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谁敢欺她,我灭他九族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姑娘们,月底了,有票记得投,不投会过期的啊,摸摸兜看看有没有了。?

  ------题外话------

  “我们好像没那么好吧,”某女人认真的提醒某人,她这心里还有帐没算呢。谁知道身侧厚颜无耻的家伙,忽地低头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说道;“睡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不好。”

  恰在这时,那一直站在天香阁门前看着苏绾发挥的数道身影徐徐的走了过来,为首的男子霸道的一甩华袍,护她于身侧,狂妄血腥的开口:“谁敢欺她,本世子定然灭他家九族。”

  数人翻身下马,直奔苏绾而来。

  “是。”

  这些人平时也就是一丘之貉,吃吃喝喝之辈,这夏捕头没少拿赵二蛋的好处,所以此时一听赵二蛋手下的话,早怒火万丈了,陡的一挥手中的长枪,朝着身后的兵将命令:“来人,把这些人人给拿下,关进大牢去。”

  夏捕头乃是宁夏知府的手下总捕头,先前接到赵二蛋派人送去的信,带人赶了过来。

  这些人一出现,那被红玉和紫玉打伤的手下便扯着脖子叫了起来:“夏捕头,救命,这些人太狂妄了,不但打伤了我们,还打残了赵二爷。”

  正在百姓痛快大叫的时候,忽地街道上响起了马蹄声,有兵将急速的骑马赶了过来,眨眼间包围住了天香阁。

  “对,肯定捧场。”

  “明日天香阁开张,定然捧场。”

  “太他妈的爽了。”

  远远近近的百姓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高兴起来,有人甚至于鼓起掌来:“大快人心。”

  “啊啊啊。”

  苏绾冷冷的笑起来,她一刀下去,那赵二蛋撕心裂肺的吼叫了起来。

  她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只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毁这人的下身,但若是这人伤重不治而亡,可就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了。

  苏绾一刀下去之后,手指一动,手中的药顺利的撒在了赵二蛋的下身伤处。

  这个欺男霸女的家伙,就算死,也不能让他死得那么痛快。

  可惜苏绾并不理会他,抬刀一刀狠狠的对着赵二蛋挥了过去,不过下刀的位置却不是赵二蛋的胸口,而是他的下身。

  苏绾拎着刀一步步的往赵二蛋面前走去,赵二蛋吓得脸色惨白,呼天呛地的大哭着,哀求声不断。

  苏绾一步步的往前走去,远远的街道边围了不少的观众,一看到这场面,顿时刺激不少,个个伸长脖劲了张望。

  “小公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你别杀我,别杀我。”

  赵二蛋吓住了,哭爹喊娘求饶命。

  一把闪着银芒的刀抛了出来,苏绾一抬首接住了,那赵二蛋一看,脸都白了,这是真打算杀人了,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土匪啊,比他还横。

  她刚说完,身后天香阁门前的萧煌忽地叫了一声:“苏公子,来,刀给你。”

  苏绾一边想一边目露凶光的冷叫起来:“今儿个爷就替天行一道一回,杀个人试试。”

  苏绾抬起一脚把这矮冬瓜狠狠的踢飞了出去,这货竟然还敢这样说,自己欺男霸女,不知道干了多少非法的事情,今儿个她就替天行道一回。

  这家伙什么时候吃过这亏,惨叫声不断,完全就是杀猪似的惨叫声:“杀人啦,出人命啦,这天下没有王法了,当街杀人。”

  赵二蛋正想着,苏绾的眸光已从门前的萧煌身上收回来,抬手一拳狠狠的对着赵二蛋的鼻子砸了过去,一拳把赵二蛋打得鼻血飞溅,半边脸全肿了起来。

  所以他今天绝对要毁了他们。

  喝彩声落地,众人掉头望去,看到天香阁里众星捧月似的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男子轻裘宝带,华贵非凡,往门前一站,便恍然天上的谪仙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个个下意识的呆看着他,连那被苏绾打趴在地上的赵二蛋,都眼露痴迷之色的望着人,心里暗骂,奶奶个熊,这天香阁从哪儿弄来的这些绝色美男子,只要他们明天一开张,还有别家的活路吗?

