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吃干抹净,事后不负责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罗风和苏绾二人好半天没有吭声,实在是因为这人的声音太好听了,让人流连,难怪是宁夏第一名倌,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屏风之后的人,好长时间没有听到罗风和苏绾的话,便又开口说道:“不知道罗公子找我有什么事?”

  这一回罗风总算有反应了,想到自己听一个男人的声音,竟然听呆了,不由得脸红了一下,然hòu抱拳说道:“是罗风唐突了,其实不是罗风想见你,而是我这位苏小弟想见你。”

  里面董无伤幽淡的视线落到了苏绾的身上,缓缓的开口:“不知道苏公子见无伤是为了何事,是慕名前来欣赏无伤的词曲,还是有事要见无伤?”

  苏绾望向董无伤,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虽然这人是宁夏第一名倌,可是却给她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身为青楼名倌,却似毫没有寻常小倌的脂粉气,反而有一种将相王候的大气,即便低到尘埃之中,可是那一身的风华尊贵之气却仿若站在云端之上。

  短短的瞬间,苏绾竟然有一份迟疑,不敢轻易开口和这位董公子提自己先前那个交易了,她是生怕亵渎了这位无伤公子。

  所以最后缓缓的说道:“听说无伤公子乃是宁夏第一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道在下是否有此荣幸能听到无伤公子的词曲。”

  里面的人轻笑起来:“既然苏公子想听,有何不可,无伤遵命便是了。”

  那人说着素白的袍袖轻甩,优雅的转身,一个简单的姿势,便说不出的华贵。

  苏绾看得有些呆,这位无伤公子难道是什么世家大族落魄了的公子,所以才会有这一身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尊贵风雅。

  她正沉思,里间悠扬的琴声响起。

  这琴音完全不似女子弹出来的轻柔婉转,相反的却带着一抹铿锵有力,一声高似一声,在江面之上盘旋,完全是八千里杀敌的磅礴大气,时而直上青云,时而坠入深海,时而高昂激越,时而低沉似龙吟。

  月香河之上,不少人打开了画舫的窗户,入迷的听着。

  有人在小声的嘀咕:“这是谁弹出来的,好厉害的琴音啊。”

  “好像是无伤公子弹的。”

  “好厉害,无伤公子越发的厉害了,这琴音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厉害。”

  “是啊是啊,这首曲子不是一般人弹得出来的。”

  就在月香河上很多人赞叹宁夏第一名倌董无伤时。

  苏绾等人所坐的画舫下面的船舱里,此时正发生另外一幕戏。

  一个身着白色亵衣,满脸愤怒的人正怒瞪着房间里的两个人,一脸恨不得拿刀杀了船舱里两个人的感觉,而他的另外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半边脸,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半边脸。

  不过对于船舱里的两个人,却一点的效果没有。

  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那身着白色亵衣之人的半边脸,竟然是一张疤痕累累的鬼脸,一半魔鬼,一半天使,大概就是指的这样的人。

  这个一半魔鬼一半天使的男人正是真正的董无伤。

  一直以来他都坚持戴着银色曼陀罗花的面具,不是为了神秘,而是因为他的脸在一场大火中烧毁成了一张鬼脸,所以他只能戴着面具讨生活。

  只是他没想到,今儿个倒了什么大霉,竟然忽地闯进来三个凶神恶煞的人,不但剥了他的衣服,还摘了他脸上的面具,然hòu把他关在这小小的船舱里。

  “你们究jìng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董无伤其实会武功,只是武功不如这些人厉害罢了,所以才会被制服。

  此刻的他说不出的绝望,他还有仇没报呢,难道今儿个便要栽在这里吗?

