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名份,名份?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天香阁门前,夏捕头听了萧煌的话,脸色立马变了,一挥手阻止了往前冲的手下,那些手下急速的往后退。

  夏捕头身为宁夏总捕头,可不是寻常的角色,一听萧煌先前说的那句,若是有人胆敢伤他,本世子定然灭他九族的话,便觉得此人大有来头。

  这灭人九族的话可不是随便能说出口的,还有此人周身的尊贵霸气,一看就不是寻常的角色,还有他嘴里的本世子。

  综合这种种,夏捕头猜测此人非富即贵,可不是他一个宁夏小小的捕头能得罪的。

  如此一想,这夏捕头迅速的从马上翻身而下,直奔萧煌的面前,扑通往地上一跪,恭敬无比的说道:“不知道这位爷是哪一位,如何称呼?”

  萧煌掉头望向跪在地上的夏捕头,一眼看出这人就是个小人,而且还是个精明圆滑的小人,不过他出现在宁夏,本意是为了找到绾儿,现在找到绾儿了,他也没有必要向别人隐瞒自己的身份,所以萧煌冷沉的望向一侧的一名手下。

  手下上前一步冷喝道:“我们世子爷乃是靖王府的世子爷。”

  “靖王府,世子爷?”

  夏捕头有些呆,那个传闻中杀人如麻,残狠异常的靖王府世子,听说他不但权倾天下,还长得绝色无双的姿容,只是他的心地听说残忍异常,没想到现如今他竟然出现在宁夏。

  夏捕头一下子被吓住了,待到反应过来,扑通扑通的磕头:“没想到靖王府世子驾到,小的有失远迎,该死该死。”

  萧煌没理会这家伙,而是望向苏绾说道:“那个家伙你打算如何处置。”

  苏绾笑眯眯的望向那赵二蛋,那家伙先前被她废了下身,又被她乘机下药,他只会慢慢的死掉,所以她不打算再出手对付他了。

  如此一想,冷沉着脸望向夏捕头,森冷的说道:“夏捕头是吗?这些混帐竟然胆敢带人到我天香阁闹事,夏捕头一定要禀公而断才好啊,莫要循私枉法了才好。”

  夏捕头哪里还敢有半点马虎,立刻点头连连答应:“是,是,小的知道了,一定把这些人全都抓进大牢,好好的收拾。”

  “好,那去办事吧。”

  苏绾挥了挥手,不打算再理会人,转身自进天香阁,身侧的萧煌瞳眸阴沉嗜冷的瞄了夏捕头一眼,夏捕头立马腿发软,赶紧的再磕头:“小的一定会把此事办得妥妥当当的,靖王世子放心,小的绝不会循私枉法了的。”

  “还不去办。”

  萧煌冷沉的开口,夏捕头立刻恭敬的应声,然后爬起来怒火万丈的朝着那些被红玉和紫玉打得惨不忍睹的家伙冷喝。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来天香阁找麻烦,分明是找死。”

  这一次就算他想帮他们也帮不了,他们什么人不好得罪,竟然得罪堂堂西楚国的靖王世子,这个人可是凶残无比的,他可不敢马虎。

  “来人,把这些人全都抓进大牢去。”

  “是。”

  夏捕头带来的捕快,闪身直奔赵二蛋带来的人,而那赵二蛋此刻早死死的昏死过去了,一点反应也没有,很快被人拖死猪一般的拖走了。

  天香阁门前,很快被收拾干净了,那些来势汹汹的人,眨眼间全被带走了,一个不剩。

  门前街道边围观的百姓,先前也都听到了萧煌说的话,知道这个风华绝代,倾城绝色的男人竟然是当朝靖王世子。

  原来这家天香阁竟然是靖王世子罩住的,难怪不怕醉梦楼的人。

  众人稀吁了一阵,纷纷的散开了,而相较于这些寻常的百姓,天香阁内的小倌听到这些消息,一个个却兴奋起来。

  天香阁背后竟然有当朝靖王世子支持,这真是太好了。

  那他们就放心了,以后还怕什么呢。

  楼里,苏绾却不满的瞪了萧煌一眼,不悦的说道:“你先前暴露身份做什么,你堂堂靖王府世子和天香阁扯上关系,可不是什么好事?”

  苏绾一说完,萧煌眸光微醺的笑望向苏绾:“璨璨,这是担心我的声誉吗?”

