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萧煌抢花轿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听竹轩内,众人惊呼声不断的响起,凤玲珑疯了似的直奔到苏绾的身边,心急的抱起了她。

  凤离夜则直接的命令身后的手下:“抓住那家伙。”

  整个庭院内的人几乎在一瞬间倾巢而动了,除了去抓那送了礼品过来的人外,其他人全都围到了苏绾的身边,只见苏绾双目紧闭,头上竟然有血流了下来,这分明是炸伤了脑袋的缘故。

  一想到她炸伤了脑袋,个个害怕起来,凤玲珑更是紧抱着苏绾朝着凤离夜大叫。

  “流茶,快过来替郡主查一下。”

  流茶应声走了过来,就着凤玲珑的手替苏绾诊脉,一会儿的功夫,流茶脸色难看了下来:“公主,郡主体内的气息很乱,不过并没有大碍,只是她的头很可能被炸伤了,若是有血块只怕?”

  凤玲珑心急的大叫:“有血块会怎么样?”

  “轻则很可能会忘记别人,重的只怕昏迷不醒,属下立刻去开汤药过来,试试看,看今晚郡主能不能醒过来,如若郡主今晚醒过来,应该没有大碍,如若今晚醒不过来,只怕有些严重……”

  流茶说完后,凤玲珑眼泪都流了下来,紧抱着苏绾,拼命的摇头:“不,绾儿她不会有事的,她不会昏迷不醒的,哪怕她忘记了我,我也不要她昏迷不醒。”

  “你快去开药,快去开药。”

  凤玲珑疯了似的尖叫,流茶赶紧去开药。

  凤玲珑身后的容枫,伸手扶凤玲珑,安抚她:“珑儿,不要着急,咱们的女儿不会有事的,我把绾儿抱回房间去吧。”

  容枫伸手欲去抱苏绾,凤玲珑尖叫起来:“不要碰她,你们谁也不要碰她。不要碰我的女儿。”

  凤玲珑的话,使得容枫面容一僵,伸出去的手指僵住了,凤玲珑抬头狠狠的望着容枫:“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了,绾儿她不喜欢你,所以你不要过来了,我不想看到你。”

  凤玲珑想起了苏绾不喜欢容枫的事情,所以连带的她现在看到容枫也恼火了,朝着容枫尖叫,然hòu她抱起苏绾,一路往苏绾住的房间走去,她不想哭,可是眼泪不停的流下来,除了担心绾儿外,还有自责,过去的十多年时间,因为自己的一已私欲就这么让绾儿一个人待在安国候府里过苦日子。

  她这个娘亲不是合格的娘亲,绾儿,娘不会放qì你的,不管你认不认识娘亲,还是昏迷过去,娘亲一定会陪你的。

  凤玲珑一路把苏绾抱进了房间,安置在床上,并命人打来水,细心的替苏绾擦试头上流下来的血迹。

  房间里谁也没有说话,个个都看出凤玲珑此刻很伤心,很痛苦,谁也不敢多说话。

  流茶的汤药很快开好煎好并送了过来,凤玲珑扶住苏绾,用汤匙把汤药往苏绾的嘴里喂,好在苏绾虽然昏迷过去,但是还有一些下意识,凤玲珑喂她她也知道喝,这使得凤玲珑像看到了希望一般的惊喜。

  “绾儿,她有反应,太好了,她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房间里的人看到她如此高兴,个个点头应和,生怕她再伤心。

  接下来谁也没有说话,个个围在房里等候苏绾醒过来。

  而此时的苏绾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里又是另外一番天地,她再次的穿越了一回,只是这一次她没有遇到靖王府的世子萧煌,这一世萧煌是一个傻子,靖王府也很低调,很少出现在别人的眼里,反而是宁王萧烨很是出众,她在苏国公府最偏僻的院落里,遇到了宁王萧烨。

  宁王殿下高华昭然,仿若世间完美的美玉,他待她极好,一直极尽全力的帮助她,帮助她退掉了襄王的婚,帮助她在安国候府稳固了地位,并帮助她得到了皇帝赐封的县主之位,后来为了报答他的知遇之恩,她助他对付襄王,和老皇帝斗智斗勇。

