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指婚 退婚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煌伸出大手霸道的紧握着苏绾的手,冷魅精致的面容上,耀出潋滟的光华来,使得本就出色的他,越发的风华潋滟。乐+文+小说.>

  他的黑瞳里拢着坚定的光芒,望着凤离夜深沉的说道:“从此刻开始,将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分开我们,她璨璨将是我萧煌此生的妻,唯一的妻。”

  凤离夜听了萧煌的话,说不出的满意,微微的开口说道;“看在你这番感动天地的诚意上,孤陪你们前往西楚国走一趟,让老皇帝下旨废掉太子和绾儿的婚事。”

  凤离夜一说,苏绾不由得惊喜的望着舅舅:“这真是太好了。”

  不过很快她又担心起来:“舅舅,老皇帝他只怕不肯轻易妥协。”

  凤离夜倒是不担心这个,微微笑着说道:“别担心,舅舅有办法。”

  苏绾忽地想到凤离夜上次给老皇帝下了焚心的毒,这焚心不会要人的命,但每回发作起来,却痛苦异常,想必舅舅这一次便是拿这事来让老皇帝下旨废掉她和太子萧烨的婚事。

  想那老皇帝肯定会同意的,只是便宜老皇帝了。

  苏绾想着,冷声开口:“这一次便宜他了。”

  凤离夜望向萧煌和苏绾笑道:“舅舅相信萧煌和你会有办法对付老皇帝的,不会让他好过的。”

  这一回萧煌瞳眸摒射出冷戾的光芒,深沉的开口:“绾儿别担心,本世子自有办法对付他。”

  前世他那样对靖王府,他还和他客气什么。

  从前他没想过夺西楚的江山,但不代表以后不会,为了他,为了绾儿,为了靖王府一门,他定要坐上那高位,唯有坐那高位,才能保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我们回京吧。”

  苏绾开口,两个人互视一眼后,同时的点头,不过身后的大祭司唤住了他们,不紧不慢的叮嘱他们:“你们两个人,以后千万莫要负了对方,因为你们是一体的。”

  “谢大祭司了,我们记住了。”

  两个人应了,转身往林子外面走去,凤离夜也跟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后往外走去,而他们一出林子,青郁的山林边便停着几辆马车,正等着他们。

  萧煌和苏绾二人上了马车,凤离夜也上了另外一辆马车,苏绾带着的紫玉则翻身上马,尾随其后一路回京。

  马车上,萧煌知道苏绾先前在九层屠莲塔里,已是极累的了,所以抱着她,哄她睡一会儿。

  苏绾也就眯眼睡了,马车一路不疾不除的前往西楚的京都而去。

  萧煌和苏绾解劫成功的同时,远在京城的太子府里,太子萧烨睡到半夜的时候,忽地觉得心中抽痛,剧痛使得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守在门外的玉隐立刻闪身冲了进来,飞快的扑到了萧烨的身边:“殿下,殿下你怎么了?”

  萧烨忽地睁开眼睛,望着玉隐,他一脸冷汗的翻身坐起来:“本宫刚才好像胸口疼?”

  “胸口疼,那属下立刻宣御医过来。”

  玉隐担心死了,望着脸色苍白的太子殿下,殿下越发的清瘦了,一想到殿下这样龙章凤姿的人,竟然为了那么一个女人茶饭不思,碾转不宁,玉隐便把苏绾给骂了一百零八遍,水性扬花的女人,有什么好的。

  不过他不敢当着萧烨的面骂,倒是真的。

  萧烨微蹙眉抬手按了按胸口,却发现胸口一点也不痛,怎么回事,那他先前那么痛,难道是做梦了。

  而且为什么他感觉胸口空落落的,似乎少了一块似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萧烨心思不宁了,挥手让玉隐退下去,却再也睡不着,最后干脆歪在床前看书,一直到天亮。