  董无伤一边想一边用着快要燃烧起来的眼神盯着船舱里守着他的人叫起来。

  船舱一侧守着的两个人嘿嘿的笑,然hòu没好气的说道:“你安份守已点,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若是你再胆敢大吼大叫的,不要怪我们杀了你,把你扔进这月香河,要知道这河这么大,扔一个死人进qù,可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

  董无伤眼神火焰更浓了,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又黯然了,他虽有愤怒异常,可是遇上这些人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

  所以只能示弱。

  “你们不会想伤罗公子吧。”

  董无伤有些担心,因为那罗风曾经救过他,他自然不希望救命恩人出事。

  不过董无伤虽然担心,船舱里守着的人,却不理会他,反倒是竖起耳朵听着上miàn的琴声,不时的赞叹一句:“爷这是有多少年没弹琴了。”

  “大概有五六年了吧。”

  “为了追女人也是拼了的。”

  两个人感叹着,接着不再说话。

  而上miàn的画舫中,戴着面具的假董无伤已经演奏完了一曲。

  雅间里外面坐着的罗风立刻很捧场的大力鼓着掌,啪啪不停,一边鼓掌还一边赞叹:“无伤公子琴技果然是一绝,太厉害了,罗某今日真是有耳福。”

  苏绾则坐着不动,她在思考,如何和董无伤提请他入天香阁的要求。

  一侧的罗风看她没动,赶紧的推了推她。

  苏绾回神,配合罗风拍了拍手,赞叹:“无伤公子果然不亏是宁夏第一人,这一手琴技当得天xià无双,敬佩敬佩。”

  苏绾的话刚落,雅间里面的身影已缓缓的起身,一路

  影已缓缓的起身,一路走了出来。

  高大俊挺的身影,端的是华贵非凡。每一步都好像足踏祥云一般的高雅,还有近距离的看他,此人越发的华丽妖艳,让人无端生出槐丽之感,而且他脸上的妆容十分的浓重,连他本来的面貌都有些模糊了,不过苏绾不得不赞叹一句。

  这人还真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也许他本身并没有这么的华丽惊艳,但是被他这么一拾撺,便说不出的华贵惊艳。

  “罗公子上次救了我,我还没有好好谢谢罗公子呢,今日就备下小菜,敬谢罗公子。”

  董无伤暗磁糜丽的声音徐徐的响起,连声音都华丽至极。

  他靠得近了,罗风和苏绾二人还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香味,不过却并不难闻,反而是十分的好闻。

  虽然苏绾不太习惯,但想到此行的目的,还是忍住了。

  只是人家董公子的眼里,好像并没有她这个人,反而是满眼都是罗风。

  他不会是对罗风这个救命恩人?

  苏绾立刻在心中丫丫了起来,不过她想来想去,都觉得这董公子应该是强大的攻击性的人物,反观罗风,倒像是下面的小受受了。

  虽然罗风此人十分的爽朗不拒小节,可是他的气场,实在没有这位董公子的强大。

  苏绾脑补的结果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吸引得董无伤掉头望过来,微微不满的开口:“苏公子,无伤的话很好笑吗?”

  苏绾摇头:“没有没有,我这人就是抽风型的,没事就喜欢瞎笑。”

  董无伤白了苏绾一眼似乎有些不满,然hòu望向罗风的时候,那槐丽的面容之上,又涌上了温和的笑意,眸光似乎也散发着点点的温柔。

  罗风有些吃受不住这样的对待,一向爽朗的大男人,竟然无端紧张起来,一把拽过苏绾说道:“苏,苏小弟找你有事,吃酒就不必了吧。”

  董无伤掉头漫不经心的望了苏绾一眼,很快注yì力又在罗风的身上。

  “罗公子,边吃边谈可以吗?”

  罗风看着他炽热的眼神,有点想喊救命了,赶紧的伸手来拽苏绾,朝着苏绾挤眉弄眼的,示意苏绾快点走。

  苏绾看得好笑,而且她还有正事没有谈呢,怎么走,所以伸手拍拍罗风的肩:“既然董公子如此盛情,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苏绾只顾着逗罗风,却完全没有注yì到自己搭在罗风肩上的手,已经刺激到了某个男人,某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冷光,望着罗风越发的碍眼了,他之所以现在把注yì力对准罗风,只不过是为了麻痹某个小女人罢了。

  如若他把注yì力直接的对准某小女人,只怕她会警觉,那他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所以为了追回心爱的女人,他忍。

  董无伤很快收敛好自己的情绪,朝着外面的青衣少年郎命令:“去,立刻准备一桌酒菜过来。”