  “好,打得好。”

  他的话音刚落,没看到有人来救他,反而听到有人拍掌喝起彩来。

  他说着想跑,苏绾哪里给他机会,身形一动飘然而起,直奔那矮冬瓜赵二蛋,同时抬脚,一脚对着赵二蛋的心窝子踹了过去,一脚狠狠的踢了下去后,赵二蛋惨叫一声滚倒在地上,然后他疼得杀猪似的尖叫起来:“杀人啦,救命。”

  那赵二蛋眼都红了,气得跳脚,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厉害,而且还不怕他,这让他很没有面子,他凶狠的怒指着苏绾大叫:“好啊,你竟然胆敢伤本爷爷的人,你给爷爷等着,爷爷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天香阁的,这一次定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些人根本不会什么武功,所以落到红玉等人的手里,就跟砍菜切瓜似的,眨眼间倒了一大片。

  苏绾一挥手,红玉和紫玉以及天香阁的几名手下,闪身直奔赵二蛋带来的手下而去。

  赵二蛋一声令下,那些土匪合成的手下全都涌了过来。

  他说完朝着身后的手下喝道:“来啊,给我把这小子杀了,碎尸万段,大卸八块。”

  赵二蛋这下真的怒了:“小子,你找死,本来还想给你个活路,你竟然找死,既然你找死,你爷爷我成全你。”

  苏绾脸上笑意越发的耀眼了,跟着赵二蛋学道:“你,你,你不但是颗蛋,还是个结巴蛋啊。”

  赵二蛋就是宁夏的一个土霸王,什么时候吃过这亏,一急说话都结巴了。

  苏绾话一落,四周响起了笑声,矮冬瓜赵二蛋的脸色难看了,怒瞪着苏绾:“你,你,你竟然一一一。”

  苏绾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问道:“你就是那颗蛋,果然很蛋。”

  矮冬瓜赵二蛋的眼睛亮了,盯上了苏绾,指着苏绾叫了起来:“你就是天香阁的负责人。”

  看到苏绾从楼里走出来,这为首的矮冬瓜,眼睛都亮了,盯着苏绾啧着嘴巴,这可是个小鲜货啊,若是弄到他们楼里,绝对可以打造成头牌。

  为首的男人胖胖的像个矮冬瓜,一对奸诈的小眼睛滴溜溜的翻滚着,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个个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样子,就好像土匪似的,一看就是乌合之众。

  苏绾望了红玉和紫玉一眼,然后抬脚走了出去,只见天香阁门前围了黑压压一圈的人。

  “天香阁的小子们滚出来受死吧,你赵爷爷来了,快出来给赵爷爷磕三个响头,让你们留个全尸。”

  外面醉梦楼的人已经到了,哟喝声不断。

  苏绾正打着如意算盘。

  自己若是把这家伙狠狠的收拾一顿,相信不到明天,整个宁夏城的人便知道了,那她们天香阁还用做广告吗,明天一定会客源滚滚而来的。

  何乐而不为。

  因醉梦楼幕后的老板是宁夏知府的小舅子,平时没有少欺男霸女的,醉梦楼除了有两家小倌馆外,还有两家花楼,几乎把宁夏最好的客源全都拉拢了过去,而他们楼里的姑娘和小倌,基本都是那叫赵二蛋的家伙欺男霸女得来的,她本来就打算好好的教训这家伙,没想到他倒是送上门来了。

  苏绾则直接的摇头:“醉梦楼乐意给我们打广告,我们可以乘机拿他们免费用一下。”

  红玉和紫玉则走到苏绾的面前开口请示:“小姐,要派人去警告宁夏知府一声吗?”

