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萧煌抓狂 重新追求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靖王府,虞歌接到这样的消息,已经完全的呆了,实在搞不明白自家的主子和昭华公主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好好的两个人,为什么主子忽然就不娶公主了。

  虽说当时是昭华公主说不嫁的,可若是往常的主子,只怕立马回头哄着昭华公主,至于那什么容溪的早被他撵了,可是那一日,主子偏偏说了,如你所愿。

  如你所愿便是不娶了。

  可是既然主子不想娶了,为什么自己最后却急怒攻心,一口气接不上直接的喷血昏迷了。

  不但喷血昏迷了,主子还不让大夫诊治,自己也不运功疗伤,这样耽搁,他的身子竟然时好时坏的拖了有一个月,待到回京后,王妃伤心得不得了,主子才陆陆续续的吃些药,身子才略好一些。

  这一切虞歌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主子这是自已找虐,既然舍不得昭华公主,为什么当初又那样,事后主子还不是一样的杀了容溪。

  虞歌想得头都疼了,也搞不明白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现在皇上不但下旨赐封萧烨为西楚国的太子,还连带的给他们指了婚。

  也就是说现在的苏绾是太子萧烨的太子妃了。

  这个消息,爷还不知道,如若知道,他只怕?

  虞歌不敢往下想,一时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自个的主子。

  正在这时,身后响起脚步声,虞歌抬头望过去,便看到云梦郡主走了进来。

  云梦郡主已和陈家定了亲,年后大婚,本来王妃的意思是先把云梦郡主嫁出去,然后给世子爷和昭华公主大婚,可是现在昭华公主都要嫁给太子了。

  虞歌又叹气,最近主子不好过,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就更不好过了。

  云梦郡主萧蓁已经走了过来,虞歌行礼:“见过郡主。”

  今儿个云梦郡主的心情似乎不错,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说道:“嗯,起吧。”

  她说着往前走去,虞歌跟着她一路往里走,云梦郡主问虞歌:“我哥哥他还好吧?身子是不是大好了。”

  虞歌点头:“好多了,郡主不必担心了,爷不会有事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我去看看哥哥。”

  “好。”

  虞歌点头,松了一口气,关于昭华郡主被指婚给太子的事情,还是稍后再说吧。

  两个人一路走进了萧煌住的地方,虞歌在门外守着,云梦郡主萧蓁一路走进了萧煌的卧房。

  萧煌此时正歪坐在床上看书,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不过神容已好多了,只是整个人显得很冷,抬眸望过来的时候,那漆黑的瞳眸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就像万年古潭一般平波无痕。

  这样的他看得萧蓁心里颤颤的,虽说从前自个的哥哥也很冷,但是看她的时候也不会这样的冷漠,现在的他真的比从前的他还要冷寒,不带感情。

  为什么会这样,萧蓁有些伤感。

  只是她的伤感还没有散发出来,床上的人已蹙眉淡淡的说道:“你过来做什么?”

  云梦郡主萧蓁陪着笑脸小心的说道:“我过来看看哥哥有没有好点。”

  萧煌低头看手里的书,并没有再看萧蓁,萧蓁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哥哥的眼睛望人太吓人了,好像在看死人一般。

  萧煌不带任何情绪的说道:“你回去吧,没事不要再来我这,年后就是你大婚之期,好好待在屋子里做新嫁娘。”

  萧蓁一听到这话,咬牙,小心的望着萧煌说道:“哥哥,我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的,你能和母妃说,把大婚推迟吗?”

  萧煌抬眸望向萧蓁,一句话没说,可是那黑黝黝的散发着凌厉寒芒的视线,实在是让萧蓁不安,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唾液,一动都不敢动。

  萧煌凉薄的开口:“好好的推迟大婚做什么?”

