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苏绾看到了前世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马车里,萧煌因着苏绾的话,脸色隐隐泛白,手指也悄然的紧握起来,一双黑黝深邃的瞳眸幽幽的望着苏绾,苏绾看他如此,越发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说出口的话更像一把锋刮的刀子,直直的往萧煌的心窝上捅去。

  “萧世子,说起来我能嫁给太子殿下,还要感谢你的成全,若不是你成全,只怕我还真嫁不了太子,当不了太子妃,自然也没办法坐上皇后之位。”

  她说完,笑意越发的明艳璀璨。

  “等到我和太子殿下大婚,我们两个一定要敬你三杯酒。”

  苏绾说完哈哈大笑。

  萧煌的脸色由白转灰,然hòu一片昏暗,他沙哑的嗓音徐徐的响起来:“璨璨,难道你一定要这样剜我的心吗?”

  苏绾白了他一眼,满不在乎的说道:“萧世子,这天xià谁敢剜你的心哪,你可是风霁雪月,天xià无双的萧世子,这天xià敢剜你心的人大概还没有出世呢。”

  苏绾说完再不看萧煌,而是掀了帘子往外看,她看到马车确实一路急速的进宫的,所以松了一口气往厢壁之上一靠,再也不理会萧煌。

  所以萧煌眼中的痛楚她自然也是瞧不见的,或者该说就算她瞧见了,她也不会再理会。

  慕芊芊望了望萧煌,又望向苏绾,看到萧表哥痛楚的样子,分明是后悔了自己对绾儿所做的事情了,她本来想帮萧表哥说话的,可是看到绾儿的样子,终究不敢开口说话了。

  最后只能一声不吭的窝在马车一角。

  萧煌一双深邃漆黑的瞳眸,一眨不眨的紧盯着苏绾,慢慢的开口:“璨璨,我知道我错了,我后悔了,真的,我做错了,但是我那样做是因为一一一。”

  苏绾陡的睁开眼睛,一双深黑色的瞳眸好似隐藏了锋利的利箭一般,直射向萧煌的心口,她阴森森冷沉沉的开口“萧煌,我不想听你说任何事,任何理由,也许你要说你有不得已的苦衷,你是因为什么什么所以才那样做的,但是我要告诉你,不管是为了什么,有什么原因,都与我无关了,我不希望你再在我面前说任何一个字。”

  苏绾说完后往厢壁一靠,缓缓的闭上眼睛,冷嗖嗖的说道:“因为现在已经过了说话的时候了,我不想再听你说过去的事情,如若你再胆敢在我面前提过去的事情,我绝不会再坐在这辆马车上。”

  苏绾说完终不再说话,马车内一瞬间死寂。

  萧煌和慕芊芊二人都不敢在她的面前说话了,个个不说话,只是一个幽深的瞳眸满是自责,还有浓郁得化不开的痛楚。

  另外一个则不敢多插一句话,满眼都是小心。

  慕芊芊和苏绾一直走得近,现在也算把她的性格了解得七七八八的了,今晚自己强行拉着绾儿入萧表哥的马车,绾儿心中已有些恼了,她若是再胆敢帮助萧煌说话,那么她和她只怕姐妹都没得做,所以她不会再帮萧表哥说话了。

  她可不想失去绾儿这个好姐妹。

  慕芊芊闭上眼睛窝在马车一角,一声不敢吭。

  靖王府的马车在疾速的行驶中,很快赶到了外宫门。

  外宫门前,守宫门的侍卫急速的拦住了靖王府的马车,为首的侍卫队长,一抖手中的长枪,沉声喝道:“皇上有旨,没有皇上的旨令,谁也不准进宫。”

  萧煌本就心中火大,一听到这侍卫队长的话,直接的命令外面的虞歌:“闯进qù。”

  虞歌得令一挥手,身后的数名手下从马上飞跃而起,眨眼直奔那些侍卫而去。

  萧煌手下的亲信,武功都十分的厉害,守宫门的这些侍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shǒu,所以他们一出手,侍卫便一个个被打飞了,而虞歌直接的闪身跃到了宫门前,长臂一伸,轰隆隆的拉开了外宫门,靖王府的马车一路直奔宫中而去。

  后面虞歌领着几名手下闪身跃上骏马,紧随着萧煌的马车一路进宫去了。

  身后的侍卫没想到萧煌竟然胆敢闯宫,不由得脸色变了,赶紧的在后面一边大叫一边追上来。

  “萧世子,皇上有旨,不准随便进宫,你怎么私自闯宫,萧世子。”

  可惜萧煌的马车根本不理会他们,早一路急速的进宫去了。

  马车里,萧煌望向闭目养神的苏绾,拢着一身的冷魅气息,周身凛凛的寒气,似乎连一句话都不愿yì再与他说似的。

  想到从前温软娇媚的小人儿,萧煌心中再次的抽疼了,不过很快强行的压下了自己的心痛,望着苏绾缓缓说道。

  “璨璨,你不要着急,太子殿下不会有事的,之前我已经派人送了急信到太子殿下的手里,太子殿下已知宫中有诈,他一定知道如何做,所以不要着急。”

  萧煌说完,苏绾哈的一声怪笑,掉头望向萧煌,一脸稀奇的开口:“萧世子,你会有这样的好心吗?”

