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宁夏第一名倌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马车之上的萧煌急速的撤了出去,瞳眸之中隐着浓浓的暗潮,之前他除了看到马车之上的东西外,还看到了一封信,信是璨璨写给萧烨的,他偷偷的看了信,才知道原来璨璨她已经知道了前世的事情。

  萧煌一瞬间心里高兴了起来,这样说来,璨璨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了,她是否原谅他了。

  萧煌说不出的高兴,虽然不知道璨璨有没有原谅他,但是看到璨璨不嫁给萧烨,还是让他高兴得很,萧煌退出去一会儿的功夫,便恢复了过来,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身子有些虚弱。

  无影术果然对人体的损耗很大,以后他还是尽量不要使用这些旁门左道的禁术。

  萧煌心里想着,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有人急奔了过来,在他的身后急急的叫起来:“啊,你怎么不拦下花轿啊。”

  叶廷惊呼出声,他一想到上次看到萧煌生不如死的样子,便有些后怕,如若昭华郡主真的嫁给太子萧烨。

  萧煌不会再反复无常吧。

  叶廷一边担心,一边飞快的去看萧煌,却发现萧煌的脸上满是笑意,他的眸光深邃而潋滟,双臂懒懒的环胸,望着前方不远的太子府门前。

  太子府门前此时花轿已经临门了,太子萧烨翻身从马上下来,一路往花轿前走去。

  此时的太子府门前,除了远处围观着的看热闹的百姓,还有不少的朝中大臣和朝中的命妇,大家全都围在太子府的门外看热闹,想看看漂亮的新娘子。

  太子萧烨说不出的意气风发,风光无xiàn。

  他伸手去掀花轿的轿帘。

  叶廷不忍看,赶紧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真怕萧煌一怒抓狂。

  可是太子府门前,轻掀起轿帘的萧烨却僵住了,眸光中满是难以置信,一眨不眨的盯着花轿。

  只见花轿之中并没有新嫁娘的身影,反而是轿中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只母鸡,母鸡的头上被人绑着一朵大红花,显得特别的滑稽,母鸡本来安然的端坐在轿子里,可是萧烨一掀轿帘,惊动了它,它扑腾着翅膀,呼呼的从轿中飞了出来,一边飞一边咯咯的大叫起来。

  满地乱窜。

  太子府门前,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状况花轿之中怎么飞出一只母鸡出来了。

  新娘子哪里去了?

  太子萧烨的脸色一瞬间惨白,身子发软,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立定,身子摇了好几下方站定。

  马车之外,。议论声一浪高过一浪。

  “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回事?”

  “是啊,新娘不见了,可是却从花轿之中飞出一只母鸡出来,母鸡的头上还戴着一朵大红花,这分明是**裸的羞辱啊。”

  “苏绾是什么意思,不嫁太子便也罢了,为什么还用母鸡来羞辱太子。”

  “她这意思不就是说让太子和一只母鸡拜堂吗?”

  萧烨咬牙努力的镇定下来,走前两步弯腰轻掀轿帘,先前他已经看到轿中摆放着一封信。

  萧烨飞快的取了信出来,轻轻的打开,上miàn有龙飞凤舞的字。

  正是苏绾的笔迹,苏绾在信上只写了几句话。

  “萧烨,前世负了我的人,今生还有脸娶我吗?你只配娶一只母鸡。”

  除了这些话,再也没有别的话了。

  萧烨的脸色一瞬间惨白得可怕,身子摇摇欲坠,身后的手下玉隐赶紧的走过来,上手扶住他,心中怒火狂发。

  “太子殿下,昭华郡主太过份了,要属下立刻下令把昭华郡主抓回来吗?”

  萧烨虚弱的摆手,连路都走不了了,他终于想到今儿个天亮时,苏绾那古怪的眼神,原来那时候她已知道前世的事情,她已经做好了不嫁他的准备了,她说嫁,只不过是为了好好的教xùn他的。

  萧烨再也承shòu不住这样的打击,身子轰然的倒蹋了下来,玉隐赶紧的扶住她:“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可惜萧烨已经昏迷了过去,玉隐赶紧的抱住萧烨往太子府走去,同时下命令:“今日太子殿下大婚取消了,大婚取消了。”

  待到玉隐抱了太子入内,沉声命令太子府的管家:“立刻把所有人送出去。”

  “是,玉隐公子。”

