张臂本想给苏绾一个拥抱,可惜苏绾直接的抬手推开了他,径直往里走去。

  安国候愣了一下,女儿这是怎么了?脸色好冷,眼神更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她这是咋了。

  安国候不敢吭声了,可是他伸出头往外望,白沁呢,哪去了。

  没看到,心里哇凉哇凉的,难道白沁不回来了,不会这么惨吧。

  安国候苏鹏的脸色有些白,一声不吭的走到苏绾的身边站好,小心的瞄着苏绾,越看越觉得女儿似乎变了,脸色好吓人,眼神好冷,让他想问都不敢张口了。

  苏绾并没有理会任何人,她抬头扫了花厅里的人一眼,凉薄薄的笑起来:“这是做什么呢,这么热闹。”

  谁也不敢说话,也没人敢接口,一起望向文信候府的二夫人赵氏。

  赵氏不明所以,望了苏绾一眼,虽然有些冷,不过一个小姑娘又能咋的,听说还是青霄国的昭华郡主。

  可那又怎么样,天要下雨,爹要娶人,不关她的事吧。

  赵氏想着,满脸笑的说道:“是这样的,候夫人不是去世很长时间了吗,诺大的候府也没有个女主人操持家务,所以我想着,我们家正好有一个适龄的姑娘,所以过来和老夫人商议的。”

  苏绾一听江家的姑娘,立马便笑了起来,讥讽的望着赵氏:“你们江家的姑娘没人要了?”

  赵氏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从一个姑娘家嘴里说出来的话吗?

  “你一一一。”

  “你什么你,你以为我们安国候府是阿猫阿狗想嫁就嫁的吗?真是不知所谓。”

  苏绾说完看也不看赵氏,她对赵氏不感兴趣。

  “来人,把这女人打出去。”

  “什么?”

  赵氏眼睛都圆了,就算苏家不同意吧,可是这打出去,她们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他们文信候府好歹也是西楚的京城大族,所以,不过赵氏没有想到底,紫玉等人已经闪身便过来了。

  最近公主心情不好,所以她们不敢招她,一听她下命令,早闪身过来,一把提了赵氏往门外走去,然后把赵氏扔出去,随之两个小丫鬟跟了出去,一路把赵氏打出去。

  真正是打出去的,等赵氏出了安国候府,已是算鼻青脸肿的了,在府门外跳骂了两句,再不敢逗留,生怕那女疯子再下令让人打她。

  安国候府正厅里。

  老夫人和大房的人吓得忍不住抖簌起来,眼看着赵氏被打出去了。

  老夫人和苏大老爷苏大夫人小心翼翼的起身,轻手轻脚的一路往正厅门外走去,心里暗自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可惜身后的苏绾冷冷的开口:“去哪?”

  老夫人和大夫人还有大老爷齐齐的抖了一下,几个人同时的转头望向苏绾,挤出笑容来说道:“不干我们的事情,我们就是来看看的。”

  苏绾呵呵冷笑,然后冷冷的开口:“上次我好像说过吧,不准掺合东府这边的事情,如若不然,立刻给我搬出去。”

  苏绾说完,老夫人和大夫人等人的脸色白了,然后几个人同时的望着安国候苏鹏。

  苏鹏瞄了瞄苏绾,看她脸色冷冷,果断的不敢替老夫人等人求情,眼观鼻,鼻观心,就像没看到一样。

  老夫人在心中大骂逆子,然后一脸威势的望着苏绾说道:“我不出去,我们凭什么出去。”

  苏绾轻轻的笑起来,不过她的笑有一种令人害怕的不安。

  她轻轻的开口:“好,不走是吗?可以,只要你不怕自己口鼻歪斜,半身不遂,一辈子瘫在床上,你就待着吧。”

  她说完转身往外走去,理也不理老夫人和大夫人他们。

  老夫人脸色白了,一想到这女人威胁的话,她就心惊胆颤的,这女人能整死安国候府这么多人,让她半身不遂,口鼻歪斜,似乎是小儿科的事情了,难道以后她只能瘫在床上了。

  老夫人一想到这个,身子抖簌了一下,赶紧的往外走。

  “走,走,我们立刻走。”

  大夫人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了,因为苏绾连老夫人都不放过,会放过她们吗?摆明了不可能。如此一想,也赶紧的跟着老夫人出去,出去不可怕,没命享受才可怕。

  几个人很快走了。

  正厅里,安国候苏鹏待到所有人走了,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白沁呢,她哪去了。

  安国候飞快的出去,一路直奔听竹轩去找苏绾了,不过待到他进了听竹轩,苏绾却已经休息了,紫玉等人直接的拦了,还悄悄的告诉安国候,公主眼下心情不好,他最好少招惹她,吓得安国候一个字也不敢问了。

  宫里,老皇帝听到萧烨禀报的话,不由得大喜过望。

  苏绾不但是青霄国的昭华郡主,还是东海国的公主,现在她竟然愿意嫁给自个的儿子,那东海和西楚不就联姻了吗?这样一来,东海和西楚就和平了。

  这真是太好了。

  老皇帝一高兴,当即下旨赐封宁王萧烨为西楚国的太子,诏告天下。

  除了下了这样的一道旨意外,还另外下了一道旨意,太子殿下和安国候府嫡女苏绾不日将大婚。

  两道圣旨,在京城掀起了轩然大波,很快这些消息也传进了靖王府。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45章木夕舞被虐 两道圣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