  最后皇帝看出宁王的才智,下旨赐封了宁王萧烨为西楚的太子。

  而这时候,宁王萧烨也向她表白了自己的心意,他喜欢她,早就喜欢上她了,他想纳她为他的太子妃。

  她说,她不嫁,因为不相信男人,更何况这个人是太子,若是日后他负她,她只怕控制不住自己能杀了他,把他大卸八块了。

  可是身为太子的萧烨,并没有退却,依旧坚定的要纳她为太子妃,并承诺此生不负她,太子府甚至于是将来的皇宫,再不会有另外一个女人,只有她一个。

  她看到了太子的诚心,而且经过这么一段日子的相处,她多少还是有些喜欢太子殿下的,只是她还没有真正的爱上他,因为她不敢轻易的相信别人。

  虽然苏绾同意做萧烨的太子妃了,可是皇帝却并不同意太子纳她为太子妃,因为在皇上的心里,他的儿子应该配一个更高贵身份的女子,这个女子不是她。

  不过皇上架不住太子的请求,最后倒底还是同意了,并下旨把她指给了太子为太子妃。

  圣旨一下,京城内外个个羡慕她的好运,羡慕她的好福气,她一个安国候府的小小庶女,最后竟然被指婚给了太子做太子妃,这是何等的荣耀。

  可是她却知道皇上并不喜欢她,处处给她下绊子,最后更甚至于还在她送进宫的一幅画像上做了手指,把她给直接的关进了刑部的大牢中。

  萧烨连夜来牢中探望她,最后两个人定下了暗计,联手

  个人定下了暗计,联手除掉老皇帝,让萧烨顺利的登基为皇,而她就不用再担心老皇帝算计到她的头上了。

  当晚,她从牢中出来,连夜从外围调派了一批高手,因她手中有一枚龙王令,可调动江湖上的很多高手,她带着一批高手乘夜潜进了皇宫,一路杀进了老皇帝的勤政殿。

  可是她们谁也没有想到,承乾帝的勤政殿内却是遍布着机关暗器的,所以她和那些江湖高手,全都身陷在暗器机关中,外围还有无数的弓箭手不停的射着箭,她们在和机关拼博的同时,还要对付那些箭,所以有人失手打翻了宫中的油灯,致使勤政殿失了火,大火漫延中,她听到有人惊呼太子殿下来了。

  她不由得大喜,可是很快她却听到有人在外围叫了起来:“太子殿下带兵来抓逆贼了。”

  “杀啊。”

  她掉首望过来,便看到他站在火光之外,遥遥的望向她,眼里闪过一抹愧疚。

  哈哈哈,她在火海之中笑了起来,到最后连出去都没有出去,任凭漫天的火焰烧灼着她,因为唯有这样,她才能感受到自己有多蠢,竟然相信了别人的鬼话,她唯一庆幸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她不爱他,虽然有些喜欢,但远远没有达到爱字,因为不轻易相信别人,所以她一直保持着本我的心。

  火光烧灼她的躯体时,她在最后的一刻以血起誓,若有来生,宁死不嫁萧烨。

  宁死不嫁萧烨。

  苏绾的脑海中回旋着这句话,慢慢的一滴眼泪顺着眼角往外滑落。

  听竹轩的房间里,此时正有人在争吵,并不知道苏绾已经知道了前世的一切。

  因着苏绾昏迷过去。太子萧烨和靖王府世子萧煌二人全都得到了消息,所以两个人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听竹轩。

  萧烨和萧煌二人一进来,直扑到房间的床前,心痛的唤起了苏绾。

  尤其是萧煌看到苏绾昏迷的躺在床上,一张小脸说不出的惨白,他整个人都快疯了,所以反而比苏绾的正牌未婚夫还要伤心,拉着苏绾的手一遍遍的叫着。

  “璨璨你醒醒,你醒过来,不要睡了。”

  “璨璨,你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房间里所有人都望着萧煌,最后望向萧烨。

  萧烨的一张俊脸都青了,这躺着的明明是他的未婚妻,明日便是他和绾儿的大婚之日,现在一个别的男人跑到他未婚妻面前痛心疾首的大叫,这让他如何忍。

  萧烨脸色铁青地朝着萧煌大吼:“萧煌,你给本宫滚,马上滚出听竹轩去,这里有你什么事?”