  屋外的青衣少年,立刻应声去准备,而屋子里董无伤已优雅的坐到了罗风的身边,热情的替罗风倒茶,罗风脸色越发的不自在了,望着董无伤,那叫一个忧愁,心里直后悔今儿个陪苏绾过来。

  谁知道这董无伤会看中他啊,虽说他救了他,可也犯不着以身相许啊。

  何况他性取向很正常,他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啊。

  董无伤已端了茶敬向了罗风,笑眯眯的道;“罗公子,我以茶当酒,先敬你一杯,若不是上次你救了我,就没有无伤的今天了,所以我无以为报,唯有一一一。”

  董无伤的话还没有说到底,罗风大叫起来:“不要,千万不要以身相许,我就是顺手而已,顺手。”

  罗风头上冒冷汗了。

  董无伤脸上笑意不变,可是唇角的弧度却要冷得多,眼底的冷芒也嗖嗖的往外溢。

  看到这家伙吃瘪,他心情才好受不少。

  在他受相思之苦的时候,这家伙竟然能陪在他在意的女人身边,他不玩死他,他就不姓萧。

  董无伤想着,凤眉微微的上扬,一脸受伤的说道:“可是我除了这个,没有别的报恩的方式了,要不然罗公子收我做一个贴身侍候的侍卫。”

  贴身侍候的侍卫,贴身侍候的侍卫。

  罗风脑海中各种不好的画面,例如夜半三更时,某男光着身子在他的面前晃,例如乘他不在的时候脱光了钻进他的被窝,例如在他洗澡的时候,他偷偷的溜进来猥淫他。

  罗风吓得脸都白了,赶紧的摇头:“不,不要了。”

  他说完牙齿打颤的望向了苏绾:“苏小弟,我们走吧,走吧,不吃酒了。”

  他怕酒后**,可是苏绾却坐着没动,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眼底有疑云,她怎么感觉董无伤并没有要以身相许的节奏,他这样好像就是在捉弄罗风,可是他不是董无伤救的吗?好好的怎么捉弄罗风呢。

  苏绾正怀疑着,那本来捉弄罗风的人立刻警觉了,赶紧的收敛起身上,打算转移注yì力,恰在这时,门外青衣少年的端了东西走进来:“公子,酒菜已到了。”

  “送进来吧。”

  董无伤不动声色下命令,门外青衣少年领着两个人端了酒菜进来,很快酒菜摆了满满一桌子,青衣少年等爽俐的退了下去。

  画舫的雅间里再次的只剩下三个人,董无伤亲自执壶替罗风和苏绾倒酒,然hòu给自

  ,然hòu给自己满上,最后端了酒望向罗风说道:“既然罗公子无意,那无伤就不强求了,只是一想到欠公子的一一一。”

  董无伤的话还没有说完,罗风松了一口气,然hòu赶紧的伸出酒杯和董无伤碰了一下酒杯,率先喝了一杯酒。

  “董公子来喝酒喝酒。”

  “好,爽气。”

  他说完干掉,然hòu顺带的好像想到了苏绾:“对了,这位苏公子先前说要与我谈事,不知道是什么事?”

  他说完注yì力又不在苏绾的身上了,倒了一杯酒和罗风喝了第二杯,罗风是生怕再说什么以身相许的话题,所以赶紧的喝掉。

  两个人一来一往的眨眼间干掉了三杯,苏绾看得瞠目结舌,一时连嘴都插不上了,最后只得停下到嘴的话,看着那两个人比拼喝酒,先开始是董无伤敬罗风,然hòu是罗风敬董无伤。

  罗风主要害怕董无伤再提什么以身相许的事情,他一个大男人,又没有断袖之臂,怎么可能会要这董无伤以身相许,所以为免董无伤老话重提,他还是不要让他有开口的机huì了。

  两个人有来有往几次过后,罗风有些吃受不住了,忽地站起身打着酒嗝说道:“我去方biàn一下。”

  董无伤点头,唤了外面守着的青衣少年进来带罗风去方biàn。

  罗风立马松了一口气,赶紧的起身往外走去,不过走了几步他想起一件事,董无伤好男风,苏小弟长得俊秀出色,若被董无伤给惦记了,可是麻烦事,他想着急急的回身,拉了苏绾便欲走。

  “苏小弟,你陪我一起去。”

