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绿茶婊上门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太子萧烨接了圣旨后,立刻进宫面见老皇帝,老皇帝一听太监的禀报,就知道萧烨定然是因为废婚圣旨的事来见他的。

  皇帝心里有些心虚,便吩咐太监说自己已睡下了,不见。

  虽然老皇帝说不见,但是萧烨却没理会太监,直接的进了老皇帝的寝宫。

  这让老皇帝很火大,不过看到萧烨那苍白的脸色,不由得心软了一下,何况眼下宫里的皇子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太子萧烨,另外一个却是那九皇子,九皇子今年只不过十岁,外祖乃是京城的知府,九皇子的母妃只是宫里的一个嫔,并没有什么大能力,教导出来的九皇子也不是什么出色的人,根本不堪大忍,所以说来说去,最有能力登上帝位的只有太子萧烨。

  老皇帝想到这些,自然对太子萧烨宽容得多。

  “烨儿,不是父皇乐yì下旨废婚,可是你也知道,凤太子先前给父皇下了毒,那毒每回发作时,便痛不欲生,父皇也是没有办法。”

  萧烨本来是进宫责问老皇帝的,但老皇帝说了这么一层事后,他却不好再责怪他,如若他责怪他,便是大不孝了。

  萧烨虽然心中愤怒,不过却也没有失了理智,最后缓缓的抱拳说道:“儿子恭喜父皇解了毒,儿子进宫来见父皇是和父皇说,安国候苏鹏贪污一事,儿子已经查明白了,这事是之前负责此次救灾事宜的林大人出了问题,他先前的救灾款被一帮贼人给劫了去,他怕担干系,所以悄悄回京后,把自己先前写的收条给偷了,然hòu栽脏给安国候苏鹏,现儿子已查明真相了,安国候苏鹏是无辜的,所以儿子打算明日让刑部尚书放了苏大人。”

  老皇帝心知肚明那安国候苏鹏之所以被关进刑部,分明是儿子做的手脚,目的就是为了把苏绾逼回京城,现在苏绾回京了,他当然没必要再把苏鹏关押在刑部了。

  虽然老皇帝知道这一切,但因为之前废了太子和苏绾的婚事,自己心里有点愧意,所以便作不知。

  “好,那就放人吧。”

  太子萧烨恭敬的谢了恩后欲走,不过想想又收住姿势说道:“父皇,虽然你下旨废掉了儿子和昭华公主的婚事,但是王叔特别进宫请你替萧世子赐的婚,你万不可再同意退婚了,如若再这样,父皇在西楚的百姓心中只怕就没什么威信了,别人只当父皇是言而无信的小人了。”

  萧烨的话使得老皇帝的脸色难看了一下,不过却也知道自己确实是不能再下退婚的旨意了,最后点头同意了:“父皇知道了。”

  萧烨才告安退了出去。

  他一出老皇帝的勤政帝便觉得周身的虚软,差点栽倒地上去。

  玉隐赶紧的上前一步扶住他,担忧的开口:“太子殿下,你身子不舒服,先回太子府去休息吧。”

  萧烨却摇头,抬头看了看夜色,此时都快天亮了。

  他回去也睡不着,不如前往靖王府去找萧煌。

  靖王府。

  萧煌住的院子里一片冷寂,诺大的院子谁也没有说话,没人敢找死。

  听说世子爷被皇上指婚了,还是自家的王爷去求来的婚事。

  可是这诺大的靖王府,个个都知道自家的世子爷喜欢的人是昭华公主,可是现在呢,皇上却给世子爷指了内阁次辅裴大人的嫡女,所以世子爷这回火大了。

  世子爷火了,谁敢找死,所以萧煌住的地方谁也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就怕世子爷最后把气出在他们的头上。

  苍阑院的正厅里。

  一片冷寂,明明是四月份的天气,可是却像冬日一般的寒气四溢。

  萧煌一身白色的锦绣常服,懒散的歪靠在厅上的软榻上,那精致立体的面容之上,连一丝儿的暖意都没有,双瞳更是幽暗无比,就那么一眨不眨的望着自个的父王萧昶。

  萧昶备受压力,他心知肚明为何儿子这副冷漠的神容,不就是他进宫请皇上下旨替儿子指婚的事情吗?