  萧煌和苏绾等人一路不紧不慢的坐马车回京都,白天行路,晚上留宿客栈休息。

  一行人皆是俊男美女,所到之处,引来无数的赞叹声,他们也不理会。就这样走走停停,好像游山玩水一般的过了六七天,这一日马车终于行驶了柳叶城。

  柳叶城离得京城已经不算太远了,只要再行两三日差不多便到了。

  这一回他们从东海和青霄国的边境过来,走的是捷径,不过这捷径少有人知道,还是萧煌指点人走的,由此可看出,他心中对于西楚国的版图是十分了解的,知道怎么走比较近。

  别人只怕就不知道了。

  车行到柳叶城,本来是打算找间酒楼住下来的,谁知道苏绾竟然在柳叶城看到了前来禀报事情的手下。

  这手下是苏绾先前专门派了盯住京城内的动静的。

  她这是怕老皇帝因为自己和太子萧烨的婚事,而迁怒到安国候苏鹏身上。

  虽然苏鹏不是她的亲身父亲,但是和她后期的关系不错,而且之前由她娘做主,已经把白姑姑嫁给安国候苏鹏了。

  苏鹏算来也是她的亲人了,她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不过她虽然安排了人盯着安国候府,但一直以来并没有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所以她也就放心了。

  现在这手下出现,定然是出了什么事。

  苏绾冷沉着脸问那手下:“发生什么事了?”

  “回公主的话,安国候府的候爷被关进刑部大牢了。”

  “怎么回事?”

  苏绾脸色不好看的盯着那手下,手下赶紧的禀报上来:“听说皇上查出苏候爷动了户部一大批的银子,所以把他给扣押进刑部的大牢去了。”

  苏绾呼呼喘气,火大不已。

  安国候苏鹏什么禀性她会不知道吗?让他动户部的银子,比杀了他还要他的命,他是绝没有那个胆子动这笔银子的。

  所以把他关进大牢,分明是太子的手脚,太子萧烨这是逼她回京呢。

  苏绾唇角满是冷笑,这个家伙看来还是不放弃啊。

  既然他想要见她,她就回京,看看他能怎么样?

  苏绾想着,望了萧煌一眼,缓缓的说道:“我们回京吧,看来太子殿下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我了。”

  “他不会以为现在还能拿捏住我或者你吧。”

  萧煌的声音也很冷,完美如玉的面容上拢着一层冰寒的薄霜,幽冷的命令外面:“走,回京。”

  马车又退出了柳叶城,直接的回京而去,并没有留宿柳叶城。

  只是事情远远还没有完,他们的马车不停息的行了一天一夜后,眼看着要进京城了。

  萧煌的手下虞歌等人却赶了过来,先前虞歌等人被萧煌给留在京城,注意着京城的动向。

  现在他们这么急急的赶过来,定然是有事的,萧煌掀帘望向外面,深沉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急急的离京。”

  虞歌望了一眼自家的爷,爷的神容和从前的冷漠完全不一样了,虽然脸色依旧冷,但是整个人似乎充满了能量一般,看来爷是和昭华公主和好了。

  同时虞歌也看到了萧煌马车里的苏绾,心里越发的肯定了这件事。

  只是好事多磨啊。

  虞歌不敢看自家爷的脸色,而是小声的禀报道:“回爷的话,皇上他下旨把内阁次辅裴大学士的女儿裴溪指给世子爷为妃了,不日将完婚。”

  “什么?”

  萧煌的整张脸都冷了,瞳眸更是布满了凶煞之气,森冷异常的冷喝:“皇上他竟然胆敢这样做。”

  虞歌的头越发的低了,声音更小了:“回爷的话,不是皇上强行赐婚的,是王爷,王爷进宫求的赐婚旨意,所以皇上便下旨把内阁次辅裴大学士的女儿指给了世子为妃。”

  “我父王,他竟然这么做。”

  萧煌手指紧握起来,同时满是疑惑,他父王明明知道他喜欢的人乃是苏绾,怎么会进宫求这样的旨意呢,这里面只怕有名堂。

  萧煌想到了,苏绾也想到了,所以伸出手轻拍了拍萧煌的手,温声说道:“你也别急了,这事定然内有乾坤,你回府去了解一下,再做打算。”