  太子府的所有人都被送了出来,几乎是短短的一个时辰,整个京都的百姓都知道,今日太子大婚又出新状况了,新娘子不见了,却弄了一只母鸡上花轿,让太子和母鸡拜堂,结果太子直接承shòu不住的气昏了过去。

  太子府门外看热闹的萧煌笑得乐不开支,心情好得不得了。

  这大概是他和苏绾弄崩之后,唯一一次笑得如此开心了。

  想到璨璨最后并没有嫁给萧烨,还弄了一个母鸡和萧烨去拜堂,他想想便觉得爽,只觉得他灰暗的人生,似乎又有了色彩。

  萧煌身后的叶廷目愣愣的看着发生的一切,愣是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到身边的男人,笑得那叫一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多日来的阴霾一扫而过,整个人风华无xiàn,意气风发。

  叶廷忍不住追问:“快说,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萧烨没娶到新娘子,却娶了一只母鸡。”

  想到太子萧烨没娶到新娘子却娶了一只母鸡。

  叶廷终于后知后觉的大笑了起来,然hòu他的心情也好起来,明朗的说道:“你说,等到太子日后登了基做了皇帝,我们可不可以给太子取一个外号,就叫母鸡皇上,你看怎么样,是不是很配。”

  萧煌立刻便同意了:“不错,你去办这件事,虽然他眼下还没有登基做上皇帝,不如就叫他母鸡太子爷,这也不错。”

  叶廷立刻领了萧煌的命令,自去散步谣传去了。

  虽然很多人不敢叫,但是母鸡太子爷的称号还是流了出去。

  萧煌自认为苏绾既然知道了萧烨和她的前世之事,定然也知道了他当初在东海之内所做的事情,完全是迫不得已的,他以为苏绾一定已经原谅他了,。

  可是当他找遍了整个京城,甚至于找遍了整个西楚才知道,苏绾不见了,不但苏绾,就连凤离夜,凤玲珑等人全都不见了,这些人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谁也找不到。

  就连东海皇上容枫大婚的时候,苏绾也没有出现,而萧煌拦住凤离夜问苏绾的下落,凤离夜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说道:“萧世子,还是回西楚待着吧,你和绾儿终究是有缘无份的,所以各人找各人的真命天子去吧。”

  萧煌差点一口气没有抽过去。

  而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他是越来越思念苏绾了,想她明媚娇丽的笑脸,想她张牙舞爪的娇嗔,想她咬牙切齿的样子,想她娇萌迷人的唤他煌煌的样子。

  一切的一切都化成了思念,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那些思念就像影子一般如影附随,随着日子越往后,这些思念越深,而他终于知道了一件事,璨璨似乎真的不打算再见他了,她是真的想切断一切和他的联系,只让他们在时光的长河中,错身而过。

  不,他绝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所以他要找到她,既然知道她躲着他,那么他这样大张旗鼓的找她,根本不可能找到她的,他要和她斗智斗勇,方能找到她的下落,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让她从他的身边逃走。

  因为这一回他知道,他离不开她,没有她,他只觉得人生再怎么过,都快乐不起来。

  从前没有她,他的人生是黑白色,没有其它的色彩,怎么样都是一个过。

  可是现在不行。

  既然知道了自己离不开她,以后他再不会惹她生qì,一定要把她宠得像公主,让她再也离不开他。

  萧煌想着,带着人自回西楚,惊心织下一张捕人的大网,普天盖地的兜头罩下,静等着鱼儿出海,好让他一网捞上来。

  时间匆匆,一晃眼,三个月过去了。

  烟花三月的宁夏,说不出的美丽。

  天空如碧,好像被水洗过的一般干净明澈。

  清澈的湖水上停靠着一艘艘漂亮的画舫,湖水潋滟,仿若一面镜子被吹皱出一片的湖光山色。

  岸边栽种了很多的花草,高大的树木上挂着各式的琉璃灯,此时天色微暗,还没有真正的黑下来。

  如若黑下来,昏黄的灯光轻柔的笼罩着月香河,映照着一艘艘的画舫。

  悠扬的歌声,琴声交织在湖面之上。

  一切是那么的唯美。

  宁夏是个美丽的城池,因一年四季花香不断,整座城池常年笼罩在花香之中,又地处南来北往的商客要地,所以这个城市最多的便是南来北往的客人。

  客人一多营生便多了起来,其中迎来送往的青楼楚馆更是多得数不胜数。

  不但有青楼楚馆,还有不少的小倌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倌馆竟然比青楼楚馆还要时兴,吃香。

