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战塔王 解劫成功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九层屠莲塔第二层。

  萧煌和苏绾二人一踏进第二层的塔楼。身子便落进了一望无际的黄沙之地。

  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两个人并没有分开,相反的一直在一起。

  萧煌因为生怕再像一层塔楼一般和苏绾分开,所以紧紧的抓着苏绾的手没有放开。

  好在第二层两个人并没有分开,但是虽然没有分开,两个人却一下子置身于一望无际的沙漠之地,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天地间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四周别说人了,连一点的绿色植物都没有,更不要说水源什么的。

  萧煌和苏绾二人正惊疑,忽地半空响起一道迷幻的说话声,这说话声和第一层说话声是一样的。

  只听那迷幻的声音说到:“第二层,时间之沙,你们的任务是走出黄沙之地方破第二局,如若走不出黄沙之地,将死在第二层里。”

  这道声音说完后便不再吭声了,萧煌和苏绾抬头望向四周,只见漫天盖地的空间里,全是黄沙地,不但如此,他们还看到头顶上还有大大的太阳晒着。

  没有水源,没有绿地,他们待在沙漠之地,头上再有大太阳,可想而知会是什么状况。

  萧煌和苏绾二人不敢再耽搁了,两个人彼此拉着手,迅速的往前面走去。

  虽然眼下他们还不太了解这时间之沙究jìng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不能耽搁,他们要尽快走出这黄沙之地,要不然一定会渴死饿死的,因为这里没吃没喝的,他们怎么可能撑得住。

  萧煌和苏绾二人紧拉着手一路直奔前面而去。

  可是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因为他们明明走了很久,一眼望去,发现前面还是长长的黄沙之地,就好像他们走了这么久的路程,根本没有走一样。

  而他们已经累得气吁喘喘的了,两个人两张脸上都是汗水,皮肤被头顶上的太阳晒得通红,好像泼了红墨水一般。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走了这么远的路,他们两个人又饿又渴,但四周却一点吃食都没有。

  萧煌和苏绾这一回算是认识九层屠莲塔的厉害之处了。

  这才是第二层啊,便如此厉害了,可想而知上miàn的几层有多么的厉害。

  不过两个人眼里满满的坚定之色。

  “只要活着就拼到最后一刻,如若死了,我们两个人也愿yì死在一起。”

  萧煌的话引来了苏绾的认同,两个人又往前面走去。

  这一走,又是一天一夜。

  白天的沙漠,太阳当头照,说不出的热,夜晚的沙漠却又格外的冷,而且两个人还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说不出的狼狈,最后只能紧抱在一起取暖。

  待到走了一天一夜后,萧煌和苏绾两个人便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

  因为无论他们走多久,脚下的沙漠似乎都不会少,也就是说,这时间之沙的破解之法,根本不是走出去。

  “看来我们搞错了,要想就这么走出去,是不可能的,好像要另想办法。”

  苏绾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很虚弱,脸色被头上的太阳晒得红通通的,嘴唇都干裂了,现在不吃饭还是小事,不喝水才是大事。

  苏绾抬头望向萧煌,发现萧煌的脸色一样的憔悴。

  不过这一回两个人停了下来,站在空旷一望无际的黄沙之地上,寻常破解时间之沙的办法。

  可是放眼望去,远远的一点遮挡都没有,地上铺满黄沙,平平整整,根本看不到暗道机关,或者什么玄妙之处。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又渴又饿,尤其是渴,走了一天一夜,本就消耗了大量的水份,偏偏现在连一口喝的水都没有。

  两个人只觉得嗓眼子冒烟,苏绾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说不出的虚脱,最后干cuì一屁股坐了下来,眼前一阵阵发黑。,心里忍不住想着,难不成我们要死在这时间之沙里,这才第二局啊。

  可是这时间之沙,确实很难解,如何从这黄沙之地走出去呢。

  苏绾努力的想着,最后眼前一片黑,虚脱的往旁边倒去,那站在苏绾前面的萧煌一回首看到苏绾虚脱得昏了过去,不由得心疼的转身抱住了苏绾。

  “璨璨,你怎么了,你怎么样?”