  罗风话一落,那戴着半枚银制面具的人脸黑了,瞳眸寒光四射,抬手一把抓住了苏绾的另外一只手,笑意不明的说道:“罗公子,苏公子有事要与我谈,我们还没有谈呢。”

  他一说,苏绾想起今日前来见董无伤的正事,是为了拉拢他入天香阁,这可是正事,三日后天香阁可就开业了。

  若是有董无伤坐阵天香阁,天香阁定然会一炮而火,所以她自然不能走。

  她知道罗风的担心,不过董无伤似乎对她无意,再说就算他对她有意,她会任凭他动手脚吗,她可不是表面看到的那般无害。

  苏绾幽幽轻笑,望向罗风说道:“罗大哥,我有事要与董公子谈,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罗风还有些不放心,不过他确实有些尿急,先前喝得太多了,导致他现在憋尿了,所以还是快去快回吧。

  “好,你小心些。”

  罗风小心的盯着董无伤一眼,然hòu走了出去,跟着青衣少年一路往船下走去,不过他刚到船下,身后忽地闪起幽灵似的身影,抬手一掌劈向罗风,罗风立马感觉不对劲,可惜已经迟了,直接被那幽灵似的身影给劈昏了,然hòu那幽灵身影冷冷的命令青衣少年:“把他拖下去先关起来。”

  “是。”

  一切无声无息,很快恢复平静。

  而画舫上miàn,苏绾并不知道这突发的变故,正满脸笑意的望向对面的男人:“董公子,你有没有想过改行?”

  “改行?”

  董无伤愣了一下,然hòu望着苏绾定定的说道:“没想过,不过苏公子提了出来,似乎有什么好的建议,说来听听。”

  苏绾挑了一下眉,这董无伤看来十分的聪明,所以她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的了。

  “我打算在宁夏开一间天香阁,你若来天香阁,我算你一半的股份,天香阁所有盈利我们五五分成,你只要坐镇天香阁就行,你看怎么样?”

  苏绾开出来的条件算来十分的诱人了,天香阁的一半股份,听上去很诱惑,可事实上天香阁究jìng能不能火,能不能赚还是个未知数,所以她根本就是一毛钱不花请他坐镇了天香阁。

  董无伤直接的笑了起来。

  “没想到苏公子人小,却挺精明的,一毛钱不花请我坐镇天香阁。”

  “怎么没花,本公子可是说了分你一半的股份啊,日后天香阁定然会成为宁夏第一阁,到时候钱财滚滚而来,可是有大把的钱财进你的口袋的。”

  “可那似乎是隔鞋骚痒,谁说天香阁一定能火。”

  苏绾立刻一脸惊yà的说道:“难道你对自个儿没有信心?我对你可是有很大的信心的啊。”

  苏绾说完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凭董公子绝色无双的姿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能力,圆滑世故的交际手段,我想这宁夏城你是头一份,你不火何人火。”

  吹捧的话,行云流水似的张嘴就来。

  这一阵子在生意场上行走,苏绾已经练就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了,一套一套的张嘴便来。

  不过董无伤似乎并没有被她撩拨起来,反倒是忽地沉声问了一句。

  “苏公子,你真的认为我是天xià头一份吗?在你认识的人里,有没有人超过我。”

  他糜丽暗哑的嗓音,很能让人暇想。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苏绾的心咯噔一沉,脑海不由自主的涌起一人来,他高冷魅惑,昭华若然,那睥睨天xià的尊贵之气,绝非面前的人可比的。

  想到那个人,苏绾有些烦,因为离开三个月,她发现了一件事。

  虽然理智上她拒绝了他,可是情感却不是她可以控制住的,她无法否认一件事,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她常cháng会做梦梦到他。

  梦到他从光芒四射的

  光芒四射的霞光之中走来,一直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抱着她,对她说璨璨,对不起,我下次不骗你了,你能原谅我吗?