  可是他也是迫于无奈啊,萧昶咳嗽了一下,沉声说道:“哪里是父王有意进宫让皇上下旨赐婚的啊,是为父中了皇上的陷害,所以不得不依照皇上所说的做。”

  萧煌微抬眉望着自个人父皇,神色越发的冷寂,声音里也透着一股子冷意。

  “他如何设局害的你?”

  萧昶飞快的说道:“就在前一阵子,皇上宠幸的荣妃娘娘怀孕了,皇上一高兴,下旨让荣妃娘娘在荣华宫置设几桌宴席,好好庆祝一下,因着当时我和几位朝臣正和皇上议事,便随了皇上一起前往荣华宫吃了酒,可是谁知道为父三杯酒下肚,有些身子不适,荣妃娘娘让宫婢扶了为父去偏殿休息,迷糊间竟然有人进了偏殿,为父酒性上头,便与那妇人拉扯了几下,谁知道皇上带着太监出现了。”

  靖王萧昶话没有说到底,萧煌已经知道这是皇帝使的下作伎俩,不就是为了拿捏自个的父皇吗?让他不得不照着他的话做吗?

  “当时你没有与那妃嫔做出什么吧。”

  这一回靖王萧昶立刻点头保证了:“没有,只是有些拉扯,事实上我当时迷迷糊糊的,那个妃嫔忽地过来,我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儿,与你母妃有些相似,糊涂间便当成了你娘,所以才会一一一。”

  靖王爷说不下去了,一张老脸燥得通红。

  和自个的儿子讨论这样话题,实在是太尴尬

  样话题,实在是太尴尬了。

  不过萧煌的脸色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纹丝不动,声音冷冷的开口:“当时我离京之时,是如何和你说的,我说了让你小心宫里的那位,小心宫里的那位,你呢,竟然胆敢在宫中吃酒,你是不是不把整个靖王府折腾进qù不死心啊。”

  萧昶脸色白了,张嘴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是实在说不出来,萧煌已经懒得再说了。

  “好了,这事我心中有数了,我会想办法退掉裴家的亲事的,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

  萧煌抬手揉了揉门,本以为回京后退掉了太子和萧烨的婚事,自已能顺利的娶到璨璨呢,没想到现如今竟然出了这么一件事,现在还是先退了这门婚事再说。

  萧昶一听萧煌的话,立刻开口说道:“皇上这次怕是铁定了心要让你娶内阁次辅裴家的嫡女了,他还警告我,如若你不老实的娶裴家之女,他就把这事拿出来,治我一个大不敬之罪,到时候我靖王府所有人都倒霉。”

  萧煌眸光深邃暗沉,唇角勾出讥讽的冷笑,就算靖王府一直按照老皇帝的意思做,他只怕也不会放过靖王府的人。

  眼下老皇帝的儿子不多了,只剩下一个太子一个九皇子,只怕皇帝越发的不相信靖王府了,尤其是他手中执掌着兵权。

  可就算他交出兵权也不能保靖王府太平,因为靖王府还有一个出色的自己。

  那么他像前世一般的庸碌就没事吗,错,帝皇只要看你一个不顺眼,便可想个法子挫磨你。

  所以说来说去,还是自己想办法坐上那高位最好,这样一来再也不用愁靖王府被人收拾了,再一个他和绾儿身上连着莲花符印呢,那符印可是要帝皇运的,若是他不争,他们两个可就必死了。

  萧煌前思后想一番后,望向萧昶:“皇帝拿捏了你,只不过是因为他手里捏着一些人证物证罢了,如若那些人全是死人,你认为他还能用什么拿捏你。好了,父王去吧,这事我会处理的。”

  “是。”

  萧昶应声走了出去,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总之儿子回来了,他就像有了主心骨似的,说不出的舒畅,也放心得多。

  萧昶前脚刚走出去,后脚萧煌的手下虞歌便进来禀报:“爷,太子殿下过来要见你。”