  苏绾一脸冷然的说完后,那些人望了她一眼后,纷纷笑了起来,转身往楼里走去。

  苏绾说完后,领着人走进了楼里,抬头望向楼里的各个美男子,或清秀,或妖娆,或华丽,或迷人的男子们,沉声说道:“好了,各位还是回自己的地方去吧,好好的准备明日的事情,明日便是我天香阁开张之日,你们还是好好休息休息为好。”

  苏绾微微的点头:“没事,我倒要看看这醉梦楼的幕后的老板有多大的能耐,我等着他们。”

  “公子,你看这事?”

  天香阁门前的红玉抬脚一脚把门前的一个人给踢飞了出去,然后转身直奔天香阁门前而来。

  那管事模样的人领着人一溜烟的闪身跑走了,去搬救兵去了。

  门前的街道上,除了那些被打趴下的小子,还有几个管事模样的人在跳脚,一边跳脚一边骂:“好啊,你们竟然胆敢和我们醉梦楼的人作对,分明是找死,你,你们给我等着,我们老板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给我们等着。”

  只见红玉正领着楼里的几个人在教训那些前来捣乱的人,那些人没想到天香阁的人竟然如此的难缠,明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竟然胆敢对他们大打出手。

  苏绾没理会身遭的人,一路往门外走去。

  不过天香阁管事一开口,那些小倌全都让开了道,让苏绾和紫玉走了出来。

  所以虽然在场的人中有不少人会武功,但一个个都没有出手,个个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注意着事态的发展。

  可是除了兴奋之外,这些人还想看看天香阁的实力,如若是一个捧不起来的阿斗,那么他们岂不是白欢喜一场吗?

  想到这些,这在场的人都有些兴奋。

  尤其是宁夏乃是南通北达的地方,南来北往的商人特别的多,相信他们定然可以挖到很多的消息,每一条消息可都是钱。

  他们除了可以当小倌赚钱,还可以另多一条渠道赚钱,何乐而不为。

  这些人都是苏绾从各地挖了过来的,不仅仅是单纯的小倌,他们明面上是小倌,暗下里却可以搜集各种消息,卖给楼里专门负责这些事的人,每一条价格多少钱。

  楼里此时围了不少的人看热闹,当然这些人都是天香阁内的小倌,此时正围在楼前看热闹。

  苏绾一出现,楼里的管事叫了起来:“公子来了,快让开,快让开。”

  苏绾正想着,人还没有走到天香阁的楼门前,便听到前门传来碰碰的打斗声,这竟然打了起来。

  不过他们若是以为这样她们就真的不开了,那真是想得太多了。

  听说这醉梦楼的幕后老板是宁夏知府第七房小妾的弟弟开的,因为和知府搭上了那么一点关系,所以这醉梦楼显得很牛逼,一直打压其她同行业的人。

  醉华楼她是知道的,在自己决定要开天香阁的时候,她已经让人把宁夏所有相关的青楼楚馆,都调查了一遍,其中自然有这醉梦楼。

  苏绾听了紫玉的话,周身拢着冷霜,脸色说不出的阴沉。

  紫玉飞快的说道:“外面的人是醉梦楼的人,那些人听说我们请动了宁夏第一名倌董无伤公子,所以带着人来闹事了,他们大概是怕我们抢了他们的生意,所以知道我们明日开张,今日便来打压我们,恨不得把我们把撵走。”

  明日天香阁才开张,今日竟然有人打上门来,如若处理不好,只怕会影响到天香阁明日的开张。

  苏绾却已经不再理会他,拉开门急急的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问同样身着男装的紫玉:“什么人竟然胆敢到我天香阁来闹事?”

  萧煌魅惑慵懒的轻笑,他不怕她算帐,就怕她不算帐,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你给我记着,回头再和你慢慢算这帐。”

  她说完一把推开了萧煌,抬脚往门外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后回首瞪向那歪靠在软榻上的男人。

  门外禀报的人是紫玉,苏绾一听,脸色立马不好看了,哪个混帐竟然胆敢打上她天香阁的门啊,这是找死吗?