  他一叫完就知道苏绾怎么了?实在是脱水太严重了,所以虚脱昏迷了过去。

  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绾儿她会没命。

  可是现在他根本找不到时间之沙的破局之法。

  这可怎么是好。

  萧煌第一次被难住,不过低头看着怀里的苏绾,小脸说不出的苍白,嘴唇全干裂了,绾儿她若是再不喝水,只怕就要没命了,可眼下这里并没有水啊。

  萧煌心急不已,一低首看到自己的手臂,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放血给绾儿喝,虽然对于同样缺水的自己来说,放血很危险期,但是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绾儿死在自己的面前的。

  萧煌心里一想,迅速的从身上取出匕首出来,在自己的手臂上轻轻的一划,然hòu手臂之上很快滴出血来,他把血送到苏绾的嘴边,苏绾此时已渴得昏了过去,一感受到嘴里有湿漉感,立刻一把抓住萧煌的手臂,死命的吸他的血。

  萧煌则飞快的抬首找解决的方法,要不然他们两个人很有可能死在这里。

  他正想着,忽地看到自己所在的地上,竟然

  自己所在的地上,竟然生出绿草来了,虽然是极少的一点,但是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明明开始的时候是一望无际的黄沙漠,现在脚下竟然生出绿草来,这是什么意思。

  萧煌飞快的低头看地下的玄机,很快被他发现一件事。

  先前自己划破手臂,把血喂给璨璨,他手臂上的血滴到了地上,血滴到地上,竟然长出了绿草,所以破解时间之沙的根本不是走出沙漠,而是用血在荒芜的土地上,浇灌出绿色的植物来,那么时间之沙自然会破解了。

  如此一想,萧煌笑了起来,飞快的抱住苏绾:“璨璨,太好了,我知道如何解了。”

  他说着把手臂从苏绾的嘴边拿出来,然hòu把手臂处流出来的对着天空挥洒了出去。

  待到血落地,只见他们的眼前本来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之地,竟慢慢的生长出绿色的植物来,那些绿色的植物漫延得很快,眨眼整个黄沙之地都被绿州覆盖了。

  而本来头顶上一片火辣辣的太阳,也凉爽了起来,前面还出现了一条清澈的小河流。

  苏绾在这样凉爽的空气里醒过来,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眼面前遍地的花草树木,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看到这些绿草野花,都觉得如此的亲切。

  时间之沙破了吗?

  苏绾望向萧煌:“这是破了时间之沙吗?”

  萧煌上前伸手扶住了她,点了点头:“不出意外是破了。”

  萧煌扶苏绾,苏绾自然看到了他手臂之上的斑斑血痕,想到自己先前感受到嘴里湿漉漉的感觉,不会是?

  苏绾忍不住伸手抓过萧煌的手臂,俐落的伸手撕下了自己的裙摆,然hòu替萧煌包扎:“下次不许伤害自己了。”

  “好。”

  萧煌乖乖听命,不过他却知道,若是璨璨真的有危险,他绝对不会弃她于不顾的。

  两个人说着话,看到前面有一条清澈的小河,飞快的奔了过去。

  因为先前在黄沙之地中走了很长的时间,所以他们感觉口很渴了,此时看到河水,没来由的想喝水。

  不过苏绾有些担心,不会有毒吧,飞快的取了银针出来,试了试,又闻了闻,最后确认这水没有毒,才伸手捧了水喝,萧煌也喝了一些,待到他们喝了水后,便感觉整个人好一些了。

  这时候半空响起了先前出现的声音:“恭喜两位过了第二关时间之沙,接下来请进第三关。”