  她可是记得,他和太子萧烨一直是死对头,现如今会这么好的送信给太子殿下吗。

  萧煌一声不吭的盯着苏绾,心里沉痛,若是这事单纯的只牵扯到萧烨和他,他自然不会如此好心的派人给萧烨送信,可萧烨的身上牵扯到璨璨的一条命,他自然不会让萧烨被宣王萧哲和六皇子萧彬害死,如若萧烨真的死了,那么璨璨她也会死的。

  这事他绝对不会容许的。

  萧煌想着,神容淡淡的说道:“虽然我和萧烨之间有仇

  虽然我和萧烨之间有仇怨,可是他眼下必竟是西楚东宫的太子,如若他出了事,西楚必乱,我不想看到西楚乱天,自然要送信给他。”

  苏绾似笑非笑的望着萧煌,玩味的开口:“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萧世子啊,原来萧世子还是忧国忧民的忠臣,好,本郡主受教了。”

  苏绾的话再次的狠狠的刺了萧煌一下,总之现在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受苏绾的待见。

  这让他心中郁卒心痛至极,却仍然强撑着缓和自己和苏绾的关xì。

  “璨璨你一定要这样的一一一。”

  可惜萧煌的努力完全的白费,苏绾直接的抬手打断了他,严肃认真的望着他说道:“萧世子,你还是叫我昭华郡主的好,因为我很快就是东宫太子妃了,你不要莫名其妙的乱叫,这事若是传到太子的耳朵里,他会胡思乱想的,所以以后你还是唤我一声昭华郡主,必竟我们的关xì没有那么好。”

  苏绾说完后,面容说不出的冷漠冰寒,凉薄薄的望向萧煌,就好像面对一个陌生人似的。

  看到她的眼睛,完全的冷漠不带一点的感情,萧煌的心透心的凉,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周身凉意,一寸寸,从肌肤侵入到血液之中。

  他没想到这一次的事件竟然超乎他想像的严重,直到这一刻他才清楚的认识到,璨璨的个性是如此的绝决,她若爱你,你就是她心里最爱的那个人,她若不爱你,你连路人都不算,她连一丝儿的温暖都不乐yì给你。

  这一刻萧煌不禁怀疑慕芊芊叶廷等人所说的话,璨璨是因爱生恨了。

  她真的还爱他吗?还爱吗?

  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呼吸都快窒息了,一点也不敢去想这个可能了。

  马车哒哒直奔皇宫皇上所住的勤政殿而去,他们还没有赶到宫中,便听到前面勤政殿内响起了喧哗声,有人大声的叫唤:“不好了,有人行刺皇上了,有人行刺皇上。”

  “快抓人啊。”

  灯火辉煌,刀剑相碰,嘶喊声一片。

  苏绾听了,不由得脸色微微的一变,飞快的掀帘往外看去,然hòu她身形一纵,直奔马车之外。

  慕芊芊赶紧的追上她,跟着她一路往前面冲去。

  慕芊芊生怕苏绾担心,不由得劝她:“绾儿,你不要着急,事情究jìng怎么样,还没有个准头,说不定不是太子中计了,必竟太子先前得到了信。”

  苏绾没有说话,领着人一路直奔勤政殿,不过她还没有进勤政殿,便看到勤政殿的斜刺里,冲出数道身影,为首的身影一身明黄的华袍,头束金冠,整个人说不出的耀眼,率领一众人直杀进了勤政殿。

  殿内很快传出他嗜冷霸气的声音:“来人,把逆贼拿下。”

  “快拿人。”

  殿内又是一阵厮杀之声,苏绾却放缓了脚步,因为先前那从斜刺里冲出来的人正是太子萧烨,萧烨带领着数名手下侍卫冲进了勤政殿去拿人。

  本来她以为萧烨中了敌人的歹计,没想到他竟然并不在殿内,那么勤政殿内的人又是何人?