  萧煌怎么可能会理会他,眼下苏绾还没有醒呢,他理他才怪。

  “她还没有嫁给你呢你有什么权利替她处断。”

  萧烨直接怒极反笑的盯着萧煌:“萧煌,我发现你真不要脸,明日便是我和绾儿的大婚之喜,你竟然和本宫说本宫没有权利替她处断,本宫没有权利你有吗?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是她喜欢的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萧煌本来就火大,这一阵子以来所受的种种气闷,全都喷发而出,他像疯了似的往萧烨冲了过去,眨眼一拳朝萧烨打了过去。

  萧烨岂会任由他打,抬手伸了出去,一拳和萧煌对击了一掌,只不过萧烨的武功不如萧煌,所以一拳过后,萧煌一点事都没有,萧烨却觉得自己的拳头都要震裂了,整张脸别提多难看了,愤怒的抬手一拳挥了过来。

  两个人竟然就这么在房里打了起来,房间里,凤玲珑脸色难看至极。

  眼下她女儿还在床上躺着,生死未知呢,这两个混帐竟然就这么打了起来。

  凤玲珑冷森森的地怒喝起来:“滚,马上给我滚出去。”

  这两个东西她一个不喜欢,前世萧烨负了苏绾,这让凤玲珑看到他便来火,事实上之前她是想阻止苏绾嫁给萧烨的。

  至于萧煌,虽然前世没有错,今生又喜欢上了绾儿,可是为什么不好好的诊惜绾儿呢,非要使出那什么计策来伤害绾儿,如若他和绾儿好好说,一定不会生出这么多事来的,所以凤玲珑一样不待见萧煌。

  凤玲珑一说话,凤离夜脸色冷了,幽幽的望着萧烨和萧煌二人,沉声冷喝:“出去,否则别怪孤命人把你们打出去。”

  萧烨飞快的掉首望向凤离夜说道:“绾儿受伤昏迷了,本宫陪她。”

  说实在的相较于萧煌,凤离夜更讨厌萧烨,因为他总觉得这男人的脸皮真的太厚了,太不要脸了,明明前世负了绾儿,今生竟然还如此不知廉耻的威胁萧煌,破坏绾儿的幸福,什么东西啊。

  凤离夜心中想着,脸色冷沉的望着萧烨:“太子殿下,如若绾儿醒过来,孤会派人通知你的,你还是回你的东宫太子府等候消息吧。”

  萧烨望向凤离夜,知道凤离夜不待见她,想说什么,可是却知道说了也没用。

  他掉头望了房间里的人一眼,发现整个房间里的人都不待见他,个个一脸不耐的望着他。

  萧烨只觉得心情沉重,缓缓的退后一步,沉声说道:“本宫在外面等消息。”

  这是说他不会走的,他在外面等情况。

  萧煌看到萧烨走了,,心里松了一口气,正想上前守着苏绾,却被凤离夜拦住了去路,凤离夜冷冷的开口:“萧世子也出去吧”

  萧煌

  萧煌诧异的望着凤离夜,却见他,眸色幽暗的望着自个儿,态度十分的认真……

  “你也出去吧,眼下绾儿不是靖王世子妃,而是东宫太子妃的身份,如若靖王世子待在这里,传出什么,于绾儿的名声不好,所以萧世子还是回你的靖王府去吧。”

  萧煌怔了一下后,周身拢上冷霜,身子缓缓的往后一退,同样森冷的说道:“本世子在外面等消息。”

  两个男人一先一后的走了出去等消息。

  房间里,凤玲珑和凤离夜等人围到了苏绾的身边,慕芊芊率先发现了苏绾眼角的泪水,忍不住惊奇的叫出声来:“义母,你们看,绾儿眼角好像有眼泪……”

  凤玲珑飞快的望去,果然看到苏绾的眼角竟然有眼泪滑落了下来,一看到女儿流眼泪,凤玲珑伤心死了,伸手抱住自个的女儿,温柔的叫起来::“绾儿,娘亲在这,你听到娘亲说话吗?没事,你不会有事的,娘亲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你别担心,什么事都没有。”

  凤玲珑说完后,床上本来安静睡着的苏绾,忽地睁开了眼睛。

  因为她的动作太突兀,房里众人全都愣住了,盯着她看,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她失去记忆什么的。

  最后还是慕芊芊受不了沉闷的气氛,伸出一只手竖起一个手指头,一脸担心的望着苏绾问道。

  “绾儿,这是几?”

  苏绾望着慕芊芊竖起的中指,又望了望这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逗比了,一根手指问她是几。

  苏绾白了慕芊芊一眼后,没好气的说道:“慕芊芊你皮在痒吗?这是耍我吗?”

  慕芊芊一下子高兴的叫了起来,身侧的凤玲珑激动了,飞快的挤过去,指着自已问苏绾:“绾儿啊,我是谁,我是谁,快告诉我?”