  萧煌点头:“嗯。”

  他认真的望向苏绾:“璨璨,你放心,我不会委屈了你的,我萧煌若是娶,只会娶你一个人,什么裴溪,李溪的,让他见鬼去吧。”

  萧煌说完后掉头望向外面驾车的侍卫:“进城。”

  侍卫不敢多说话,很明显的主子此刻十分的生气,赶紧的打马直奔进京城而去。

  此时天色已晚,苏绾坐在马车里掀帘往外看,街道上人很多,不过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回来,她放开帘子,仔细的盘衡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抬头望向马车一侧的萧煌,温声叮咛道:“你回去不要和你父皇吵起来,问问其中的情况,我想定然是其中有什么隐情,要不然你父皇应该不会自作主张的进宫请皇上赐婚。”

  萧煌本来心中很火大,听到苏绾的话,略缓和一些,沉稳的点头:“嗯,我知道了,我先送你进安国候府去,待到我回王府了解情况后,再来与你商议安国候苏鹏的事情。”

  “嗯。”

  苏绾点头,马车一路直奔安国候府而去,待到苏绾和凤离夜等人从马车上下来,命紫玉去叩响了安国候府的大门时,管家季忠看到苏绾,不由得大哭起来:“公主你可回来了。”

  现在季忠等人已经知道了苏绾的真实身份,乃是东海国的公主。

  不过虽然知道苏绾是东海国的公主,他们依旧觉得她是安国候府的人。

  所以苏绾一回来,他们就泪流满面了。

  苏绾挑眉望向季忠:“我听说爹爹贪污被皇上下旨抓进刑部大牢里去了,是否有这回事?”

  季忠连连的点头,哭得越发的伤心了:“是的,皇上下旨把候爷抓进刑部大牢去了,说候爷贪污了什么救灾款,可是候爷哪里敢贪污这些银钱啊。”

  季忠在候府待了多少年,自然了解安国候苏鹏什么样的禀性,根本不可能贪污的。

  大门前,众人正说话,而那得了消息的候夫人白沁已经领着婢女赶了过来,白沁曾经是拜月山庄的管事,素来沉稳进退有余,所以安国候苏鹏被带进刑部去,她并没有慌张,十分的沉稳。

  虽然现在白沁是安国候府的夫人了,看到凤离夜和苏绾依旧行了礼:“见过太子殿下和公主。”

  苏绾扶她起来:“姑姑不必行礼了,对了,我们进去说吧。”

  “好,请。”

  白沁领头把一行人往里面请,一路把苏绾送进了之前苏绾住的听竹轩,里面的景致东西一应照旧,十分的干净。

  一行人进了花厅坐下后,苏绾问白沁:“姑姑,你问过爹爹没有,他有没有贪污那笔银子?”

  虽说安国候胆子小,但也保不准他一时起了歹心动用了那笔银子。

  白沁连连的摇头:“没有,我问过他,他说那笔银子明明是被负责此次救灾事宜的官员领走了,当时那官员还写了收条呢,可关键是现在你爹他找不到那个收条,收条被人给偷了。”

  苏绾眸光暗沉,缓缓的开口道:“你也别急,我回来定然会帮他洗刷这次的冤名的。”

  “谢谢公主了。”

  白沁感激的说道,苏绾却望着她轻笑道:“姑姑,你别叫我公主了,怪怪的,你就唤我绾儿吧。”

  白沁诧异的望着苏绾,发现公主这一次回来有些不一样了,和先前的淡漠完全不一样了,整个人充满了人情味。

  不过她既然开口了,白沁倒也没有推拒:“是的,绾儿,此时天色已晚了,你先安息,我也让人去给太子殿下准备住的地方,有什么事明儿一早起来再说吧。”

  苏绾却摇了摇头:“不着急,我要见一个人,你派人去通知一下,我要和他谈谈,这次的事件但愿不是他做出来的,如若是他做出来的,我倒要和他新帐旧帐一起算了。”

  白沁不知道苏绾要见谁,等她吩咐。

  “姑姑,你派人去请太子殿下过来一趟,就说我回来了,有事要见他。”

  苏绾觉得这安国候苏鹏进刑部大牢的事情,一定和太子萧烨分不开。

  萧烨这是逼她回来呢,她现在回来了,倒要看看他能耐她何?