  苏绾立马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担心你做什么,我是怕你害得我这家天香阁做不了生意。”

  “没事,本世子虽然贵为靖王世子,有一个开香阁的朋友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萧煌并不在意这些,和苏绾一路往后楼走去。

  不过两个人刚走了一段路程,苏绾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明日便是天香阁开张之典,你假扮了董无伤,那把真正的董无伤弄哪去了,我先前可是让人发了消息,董无伤会坐镇我天香阁的。”

  “放心,不会误了你的事的。”

  萧煌宠溺的望着苏绾,抬手摸摸她的脑袋,温柔至极。

  苏绾一把打掉他的手,认真的说道:“别动手动脚的,我是个男的。”

  “爷我有断袖之瘾不行吗?”

  萧煌一点也不在乎,魅惑的笑着说道,身后跟着几名手下狠狠的抽了抽嘴角,爷,你有点节操行不行,为了追媳妇,连节操都不要了。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正说得热闹,忽地身后又响起急急的脚步声。

  这一回萧煌的脸色难看了,他这和璨璨刚说得热热闹闹的,怎么总有人过来打扰啊。

  他瞳眸满是慑人的冷芒,直瞪向那奔跑过来的天香阁的管事,那冰冷的眼神生生的吓了管事一跳,脚步都下意识的慢了下来,脸色有些白。

  他知道这个长得尊贵冷魅,风华潋滟的家伙就是西楚京都靖王府的世子,听说此人向来嗜血残狠异常,他如何不怕。

  管事的白着脸,嚅动着唇,一时说不出话来。

  苏绾白了萧煌一眼,问管事的:“发生什么事了?”

  “回公子的话,宁夏知府白大人带着宁夏地方上的官员,全都赶了过来,现正在天香阁外面等候靖王世子的召见。”

  苏绾一听没好气的望向萧煌:“看吧,你惹出来的好事,连地方上的官员都惊动了。”

  萧煌挑了一下长眉,沉声说道:“来就来吧。不见就是了。”

  他转身不打算理会那些官员,可是苏绾却一把拽住了他:“你倒是可以甩手不见,可是待到你走了,我这家天香阁只怕就要被人惦记上了,即便他们不明里找我的麻烦,只怕也会暗下里找碴子,所以你还是去见见吧,你惹出来的事情,给我搞干净。”

  苏绾说完,萧煌立刻同意了:“那倒是,走,我们一起去见见这些官员,过来干什么来了。”

  萧煌伸手拉着苏绾,一路往天香阁门前走去。

  苏绾赶紧的挣脱开,严肃的瞪着萧煌说道:“萧煌,如若你再胡闹,看我不把你撵出天香阁去。”

  萧煌抿了抿唇,总算收敛了一些,不敢再招惹苏绾了,一行人转身又往天香阁门外走去。

  天香阁门前此时站了黑压压的人,打头的一位胖子,正是宁夏知府白大人,他身后跟着的是宁夏同知和通判,以及各个部门的官员,总之能来的人全都来了,个个严阵以待,就好像等着哪个大人物接见一般,完全没有了往常地方土皇帝的耀武扬威。

  待到萧煌和苏绾等人出现后,门前的人齐齐的呆愣住了,这神仙一般的男人是谁啊?长得真他妈的太俊了,让身为男人的他们怎么活。

  看着这样的美男子,真想带回去。

  对于宁夏的这些官员,很多人都被带弯了,谁叫宁夏男风盛行呢,先开始一些官员只是尝个新鲜,后来觉得男男别具一格,有些人便上了瘾了。

  现如今一看这么一个风华绝代,冠绝当世的美男子,下意识丫丫了一番,不过很快众人想起此人的身份,立马心中一窒,看都不敢看了。

  而宁夏知府白大人一看到萧煌,便认了出来,身为宁夏的知府,他自然是见过大名鼎鼎的萧世子的,此时一看,不是活阎王,又是谁啊,赶紧的三步并着两步的上前,像见到亲爹妈一般的激动。

  “下官白祟明见过萧世子。”

  “下官等人见过萧世子。”

  天香阁门前一片恭敬声,萧煌望了一眼,不甚感兴趣的挥手:“好了,见也见过了,回吧。”

  宁夏知府白祟明等人都愣住了,随之想到好不容易见到这么一个大人物,怎么能放过呢,赶紧的跪地央求:“萧世子既然路经此地,岂能不让下官等人作地主之宜,请萧世子前往春回楼,让下官等人略敬地主之宜,若是萧世子不让下官等人尽地主之宜,下官等人一定会日夜难安的。”