  苏绾眨巴着眼睛,好半天还不了神,这一个两个的抽的什么风啊。

  “娘亲你怎么了?”

  凤玲珑笑了起来,双手合什的向着老天祷告:“谢天谢地,我绾儿没事,我绾儿一点事儿也没有,感谢老天爷。”

  苏绾一脸的莫名其妙,这些人怎么了??

  她不知道先前她昏迷过去,流茶所说的话,所以才会奇怪。

  凤玲珑正祷告着,凤离夜拉开了自个的姐姐,挤到苏绾的面前,望着苏绾一脸认真的说道:“绾儿,知道我是谁吗?”

  苏绾抬手捂住眼睛,这是她舅舅吗?怎么也玩起了这么弱智的游戏了。

  “舅舅,你们搞什么啊,怎么一个个都问我是谁啊?”

  凤离夜轻笑起来,一笑面容说不出的华美,瞳眸满是温柔的光泽,他温声告诉苏绾:“绾儿你忘了之前爆zhà的事情了吗,你被炸昏了,伤了脑袋,流茶替你检查过后,说你很可能会昏睡不起,或者有可能失去记忆,所以我们担心死了。”

  凤离夜说完后,苏绾总算知道大家为什么如此紧张了,她抬手摸了摸头,然hòu又摇了摇头,最后望着凤离夜和凤玲珑说道:“我没事,你们别担心了,不会有事的。”

  不过苏绾想到玉隐给她送礼品的事情来,脸上拢上了冷霜:“那个人是什么人,应该不是太子殿下的手下玉隐吧,是有人易容冒充玉隐的吗?”

  凤离夜点头:“是的,先前我让人抓住了那送礼品的人,那人是宣王萧哲的人,因为太子坏了宣王萧哲的好事,还害得他成了人人喊打的反贼,所以萧哲便想炸死你,报复萧烨。”

  算起来绾儿受的也是无妄之灾,一切都是因为萧烨,想想便让人火大。

  凤离夜脸色不好看,门外,响起脚步声,太子萧烨飞快的走了进来,一脸关心的开口问道:“绾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苏绾抬眸望向萧烨,脑海中下意识的想到了前世的事情,呵呵,她忍不住飘渺的轻笑起来,这个人得有多不要脸啊,明明前世那样对待了她,今生竟然还有脸要娶她。

  而且苏绾可以肯定一件事,萧烨也许早就知道了前世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对她那么好,她就说他们之间并没有那么深厚的友情,这家伙怎么一照面,便对她那么好呢。

  原来真相却在这儿,他前世负了他,今生是为了补偿她,而他早就记起了前世的事情。

  所以他对她的好,一切便那么的合理了。

  不过前世负她的人,竟然能面色坦然的要娶她,她也算佩服他的厚颜无耻了。

  既然做出那样对不起她的事情,不是该远远的滚开吗?还往她面前凑什么。

  苏绾眸色暗沉的望着萧烨,萧烨看着她这样的眼光,心莫名的有些不安,小心的问道:“绾儿,你怎么了??”

  苏绾摇头,淡淡的收回视线:“没什么,我没事了,你别担心了。”

  萧烨看她神色如常,逐放下了心,只当自己太多心了,先前有那么一刻,他还以为绾儿记起了什么似的。

  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萧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关心的询问苏绾:“绾儿,你有没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

  苏绾摇头:“我没事了,你别担心。”

  “那你身体不好,我们的大婚不如往后推推。”

  萧烨试探的开口,苏绾古怪的一笑,望向萧烨笑眯眯的说道:“我又没事,大婚好好的改什么期啊,你回去准备吧,我也差不多该准备了。”

  苏绾一开口,凤玲珑叫了起来:“绾儿,你受伤了,不如大婚改期吧。”

  凤离夜也开了口,因为他看到绾儿跟着萧烨,很可能会倒霉,所以还是不要嫁的好。

  “绾儿,你娘说得对,你受了伤,不如改期吧。”

  苏绾却坚定的摇头:“不用,我又没事,不用改期了,大婚照常举行。”

  苏绾一句话,萧烨的眼睛亮了,现在所有人都不待见他,都在里面拾撺绾儿,如若绾儿嫁给他了,看他们还怎么拾撺。

  萧烨的脸上恢复了如玉的神彩,望向苏绾,缓缓的说道:“那我回去准备大婚之事,绾儿你也准备吧。”

  “好。”