  嗖的一声,阶梯出现,直通向三层。

  不过相较于先前的轻松,萧煌和苏绾两个人神色十分的凝重,因为他们知道九层屠莲塔是真的很厉害,第二关就差点了要了他们的命,可想而知后面的关卡,只怕越来越厉害,所以他们一点也不能大意。

  塔里的人紧张,塔外守着的人也不安宁。

  凤离夜和大祭司等人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九层屠莲塔。

  这一守便是两天两夜,眼看着塔上的符印莲花一层一层的减少。

  从一层的符印莲花到七层的符印莲花,全都消失了。

  现在只剩下第八层和第九层了。

  凤离夜不由得高兴的笑起来,望向身侧的大祭司:“看来老天爷也保佑他们啊,竟然一路破关斩将的到了第八层,孤相信他们定然会破除此劫。”

  大祭司并没有如凤离夜一般的放松下来,相反的他脸色说不出的凝重,望着九层屠莲塔说道。

  “其实九层屠莲塔,真正厉害的是第九层,因为第九层有塔王,他们两个人要打败塔王,方能顺利的登塔。”

  “塔王。”

  凤离夜愣住了,他这不是幻影吗,怎么还生出了塔王,那是什么东西。

  “那塔王又是什么东西。”

  “战神傀偶,身高五丈,体重数千斤,而且他是铁甲塔王,全身上下全是铁甲。”

  大祭司说完后,凤离夜笑不出来了,因为战神傀偶如若是铁甲塔王,全身上下全是铁甲,那么就算萧煌和苏绾二人会武功,武功厉害,但是对于战神傀偶来说,只怕就不是事儿,因为他们没有肉身,根本感觉不到疼痛,而且它重数千斤,就算使用武功也掀不动它。

  萧煌和苏绾二人能打败战神傀偶吗?

  凤离夜说不出的忧心,而此时屠莲塔第八层正展开一场激烈的战斗。

  人蛇大战。

  因第八层的考验是上青龙山取得紫血灵芝,谁知道紫血灵芝的旁边竟然守着一个庞然大物,玄冥双头蛇,此蛇通体如泼墨似的黑,身粗如水桶,还生得双头,那两双蛇眼好似铜铃似的,它腾空而立时,庞大而骇人,不时的吐纳着口中的红信子。

  而且因为萧煌和苏绾二人欲取紫血灵芝,已激怒了这头玄冥双头蛇。

  这紫血灵芝是双头蛇守了多日的东西,它怎么会让人抢了去。

  所以一看到萧煌和苏绾二人抢这紫血灵芝,双头蛇暴怒了,身形陡的腾空,居大的蛇尾朝着萧煌和苏绾两个人狠狠的扫了过来。

  两个人赶紧的避让了开来,那蛇尾狠狠的甩上了山崖边的巨石之上,一尾下去,巨石四分五裂,哗啦作响的直往山崖下飞去。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一口气还没有喘过来。那暴怒的玄冥双头蛇再次怒火狂发的横扫了蛇尾过来。

  萧煌赶紧的一伸手拉着苏绾的手,腾空而起,避开蛇尾/

  不过虽然避开

  过虽然避开了蛇尾,那双头蛇的蛇身却哧溜一声,伸了过来。

  那巨大的蛇头仅离得萧煌和苏绾二人二尺之余。

  铜铃似的巨眼,血盆大口,红信子直伸,嘴角还有涎水流了下来。

  饶是苏绾胆大心神,还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紧拽着萧煌,沉声说道:“没想到这畜生竟然如此厉害,我们只能智取不能硬拼,若是硬拼,肯定死路一条。”