  每一回她都从梦中惊醒过来,懊恼得想捶自己的脑袋,不是说好了和他从此形同陌路吗?怎么又好死不死的梦到他了。

  可是现在被董无伤一提,她的脑子不受控制的便想到了那个人,眸色暗沉下来,伸手端了面前的酒敬向对面的男人董无伤,

  “董公子,来,我敬你一杯,祝我们的天香阁真正的红火起来。”

  对面的董无伤看她黯然的神容,忽地笑了起来,看来这没心没肺的小人儿还有那么一点的良心。

  谁知道他念头刚落便听到苏绾清悦的声音脆生生的响起:“董公子,在我以往认识的人里,个个都是丑八怪,没有一人比得了董公子的昭华若然,天xià无双,所以我相信董公子若加入天香阁,天香阁一定会宾客盈门,高朋满座的,来,祝我们合作成功。”

  她说完喝了一口酒,对面的男人脸黑了,眼神说不出的幽暗深邃,优美的唇边,勾出了危险的弧度。

  好,好一个丑八怪,这是连他也骂了。

  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举杯和苏绾碰了一杯说道:“来,为了庆祝我们合作顺利,我们要好好的喝三杯。”

  “好。”

  苏绾本来就因为想到萧煌而心情不畅,现在听到董无伤的话,直接的叫好。

  这使得对面的男人眼神又暗了暗,心里那叫一个担心,她这样是怎么在江湖上顺利的晃了三个多月毫发无伤的。

  以后他是坚决不会放任她一个人在外面闲晃的,要不然什么时候被人下药了都不知道。

  董无伤一边想一边和苏绾干了杯中酒,一杯酒下肚后,他又殷勤的替苏绾倒了一杯酒,两个人一句话不说,各干了一杯,然hòu是第三杯。

  苏绾是满腹的愁怅事,正想借酒消愁,因为喝了酒,就不会想那个坏蛋家伙了,明明是他自以为是的做了错事,她还想着他,自己才是可恶的那个人。

  对面的男人则是别有算计,眼看着苏绾连喝了三大杯酒,才慢吞吞的开口:“苏公子,你说你认识的人里,真的没有比得过本公子的人吗?”

  他眼神幽暗,气息危险,一双瞳眸里闪着炽热的燃烧的火焰,好似野兽的瞳眸一般,正盯着自己的猎物。

  苏绾其实不太能喝酒,一喝酒便容易醉,一醉她话就多。

  此时她头稍微有些晕,话也相对的多了起来。

  “比你长得美的没有,不过比你长得丑的倒有一个,整天一副高冷不食人家烟火气儿的样子,一看就是个丑八怪,所以你相信本公子的话,你加入我天香阁绝对不会有错,我们天香阁一定会火起来,一定会赚大把的钞票的,等到天香阁火了,赚钱了,你就可以退出江湖了,做幕后的老板,多舒爽啊。”

  苏绾虽然有些醉了,可还不忘游说董无伤,对面脸戴面具的男人,真正是哭笑不得,不过倒是没有为难她,爽俐的同意了。

  “好,我同意了,不过我能提个要求吗?”

  男人危险的像一头猎豹似的悄悄的往自己看中的猎物靠近,慢慢的伸出手如愿的摸上了苏绾的小脑袋,想到自己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了喜欢的人,还能摸到她。

  男人的心里说不出的满足,这一次他定然不会把她搞丢了。

  他一边笑一边妖魅的说道:“本公子看中你了,不知道是否有幸成为苏小弟的人,你看如若我和你成为一对儿,那这天香阁可就是一家了。”

  对面的假董无伤一说完,苏绾哈哈笑起来,随之身形一动,远离了董无伤,认真无比的望着董无伤说道:“董公子,我可没有收男宠的意思,对了,本公子的性向特别的正常,喜欢的是女人,所以你想多了,合作可以有,至于人,敬谢不敏。”

  苏绾说完转身便要往外走,不过走了几步觉得有些晕,赶紧的朝着画舫外唤人:“红玉,紫玉。”

  她本意是唤了两个丫鬟进来扶她出去,谁知道两个丫鬟早在外面被人给想办法弄昏了过去,所以她叫根本没有用。

  苏绾暗叫一声不好,她先前确实是被董无伤的话刺激到了,所以多喝了一点酒,本以为没事的,现在看来这酒的后劲有些大,所以她头很晕,那罗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她可不要真的落入董无伤这家伙的手里,所以千万不要醉的好。

  她如此一想,手中多了一枚银针,一抬手便欲刺向自己身上的几个穴位,如若刺中,就可以缓解醉酒状态。

  只是身后那本来安静坐着的男人,忽地恍然一阵风似的飘到苏绾的身边,然hòu伸手一把扶住了苏绾的手腕,暗磁微哑的声音响起来:“苏公子,你怎么了,这是不舒服吗?我送你出去吧。”

  苏绾掉头望过来,望进一双深邃潋滟的瞳眸,看着这双眼睛她忽地有些迷惑了,忍不住低喃出声:“萧煌,你怎么来了?”