  苏绾正想着,忽地大殿内有人杀了出来,慕芊芊赶紧的拉着苏绾往旁边一让。

  只见从勤政殿内边打边退,杀出来的是两帮人,一帮是太子萧烨,另外一帮竟然是六皇子萧彬。

  此时的六皇子萧彬说不出的狼狈,整个人鼻青脸肿的,他身后的侍卫已经被杀了一半,还剩一半也是伤的伤,残的残了。

  萧烨领着人一边杀一边朝着对面的六皇子萧彬大叫:“庆王,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深夜逼宫,意图杀死父皇,谋朝夺位,你个逆臣贼子,还不放下武qì。”

  庆王萧彬此刻完全的六神无主了,今晚设的局明明是害的太子殿下,先前他们的人埋伏在外面,只待太子殿下一进勤政殿,他们就冲进qù拿下太子,就说太子意图谋杀皇帝,指图夺位。先前他们明明看到太子殿下领着数名手下进qù了,可是待到他领着人冲进qù后,寝宫里却没有太子,只有荣妃娘娘和武贤妃娘娘,根本没有别的人。

  而他带着人冲进qù后,勤政殿内忽地有人叫起来有刺客,有贼子。

  这时候萧烨冒了出来,一路围杀他,他竟然成了谋逆的贼子了。

  庆王萧彬本就不是什么大才之人,所以此刻被萧烨一逼杀,直接的急哭了起来,望着对面的萧烨大叫:“我不是贼子,我不是/”

  萧烨冷冷的一笑,冷喝出声:“你不是谋逆之贼,你深夜带着这些侍卫冲进父皇的寝宫意欲何为?萧彬最近你的举动,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不就是想夺父皇的江山宝座吗?因为父皇下旨赐封我为太子,你心中嫉恨,便打算乘父皇昏迷之际,杀了父皇,夺了西楚的江山。”

  “我没有,我没有。”

  萧彬大喊大叫的摇头,现在他有些后悔自己抢这个宝座了。

  本来他根本没有这样的念头,都是因为宣王萧哲的拾撺,所以才会动了心,因为宣王萧哲说,他可以一力保他,只要他登上帝位后,让他留在京城就行,他在西北的那个地方,已经呆够了。

  可是谁想到,最后竟然落得这样的一个局。

  萧烨却不理会萧彬,而是望向萧彬身后的侍卫,冷喝道:“你们一个个跟着庆王干着灭九族的事情,难道你们真的打算死无全尸,还要连累自己家族

  累自己家族中的人吗?现在本宫给你们一个机huì,你们若是投降的话,本宫可以保证,你们家族的人都不会受到影响,因为这事必竟不是你们指使的,你们也是听命行事罢了。”

  “如若你们不投降,那么本宫可以肯定,不但是你们,你们的家族将都会受到牵连,今日闯进政殿的所有兵将,九族皆灭。”

  萧烨冰冷的声音仿若一道魔咒一般,庆王萧彬身后跟着的侍卫,一个个都面如死灰,扑通扑通的跪了下来。

  有人大叫冤枉:“太子殿下饶命啊,我们不知道庆王殿下这是要行谋逆之事,庆王殿下和我们说,今晚必有贼人前来刺杀皇上,所以我们是去抓反贼的。”

  又有人叫:“太子殿下饶命,我们投降。”

  “我们也投降,求王爷饶我们一死。”

  萧彬身后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这些人一跪,便承认了庆王萧彬欲行谋逆之事,意图不轨,企图乘皇上昏迷之际杀掉皇上,从而夺得西楚的江山。

  这些人一跪,便定了庆王萧彬的罪。

  萧彬懵了,然hòu反应过来,疯了似的朝着身后的那些兵将吼叫起来:“你们起来,快起来,我根本不是什么谋逆之贼,我也没有想杀父皇,我没有我没有,你们快起来,你们这一跪,就定了我的罪了。”

  那些人一动不动的跪着,其中有人还乘机的劝萧彬:“王爷,事已至此,王爷还是认罪了吧。”

  “王爷,我们失败了。”

  萧彬伸手指着身后的人:“你,你们一一一。”

  这些人不是他的人,他们是故意的,故意的要坐实他的罪名的。

  萧彬身子往后急退,摇摇欲坠,没想到他精心布局,最终竟然还是落到了萧烨的局里。

  偏他还自以为高明,却原来竟然落到别人的局里,可是他不认罪。

  他没有罪。

  “不,我没有做,我什么都没有做。”

  萧烨一挥手,身后的手下玉隐,如闪电般的疾驶了出去,眨眼跃到了萧彬的身边,抬手一掌直击向萧彬,把萧彬给打昏了过去,玉隐上前一步点了萧彬的穴道,让他一动都动不了。

  萧烨扫了一眼萧彬和他身后的手下,嗜沉的下命令:“把反贼庆王和手下全都关押进刑部的大牢中去,通知刑部尚书和三寺连夜审,一定要审个水落石出。”

  “是,太子殿下。”

  萧烨的命令一下,身后的侍卫立刻有人闪身而出,眨眼冲到了萧彬的身边,带着萧彬连同那些手下全都带了下去。

  勤政殿门前总算安静了下来,萧烨望了一眼后,一挥手命令人清理死尸。

  而萧烨在吩咐人清理勤政殿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苏绾就站在殿门前不远的地方。

  幽暗的灯光之下,那俏丽明媚的女子,淡淡的望着他,一动不动的。

  可即便她就这样的站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已足以让他高兴了,萧烨面带微xiào的几步走到了苏绾的面前,温柔的说道:“绾儿,你怎么进宫来了?”