  此时天色已明,太子萧烨是直接从大门口进来的。

  萧煌嘴角勾出冷笑,眸光暗潮涌动。

  先前他可是接到消息,老皇帝一道圣旨已经下到了太子萧烨的手里,眼下萧烨和璨璨可没有半点干系,他这是着急了吧,又过来找他了。

  这一回他倒要看看他能用什么法子拿捏他。

  萧煌挥了挥手示意虞歌去把太子殿下请进来。

  萧烨被虞歌请进苍阑院后,萧煌并没有动一下,依旧懒洋洋的歪靠在软榻上,一身随意的家常服,一头墨黑柔顺的乌发,用墨绿的玉簪轻轻的束起,分列在肩膀两周,给本就出色的人,增添了一抹慵懒,当真是说不出的魅惑。

  再加上眼下萧煌心里存了夺皇位的心思,那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从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使是他就像那蛰伏在林间的一只狂狮,即便懒懒散散,依旧让人感受到危险的光芒。

  萧烨一进来便愣住了,因为今时今日的萧煌和之前明显的不一样了,以往的他只是冷魅仿似高山之颠的冰雪莲花似的,冷傲得让人高攀不了。

  可是现在的他却危险得像凶猛的野兽。

  萧烨的心里说不出的诧异,不过眼下他却是不理会别的,只盯着萧煌,阴沉沉冷森森的开口。

  “父皇下旨废掉了本宫和昭华郡主的婚事,你是不是以为这下你有机huì了?”

  萧烨整个人显得很阴沉,不复以往的飘逸俊美。

  整个人给人一种阴沉冰冷之感,眼神更是幽冷异常。

  不过即便如此,萧煌也丝毫不惧他,飞快的望向萧烨说道:“昭华郡主只能是我的妻,不可能是别人的妻子。”

  萧烨一听,脸色变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无所顾忌。

  “你忘了昭华公主的命是与我连在一起的,你就不怕我一怒做出点什么,害了昭华公主的一条命。”

  萧煌一听他如此说,眼神倒是耀了一丝儿的亮光,盯着萧烨,认真无比的说道:“太子殿下不防试试,看看会不会害了昭华公主的命。”

  萧煌巴不得萧烨做点啥呢,这一次他绝不会像之前一样拦着他了,若是太子殿下能自尽才好呢。

  萧烨没想到自己说到这个,萧煌也满不在乎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盯着萧煌,怀疑这家伙是拿腔作势,故意装的,所以脸色越发的阴沉,瞳眸凉嗖嗖的威胁着萧煌。

  “萧煌,你当真不顾昭华公主的死活,你不是说自己很爱她吗。现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萧烨一说完,萧煌呵呵轻笑:“我对她的情意只要璨璨知道就可,至于你,就不必要知道了。”

  这一回萧烨真的相信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他蓦的想到当日他跟着苏绾进入了青霄国,那凤离夜其实是想让大祭司替苏绾解了身上的九转凤鸾劫的,难不成苏绾解劫成功了。

  如此一想,萧烨的脸色越发的白,身子一连后退了几步才站稳,然hòu望向萧煌:“你以为父皇下旨废掉了本宫和昭华公主的婚事,你便能

  事,你便能娶昭华公主了,那你真是想错了,眼下裴大人家的嫡女裴溪才是你那未过门的妻子,你想娶绾儿,绝无可能。”

  萧煌听到萧烨提这件事,心里一股恼意,冷冷的讥讽着萧烨:“本世子和昭华公主的婚事,就不劳太子殿下费心了,殿下有空还是操心自个的事情吧,不要净操心别人的了。”

  “你。”

  萧烨脸色都青白了,手指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狠狠的说道:“萧煌,你太狂妄了,本宫绝不会让你如意的,绾儿他是本宫要娶的女人,你休想娶到她。”

  他说完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不过萧烨并没有直接的回东宫太子府,而是骑马带着几名手下一路进了城外的护国寺,因为他要查楚自己和绾儿身上的九转凤鸾劫怎么了,先前他威胁萧煌,他却丝毫不惧,似乎根本不在乎似的,萧煌对于绾儿的心他是知道的,现在他不在乎绾儿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唯有一个理由解释得了萧煌的态度。

  那就是苏绾和他身上的九转凤鸾被解掉了,所以萧煌一点也不担心。

  萧烨想到之前自己做梦忽觉心口剧痛的事情,不由得脸色大变,整个人几欲虚脱,他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现在去找那灵隐法师,原也不过是从灵隐法师嘴里肯定这件事罢了。

  不过待到灵隐法师真的肯定了这件事,萧烨再也承shòu不住这份打击,轰然倒地昏了过去,惊了一殿的人。

  待到萧烨再次的醒过来,灵隐法师已双手合什的劝解他。

  “殿下,一切皆有天意,当日我施劫之前也曾问你,若是来生她不与你在一起,你当如何,你说只要她活着便好。既如此那就放下吧,不要执迷不悟了,可好?”

