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解劫,九层屠莲塔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房间里,苏绾看萧煌黑着一张脸站在不远处,并没有任何的动jìng,她嘻嘻一笑,俐落的起身说道:“既然你不要,那么以后就别再缠着我了。”

  她早就知道萧煌不会轻易的占她的便宜,这么长时间,很多次他都熬过来了,所以绝不可能在这档口做什么事,先前她那样做,只不过为了拿捏他,省得他一直跟着她。

  不过这一回苏绾想错了,她刚翻身坐起来,还没有来得及下床,房间一侧一直站着未动的男人,忽地大踏步的走过来,冷沉着一张脸说道:“谁说我不要了,你睡了我,自当让我睡回去。”

  他说完直接的扑了过来,把苏绾给压在了床上,然hòu狠狠的封住了苏绾的嘴巴,这一通吻完全不似往常的缠绵,还带着狂风暴雨般的狂热,铺天盖地的笼罩而下,一吻之下,差点没有让苏绾窒息过去,同时心里忍不住轻颤起来。

  这家伙经过多次的亲吻,现在已经经验丰富了,简单的一个吻便能吻得她愉悦又忘我,下意识的依附着他的感觉来。

  苏绾乘着两个人喘息的空档,赶紧的挣扎并叫起来:“萧煌,放开我,你抽什么风。”

  萧煌并不理会苏绾,伸手去解苏绾的衣襟,大有要睡了她的意思。

  苏绾认真的去看,看到这家伙瞳眸一片燎原的火焰,热切的燃烧了起来,连呼吸出来的气息都灼热无比。

  苏绾的心咯噔一沉,这家伙来真格的了。

  虽然之前她睡过他,可是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了,苏绾忍不住挣扎起来,之前她强上萧煌只是单纯的想解掉药,但现在她身上可是有九转凤鸾劫的,如若他睡了她后,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反应,她自己倒是无所谓。

  关jiàn会不会影响到他呢,苏绾如此一想,便挣扎着嘶吼起来:“萧煌,你个混蛋,快放开我。”

  “不放。”

  萧煌深沉而坚定的开口,手下的动作更大力了,俯身又霸道的亲上了苏绾的唇。

  “不是你说的,你睡了我,让我再睡回来,既如此,我若不动,即不是太君子了。”

  他一边说一边吻上了苏绾的唇,再往下漫延,苏绾气得抬腿想顶他,可惜却动弹不了,最后只得暗哑着嗓音放软了腔口。

  “萧煌,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好吧,是我说错话了。”

  萧煌抬眸望着她,眸光氤氲,柔情万千的柔声说道:“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话一落,苏绾立刻感受到身上有硬硬的东西抵制着她,她略一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张粉嫩的脸燥得通红,忍不住叫起来:“你个混蛋。”

  萧煌才不管她的怒骂,反正是她说的,让他睡回去的,那他不睡回去,是不是太不男人了。

  手下动作越发的热切,很快扒了苏绾的上衣了,眼看着又要往下,这战火是越发的热切了起来。

  苏绾赶紧的开口大叫:“萧煌,你忘了九转凤鸾劫的事了?”

  她一开口,那本来动作热切的家伙,喘息着停住了动作,一双眼睛赤红一片,慢慢的往大床一侧倒了过去,好半天动都不动一下,那喘息的声音慢慢的响起来。

  “璨璨,再这样下去,爷肯定没用了,以后你的一辈子性福可怎么办?”

  苏绾也知道自己每次喊停不道德,何况他们本就有过一回了,自己又不是迂腐之人,可关jiàn眼下自己和萧烨身上有九转凤鸾劫,谁也不知道这玩艺儿,会引出什么,所以她不想冒险。

  苏绾想着无力的躺着,轻声的说道:“我也没办法,谁叫我身上有九转凤鸾劫的。”

  她话一落,身侧的萧煌忽地翻转身一伸手握着她,深沉的说道:“璨璨,我们去找你舅舅吧,让大祭司帮你解掉身上的劫难,虽然听说这事风险很大,但是我会陪着你,这一次我陪你。”

  苏绾掉首望向萧煌,没想到萧煌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她想到前生,前生在最后的火场里,她望着萧烨,心里凉得透彻。

  今生身边却再次的多了一个人,不同于前世,这一次的这个人,说会陪着她。

  苏绾忍不住轻声的开口:“如若我死,你也陪我一起死吗?”