  苏绾走前两步,那娇媚的面容上,拢上了温软的笑意,本就明媚的小脸,因着这份笑意,而显得璀璨起来。

  萧烨看到她的笑脸,倒是意外了一下,因为绾儿还从来没有这样笑着和他说过话。

  这都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了,不过萧烨一抬首看到前面不远处的靖王府的马车时,心里一下子了然,绾儿为什么会这样了。

  心里微微的有些凉,不过他并没有对绾儿生qì,相反的笑意越发的柔和,伸手揽上了苏绾的肩,搂着她一路往大殿内走去。

  苏绾的眉几不可见的蹙了起来,下意识想甩掉萧烨的手,可是想到身后马车里的某人正望着,她便极力的忍住,跟随着萧烨的脚步一路进了大殿。

  她身后慕芊芊自是了然苏绾为什么这样满脸笑容,分明是做给萧表哥看的。

  慕芊芊重重的叹口气,萧表哥这算不算自作自受。

  当初那么爱绾儿,难道不知道她的个性比较绝决吗?招惹了她,根本没有好果子吃的,何况是他做了那样的事情。

  绾儿只怕更不可能轻易的原谅了他。

  若是最后绾儿真的一怒嫁给了萧烨,那他自个儿抱头去痛哭吧。

  不远处的靖王府马车上,萧煌看着那高大的身影紧搂着娇小的身子,一路走进了勤政殿。

  两个人那般的登对,男的俊逸华美,女的娇媚动人,两个人言笑晏晏的说着话,说不出的温柔,这样的画面,刺激得他几欲抓狂,恨不得跃身冲过去,一掌分开他们。

  可是他却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立场去分开他们,人家眼下是未婚夫妻,很快就要大婚了。

  他有什么资格阻止人家搂在一起。

  啊啊啊,萧煌的内心有无数声咆哮峰涌而过,他的眼睛一片赤红,喘气声也下意识的重了,他的大手紧握成一团,好久都没有松开。

  萧烨和苏绾二人搂着走进大殿后,萧烨便自动的放开了苏绾的肩,他温润的望着苏绾笑着说道:“绾儿,你怎么进宫来了?”

  苏绾指了指后面的慕芊芊说道:“她说宫中有异常,我担心有人设局让你钻,所以进宫来阻止你的,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阻止得了你,不过好在你什么事都没有。”

  萧烨眸光温柔,望着苏绾温声说道;“谢谢你了绾儿

  谢你了绾儿。”

  苏绾摇头:“我都没有帮上你的忙,谢什么。”

  “虽然没有帮上我的忙,不过你能来,我很高兴,真的。”

  萧烨的神容越发的温柔,整个人就好像一道温和的霞光一般。

  看得慕芊芊叹气,瞧瞧人家太子殿下,真正是温柔得一蹋糊涂,不管绾儿做什么,总是那么的温柔小意,这样的男人如若一生一世对绾儿好,也不差啊。

  哪像萧表哥,动不动给绾儿冷脸子,最后竟然还直接的来那么一出。

  难怪绾儿火大,要嫁给太子殿下。

  慕芊芊想着望向前面的人,听到萧烨温和的说道:“绾儿,你进宫了,我还真有一件事要麻烦你呢?”

  “什么事?”

  苏绾抬首望着萧烨,淡淡的问道。

  萧烨指了指寝宫的方向,沉稳的说道:“我父皇眼下昏迷不醒,我想请绾儿出手,帮我查一查我父皇怎么样了?”

  苏绾一听替老皇帝查,想到当初老皇帝对待她的种种,不由得一阵恼火,早死早超生。

  她唇角拢着轻笑,抬眸望着萧烨,慢条斯理的说道:“如若我说不给他治,你是不是要恼火?”