  白沁听了并没有多问,立刻点头:“好,我派人去请太子殿下。”

  待到白沁走了,凤离夜则望向苏绾,眸光温和的说道:“那舅舅带人进宫一趟,我去和老皇帝谈谈退婚的事情,不过萧煌被指婚,这事有点麻烦,就算我进宫去找老皇帝,只怕他也未必会同意退掉萧煌和那什么人的婚。”

  苏绾想了一下后说道:“如若老皇帝不同意退掉萧煌的婚,就先退了我和太子的婚吧,至于萧煌的事情,后面我们再说,我总觉得靖王爷进宫请皇上下旨赐婚,这事不单纯,说不定有什么名堂。”

  凤离夜点了一下头,同意了。

  绾儿先退掉婚事,再来整萧煌的事情,要不然绾儿身上顶着太子妃的名头,再和萧煌走在一起,会为她惹来闲话的。

  虽然她不在乎,可必竟以后一辈子要生活在西楚的。

  更重要的一点是萧煌后面要夺得西楚的江山宝座,绾儿就是皇后娘娘,她自然不能有什么污名在身上。

  凤离夜想到这个,立刻起身:“那我进宫一趟。”

  “好。”

  凤离夜离开不大一会儿,太子萧烨便赶了过来。

  萧烨一直想见苏绾,现在听说苏绾回京了,他自然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这一次相见,不同于以往任何的相见,这一次两个人的心中都多了前世的记忆。

  前世的记忆中,两个人彼此也是喜欢着的,只是因为后来没有走到一起。

  苏绾望着萧烨,忽地生出一种原谅他的打算,因为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她放下了。

  萧烨也放下吧。

  “请坐吧。”

  萧烨看到苏绾,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前世的种种画面,她冷酷无情,她的娇俏动人,她的温柔可爱,种种都那么鲜活的活在他的脑海里。

  苏绾没有转弯抹角的,直接的问萧烨:“安国候的事情是不是你整出来的?”

  萧烨怔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苏绾又接着往下说道:“如若真是你整出来的,我希望你立刻放了他,否则别怪动手找你的麻烦。”

  苏绾说完后听到花厅一侧的萧烨,沉稳的说道:“好,我明日便让人放了安国候爷。”

  他说完深深的叹息:“绾儿,你终于回京了。”

  苏绾抬头望向萧烨,发现一段日子不见,萧烨脸色并不好看,这说明他也不好受,既然大家都不好受,何不放开呢。

  “萧烨,放下吧,过去都过去了,我们也别彼此的伤害了,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了。”

  苏绾是真的打算放下了以往的种种,若没有遇到萧煌,她的心不会这么的温和,也许会想着要报复萧烨,可是现在她的心一片详和,她只想放下前世种种。

  她们所有人活在今生里。

  前世很多事,她都模糊了记忆,再去想算帐也没有意思了。

  可是苏绾的话,却使得萧烨的脸色十分的苍白,苏绾的话几乎是剜他的心一般。

  放下,绾儿说放下。

  他启动凤鸾劫,只是为了和她有一个来生,并不是为了两个人形同陌路。

  “绾儿,这对我不公平,我只想和你有一个共同的未来。”

  苏绾摇头:“萧烨,这是不可能的,前生我在火场里死的时候,就发下了血誓,不管是来生,还是以后的每一生,我都不会嫁给你,这也是我在要嫁给你的那一晚醒过来,梦到前世之事的原因,因为我在火场最后死的时候,是许下了血誓的,所以我是不可能嫁你的。”

  萧烨的身子说不出的凉,从头凉到脚,连呼吸都是凉的,他身子软软的往身后的椅子上坐去。

  “绾儿,这不公平,前生我只是迟疑了一下,后来我想救你的,只是被我父皇派出来的手下点了穴道,所以没办法动。”

  苏绾掉头望着萧烨,直直的,那柔和的眸光似乎能直看到萧烨的心里。

  “萧烨,你知道前世最后的一刻,你为什么会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吗?”