  萧煌的手紧紧的握着她,深沉而有力的说道;“璨璨,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死,如若你真的有危险,我愿yì陪你一起死,我不想和你分开,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生活在一起,所以我愿yì和你一起冒一次险,我不相信老天爷这么惨忍,忍心让我们两个人一起死。”

  斩钉截铁的话,坚定不移的眸光,这给了苏绾很大的信心,而且她一直厌恶,厌恶自己的命和萧烨联系在一起,前世她那么希望他和她一起,可是他放qì了。

  其实前世她本来可以不死的,只要萧烨跳进火场之中,她一定不会忍心让他受苦,一定会和他拼力冲出火场,也许他们两个人都不会死,也就没有今生的种种了。

  可是他却放qì了,既然放qì了,就表示他们再没有任何关xì了。

  他又为什么要搞九转凤鸾劫,非要把她一生系在他的身的。

  他知道不知道,她讨厌这样。

  苏绾想着,忽地笑了起来,望着萧煌温柔的说道:“好,我们去找舅舅,问问那大祭司,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我身上的九转凤鸾劫。”

  唯有解掉身上的劫难,她才有可

  身上的劫难,她才有可能和萧煌走到一起。

  萧煌听了苏绾的话,忽地笑了起来,璨璨能这样说,说明她是下定决心与他一起的,这让他高兴。

  萧煌伸出大手搂苏绾入怀,温柔的说道:“折腾了半夜,你累了,我们睡到天亮,就前往青霄国。”

  “好。”

  苏绾窝在他的怀里,说不出的温柔。

  萧煌轻轻的笑起来,俯身亲她一下。

  其实他知道璨璨剥掉了那凌厉的外衣,真的是一个温柔可爱,会撒娇会哄人的迷人小姑娘,她有本事上一秒气得你跳脚,但也有本事下一秒能让你的心软得一蹋糊涂。

  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灵动的生命,让你拥有了她,再也不想要第二个人。

  萧煌轻笑着闭上眼睛,不过下身微微的痛感传来,使得他叹气,心里嘟嚷,坏丫头,等到娶了她,一定要好好的折腾回来。

  夜色漫延,这里的人安静的睡着,可宁夏某处华丽的院子里,却有人怎么也睡不着,静坐在房里,冷沉着一张脸,听着手下的禀报。

  “太子殿下,属下各处查了,都没有查到萧世子等人的下落。”

  萧烨森冷的瞳眸幽幽的盯着下面的手下,那手下身上的冷汗不由得慢慢的冒了出来。

  太子殿下越来越高深莫测了,使人害怕。

  不过萧烨并没有为难他,只挥了挥手示意:“下去吧。”

  “是,”手下退了下去。

  萧烨端坐在桌前动都没有动一下,也没有要睡觉的意思,玉隐看得心疼不已,这一阵子太子殿下一直忙着找太子妃的下落,整个人都瘦了很多。

  玉隐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太子妃不愿yì嫁给殿下,殿下明明很爱太子妃,太子妃不应该高兴吗,怎么反而逃婚了。

  玉隐想到这些,便有些恼火,同时心里认定太子妃就是个水性扬花的人,不就是喜欢萧世子,那萧世子哪一样比得上自家的太子殿下,只除了皮貌比太子殿下好一些。

  这说明太子妃和一般的女人一般,都是以貌相人,要他说,太子妃根本配不上太子殿下,这京城有多少好女子,太子为什么非要娶太子妃啊。

  当然这些话玉隐不敢说,只忍了下去,小声的说道:“殿下,夜深了,殿下还是休息吧。”

  萧烨却没有困意,尤其是想到萧煌竟然抢先一步找到了苏绾,这让他心中好似拢了一团火似的,怎么都睡不着。

  他挥手:“你下去休息吧,本宫还不困。”

  萧烨说完后,玉隐并没有出去,而是又小声的说道:“那接下来太子殿下打算如何做?”