  “哥哥,我不喜欢那个姓陈的,为什么要嫁给他,我要是嫁给他,以后肯定也过不好日子,哥哥你让母妃给我推迟吧,我还不想嫁。”

  萧蓁一说,萧煌的脸色冷了,周身遍布了冷霜,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一层霜冻,冷得让人直打颤。

  萧蓁迫于这样的压人,下意识的找借口。

  “我知道母妃这么急急的把我嫁出去,是因为怕我和苏绾那个女人处不好,可是现在哥哥不娶苏绾了,为什么还要让我嫁。”

  萧蓁刚说完,便看到自个的哥哥眼里不是冷意了,而是一抹戾气,还有一种凶残的杀气。

  萧蓁吓得六神无主了,嘴里说出来的话也是一片混乱的。

  “哥哥我又没有说错,你不娶苏绾那个女人了,为什么还要我嫁,而且那个女人摆明了不是什么好东西,哥哥不娶她,她竟然眨眼便嫁给太子了,皇上已经下旨赐婚了,她很快就会嫁给太子殿下的,这个女人就是个一一一。”

  萧蓁水性扬花四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被萧煌急切的一把给拽到了面前,他凶狠无比的吼叫起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萧蓁脸色惨白,一阵阵昏劂,哪里还说得出来一句话,身子不停的抖簌着,双手抱住头,尖叫起来:“别打我别打我。”

  看萧煌的样子,她生怕萧煌打她,或者杀了她。

  萧煌已经赤红着一双瞳眸朝着门外怒喝:“虞歌。”

  同时他一甩手,把萧蓁给甩了出去,森冷的怒喝:“滚,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萧蓁哪里还敢留下,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脸上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吓都吓死了。

  呜呜,哥哥太可怕了,以后我再也不要来了。

  我再也不来了。

  虞歌早已经听到屋内的话了,听到萧煌的吼声,他脸色白了白,不过也不敢迟疑,飞快的抬脚往里走去。

  房间里,萧煌凶狠如狼的盯着他,一双瞳眸,染尽了煞气,令人下意识的胆颤。

  别说萧蓁了,就是他现在也害怕得紧,生怕主子一怒杀人。

  现在的他,分明是一只凶残的野兽,还是那种让人害怕的凶残野兽。

  “爷。”

  “说,怎么回事?”

  萧煌怒吼,身子都有些控制不住而轻颤起来了,手指更是紧紧的抓着身上的锦被。

  虞歌飞快的开口:“皇上接连下了两道旨意,一道,赐封宁王萧烨为太子。二道把安国候府的嫡女苏绾指婚给太子为太子妃,不日将大婚。”

  虞歌话一落,床上的人,如狼似的咆哮起来:“不,你一定是弄错了,对,一定是弄错了,她怎么可以嫁,怎么可以嫁给萧烨。”

  凤离夜也不会准许她嫁的啊,明明前世她是含恨而死的,今生怎么又嫁给那个人了。

  他知道她的个性,如若她有一天醒过神来,知道自己竟然嫁给了前世负她之人,那么她一定会承受不了的。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件事,你去查,立刻给我去查,是不是别的女人,根本不是苏绾,根本不是昭华公主,她眼下还在东海国内呢,怎么会好好的跑到西楚来嫁人,还是以安国候府嫡女之身嫁给太子,她明明是东海公主,东海皇也不会承认这样的事情的。”

  萧煌此时脸色越发的白了,心急的吼叫着。

  虞歌应声,赶紧的转身往外走去,立刻吩咐人去查这件事,查看看那安国候府内的人究竟是昭华公主,还是另有其人,或者这只是皇上使的计谋罢了。

  不过手下很快查了消息送了进来,安国候府内待着的确实是苏绾本人,至于为什么苏绾要以安国候府嫡女之身嫁给太子。

  这好像是苏绾的意思。

  事情禀报到萧煌的面前,他控制不住的疯狂,把房间里的东西全都砸了。

  本来就没有十分好的身子,因为他的一阵狂怒,再次的急怒攻心,脸色煞白煞白的,虞歌心惊不已,小声的开口。

  “世子爷,既然你喜欢昭华公主,为什么当初不娶她。”

  萧煌此时却呆呆的怔愣着,好久没有反应过来。

  一想到她要嫁给别的男人,他心中的痛楚就弥延了开来,充斥着他整个四肢百骇。

  这一刻他忽地惊惧的想到一件事,他自以为是的好,对于璨璨来说,真的是好吗?

  她的个性,她的绝决,以及她曾经和她说过的话。

  不要骗我,萧煌,我不轻易相信别人,你是我唯一愿意再试一次的人,所以不要骗我。

  萧煌只觉得周身无力,他做错了吗?