  萧烨眼睛红了,当时他确实说过这么一句话,那时候他满心懊悔,想着只要她活过来,即便不能嫁他,也是好的。

  可是现在亲眼看着她和别人成双成对,和别人恩爱情长,他才发现自己做不到那么的大方。

  “我想放过,可是越这样想,越痛苦,越放不开,就好像绕到了一个死胡同里一般,反而无论如何也放不开了。”

  萧烨的痛苦灵隐法师自然是看在眼里的,灵隐法师重重的叹一口气,望着萧烨说道:“一切皆是孽缘,能不能看开,就看你的悟性了。”

  萧烨不再说话,反而抬头望着灵隐法师,他赤红着一双眼睛,沙哑着嗓音说道:“当日大师不是说这九转凤鸾劫不是寻常人能解得了吗,若想解须有帝皇运和心头血方解开,可是现在为什么绾儿却是解开了。”

  这一回灵隐法师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幽幽望着萧烨。

  萧烨本就是极聪明的人,脑子略一转,便知道怎么回事了,周身拢着戾气,脸色难看至极。

  “这个无耻的东西,他是打算抢了本宫的人,还想抢本宫的江山不成,如果是这样,那他是做梦了,本宫绝不会让他这样干的。”

  灵隐法师并没有掺合这些事,只道了一声阿弥陀佛便自出去了。

  萧烨在护国寺里休息了半日后,自回京了。

  他绝不会如了萧煌那狼子野心的,不管是江山还是绾儿,他都不会让萧煌得手的。

  皇帝一道圣旨下来,不用半天的功夫,整个京城内外的人都知道昭华公主回京了,同时还知道昭华公主和太子殿下的婚事作废了。

  大街小巷上说得最多的便是这事了。

  昭华公主之前可是萧世子的世子妃,而且两个人十分的恩爱,现在太子和昭华公主的婚事作废了。

  那么昭华公主会不会还想嫁给萧世子呢。

  可是眼下萧世子可是定了世子妃的,世子妃便是内阁首辅裴大人的女儿裴溪。

  对于这一桩兜兜转转的婚事,众人看得分外的热闹,不少人都在猜测此次何人会嫁进靖王府。

  有人猜最后是裴溪嫁进靖王府,但更多的人猜是昭华公主嫁进靖王府。

  必竟两个人不是一个级别的,那裴溪充其量只是内阁首辅的嫡女。

  可是昭华公主却是东海的公主,背景强大,而且苏绾本人的能力也十分的强大,分分钟碾压裴溪啊。

  很多酒楼饭馆的,甚至还设下了赌注,赌裴溪和昭华公主哪一个进靖王府的大门。

  一时间满京城的人都在议论着这件事,静观事态的发展。

  而事件的两个主角,此时正在安国候府的听竹轩喝茶。

  苏绾端坐在听竹轩花厅上首的位置上,打量着下首坐着的裴溪。

  今日裴溪穿了一袭紫色的暗花上裳,下面着了一件白色绣有小碎花的长裙,端的是清新优雅,温柔可爱。

  不过她的可爱,苏绾总觉得有些不搭,因为裴溪一惯走的温婉内敛的路线,现如今忽地改了路线,让人有些不适应。

  不但神容可爱起来,时不时的加一些俏皮的小动作,就连头上戴着的小蝴蝶首饰也是小巧可爱的,耳朵上的耳坠儿也是可爱的,一眼望去倒也十分的可人。

  不过苏绾要说一句,裴溪其实更适合走知识女的线路,她身为内阁次辅的嫡女,那种腹有诗书自芳华的神韵,是一般人想拥有都没有的,再配上她往常的温柔内敛,一个大家闺秀的知识女便出来了。

  可现在她这样一装扮,再加上俏皮可爱的动作,倒是搞得苏绾有

  搞得苏绾有些不适应了。

  而且苏绾没想到裴溪竟然主dòng来见她,不管怎么说,她们两个人一个是萧煌的旧爱,一个是新欢,就算不能战火弥漫,也该针锋相对吧,可是这些统统没有。

  裴溪说不出的温柔可爱,时不时的巧笑嫣然的冲着苏绾一笑,苏绾在喝了两杯茶后,忍不住打破她们之间这怪怪的气氛。

  “裴溪,你来找我究jìng有什么事,你说吧?”