  男人面容一怔,飞快的低头看去,便看到低下头的小女人,开始摇头:“不对,我醉了,我一定醉了,怎么看谁都是萧煌那个混蛋呢。”

  她说着想到了可恨处,一把推开了扶住自己的男人,而且她都忘了自己醉酒的事情了,在雅间里来回的踱步,一边踱步,一边发牢骚。

  “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那个家伙太可恶了,竟然骗我,虽说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不需要,不需要,我不想人骗我,不管是好是坏,都要告诉我。”

  她说完想到什么似的抬头望向不远处脸戴面具的男人,恼火的吼道:“董无伤,记着,以后不要轻易的骗人,骗人是不对的,即便你是为了别人好,可是那也要别人接受是不是?你首先得知道,别人需要什么是不是,你说你不知道,你认为你是为了别人好,可是保不准在别人的眼里,那是无法接受的。”

  苏绾说完后,头更晕了,房间都在转,她摆着手指着房间叫起来:“别动,别转,我头晕。”

  她说着身子往地上栽去,而不远处那脸戴银制面具的男人身形一动,稳稳的接住了她,打横一抱往雅间一侧的榻上走去,很快把苏绾放到了榻上,他摘掉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半边干净的神容,俨然是苏绾嘴里大骂的那个人萧煌。

  萧煌刚摘掉面具,那在榻上躺着的苏绾一伸手拉住了他,萧煌掉首望过去,看着喝了酒的小人儿,在软榻上娇艳如花的绽放开了。

  这许多日子的思念,使得他的眼睛都微微的有些红了,俯身狠狠的吻上了身上小人儿的嘴巴,辗转缠锦的深吻着,如干旱遇到了雨露一般,狠狠的亲个够。

  抱着她,亲着她,才觉得这三个多月以来的思念得到了舒解,他吻着她,一遍遍的说道。

  “璨璨,以后我一定不会再隐瞒你任何事。”

  “璨璨,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苏绾被吻得晕头转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不过下意识里还知道抗拒的拼命的推他,一边推萧煌一边大叫:“放开我,信不信我毒死你,”

  她说着当真去摸毒药,萧煌哭笑不得的赶紧的抓着她的手,让她动弹不得,慢慢的某个小女人完全的没有反应了。

  萧煌低头一看,这家伙竟然睡着了。

  不过一双红艳艳的小嘴,完全的被他给亲肿了。

  这下萧煌有些苦恼了,如若她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嘴巴肿了,肯定要怀疑到他的头上,以她睚眦必报的个性,自己肯定要倒霉,而且就算自己恢复真实的身份,只怕她也要抓狂,所以这事千万不能让她知道。

  萧煌想了一会儿,很快有了主意,不过眼下还是先抱抱,一解相思之苦。

  萧煌想着伸手抱了苏绾入怀,抱着她靠在软榻上,只觉得人生一下子圆满了,自己什么都不缺了,原来只要她在身边,他才会有动力做别的事情。

  少了她,他什么都做不了。

  萧煌眉眼潋滟的轻笑起来,俯身亲吻着苏绾的脸颊,伸手抱着她,慢慢的竟也睡着了。

  因为要找她,他一连三个多月都没怎么睡好觉,现在拥她,竟然睡得特别的香甜。

  河岸之上,悠扬的琴声时不时的响起来。

  直到半夜的时候,画舫外面忽地响起了脚步声,有人过来了,里面躺在软榻上睡觉的苏绾忽地一惊惊醒了,飞快的睁开眼睛望向四周,然hòu发现自己睡在画舫的软榻上,而自已身侧的地上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男人歪靠在雅间的地板上睡着了,可是那微敞的雪白胸前,竟有点点的吻痕,一看就好像遭受了谁的蹂躏。