  他是做错了,真的做错了。

  他本意是不想伤害她,可是现在却发现所有的事情正好朝着他相反的方向走了。

  璨璨她竟然再一次的嫁给了萧烨,如若她有朝一日忆起前世的事情。

  她不会感激自己的,相反的她会恨自己的,一定会十分的痛恨自己的,因为他明明知道她前世的事情,却什么都不说,那时候他和她再无任何可能了。

  萧煌想到这个,坐不住了,他挣扎着起身往外走去,身后的虞歌看得一脸的害怕。

  世子爷的脸色好吓人,好难看,他真怕他承受不住的再一次的昏迷过去。

  虞歌跟着他的身后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世子爷,你去哪儿,你身子还没有好呢。”

  “滚。”

  眼下的萧煌就像一头快要疯了的野兽,看着真的太吓人。

  虽然他狂怒的让虞歌等人滚,但是虞歌依旧远远的跟着。

  一行人一路前往安国候府苏绾住的地方。

  听竹轩里,苏绾睡了半天后,已经起来了,精神不错,一切神色如常。

  现在的她已经过了最初的心痛,整个人显得很平静,再不复之前的痛苦了,只是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冷,不像从前那般温软,看到的人一般都有些怕她。

  虽然她看上去一脸好说话的样子,但事实上却是很不好说话,若是谁招惹到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花厅里,苏绾慢条斯理的用着晚饭,说不出的优雅,侍候的丫鬟们一声也不敢吭,不大的空间里唯有杯盘轻碰的声音。

  紫玉想说话却又不敢说,生怕主子发火。

  苏绾虽然没有抬头,自顾优雅的吃着自己的饭,但是紫玉的神容并没有逃脱她的感觉,她淡淡的说道:“有什么要说的说吧,没人拦着不让你说。”

  紫玉听了总算松了口。

  “公主,西楚的皇帝下了旨意,赐封了萧烨为西楚国的太子。”

  苏绾没说话,轻轻的放下手里的筷子,伸出手优雅的捏了一块七色千层糕,轻轻的咬了一口,神容说不出的美好。

  紫玉瞄她一眼,没啥表情,继续往下说。

  “皇上还下了另外一道旨意,把公主指婚给了太子做太子妃,不日后将大婚。”

  “喔,知道了。”

  苏绾吃了一块糕点,肚子饱了,慵懒的起身,对于紫玉说的话,并不以为意。

  紫玉叹口气,暗暗想着,难道公主真的决定嫁给那个萧太子了,她这么做不是为了刺激萧世子,不是为了逼出萧世子/

  其实她是真的打算嫁了吗?可是她不喜欢萧太子啊。

  紫玉不由得愁起来,可惜苏绾却不理会她,起身舒展了一下手臂,懒洋洋的往门外走去。

  不过她刚走到花厅门口,门外一道幽芒闪过,眨眼的功夫有一人从暗处闪身而来,落到了花厅门外。

  两个人就这么定定的望着,一个门里一个门外,一人脸色苍白,精致的面容上满是心痛憔悴。

  另外一人却是面容平淡,俏丽的小脸上连一丝儿多余的表情都没有,看对面的男人就像看一件死物一般,没有半点的感情。

  这样的她使得对面的男人,只觉得心痛得快要撕裂开来了。

  他以为他能坦然的面对她的形同陌路,只要她过得好。

  可是现在一照面,看到她仿若陌生人的眼光,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心痛,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过去似的,痛得四肢百骸,一点力气都没有。

  “璨璨。”

  苏绾扯出一抹轻笑,好似耀眼的星星一般,只是她说出口的话,却冰冷异常。

  “萧世子,你认错人了吧。”

  你认错人了吧。

  萧煌脑袋嗡嗡作响,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去,脸色更白,身子虚软得几乎要栽到到地上去了。

  他咬牙撑着,挣扎着开口:“璨璨,你听你说,不要嫁他,不要嫁给萧烨。”

  苏绾呵呵轻笑起来,唇角的笑意说不出的鄙视,就像看一个神经病的人一样的看着萧煌。

  声音更是无情得可怕。

  “你是什么东西,跑到我面前来指手划脚的,真是太当自己是一回事了,我限你马上在我面前消失,否则别怪我杀人。”