  苏绾笑眯眯的同意了,萧烨意志风发的一路离开了苏绾的房间,他刚走出去,便看到门外立着一人,正是萧煌。

  本来萧煌以为,昨夜发生了爆zhà的事情,璨璨和萧烨的大婚一定会延期的,没想到绾儿一醒过来,竟然说大婚照常举行。

  听到她这样的话,他连进qù的勇气都没有了。

  萧烨望着萧煌,唇角是得yì的笑意,一把推开了萧煌,俯身在萧煌的耳边轻声的说道:“萧煌,记住你的身份,以后绾儿她是我的太子妃,你离得她远一些。”

  萧煌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待到萧烨离开后,他的眼睛深邃而肃杀,手指悄然的握起来。

  不,他不会看着绾儿嫁给萧烨的,他一定要阻止绾儿嫁给他。

  他不会让她嫁给别的男人的。

  萧煌转身便自朝外走去,去安排人抢花轿的事情,总之今日他绝对要阻止这件事。

  身后的房间里,凤玲珑和凤离夜等人望着苏绾,说不出的心急。

  苏绾望向凤离夜,缓缓的开口:“舅舅,我有话要和你单独说。”

  凤离夜扫视了房里的人一眼,最后凤玲珑带着慕芊芊和容枫等人退了出去。

  房里只剩下苏绾和凤离夜了,苏绾问凤离夜,为什么不同意她嫁给萧烨。

  她隐隐有些猜测,舅舅似乎知道些什么,要不然他不会一再的阻止她嫁给萧烨。

  苏绾一问,凤离夜立刻乘着机huì,把萧烨和苏绾的前世之事说了出来,同时还说到了苏绾之所以又重生过来,其实是因为萧烨用自己的帝皇运和心头血启动了九转凤鸾劫的原因。

  现在绾儿的命运和萧烨连在一起,正因为这样,所以萧煌当初在东海才会那样做,他主要是不想她死/

  苏绾静静的听着凤离夜说着一切,脸上的神色一直没有变,就好像听的是旁人的故事一般。

  凤离夜看她的样子,一点激动都没有,不由得担心的开口:“绾儿,舅舅没有骗你,你和萧烨真的有前世之事,所以舅舅和你娘亲还有萧煌才要阻止你嫁给她,因为我们怕你记起前世的事情心里会不好受。”

  “我记起来了。”

  凤离夜并没有注yì苏绾的话,尤在那里保证自己说的话是真的:“你还记得有一次你练功时,忽地走火入魔吗,就是萧烨那个混蛋为了让萧煌相信他和你的命运连在一起,所以自刺了一刀,他受了重伤,所以你才会忽然的昏迷不醒。”

  凤离夜说着说着,忽地想到苏绾之前的话,我记起来了。

  凤离夜停住了,盯着苏绾:“绾儿你刚才说?”

  苏绾好笑的望着凤离夜:“舅舅,我说我记起前世的事情来了,所以我相信你说的话都是真的。”

  凤离夜听了苏绾的话,一下子高兴了起来,伸手便拉住了苏绾的手:“绾儿,你记起来了,真是太好了,这样你就不会嫁给萧烨了是吗?那个混蛋,前世做了那样的事情,今生还想娶你,你不要嫁给他。”

  “不,嫁还是要嫁的?”

  苏绾认真的说道,凤离夜的一下子苦脸,望着苏绾:“绾儿你都知道他前世那样对你,你还要嫁吗?”

  苏绾招手示意凤离夜近前,小声的嘀咕:“舅舅,你帮我做点事。”

  凤离夜凑到苏绾的身边,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说起话来,待到后面,凤离夜的脸色越来越好看,最后脸上的笑意说不出的愉悦,高兴的连连点头:“好,这办法不错,舅舅立刻去办这件事。”

  凤离夜起身往外走,不过走几步停住了脚步回望向床上歪靠着的苏绾:“绾儿,你能原谅萧煌吗?”

  他那样做都是为了绾儿。

  提到萧煌,苏绾的眸色一下子有些暗,直接的摇头:“舅舅,我说过,我给过他开口的机huì,他没有说,既然他不说,那么以后就不要说了,即便我不怪他了,但是我和他从此路归路桥归桥。”

  若非她记起前世的事情,他是不是要让她带着这样的一段记忆去嫁给萧烨,而他自认为自己是为了她好。

  可惜这样的好,不是她要的,他是她喜欢的人,应该知道,她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还有必要在一起吗?

