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舅舅喜欢的女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扑)  花厅里众人一阵稀吁,裴大人果然不亏是清流一派的文官,确实是比较明事理的,只是生了裴溪这样的一个女儿,让他脸丢大方了。

  慕芊芊发狠道:“她爹那张老脸也让她丢干净了,先是与别人私下授情,这回更离谱,跑到这里来以死相逼让人家成全她。真够不要脸的。”

  “算了,不要再说了,这事就且过去吧,我相信裴大人定然会好好管教自个的女儿的。”

  苏绾倒不是同情裴溪,而是同情裴大人,能爬上内阁次辅的位置,那可是费了多少年的心血的,一朝被皇上下旨赐婚,他自然也是高兴的,只可怜老皇帝个混帐东西,竟然完全不管不顾的,他明明知道自己和萧煌有情,更知道萧煌不会娶裴溪,偏要来这么一出戏,这不是摆明了拿臣子开涮吗?

  几个人对裴家同情了一番,安国候和白沁自退了下去,两夫妇虽然都是半大不小的年纪了,可惜一个半辈子没遇到一个真心人,一个半辈子没嫁一个男人,现在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大多时候夫妇俩粘在一起,对于外人是不大理会的。

  苏鹏和白沁走了后,凤离夜也起身了,望着苏绾说到:“绾儿,要不要舅舅帮你?”

  凤离夜其实早想帮助苏绾出手了,不过最后他停止了动作,因为绾儿最后要嫁给萧煌,萧煌若是夺了皇位,身为西楚的未来皇后娘娘,若不能果断的处理事情,于自己无益,所以这一回他是打算让绾儿练手,不掺合她的事情。

  不过如若绾儿需要他出手,他自然是要出手的。

  苏绾自是了解凤离夜的用意,所以很干cuì的摇了摇头:“舅舅,这事我会处理的,你就安心待着吧,什么都不用做了。”

  先前舅舅进宫替老皇帝解了毒,从而换得了她的退婚,接下来的事情她不想麻烦舅舅了,还是让萧煌和她自个儿来处理吧。

  苏绾满脸笑容的望着凤离夜,凤离夜点头离去。

  花厅里,只剩下慕芊芊和苏绾两个人,慕芊芊望着苏绾说道:“你打算如何解决裴溪这个人,我怕她不死心,又生出什么哟蛾子出来。”

  苏绾回首望向慕芊芊:“裴大人说了带她回去好好的管教着,必然会好好的管教的,她应该不会再出来了,如若她再出来。”

  苏绾眼里闪过一抹冷光,她不会对她客气的。

  其实她本意是想放过裴溪的,但若是她再来找她的麻烦,或者算计她,她不会放过她的。

  苏绾想着,轻笑道:“算了,我们不说她了,你还是与我说说京中的事情吧。”

  慕芊芊立刻笑着说了好几件事情,什么先前谋逆造反的庆王萧彬被处死了,萧彬的嫡子也在府上莫名其妙的生病死了,一个庶子被赐封了王爷,撵到封地上去了,还有袁家不但被剥夺了兵权,连一个尚书也被撸掉了,现在可是第二个吕家,还有朝中的几个重要的官员也相继的换了位置,这一层一层的事情都是太子的手笔。

  满朝文武官员,现在都说太子雷霆手段,厉害异常,寻常人不敢招惹他。

  苏绾静静的听着慕芊芊的话,恍然她嘴里说的是另外一个人,从前的萧烨一直是温润如玉的,即便是处理朝中的大小事,也是手段温和的,从没有现在这样杀气腾腾的,这一世果然和前一世不一样了。

  苏绾轻笑,慕芊芊还在发感概:“本以为太子是一个温和的人,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危险的一个人,尤其是还特别的有手段,眼下朝中很多朝臣都拥戴他,还让他掌握了不少的实权。”

  想到这个慕芊芊就忧心,她可是一心希望萧表哥当上皇帝的,眼下太子这么厉害,萧表哥能顺利的夺权登位吗?