  苏绾想着正想说话,门外,忽地有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来,随之还伴随着急急的叫声:“公子,不好了,出事了,外面有人带着人打上门来了。”

  苏绾脸色黑了黑,这家伙和她分开三个月,似乎比从前更霸道了。

  说到最后,萧煌霸道的表示着自己的态度,坚决不会放开她的。

  萧煌放开她,头抵在她的脸蛋上:“璨璨,这一次我不是为了故意骗你的,只是我若是贸然的出现,你肯定不会见我的,我只有这个办法才可以见到你,总之我骗你是不对的,你要打要骂都随便你,不过要想让我放开你,不可能。”

  她用力的推萧煌,一边推一边呜呜的说道:“还是来好好的算算帐,不要以为每次骗了我,事后来一通吻,我就不计较不生气。”

  苏绾直气得翻白眼,她问他话还没有说呢,便这般没脸没皮的霸道吻她,太可恶了。

  萧煌伸手捞住了她的身子,紧抱着她往房间一侧的软榻上走去,随之两个人同时坐到软榻上,然后他毫不客气的俯身吻住了苏绾的唇。

  她说完推开他,转身便欲往一侧走去。

  苏绾盯着他那半边画得浓重笔墨的面容,站起身不满的伸出手点着他的胸膛,沉着脸说道:“真是丑死了,离得我远点,每次都骗人,事后说不骗我,我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相信你说的话。”

  他说完抬手摘掉了脸上的银制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容,他从软榻上下来,大步的走到苏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苏绾。

  “璨璨,你终于还是愿意认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认我呢。”

  那本来懒散歪坐在软榻上的男人,抬眸幽幽的望着她,好半天没有移开,慢慢的幽幽的开口。

  苏绾又大口的喝了一口茶,抬眸望向对面的萧煌,不满的冷叫起来:“萧煌你又骗人了?上次明明说过不骗我的?这一次还是照样骗我,竟然胆敢伪装成青楼第一名倌,你太可恶了。”

  所以她认命了还不行吗?

  现在她知道,要想从萧煌的手上逃出去是不可能的,这家伙摆明了和她耗上了,他这样一个人若是一心和她耗上,她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这三天来,她一直在想办法悄悄的离开,她把天香阁的事情交到了红玉的手里,本打算让红玉来操办这件事的,可是没想到努力了三天,她竟然没有逃出去,人没有逃出去,反倒是差点累死她。

  苏绾翻了一下白眼,抬脚走到萧煌对面的桌边坐下来,伸手倒了一杯茶来喝。

  “苏公子可是我的衣食父母,若是苏公子真的逃走了,我可怎么活啊。”

  萧煌说完后,仿若蝶翅一般华丽的凤眸,还轻轻的眨了一下,说不出的奢华。

  房间里的人,慵懒无比的抬头,魅惑的勾出一抹笑,暗磁的声音不客气的响起来:“主要是苏公子身上的事情太恶劣了,劣迹斑斑,所以本公子不敢再相信苏公子了,只能让人看住苏公子。”

  苏绾一想到那画面便觉得恶心,她想方便都方便不出来,想想自己四周有数名高手隐着监视着她,她能方便得下来吗?