  萧烨直接的摇头:“绾儿,你想多了,我知道我父皇对你不好,你不想医也是情理之中,我不会怪你的,你不愿yì替父皇查,我再另外找人替他查就是了。”

  萧烨这样说,苏绾反倒没有那么多的逆反心理,想到再有十日就是他们的大婚之期,若是皇帝死了,他们的大婚只怕遥遥无期了。而且她知道,老皇帝若是昏迷不醒,或者死了,那么萧烨很可能就会遭到人口诛,外面的人说不定会说今晚宫中的一切都是太子自导自演的一出戏,那么萧烨和庆王算是两败俱伤,最得利的就是宣王萧哲。

  既然她决定嫁给萧烨,老皇帝的命暂shí还是留着吧,待到她嫁给萧烨后,再收拾他也不迟,而且苏绾知道一件事,自个的舅舅给老皇帝下了一种叫焚心的毒,老皇帝就算活着也是活受罪,这个该死的家伙,她才不想让他那么快死呢,她要让他生不如死,想死都死不了,却痛苦的活受罪。

  苏绾想着脸上满是笑意的往寝宫走去:“走,我去帮你看看,谁叫我是你的太子妃呢。”

  苏绾当先一步往前面走去,萧烨说不出的感动,绾儿有这样的意识便好,即便她暂shí不爱他,但她能做到太子妃该做的事情,他很感动。

  苏绾和萧烨两人一路往寝宫走去,身后的慕芊芊却脸色凝重了起来,脚下尤如有千斤重,老皇帝就是杀她父亲母亲的凶手,可是现在绾儿竟然要救他,她如何甘心,真想大叫着让绾儿不要救她,可是这句话她却是说不出口的,所以最后慕芊芊黑着一张脸跟着萧烨苏绾一路入了寝宫。

  寝宫内一团忙碌,太监宫女正忙着把寝宫里的死尸往外清理。

  苏绾和萧烨等人并不是看到尸体便变脸的人,所以几个人一路面色坦然的进了寝宫。

  此时的寝宫里,除了有武贤妃外,还有荣妃娘娘。

  萧烨一进寝宫,盯着荣妃娘娘,忽尔唇角勾出幽幽的笑说道:“父皇昏迷过去,一直是荣妃娘娘陪着,荣妃娘娘大概是累了,不如先下去息着吧,这里有我们呢。”

  萧烨的话摆明了是不相信荣妃,荣妃也不说话,起身应了一声便自走了出去。

  待到寝宫里没人的时候,苏绾上前一步替老皇帝检查。

  武贤妃和萧烨母子二人一直很紧张的望着床上的人,很快苏绾检查过了,起身不卑不亢的说道:“皇下并没有什么大碍,太子殿下和贤妃娘娘放心吧。”

  萧烨和武贤妃怔了一下,同时抬头望向苏绾:“这话什么意思。皇上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呢,连御医过来,都查不清楚皇上得的是什么病症,怎么会没有大碍呢。”

  苏绾望向床上的承乾帝,唇角满是讥讽的笑,她淡淡的开口:“皇上,是不是可以醒了?”

  苏绾一开口,那本来一直躺在床上的老皇帝忽地睁开了眼睛,哪里有半点昏迷不醒的迹像,整个人说不出的精神,瞳眸幽幽的望着寝宫的人。

  寝宫里太子萧烨和武贤妃二人吓了一跳,就连慕芊芊也吓了一跳,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先前她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要不然自己眼下只怕要倒霉了。

  萧烨和武贤妃等人看到皇上醒来,赶紧的跪下给皇上施礼:“儿臣见过父皇。”

  “臣妾见过皇上。”

  承乾帝一双精明的瞳眸幽暗的盯着萧烨和武贤妃,母子二人说不出的紧张。

  直到现在母子二人才知道,原来皇上根本没有昏迷,从头到尾他都是装的,难怪御医查不出来皇上怎么了,皇上昏迷是假装的,御医谁敢说出来,所以个个假称查不出病症来。

  萧烨和武贤妃不由得担心,如若皇上是假装的,那么先前寝宫里发生的事情,他会如何看。

  老皇帝好半天没有说话,萧烨和武贤妃不由得紧张万分,承乾帝望着他们,慢慢的笑了起来。

  对于太子今夜的表现,他很满意。

  他足以当得西楚的太子。

  这一回他假装昏迷,一来是想好好的收拾收拾庆王萧彬,对于萧彬最近的举动,老皇帝很恼火,而且最让老皇帝生qì的是萧彬竟然和宣王萧哲搅合到一起去了,这样的儿子还留他

  儿子还留他做什么。

  所以有人对老皇帝动手脚的时候,他一早就发现了,但他还是将计就计的假装昏迷了过去。

  他这是打算看看萧彬如何做,萧烨这个太子是否能胜任太子的职位。

  另外他还想看看萧烨是不是迫不及待的要坐上他的皇帝之位。

  如若萧烨迫不及待的想坐他的太子之位,那么他定然不会让人救他,如若萧烨真的这样做了。

  那么这个儿子他同样不会要的,但好在萧烨并没有叫他失望。

  所以老皇帝笑了起来,望向萧烨缓缓的开口:“烨儿起来吧,贤妃也起来吧。”