  萧烨想了想说道:“明日回京吧。”

  “呃,”玉隐有些惊yà,殿下这是放qì了吗?

  玉隐不由得高兴起来,不过萧烨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无言以对。

  “我有办法让她自动回京。”

  玉隐不知道说什么了,沉默不吭声,萧烨已经起身往床前走去,并让玉隐退了下去。

  房间里一片寂静,萧烨躺在床上,慢慢的想到了前世的事情,这一晚他又做梦了,梦到了那个火海。

  第二天天一亮,苏绾和萧煌两个人便带着数名手下离开了宁夏。

  至于天香阁的事情,苏绾交给红玉,让红玉去主持。

  真正的董无伤,已坐镇在天香阁之内了,操持着天香阁内的事情。

  苏绾和萧煌马不停的一路直奔东海和青霄国的交界处。

  待到他们两个人赶到东海和青霄国的交界处时,竟然看到青霄国的太子凤离夜领着青霄国的大祭司在等着他们两个人。

  凤离夜眉眼拢着轻笑,神容温和的望着他们两个人。

  “孤刚才还和大祭司说了,你们两个人这时候差不多该过来了。”

  苏绾听了凤离夜肯定的话,不由得脸红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了,先前她还信挚旦旦的说不见萧煌,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带着萧煌来见舅舅了。难怪舅舅笑话她。

  凤离夜看苏绾脸红的样子,早笑着开口了:“绾儿不必脸红了,孤知道你和萧世子是真心相爱的,真心相爱的两个人不管是天力还是人力都是没有办法阻止的,这是很正常的。”

  苏绾听到凤离夜这样一说,终于不那么不好意思了。

  萧煌已经心急的望向了凤离夜和大祭司。

  “我们赶过来就是想问问大祭司,如何解了绾儿身上的凤鸾劫。”

  上一次他们问过大祭司,知道这事没有把握,所以没有再问其中的细节,但这一次既然是诚心诚意前来解劫的,自然要问得清楚一点。

  萧煌话落,凤离夜和苏绾二人一起望向大祭司。

  两个人都有些紧张,大祭司微眯眼望着萧煌,随之平和的说道:“其实本来这劫不是那么容易解的,而且胜算不大,最关jiàn要想解此劫,必须有一个条件,不知道萧世子是否有心理准备?”

  萧煌以为大祭司问的是和苏绾一起经lì生死的事情,早沉声开口:“大祭司放心,我愿yì与绾儿共同进退,若是她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她一人去承shòu这一切。”

  大祭司轻轻的摇了摇头:“错,我不是问这个,你知道当初启动凤鸾劫的人是用帝皇运和心头血来启动九转凤鸾劫的,现在若想解劫,首先要具备两个条件。”

  大祭司停了一下望着萧煌深

  望着萧煌深沉的说道:“帝皇运和心头血。”

  大祭司的话一落,萧煌和苏绾的脸色有些黯然了。

  难道他们没有机huì了。

  心头血,萧煌倒是有,可是这帝皇运到哪里去找。

  “难道没有帝皇运和心头血,就没办法解劫。”

  大祭司点头,肯定的说道:“没有办法解。”

  萧煌的脸色白了一下,手指下意识的紧握起来,难道他和绾儿今生无望了。

  身为靖王府的世子,他身上是不可能有什么帝皇运的,所以这劫是没办法解了吗。

  凤离夜看萧煌满脸难看的神色,挑眉说道:“萧煌,其实帝皇运,你身上有。”

  萧煌和苏绾二人飞快的抬头望向凤离夜,一脸不解凤离夜的意思。

  凤离夜没看他们两个人,望向大祭司说道:“祭司大人与他们说清楚吧,省得他们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大祭司微微的点头,躬了一下身,然hòu掉头望向萧煌说道:“萧世子身上是有帝皇气运的,只是这帝皇气运并不浓烈,这一点大概来源于萧世子的心,萧世子从未想过登上西楚的皇帝宝座吧。”