  不过相较于之前的恨意,苏绾现在的心态平和得多,因为萧煌至少是为了她好不是吗?他的出发点也没有错,只是他和她终究是没有缘份的。

  苏绾轻笑,眉眼如画,娇媚动人不已。

  这样的苏绾是凤离夜熟悉的,看着她这样的神容,凤离夜只觉得真正的放下了一颗心。

  绾儿和萧煌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如若他们有缘,

  他们有缘,终会在一起,如若没缘,就让他们安静的各过各的吧。

  必竟绾儿和萧烨的身上还有着九转凤鸾劫的牵扯。

  凤离夜想着走了出去,一出去便明朗的吩咐凤玲珑:“阿姐。进qù替绾儿收拾吧,今日可是她的大婚之期,替她好好的打扮打扮。”

  凤玲珑愣住了,她还以为自个的弟弟进qù能说通绾儿,今日不要嫁呢,没想到竟然是弟弟被绾儿说通了。

  凤玲珑有些不甘心,凤离夜却伸手拍了拍凤玲珑的肩:“阿姐,放心吧,绾儿她聪明着呢,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凤玲珑望着凤离夜的眼睛,心有灵犀的有些了解了其中的事情,立刻笑着领着慕芊芊一路进苏绾的房间去了。

  房间里很快忙碌了起来,苏绾虽然昨夜被炸昏了过去,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从床上爬起来,端坐在梳妆台前,任凭凤玲珑和慕芊芊二人在她的脸上涂涂抹抹的。

  慕芊芊的眼睛有些红,想到苏绾要嫁人了,她就不舍,最主要的是苏绾嫁的人是她不喜欢的人,想到这个,慕芊芊便有些感伤。

  不过想到今儿个是苏绾的大婚,所以她极力的忍住了泪水。

  虽然她忍住了,但是苏绾还是看到了她红红的眼睛,忍不住笑望着慕芊芊:“芊芊,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些不舍。”

  苏绾轻笑起来,伸手握着慕芊芊的手:“芊芊,谢谢你。”

  慕芊芊笑了起来,听到绾儿这样说,她心里略微的好受一些。

  “绾儿,你要幸福一点。”

  “行,我们都要幸福,我要幸福,你要幸福,对了,娘亲也要幸福。”

  凤玲珑听着她娇软的话,忍不住轻笑起来,这一次绾儿醒过来后,她发现她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娇娇软软的绾儿了,这让她高兴。

  “只要绾儿幸福,娘亲就幸福了。”

  苏绾忽地想起什么似的,抬首望着自个的娘亲:“娘亲,,你什么时候回东海啊?”

  “啊,我一一一。”

  凤玲珑纠结了一下,然hòu期期艾艾的说道:“我不想回东海,我在你爹最困难的时候没有陪在他的身边,我有什么资格坐在他的身边啊。”

  凤玲珑话刚说完,门外容枫走了进来,一把伸手抓着凤玲珑的手说道::“珑儿,东海皇后的位置只有你能坐,只有你坐得了,别人谁也不要想坐。”

  凤玲珑怔了一下,想到之前自己因为绾儿受伤而让他走的事情,眼眶微微的红了,好半天没有说话。

  苏绾倒是开了口:“父皇,若是你把娘亲带去东海,记得要对她好一点。若是让人欺负她了,我可不答应,不管是谁,若是欺负我娘亲,我定不轻饶她。”

  苏绾这话是指即便那什么木夕舞得罪了凤玲珑,她也不会放过她的。

  容枫立刻点头:“不要你收拾,只要有人胆敢对你娘不好,你父皇我也不会放过她的。”

  这算是表了态了,苏绾满意的点了点头。

  凤玲珑不好意思的轻笑起来,望向容枫,然hòu想到今日是女儿的大婚之日,赶紧的推了容枫出去:“好了,我要给绾儿打扮了,你不要在这里等着了。”

  容枫被推了出来,不过因着凤玲珑的态度,容枫的心情好了起来。

  房间里,凤玲珑和苏绾两个人很快替苏绾打理好了,本就娇萌明媚的人儿,因着盛妆打扮了一下,此刻竟然说不出的明艳,凤玲珑赞叹了一声。

  一直以来,她还以为绾儿就是娇萌可爱的人儿,现在看来,倒底不愧是她的女儿,稍微的打扮一下,便显得明艳而高贵,她的明艳高贵和那些冷傲高贵的世家女人不一样,却是透着一股软萌的明艳,既有着女孩的青涩娇软,又有着女人的优雅高贵,本该相互排斥的个性,却融合于一身,让她透着无尽的诱惑,让人看一眼,便被吸引得移不开视线。