  她说完冷冷的望着萧煌,他的痛他的憔悴在她的眼里形同无物。

  萧煌看到这样的她,真正咸到一颗心都要碎了。

  “璨璨,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做,你听我说,我那样其实是一一一。”

  可惜他的话没有说出口便被苏绾打断了。

  “你怎么样,我不感兴趣,萧大世子,不要到我面前表演你悲情的一面,我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不要,那么从此后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说一个字。”

  她说完抬首,手中的玉雪银芒好似细雨一般的洒了出去。

  萧煌脸色一下子由白转灰,他看出,苏绾出手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她是真的全心全意的出手对付他的。

  他这是不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啊。

  哈哈哈,萧煌轻笑了起来,心底的悲凉使得那本就没好的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后退去,而苏绾的玉雪银芒毫不留情的往他身上袭击而来。

  他任凭那密密的银芒直往他身上袭来,眨眼的功夫,他便觉得周身无力,扑倒一声往地上栽去。

  而在他倒下去时,他看到一抹俏丽的倩影从他的身侧轻轻的走了过去,一眼都没有看他。

  他的心碎得一蹋糊涂,心中唯有一个念头,璨璨,我真的做错了。

  苏绾走了过去后,朝着漆黑的夜空冷喝:“还不把你们家主子带走,记着,仅此一次,若是日后他再胆敢踏足我的听竹轩,就不是射昏这么简单了,而是死。”

  苏绾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暗处的虞歌闪身而出,直奔自家的主子,飞快扶起自家的主子,心里说不出的无奈,主子倒底是搞什么名堂,当初那样,现在又这样,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虞歌带着萧煌一路离开,而那射伤了萧煌的苏绾,脚步停都没停,直接的领着人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走,我们去花园散散步,消消食。”

  “是,公主。”

  身后的几个丫头。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样的主子,绝非她们招惹得起的,所以她们还是悠着些。

  紫玉和蓝玉还有黄玉等人心知肚明,主子因为被那样的一伤,现在性情大变,变得无心无情,冷血无情。

  连她喜欢的萧世子,都能被她眼不眨的给射伤了,何况是别人。

  一行人往安国候府的花园走去。

  至于萧煌被虞歌带回靖王府后,经过一番诊治过后,终于醒过来了。

  他醒过来后,一言不吭,整个人都好像失了魂魂一般。

  那精致无双的面容上,是死灰一般的神容,一点点的神彩都没有。

  看得虞歌心惊不已,最后虞歌想到了主子玩得比较要好的朋友叶小候爷叶廷。

  主子这样下去不行的,还是让叶小候爷来劝劝他吧。

  很快叶小候爷叶廷被人请了过来。

  叶廷走进萧煌的房间时,生生的吓了一跳,这人怎么跟个活死人似的,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能击挎霸气测漏的萧世子啊。

  “萧煌,你怎么了?怎么这样了?”

  叶廷虽然平常挺怕萧煌的,但是两个人的交情却不是假的,所以此刻看萧煌这样,说不出的担心,赶紧的凑到萧煌的面前追问。

  可惜那歪靠在床上的人,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就那么眼神空洞的坐在床上,也不知道想啥,总之不管是谁说话,他都不理会。

  叶廷越发的被惊吓到了,掉头问虞歌:“你们爷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这一次比之前还要严重,他这究竟是怎么了?”

  “对了,我怎么还听到消息,说安国候府的苏绾被皇上指婚给太子殿下为妃了,不日还将大婚了,那不是你们未来的世子妃吗?”