  所以别以为月香河江面的画舫之内全是那些陪笑卖艺的姑娘,其中可有不少长相秀美才艺高超的小倌的。

  这些小倌不但长相出色,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很多经过宁夏的商船客人都会在宁夏停留,请三五个小倌绾唱唱小曲,欣赏欣赏宁夏的风光。

  这算来也是宁夏的一道风景线。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画舫中隐有歌声响起来,果是低低沉沉的男音,却不似女子的柔婉,自带着男子的低醇暗磁,在河面之上滑过,无端的令人心旷神怡。

  河岸上,人渐jiàn的多了起来,三三两两的客人闲话着家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往画舫走来。

  人群中,忽有三五人一路走了过来,其中为首的两个人分外的吸引人的视线,一人身材高大欣长,玉树临风,还带着一股江湖儿女的洒脱,而另外一个公子看上去似乎年纪不算大,生得眉眼分外的俊秀,唇红齿白,这小公子一出现,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不少人还暗自嘀咕。

  这样唇红齿白的少年郎,一点也不比那些小倌馆差,不知道是哪家小倌馆里出来的,不过看那通身的气派却又是不太像。

  一时间湖岸边不少人对着这几个的指指点点的,可惜说话的两个人,根本不理会别人,而是自顾说着话。

  “罗风大哥,你邀的无伤公子在哪条画舫上?”

  俊秀飘逸的少年郎嗓音清悦的响起来,他身边的高大男子,明朗的笑起来:“苏小弟放心吧,为兄既然替你邀了那无伤公子,断然不会叫你失望的。”

  说话的男子声音明朗宏亮,听其音便可知其人,是一个爽朗洒脱之人。

  他身侧跟着的少年郎眉眼染笑的开口:“罗风大哥办事,我怎么会不放心呢,只是听人说那无伤公子乃宁夏城的头号俊雅人物,常人难以邀请到他,好在罗风大哥和他有交情,才有这么一个交情,我在此先谢过罗风大哥了。”

  罗风赶紧的摆手,然hòu一脸认真的问身侧的少年郎:“不过苏小弟,你找无伤公子做什么呢?”

  少年郎,也就是苏绾,轻轻的一笑,眉眼瞬间好似拢了轻月的皎辉一般,身侧的罗风看得呆了一呆,心口一紧,随之想到自己如此太唐突了,所以赶紧的掉头望向别处。

  苏绾却丝毫没有察觉到罗风的异状,而是满心想到待会儿要见的人。

  董无伤,宁夏城的第一名倌,卖艺不卖身,听说此人不但长相倾城倾国,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宁夏最受欢迎的第一个小倌,只不过虽然他受欢迎,但是却极少出台,难得一两次出台,便让人惊艳不已,这使得他的身份越来越高。

  现在几乎已达到了千金才得见一面的高价。

  不过即便有千金,还要看无伤公子的心情。

  所以这使得他越发的神秘起来。

  苏绾为什么要见董无伤呢,乃是因为最近她在宁夏开了一家小倌馆,所以打算挖这位无伤公子去坐镇。

  她相信只要这无伤公子前往她开的天香阁坐镇,她的天香阁一定会成为宁夏第一名阁。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假像,这天香阁暗地里,其实是一家情报机构,贩买贩卖情报的。

  而苏绾身边的罗风,乃是江湖门派烈焰门的少门主,一次偶然的机huì,苏绾救了他,从此后他便当苏绾是他的苏小弟,两个人俨然是一对好兄弟了。

  这一阵子,苏绾一直打理拜月山庄的事情,她把拜月山庄接了过来后,才发现拜月山庄名下有不少的营生,其中包括酒楼,当铺,客栈,还有贩卖丝绸茶叶等等,总之拜月山庄,足可以当得天xià第一庄,名下钱财十分的多。

  苏绾接了拜月山庄,重新整顿之后,改革了很多新措施,使得名下的各样产业,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同时她拓展了几样别的行业,使得拜月山庄更赚了,而天香阁是她最后的一个产业。

  她开天香阁是因为拜月山庄风头太盛,若是被人惦记上了可是麻烦事,而拜月山庄虽然赚了钱,但是在情报机构上,并没有任何的涉及,若是有人意图动拜月山庄,她们未必接到消息,所以她建天香阁的原因是随时了解江湖以及各家朝廷的动向,随时保住拜月山庄。

  另外她还有另外一步打算,钱财多了不用就是浪fèi,所以她打算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等到天香阁建立起来,消息掌握得足够多的时候,她打算建一些利国利民的慈善机构。