  白大人说完,萧煌眉一蹙,便想说你难安关本世子什么事,本世子管你是死是活,是安是不安。

  不过他忽地想到苏绾之前说的话,如若自己现在为难了这些地方上的官员,他们回头给天香阁穿小鞋怎么办。

  要知道虽然他能震慑这些人,可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些人完全可以等他走了,再来暗暗找天香阁的麻烦,而且他可以在吃饭的时候,和这些人打声招呼,好好的照顾天香阁,如若胆敢坏天香阁的事情,就别怪他翻脸。

  萧煌心里想着,面容不变,声音冷冷的开了口:“既然白大人如此盛情,头前带路吧。”

  苏绾有些愣,掉头望过去,看到这家伙一脸笑意的望着她,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神容,那样子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

  我做这些可是为了你,璨璨。

  苏绾白他一眼,便看到这家伙大大方方的拉着她的手,客套无比的说道:“贤弟,随为兄一起前往春回楼去吃酒。”

  身后的白祟明等人一看,立马相视一眼,心里有数了,原来这天香阁的幕后小公子和萧世子有交情。

  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关照,不可再让人来生事。

  春回楼最好的雅间,虽然比不上京城那些华丽的酒楼,可是倒也不差,而且这上的菜肴,可都是天下的珍稀之物,从天上飞的,到海里游的,再到地上跑的,鱼翅燕窝,熊掌猴脑,应有尽有。

  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虽然这桌上摆的全是珍稀的山珍海味,可那地方官白祟明还在谦虚的说道:“小小宴席不成敬意,萧世子莫怪莫怪。”

  萧煌懒得理会这货,直接的拉着苏绾坐在首席的位置,白祟明等人赶紧的领着人陪坐,另外一桌端坐的是地方上一些小官员,安份的坐着,只除了偶尔过来捧捧马屁,捧捧场。

  三杯酒下肚,萧煌指了指苏绾对白祟明说道:“这是我认的兄弟,她在宁夏开了个天香阁,日后白大人可要好好的照顾他的地方,若是再有人胆敢生事,别一一一。”

  萧煌警告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白祟明立刻起身,严肃的表示着:“萧世子放心,以后谁若是再胆敢到天香阁捣乱,下官定不会轻饶了那些家伙。”

  白祟明一句也没有提那赵二蛋的事情,事实上赵二蛋只不过是他第七个小妾的混帐哥哥,他压根不放在眼里。

  白祟明的态度让萧煌很满意,脸上冷峻的神色,略微的好些了。

  白祟明一看这时机,立刻开口提议道:“萧世子,光吃酒没什么意思,下官家中有一小女,品貌尚可,才艺不错,今日下官特让小女过来为我们表演一段才艺,不知道世子爷可要看看?”

  白祟明一对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那眼神分明是见猎心喜的样子。

  苏绾一眼便看出来,这家伙原来打的竟然是这个算盘,上赶着把女儿送上门,按理以宁夏知府的身份,女儿要想入靖王府当世子妃是不可能,那么只能是侍妾了。

  苏绾呵呵笑了,不等萧煌开口,率先挥手叫了起来:“既然是白知府的女儿,来,来,让我们看看怎生的国色天香?”

  苏绾上下瞄白知府,实在看不出这么一个圆桶似的人物,能养出什么样水灵的女儿来,她倒生出些许的好奇心来了。

  白知府一听苏绾的话,早眉飞色舞的一挥手下命令:“来人,有请小姐进来。”

  雅间的门被人推了开来,三个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头一人,身着一袭白色的摇曳拖地的望仙裙,一头墨发垂泻在肩上,头上戴了一对镶珍珠的银簪,银簪之上挑起一袭白色的轻纱,飘飘逸逸的披散在身后,通身上下的白,衬得这姑娘本就秀美的面容,越发的充满了仙气。

  苏绾一照面,便想到了一个人,白娘子,这是遇到老熟人了吗?

  她正想着,白知府的千金已经盈盈有利的行礼:“小女白仙仙,见过萧世子,各位大人。”

  苏绾忍不住嘴角狠抽了抽。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一件事,这白仙仙长得确实不错,白知府,你确定这是你女儿吗,不是你老婆给你带绿帽生出来的。

  苏绾正嘀咕,便看到那一直行礼的白仙仙,悄悄的抬头望了中间的萧煌一眼。

  一眼之下,仙仙姑娘上了心,那眼睛就错不开了去。

  这个就是靖王府的世子萧煌,长得真是太俊了,就像画上的人儿似的,先前爹爹和她说这件事,她还不相信呢,没想到现如今竟然真的见到这么一个谪仙似的人物,白仙仙心如小鹿似的乱跳起来,一双眼睛更像生了根似的钉在萧煌的身上。

  萧煌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瞳眸冷幽幽的抬起,望向了白仙仙。

  白仙仙被他的眼神给吓了一跳,赶紧的垂首不敢看。

  可是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怎么压抑都压抑不下来,控制不住心跳如鼓。

  白知府看女儿面红心燥的样子,赶紧的咳嗽了一声,不要忙着发花痴了,还是先让萧世子看看你的能力,若是人家看不中你,你发花痴有用吗?