  慕芊芊一想到这个,愁死了,趴在桌上无精打彩的说道:“皇上眼下也不管他,他现在就做一件事,防着身边的每一个人,防得跟铜墙铁壁似的,你不知道他吃一个饭,都要好几个太监试吃,而且他还要当场看着才放心,绝大部分的时候,他在上书房和自个的勤政帝活动,勤政帝内不但有机关暗器,还有不少的高手,总之现在他很怕死,很惜命。”

  “太子便借着这档口,大手大脚的揽权,这父子二人倒是相得益彰。”

  慕芊芊越想越愁,最后望向苏绾说道:“若是太子登位了,只怕以后西楚就要出一个暴君,你信不信。”

  苏绾看她愁死了的样子,忍不住笑着点她的脑袋:“好了,你就不要忧国忧民了,还是与我说说京城的八卦吧。”

  一说到八卦,慕芊芊来了精神:“你想听八卦,我这里真有一个,就是我那个好表妹云梦郡主的,她前不久不是嫁给了内阁首辅陈阁老的长子为妻吗,这女人一嫁进qù便闹得陈家一个人仰马翻,听说洞房花烛夜当天,就把新郎官给撵了出去,第二天也不给陈阁老等敬茶,直睡到中午,新郎官陈思之不过说她两句,立马翻脸,然hòu跑回娘家去告状,可怜我舅舅和舅妈黑着一张老脸带着她到阁老府上去赔罪,可她才没消停几天,便又跑回了娘家去告状去了,被我舅舅当场打了一顿,送回婆家去,并明言禁令,以后不准再回娘家。”

  “为这个,听说我那舅舅连舅妈也一并冷落了,还做主自抬了两个丫鬟为姨娘,就为了惩罚舅妈教女不当,这件事几乎成了整个西楚京都茶余饭后的笑谈了,皇上还召了陈阁老进宫

  皇上还召了陈阁老进宫好好的安抚了一场,另当场赐了一名小官之女给陈思之为妾,听说我那好表妹又是好一通闹,可惜陈家一个也不喜她,人人不理会她,反之她的新婚夫婿不但不理会她,竟宠起了那个小妾。”

  慕芊芊当笑话说,苏绾则听得头疼,想到以后有这么一个难缠的小姑子,做为嫂子,她也是够郁结的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那永昌候府武家的武婵你知道吧?”

  苏绾点了点头,武婵她是知道的,这个女人其实也喜欢过萧煌,她是知道的。

  “武婵要嫁给明威将军崔英了,明日就要大婚了。”

  苏绾一听,眸色暗了一下,武婵乃是武贤妃娘娘的娘家人,嫁给明威将军为妻,分明是拉拢明威将军,因为明威将军手中执掌着护卫京城十六营的大权,看来太子真的开始拢权了。

  苏绾正深思,门外有恭敬的声音响起来:“见过萧世子,见过安平小候爷。”

  一听到外面的唤声,苏绾还没什么,一侧的慕芊芊脸色黑了,喘气粗了,苏绾不由得掉头望她,看她一双妩媚的眼睛直瞪着门外,似乎十分的火大似的,苏绾想了一下,慕芊芊对萧煌是不大敢这样的,难道是对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叶廷。

  苏绾凑到慕芊芊的身边:“芊芊,怎么了?”