  苏绾冷静的说道。

  这九层屠莲塔还真他娘的厉害,这一路上他们三番两次的差点死在塔中,幸好最后都侥幸活了过来。

  这第八层竟然出了这么厉害的一个双头蛇,真不知道第九层会有什么。

  苏绾一想到这个,便觉得整个人有些虚脱,最后什么都不敢想,眼下还是全力的对付这双头蛇才是紧要的。

  苏绾正想着的空档,双头蛇已经迅速的张开血盆大口直奔萧煌和苏绾二人而来。

  它的意图太明显,想巨口吞掉二人。

  萧煌和苏绾二人再次的纵身避开了双头蛇的袭击,然hòu两个人同时的相视一眼后,打了一个手势,分工合作。

  一个拦截着双头蛇,和双头蛇对打,另外一个直奔悬崖口去取紫血灵芝。

  双头蛇一看这样,暴怒不已,粗大的蛇身迅速的在山间穿过,大口一张,直扑向萧煌,萧煌闪身一避让了开来,然hòu抬手运起一道内力,轰的一声,掀飞了一块巨石,那巨石被内力轰炸成几块,全数的往双头蛇身上砸去。

  可惜那双头蛇也不知道是几百年的怪物了,总之那石头砸在它身上,一点反应也没有,无干痛痒。

  反倒是苏绾去摘紫血灵芝的事情,使得它狂燥起来,它再不理会萧煌,身形一动,蛇尾朝着苏绾的身前扑了过去。

  苏绾一避让了开来。

  身后的萧煌乘机攻击双头蛇。

  这样一来,两个人一前一后,不停的攻击着双头蛇,这条蛇越来越狂燥,蛇尾啪啪啪的在山林间狂扫。

  飞沙走石,轰隆隆声不绝于耳。

  那蛇尾之上竟被它拍出不少血来,不过它好像不知道疼似的,狂怒不已,忽地身形陡的窜起半空,往苏绾攻击而去。

  苏绾身形一动,直往后退,可是那双头蛇却陡的掉换了一个方向,巨大的蛇口直奔萧煌而去。

  原来它竟然是虚晃一枪。

  萧煌想要避开,却已是不能够了,被巨大的蛇口用力的一吸,吸进了嘴里,他当机力断,息气迅速的下滑,直往双头蛇的腹部滑去。

  幸而他动作够快,所以双头蛇没有伤到他。

  可是不远处悬崖边的苏绾看到这一幕,却伤心的惊叫了起来:“萧煌,萧煌。”

  一想到萧煌被双头蛇吃进了嘴里,苏绾愤怒了,早已疯狂的施展了轻功直扑向双头蛇。

  双头蛇巨大的蛇尾横扫过去,眼看着要扫到了苏绾,苏绾险险的避了开来,然hòu跳到了双头蛇的蛇头之上,扔起拳头便对着这蛇狂砸下去,一边砸一边疯生的大叫。

  “你把萧煌还给我,你快点吐出来,快吐出来。”

  双头蛇拼命的甩脑袋,苏绾的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甩了出去,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崖壁之上,扑通一声往地上砸去,嘴里一股甜腻的血腥味,她挣扎着欲爬起来。

  可是忽地手臂一软,又栽到地上去了。

  就在这时,那双头蛇吐着蛇信子窜到了苏绾的身前,大口一张,便待把苏绾吞咽下去。

  不想它还没有把苏绾吞进qù,身子忽地翻滚了起来,蛇尾啪啪的不停的扫着。

  痛苦的挣扎起来。

  苏绾赶紧剩着它痛苦挣扎的时候,急速的奔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她睁大眼睛盯着双头蛇,却发现双头蛇慢慢的瘫软了下来,虽然还在不停的扭动着,但是肚腹部位的血哗哗的流了出来。

  很快失血过多而死,就在它死不瞑目睁着大眼的咽气后。

  那肚子里忽地钻出一人来。

  正是萧煌,只是此时的萧煌略显狼狈,身上除了有粘液外,还有不少的血液。

  看得他直蹙眉,心情郁结不少。

  而不远处的苏绾早闪身扑了过来,一点也不嫌脏的抱住他,大哭起来,不时的还抬手捶着萧煌的胸膛:“萧煌,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以为你一一一。”