  凤玲珑赞叹一声:“不亏是本宫的女儿,果然是貌倾天xià的。”“

  苏绾被自个娘亲给逗笑了,娇笑着开口:“娘亲,你这倒底是在夸自个儿,还是夸女儿啊。”

  “哈哈,当然是夸女儿了,你比娘亲可要好看得多。”

  凤玲珑话里话外满是骄傲,一侧的慕芊芊也点头,不加掩饰的赞叹:“绾儿,你真的好美啊,不管谁看了只怕都想娶回家当成宝。”

  说到最后,慕芊芊感叹一声,可惜萧表哥看不到这样美如玉的小绾儿,白便宜了萧烨那个人。

  慕芊芊因着老皇帝害死自个父亲的原因,所以对于出自于承乾帝名下的几个皇子,一个都不喜欢,看一次厌一次,所以想到今日绾儿要嫁给萧烨,她就觉得白便宜了萧烨那个贱男人。

  不过这些话,她不敢当着绾儿的面说出来,只能感叹一番。

  房里的人正夸赞苏绾,门外响起脚步声,似乎有不少人从听竹轩外面走了进来,屋子里的人停住了说话声,便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响起来。

  “奴婢等见过威远候夫人,裴夫人,何夫人,袁小姐,裴小姐,何小姐。”

  威远候夫人领着女儿袁佳,以及内阁次辅裴夫人领着女儿裴溪,以及御吏大夫何夫人领着女儿何敏等人赶过来替苏绾添妆来了。

  眼下苏绾要嫁的人是太子,很快她就是太子妃,日后还是皇后。

  这些平常和苏绾走得近

  苏绾走得近的小姐,自然要来添妆。

  各家的夫人十分的慎重这些事,便也陪着女儿过来了。

  苏绾听到外面的说话声,知道来的人是些什么人,朝着外面唤人:“紫玉,把人请进来吧。”

  “是,郡主。”

  人很快被请了进来,一下子把房间都站满了,不过看到盛妆之下的苏绾,个个还是惊艳了一把,然hòu便是各种吹捧,什么太子妃娘娘国色天香,比牡丹还娇贵,比海棠花还要明艳,总之全是好听的话。

  苏绾今日的心情说不出的好,一一的点头,脸上的笑意潋滟动人,使得她本就出色的容颜,透着一股惊心动魄的美态。

  也不怪别人惊艳,她确实是美得光彩夺目,让人看得忘我。

  这里威远候夫人等刚添完妆,客套的话还没有说几句,外面又有夫人和小姐来了。

  这一次来的人,往常和苏绾的关xì并不算特别的好,但因着苏绾的身份,这些人自然也纷纷的赶过来添妆。

  拍未来皇后娘娘的马屁,是有必要的,若是日后皇后娘娘给她们家族小鞋穿怎么办?还有更重要一点,若是等到苏绾嫁给了太子,太子府差不多也该添置别的妃子了,到时候,她们各家的女儿进了太子府,还要仰仗着太子妃的鼻息过日子,她们自然要捧着太子妃一些。

  如此一来,京城各家的贵妇和小姐差不多都来了一趟,最后苏绾的东西是多了一半都不止,说不出的丰厚。

  待到这些人的妆添完了,太子萧烨已经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迎亲的队伍一路到了安国候府。

  慕芊芊领着紫玉黄玉和蓝玉等人狠狠的敲了太子萧烨一笔,才把人放进来,最后萧烨牵了苏绾的手拜别了凤玲珑和容枫,另外拜别了安国候苏鹏,虽然眼下苏绾是东海皇容枫的女儿,可是先前苏绾不承认容枫,坚持要以安国候府嫡女之身出嫁。

  苏鹏是既高兴,又伤感,虽然这丫头不讨喜,可是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他和她还是有感情的,现在她这一走,安国候府更空落了,而且她答应他的事情还没有做呢。

  说好的把白沁说给他呢,安国候郁卒不已,不过好在他偷偷的找了白沁两次,白沁对他一如既往的祟拜,这让安国候苏鹏心里有些小甜蜜。

  萧烨牵着苏绾的手一路送了苏绾上花轿,自己坐了马车,前往太子府而去。

  身后的大门前,凤玲珑伤感的望着那远去的花轿,心里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受,她看到身侧的凤离夜,忽地想到凤离夜先前的动作,伸手便拉了凤离夜到一边说话。