  苏绾惊了一声的冷汗,努力的想着,先前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努力的想着,可依然想不出来,同时她感受到自己的唇上传来了丝丝痛意,抬手摸了一下,竟然很疼,还肿了起来。

  苏绾不禁大惊,难道说她真的对地上的男人做了什么,要不然她这嘴巴怎么解释啊。

  啊啊啊,她怎么对人家做这样的事情了?苏绾的心里一瞬间有丝丝的自责,似乎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某人的事情一般,心里说不出的纠结。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一道低低的声音响起来:“苏小弟,苏小弟。”

  来人竟是罗风,苏绾一听到罗风的声音,顾不得多想,生怕这罗风的叫声惊动地上的人,她现在都不知道如何面对人家,所以三两步从榻上下来,可谁知道她一下来,方位没有拿捏好,正好踩在了地上男人的小腿上,男人痛呼一声,华丽丽的醒了过来。

  苏绾早三步两步的奔到了门前,此时的她就像做了贼一般,拉开门直奔门外而去。

  身后的萧煌懒懒的支撑起半个身子,看着那落荒而逃的小家伙,说不出的好笑,不过看到她伸手拉了罗风便跑,漆黑的瞳眸忍不住闪过冷意,随之抬手朝着外面叫起来:“苏公子,你先前一一一。”

  苏绾早溜得比兔子还快,心里大骂自己混帐,怎么一喝酒就醉,一醉就不干人事呢。

  苏绾身侧的罗风看苏绾又是懊恼,脸颊又红的样子,不由得奇怪的开口追问:“苏小弟,你怎么了,脸好红。”

  苏绾赶紧的摇头:“没事没事,对了,你先前去哪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

  罗风赶紧的说道:“我之前喝醉了酒,方biàn过后,竟然倒在半道上睡着了,等到醒过来便这时了。”

  苏绾领着罗风上岸,很快想起自己的两个婢女来,不由得脸色不好看的叫起来:“红玉紫玉。”

  两道身影忽地闪身出现了,一边闪身出来还一边抬手揉头,不满的嘟嚷着:“怎么回事,先前我们竟然睡着了,这是不是太大意了。”

  “是啊,好奇怪,好

  好奇怪,好好的守着,竟然睡着了。”

  两个人的话落到苏绾的耳里,苏绾的眼里立刻拢上了疑云,今晚的事情似乎透着些古怪,怎么回事?可是她一回头,看到画舫,便想起先前的事情,生怕画舫之上的董无伤追出来要她负责,所以她赶紧的一挥手下命令:“走,立刻回天香阁。”

  一行人火速离开,待到她们离开后,身后的画舫之上走出几道身影,为首的男子,站在夜幕之中,仿若神抵一般,狂妄霸气,黑色的披风在风中簌簌生响,他嗜冷的声音深沉的下令:“来人,立刻派人跟着公主,记住,不要惊动她,万不可跟丢了她。”

  “是的,爷。”

  几道身影闪身跟上了前面的身影,那画舫之上尊贵冷魅的男人,眼里一抹笑意,璨璨,别想逃,这一次若是再想逃可不是容易事情喔。

  苏绾并不知道这一茬,她带着罗风和红玉紫玉等人回到天香阁后,天色已不早了,几个人各回了住的房间,洗洗刷刷的便自睡了。

  不过接下来苏绾睡得并不踏实,总是反复的做梦,一会儿做梦梦到了自己强亲了那董无伤,一会儿又做梦梦到当初穿越过来强上了萧煌,萧煌还冒出来指责她是个负心人,总之她是做了一夜的恶梦,一会儿这个画面,一会儿那个画面,天近亮的时候。

  她从睡梦中一惊惊醒了,满脸冷汗的翻坐起来,此时天色微明,那青暮的光辉浅浅的拢在了她的床上。

  她抬手抹了一把冷汗,随之想到之前在画舫发生的事情,董无伤的身上满是吻痕,是不是她亲上去的呢,还有自己一向挺警惕的,为什么在董无伤面前,却如此大意了,还有梦中的那些画面,一会儿董无伤,一会儿是萧煌,最后董无伤竟然变成了萧煌,萧煌变成了董无伤,真是累死她了。