  叶廷刚说完,便看到身后本来没有反应的人,忽地狂性大发了一样,狂吼起来。

  “啊,啊,啊。”

  他挥手一阵狂扫,叶廷和虞歌二人吓得赶紧的往旁边让去,只见房间里所有东西都被一阵劲风给扫落到地上,纷纷碎了。

  而床上的男人哈哈的大笑,疯了似的笑,眼神却赤红一片,就好像走火入魔了似的,不但狂性大发,还大吼大叫的。

  “我太笨了,我太蠢了,自以为对她好,却忘了她的性格太刚烈了,她不喜欢别人自以为是对她的好,她要的只是不要骗她。”

  从前她就和他说过,萧煌,不要骗我,我害怕被人骗,但是我愿意再相信你一次,所以别让我绝望。

  如若你骗了我,我只怕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是的,他毁掉了她最后的一丝信任,现在的她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这一切都是他,他的错,他自以为对她好,可是那种好却不是她所要的。

  他后悔了,他想告诉她一切经过,但是她再也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哈哈哈。”

  萧煌大笑,狂笑,直笑得胸腔血脉逆流,本就没有大好的内伤再次的反逆,一口鲜血急速的喷了出来,身子一歪直接的昏倒了过去。

  房间里一片惊慌失措的叫声,虞歌吓死了,赶紧的叫大夫进来替他诊冶。

  而房间里叶廷看着这样的萧煌,真正是担心极了,一把拉过虞歌:“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虞歌摇头,对于主子和昭华公主之间的事情,他都不了解,如何和他说。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怎么了?本来好好的,后来主子莫名其妙的和昭华公主闹了起来,昭华公主一气不嫁他了,他也不娶了,可是我看着他分明是极爱昭华公主的,可是当初在东海皇宫为什么不愿意娶呢。”

  虞歌想得头疼极了。

  叶廷无语的望着虞歌,又望望床上的萧煌。

  看他面色惨白,昏昏沉沉的样子。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定要想办法帮帮他才好。

  叶廷想着,在房间里踱步,可是他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怎么了,怎么帮他们啊。

  房间里虞歌忽地想到一个人来,飞快的望向叶廷说道:“有一个人可能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去找她。”

  “谁。”

  “临阳郡主,临阳郡主和昭华公主情同姐妹,对于主子和昭华公主之间的事情,她一定是知道的,叶小候爷,你去宫里找临阳郡主问问,主子和昭华公主之间究竟怎么了?你帮帮主子吧,我真怕他这样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眼下皇上正盯着靖王府呢,如若主子真的发生什么事,只怕正中老皇帝的算盘,而且靖王府一定会倒霉的。”

  这个道理叶廷也懂,他甚至于怀疑,如若靖王府倒霉,他们安平候府会不会也倒霉,因为一直以来,他和萧煌走得比较近。

  老皇帝这个人一向是睚眦必报的,他收拾完了萧煌,未必不收拾他,所以保住萧煌,就是保住他安平候府。

  这件事他不能坐视不管。

  叶廷心里想着,望向虞歌:“你好好照顾你们家世子爷,我进宫去找临阳郡主一趟。”

  虞歌用力的点头,所有的指望全在叶廷的身上了,但愿叶廷能真正的解开世子爷的心结,让他恢复过来,千万不要再之样自已虐自己了,看得他们这些人太心痛了。

  叶廷不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一路进宫去找临阳郡主慕芊芊。

  慕芊芊这几天心情也很郁闷,虽说苏绾嫁给太子其实也挺好的,可是身为苏绾要好的朋友,她知道绾儿喜欢的其实是萧煌,最后却嫁给了萧烨,这让她说不出的郁结。

  何况她还是看好萧表哥和绾儿,她总觉得他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至于萧烨和绾儿,其实从头到尾便透着一股不和谐,虽然她说不出哪里不和谐,总之她是不看好他们的。

  可是眼下皇上的圣旨已下了,绾儿也安然的接了圣旨,这是打算嫁了的。

  她也不敢在绾儿面前说萧表哥什么,一句话都不敢提。

  现在绾儿的心里,萧表哥就像一道禁忌,谁也不敢说。

  别说是她,就是凤离夜和义母都不敢提到萧表哥。

  难道他们真的就这样错手而过,如若真的这样的话。

  她相信,这一生萧表哥和绾儿都不会幸福快乐的。

  慕芊芊本来心里正烦,没想到叶廷竟然私闯进了她的宫中,她一下子来火了,和叶廷打了起来。

  因为看到叶廷她便想到了萧表哥,这一切都是萧表哥惹出来的。

  所以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如若萧表哥不去管那容溪什么的,哪里会惹恼绾儿。

  慕芊芊越想越生气,下手自然不留情,狠狠的攻击着叶廷,一边打还一边恼火的冷喝:“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叶廷,你胆敢夜闯本郡主的寝宫,本郡主岂能不教训你。”