  萧煌点头,他是真没想过自个儿登上西楚的皇帝宝座,即便他想过杀了老皇帝,以及杀皇室中的人,替前世的靖王府一门报仇,但他从未认真的去想过自己坐上西楚的皇位。

  “如若你想,你就可以坐上西楚的皇帝宝座,因为眼下你身上就有帝皇运,这份帝皇运和心头血,足以解掉郡主身上的九转凤鸾劫,但是一一一一。”

  大祭司停了一下又说道:“但你身上的帝皇运很薄弱,这是因为你自己从来没有去想过当西楚的皇帝,所以帝皇运道并不浓烈,这样的薄弱的运道,很快就会消散,所以如若用你此时的帝皇运来解劫,于你们两个人来说,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就算解劫成功了,日后你当不了皇帝,失了帝皇运,你们两个人都会死。”

  大祭司说完不再说话。

  萧煌却在最快的时间里反应了过来,问大祭司:“你的意思是如若我当上了皇帝,我和绾儿就会没事,我们就会一直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是吗?”

  大祭司摇头:“那只是说你具备了帮助郡主解劫的资本,并不是说你们就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了,因为即便拥有了帝皇运和心头血,你们还有更大的难关,那就是解劫,上次我就和你们说了,你们解劫的可能最多一半,所以你们很可能会死在此劫之中,如若你们两个死了,西楚的太子也会死,所以死的就是三个人了,你们要好好的想想。”

  萧煌和苏绾二人神色凝重,即便大祭司不说,他两个人也知道,这是改命换运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解掉的,所以他们的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萧煌掉头望向苏绾:“璨璨,你怕死吗?”

  苏绾摇头:“我不怕,我又不是没死过,只是连累你了。”

  萧煌摇头,伸出手紧紧的握住苏绾的手:“我愿yì永yuǎn陪在你的身边,一生一世不变。”

  萧煌说完,凤离夜立刻满意的点头,望着大祭司说道:“既然他们两个人一心一意的要解此劫,大祭司便动手吧,孤相信老天不是无情之人,能忍心活生生的拆散他们。”

  大祭司没说话,望向萧煌和苏绾二人,沉声的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既然你们一心解劫,抱了不怕死的决心,那么我再来说说后续的事情。如若解劫成功,萧世子你日后必须要拿到西楚的皇帝宝座,这样你的帝皇运道就不会断,你们两个就不会有事。”

  “另外,解劫之后,你们两个人就犹如一个人一般,生死与共,若是有一个人出事,另外一个人便有感知,如若一个人死,另外一个人也会死,而且连寿命也是平均分配的,这样你们也愿yì吗?”

  苏绾掉头望向萧煌,萧煌深邃的瞳眸也望着她,他的眼里满是坚定。

  这给了她信心,笑着点头:“我们知道了。”

  大祭司终于不再纠结这些事,而是说起此番解劫的事情。

  “你们应该知道九转凤鸾劫是一道改天换命的大道之术,要想解劫,必须要另外一道大道之术来解劫,本祭司知道有一道大道之术可解掉九转凤鸾劫,名为九层屠莲塔。这是一道九层的莲塔,每一道都有天机,你们必须破掉九层莲塔,九层莲塔一破,本祭司会抹掉前世九转凤鸾劫,重新施上萧世子的帝皇运和心头血,到时候九层屠莲塔会化成两道莲花铬印,印在你们心上,从此后你们生死与共,生死一体。”

  “好。”

  两个人异口同声,坚定无比的点头。

  两个人话音一落,大祭司望向了凤离夜,凤离夜则飞快的开口:“好了,你们跟我们来吧,先前孤已经让大祭司布下了九层屠莲塔,就等着你们来了。”

  凤离夜说完转身往里走去,身后的萧煌和苏绾二人没想到凤离夜竟然早就让大祭司布下了九层屠莲塔,他这是肯定他们会来吗?