  先前她都要和那双头蛇同归于尽了,幸好他没事。

  萧煌俯身望着苏绾,亲了亲她的脑门,狂傲的说道:“绾儿,我们终于闯过第八关了,去把那紫血灵芝摘下来。”

  “好。”

  苏绾卫抹眼泪,身形一动,施展轻功,去把悬崖之上的一朵紫血灵芝给摘了下来。

  紫血灵芝一摘下来,半空便响起一道声音:“恭喜你们过了第八关,现在进入最后一关,第九关,战塔王。”

  “战塔王。”

  萧煌和苏绾一脸的惊疑,这九层屠莲塔竟然还有塔王。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一次连阶梯都没有降,直接嗖的一声,苏绾和萧煌两个人便到了第九层。

  第九层没有一点的花哨。入眼所见的是金碧辉煌的大殿,大殿内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大殿正中位置上端坐的一个人,不对,说它是人又有些不像,因为他周身上下都是铁甲,就好像一个傀偶人似的。

  看到萧煌和苏绾出现,这铁

  出现,这铁甲人站了起来,一站起来,就像一座小型的巨塔一般的站在大殿内,萧煌和苏绾两个人站在他的面前,就像两个小孩子似的,需要抬起头来才能看到这人的脸。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身形急速的后退,退到安全的地带,然hòu两个人盯着那铁塔一样的人,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塔王”

  “塔王,它竟然是塔王,”苏绾一脸的受惊之色,这么大一个家伙,他们要如何打败它啊,还有它周身上下似乎都是铁甲,刀枪不入的,周身上下只怕有几千斤重,他们就算有能力也打不过他吧。

  一瞬间,苏绾的心里底气有些弱,不过想想自己和萧煌从第一层一路闯到了第九层,实属不意,所以就不相信,他们两个人联手打不败这塔王。

  苏绾的念头刚落,那塔王抬脚走了过来,它一动,大殿内发出轰轰的响声,一步踏下来竟然带动得大殿颤了几下。

  这样厉害的家伙,他们怎么打得过。

  苏绾正想着,那塔王已经轻蔑的开了口:“就凭尔等还想打败本塔王,不知量力。”

  它说完陡的抬手,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掀了下来,带来一股劲风,直朝着萧煌和苏绾扇来。

  两个人脸色陡变,急速的后退,那塔王的一巴掌扫下来,劲风直扫得殿内震颤不已。

  而萧煌和苏绾一退到安全的地方,便相视一眼,彼此开口:“小心,这家货很厉害,不过它这么大只,行动应该不方biàn,我们可以智取。”

  萧煌的话刚落,那塔王身形一动,竟然迅疾如风的闪了过来,哪里有半点行动不便的样子。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脸色终是变了变,不过塔王手一抖,那大手之中竟然多了一把金色的长枪,长枪旋风似的直挑萧煌。

  萧煌不敢大意,身形一纵腾空而起,苏绾也不敢大意了,赶紧的后退,与萧煌两个人前后配合,全力的杀塔王。

  大殿内,顿时间激战了起来。

  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虽然仗着身形灵活,让塔王一时无可奈何。

  可是他们两个人也讨不了好,因为塔王乃是铁甲人,根本不知道疲倦,反观他们,却在一阵左逃右窜的空间里,已微微有些疲倦了,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啊。

  他们打也打不过塔王,这个地方逃也逃不出去,难道只能被这个大铁人打死不成?