  “谢皇上。”

  萧烨惊得一身的冷汗,他本来自认为自己反将一军使得很高妙,没想到自个的这个父皇更厉害,竟然从头到尾把一切看在眼里。

  幸好他并没有坐上他皇位的心思,否则现在他只怕要和六皇兄一样进刑部的大牢了。

  果然皇帝无情啊,他以后要更小心了。

  虽然他贵为太子,可同样的却也是父皇忌惮的人,虽然今日侥幸脱险,但难保日后这个父皇不会心血来潮的再试他一试,若是一着不慎,他很可能就会万劫不复了。

  萧烨心里想着,脸上却满是笑意,望着老皇帝说道:“儿臣恭喜父皇没事。”

  “是啊,皇上,你吓死臣妾了。”

  武贤妃也乘机开口不满的说道。

  承乾帝哈哈大笑,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脸色陡的冷了,望向萧烨沉声说道:“太子去查,查你六皇兄背后究jìng是何人指使的,如若查出是什么人指使的,一查到底,定不轻饶。”

  皇帝的话一落,萧烨便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父皇这是打算让六皇兄咬住宣王萧哲,真正的处死宣王萧哲。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

  萧烨感叹一声,立刻领旨:“是,父皇,儿臣领旨,立刻带人连夜进刑部去审这个案子,一定尽快查个水落石出。”

  “好。”

  老皇帝满意的挥手:“父皇相信你会完美的做好这件事的。”

  老皇帝现在越看萧烨越顺眼,脸上毫不掩饰的满意,示意他去办这件事。

  萧烨一走,苏绾也和老皇帝道了一声安后跟着萧烨离开,老皇帝望着那离开的两道身影,心中说不出的满意,果然是登对的一对啊。

  因为萧烨今日所做的事情使得老皇帝高兴,所以连带的老皇帝看武贤妃也顺眼得多,便让武贤妃留下来照顾他。

  至于慕芊芊则庆幸着向老皇帝道安后离开,一路回自己的宫殿去了。

  勤政殿宫外的广场上,已是冷冷寂寂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苏绾看到殿外没人,对于太子萧烨便有些淡然了,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马车前走去。

  “绾儿,我送你回安国候府。”

  “皇上不是让你连夜审庆王殿下的案子吗?你还是去刑部审理案子吧,只要让人送我回去就行了。”

  萧烨哪里放心,坚决的不同意,坚持要送苏绾回安国候府,苏绾也由着他了。

  紫玉等人跟着苏绾的身后一路离开皇宫,前往宫外而去。

  宫中暗处的大树上,隐有两道身影,其中一道身影,眼神黯然的目送着马车离开。

  待到马车走远了,那身影才略显痛苦的开口:“叶廷,我真的后悔当初那样对璨璨了,我怕我再也没有机huì了。”

  萧煌黯然神伤的说道。

  想到苏绾先前的冷漠,想到她和萧烨言笑晏晏的样子,他就觉得心冷得可怕,一点温度都没有。

  萧煌身侧跟着的人不是他的手下虞歌,而是他的好友叶廷,叶廷望着他说道:“你既然hòu悔了,就该记住这次的教xùn,然hòu用力的把她追回来,反正刚才的情形我看着了,那昭华郡主根本不喜欢太子殿下,如若她喜欢太子殿下,就不会对太子殿下那么冷。”

  “可是先前她一一一。”

  萧煌想到先前的画面,便觉得心口特别的难受,一点也不敢去想了,光是想到他便难受死了,好半天还不了魂。

  叶廷看他的样子,自然知道他先前定是看到了不好的画面,没好气的开口:“谁叫你之前招她生qì了,我看啊,她之前那样,一定是装的,就是为了气你的,如若她不在意你,根本不屑于理会你,何必又在你面前装着和别人亲热呢,所以你还是对自个儿有点信心吧,谁叫你做错了呢。”

  叶廷说完后,伸手拍拍萧煌的肩淡淡的说道:“不过我倒是看得很明白,这个昭华公主禀性较之常人来说要绝决得多,若是你再不改了以往的脾气,日后还是分的命运,倒不如乘现在撒了手,各找各个缘份,你找你的真命天子,她嫁给太子为妃。”

  叶廷的话刚说完,身侧的人脸色就变了,抬手一掌朝着叶廷挥了过去,叶廷赶紧的避开,指着他说道:“看看,我说说你就变脸了,既然你不想她嫁给别人,那就使足了劲的去追吧,还有以后万不可再招惹她了,这一次的教xùn,足够你记住一生了。”

  萧煌抬眉望着夜空,幽幽的说道:“若是这一次我追回了她,你以为以后我还敢吗?”