  白知府一咳嗽,白仙仙醒神了,赶紧的起身说道:“小女为萧世子跳一支舞蹈助兴,希望萧世子喜欢。”

  白仙仙望向身后的两个婢女:“开始吧。”

  两个婢女打鼓为白仙仙奏乐,雅间里立时响起了音乐声,白仙仙曼妙的身势在房间里舞动了起来。

  苏绾掉头凉凉的睨着萧煌,似笑非笑,阴阳怪气的说道:“萧大世子,你可真会招桃花啊,还招了这么一大朵的白桃花,罢,还是收回去享用享用吧。”

  苏绾话落,桌子下面一只手掐上了她的小蛮腰,苏绾一看他掐她,赶紧的伸出手去掐他,两个人便在桌子下面掐来掐去的。

  萧煌一边和苏绾互掐还一边不忘调侃苏绾:“我怎么闻到醉溜溜的味道了,好酸啊。”

  苏绾皮笑肉不笑的接口:“你确定我这是酸的,不是辣的咸的。”

  她说完再次的狠狠的用力一掐萧煌的腰,疼得他蹙眉,赶紧的求饶。

  “不敢了,手下留情点,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嘀咕,虽然声音小,动作小,可是那眉目传情的样子,看得雅间里的白知府心凉凉的,一干官员全都一脸了然的样子。

  白知府那个心凉,难道俺家仙仙连一个男人都比不上。

  这个萧世子真是不识货,呜呜,他还想让仙仙进靖王府呢,这可怎么办?

  其他的官员则心里各种小心思,原来萧世子喜欢小倌儿,这真是太好了。

  我家的小儿子长得不差,回头悄悄的给萧世子送去。

  对了,我家一个侄儿,长得那可是风霁月色,秀美异常啊,比萧世子身边这家伙俊多了,一定会受宠的,那我不是很快升官发财了。

  一时间,雅间里各种小心思。

  而那一直跳舞的白仙仙,抬头便看到整个雅间里,各人各心思,各个嘀咕不停,没有一人看她跳舞。

  白仙仙姑娘委屈得都快哭了。

  就在这时候,雅间门外的门被人拉了开来,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这人正是萧煌带来的手下。

  那手下凑近萧煌的身边小声的禀报了两句,萧煌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挥手让人退下。

  他自己凑到苏绾的耳边说道:“我们立刻走,太子萧烨率人赶到了宁夏,马上就过来了。”

  苏绾脸色立刻黑沉了,没想到太子萧烨竟然也来了宁夏,也就是说这一阵子以来,除了萧煌在找她,那太子萧烨也在找她。

  难道他还没有放弃。

  他们前世都那样了,萧烨还指望她会嫁给他吗?怎么可能。

  苏绾正阴沉着脸,萧煌伸手拉着她站起来望向雅间里吃饭的一干官员,飞快的说道:“各位慢慢用,本世子有急事先行离开了。”

  萧煌说完后也不理会别人,直接的命令外面的手下:“我们走。”

  一行人直接的从雅间的窗户上跃身出去,眨眼消失在夜幕之中。

  雅间里所有人望着这突发的状况,一时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直到白仙仙的叫声响起来,所有人才回过神来。

  白仙仙跑到窗前朝着夜幕之下大叫:“萧世子,萧世子,你去哪儿啊,你带上我吧。”

  雅间里所有人都清醒了过来,面面相觑之后望向了为首的白知府。

  今晚白祟明大人让自个女儿表演才艺有什么样的目的,在场的人个个都是心知肚明的,他是想把自己的女儿送进靖王府,这样一来,靖王世子一定会帮助他,想办法让他入京为京官的。