  苏绾飞快的盯着塔王,想找到他身上的破绽,她就不相信,这铁甲人没有破绽。

  可是望来望去一时间根本找不到这铁甲人的破绽,而这时候塔王已如狂风般的袭卷了过来。

  他手中金色长枪好似巨龙一般的袭击而至,直奔苏绾的面门而来。

  苏绾急速的后退,而塔王的金枪却急速的转了一个弯,朝身后打算偷袭它的萧煌狠狠的砸了过去。

  萧煌一看来势不好,赶紧的运力抵御,最后两股力道恨恨的相撞到一起。

  轰隆隆的巨响,两道身影同时的往后退去。

  铁甲塔王虽然hòu退了两步,但它丝毫没有大碍,而萧煌却直被那力道震得虎口发麻,血脉逆流,一口血鲜喷了出来,身子倒退两步方才站定。

  苏绾一看到他受伤,不由得脸色大变,身子一动直奔萧煌而去。

  而塔王早如旋风似的直奔苏绾而去,苏绾狂怒的掉首瞪着铁甲人,手指一抬,内力凝在手指上,轰的一声朝着铁甲人轰了过去,可惜内力对于这塔王来说,根本就无济于事。

  不过苏绾并不是为了用内力对付塔王,而是打算用玉雪银芒对付塔王的眼睛。

  她怀疑那塔王的弱点便是一双眼睛,若是伤了它的眼睛,会不会就能杀了它。

  苏绾如此一想,银芒仿若细密的雨一般的直奔塔王的眼睛而去。

  塔王看着苏绾的玉雪银芒往它的眼睛射去,却根本不加理会,手中长枪一抖,轰的一声直往苏绾的身上拍来。

  那长枪带着强大的威力,若是被他长枪拍到,苏绾即便不死也要重伤。

  萧煌身形一动,飞快的飘然而至,塔王一枪正好拍在了萧煌的身上,萧煌则紧抱着苏绾飞快往大殿一侧闪去,可是那塔王一枪拍中,长枪再次如游龙似的奔着萧煌而来,接二连三的往萧煌的身上拍去。

  碰碰碰,啪啪啪。

  萧煌被金色长枪一连拍了几下,内脏都快被震碎了,脸上惨白一片,嘴里大口的血涌出来,苏绾看到他这样,眼泪流了下来:“萧煌,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

  萧煌紧抱着苏绾虚弱的开口:“绾儿,看来我们命中注定要死在九层屠莲塔里了,你后不后悔。”

  苏绾摇头,眼里涌满了泪水,伸手紧抱着萧煌:“不后悔,我不后悔,是我,是我害了你。”

  “别说这傻话,我们即便死在这九层屠莲塔里,我们下一世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他说着身子虚弱的往后退去,然hòu扑通一声往地上倒去,而他的手无力的放开了苏绾。

  苏绾急切的扑过去,看到他脸上惨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而且连眼睛都闭上了。

  “萧煌,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苏绾正伤心的痛哭,那塔王再次的直奔苏绾而来,苏绾抬眸眼睛赤红一片,即便她和萧煌死在这九层屠莲塔里。

  这杀了萧煌的塔王她也不会放过的。

  如此

  如此一想,她疯了似的直奔塔王而去,塔王一枪扫来,长枪狠狠的砸到了她的身上,她哇的一口吐了血,只觉得胸中血气激荡,连话都说不出来,不过她双手紧紧的抱住塔王的长枪。

  塔王不由得怒火起,用力的甩长枪。

  可惜苏绾死死的抱住长枪愣是不松手,塔王火起,长枪陡的往地上狠狠的砸去。

  可苏绾却像一只灵猴似的身形一纵,直奔塔王巨大的身子而来。

  塔王愣了一下,因为他做梦没想到苏绾不退反上,而这一愣神间,苏绾已飘到塔王的肩上,她一飘到塔王的肩上,便看到塔王的头顶之上竟然镶嵌着一枚玉石似的东西,而塔王一下子便有些慌神了。

  这自然逃不过苏绾的眼睛,她一下子醒悟过来,看来这塔王的命门不在身上任何地上,却在头顶上,看来就是这黄玉石。

  苏绾一念落,陡的上手狠狠的捏住了那黄玉石,便欲捏碎这黄玉石。

  塔王一下子害怕了,大吼起来:“别捏,本王答应你,放你出塔,饶你一条生命,如若你捏碎本王的黄玉石,本王就会爆体,那你也要一死。”