  “你,你说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如个厕还让人跟着我。”

  恰在这时,门咚的一声被人狠狠的踢开了,有人从外面奔了进来,双手叉腰的怒瞪着萧煌,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萧煌此时正慵懒无比的歪靠在房间的软榻上看书,脸上依旧戴着他那枚银色的面具,另外半边脸上涂着浓重的眼尾,画着米分红的桃花,整个人说不出的妖魅华贵,仿若槐丽无比的上等画作一般。

  这后面的小楼中,除了住了苏绾外,还住了萧煌。

  苏绾和萧煌等人住在天香阁最后面的小楼中,这最后面的小楼,正好靠近后面的街道,从后面另开了门,进出十分的方便,和前面的楼隔了一段距离,并没有多大的干系。

  眼看着天香阁要开张了,整个楼里都热闹了起来,那些被苏绾网罗过来的小倌已经陆续的住到了楼里,再加上侍候小绾的下人,整个人楼里都热闹不已。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苏绾一直不承认萧煌的身份,当他是宁夏第一名倌董无伤,而她在中间找了好几次的机会潜逃,可是每次都没有成功,每次都被萧煌或者他的手下给逮到了,而三天的时间便在这样的打打闹闹中过去了。

  房间一侧的软榻上,萧煌深邃瞳眸中溢出一波一波的柔情,满满的落在她的身上,随之慢慢的闭上眼睛,就这样守着他,他便觉得幸福,所以这一回他是绝不会让她再有机会逃掉的。

  本来她还以为自己睡不着,可是合上眼后,一会儿的功夫便睡着了。

  苏绾想着爬上床,蹬掉足上鞋子,钻进被窝里,眼一闭睡觉。

  她是真的挺累的,一夜都没怎么睡,现在这货还赖着不走了,她就不相信自个找不到机会开溜,所以还是先睡饱了喝足了然后开溜,总之她是不打算承认他的身份的,就这样也不错。

  所以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最后掉转身往床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睡觉。”

  高兴他在,甚至于感动他为她所做的,可是一想到两个人没有明天的结局,她立马便想骂人。

  她想骂人,可以吗?她现在是既高兴他在,又火大他在。

  苏绾摇头:“没有。”

  这倒让她说不出话来了,反倒是对面的男人一脸认真的说道:“苏公子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苏绾怔了一下,望着他。发现他的面容说不出的认真,一点也没有看玩笑。

  可惜她这样想,不代表萧煌这样想,他竟然面色坦然的点头:“好,本公子三日后便在天香阁挂牌,你可以发消息出去。”

  苏绾不相信他真能做到那一点。

  三日后挂牌,和之前在画舫上私下见一面完全不一样,私下见面,根本全无影响,但若公开挂牌,对他可是有极大影响的。

  她就不相信他身为靖王府的世子,真的会在天香阁挂牌当小倌,若是日后这样的事情泄露出去,他可就丢脸丢干净了。

  苏绾恶劣的说道:“既然你来,说明你是诚心合作的,那三日后你就要在我们天香阁正式挂牌,你确定你没有问题吗?”

  萧煌眉眼潋滟的轻笑,眸光越发的温柔如水,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他心里别提多温暖柔软。

  他一点不担心她不认他,只要他守着她,就不相信她憋得住。

  萧煌慵懒的点头说道。

  “好,谈吧。”

  “董公子,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好好谈谈我们的合作。”

  很快小脸上布上了严肃,认真的坐在房间的另一侧,沉声说道。

  看着他烧灼如火焰似的眼神,苏绾一个头两个大,僵硬着头皮走进去。

  萧煌一把推开了房门,大刺刺的走了进去,身后的苏绾无语的望着门,最后转身望向里面,便看到那家伙慵懒的歪靠到房间一侧的软榻上,邪魅的望着她,那眼神说不出的炽热,仿若燃烧起来的火焰,似乎恨不得随时扑上来咬她一口似的。

  “我不会影响你休息的,你尽管休息,我等你。”

  苏绾望着那只手,真想一门板子下去夹废了它,可是也就是想想罢了,最后打开了半边门,伸出一只腿拦住了门,一脸认真的打了一个哈欠说道:“董公子关于我们合作的事情稍后再谈,我要休息一会儿。”