  “还不是那个混蛋一一一。”

  她说到一半,想到什么似的抿唇不语了,苏绾眼神闪烁,这是有故事喔,看来有她不知道的内情喔。

  其实是叶廷为了帮助萧煌查苏绾的下落,三番两次的跑到宫里去找慕芊芊,每次都是半夜去的,叶廷认为慕芊芊一定知道苏绾的下落,所以逼问慕芊芊苏绾的下落,可是这一次慕芊芊真不知道,但叶廷不相信,两个人半夜三更的在寝宫里打了起来,甚至有一次两个人从地上打到了床上,最后叶廷这厮竟然还乘机的咬了一下慕芊芊的唇。

  慕芊芊这下火了,不但把这厮打杀了出去,而且以后每次再看到叶廷,都是一副仇人的样子。

  不过慕芊芊自然不会把这事告诉苏绾的,实在是太丢脸了,好好的初吻都没了,她郁卒死了。

  门外两道身影走了进来,果然是萧煌和叶廷。

  两个人不是从前面的正厅来的,而是从外面悄悄的进来的,所以除了听竹轩,别处的人是不知道萧煌和叶廷来的。

  萧煌和叶廷一走进来,苏绾和慕芊芊站起了身,不过一个满脸都是情意,眸光更是益满了如水的柔情,而另外一个却是满眼喷火,恨不得生食了某人,慕芊芊当先一步有动作,直接的甩手从花厅里冲出去,随之扔下一句:“绾儿,我回宫去了。”

  苏绾立刻担心的叫了一声:“芊芊你小心点啊。”

  萧煌身后的叶廷望了花厅里两个人,实在不想做个惹人嫌的,所以赶紧的和萧煌说一声:“我去送送她吧。”

  说着闪身出去了,只听得外面响起一道冷喝声:“滚,我不稀憾你送,还有以后理我远点,否则姑奶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叶廷讨好的声音响起来:“芊芊儿,你这气性是不是太大了,先前我不是向你道歉了吗,你不但接受了我的道歉,还在我的手上留下了四个狗牙印做为见证呢。”

  叶廷的话立刻惹得慕芊芊暴跳如雷,指着叶廷怒骂:“你才是狗呢,你家全是狗,还有我和你誓不两立,老死不相往来,以后你离得我远点。”

  “何必呢,何必这样生分,咱俩表兄表妹的好好亲近亲近才是。”

  叶廷一副流氓腔口,两个人的说话渐行渐远。

  内里的苏绾听得惊yà不已,笑望着萧煌:“这两个是什么意思。”

  “相爱相杀。”

  萧煌言简意赅的说了一下,然hòu伸出大手一把抱起了苏绾往花厅一侧走去,两个人甜蜜蜜的窝在一处说话。

  萧煌对于眼下的状况,很是愧疚,抱着苏绾亲一通后,温声道谦:“璨璨,本以为我们回京后,就能顺利成亲,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意外,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处理好的,然hòu我们大婚,谁也别想阻止我们。”

  萧煌的眼里闪过戾气,不过待望着坐在怀中明媚娇艳的小姑娘时,眸色里却满是柔情,唇角更是温柔无比的笑意。

  苏绾倒是不急这几天,窝在萧煌的怀里,笑得甜蜜蜜的说道:“不着急,你也别急了,我们挨过了多少,连老天都站在我们这边,所以还有什么阻止得了我们的婚事,不过眼下太子开始拢权,有好些和他不对盘的世家大族都被他打压,然hòu他开始夺权,这样下去,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萧煌俯身吻了苏绾一口,温声说道:“你别操心这些事,安心的当个新嫁娘吧,之前我靖王府那边的一切已安排妥当了,而你这边也安排妥当了,只待我解掉身上婚约,我们就立刻成婚。”

  说到成婚,萧煌心里的小人跳跃着大叫起来,终于可以成肉了,吃肉肉,这一次爷定要吃个爽,吃到撑。

  小人正跳跃得厉害,门外,虞歌走了进来:“世子爷,郡主被陈家送了回来,陈思之大人说要和郡主和离。”

  虞歌的一双眼睛抬都不敢抬,不用看也知道世子爷的脸肯定黑了。

  萧煌不但脸黑了,同时瞳眸阴沉得可怕,这个该死的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来

  有余,本来她嫁入陈家,正是他们靖王府拉拢陈府的时候,没想到现在不但没有拉拢成功,还得罪了陈家,老皇帝在那边倒是蹦哒得欢,一会儿赏赐东西安抚陈家,一会儿赏赐美人进陈府,把个陈家哄得服服贴贴的,而且因着老皇帝的表现,陈家看得明明白白,皇帝并不会为云梦郡主出头。