  苏绾抬眸望向不远处睡在地上的萧煌,一双瞳眸血红一片,怒吼出声。

  “死又怎么样,我不怕死,但是我定要杀了你替萧煌报仇,所以你受死吧。”

  她一声受死吧,手指狠狠的一捏那黄玉石,黄玉石被捏碎了,塔王立刻爆体。

  轰隆隆的巨响声不断的炸开,这爆zhà声连塔外的人都惊动了。

  这时候,又一天一夜过去了,凤离夜和大祭司等人一直守在塔外,正好看到了第九层的爆zhà照亮了黑暗的夜晚。

  凤离夜一看到第九层爆zhà了起来,不由得整张脸都白了,掉转身急急的望向大祭司:“怎么回事,怎么会爆zhà了起来,他们没事吧,他们不会有事吧。”

  大祭司虽然布置了九层屠莲塔,不过对于塔内的情况并不了解。

  所以也不知道第九层的爆zhà声是什么意思,不过总归觉得不大好,忍不住缓缓的开口:“太子,只怕他们一一一。”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但凤离夜已经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了,萧煌和绾儿很可能死在九层屠莲塔中了。

  不,怎么会这样。

  老天怎么会如此残忍。

  “孤不相信,孤不相信老天会这么残忍的对待他们,孤相信他们会没死的。”

  大祭司不忍看太子殿下,殿下这是被刺激到了。

  凤离夜还在发狂,身后的九层屠莲塔忽地耀起道道金光,不远处的手下率先发现了,惊叫起来:“殿下,大祭司,你们看塔顶。”

  大祭司和凤离夜二人飞快的抬头,便看到那九层屠莲塔的塔顶,射出万道光华,而两道身影出现在塔顶之上。

  大祭司一下子高兴了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闯过了九层屠莲塔,太好了,他们没事,殿下,他们没有事。”

  凤离夜也看到了,脸上立刻浮现出高兴,激动的说道:“孤就知道,知道他们会没事的。”

  九层屠莲塔的塔顶之上,萧煌掉头望着苏绾,眸光里满满的温柔,就在先前,他以为自己和绾儿必死无yí,没想到他们竟然没事。

  原来第九层杀塔王,真正的用意是置死地而后生。

  若是苏绾怕死,害怕塔王爆体,那么她们就破不了九层屠莲塔,相反的苏绾因为看到萧煌身死,而愤怒的想替他报仇,宁愿一死也要替萧煌报仇,从而引爆了塔王,这样一来,第九关便破了。

  他们成功的破了九层屠莲塔。

  “萧煌。”

  “璨璨。”

  两个人深情凝视,在九层屠莲塔里,他们彼此看得很明白,两个人深深的爱着彼此,没有一丁点的迟疑,或者犹豫,经过这九层屠莲塔,他们两个人再没有任何的猜忌,从此后,他们同生共死,生死与共。

  塔下的大祭司已开始作法,很快萧煌身上的帝皇运,被大祭司用灵符压在了塔顶,同时大祭司命令萧煌:“快,立刻取了心头血滴在灵符之上。”

  萧煌毫不犹豫的从苏绾的手上取了银针,银针直刺到自己的胸口,然hòu取出了自己的心头血,滴在了灵符之上。

  灵符闪出金光,轰的一声,直撞向漆黑的夜幕,黑夜的天空,忽地惊雷滚滚,两道雷光狠狠的击打在了九层屠莲塔上,九层屠莲塔被击中,轰隆隆的碎了,最后九层屠莲塔慢慢的幻聚,变成了两朵白色莲花,两朵莲花飞快的往萧煌和苏绾的胸前飘去,眨眼的功夫便没入了他们的身体。

  凤离夜和大祭司二人飞快的走了过来,向两个人道喜:“恭喜你们两个,成功破劫,从此后,你们两个人才是同生共死的一对。”

  ------题外话------

  有票投票,庆祝一下啊……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55章 战塔王 解劫成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