  虽说地方的官员就是土皇帝,可是说倒底,也就是地方官员,白家若想再往上爬,只能做京官,才能做到西楚京都那些世家大族的地位。

  白祟明本来以为这事很容易能办到,谁叫自己的女儿长得仙女一样呢,从小就好看,是男人只怕都会喜欢自个的女儿,这宁夏多少富贵人家看中他的女儿,他都没舍得让仙仙嫁,就为了有朝一日让仙仙嫁进豪门大户,可是没想到他梦还没有做完,就醒了。

  白祟明一脸的苦色,都快要哭了起来,尤其是听到自个的女儿站在窗户前大叫,更是让他觉得丢脸。

  白祟明恼火的朝着白仙仙大叫起来:“别叫了,人早走了。”

  白仙仙眼泪便流了下来,呜呜,萧世子,你带上我嘛。

  雅间里,气氛正僵硬,忽地雅间的门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给狠狠的踢了开来。

  白祟明本来心里就有火,一听到来人的竟然胆敢踹自己的门,那股子邪火升了起来,凶狠恶煞的朝着门外大吼:“什么人竟然胆敢踹老子的门,是不是不要命了。”

  白祟明话刚落,外面数道身影走了进来,人一进来,便带进来一股浓重的冷煞之气,随之一道嗜沉的冷喝声响起来:“放肆,太子殿下面前,竟胆敢如此狂妄,莫非是找死?”

  雅间里,所有人怔住了,白祟明怔怔的开口:“太,太子爷?”

  “怎么回事?怎么靖王世子刚走,便又来了一个太子爷,真的假的啊。”

  雅间里众人正惊疑的议论。

  白祟明已经飞快的打量起门前的一众人,为首的人一身浅黄的华丽锦衣,那明黄的色泽衬得他越发的面如冠玉,温雅飘逸,只不过一双深邃的瞳眸之中,却是寒戾的冷芒,阴沉沉的望着打头的白祟明。

  白祟明望着这样的眼神,一下子害怕起来。

  可是说实在的,他根本不认识眼面前的这位爷,太子萧烨以前一直不在京城,所以很多人并不识他,但是最近他被皇上下赐赐封为太子,众人还是听到外面的描述的,听说太子爷长得龙姿凤色的绝色姿容,不但人俊,连带的手段也不凡。

  现如今一照面,这人不会真的是太子爷吗?

  白祟明急出一身的冷汗,萧烨身侧的手下玉隐,已经迅速的从袖中取出东宫的腰府,抬手展示了出来:“狗东西,还不拜见太子殿下。”

  腰府一现,白祟明哪里还敢不敬,早领着人扑通扑通的跪了下来。

  “下官该死,不知道太子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太子殿下恕罪啊。”

  “下官等见过太子殿下。”

  一雅间的人,全都跪了下来,一个也不敢说话。

  那窗户前的白仙仙也跪了下来,悄悄的的抬眸望向太子殿下,觉得太子殿下长得也好俊,而且他还是东宫太子,身份可比那靖王世子金贵得多,那靖王世子不要她,她就嫁给太子殿下,这也不错。

  白仙仙心里如此想着,便暗暗的找起机会来。

  萧烨冷扫了雅间里的人一眼,并没有看到萧煌和苏绾的身影,脸色冷沉的开口:“本宫先前得到消息,听说靖王世子和人在这里吃饭,人呢?”

  白祟明不敢看太子爷,抬手指了指窗户,表示人从窗户溜走了。

  萧烨急走几步直奔窗户前,直看到外面漆黑一片,哪里还有半个人影,不由得懊恼的抬手狠狠的一捶窗沿,说不出的愤恨。

  这一阵子萧煌在找苏绾的下落,他也在找苏绾的下落,虽然上次苏绾逃婚了,而且还放了母鸡在花轿之上,但她是父皇指婚给他的太子妃,不管苏绾承不承认,她眼下还是他的东宫太子妃。

  他不会放弃的。

  萧烨的脸色拢着冷寒的薄霜,抬脚走了过去,他身侧的白仙仙一看这人要走了,心下不由得着急起来,陡的站起身,脚下似乎忽地麻了似的,身子一软直直的往前面扑了过去,本来她以为这位太子殿下一定会怜香惜玉的反身扶住她。

  可是白仙仙太高看这位太子殿下了,只见他听到后面的动静,就好像没听到似的,反而是脚下加快了脚步,轻飘飘的走远了,一眼都没有看身后的白仙仙。

  而白仙仙就那么死死的往地上栽了下来。扑倒一声,死死的摔在地上,好半天都动弹不了一下。

  至于那华美飘逸的身影早闪身领着一众手下出了雅间,直奔外面而去。

  身后的白祟明赶紧的起身欲追出去:“殿下,殿下,你让小的尽地主之宜。”

  萧烨冷冰冰的声音霸道的响起:“不必了。”

  白祟明不敢再强行追出去了,停在了雅间里,雅间里的官员全都围到了白祟明的身边,紧张的追问起来:“大人,太子和靖王世子都到了宁夏,究竟所为何事啊,不会是来暗查什么事的吧?”