  失了皇帝做靠山的郡主,算个什么东西,再闹,再闹滚。

  这不,陈家直接把云梦郡主给送回了靖王府,直截了当的说了,和离,陈家受不了这样的媳妇。

  当然说和离就是给靖王府颜面了,否则就是直接的休妻了。

  花厅里,萧煌磨牙之后,望向苏绾宠溺的说道:“绾儿,早点去休息,我先回王府处理事情,你什么都不要想,一切有我呢。”

  “嗯,行,你去处理事情吧,不过不要气坏身子。”

  两个人腻了一会儿,萧煌终于不舍的放开了苏绾的身子,示意她去休息,自己领着虞歌出去了。

  身后的花厅里,苏绾一脸同情的望着离开的萧煌,有那么一个不省心的妹妹,萧煌真是好可怜,不过相信他会处理得好好的,夜深了,她还是去睡她的美容觉,相信萧煌很快就可以处理完手上的事情,那她就可以嫁给他了,这一阵子自然要好好的保养自己,做个美美萌萌的新娘子。

  苏绾走出去领着紫玉自去休息,这里一片安宁祥和。

  可是靖王府那边却是闹翻了天,靖王府前面会客的正厅里,云梦郡主正在哭诉,一边哭诉一边大骂姓陈的不是东西,最后骂着骂着连内阁首辅陈阁老都骂了。

  身为阁老的长子,陈思之的脸已经黑了,望着正厅之上的靖王和靖王妃二人,虽然陈思之没有说话,但是那眼神**裸的告诉了花厅之上的王爷和王妃,看吧,这就是你们靖王府的郡主,完全是泼妇骂街的形像。

  靖王爷和靖王妃脸都黑了,没想到堂堂靖王府的郡主,竟然成了这副泼妇骂街的样子。

  这成什么体统啊,靖王爷怒指着云梦郡主:“你给我跪下。”

  云梦郡主眼睛通红,一脸倔傲直挺挺的站着,并不跪着,不但不跪,还朝着自个的父王委屈的叫着:“父王,不是我的错,是他,是他们陈家的错,他们陈家欺人太甚了,竟然新妇进门不到一个月便纳了一个小妾,还说什么清流之家,内阁首辅,我呸,就是那寻常人家也干不出来这种事。”

  陈思之大人气得脸都绿了,指着萧蓁一个字说不出来:“你,你一一一。”

  要说陈家确实是文人之首的楷模,陈阁老年轻轻的便升为内阁首老,一言一行都深受清流一派的拥戴,身为阁老的长子陈大公子,其实颇有其父之风,平时言行举止都十分的斯文,连一句重话都很少说,遇到萧蓁这样的泼辣活,真正是无从辩解。

  其实初娶萧蓁,他也是满怀期待的,虽听说靖王府小郡主刁蛮任性,但他想着,若娶上去,他好好的疼着,再教育着,一定会慢慢好的。

  谁知道大婚第一日便被撵出了新房,陈思之虽然丢了脸,但想着慢慢教着就些了,谁知道萧蓁越来越不像话,第二天连媳妇茶都不敬,他说她两句,她竟然泼妇骂街,最后三天两头的和他闹,更甚至于最后竟然连他的爹爹都骂了。