  凤离夜就把苏绾的事情告诉了凤玲珑一声,凤玲珑忍不住笑起来,同时嘀咕了一句:“这鬼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

  她在这里担心死了,她竟然另想了后招。

  太子府和安国候府离得挺远的,萧烨和苏绾等人选了一条相对较近的街道,只是这街道有些偏僻。

  不过太子萧烨一脸并不担心的样子,带着迎亲的队伍一路大摇大摆的前往太子府。

  只是迎接的队伍走了两条街道后,忽地从天而降数道身影,齐齐的拦住了花轿的去路。

  为首马上的萧烨,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怒目瞪视着对面的那些人:“你们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胆敢抢花轿。”

  “今日抢的就是你的花轿。”

  一身黑衣锦服,蒙着脸蒙着身子的男子,故意沙哑着嗓子开口,事实上这人是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叶廷,临时被萧煌拉人抢花轿的。

  叶廷对于这个一点异议都没有,十分的兴奋,嗷嗷,爷就喜欢抢人花轿,尤其是抢萧烨那家伙的花轿。

  此时他听到萧烨问,心里止不住的兴奋,今日小爷我抢的就是你的花轿。

  他一言说完后理也不理对面马上的萧烨,直接的挥手命令身后的手下:“抢人。”

  虞歌等人得令,飞身冲了过去,奋不顾身的和萧烨以及他身后的手下打了起来。

  迎亲的队伍此时完全的乱了套了,花轿被扔在了半道上,那些侍卫拼命的闪身直奔虞歌身边而来,双双打成了一起,而那些媒婆,以及吹乐的人,全都吓得四处乱窜。

  叶廷的注yì力根本不在萧烨和别人的身上,而是在花轿之内的新娘身上。

  他眼看着双双杀成一团,闪身冲进了花轿,伸手拉了花轿之中的人冲了出来,身形一动急速的离开,而身后的街道上,叫声顿起:“抢人啦,有人抢跑新娘子了。”

  叶廷撒足了劲的狂跑,待到跑了一段路后,只觉得身后有些不对劲,这人怎么一点动jìng都没有啊,赶紧的回身望来,便看到一个眼大如铃,嘴厚如香肠的丑女人,不,应该是一个丑男人装扮的,这丑男人此时手中举着一把钢刀,对着叶廷霍霍的挥了过来。

  叶廷吓得呆愣住了,实在是被这新娇娘给惊住了,都忘了反应了。

  妈呀,太吓人了,怎么这么丑啊。

  眼看钢刀到面前,斜刺里忽地跃出一道身影来,一把推开了他,一掌狠狠的挥了出来,便把那丑男人给打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死死的摔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昏了过去。

  叶廷飞快的掉头望过来,看到身侧的人竟是拢着一身冷霜的萧煌,萧煌此刻整张面容阴沉得可怕,瞳眸杀气遍布,手指一握,森冷的冷叫出声:“萧烨,竟然使了调虎离山计”

  “那怎么办?新娘不会已经到被他娶回去了吧。”

  叶廷都快哭了,萧煌立刻摇头:“他不走近道,就要走远道,现在应该还没有到太子府,我立刻赶过去阻止他们。”

  萧煌闪身便走,身若流光,眨眼消失不见了。

  身后的叶廷哪里赶得上萧煌,只能慢吞吞的跟上,而萧煌早如雷霆闪电一般的赶往太子府的另外一条道,果然他刚到太子府不远的地方,便听到另外一条道上传来的吹乐之声,花轿很快就要到太子府了,不行,他一定要赶在太子府之前拦住了花轿,阻止璨璨嫁给萧烨。

  萧煌心中想着,忽地施展了他学的一种禁术,无影术。

  这是一种上乘的武功,施展开来之后,无声无息,连影子都没有,例似于隐形术。

  不过此等功术,却是极端伤身的,而且有时间限制,只有半个时辰。

  一般情况下,萧煌是不会使用这种损耗特别大的禁术的,但今儿个为了阻止苏绾嫁进太子府,他一定要和绾儿说,萧烨前世负了她,她不要嫁给他。

  萧煌施展了无影术后,整个人就好像透明的,眨眼的功夫急速的奔到了萧烨身后的花轿前,四周所有人都看不到他,让他顺利的闪身钻进了花轿之中,可是花轿里根本没有新嫁娘的影子,只有一一一一。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49章 萧煌抢花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