  苏绾想着,忽地想到了董无伤这个人,神秘高深莫测,他那张脸除了戴着银制的面具外,还涂了浓重的墨色眼尾,还绘了一朵桃花,其实说到底整张脸根本就没有露出半点真正的神容,而且那人通身的气派,实在不像是一个流连于青楼楚馆的小倌,那种从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是怎么掩盖也掩盖不了的。

  苏绾想着董无伤,忽地又想到了自己先前做的那个梦,然hòu脸色攸的有些白了,手指也悄然的握起来了。

  梦里董无伤变成了萧煌,如若之前看到的董无伤就是萧煌呢。

  她如此一想,越想越觉得像,虽然他改biàn了容貌,改biàn了发型,还改biàn了身上的气味,可是那些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气息没办法改biàn,还有他所弹的琴,也是豪气干云的,最主要的是自己面对他时一点也不设防的事,一般情况下,她遇到陌生人是很警慎的,可是昨晚警惕心却不够,如若他是萧煌就能解释得通了,即便她的主观意识上还没有认出他来,但是她的本能直jiào却是相信他的,所以根本就没有多加设防这样的人。

  苏绾如此一想之后,越发的肯定先前遇到的董无伤很可能就是萧煌。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为了她做到这一步,假扮成宁夏第一名倌。

  苏绾心中一时说不出什么滋味,百感交集,想到他为她做的,她不是不感动,可是她现在却还没有做好准备见他。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听舅舅说过,她和萧烨身上有九转凤鸾劫,此劫不解,她根本没办法和萧煌在一起,既然明知不可为,又何必平添烦恼呢,所以她还是不要见他的好。

  苏绾如此一想,立刻唤了红玉和紫玉二人进来。

  待到两个人一进来,她也不多说,立刻小声的说道:“我们连夜离开宁夏。”

  红玉和紫玉睡眼惺松的,听了主子的话,吓了一跳:“怎么了?”

  “别问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苏绾说完后立刻跳下床穿衣服,两个丫鬟赶紧的过来侍候她,然hòu侍候她穿戴好后,三个人抬脚往外走去,不过苏绾走了几步后,脸色暗了,飞快的说道:“不行,说不定已有人盯住了天香阁,我们从后面走。”

  红玉张嘴想问,是谁盯上了天香阁,可是看主子着急,也不好问,只能不吭声的跟着苏绾从后面的窗户走。

  苏绾闪身跃上窗户,正欲从窗户上跃下去,却听到窗外的小楼下有人懒洋洋的开口:“苏公子,好巧,你这是演的哪一出?”

  苏绾脚下一顿,一屁股坐在窗户上,抬头往外望去,便看到青暮的街道边,正有一人披着黑色的披风,脸戴银制面具,慵懒华贵的歪靠在一颗粗壮的大树上,闲雅万分的抬头打量着她。

  苏绾脸一黑,没想到这货竟然在后门拦她,现在说他不是萧煌她都不相信,不过打死她她都不会承认他的身份,看他拿她怎么办?如此一想,苏大小姐坐在窗户上,晃荡着两条腿,悠闲悠闲的说道:“本公子素来喜欢这样锻炼身体,活动筋骨,不可以吗?”

  她说着不但双腿晃动了起来,还伸出双手活动了起来,一边活动一边对着外面的男人说道:“无伤公子可真闲啊,天没亮就出来晃悠了,还专喜欢在人家的后门晃悠,不会是想干啥坏事吧。”

  楼下街道边的男人一脸惊喜的说道:“苏公子怎么知道,你真是我的知音啊,我对于那些吃干抹净,事后不负责任想乘机偷溜的人,都是从后门逮人的。”

  这话一语双关,几层意思,一下子让苏绾的脸黑了,冷哼了一声后挥手:“你慢慢阻着吧,我锻炼完了,再回去补补眠。”

  她一回到房间里,立刻关上窗户,飞快的命令红玉:“快,把先前我让你们找来的小厮服找来,给我换上。”

  ------题外话------

  月底了有票记提投啊,谢谢亲爱的们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51章 吃干抹净,事后不负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