  陈家本想捂住这件事,可禁不得府里人多,这事还是泄露了出去,越传越广,最后传到了宫中。

  皇上素来宠爱他爹,一问之下,脸色立马难看了,立刻赐了一名小官之女给他为妾。

  皇上赐婚,他爹能怎么着,赶紧的谢恩回府,谁知道这下就像捅了炮仗一样惹到了萧蓁,她整日的指搡骂槐,把陈家祖宗十八代都拿出来骂一遍。

  这下陈阁老受不了了,他爹没受到小辈的孝顺,竟然还被骂了,立马下令陈思之,和离。陈思之也厌烦了这样的萧蓁,立刻便同意了,这就带了萧蓁来靖王府商谈和离之事。

  花厅里陈思之说不过萧蓁,掉头望向靖王爷沉声说道:“王爷你也瞧见了,我陈家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媳妇,还请王爷王妃同意我们两个人和离。”

  萧蓁一听陈思之的话,不屑的说道:“和离就和离,谁怕谁,你以为我是吓唬长大的。”

  萧蓁话一落,门外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来:“住口。”

  一道挟风带雨,拢着雷霆震怒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萧蓁一看到走进来的人,立马不敢再嚣张了,安份的站着,不过眼里却换上了可怜的泪光,像一个被人欺负了的小可怜似的望着萧煌。

  可惜萧煌完全没有半点怜悯她的意思,眼里毫不掩饰的冰冷光芒,阴沉沉的望着萧蓁,这样的萧煌让萧蓁害怕极了,手脚都有些没处安了。

  萧煌周身拢着冷戾之气,一路走到萧蓁的面前,一字一顿的说道:“萧蓁,你只有两个地方可呆,一个是待在陈家,好好地过你的日子,另外一个地方就是慎刑司,你若和离了,我就把你送进慎刑司,你想进qù吗?”

  萧煌的话使得正厅里所有人都呆住了,尤其是萧蓁,她完全没想到自个的哥哥竟然要把她送进慎刑司。

  那是什么地方,西楚重臣之妻女犯了错待的地方,比庵堂还要苦的地方,听说进了慎刑司不少女人都疯了傻了,自个的哥哥竟然要把她送进那种地方。

  她犯了什么错。

  “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

  萧煌阴沉的说道:“一个犯错的失德之人,你以为想回府就回府吗?你现在好好的考lǜ考lǜ吧。”

  他说完也不看萧蓁,自走到一边坐下来。

  待到他坐下来后,才慢条斯理的望向对面自个妹婿陈思之,陈思之生生的被萧煌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好半天才喃喃的开口道:“我今日来是和靖王府谈和郡主和离的事情的。”

  “你确定?”

  萧煌温声问,唇角的笑却一点温度都没有,陈思之脸色白了白,有一些不敢说了。

  这位大舅兄太吓人了,让他话都说不出来。

  萧煌伸手端了一侧的茶来喝,慵懒的说道:“我妹妹萧蓁确实不是一个好妻子好媳妇,但是你陈家不是自称是清流一派的文人楷模吗,什么样的女人进你们家门,不可以调教啊?”

  “可是,可是?”

  陈思之张嘴结舌,蓦的有些醒神,大舅兄的意思了这样吗?可是又怕想错了人家的意思。

  “大舅兄的意思是我们陈家可以调教郡主。”

  “嫁出门的姑娘泼出门的水,她现在是你们陈家的人,怎么来调教自家的媳妇,那是你们陈家的事情,与我们靖王府无关。”

  萧煌这话说得很明白,陈家如何调教萧蓁,靖王府是不会插手的。

  萧蓁的脸色白了,她一直以来的倚仗不就是靖王府吗,如若自个的哥哥放出这样的话来,陈家还会有所顾忌吗。

  陈思之肯定了,缓缓起身:“谢大舅兄提点,我这就带郡主回去。”

  他说完后望向萧蓁,眼里便多了一抹阴霾,若是靖王府不插手,他就不相信调教不好萧蓁这样的媳妇,再不济请母亲出面,到贤妃娘娘面前要两个宫里的教养嬷嬷,宫里的教养嬷嬷,那可是狠厉异常的,稍微不如意,便要扇耳光,打板子,相信调教个三五年,这媳妇就正常多了。