  叶廷听他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笑里满是幸灾乐祸。

  两道身影仿若两道流光似的直追前方的马车而去,眨眼便跟上了宫里的马车,一路尾随着马车一直到到安国候府

  到安国候府方停。

  不过接下来萧煌并没有在苏绾的面前出现,因为他实在怕极了苏绾的冷漠,她的冷漠就像一把刀似的,生生的割着他的肌肤他的血肉,他得缓缓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太子萧烨连夜进刑部去审理庆王萧彬图谋不轨的案子,到天近亮时候,终于从庆王萧彬的嘴里审出了幕后的指使人,乃是宣王萧哲,萧哲指使萧彬给皇上下药,乘夜刺杀皇上,谋夺皇上的江山宝座。

  六皇子萧彬的证词很快呈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刚清醒过来,雷霆震怒,连发两道圣旨,让人去宣王府拿人,可惜宣王府却人去楼空,萧哲根本不在王府里。

  承乾帝立刻诏告天xià,令各州各县张贴布告,捉拿反贼萧哲。

  此事传到了太后的永寿宫,太后当场昏迷了过去,待到清醒过来,颤颤抖抖的一路撑着嬷嬷的手去了勤政殿。

  老皇帝正在床上歪着呢,一点也看不出他刚昏迷的样子,精神说不出的抖擞,看来看去都不像有事。

  太后在宫中多少年,略一领悟便知道承乾帝并没有被人下药昏迷,他是装的。

  太后实在想不出哪里出了毛病,明明给他下药了,怎么到最后他竟然没事了,哪里出了问题呢?

  太后想不出来,可是想到小儿子眼下成了带罪之身,还是谋逆之贼,太后心里说不出的痛,她睁着一双泪眼望着承乾帝。

  “你,你是故意的,故意栽脏陷害哲儿的。”

  承乾帝看着太后,脸色说不出的冷,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现在他已经知道太后先前根本就没有病,她是装病的,目的是为了让小儿子有资格回京。

  她这是打算帮助自个的小儿子谋反吧,承乾帝如此一想,脸色越发的冷沉阴森了,瞳眸寒光霍霍,冷笑着开口。

  “母后说什么呢,什么叫儿子栽脏陷害他,母后又怎么知道不是他别有用心呢,这心偏得都没边儿了,儿子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儿子做什么事都不合母后的意,萧哲他做什么就合你的意。”

  皇帝咄咄逼人的瞪视着太后,太后脸色白了,身子摇晃了起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儿子相信母后心里很明白,明人不说暗话,母后还是不要和儿子打哑谜了,儿子奉劝母后一句,日后安心待在永寿宫,不要再出永寿宫一步了,至于萧哲,他胆敢心怀不轨,朕不会再留着他了。”

  太后一听,身子摇晃得越发的厉害了,身子软软的往地上瘫去,这一回她后悔了,后悔没有坚持让自己的小儿子回西北去。

  “皇儿,你留他一命吧,把他撵回西北去,这一次他永yuǎn不会返京了。”

  承乾帝阴森森的说道:“晚了,母后现在还是不要操心萧哲的好,眼下操心操心威远候府吧,儿子真怕威远候府从这世上消失呢/”

  太后脸色白得难看极了,抬头望着承乾帝,只见他脸色一片杀气,瞳眸满是寒光,他分明是动了要杀威远候府的打算。

  “不,不干他们的事情,你要杀就杀哀家吧。”

  这一刻太后心如死灰,虚弱的开口,皇帝呵呵冷笑:“母后说什么呢,儿子怎么会杀母后呢,母后可是当朝的太后,你一定会千秋百岁的,你若不活着,谁来看儿子长长久久的坐在这个皇位上呢。”

  他说完陡的朝着殿外唤人:“来人,送太后娘娘回永寿宫,太后娘娘身子不大好,从此后不准任何人踏足永寿宫一步,违令者斩。”

  太后眼一翻直接的昏迷了过去,皇上这是软禁了她,不让任何人再见她了。

  太后很快被人带走了,送进了永寿宫,永寿宫外,很快多了几道守门的太监,没有皇帝的旨意,任何人都见不了太后娘娘。

  西楚京都,最近说得最热闹的事情就是宣王萧哲企图谋朝夺位之事,可是萧哲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虽然皇上下令各地贴了布告,又在皇城内外张贴了很多的皇榜,但是萧哲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任是谁都没有抓到。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反贼萧哲的事情,慢慢的被另外一件事取代了。

  太子大婚之日到了,京城内外个个议论着这件事。

  对于未来的太子妃,大家说得最多,很多人认为未来的太子妃娘娘就是一个传奇,她的故事经lì都可以写出一本传奇了。

  先是安国候府的庶女,后来是嫡女,再后来是青霄国的郡主,最后成了东海国的公主。

  先开始的时候,她是襄王的未婚妻,后来成了萧世子的未婚妻,最后她却嫁给了西楚的太子。

  大街小巷个个在说这件事,而事件的主人此时却在安国候府里当一个待嫁的新嫁娘。

  今晚安国候府内,说不出的热闹。

  因为明日就是太子和太子妃大婚之日,所以凤离夜,凤玲珑以及容枫慕芊芊等人全都来到了安国候府。

  听竹轩内,人声鼎沸,说不出的热闹。

  苏绾被凤玲珑给单独的带到她的房间去说话了,其她人全在花厅里说话。

  房间里,凤玲珑望着苏绾,好半天才幽幽的开口:“绾儿,你一定要嫁吗?”