  叶廷无语死了,他来找她是有事的好吧,以为他高兴过来找她啊。

  母夜叉。

  叶廷一边想一边冷着脸喝道:“慕芊芊,你发什么神经,住手,我有事找你呢。”

  慕芊芊根本不听,她现在就想找个人好好的打一场,好让自己出出气,最近实在是太郁结了。

  所以听到叶廷的冷喝,她根本不住手,依旧猛烈的攻击着叶廷,叶廷因为没有尽全力,还真吃了她好几下,最后被她打出火气来了,下手更狠了,这个女人真是欠收拾。

  最后慕芊芊被叶廷给扣住了,整个人抵在墙上,动都动不了一下。

  慕芊芊气吁喘喘的瞪着叶廷:“放开我,混蛋。”

  叶廷根本没理会她,而是沉声说道:“我有事问你,你要是老实说了,我就放你,否则我们就好好的算算你打我的事情。”

  慕芊芊脸色冷冷的瞪了叶廷一眼:“你三更半夜的闯进本郡主的寝宫,本郡主打你是轻的了,快放开。”

  她说着抬脚欲去踢叶廷,叶廷一急,直接的整个人贴了上去,使命的控制着慕芊芊的身子,两个人彼此的以身子攻击,一个往外顶,一个往上压,就这么一上一下动来动去的,一会儿的功夫,气氛便有些变了。

  慕芊芊率先反应过来,一张妩媚的脸,瞬间红了,更添媚态。

  叶廷身子僵住了,动都不敢动了,望着那妩媚娇艳的人,媚眼如丝,心里难得的动了一下,盯着慕芊芊好久没移开眼光。

  最后清了清嗓子沙嗓的开口:“好了,我有正事问你呢,你别闹了。”

  慕芊芊白他一眼,弱了下来。

  因为眼下自己被人家抵在墙上,若是她不妥协,根本就解脱不了。

  慕芊芊想着,冷声问道:“放开我,我告诉你。”

  叶廷小心的放开她,慕芊芊立刻抬脚狠狠的踩了叶廷一脚,然后往寝宫一侧走去,没好气的说道:“是不是问关于萧表哥和绾儿的事情?”

  叶廷愣了一下,赞叹一声,这姑娘脑子也不笨吗?

  “对,他们怎么了?萧煌眼下似乎受了什么打击似的,连魂都没有了。”

  叶廷自顾坐在寝宫一侧的桌前,倒了一杯水来喝,一边喝一边说道。/

  慕芊芊一听,直接的冷笑了:“活该,都是他作的,好好的非要救那什么容溪。”

  “他们倒底怎么了?”

  “怎么了,萧表哥说容溪是他的救命恩人,然后救了容溪,绾儿就说,若是她不同意,他是不是打算从她的手上动手抢,他说是的,绾儿就生气了,说如若萧煌真这样做,这大婚不嫁也罢,其实她就是说气话,就是那容溪的事情,她也是生气才会说的,你知道,女人很多时候就是口事心非,其实就想要男人一个态度。”

  慕芊芊说着停了一下,坐下后又说道:“谁知道萧表哥竟然这样伤她的心,还有他最可恶的地方是,绾儿说过这句话后,他不知道立刻讨好绾儿,说两句和软的话,他竟然大刺刺的说如你所愿。”

  慕芊芊想到当时的情景,便觉得萧煌是活该,她望向叶廷,叶廷已经听得目瞪口呆了。

  萧煌有多在意苏绾他是知道的,他是绝不可能为了什么容溪这样伤害苏绾,所以说这背后还有什么隐情。

  不过想想当时的光景,他也知道苏绾一定气坏了,本来是威胁恐吓萧煌的,结果他竟然说如你所愿。

  这对于一向骄傲的苏绾来说,确实是致命的打击。

  叶廷的脸色也有些灰暗了,难怪苏绾要嫁给萧烨。

  可是叶廷想到了萧煌心灰意冷,生不如死的样子,他分明是很爱苏绾的,听到苏绾要嫁给萧烨,他都快要死了。

  “他现在知道后悔了,很后悔,而且我敢肯定,这中间肯定有隐情。”