  裴溪神容僵了一下,然hòu起身望着苏绾说道:“我来找绾儿,是因为我和萧世子之间的婚事。”

  苏绾没有说话,望着裴溪,等着她往下说。

  裴溪望了苏绾一下后,便给苏绾跪了下来:“绾绾是萧世子喜欢的人,这桩婚事本来该是绾儿的,可是皇上竟然把我指给了萧世子,按理我该拒婚才是,无奈圣命已下,我不敢抗拒,那必竟是拿裴家一门在冒险。”

  “但是萧世子喜欢绾儿的心,整个楚京的人都知道,所以萧世子想娶的人从来只是绾儿,我今儿个来找绾儿,就是和绾儿说一声,萧世子我是不会抢的,我唯一的请求就是,请绾儿让我待在靖王府,以一个妾侍的身份待着就好。”

  裴溪说完,苏绾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听到外面响起一道冷喝声。

  “裴溪,你真不要脸,你这意思是想和绾儿一同嫁进靖王府是不是?”

  裴溪听到这尖锐的说话声,眉心直跳,不过依旧安稳的跪着。

  那从门外走进来的一道艳红曼妙的身影,不是临阳郡主慕芊芊又是何人。

  慕芊芊走到裴溪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裴溪说道:“裴溪,你好歹是次辅裴家的嫡女,怎么这么没脸没皮的,竟然想嫁与人为妾。”

  裴溪抬眸望向临阳郡主慕芊芊,泪眼点点的说道:“临阳郡主那你教我怎么做,我也不是有意抢绾儿的亲事的,可这是皇上下的圣旨,我能抗旨不遵吗,如若我抗旨不遵,只怕我裴家就要倒大霉。我不能抗旨不嫁,又不忍心让萧世子和绾儿分开,所以我自愿为妾,难道我做得不对吗?”

  裴溪说完望向慕芊芊,一脸若是你有好办法,你来教教我怎么做。

  慕芊芊被阻了一下,然hòu眸光深沉的说道:“裴溪,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你这招以退为进的招数使得可真好,难不成你还指望绾儿给你来个保证,保证不与你抢人吗?你用错地方了?”

  慕芊芊讥讽的冷笑一声后又说道:“你若有劲为什么不对着萧表哥去使,偏要使到绾儿这里来,你打量着绾儿好欺负吗?”

  裴溪抬眸,这回是真的郁卒了,望着慕芊芊说道:“我没有。”

  说着眼眶便自红了,伤心的说道:“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罢了,我知道萧世子和绾儿相爱,可是我这是皇上赐的婚。”

  最后一句话才是正题,她裴溪才是皇上赐的靖王世子妃,苏绾什么都不是。

  慕芊芊脸色冷了,掉头又和裴溪理论。

  “裴溪,萧表哥若是喜欢你,我们自不会说一个字,可是萧表哥压根不喜欢你,你为什么巴巴的往上凑啊,就算你嫁给萧表哥也不会落到好的,不如你进宫去和皇上说,你有喜欢的人,请皇上收回成命怎么样?”