  眼下凤玲珑已经知道了苏绾前世的事情,也知道萧煌当初之所以那样做的原因,她的心里说不出的心疼,想到绾儿前生曾经受过的苦,错爱了一个人,最后竟然

  ,最后竟然在火海中丧生,难道今生她还要嫁给那个人吗?

  苏绾望着凤玲珑,沉稳的点头:“娘亲,我说过嫁,自然就会嫁。”

  她要让那个人看看,不是他说回头就回头的,有些事错过了就没办法回头了,不是什么事都由着他说了算的,他说喜欢,她就要在原地静静的等着他来喜欢,他说不喜欢了,她就要安静的离开,等到他再后悔了,她还站在原地等着他。

  怎么可能?她苏绾永yuǎn不是站在原地等候某人的时候。

  即便她知道自己不爱萧烨,但那又怎么样/。

  这古代不是一直祟尚相敬如宾吗,萧烨喜欢她,嫁给他没什么不好。

  而她相信,若是萧烨有一天对她不好了,她能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苏绾轻笑着望向凤玲珑,知道自个的娘亲是心疼她,她伸手抱住了凤玲珑:“娘亲,我没事,你放心吧,我做的事情我不会后悔的。”

  凤玲珑伸出手轻拍着苏绾的背说道:“绾儿,娘亲想说,如若萧烨是前世负了你的人,你也嫁吗?”

  “前世?”

  苏绾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前世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的,萧烨根本不在她的前世里,所以娘亲说的根本是子虚勿有的事情。

  “娘亲,你怎么竟然相信前生后世的说法了,放心吧,前世和我萧烨一点关xì都没有。”

  “绾儿,你听娘一一一一。”

  凤玲珑想阻止自个的女儿嫁给萧烨,因为那个男人不配娶自个的女儿。

  可是她刚开口,门外有脚步声走了进来,紫玉走了进来,恭敬的禀报道:“公主,太子殿下派人送了一份礼品过来,说让公主亲自收下,公主是收下还是退回去。”

  “送礼。”

  苏绾愣了一下,她倒是没想到萧烨竟然在大婚前一夜还送了礼物过来,他这是有多宠她啊。

  苏绾本想不收的,可是想到凤玲珑欲阻止她的事情,不禁有些头疼,干cuì站起身说道:“好,我去看看。”

  她说完掉头望向凤玲珑:“娘亲,我去看看太子殿下送了什么礼品给我。”

  凤玲珑眼神黯然的点头,目送着她离开,想到萧烨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凤玲珑说不出的恼火,然hòu她起身缓缓的走出去。

  院子外面,苏绾领着紫玉一路往听竹轩的门前走去,垂花门不远的地方,站着一道欣长的身影,半明半暗的隐在光线里,苏绾一眼认出这人正是太子萧烨的手下亲信玉隐,玉隐看到苏绾走过来,立刻恭敬的奉上手中的锦盒。

  “属下奉太子殿下的旨意,前来送礼品给郡主。”

  苏绾伸手接了过来,盒子并不重,不过外面的包装倒是挺华丽的,朱纱雕花锦盒,看上去挺华丽,不过似乎太轻了,还赶在大婚前夜送来,是什么东西啊,苏绾伸手打开。

  恰在这时候,月光斜斜照射下来,她下意识的抬头去望面前的人,忽地看到玉隐的唇角一抹诡谲的笑意,同时瞳眸之中一闪而过的杀气。

  苏绾的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同时飞快的扔掉了手中的锦盒,可是那扔掉的锦盒,在此时轰的一声炸开了,苏绾急速的往后撤退,但终是慢了一步,身子轰的一声被炸飞了,狠狠的抛了出去。

  那巨大的轰炸力道一下子炸昏了她,而在她昏迷前的那一刻,她的脑海忽地涌出无数的画面。

  安国候府的听竹轩,她中了媚药十分的难受,本想离开去找一座碧湖浸泡一下,不想有一个俊美飘逸的男子却在这时候闯进了听竹轩,她一抬头,这人竟然是萧烨。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48章 苏绾看到了前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