  慕芊芊抬头望着头顶上的横梁,无奈的说道:“不管有什么隐情,现在都没有办法了,绾儿她的个性太刚烈,太绝决,现在谁也不敢在她的面前说萧表哥,就连凤太子和她娘都不敢提,你想有多严重。”

  “其实我们都看得明白,她这是因爱生恨了。”

  “因爱生恨?”叶廷愣了一下,最后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沉声开口:“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她是因爱生恨,我相信,这事还是需要萧煌出面,只要他坚持不懈,一定会打动苏绾的心的,她一定会原谅他的。”

  叶廷想到这个,闪身便走,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寝宫里的慕芊芊目瞪口呆的望着那消失不见的家伙,本来她还想问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让他们和好呢,他竟然说走就走了,可恨的家伙,下次最好不要再碰上我。

  慕芊芊心情十分的不痛快,转身上床睡觉。

  靖王府里,叶廷进了萧煌住的院子,此时萧煌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躺在床上的他,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一般,悄无声息的躺着。

  这样的他实在是吓人,虞歌都快看哭了。

  看到叶廷过来,虞歌激动的望着叶廷。

  “叶小候爷。”

  “你下去吧,我来劝劝他。”

  叶廷挥手让虞歌闪身下去,房间里最后只剩下叶廷和萧煌两个人。

  叶廷走到萧煌的床前坐下,眸光明朗的望着萧煌,轻声说道:“萧煌,你在我心里,一直是那种高冷霸气,无情无欲的人,没想到你也有有血有肉的时候,还是为情所困,但是你这样躺着不动,有用吗?你往日的霸气呢,你挥师直下衡关,痛斩北晋兵将的威风呢,你血狠手辣面对敌手的狠劲哪去了。”

  “我知道你之前一定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伤了昭华公主,但是你既然知道错了,为什么不去把她追回来呢,当初能痛杀北晋国的三十万大军,难道连一个小小的女人都摆不平吗,拿出你追杀敌人的勇气,去把她追回来就是了,如果你再躺着,她就要嫁给萧烨成为萧烨的太子妃了。”

  “而现在你还有机会,因为她还没有嫁,她现在这样对你,只不过是因爱生恨了一一一。”

  叶廷的话还没有说到底,床上的人动了动,掉头望了过来,望向叶廷,眸光竟然难得的生出了一些奇异的光泽:“你说因爱生恨。”

  “是的,这是临阳郡主说的,昭华公主完全是因爱生恨了,她若不爱你,就不会这么恨你了,所以她心里还是爱着你的,你若现在不行动起来,只怕她真的要嫁给别的男人,爱上别的男人了。”

  叶廷话刚落,那本来一直睡在床上的男人,忽地翻身坐起来,周身拢着狂霸之气,沉声开口:“不,我绝不会让她嫁给别人,让她爱上别的人的。”

  “这就对了,我相信你一定会重新追回她的。”

  萧煌一瞬间眸色生出潋滟的光辉,唇角是誓在必得的笑容:“我不会让璨璨嫁给萧烨的。因为萧烨已负她一生,他不配娶她,虽然我也错了,但是我还有勉补的机会。”

  “那就先把身体养好吧,养好了自己,全心全意的追回那个自己想要的女人。”

  叶廷给他鼓气,萧煌掉首望向叶廷:“谢谢你,叶廷。”

  叶廷伸手捶了他一下:“谢我做什么,我就看不得你那死气沉沉的样子,你是谁啊,你是风华绝代,天下无双,令天下女儿家竞相折腰的萧煌,所以没什么能打倒你的。”

  萧煌潋滟一笑,那精致的眉眼,透着一种极致的魅惑,这一刻的他似乎又恢复了从前那个自信从容的萧煌,他漆黑的瞳眸之中满是执着和坚定。

  璨璨,我错了,我一定会让你原谅我的,而且我要阻止你嫁给萧烨。

  前世的错,今生绝对不能再犯。

  萧煌想着朝着外面命令:“来人,药呢。”

  虞歌一听,差点激动得哭了,这还是爷一个多月来,第一次主动要药,看来叶小候爷劝好了他,真是太好了,赶紧端了药进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46章 萧煌抓狂 重新追求》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