  苏绾在后面向凤离夜道谢:“谢谢你舅舅。”

  凤离夜轻笑着摇头:“你和舅舅说什么谢,若不把你们的事情安排好了,舅舅也不放心。”

  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多说什么,但那也因为这是萧煌和苏绾自个的事情,他这个身为舅舅的也不好掺合在里面。

  但他相信他们

  他相信他们会处理好,也相信他们最后的决定,所以他做了这些在这里等他们。

  他们果然如他猜想的一般出现了。

  诺大的森林,一眼望不到头,枝叶茂盛,花草清新。

  一行人一路往里走去,很快穿越了外围的树木。

  忽地眼前一亮,只见面前的空地没有那么多的树木,却是一处有山有水的空旷之地,远处有湖,近处有斜斜的青草地,青草地上还掺杂着小野花,空气说不出的清新。

  环境说不出的优美。

  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片空地正中,竟然有一座高大的巨形塔楼,这塔楼一眼望去,共有九层,塔身之上闪着金光,在塔角卷翘着的檐角上,竟垂吊着好似风铃一般的东西,但其实那不是风铃,而是莲花符印,一眼望去。

  闪着金光的九层塔楼四周好像飘浮着莲花一般。

  萧煌和苏绾二人看得惊呆,望向大祭司和凤离夜。

  “这里怎么会有一座这么高的塔楼的,它就是九层屠莲塔吗?”

  这一回凤离夜没有说话,反倒是大祭司说话了。

  他回身面容平静的望着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这正是九层屠莲塔,不过它不是真正的塔楼,只是我施展出来的大道之术,待会儿我就会放你们进qù,你们开始揩手闯塔,记住,这塔从一层闯到第九层,在任何一层若是发生意外,你们都会死在塔中。”

  大祭司说完又望向了萧煌和苏绾:“这样你们还决定闯塔吗?如果担心可以不闯的。”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已经揩手望着彼此:“我们愿yì共同闯塔。”

  苏绾说完后望向凤离夜,想着凤离夜出现后对她所做的事情,她轻笑着说道:“舅舅,谢谢你为我做的,如若我出不来一一一。”

  她话没有说完,凤离夜直接的呵斥她了:“不许胡说,舅舅相信老天不会这么惨忍,所以你们定然可以闯过此塔,一定会活过来的。”

  苏绾笑了起来,不再往下说。

  大祭司望了望身后的九层屠莲塔,开口问道:“准备进qù了,记住,你们要牢牢记住彼此的真心,同心同德,不放qì彼此,此塔只有一个入口,除非破了九层屠莲塔,奉上帝皇运和心头血,此塔才会破了,否则你们只会死在塔中。”

  大祭司话一落,手中飞快的结印,印记飞出去轰隆一声,打开了屠莲塔的大门。

  “你们去吧。”

  一道强大凶猛的吸力忽地从塔内涌出来,很快把萧煌和苏绾两个人吸了进qù,身后的半空中,响起凤离夜清冷的叮咛声:“你们两个记着,不忘初心,千万不要忘了你们彼此喜欢对方的心。”

  “知道了舅舅。”

  这一次萧煌和苏绾二人异口同声开口,两道身影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凤离夜大祭司两个人都知道两个人进了九层屠莲塔。

  两个人的脸色不由得凝重,先前他们两个人在萧煌和苏绾的面前不敢表露出来,生怕影响到他们的心情,可是待到他们两个人进了塔,两个人才敢表现出凝重来。

  凤离夜一脸担心的问大祭司:“他们不会有事吧。”

  “只能看天意如何了,若是他们顺利的破了塔,说明老天不阻止他们在一起,他们是命定的一对,若是他们闯塔失败。”

  大祭司没说,凤离夜却坚定的摇头:“不,他们不会失败的,一定会成功的。”

  九层屠莲塔,第一层。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被巨大的吸力吸附进塔中后,待到再睁开眼,往旁边一望,呃,身边没人了,只有自己一个人。

  两个人一下子担心了起来,顺着自己面前的大道一路往前方找人,一边大叫:“萧煌。”

  “绾儿。”

  寂静空荡的街首上,一个人也没有,天地死寂,好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似的。

  萧煌正走着,忽地听到前面响起了脚步声,有人走了过来。

  萧煌心急的望过去,看到的却不是苏绾,而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老婆婆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不但头发白了,脸上更是满是皱纹,一看就让人觉得糟心,萧煌望了那老婆婆一眼,发现她根本不是苏绾,抬脚便走了过去,顺着大道往前找人。

  不过身后的那个老婆婆却在此时出声了。

  “萧煌。”

  萧煌一听这声音,赶紧的四下张望,同时大叫起来:“璨璨,你在哪儿。”

  这一次依旧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个老婆婆在说话。

  “萧煌,我在这,你怎么了?”