  她轻笑,脸上的神容有些飘渺,仿佛想到了很遥远的事情一般。

  “因为你害怕我,害怕我的能力,害怕我威胁到你手里的权力,在那迟疑的一瞬间里,我看到了你脸上的一种解脱,解脱你知道吗?”

  “这也是我最后没有冲出来的原因,我死是因为成全你,成全你的帝皇之位,因为我若活着,你就会不安,你就会害怕,将来我们就会成为怨偶,我不想看到那样的我们,所以宁愿一死。”

  她说完认真的望着萧烨。

  萧烨脸色越发的惨白,根本不承认那样的事情,拼命的摇头:“不,你说的不对,本宫绝没有害怕你的能力,也不害怕你夺了我的江山,不信你现在嫁给我,等我坐上了皇帝的宝座后,我把西楚的万里江山交给你,我保证眉头都不皱一下。”

  苏绾忍不住蹙眉,沉声开口:“萧烨,放下吧,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忘了过去好不好,我们活在今生里,不是前世。”

  苏绾的话并没有得到萧烨的认同,他坚定的摇头:“不,这就是前世,我们的关系不会断,我不会让别人娶你的,他休想娶你,我启动了九转凤鸾劫,就是为了我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别人凭什么破坏我们。”

  他说完再不留下,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一路直奔安国候府的府门外。

  听竹轩内,白沁看到萧烨走了,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苏绾满脸疲倦的靠在案几上揉脑袋。

  “怎么样?候爷进刑部的大牢,是太子殿下做出来的吗。”

  苏绾点头:“嗯,他说会放了爹爹,姑姑你别担心。”

  白沁听了苏绾的话,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看苏绾满脸的疲倦,又有些担心:“绾儿,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那就快点去休息吧。”

  苏绾点了点头,这一阵子坐马车,虽然晚上留宿客栈,不过确实也挺累的,本来想劝萧烨放下一颗心,谁知道竟然没用,这让她更累。

  算了,不纠结了,有事回头再说,先去睡吧。

  苏绾领着紫玉去睡了,那一直待在安国候府的聂梨也被白沁指派了过来侍候苏绾,看到苏绾回来,聂梨说不出的高兴,说了好一通话,才侍候了苏绾去休息。

  宫里。

  老皇帝的勤政帝内,老皇帝望着大殿下首那飘逸华美,拥有仙人之姿的青霄国太子凤离夜,眼神幽幽暗暗,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因为之前这位凤太子竟然让他下旨废掉自个儿子和苏绾的婚事。

  这让老皇帝心情说不出的郁结。

  “凤太子,朕乃是金口玉言,但在昭华公主的婚事上,已经出尔反尔,现在再下这道旨意是不是不太好啊。”

  凤离夜不甚在意的说道:“既然皇上以前干过出尔反尔的事,也不差这一回不是吗?”

  老皇帝的脸黑了,恨不得甩这家伙一巴掌,太人生火了。

  不过老皇帝没说话,下首的凤离夜又说话了:“对了,孤看皇上气色不太好,似乎身子不大好,孤虽为青霄国的太子,但是医术还行,可以给皇上查查,说不定能替皇上医治一下。”

  老皇帝听了凤离夜的话,心里一动,知道凤离夜这是用解药来换他的退婚圣旨,想到自己每次毒发作,便痛不欲生的感觉,老皇帝立马心动了,退婚就退婚。

  凤离夜拿到退婚的旨意又怎么样,眼下萧煌已经被指婚了,他指婚的对象,正是次辅裴家的嫡女裴溪。

  苏绾即便退了婚,也没有办法嫁给萧煌了。

  老皇帝心中打着如意算盘,望着凤离夜,沉声开口:“若是凤太子真的能替朕治了那焚心之痛,那么朕就下一道圣旨吧,不过凤太子不会骗朕吧。”

  老皇帝说完后,凤离夜缓缓轻笑,笑意冷冷:“皇上认为孤是如此言而无信之人吗?”