  正厅里,萧蓁已经醒过神来,她这是要羊入虎口了,指望哥哥是不可能了,只能指望自个的母妃了。

  “母妃,救救我,我不要去陈家,我要和离,我要和离。”

  陈思之已经过来拉萧蓁了,萧蓁再骄蛮任性也是女子,所以被陈大公子轻而易举的拉了出去,两个人走到门边的时候,萧蓁一双手使命的扒拉着门沿,朝里面大叫:“父王,母妃,救救我,救救我。”

  靖王妃一看女儿的叫唤,心就疼了,赶紧的站起身欲开口。

  一侧的萧煌直接的沉声:“坐下。”

  靖王妃下意识的坐了下来,一动也不敢动了。对于这个儿子,她有些发怵,平常不大敢招惹他生qì。

  但此番事关自个的女儿,靖王妃不得不开口:“煌儿,你妹妹若是再进陈家,只怕一一一一。”

  萧煌根本不给靖王妃说话的机huì,只深沉的说道:“母妃自己不会教养,教出这样的女儿来,就该让陈家来教养,难不成母妃真的同意萧蓁和那陈家和离?如若这样,我们靖王府会不会被人嘲xiào,还有皇上一直盯着我们靖王府,若是让他找到错处拿捏我们靖王府,靖王府上下只怕要有麻烦,难道这是母妃乐yì见到的。”

  靖王妃不吭声了,脸色不太好看。

  靖王的脸色更不好看,对于萧蓁十分的失望,早冷沉着脸对靖王妃说道:“以后萧蓁的事情你不要插手,还有不要去陈家,没有本王的指示,不准你去陈家。”

  靖王妃脸色更白了,萧煌也站起了身,慢吞吞的说道:“母妃还是开始忙婚礼的事宜吧,我和昭华公主很快就要大婚了,母妃开始着手先忙起来,省得到时候着急。”

  萧煌一开口,靖王爷便有些高兴了:“你和昭华公主说好了。”

  萧煌点了点头,爷俩个一起往外走去,身后的靖王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好半天没有动身,随之她喃喃的说道,煌儿之所以这样对蓁儿,一定是因为昭华公主嫁进来的原因,一定是这样的。

  其实萧煌不让萧蓁和陈思之和离,一部分是因为他要和苏绾成亲了,他不想王府里有这么一个让苏绾不高兴的人在,第二个原因是陈家是清流一派的楷模,陈阁老乃是内阁首辅阁老,如若自己的妹妹是陈家媳,那么后面他夺位的时候,有陈阁老的支持,要事半功倍。

  正因着这些原因,所以萧煌才阻止萧蓁回来,当然陈家支不支持是后话。

  靖王府闹了这么一出,很多人一夜没有睡得着,反倒是安国候府里的苏绾美美的睡了一觉,只不过她刚醒,便看到聂梨拿了请贴过来,急急的说道;“公主,永昌候府特地派人给你送了一封请贴,邀请你和太子殿下前往永昌候府去参加宴席”

  苏绾一听,想起昨天听到慕芊芊说的事情,今日乃是武婵嫁给那明威将军崔英的日子。

  自己和那武婵虽没有交好,但是永昌候府巴巴的发了贴子来,她倒也不好不去。

  那就去给武婵添份妆吧。

  “你从我的库房里取一整套的头面出来带上,算是给武小姐添妆。”

  “好,奴婢立刻去。”

  聂梨刚出去,便惊喜的叫起来:“蓝玉,黄玉,你们回来了。”

  蓝玉黄玉二人之前被苏绾留在拜月山庄了,这会子苏绾回安国候府,便让人叫她们过来,没想到她们倒是来得这么快。

  “是啊,

  “是啊,一接到公主派人送的信,我们就启程了,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两个小丫头一掀帘子走了进来,看苏绾醒过来,皆恭敬的福了一下身子:“奴婢见过公主。”