  萧煌掉转身望过去,盯着老婆婆,才发现她虽然又老又脏,但依旧可以看出她脸上有苏绾的眉目,也就是说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其实是绾儿,可是绾儿怎么变成这样了。

  萧煌惊yà的大踏步奔到了苏绾的面前,一把拉着苏绾,紧张的检查着:“璨璨,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苏绾尤不知道自己现在怎么样了,紧张的问:“怎么了?怎么了?”

  她抬手去摸脸,一下子摸到自己的脸满是皱纹,哪里有半点光滑的迹像。

  因为摸脸她也看到了自己的手,一双又细又苍老的手,跟鸡爪子似的,苏绾的脸一下子变了,控制不住的叫起来:“啊,怎么会这样,我的手,还有我的脸,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萧煌一看苏

  萧煌一看苏绾着急,立刻上前一步抱住了苏绾,安抚她:“璨璨,你不要着急,不会有事的,这是幻像,幻像,我们在九屠莲塔里,等我们出去,你就恢复了过来。”

  萧煌的话一落,身后的半空忽地响起一道迷幻的说话声。

  “没错,这是九层屠莲塔第一层,情海生波,现在请亲爱的王子亲吻你的心上人,抚平她受伤的心灵吧。”

  苏绾此时顶着的是七十岁白发老妪的形像,不但脸上有皱纹,还生了不少的老年斑,更甚至于皮肤干瘪得一点水份也没有,甚至于连嘴唇都干巴巴的一点水份也没有,这样的她却还要萧煌亲吻。

  萧煌没表示,苏绾自己都受不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不,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

  萧煌却果断的伸手拉下了她的手,然hòu俯视着她的脸,虽然他看到的是一个老妪,可是绾儿的脸还是那种脸,她的眼睛依旧是从前那个眼睛,神容依旧是从前那个神容,所以吻她并不是什么难事。

  萧煌心里想着,俯身狠狠的亲吻着苏绾,苏绾在最初的抗拒之后,反吻过去,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两个人在塔中吻得昏天暗地的,而就在两个人吻得忘我,吻得激情四射的时候。

  苏绾本来苍白的头发,干瘪的脸,慢慢的恢复了过来,依旧是从前那个俏丽动人的苏绾,因着萧煌的一吻,连那水灵的双眸也蒙上了丝丝的雾气,越发的甜美动人了。

  萧煌一下子惊喜的叫起来:“璨璨,你的脸,你的手。”

  苏绾看了一下,自己又恢复了过来,原来第一层的情海生波,就是要把自己变老,然hòu要萧煌亲吻自己,若是男人有一点的嫌弃,或者下不了口,那么第一层便过不去,他们两个人便都死在了第一层里。

  苏绾正想着,先前那道迷幻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恭喜两位,第一关过了,请前往第二关。”

  萧煌和苏绾的面前,忽地出现一层阶梯,两个人手拉着手,毫不犹豫的一路直奔第二层而去。

  而随着他们进入了第二层,塔外第一层的符印莲花消失了。

  凤离夜和大祭司等人一直盯着塔上的动jìng,一看符印莲花消失。

  凤离夜高兴的笑起来:“太好了,他们闯过第一关了。”

  大祭司望了望自己身侧的太子爷,忍不住提醒自个的爷:“太子殿下,这九层屠莲塔,越往后越难,这才是第一层。”

  以萧世子和郡主的能力,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连第一关都闯不过去,所以说他们要能闯过九关才有用。

  大祭司一说,凤离夜便不高兴的冷睨了他一眼:“你就不能让孤高兴一会儿。”

  ------题外话------

  今天一号,有票记得投啊,对了,上个月投票满五张以上,或者十张以上的记得留言,一号和二号奖励,过了自动作废了,因为过年了,笑笑不可能天天忙着发奖励……。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54章解劫,九层屠莲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