  他说完停了一下又说道:“不过皇上若是想彻底好的话,可不可以把萧世子和那女人的婚事一并废了,这样的话,孤包准皇上的病彻底的好,不会再复发。”

  老皇帝一听凤离夜的话,脸色变了,沉声说道:“萧世子的婚事,朕是不好退婚的,因为那是朕的王弟特别进宫请朕赐的婚事,朕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这不是寒了朕王弟的心,所以凤太子还是莫要再提这桩事。”

  老皇帝说完后,又冷沉着脸说道:“哪怕朕真的焚心而死,朕也不会让王弟伤心的。”

  凤离夜直接没好气的冷瞪着老皇帝,心里暗骂,老狐狸一个,那萧世子的婚事,摆明了是皇帝搞的名堂,现在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凤离夜盯着老皇帝,本来他进宫是想退掉绾儿的婚事,顺带看看能不能退掉萧煌的婚事。

  不过现在看老皇帝的神色,分明是不乐意退萧煌的婚事的。

  所以他还是先让他下旨退掉绾儿的婚事为好。

  凤离夜如此一想,缓缓的开口:“没想到靖王爷竟如此操心自个儿子的婚事,罢罢,那是靖王府的事情,我也懒得操心了,不知皇上是否能下旨废掉太子和绾儿的婚事。”

  老皇帝微眯眼望着下首的凤离夜,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苏绾就是不愿意嫁给自个的儿子,儿子是太子,日后就是皇帝,苏绾嫁给他,日后就是皇后,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老皇帝想努力一下,所以面容温和的望着凤离夜说道:“凤太子,你看太子品貌出众,和昭华郡主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朕认为他们两个人若是在一起,是最好不过的婚事了,为什么昭华郡主就是不乐意嫁给太子呢。”

  先前还整出了母鸡嫁娶的事情,使得太子被多少人嘲笑,可是太子不但不怪罪她,还想娶她。

  这昭华郡主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老皇帝实在想不透其中的事情。

  凤离夜起身望向老皇帝说道:“绾儿不喜欢萧太子,孤也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厚着脸进宫,请皇上赐一道退婚的旨意了,不过皇上放心,孤一定尽全力治好皇上的病的。”

  老皇帝心里真正是又气又恨,明知道自己身上的毒便是眼面前的家伙下的,偏偏只能假装不知道,想想便阻得慌,却也无计可施,因为他实在不想再去承受那焚心之苦了,每次毒发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好像水洗过一般的痛苦,真正是生不如死。

  老皇帝想到,脸都有些变了,望着大殿下首的凤离夜说道:“那就有劳凤太子了。”

  凤离夜点头,一点也不担心老皇帝变卦不下圣旨,因为如若这家伙胆敢不下圣旨,那么他有的是法子整治他。

  凤离夜装模作样的上前替老皇帝号脉,然后又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大通,最后取了一枚药丸递到老皇帝的面前,说是可解百毒的解毒丸。

  老皇帝看着手里的解毒丸,有些害怕不敢服用,凤离夜望着老皇帝缓缓的开口说道:“难道皇帝陛下怕孤给你下毒,如若皇上不放心的话,可以让御医来验一下。”

  老皇帝想来想去,倒底还是宣了御医检查了一遍,御医检查后确认,这药丸并没有什么不妥,老皇帝才放心大胆的服用了解毒。

  待到他服下了解药后,凤离夜让他下一道废掉婚事的旨意。

  老皇帝虽然不乐意,不过又怕凤离夜再次的对他出手,所以他没有迟疑,立刻下了一道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有东海公主昭华公主,因不喜太子萧烨,特进宫请求朕下旨废婚,今圣旨以下,太子萧烨和昭华公主的婚事就此作废,从此后,男婚女嫁互不相干,钦旨谢恩。”

  圣旨下到东宫太子府,太子萧烨直接的眼发黑,身子发软,身侧的玉隐赶紧的扶住他,他才撑住没有昏过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56章 指婚 退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