  虽然蓝玉一惯娇憨,不过自从知道苏绾是东海公主外,这丫头不像从前那般没规没矩了,规矩多了。

  苏绾看到她们过来,倒是放心多了,她正愁身边侍候的人手不够呢,这两丫头倒是赶了过来。

  “嗯,你们来了,侍候我起来吧,今儿个永昌候府的小姐出嫁,我要去永昌候府赴宴。”

  “是公主。”

  两个人上前侍候苏绾起来,紫玉去外面传饭,待到早膳上来后,苏绾已经穿戴收拾整齐了,穿一件天青色苏绣上裳,下着一件软银轻罗百合裙,走起路来袅袅婷婷,一眼望去就是个水一样的小姑娘,尤其是她的肌肤,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的光滑,乌发黑眸,那眸中点点潋滟的光辉,一笑起来,嘴边两个浅浅的小酒窝,这样的她,不知道骗了多少的人眼光,看到她的第一眼,没人会想到这人能杀人不眨眼。

  三个玉夸了一番,然hòu侍候苏绾用早膳,她还没有吃完,便听到外面响起脚步声,却是凤离夜。

  凤离夜穿一袭松软的白色锦衫,步伐优雅,一头乌发用一根白玉簪束着,周身上下再无别物,可是那份贵气像金光一样拢着他,明明是优雅飘逸的人,愣是让人看出他的尊贵不凡来,他望着人时,温软如春,偏能让人看出刀光剑影来,知道这个家伙的不好惹。

  苏绾看到凤离夜,立刻张嘴问道:“舅舅,你吃过早饭没有。”

  凤离夜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不是来蹭饭来了吗?”

  一侧侍候着的蓝玉和黄玉二人赶紧的上前多摆了一副碗筷,然hòu两三个丫鬟退了出去。

  这几个玉可是知道这位太子爷的心狠手辣的,所以虽然凤离夜长得跟花儿似的,几个人也不敢多看,更不敢宵想这样的人。

  凤离夜也不和苏绾客气,拿了筷子便吃。

  两个人长得美,连吃饭也是赏心阅目的,如果细看,还能看出两个人的面容,其实多少有些相似。

  苏绾一边吃一边关心的问道:“舅舅,你不回去青霄国没事吗?”

  凤离夜摇头:“没事,你外祖父年纪还不大,能处理政务,用不着我多操心。”

  “可是我记得外祖父说过想把政务交到你的手里,他好带外祖母四处逛逛的啊。”

  苏绾说到这个,想起青霄国太子登基的条件,必须迎娶太子妃入门,然hòu才可以临朝问政。

  舅舅她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

  苏绾歪着头盯着凤离夜,好半天想不出什么样的女子能配得上自个的这个舅舅。

  凤离夜看苏绾一径的盯着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问苏绾:“小丫头,又胡思乱想什么呢?”

  苏绾认真的问凤离夜:“舅舅,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

  凤离夜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一道身影,一个脸上长着一道疤,看上去狰狞无比的面容,不过那个女人却丝毫不在意,反而是一脸怒火的把他给抵在了墙角边沉声问道:“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表现吗?早知道跺了你喂狗。”

  那个女人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不受他颜色诱惑的女人。

  凤离夜轻笑了一下,抬头望向苏绾,看苏绾眼里满满的求知欲,抬手赏了苏绾一个爆粟:“你只管操心自个儿的事情,连舅舅的事情都操心,像话吗?”

  苏绾望着凤离夜,认真的说道:“舅舅,我希望你幸福。”

  凤离夜点头肯定:“舅舅会幸福的,你不用操心这些事了,操心自个的事情吧。”

  “好啊,那你吃过了吧,我们该去永昌候府了,别等人家开宴了我们再过去。”

  ------题外话------

  今日乃是除夕,祝大家除夕快乐,合家开心,当当当,祝大家猴年大吉,财钱多多…。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160章 舅舅喜欢的女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