  有官员的话一开口,白祟明的脸色白了,若是只有一个靖王世子出现,还真能是顺路经过,可不可能连太子殿下也经过的道理,难道他们真是前来宁夏暗查什么的。

  白祟明越想越心虚,最后飞快的命令:“你们快回去,回去把手里的事情全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最近一定要安份些,什么都不要做,千万不要给我惹出事来,若是谁给我惹出事来,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是,大人。”

  各个人顾不得吃桌上的龙肝凤胆,鱼翅燕窝了,直奔雅间外面而去。

  白祟明也心急的欲出去,身后的白仙仙痛苦的叫起来:“爹,你拉我一把。”

  白祟明才想起自个的女儿来,赶紧的掉头望过去,便看到自个的女儿摔了一脸的血,吓死人了。

  白祟明心疼的冲过去,一把扶起女儿:“仙仙,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白仙仙摇头,眼神却说不出的清亮:“爹,我决定了,我要进京,我要嫁给京城的人。”

  白仙仙越挫越勇,而且想到先前看到的两个出色的人,她心里已芳心大动,没候到京城里的人竟然都这么俊,哪像宁夏这边,都是不男不女的人,她不喜欢,她要嫁到京城去。

  白祟明听了,立刻点头:“好,爹想办法让你进京,我们走。”

  暗夜之下,萧煌和苏绾二人行驶了一段路程后,停了下来,萧煌望向苏绾沉声说道:“只怕我们没办法回天香阁了,太子的人一定埋伏在天香阁那边,如若我们回去,他一定会领着人抓住你的。”

  “我怕他吗?”

  苏绾冷冷的挑眉,她不认为自己会怕萧烨。

  不过萧煌提醒她:“怕自然是不用怕他,我主要怕他影响到你的声誉,若是他对外公开说你是他逃婚的太子妃,那你无论如何都没不能够再待在宁夏的,要不然连天香阁都会受到影响。”

  萧煌一说,苏绾便想到一件事,眼下她的头上还顶着萧烨太子妃的名头呢,虽然她大婚之日弄了一只母鸡上花轿,可她和萧煌是西楚老皇帝下旨赐的婚,这婚还没有废,她就依旧是萧烨的太子妃。

  所以现在碰面确实不太好,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弄掉头上的太子妃名头。

  苏绾想着想着,便想到了萧煌的头上,想到他当初欺骗她的事情,如若不是他搞的那么一出,她又何至于要嫁给太子萧烨。

  “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

  苏绾火大的怒瞪着萧煌:“如若不是你骗我,我也不至于一怒嫁给萧烨了,还同意了老皇帝指婚的事情。”

  萧煌完全是理亏的一方,听到苏绾秋后算帐的话,立刻自我反省:“确实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惹出来的错事,以后再也不会犯了。”

  萧大世子满脸诚恳的道着歉。

  苏绾总算不再吭声了,转身便自离开,不打算再理会萧煌,他们两个都没有明天,何苦再纠缠到一起,苏绾越想越烦,最后一路施展了轻功,打算甩掉萧煌,可惜萧煌如何让她甩掉,一路施展轻功不紧不慢的跟着她。

  苏绾快,他也快,苏绾慢他也慢,两个人就像玩捉迷藏似的直玩了半夜,最后苏绾进了一座别院,这是拜月山庄名下的某座产业。

  她和背后跟着她的某人玩了半夜,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打算休息了。

  可是待到她进了精致华美的房间,身后的那道身影也紧随其后的跟着她走进了房间,苏绾的脸说不出的黑,双臂环胸瞪着那若天山雪莲一般精致华美的家伙,阴沉沉的开口。

  “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你睡了我总得给我一个说法。”

  “我睡你一次,救你一次不是互抵了吗?”

  “我觉得亏大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睡回去?”苏绾释然了,转身便往身后的大床上躺去,然后华丽丽的说道:“来吧,我睡你一次,你再睡我一次,我们扯平了,以后互不相干,别再搞得我跟欠你一百万似的,整天追着我。”

  苏绾话落,某男人脸黑得像锅底似的,嘴里的牙齿磨了又磨,他要名份,名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53章 名份,名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