  苏绾在里面一听,直接的脸黑了,心里暗骂,无赖。

  萧煌一边想着一边忧伤的说道:“苏公子,这只手可是赚钱的手,你确定要夹伤它吗?如若你夹伤了它,我就没办法赚钱了,那以后恐怕就要你养着了,如果你愿意养我,我不介意你夹伤它的。”

  萧煌唇角是玩味的笑,如若她真的舍得夹伤他的伤,就不会这样咋呼呼的叫了,早直接的废了他的手了。

  门里苏绾望着那只伸进来的手,火大的在里面叫道:“快把手收回去,否则我非废了你这只手。”

  而萧煌连一丝一毫的功力都没有运,就那么夹在门缝里,他才不相信这丫头能狠心到夹伤他的手。

  苏绾坚决不承认,然后一路上二楼,直奔自己的房间而去,不过待到她一跨进自己的房间,便迅速的去关门,不过一只手快速的伸了进去,夹在了门缝里,若是苏绾大力的推门,肯定能夹伤这只手。

  “逃跑?笑话,我好好的逃跑做什么。”

  萧煌听了她的话,懒洋洋的一笑,看她没有承认他的身份,也不急着捅破,只慵懒的收手,魅惑的开口说道:“本公子主要怕你逃跑。”

  后面红玉和紫玉放慢了脚步,前面苏绾却恼火的跳脚:“董无伤,放开我,立刻放开我,信不信我毒死你。”

  所以不要说主子,就是她们也原谅了萧世子了。

  而且她们也知道当初萧世子之所以那样做,也是为了自个的主子。

  事实上最近一段日子,她们看得很明白,主子有些想萧世子了,虽然她嘴硬什么都不说,但是她们可是看得很清楚,她总会在一个人的时候,露出思念之情。

  红玉和紫玉松了一口气,倒没有再阻止。

  想到前面搂着自家主子进天香阁的人是萧煌。

  想想之前公主急急要离开的样子,按理应该发现这件事了,所以才会要走的。

  那公主这是发现了还是没有发现。

  靖王世子萧煌,妈呀,这人怎么来了宁夏,还假扮成了宁夏第一名倌,他可真是能装啊。

  萧煌猛的回头,一双深邃嗜沉的瞳眸摒射出凶残如狼的煞气,那眼神嗜血得可怕,绝非是一个青楼小倌能散发出来的,红玉和紫玉齐齐的一呆,停住了脚步,因为她们两个人从这一眼里,认出了这人的身份。

  红玉和紫玉一看这小倌竟然胆敢对自家的公主动手动脚的,一张脸早黑了,转身朝着前面的萧煌冷喝:“住手,贱男人,快放开我家公子。”

  他说完抬手搂住了苏绾娇小的身子,一路拽着她往身后的天香阁而去。

  “行,苏公子先前不是邀本公子加入天香阁吗,本公子已经答应了,现来找苏公子就是为了好好的商谈这件事的。”

  “关你什么事,本公子没事出来逛逛街不行啊。”

  苏绾一下子恼了,冷瞪着萧煌一眼。

  苏绾总算反应过来了,这家伙根本没有被她的调虎离山计给调走,他只是将计就计罢了,事实上他早就等在这里了。

  “苏公子这是打算去哪儿啊?”

  不过在眼下名未定身为正的状况下,他还是隐忍了下来,抬眉轻轻的一笑。

  苏绾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眨巴眨巴了眼睛,她虽然身着小厮服,还化了妆,可是本来生得极萌的人,配上这软萌的神容,说不出的娇丽,看得对面的男人心软软的,恨不得伸手捞了她狠狠的亲个够。

  他竟然就这么如幽灵似的出现了,直直的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那骂人的话嘎然而止,因为拦住她们去路的是那个她以为被她调虎离山计给调出去的萧大世子。

  一撞之下,脑袋说不出的疼,苏绾忍不住抬头发火:“哪个混一一一。”

  苏联绾正胡思乱想着,根本没有看前面的路,所以完全没有看到街道一偶有人急速的闪身飘了出来,眨眼的功夫拦住了她们的去路,苏绾因为低头想事,所以一下子直直的撞进了来人的怀中。