  她想建慈善机构,倒不是说自己有多么的善良,纯属钱太多,找些事做,又或者看到那些居无定所,食不裹腹,衣不遮体的人时,心里有那么一些愧疚,她赚了这么多,可是这世上还有很多人吃不上饭,穿不上衣呢,既然她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帮助别人一把呢。

  虽然她苏绾黑心黑肺,无心无情,但是对于那些民众,还是有一些善心的。

  苏绾一边想着一边跟着罗风的身后上了靠岸而停的一艘画舫。

  这是一座十分华丽的画舫,船身上装饰得高雅大气,前面有朱红的轻纱轻轻的飞扬,琉璃灯散发着幽暗的光芒,一切如梦似幻的。

  罗风和苏绾二人上了画舫之后,站在船头上的两个青衣少年,恭敬的一垂首说道:“这位是罗风罗公子吧。”

  罗风点头,他之所以能邀见到董无伤,乃是因为他曾经出手救过董无伤一次,董无伤曾经多次要求报他的救命之恩,可惜罗风没有理会,这一次苏绾想见董无伤,罗风就出面了,他一开口董无伤立刻答应了。

  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们两个人才会上了这艘画舫。

  船头上的青衣公子看罗风点头,便恭敬的转身把罗风和苏绾二人一路往里领。

  罗风并不知道苏绾找董无伤的真正目的,先前他问苏绾没回,这让他越发的好奇了,凑到苏绾的耳边小声的嘀咕道:“苏小弟,你找那董无伤有事,还是单纯的想听他弹弹小曲唱唱歌。”

  苏绾轻笑着望向罗风,倒也没有刻意隐瞒。

  “我和他谈一笔交易。”

  “交易?”

  罗风一脸的惊奇,实在想不出苏绾和董无伤能谈什么样的交易。

  不过他也没有问,身为江湖儿女,董无伤知道很多人都有秘密,一个人要想活得好,就是少知道一些别人的秘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所以罗风不再问了,哈哈笑着说道:“不管交易了,这董公子的琴技可是宁夏一绝,今儿个我们来了,自然要好好的听一曲。”

  两个人说着跟着前面的青衣公子走上了二楼的一间雅间。

  雅间分里外两间,中间只用一张雕花屏格挡着,四周垂着青烟色的垂纱,夜幕之下,有风轻轻的吹拂过,轻纱飞舞,窗外湖水波光潋滟,一切仿若梦境一般。

  难怪古人说温柔乡从来都是英雄冢,果然不假。

  苏绾跟着罗风的身后走了进qù,罗风明显的有些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所以一双剑眉一直紧蹙着,手足有些不安,反倒是苏绾面色坦然,一副老江湖,风月场老手的样子,大大方方的往桌前一坐,抬手轻扣了扣:“上茶,你家公子呢。”

  两人中一个青衣少年过来敬茶,另外一人回话:“我家公一一。”

  这小少年话未完,便听到里面的一间房里有人拉门的声音,立刻停住恭敬的说道:“我家公子来了。”

  苏绾和罗风二人同时掉头望过去,一刹那惊艳了整个人。

  虽然不能真正的看到董无伤的神容,可是透过那雕花格子屏风,还是隐约可见这人,身着一件白色绣金纹锦衣,外罩着一件黑色的绣青枝缠竹的披风,就那么优雅的立于屏风之后,让人无端觉得华丽大气,再往上看,看到一张戴着半枚面具的容颜,那银色的面具,绘的是一朵银色的曼陀罗花,妖艳精致,散发着冷冷的轻辉,让人看得移不开视钱,而面具之外的另外半边脸,却涂着浓浓的凤尾眼黛,在凤尾眼角处点了七瓣桃花,说不出的明艳。

  这张脸华丽浓重得好像一幅浓墨重彩的画作,可是却丝毫不让人觉得杂乱或者夸张,反而是一种极尽张扬的奢华,就好像一顿全宴盛餐一般,让人不管是视觉还是味觉,都深深的被吸引了。

  这个人就是董无伤吗?果然不亏是宁夏第一名倌,罗风和苏绾二人同时在心里头赞叹一声。

  罗风是单纯的欣赏,苏绾则在欣赏之余,忽地觉得这人似乎和谁有些像。

  不过她的念头还没有落地,便听到里面董无伤清悦的声音如悠扬的笛声响起来,这声音一起,真正是让人酥麻得觉得自己如在云端一般,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董无伤见过两位公子。”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50章 宁夏第一名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