  慕芊芊话一落,裴溪受了惊,睁着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慕芊芊:“郡主,这可是皇上赐的婚事啊,我怎么敢抗旨不遵。”

  慕芊芊一听来火了:“那你先前又是说甘愿为妾,又是说绾儿和萧表哥相爱。你这是拿话捏绾儿,想让她给你个保证,不会掺合你们的婚事吗,那你想多了,你给我记着,萧表哥若是娶妻,只会娶绾儿,不会娶你的。”

  慕芊芊没好气的说道,裴溪眼泪气了下来,这回是真气哭了,没想到这慕芊芊根本不按牌出招,她有些招架无力。

  苏绾望了裴溪一眼,懒得和她打花拳,淡淡的说道:“好了,你回去吧,有劲往萧世子那儿使吧,他若是说一个娶你,我二话不说,立马回东海,否则你说什么都是白搭。”

  裴溪脸色更白了,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然hòu伤心不已的一路奔了出去。

  身后的花厅里,慕芊芊尤不解恨的怒骂了一句:“什么东西啊,竟然跑这来给你下套,故意又是甘愿为妾,又是你们两个人相爱的,其实她就是来想套你一句话,让你说不掺合他们,顺带的说她才是萧煌的未婚妻。”

  慕芊芊气死了,苏绾倒是一点也不生qì,招手示意慕芊芊坐下来:“生那么大的气干什么,坐下来喝点茶去去火。”

  慕芊芊掉头看苏绾的悠闲样,不由得笑了:“我这纯属皇帝不急太监急啊,你看看你怎么就一点不生qì呢。”

  “气什么,没底的人又不是我,是她,要不然你以为她巴巴的过来做什么,不就是因为心里没底,慌吗?我怕什么啊。”

  她知道萧煌绝对不可能娶裴溪的,所以她气什么,一点也不生qì。

  慕芊芊一想也是,绾儿有萧表哥的宠爱,怕什么,那家伙没了绾儿就等于要了他的命,怎么可能会娶别的女人,所以慕芊芊也不担心了。

  只是她万分不解裴溪的动作。

  “你说裴溪从前也是个聪明的,明知道萧表哥喜欢你,为什么还要一头往里钻,这不是上赶着找死吗?”

  苏绾挑眉轻笑:“飞蛾扑火,你没听说过吗

  没听说过吗?萧煌那招桃花的生来就会招桃花,现在再多了这么一道圣旨,谁不多想啊,换做你你不多想啊。”

  苏绾轻轻的晃着手里的茶,闻了闻,然hòu递到慕芊芊的面前,慕芊芊端到面前,一口喝光了。

  苏绾没好气的白她一眼:“你是牛饮吗,连个味儿都没品出来,白糟蹋了我的白露,这可是我从宁夏带回来的呢。”

  慕芊芊瞪着苏绾,简直要给这姑奶奶磕头了。

  “我的娘呀,你可真有闲情逸致啊,外头的女人把你男人惦记了,你还有空在这里品茶,我佩服死你了,不过我与你说实话,要是皇上把我赐给萧表哥,我第一个和皇上拼死,我害怕萧表哥,都怕死了,为什么要嫁给他啊。”

  苏绾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总算看到这一个异类了。

  “你是你,裴溪是裴溪,还有京中的那些大家小姐,不少人可都是想嫁萧煌的,现在皇上圣旨一下,裴溪岂能不心动,她一定是今儿个一早听到皇上下旨废掉了我和太子的婚事,她担心自己的婚事有变化,所以便上赶着过来了,大抵是想从我嘴里讨一句话,现在没讨到我嘴里的话,想必她还有后招吧。”

  “后招,她还敢使后招。”

  苏绾轻笑,睨着慕芊芊说道:“瞧好吧,不用到明天,今儿个只怕京城便会起议论了。”

  苏绾说完唤了紫玉过来:“你去打探一下外面的情况。”

  “行,公主,奴婢立刻出去打探外面的消息。”

  结果苏绾料事如神,紫玉出去打探了一圈儿,果然听到京城内外不少说苏绾不好的。

  说人家裴家的嫡女主dòng上门,自愿为妾进靖王府,把正妻的位置让出来给苏绾,可苏绾竟然还不同意。

  这下不少人说苏绾仗势欺人的,这婚事乃是皇上下旨指婚的,和人裴溪有什么干系,为什么要拿人裴溪出气啊。

  人裴溪也是内阁首辅的嫡女,自愿为妾容易吗?

  一时间不少人说苏绾不好的。

  听竹轩花厅里,紫玉脸色难看的把外面打探来的消息禀报给苏绾。

  苏绾早猜到了,所以面色坦然,只是眸光说不出的幽暗,反观慕芊芊早气得脸绿了:“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果然动了黑心思,太可恨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57章 绿茶婊上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