  苏绾心里想着,说不出的难受,可是难受也只能这样了。

  她打算前往青霄国,她若进了青霄国,萧煌在没有人带领的情况下,要想进青霄国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也许,他们此生再也不会相见了。

  苏绾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可同时心里又有些愁怅,这一次分开,以后怕是再难相见了。

  一行三人很快的出了天香阁,一路往天香阁门前的街道上急奔而去,眼看着几个人便要融入街道的人流之中了。

  可是命运就是如此,她也没有办法。

  这一刻苏绾说不出憎恨萧烨,也憎恨自己前世遇到的人竟然是他。

  可是她们根本没办法在一起,所以见面做什么,见面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若是可以,她是想原谅他,并和他在一起的。

  萧煌身为靖王府的世子,竟然为了她做到了这一步,她此生已知足了。

  看到萧煌对着她紧追不放的,又是扮小倌,又是追着她,他满足了自己所有的骄傲。

  苏绾此时心中是既甜蜜又心烦。

  苏绾呵呵笑,如若是真正的董无伤,她早就收拾了,可那是她这世上的冤家啊,怎么收拾啊,也收拾不了。

  红玉忍不住蹙眉问道:“公主,那董无伤为什么追着公主不放,他的胆子恁的如此大,竟然胆敢追着公主不放,让奴婢们收拾收拾他。”

  三人中为首的苏绾松了一口气,沉声开口:“快走,若是让他们发现那人却是假的,一定会追回来的。”

  这三人正是苏绾和红玉紫玉,三个人俱是小厮服打扮,而且脸上还微微的化了妆,让人一眼看去就以为是三个男人/

  待到他们消失不见,天香阁最上面的三楼小阁楼里,三道身影如猫似的悄悄的闪了出来,一路轻手轻脚的从小阁楼走了下来。

  一众人眨眼的功夫闪身不见了,直追前面的人而去了。

  而他身后的数名手下生怕自个的主子有事也闪身追了上去,当然有人带着那两个丫鬟紧跟上前面的人。

  萧煌一看心急了,身形一飘闪身从窗户飘了出去,直追前面的人。

  萧煌奔到窗前张望,果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身穿一件青色的小厮服,一路迅疾的直奔前方而去,而他派出去的手下一路急追而去。

  萧煌直奔二楼苏绾住的房间而去,待到他奔到二楼的房间里,果见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同时他听到楼后面守着的手下惊呼着叫起来:“不好了,有人逃了,快拦住。”

  看到这两个丫鬟,他不由得暗叫一声不好,身形一动闪身往天香阁的楼里飘去,而身后的几个手下抓着两个丫鬟一路带进了楼里。

  萧煌根本不认识这两个丫鬟。

  他们两个人一说话,抓着他们的男人便看清了她们的面容,原来竟是两个女子,还是两个丫鬟,根本就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你们,你们干什么?”

  两个青衣小厮吓了一跳后尖叫了起来。

  可惜那妖治冷魅的男人身形忽地一动抓住了两个青衣小厮中的一个,而他身后的手下也抓住了另外一个人。

  两个小厮望了一眼后,急速的离开。

  两个人边说话边往街上走去,恰在这时,天香阁门前的街道边走过来几道身影,为首的男人脸戴银制的面具,内里穿一件白色的绣纹锦衣,外罩黑色的披风,在微明的天色之中,说不出的妖治冷魅,令人心惊胆颤的。

  “我去给公子买一套衣服,公子之前一直没有住在这里,所以没有准备什么衣服。”

  “公子喜欢吃的古风斋早点,你呢,给公子买什么了?”

  “公子让你买什么了?”

  天渐渐的亮了,天香阁的大门缓缓的开了半边,有两个身着青衣的小厮边说话边从门里走出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52章 谁敢欺她,我灭他九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